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眼慈悲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夕阳镶出西天的一抹绛红,漫天匝地的斜阳将渐翳的金光涂染在叠翠的青山上,似是披起了一衣红衾。

      一道瀑布由峰顶倾泄而下,峻崖峭壁间突石若剑,令水瀑分跌而坠,击撞处轰然有声、气势迫人。山腰处是阔达数丈方圆的平地。瀑布落至山腰时聚水成潭,潭底有伏流泄水,常年不满不涸,倒映着满山郁荫,澄碧如镜。

      潭边有一方大石,却架着一围泥炉。袅袅炉烟被轻风吹成一道软弧,与垂于岸边的树枝勾手;茶香若有若无,飘溢于水汽淡雾间。

      一个老道人盘膝于石旁,一柄拂尘横放在膝上。他须发皆白,怕已有七八十岁了,垂目打坐,不发一语。

      微风撼树,似欲将夕照下满树流红曳落于光润起伏的水面上。隽秀奇峰,衬以漱玉清流,宛若仙境。

      此山名为伏藏,位于塞北之外冬归城西二十余里。

      那冬归城原是一小集,人口不过数百。然而却得天独厚,依山傍水,加上地处中原与外疆的接壤,塞外游牧的各族每到严冬腊寒之际,便来此地休养交易,冬归之名亦由此而来。

      久而久之,此处渐成规模,后经有志之士引水为渠,筑土为墙,终修建起这座塞外的冬归大城。而此城亦成为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

      现任冬归城主卓孚豪爽不羁,破格起用优秀人才,加上冬归城本就是各族人口往来频繁之地,国力日渐盛隆,深为中原汉室所忌。

      两年前朝廷借口冬归城未能及时上纳贡品,派出大将军明宗越引兵来征。几年战祸下来,冬归城已是元气大伤。幸好冬归城主卓孚平日爱民如子,将士各各用命,百姓也拼死抗击外侵,加上身为冬归城守、号称冬归第一剑客的许漠洋领兵有方,更借了冬归城的坚固城防,才勉强支撑到现在。然而冬归城久攻不下,中原汉室大伤尊严,不断派兵增援,城破已是迟早之事。

      此时正是早春三月,斜阳欲沉、牧童晚归之时。夕照映射下,但见明媚远山中,天空纯净得不染一尘。花香弥漫,雀鸟啼唱,蜿蜒而去的河溪边上,奇花异树夹溪傲立。虽是值此塞外苦寒之地,却也别有一番江南水乡的胜景。

      宁谧山谷中,变故突生,一阵急促的蹄音踏碎了伏藏山的幽静。一匹快骑从冬归城直奔伏藏山而来,晚归的林鸟纷纷惊飞。那马儿浑身是血,口喷粗气,马上乘客半身伏于鞍上,面目根本看不清楚,惟见掌中持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剑,剑身已被血水染红。

      刚刚到了山脚下,那马忽然前蹄一软,将马背上仗剑的骑士掀落在地。那骑士用一个灵巧的侧扑化去撞向地面的惯力,直起身时却触发了腰腹的伤口。一个趔趄,以手中长剑支地才勉强撑住身体。他看看倒在地上的爱马,早已是口吐白沫,命在旦夕,不由心神一散,长长叹了口气,仰天躺在地上,就似虚脱般再也不想起身了。

      那人就像是刚从血水中泡出来的,已分不清身上的斑斑血迹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敌人的。适才长达三个时辰的激战不但让他失去了亲人、朋友,甚至还有国家。幸好他凭借过人的武功拼死杀出重围,暂且摆脱了追兵,逃到这伏藏山下。然而他的体力已完全透支,虽然心底念着他拼死要来见的那人,却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在丧命前赶到山顶。

      他身上大大小小共有十余处伤,最触目惊心的无疑是额上那一道剑伤,已经结疤的伤口就像一道暗红的符咒。如果江湖上人称炙雷剑齐追城的那一剑再深半寸,他必将头破额裂,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然而这还不是他最重的伤势。最重的是胁间被穿金掌季全山扫中的一掌。在乱军群战中为了躲开几支重兵器的袭击,他几乎是用身体去撞向季全山全力施出的一掌。

      致命的却是插在小腹上的那枚毒镖。已完全麻木的伤口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流出的全是散发着腥臭的紫黑的脓血。发镖者有一个江湖人闻之心寒的名字毒来无恙!

      他强撑着望向来路,远方的冬归城已成一片火海,映得天空如血般的殷红。许漠洋,你不能这样倒下,你的爱妻幼子都命丧敌手,一定要报仇啊!

