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三年后,柳生再度赴京赶考,依旧行走在黄色大道上。虽然仍是阳春时节,然而四周的景致与前次所见南辕北辙,既不见桃李争妍,也不见桑麻遍野。极目望去,树木柘萎,遍野黄土;竹篱歪斜,茅舍在风中摇摇欲坠。倒是一副寒冬腊月的荒凉景致。一路走来,柳生遇到的尽是些衣衫褴褛的行乞之人。

      柳生在这荒年里,依然赴京赶考。他在走出茅舍之时,母亲布机上的沉重声响并未追赶而出,母亲已安眠九泉之下。母亲死后的一些日子,他靠的是三年前小姐所赠的两封纹银度日,才算活下来。若此去再榜上无名,柳生将永无光耀祖宗的时机。他在踏上黄色大道时蓦然回首,茅屋上的茅草在风中纷纷扬扬。于是他赶考归来时茅屋的情形,在此刻已经预先可见。茅屋也将像母亲布机上的沉重声响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生行走了数日,一路之上居然未见骑马的达官贵人,也不曾遇上赴京赶考的富家公子。脚下的黄色大道坎坷不平,在荒年里疲惫延伸。他曾见一人坐落在地,啃吃翻出泥土的树根,吃得满嘴是泥。从这人已不能遮体的衣衫上,柳生依稀分辨出是上好料子的绣缎。富贵人家都如些沦落,穷苦人家也就不堪设想。柳生感慨万分。

      一路之上的树木皆伤痕累累,均为人牙所啃。有些树木还嵌着几颗牙齿,想必是用力过猛,牙齿便留在了树上。而路旁的尸骨,横七竖八,每走一里就能见到三两具残缺不全的人尸。那些人尸都是赤条条的,男女老幼皆有,身上的褴褛衣衫都被剥去。

      柳生一路走来,四野里均是黄黄一片,只一次见到一小块绿色青草。却有十数人叭在草上,臀部高高翘起,急急地啃吃青草,远远望去真像是一群牛羊。他们啃吃青草的声响沙沙而来,犹如风吹树叶一般。柳生不敢目睹下去,急忙扭头走开。然而扭头以后见到的另一幕,却是一个垂死之人在咽一撮泥土,泥土尚未咽下,人就猝然倒地死去。柳生从死者身旁走过,觉得自己两腿轻飘,真不知自己是行走在阳间的大道,还是阴间的小路?

      这一日,柳生来到了岔路口,驻足打量,渐渐认出这个地方,再一看,此处早已面目全非。三年前的青青芳草,低垂长柳而今毫无踪迹。草已被连根拔去,昨日所见十数人啃吃青草的情景在这时也曾有过。而柳树光秃秃的虽生犹死。河流仍在。柳生行至河旁,见河流也逐渐枯干,残留之水混浊不清。柳生伫立河旁,三年前在此所见的一切慢慢浮现。曾有一条白色的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那躯体扭动得十分妩媚。

      于是在绣楼里看小姐朝外屋走去的情景,也一样清晰在目。虽然时隔三年,可往日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可是又转瞬消逝,眼前只是一条行将枯干的河流。在混浊的残水里,如何能见白色鱼儿的扭动?而小姐此刻又在何方?是生是死?柳生抬头仰视,一片茫然。

      柳生重新踏上黄色大道时,已能望到那城,一旦越走越近,往事重又涌上心头。小姐的影子飘飘忽忽,似近似远,仿佛伴随他行走。而那富贵的深宅大院和荒凉的断井残垣则交替出现,有时竟然重叠在一起。

      仅到城边,柳生就已嗅到了城中破落的气息。城门处冷冷清清,全不见乡里人挑着担子,提着篮子进出的情景,也不见富家公子游手好闲的模样。城内更无沸腾的人声,只是一些面黄肌瘦的人四分五裂地独自行走。即便听得一些说话声,也是有气无力。虽然仍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可楼阁之上的金粉早已驳落露出了里面的丧气。柳生走在街市上,已经没有仕女游人,而一些布衣寒士满脸的丧魂落魄。昔日铺满街道的茶亭酒店如今寥寥无几,大多已经关门闭店,人去屋空。灰尘布满了门框和窗棂。幸存的几家也挂不出肥肥的羊肉,卖不出桔饼和粽子了。酒保小厮都是一脸的呆相,活泼不起来,酒店的柜子上依旧放着些盘子,可不是一排铺开,而是撂在一起,盘中空空无物。更不见乡里人捧着汤面薄饼来卖。

