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上璇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江面上飘来一阵丝打细乐!一艘结着灯彩的画舫,缓缓驶来!

      那画舫中灯光如昼,对面坐着八名白衣裙的美丽少女,灯光之下,只见她们一个个生得花容月貌,眉眼盈盈!每人手中各自抱着琵琶、箫笙之类的乐器,吹的吹,弹的弹,乐声悠扬,美妙动人!

      卓七公子目光一直,忍不住问道:“钱兄快瞧,这是谁家的娘们?”

      钱二公子闭着眼睛道:“风吹仙乐飘飘闻,疑是霓裳羽衣曲。”

      白少辉略一回头,瞥见王立文目注画航,脸上微有异色。

      湘云嗑着瓜子,有意无意的望了王立文一眼。

      船头的赵三公子,纵声大笑道:“妙极!妙极!老金,来,咱们为她们干一杯!”

      金一凡粗豪的道:“喝就喝,咱可不是为妞儿干的。”

      两条船渐渐接近,不,该说是那艘画肪朝这边缓缓靠近过来!

      舱门启处,一名青衣少女俏生生走出船头,娇声问道:“来的可是城西王公子的船么?”

      赵三公子手托酒杯,眯着醉眼,道:“这还用问么?”

      青衣少女含笑道:“不知那一位是王公子?”

      赵三公子道:“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

      青衣少女瞟了他一眼,道:“如果小婢猜得不错,公子该是城东的赵三公子了。”

      赵三公子乐的哈哈大笑道:“原来姑娘认得在下?”

      青衣少女道:“四大公子,名满成都,有谁不识?”

      赵三公子道:“名满天下,还值得提上一提,名满成都,有什么稀罕?”

      金一凡道:“姑娘认不认得在下?”

      青衣少女掩口笑道:“自然认识,金大爷是成都有名的金丝猫。”

      金一凡听得一怔,这倒好,金毛吼在她口中变成了金丝猫!

      王立文早就注意着画肪,这时缓步顺出舱门,含笑道:“在下王立文,姑娘有何见教?”

      青衣少女眨眨眼睛,检任一礼,道:“小婢奉我家公主之命,特地奉迓四位公子来的。”

      说完,从身边取出一张梅红柬帖,双手递了过来。

      船头一拢,赵三公子伸手接过,略一过目,大笑道:“王兄,浣花公主宠召,看来咱们非打扰她一杯不可了。”

      一手把柬帖往后送来。

      王立文刚一接过,钱二公子、卓七公子也闻声走出,只见梅红帖上写着两行簪花正楷:

      “久慕四大公子文采风流,无缘识荆,值兹浣花佳日,敬备玉液琼浆,奉邀文旌,恭候光临。”

      下面具名“浣花公主敬约”。

      钱二公子道:“王兄意下如何?”

      卓七公子桃桃眉道:“自然要去,就凭浣花公主这四个字,多么美妙,玉液琼浆,未饮先醉了!”

      王立文略一沉吟,抬头问道:“贵公主现在那里?”

      青衣少女道:“我家公主已在浣花宫洁樽候驾。”

      浣花溪上,居然出了一位浣花公主,居然还有浣花宫,这都是从未听人说过的事。白少辉、湘云姑娘,也因这艘画肪,来的神秘,双双走了出来。

      金一凡睁大虎目,咧嘴笑道:“浣花宫,成都周围百里之内,兄弟最熟悉也没有了,怎么从未听人说过?”

      青衣少女抿嘴笑道:“浣花宫是彩珠扎成的水上璇宫,金大爷怎会知道?”

      赵三公子一拍巴掌,道:“妙极,彩珠楼船,水上璇宫,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再来一杯琼浆玉液,简直令人飘飘欲仙!”

      金一凡道:“既然有这么好所在,你家公主怎的不请我金毛吼?”

      青衣少女妙目流盼,打量了白少辉和湘云姑娘一眼,嫣然笑道:“我家公主知道公子雅人雅事,船上必然另有嘉宾在座,只是公主不知王公子邀约的嘉宾名衔,无法另具柬帖,临行时吩咐小婢,王公子船上的宾客,自然全是浣花宫的贵宾了。

      金一凡大笑道:“要得,王兄,咱们是不是立时就开船?”

