第十三章 九宫门人重出江湖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她话声未落,丁剑南已经把她拉到了面前,四目相对,方如苹涨红了脸,轻轻一挣,颤声道:“你快放手,这里不可如此,别要给人家瞧见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楼梯声传了上来,丁剑南急忙放开了手,方如苹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两人迅速的回到椅上下。

      只见寒萼端着两盏香茗送上楼来,放到几上,说道:“丁少侠、二姑娘请用茶。”

      丁剑南含笑道:“谢谢你。”

      寒萼腼腆的低下头道:“少侠不用客气。”很快退了下去。

      方如苹拿起茶盏,轻声道:“丁师兄请用茶呀!”

      丁剑南笑道:“二师妹这么客气,当真相敬如宾。”

      方如苹啐道:“你再这样胡说,我要走了。”她站起身,作出要走的模样。

      丁剑南急忙拦着作了一揖,说道:“喏、喏二师妹,小兄这厢给你赔礼了。”

      方如苹轻嗔道:“少讨厌了。”

      丁剑南痴痴的望着她,说道:“二师妹,你真美!”

      方如苹避开他贪婪的目光说道:“你好好休息一回,从明天起,就要专心练剑,我真的要走了。”

      “啊,不……”丁剑南跨上一步,嗫嚅地道:“二师妹,如苹,你让我再仔细看看好吗?”

      方如苹怯生生的退后一步,说道:“你……”

      丁剑南迅快的又跨上一步,把她拥入怀里。

      方如苹红晕双颊,嗔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有!”丁剑南缓缓托起她的脸,她目光无处躲避,羞涩的闭上眼睛。

      丁剑南面颊滚烫,一下低下头去,两片炽热的嘴唇,在她额上、眼睛、脸颊,一路吻了下去,最后停在她樱唇之上,紧紧的吻住了。

      方如苹感到窒息、甜蜜、娇躯轻轻颤动,双臂极自然的环抱住他壮健的身子。

      这一刹那,两个人心灵交溶,忘记了一切,过了好长的一回工夫,他才稍稍松开了些,她娇喘着舒了口气,轻轻把他推开。

      丁剑南如饮醇醪,一张俊脸红得像涂了—层胭脂,星目荡漾,低低的叫道:“二师妹。”

      方如苹急急退后一步,娇嗔道:“你越来越坏了,这是什么地方,你不能这样,万一……给师父瞧到了……”

      丁剑南慌忙赔礼道:“如苹,好师妹,小生以后不敢了。”

      方如苹举手掠掠鬓发,说道:“我真的要走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在这里后院练剑。”

      接着低声道:“不过的你的言谈举动都得小心,不可再这样了,师父是个极严峻的人,一旦给她老人家知道,你没关系,我会受到很严厉的处分,你记住了。”

      丁剑南正容道:“师妹只管放心,我岂是轻薄的人?”

      方如苹点着头,幽幽的道:“我相信你,我是怕你无意中流露出来,从明天起,虽然师父不亲自来指点,只有我们两个人练剑,但她老人家很可能会在暗中察看,你小心些就是了。”说完,翩然朝楼梯走去。

      丁剑南跟着她走下楼梯,只见寒萼提着食盒走入,看到方如苹、丁剑南下来,急忙躬身道:“二姑娘,方才总管因丁少侠、二姑娘从山下来,现在已快是未时了,想必尚未用膳,特地要小婢去关照厨下,做了两式点心送来,丁少侠、二姑娘请用点心了。”

      方如苹含笑道:“嬷嬷想得真周到。”

      寒萼已迅快的在一张小圆桌上摆好碗筷,然后从食盒中取出一笼荞麦蒸饺、一笼暇肉烧卖,四碟小菜,又替两人装了两碗小米稀饭。

      方如苹看了丁剑南一眼,说道:“丁师兄,请坐呀!”

      丁剑南笑道:“我住在这里,我就是主人,二师妹该是我的客人,怎么和我客气起来了呢?”