      此人正是冬归城第一剑客许漠洋,他身材高瘦,虽已是浑身浴血,一双眼却依然如晨星般明亮,胸腹更是挺得笔直。他喃喃自语,强压丧妻失子之痛,努力振作精神,深吸几口气,盘膝调息一阵,这才奋力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却亦坚定不移地向山顶行去。

      迂回的山路愈行愈险,两边危岩高耸,树荫盈峰,拂过的山风在空谷中犹若铁马铿锵。

      许漠洋越行越高,古朴的石阶青苔丛生。踏上石阶的最后一级,前方蓦然便是一方山腰间的平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汪清潭,一方大石,大石边正坐着一个老道人。瀑声隆隆灌入耳中,更衬得老道面容肃静。

      大师!许漠洋来到老道面前,一跤拜倒,嘶声叫道,冬归城已被明将军大兵攻破,卓城主当场战死,城主夫人悬梁自缢,卓公子领十八亲随投降,却被悬头城门,此时明将军正在屠城,过不多时恐怕就来此处了许漠洋虽对冬归城被破早有心理准备,但此刻想到敌人斩尽杀绝的狠毒与痛失战友的悲壮,以他素来的坚韧沉毅,也忍不住泪水盈眶,直欲失声大哭。

      那道人却对许漠洋的嘶吼浑若不闻,仍是垂目打坐。

      山脚下隐隐传来战马的嘶鸣,许漠洋急得大叫:大师,明将军追兵已至,请教弟子何去何从他之所以强拼着一口真气不泄,来到这伏藏山,只为了当初与老道立下了城破之时于此地相见之约,可如今好容易来到此地,却仍是不明老道是何用意。

      那老道依然闭目如故,手中拂尘轻动,在身边一个蒲团上轻轻一拂,蒲团应手撞到许漠洋身上。许漠洋但觉一股暖洋洋的劲力传来,身心忽觉平和起来。他暗叹一口气,当此大兵压境之时,重伤在身的他已没有退路,也已不抱突围之念。看着老道的镇定自若,许漠洋索性盘膝坐上蒲团,抛开杂念专心运功,惟求追兵赶来时能再多杀几个敌人。起初尚是百念丛生,渐终觉清风拂体,胸怀缓舒,只听得水声潺潺,鸟鸣啾啾,几乎忘却了刚才的浴血拼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道上传来脚步声。忽听一人狂笑道:姓许的,你命可真长,还是让我亲自送你上路吧。许漠洋睁开眼睛,只见发话那人面相瘦硬如铁,极是凶恶,声音铿锵如金石乱击,正是一剑划中自己面门的炙雷剑齐追城。他忍不住要跃起身来动手,老道仍未睁眼,却仿佛预知了许漠洋的心情,拂尘轻轻搭上了他的肩膀。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齐追城身后传来,齐兄你也太厚道了,对一个将死之人也说这许多废话。

      穿金掌季全山双目深陷,鼻如鹰钩,乃是突厥数十年来第一高手,为人嗜杀,爱将活人用掌生生击毙练功。塞外人谈起飞鹰堡的堡主穿金掌季全山,无不噤若寒蝉。

      一队士兵手执长矛盾牌,依次上山,团团围在许漠洋与那老道四周。士兵所站方位各守要点,举止整肃:正是明将军帐下亲兵搏虎团。

      一个手提禅杖的胖大头陀笑嘻嘻地立在一边:阿弥托佛,贫僧千难,刚才未能与许施主过招,如今特来为冬归城第一剑客超度。

      这个千难乃是少林叛徒,虽是一脸嘻笑,却是无恶不作,专爱奸淫幼女。偏偏此人武功极高,数次令围剿他的武林中人无功而返,最后少林派出法监院院主风随大师追杀千难,千难闻得风声,知道难以匹敌,于是便投入当朝权臣明将军府下,如今有了靠山,更是肆无忌惮。

      许漠洋缓缓抬起头来,却没向这三人多看一眼,他的眼睛只盯住了一个人。那是个看起来很文弱的人,就似一个书生,总是垂头看自己的手,一副很腼腆、很害羞的样子。

      书生的那双手晶莹如雪,就若大家闺秀的纤纤玉手般柔软修长。可是许漠阳却清楚地知道,这双漂亮得邪气的手正是武林中最可怕的一双手,这双手上发的不仅仅是疾若闪电的暗器,还有杀人不见血、伤人于无形的毒。