      青衣少女道:“我家公主只怕已经恭候多时了,小婢奉命雅乐迎宾,就替诸位公子带路。”

      话声一落,画肪走出两名身穿湖色紧身衣裤的女子,拿起一盘银索,缚到彩船船头。

      青衣少女朝大家躬身一礼,退了下去,挥挥手道:“开船啦!”画舫船头已经掉了过去,八名白衣少女立时奏起迎宾之曲,细乐悠扬。

      船肪上八名身穿湖色紧身衣裤的少女,立时素手划动,画桨齐飞。

      一条细长银索拖着王公子的彩船,缓缓朝西驶去。

      江面上许多游艇,和岸上的人,瞧到王公子的彩船前面,另有一艘画肪前导,八名白衣少女弦管纷陈,只当是王公子今年新出的花样。

      画舫上的美女,貌比花妖,仙乐悦耳。

      彩船上的公子们,一个个人如临风玉树,不时传出欢笑之声。

      一时不知羡煞了多少游人!当然也有人摇头叹息,这些人的老子,当年不知括了多少民脂民膏,到了儿子手上,就这么穷极奢侈的尽情挥霍!

      画肪上八名打桨少女,运桨如飞,舟行渐渐加速,两条彩船有银索相连,于是彩船在江上滑行的速度,也渐渐快了。

      但大家敢情沉醉在赏心悦耳的乐声之中,谁也没去注意船行的快慢。

      浣花溪上,出了浣花公主,居然还邀约大家前去赴宴,这该是何等新奇之事?但四大公子居然把它视作普通宴会一般,谁也没有再谈论到浣花宫,也没人怀疑浣花公主的来历,大家依然和平时一样。

      丝毫不觉有异。

      正因为他们不觉得有异,白少辉心中才觉得事出有异,因为这情形显有悻常情。

      何况四大公子,据自己观察,并不是少不更事的纨绔子弟,但他们却装成一副少不更事,徽酒逐肉的纨绔公子模样,也是一件令人不解之事。

      白少辉凭窗眺望,只觉心中疑问愈来愈多,大家都在谈笑生风,就只有他显得沉默了些!

      湘云姑娘一手托着茶盏,轻轻走近白少辉身边,嫣然笑道:“白公子,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白少辉心中微微一惊,笑道:“在下第一次躬逢盛会,正在观赏浣花溪上十里灯彩,笙歌达旦的盛况。”

      湘云姑娘星目含情,樱唇轻启,微笑道:“只怕不是吧?”

      白少辉脸上一红,道:“那么姑娘认为在下是在想些什么?”湘云姑娘瞟了他一眼,娇笑道:“你心里的事,贱妾如何会知道呢?”

      赵三公子大笑道:“你不知白兄的心,谁知白兄的心?”

      他声音洪亮,这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声中,只听王立文忽然回过头去,口中轻“噫”了一声。

      原来大家谈笑之间,船已驶出十里之外,但见一片灯海,渐渐远去,两岸树影迷离,看到的已是一片昏黑田野!

      前面画舫,打桨如飞,愈来愈快,一条银索,已挣得笔直,拖着彩船,鼓浪前进,势如奔马!

      白少辉暗暗称奇,画舫上八名划桨少女,居然会有如此臂力,拖着一条大船,还有这般快法!

      回目望去,王立文方才瞧到船已驶出十里之外,虽曾喧了一声,但此刻又已谈笑自若,其他的人,似乎也并不在意。

      心中暗暗忖道:“这几位公子,当真都镇静得很,居然连问也不问一声。”

      心念转动,想起九疑先生要自己“随遇而安”,也就泰然处之。

      只听踞坐船头的金一凡自言自语的道:“这一顿酒,路可不少!”

      画舫兜着大转弯,缓缓朝一条岔港驶去!

      差不多又驶了半个更次,瞥见远处水面上忽然灯光大亮,一艘宝光炫目的楼船,从上游缓缓驶来。

      金一凡首先叫了起来,道:“哈哈,诸位快瞧,这是浣花公主的水上璇宫浣花宫了!”