      方如苹道:“不对,丁师兄是客,小妹才是主人。”

      寒萼抿抿嘴道:“丁少侠、二姑娘请坐吧,点心凉了就不好吃了。”

      “正是、正是。”丁剑南道:“咱们快些坐下来吃了,不看到食物还好,一看到桌上点心,肚子已经等不及了。”

      方如苹道:“那你就快些吃吧,不要再说话了。”

      两人对面坐下,方如苹只吃了一个蒸饺,就喝着稀饭。

      丁剑南腹中饥饿,把一笼养麦饺都吃了下去,连声说好。

      方如苹笑道:“这两式点心,都是师父最喜欢吃的,所以厨房里有现成的,不是田嬷嬷关照下去,愚姐妹也休想吃得到。”

      丁剑南道:“那你怎么不吃了?”

      方如苹道:“我够了。”

      丁剑南举筷夹了一个烧卖,放到她面前碟子里,说道:“那你再吃一个。”

      方如苹道:“你肚子饿了,就多吃些吧!”

      丁剑南又吃了几个烧买,把一碗稀饭喝下,笑道:“这一顿吃得好饱。”

      方如苹也把一碗稀饭喝了。寒萼给两人送上面巾。

      方如苹轻轻抹了抹嘴角,起身道:“我要走了。”举步往外走去。

      丁剑南跟着走出,目送她倩影在花林中消失,他还站在阶上怔怔出神。这一趟到怀玉山来,自己神志还只有一半清醒,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顺利,就解去了忘我丹,更想不到的是五云门的仙子竟会是自己的师叔。

      听她口气,好象师父与师叔,有一个极厉害的对头,师叔创立五云门,就是为了对付这人的。

      这些事情,师父一直没有告诉自己,敢情也是因为对头太厉害了的缘故,所以临行时只交代自己行走江湖,要找寻师叔的下落,却又没有告诉自己师叔是谁,甚至连师父的道号自己都不知道。

      师父、师叔的对头会是什么人呢?

      只听身边响起寒萼的声音叫道:“丁少侠,小婢给你沏了茶,要不要端出来喝一口?”

      丁剑南口中“啊”了一声,忙道:“谢谢你,你放着就好。”

      寒萼低着头道:“小婢不敢当。”

      丁剑南问道:“姑娘到山上来,有多少年了?”

      寒萼道:“小婢从小就在山上长大的。”

      丁剑南又道:“姑娘练过武吗?”

      寒萼依然低垂着粉颈,低低的道:“小婢练过几年,只是没练好,丁少侠千万不可这样称呼,叫小婢名字就好。”

      她似是不敢和丁剑南多说,躬躬身道:“丁少侠没有什么吩咐,小婢告退了。”

      丁剑南看她怯生生的模样,含笑道:“姑娘请便。”

      寒萼迅快的回人屋去。

      丁剑南看她身法轻捷,敢情武功还不含糊。当下也就回身走入,跨进右首书房,居然摆设雅致,一排书橱,玉轴牙签,放着经史子集,窗前一张长案,文房四宝、也极精致。

      师叔手创五云门,只是一个江湖门派,宾舍中居然还有如此书香气息的书房。这就随手取了一册抱朴子,走到窗前一张椅上坐下,翻阅了几页,发现行句之间,有许多细字珠批,细看笔迹,极似师父所书写,再翻了几页,觉得越看越像,确是师父的手迹。

      再翻到第一页,只见写着:“太岳山人珠批”字样,心中暗道:“莫非师父道号就是太岳山人了?”

      天色渐渐昏暗,寒萼掌上灯来,接着又送来了晚餐,丁剑南刚食用完毕。

      只听门外响起一个娇脆声音叫道:“寒萼,总管来了。”

      寒萼急忙迎了出去,说道:“小婢碑叩见总管。”

      臭花娘田嬷嬷的声音问道:“丁少侠呢?”

      寒萼道:“丁少侠刚用过晚餐,现在书房里。”

      “好。”田嬷嬷道:“睛烟,你把衣衫都交给寒萼,由她送上去好了。”

      跟着田嬷嬷来的睛烟把手中捧着的一个包袱递给了寒萼,寒萼双手接过。

      田嬷嬷吩咐道:“你送到丁少侠房中去。”

      寒萼答应一声,捧着包袱上楼而去。

      田嬷嬷堆起一脸笑容,颠着屁股走进书房,就诌笑道:“丁少侠,你还住得惯吧?”