      这个人,就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95-980.html - 2018-07-10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一章 殿下走在邺都东西大街上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秋风掠过巍巍太行,卷起邺都东西大街上的残枝,哗啦啦响成一片。一枚黄叶不甘心地在枝头挣扎了数回,终于被生生扯脱,打在一双凤头履上。唉!着履之人长长叹息一声,偏过脚来,将叶子碾得粉碎。旁边的人道:已经很晚了,殿下还是回宫去吧!  被叫作殿下... - 2018-09-25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第一回 我是一颗棋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北靖五年四月十七日清晨,云行天立在西京城上,望向远处,天色已从纯黑转为深蓝,天际正渐渐泛出一点点惨淡的白色。城下蛮族大营的火光熄去,浑厚响亮的号角声中,营地骚动起来,蛮族的士兵们开始例队出营。  一日又开始了。云行天环顾左右,城上将士的... - 2018-09-25
  • 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 - 2018-09-22
  • 胖胖兔减肥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胖胖兔从来不运动,长得越来越胖,走起路来都呼哧呼哧喘气。这一天,它要去篮球场运动运动。  袋鼠奇怪地问:“胖胖兔,你来干吗?”胖胖兔说:“打篮球呀!”  袋鼠说:“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  “啊,这么简单。”胖胖兔学着袋鼠的样子拍起篮球... - 2018-09-22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 - 2018-09-22
  • 山羊先生的微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羊先生刚被评上特级教师。他培养了不少尖子生,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啊!山羊当了大半辈子的教书先生,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小猪崽这样难教的学生。刚读过三遍的生词一转身忘得光光,甚至连“小猪崽”的“猪崽”... - 2018-09-22
  • 神兔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大河把两岸隔开,住在北岸的兔子们从来没有到过南岸。因为它们的前辈中,曾有不少想渡过南岸,而命丧水中。因此,它们吸取了长辈的教训,即使在河面结冰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从上面走过,以为它和没结冰时一样,走上去会被淹死。一只小兔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 2018-09-21
  • 一只没功劳的田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田野里,住着三只田鼠。   秋天到了,三只田鼠开始准备过冬的东西。   第一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粮食,准备冬天食用。   第二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野草,准备冬天取暖。   而第三只田鼠每天都跑出去游玩,对粮食和野草一点儿也不关... - 2018-09-22
  • 得意忘形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阮籍,陈留尉氏(今河南尉县)人,又名嗣宗,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诗人。他从小失去父亲,家境贫寒。但他勤奋好学,后来终于成为当时著名的隐士。阮籍本来很有抱负,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他对执政的司马氏集团非常不满,又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见解和主... - 2018-09-22
  • 肥皂汽车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灰狼开着他的肥皂汽车出门去。  你说什么?肥皂汽车?  没错,就是肥皂汽车!  有这么奇怪的汽车吗?  当然有,这是大灰狼的老爸,专门为他设计的,用肥皂做的。你瞧,很漂亮是不是?  肥皂汽车不冒黑烟,从它的屁股后面冒出来的是肥皂泡儿。五... - 2018-09-21
  • 连篇累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李愕;字士恢,隋文帝时任治书侍御史,很有辩才,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看到六朝以来的文章常常华而不实,决定上书给隋文帝,希望通过发布政令来改变当时文风。主意打定,他就着手去写。李愕的《请正文体书》终于写好了,他在上奏之前又看了一遍:书中从魏武帝、... - 2018-09-21
  • 神童的不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小孩叫方仲永,出生在一个农人家庭。他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田人,没有一个文化人。他长到5岁了,还从未见过纸墨笔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有一天,方仲永突然哭着向家里人要纸墨笔砚,说想写诗。他父亲感到十分惊讶,马上从邻居那里借来笔墨纸砚,方仲永拿起... - 2018-09-21
  • 寒鸦与乌鸦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鸦们... - 2018-09-20