      船行迅速,一会工夫,便已接近。

      大家这才看清这艘楼船,高约三丈,长约十丈,全船都用明珠为饰,间以宝玉,从船头到船尾,点着百盏以上的五色彩灯。

      当真珠光炫目,宝气氤氲,琼楼玉字,人间仙境!

      四大公子平日穷极奢侈,但看到这艘以珠宝札彩的楼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846-944.html - 2018-03-08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九章 涪陵惊变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双铁鞋制作巧妙,使用便捷,许惊弦穿着它登壁越崖如履平地,毫不费力,不多时便已上得崖顶。  寒风劲凜,吹得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纷舞,眺目望去,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尽头。许惊弦并不急着离开,找了一方大石坐下,任由夹杂着碎雪的冷风拂在发烫... - 2018-06-14
  • 第九章 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出得雅风楼,张敬之只感到浑身飘飘然似欲乘风而起,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成功的喜悦了,他三步一摇地拐进了离雅风楼不远的鸿运大赌坊。这里的档次不亚于雅风楼,它是杭州城数一数二的豪华赌坊。  张敬之一边与赌坊的伙计打着招呼,一边登上二楼,径直闯进... - 2018-06-09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九章 斩首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阴暗、潮湿、简陋得木屋中,灯光摇曳昏黄,使屋中人的面目看起来有些蒙眬迷糊。东乡平野郎将南宫放和魔门长老施百川让入座后,立刻高叫手下设宴。  不一会儿,几个身着和服的倭女陆续送上酒菜,并在席前表演扶桑歌舞助兴。东乡平野郎举杯对施百川道:在... - 2018-06-06
  • 第九章 论佛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寇元杰一走,筱伯、罗毅、张宝三人俱松了口气,皆把钦佩的目光转向云襄。三人都以为云襄事先在此设下了“夺魂琴”这支伏兵,这才惊走寇元杰等人。谁知云襄也是一脸疑惑,似乎也并不知情。  影杀堂夺魂琴,曾经也与云襄有些交情。当初云襄在禁令揭破柳公... - 2018-06-05
  • 第九章 内战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另一边施百川、袁摧花、魏东海、屠十方、冷无情五人,步步逼近端坐不动的孙妙玉,五人强大的气场相互激荡,使包围圈中凭空刮起了一阵狂风,将孙妙玉的长发衣袂都激荡的随风飞舞,是她看起来飘飘然似要乘风而起。虽身处漩涡中央,孙妙玉依旧淡定如常。面对... - 2018-06-04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
  • 第九章 舒亚男来到自己的马车前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鸿运赌坊大门外的长街边,舒亚男来到自己的马车前,回头对护送自己出来的朗多道:“多谢壮士仗义出手,以后若有机会,在下定当厚报。”  朗多忙道:“舒姑娘若要报答,何必等到以后?在下正有些馋酒,若等姑娘请在下喝上一杯,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 - 2018-06-08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依计行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过没多久,梁慧君也赶回来了,她没和英无双两人在一起回来,可见没追上英无双两人,当然也没找到楚玉祥两人。  丁盛没问他们.他相信自己派出去的人。  英无双回到镖局,听说大哥还没回来,一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只有丁盛好问,因为他是大家公... - 2018-06-01
  • 第二十九章 三女作前锋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李云又道:“总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你禀报。”  丁盛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李云道:“属下去禀报两位南大侠,(东门奇夫妇改扮为南荒双奇,一个叫南方豪、一个叫南方侠)他们听到东方少侠夤夜走了,就急着上路,要属下转告总堂主。他们... - 2018-06-02
  • 第十九章 少妇终于从失礼中惊醒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怎么还不上车?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门里突然传来南宫放的呵斥。少妇浑身一颤,终于从失礼中惊醒,她用复杂的眼神最后看了云襄一眼,才在丫环的搀扶下依依不舍地登上了马车。云襄挑着担子继续前行,身后传来南宫放荡不羁呵斥仆佣的呼喝,听得出他的心情... - 2018-06-08