      丁剑南慌忙站起,拱拱手道:“原来是总管来了,这里的一切都要总管费神,真是多谢了。”

      田嬷嬷呷呷笑道:“丁少侠又客气了,老婆子才当了几天总管,什么都不懂,这是仙子看得起我老婆子,大小事儿,替仙子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445-921.html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化仇为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一路思潮起伏,踏着山缝间的碎石,又回到石窟之中。地上还放着三个小磁瓶,一包千年参王,和自己一柄长剑。  兰儿身上绝情针尚未起出,自己还是先替她治好伤再慢慢想罢!  当下俯下身去,把七星剑佩好,然后收起磁瓶,取过那包千年参王,往右侧石室... - 2018-04-25
  • 第十三章 勇探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这条小径,一路朝东,大家展开轻功,不觉愈走愈快,这一来,却苦了姜兆祥,不住的提气奔行,用尽力气,还是和前面三人,落后了一段路。  他望着冰儿的后影,轻盈举步,不徐不疾的模样,自己连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不如,心头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片... - 2018-03-30
  • 第十三章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这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小王子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王子对他说:“您好。您的烟卷灭了。”  “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没有... - 2018-03-21
  • 第十三章 欲火焚毁玉女心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此刻整个生命,都在他的手掌间,急也没用,于是平心静气的说道:“你说要人不知你到千草泽岛的事,只要你将我杀了,那不是可以一手掩盖天下人耳目了吗?”  青衣人哈哈好声笑道:“像你这种浅胄之见,当然想不出我计策之妙用。今日你乃是为我所利... - 2018-03-19
  • 第十三章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嘿嘿冷笑道:“那很好,你要问老夫名号,且等接得下我三掌,再告诉你不迟。”  小翠花又瞟了他一眼,嘟嘟嘴,哼道:“我尊你是残缺门的一号人物,才以礼相询,倒不曾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火灰脸老头仰天大笑一声道:“小娘... - 2018-04-30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
  • 第十三章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而且还用黑布蒙住头脸,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一看就知是两个女的,男人不会如此瘦小。  两人中,中等身材的一个摆了下手,另一个较为瘦小的立即后退了一步。  中等身材的黑衣女子沉声道:“逢天游,你手下四燕中的二燕,... - 2018-05-03
  • 第十三章 破奸计细述详委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荆一凤笑道:“不然,她怎会蒙了脸呢?”她姐姐还在老神仙郝真人身边,她自然不能露面了。  徐子桐攒着眉道:“真令人想不通,劳乃通怎会要智远和尚向咱们下手的呢?”  程明山道:“此中内情,晚辈略知一二。”  徐子桐哦道:“老弟知道,怎不早说... - 2018-05-22
  • 第十三章 断情石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九娘不能不追问下去,道:“谁不在了,为什么?”驼奴毫无表情的答道:  “白伦武老奸刁滑,在代主人开启金匙藏处的时候,竟作手脚,老权不能容他,已正法规!”  九娘颔首不再开口,玉面煞神却接话说道:  “此行甚远,为时颇久,九娘,你去准备一... - 2018-05-26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十三章 浴血苦战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隐身树上,两道目光,却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场中两人,但这一细瞧,不由更是暗暗吃惊!原来他发现紫薇坛主身上已有几处剑伤,尤其左肩中了人家一枚铜锥,无暇拔去,此刻虽然在奋力应战,但已成强弩之末!  激战之中,突听紫蔽坛主沉声喝道:  “住... - 2018-03-09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敉平叛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看得不觉大怒,戟指着面蒙黑纱的“帮主”沉喝道:  “尔是何人,胆敢到大洪山庄来扮神装鬼?”  蒙纱人两道熠熠眼神,透过蒙面黑纱,投射到佟仲和的脸上,徐徐说道:  “佟仲和,见了本帮主,还不行礼?”  佟仲和大笑道:  “阁下自封帮...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环尺逞威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 - 2018-01-18