      柳生一边行走,一边回想昔日的繁荣,似乎在梦境之中。

      世事如烟,转瞬即逝。不觉来到了那座庙宇前。再看这昔日金碧辉煌的庙宇,如今一副落魄的模样。门前的石阶断断续续,犹如山道一般杂乱。庙内那棵百年柏树已是断肢残体。柱子房梁斑斑驳驳,透出许多腐朽来。铺砖的地上是杂草丛生。

      柳生站立片刻,拿下包袱,从里取出几张事先完成的字画,贴在庙墙之上。虽有一些过往的人,却都是愁眉苦脸,谁还有闲情逸致来附庸风雅?柳生期待良久,看这寂寞的光景,想是不会有人来买他的字画了,只得收起放入包袱。柳生这一路过来,居然未卖出一张字画,常常忍饥挨饿。小姐昔日所赠的纹银已经剩余不多,柳生岂敢随便花用。

      柳生离了庙宇,又行至街市上,再度回想昔日的繁华,又是一番感慨。这感慨其实源于小姐的绣楼和那气派的深宅大院。看到这城也如此落难,再想那绣楼的败落,柳生心里不再一味感伤小姐,开始感叹世事的瞬息万变。

      这么想着,柳生来到了那一片断井颓垣的废墟前。三年下来,此处今日连断井颓垣也无影无踪,眼前出现的只是一片荒地。小姐的绣楼已无法确认,整个荒地里只是依稀有些杂草,一片残瓦、一根朽木都难以找到。若不是那两棵状若尸骨的枫树,柳生怕是难以确认此处。仿佛此处已经荒凉了百年,不曾有过富贵的深宅大院,不曾有过翠树和鲜花,不曾有过后花园和绣楼,也不曾有过名惠的小姐。而柳生似也不曾来过这里,即便三年前来过,那三年前这里也是一片荒地。

      柳生站立良久,始才转身离去。离去时觉得身子有些轻飘。对小姐的沉重思念,不知不觉中淡去了许多。待他离去甚远,那思念也瓦解得很干净了,似乎他从未有过那一段消魂的时光。

      柳生并未返回街市,而是步入了一条僻巷。柳生行走其间,只是两旁房屋蛛网悬挂,不曾听得有人语之声,倒也冷清。柳生此刻不愿步入街市与人为伍,只图独个儿走走,故而此僻巷甚合他意。

      柳生步穿了僻巷,来到一片空地上,只有数十荒冢、均快与地面一般平了,想是年久无人理睬。再看不远处有一茅棚,棚内二人都屠夫模样,棚外有数人。柳生尚不知此处是菜人市场,便走将过去。因为荒年粮无颗粒,树皮草根渐尽,便以人为粮,一些菜人市场也就应运而生。

      棚内二人在磨刀石上磨着利斧,棚外数人提篮挑担仿佛守候已久,篮与担内空空无物。柳生走到近旁,见不远处来了三人,一个衣不蔽体的男子走在头里,后面跟着一妇一幼,这一妇一幼也衣不蔽体。那男子走入棚内,棚内二人中一店主模样的就站立起来。男子也不言语,只是用手指点指点棚外的一妇一幼。店主瞧了一眼,向那男子伸出三根手指,男子也不还价,取了三吊钱走出棚外径自去了。柳生听得那幼女唤了一声"爹",可那男子并不回首,疾走而去,转眼消失了。

      再看店主,与伙计一起步出棚外,将那妇人的褴褛衣衫撕了下来,妇人便赤条条一丝不挂了,妇人的腹部有些肿胀,而别处却奇瘦无比。妇人被撕去衣衫时,也不做挣扎,只是身子晃动了一下,而后扭过头去看身旁的幼女。那两人在撕幼女的衣衫,幼女挣扎了一下,但仰脸看了看妇人后便不再动了。幼女看上去才十来岁光景,虽然瘦骨伶仃,可比那妇人肥胖些。

      棚外数人此刻都围上前去,与店主交涉起来。听他们的话语,似乎都看中了那个幼女,他们嫌妇人的肉老了一些。店主有些不耐烦,问道:

      "是自家吃?还是卖与他人?"