  • 后来居上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汲黯是西汉武帝时代人,以刚直正义、敢讲真话而受人尊重。他为人和做官都不拘小节,讲求实效。虽然表面上不那么轰轰烈烈,却能把一个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朝廷把他从东海太守调到朝廷当主爵都尉——一种主管地方吏任免的官职。   有一次,汉武帝说要实... - 2018-09-21
  • 拔十失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的名士庞统年轻时,为人朴质,一直没有人赏识他。但他的叔父大名士庞德公对他却十分看重,认为他不同寻常。当时,颍川人司马徽有善于鉴别人品的名声,庞统慕名前往拜见。见面时,司马徽正在树上采桑,于是庞统就坐在树下,跟他谈起来。两人越谈越投机,... - 2018-09-23
  • 忍辱负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221年,蜀主刘备不顾将军赵云等人的反对,出兵攻打东吴,以夺回被东吴袭夺的战略要地荆州(今湖北江陵),并为大意失荆州而被杀的关羽报仇。东吴孙权派人求和,刘备拒绝。于是孙权任命年仅38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率领5万兵马前往迎敌。     次年... - 2018-09-21
  • 朋友与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平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一道上路。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熊,其中的一个立即闪电般地抢先爬上了树,躲了起来,而另一个眼见逃生无望,便灵机一动马上躺倒在地上,紧紧地屏住呼吸,假装死了。据说,熊从来不吃死人。熊走到他跟前,用鼻子在他脸上嗅了嗅,转身就... - 2018-09-21
  • 科学童话:小伞兵和小刺猬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秋天,蒲公英妈妈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每人头上长着一撮蓬蓬松松的白绒毛,活像一群“小伞兵”。许多小伞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就成了个圆圆的白绒球!  小伞兵有许多好朋友,那就是隔壁苍耳妈妈的孩子——小苍耳。小苍耳长得真奇怪,身体小小的,像个枣核,... - 2018-09-21
  • 鲁班造木鸢 - 中国民间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班是敦煌人。他小时候,双手就很灵巧,会糊各种各样漂亮的风筝。长大后,跟父亲学了一手好木匠活,修桥盖楼,建寺造塔,非常拿手,在河西一带很有名气。 这一年,他成婚不久,就被凉州(今武威)的一位高僧请去修造佛塔,两年后才完工。他人虽在凉州,... - 2018-09-23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施放烟幕的小乌贼 - 儿童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蔚蓝的大海,风平浪静,正是水下公民们出游的好时光。乌贼妈妈带着小乌贼到姥姥家探亲。这是小乌贼第一次出远门,心里真快乐呀。他随妈妈漂呀,漂。哦,那披着好多块透明骨板,分成几节的,是美丽的小虾鱼;那身体扁平,头部突出的,是小海蛾……小乌贼一边游... - 2018-09-25
  • 唇亡齿寒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候,晋献公想要扩充自己的实力和地盘,就找借口说邻近的虢(guó)国经常侵犯晋国的边境,要派兵灭了虢国。可是在晋国和虢国之间隔着一个虞国,讨伐虢国必须经过虞地。“怎样才能顺利通过虞国呢?”晋献公问手下的大臣。大夫荀息说:“虞国国君是个目... - 2018-09-24
  • 第八章 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窗口正对着古枫,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心头狂跳,她几乎能从脑海中描绘出李家子弟尽数在这一役中伤亡的场面。  她再不能犹豫,一掌击开面前的玻璃,抽出腰间长剑,纵身而出。  全给我住手!  她这一声清咤,满庭皆惊,李歆严身子一颤... - 2018-09-25
  • 第九章 船队泊入了瓜洲渡口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由两艘三层大船和七八艘中小船只组成的船队,在八月十五日亥初时分,泊入了瓜洲渡口。次日一早,船队会从扬州转入运河北上。大船上结着极为显眼的陈、李二姓灯笼,点出这前面一艘是陈家迎娶的船只,后面的,是李家送亲的船只。另有各色喜庆花灯,挤挤挨挨... - 2018-09-25
  • 第三回 干杯,朋友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京都城内,安国公府。  承平堂上安国公沐郅闵正大发脾气,跪的下人们,双股战栗,颤颤兢兢的道:公爷,小的确实找不到二公子,通府上都找过了。另一名家人掰着手指头数道:小的找过了吹红楼,御凤台,梦莺轩,还有  够了,我要你把绮楚河上的下作地方... - 2018-09-25
  • 第二回 只为了能被自已左右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围城的蛮族大军是五月初八撤走的,撤的时候极为小心,帐篷火光依旧,三万人马离去竟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响动,若不是城头上百多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城外,也许就真不会有人发觉。云行天夜半被叫起来到城头,盯着城下,心中算计,比我当初计划的,尚早了十日... - 2018-09-25
  • 第六章 洞中不辨时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洞中不辨时辰,他醒来时,发觉自己陷在一个柔软而发烫的东西上面,好一会后,他才一惊坐直,自己竟是躺在李歆慈怀中。  猎天鹰这一时竟不知所措,却见她依然沉睡,轻轻唤了一声:李。  他骤然发觉,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勉强道了声:李小姐。... - 2018-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