  • 童话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动物开发区的童话街就要开业了,张灯结彩,热闹得很。  上货的、写门联的、抓紧最后时间清洁地面的……业主们忙得不亦乐乎。动手早的,已经开始试营业了。  童话街经营的商品新奇独特——商铺建筑也是千奇百怪,白蚁商厦,把非洲大草原上的白蚁... - 2018-06-12
  • 鼹鼠的珍珠项链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鼹鼠卡米尔家的门铃响了—  “亲爱的卡米尔,我要去远行了。”  兔子伯蒂哽咽地说道。  “你真的要走了吗,伯蒂?”  卡米尔垂下眼角,有些难过地问。  “是的,明天一早就走。”  “可是—可是—”  卡米尔有些说不出话,她的嗓子很紧,也... - 2018-06-12
  • 第一章 示警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齐小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追猎的狼,虽然早已精疲力竭,却还是得拼命地奔逃。这一路上他像狐狸一样设下了七八处迷魂阵,但追踪他的都是些顶尖的猎人,他们轻易就识破了齐小山的伎俩,逐渐逼近,离他不足半里之遥,这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距离。  快了快... - 2018-06-13
  • 小老鼠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老鼠米米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它拖着一条残肢艰难地爬行着,这时,一只肥硕的老鼠大大从它的身旁经过,大大问米米怎么了,米米说,昨天,它偷油的时候不小心从油缸上摔下来,跌伤了。大大递给米米一把稻谷说,这两天你就安心地养伤罢,我会经常来看你... - 2018-06-12
  • 鹅太太当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鹅先生和鹅太太有三个孩子,它们一起住在河边的草窝里。  有一天,鹅太太大声地宣布说,从今天开始,这个家由我来当,我保证让你们生活得幸福快乐。鹅先生起先还不答应,但是它看到鹅太太歪着脖子瞅自已,就说,那好吧,我还乐得逍遥呢,说完鹅先生就大... - 2018-06-12
  • 星光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北极,是地球上冬天星星最耀(yào)眼的地方。这里住着一只北极熊,他最爱在冬天看星星。  北极熊一动不动地趴在雪原上看着天空,好像要融入雪里。他很想有一颗星星。假如我们想要一样东西却得不到,我们会觉得伤心,北极熊也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星星... - 2018-06-12
  • 聪明的猎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草木茂盛的大山脚下,住着一个猎人,他的枪法很准 ,每次进山打猎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从不空手。山里的飞禽走兽们都很怕他,因为谁要是被他盯上了,一准儿没命。  这个猎人不但枪法很准,而且还特别聪明,总能想出一些出人意料的妙招... - 2018-06-12
  • 老虎兄弟学种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伐木工一抡斧头,动物们就失去一片家园;猎人一扣扳机,老虎就少了一顿美餐。老虎兄弟面临着家园的日趋缩小和食物的严重缺乏,处境一天不如一天。  严冬来临,老虎兄弟沿着雪地上的脚印,捕获到最后一顿美餐—山林里的最后一只兔子。面对这最后一顿美餐... - 2018-06-12
  • 第二章 请客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九月的金陵城依旧像个巨大的蒸笼,潮湿闷热得令人意乱心烦,四下里除了喧嚣单调的蝉鸣,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正值烈日当空,除了蝉虫,所有活物都自然而然地躲到树阴里避暑,这样的天气本不是请客的好时候,但沈北雄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请客。  沈北雄喜欢... - 2018-06-13
  • 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 - 2018-06-13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千门公子 尾声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数月后,还是那处雅致的小竹楼中,公子襄半闭着眼躺在逍遥椅上,身子随着逍遥椅的摇动而微微摇晃着。风尘仆仆的筱伯像往常一样把一叠帖子放到桌上,然后搓着手说:公子,上次那位尹姑娘想见见你,亲自向你道谢。  不必了。公子襄懒懒地应着,依然没有睁... - 2018-06-13
  • 倒数八秒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金鱼是不属于大海的,可是这条金鱼就是每天大咧咧地睡在海洋里。  “嗨!天哪,你是金鱼!你怎么会在大海里!你应该生活在人类的鱼缸里!”一只小海龟发现了他。  金鱼说,“你好,小海龟,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儿的。”大概他被人类主人遗弃了... - 2018-06-12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