      有二人道是自家吃,其余都说卖与他人。

      店主又说:

      "若卖与他人,还是肉块大一些好。"

      店主说着指点一下妇人。

      又交涉一番,才算定下来。

      这时妇人开口说道:

      "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22-935.html - 2018-02-11
  • 第一章 柳生赴京赶考行走在一条黄色大道上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柳生赴京赶考,行走在一条黄色大道上。他身穿一件青色布衣,下截打着密褶,头戴一顶褪色小帽,腰束一条青丝织带。恍若一棵暗翠的树木行走在黄色大道上。此刻正是阳春时节,极目望去,一处是桃柳争妍,一处是桑麻遍野。竹篱茅舍四散开去,错落有致遥遥相望... - 2018-02-11
  • 爱情大逃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他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为什么走?大家都七上八下地揣测着,似乎都心知肚明又茫然失措。  他拿了家里的八百元钱,一大早悄无声息地走了,谁也不曾料到。村子里大大小小的鸡鸭鹅依然早早地出去溜达了,农民们依然伸着慵懒的腰呼吸着这清新的空... - 2018-05-22
  • 只有傻子才会在爱情路上比输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紫苏一直觉得自己能赢得左放,就像拔河,紫苏始终占着上风,左放一直往回拉,紫苏却纹丝不动,最终等左放只好放弃,而紫苏赢的,除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可长大后的我们为什么迷失在爱情里。  紫苏和左放上高中... - 2018-05-18
  • 有些美丽无关爱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话说起来,又不太简单,好象要回到很久以前似的,然而有些事想起来又有言犹在耳的感觉,时间会冲淡许多东西,也会留下许多弥足珍贵的东西,比如一个叫小清的朋友的友情。  认识小清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三,正是大可烦恼的人生转折点,那时候我们只是平常... - 2018-05-10
  • 奔跑在爱情的高速路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是从一所农村中学考上那所著名大学的。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身上有着农村学生的典型特征:衣着寒酸,胆小怕事,沉默寡言,并且深深地自卑。一开始我就为自己的大学生活做了安排: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周末做家教,挣生活费;多余的时间就靠坐图书馆打发... - 2018-05-13
  • 第五章 数年后柳生三次踏上黄色大道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数年后,柳生三次踏上黄色大道。  虽然他依旧背着包袱,却已不是赴京赶考。自从数年前葬了小姐,柳生尽管依然赴京,可心中的功名渐渐四分五裂,消散而去。故而当又是榜上无名,柳生也全无愧色,十分平静地踏上了归途。  数年前,柳生落榜而归,再至安... - 2018-02-11
  • 三年后,再次告白,你会喜欢我吗_情感故事_短文学网
  • 你有没有过,曾因告白失败,而删除了那人所有的联系方式,却没想到,经年之后,再次相遇,发现,还是很喜欢Ta。1我从来没想过,三年后,我会重新遇到那个,我曾告白过的男孩子。那些年,我喜欢他,可是,他从未喜欢过我。上两天一好久没联系的高中好朋友,... - 2017-07-17
  • 第五章 三年时光说长当然不算长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年时光,说长当然不算长,说短也不短了,但在丁少秋来说,三年却有如一日。  那是因为枯瘦老道把他带到这座石窟里来之后,教他修习内功,规定子午卯酉四个时辰打坐练功之外,练功完毕,就得练习“武功剑法”和“白鹤剑、掌”,另外只传了他九式“避剑... - 2018-05-01
  • 湖北2018年秋高一新生三年后将迎新高考 -湖北高考
  •   〖预览〗  孩子今年高考,不懂志愿填报?加了好多群,结果什么都没问到?对于报志愿的知识越看越糊涂,越听越迷茫?孩子辛苦三年,高考的前程决不能坏在这一步。群不在多,如果收获满满,一个就行。学填报志愿其实很简单,是你没找对平台而已!  新浪... - 2018-03-09
  • 第三章 古墓练神功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这三剑剑势连环,一气呵成,正是锦衣少年最拿手的“连环追魂三剑”一片寒光,如风起云涌,把尹剑青左右两方一起封死,除了硬接,无处可以躲闪,但若要硬接,你手上只有一根青木棍,也无法接得住他锋利的百练精钢长剑!  尹剑青的师傅,名列武林三绝剑,... - 2018-05-15
  • 第三章 如梦如幻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而且有些地方,还有草根存在,草断之处,并非因人践踏而枯萎,似是有人故意用脚把它扫断的。由断草枯萎的情形看来,为时应该不久<时间稍久,枯草又生长了)。由此可见,这条小径分明是有人在不久之前故意制造出来的。  此人制造出似有若无的小径,用意... - 2018-05-16
  • 第三章 戏二厉初显武功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席散之後,两名趟子手撒去筵席,随着送上一盏浓茶。主人和劳乃通、曹凤台一面品茗,一面商讨着三日後如何为戚菩萨祝寿事宜。  刘二麻子喝了两口茶,就站起身,抱抱拳道:“今晚承总镖头宠宴,又能和老道长、劳总管、曹老大诸位同席,这是在下毕生荣幸,... - 2018-05-21