  • 第三十三章 九幽门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祝鹰扬、崔慧、上官燕四人,刚一走近隧道出口,瞥见洞口地上,阳光照到之处,好像有人写了许多字迹。  再一细瞧,歪歪倒倒的果然是字!  “堵洞巨石,岩寨老儿涂有剧毒粉剂,出洞之时,不可沾及,我先走了,嘻嘻!”  虽然没有署名,显然...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京津陷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今次四年合账,业绩出人意料地好。京号戴膺老帮已得到太谷老号的嘉许:可以提前歇假,回家过年,东家要特别招待。受此嘉许的,还有汉号的陈亦卿老帮。在天成元中,戴膺和陈亦卿的地位本来就举足轻重,这次身股又加到九厘,仅次于孙大掌柜,所以康笏... - 2018-01-20
  • 第十三章 真相渐白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不多一会,那青衣汉子又走了进来,垂手道:“公子,午餐已经做好了,可以用饭了。”  狄明扬站起身,和耿小云一同走出外面一间,一张方桌上,果然已经摆好酒菜,和两副杯筷。”  狄明扬回头笑道:“小云,我们坐下来吧!”  耿小云陪着他坐下,伸手... - 2018-01-25
  • 第十三章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渴了他就去喝河里的水,饿了他只好吞着口水往家里走。那时候他的家已经象个砸破的罐子,柜子倒了,他和宋钢没有力气扶起来,地板上到处是衣物,两个孩子也懒得去捡起来。自从宋凡平被押进那个仓库以后,抄家的... - 2018-01-31
  • 第十三章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的时候,坐在长途汽车站旁边苏妈的点心店里。李光头眉飞色舞,一手拿着去上海的车票,一手拿着肉包子。他咬着热气腾腾的肉包子,眯着眼睛美滋滋地嚼着咽着,得意洋洋地告诉苏妈:从此以后他要为自己创业了。李光头看着手里的车票,差不多... - 2018-02-03
  • 第十三章 脱出樊笼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佯作欢欣,嫣然笑道:“你这话是真的?”  方振玉道:“不过在下有一个要求。”  田七姑道:“你说!”  方振玉道:“在下真的没有练过‘无极玄功’,要慢慢默写,田姑娘给我转告贵堡主,可否给我三天期限,三天之后,定可默完。”  田七姑... - 2018-01-31
  • 第十三章 初试神招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很快的溜过去,白纸上的人像又渐渐消失,但这回云飞白心里早有准备,把画中人像在摺扇摇动时的姿势,业已牢记在心。  此时人家消失,他就从地上一跃而起,收拢摺扇,照着人像的姿势,左足前跨半步,右手手肘微弯,举扇朝前点出。  要知他这一点虽... - 2018-01-29
  • 第十三章 形势危急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青衣人一身武功并不比对方高出多少,但黑衣人只顾封解对方剑势,没防到青衣人这一掌跟在剑后击出,更没看到那一点绿芒。  但听“啪”的一声,正打中他握刀右腕,一时只感右臂一阵剧痛,手腕如折,钢刀不由自主脱手落地。  青衣人那还怠慢,飞起一脚,... - 2018-01-28
  • 第十三章 修罗神姥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金剑!  那是一支纯金小剑!  而且剑柄上一模一样镶着十三粒碎宝石。  正义之剑!又是一支假的正义之剑!  卫天翔不由惊“噫”一声,双手起了微微颤动,自己下山之时,古叔叔十分郑重交给自己的小包裹中,是一支金剑,雁荡绝顶,六位叔叔惨遭杀害... - 2018-05-28
  • 第十三章 深山问津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九宫山,高峰九层,山势奇伟,毗连幕阜山脉,横亘湘鄂赣三省。  这日中午时分,正有一行人翻山越岭,朝山中赶来!  这一行人,是由一位面貌清癯,白髯飘胸的老者率领,在一座山谷旁边,休息下来。  这位白髯老者,正是雄霸江湖,威震长江的龙门帮主... - 2018-02-28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