  • 第三次相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地球是圆的,如果有缘分,哪怕对方在天涯海角,我们都会找到对方”这是他在婚礼上向大家说的一句话,说完揽着她亲了一下。  她和他从小就是同学,他转学过来比较晚,老师把他安排跟她同桌,等老师走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截粉笔,从课桌的一多半处画了一... - 2018-05-18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龙凤小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岁月如水,一年一度高考报名的时间又到了,许多学生和家长进入备战和恐慌状态。齐龙也是一样的,可让他最恐慌的不是如何考试,而是户口的问题。  本来齐龙是外省人,用时尚的话说,长得高帅,就是差一个富字,学习也不怎么好,在本省考大学是无希望的,... - 2018-05-13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默契的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约十年前,我教一群孩子航行。他们都很聪明、充满热情,跟别的孩子一样热爱生活。这是一群严重残疾的孩子,他们当中有三人坐在轮椅上,腰部以下已经丧失知觉;一个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且右手臂畸形;另外两个是脑瘫儿,走路有困难。  我永远忘不了第七... - 2018-05-13
  • 转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今天是星期日,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时间,一周没黑没明的干,就盼望着这一天,好好地休息一下,享受一下所谓干部的待遇。忽然电话铃响了,我生气地接上电话:“哎呀,你怎么起来得这么早?”  “老师你好,你听出来我是谁吗?”  由于打扰了我的睡... - 2018-05-13
  • 一张公交IC卡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邻居家的小孩明明上小学,一日,放学乘公交车回家,在车厢里捡到一张公交IC卡。他记着老师的教导“拾物一定要归还失主”。待车到站停稳后,他欲将公交IC卡交给司机叔叔。希望他找到失主。司机叔叔说:“这卡一不记名,二不挂失,还是你自己处理吧!”... - 2018-05-13
  • 美国游学记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一直很好奇,国外的小学生是怎么上课学习的。终于,我们学校组织同学们利用寒假到美国游学,体验中美文化的差异。  我们前往游学的学校是美国新泽西中心小学。为了迎接我们这些在美国孩子眼中的“外国人”,新泽西小学的师生用心地在每间教室的每张桌... - 2018-05-13
  • 那女孩对我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到达拉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我走出混沌的车厢,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而愉悦。一起来的几个同学从背后扑上来“袭击”我,他们的兴奋丝毫不亚于我。  这是我们的高中毕业旅行,也是我送给自己成年礼的一场华丽冒险。  我突然... - 2018-05-13
  • 不靠谱的飞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飞哥第一次听到我要给他写传记时,第一反应就是“我好像还活着,你怎么就要给我立传了”。飞哥是三年前才转到我们寝室来的,让我惊讶的是,除了我之外,寝室其他的人都听过他的大名。室友说,每天早上都能看到飞哥拿着豆浆在林园路瞎转悠。  自从这学... - 2018-05-13
  • 第八十九章 遁迹荒溪骨末枯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怕他夺刀,右手直竖的单刀随着身形向后一偏,还没来得及发招,只觉左腕一紧,已被黑衣怪人右手扣住了脉门,同时对方左手却朝自己执刀右手抓来。  贺老大心头大惊,百忙之中一面运气护穴,右手一送,直竖的刀锋,已迎着怪人抓来左手推出。  黑衣... - 2018-05-14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八十八章 远向深溪问石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蛇蝎夫人在两人动手之初,早已身如电射,夕阳之下宛如一道绿线,比殒星还快,一闪而逝,随着吊眼塌鼻青年身后追去!  冷面秀士秦紫资瞧得心头一急,大喝一声,道:“老四,别和他纠缠了,快追!”  挥动右臂,打出一记拳风,直向两人之间撞击过去。 ... - 2018-05-14
  • 水浒眷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六年前,我是梁山大学的毕业生。那时,光荣榜没有我,劣迹榜没有我,奖状奖品奖学金跟我也无甚关系。校园里没有一花一草察觉我已经来过,我的离开于任何人也无关痛痒。我以为这种妄自菲薄地不留痕迹会让自己心里酸楚苦闷,但是这个也没有,因为我是小人物... - 2018-05-13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
  • 第八十五章 破壁腾空假作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春兰不敢抬头,但在情急之下,蓦地想起那枚大铜钱来,记得夫人说过,凭那枚大铜钱,武林中就没人意得起它,这就说道:“那人好像就是几个月前上一线谷去,身上挂着一枚大铜钱的那人,夫人还说过,天下武林,没有人惹得起他。”  慕容夫人眼睛一亮,忙道... - 2018-05-14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