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负手临江孑然而立,孤傲而单薄的背影,在漫天晚霞映照下,有说不出的冷寂萧索。凉亭一旁的石几上,尚有一瞽目老者独自盘膝抚琴,徐缓幽咽的琴声,隐然与江水的波涛遥相应和,直让人分不清何为琴音,何为水声。

      沈北雄在亭外示意随从们四下戒备后,才遥遥冲白衣公子的背影抱拳高声道:沈北雄应邀前来,希望没误了公子观日之约。

      白衣公子缓缓回过身来,沈北雄不禁惊诧于他的年轻,只见他不过二十七八年纪,身材相貌并不特别出众,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雍容气质,白皙温婉的脸上,有一种未经风霜的贵族子弟特有的容光,使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曾经叱咤风云的公子襄。尤其那恹恹的眼神,像经历过太多磨难的风烛老人,似乎对身外的一切都已失去了兴趣,就是在打量沈北雄的时候,也只是一种例行公事的目光。

      敢问阁下就是公子襄?沈北雄皱起眉。白衣公子没有直接回答,却抬手示意道:素昧平生,本不该冒昧相邀,不过幸好在下还有一壶清茶与满江晚霞待客,倒也可聊以赔罪。

      沈北雄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更深,对方这话居然就是方才自己宴请那些商贾时客气话的翻版,甚至连语气中那调侃的味道都有些相似。沈北雄心中不由暗惊,对方果然是有备而来?想到这他立刻恭恭敬敬地抱拳道:公子客气了,接到千门公子襄的请柬,北雄岂敢不来?

      坐!白衣公子指了指亭中石桌旁的石凳,沈北雄忙依言坐下。只见对方拿起桌上那壶茶徐徐斟上两杯,然后抬手向沈北雄示意。沈北雄小心翼翼地端起一杯,稍稍凑到鼻端一闻,眼里便闪出一丝惊异:公子这壶清茶,下的工夫只怕不比在下那花草宴席少啊!

      白衣公子眼望西天,却不搭理沈北雄,只萧索地喃喃自语道:骄阳终于要沉下去了,日落的时候,大概也是天地间最美的时候吧?

      沈北雄扫了一眼西方那只剩一半的红日,不以为意地淡淡道:日出日落,原本再自然不过,也没什么稀奇。

      白衣公子无声一笑,转向沈北雄问道:在色鬼眼里,女人最美;在酒徒眼里,烈酒最美;在赌棍眼里,骰子最美;在财迷眼里,银子最美。不知在沈老板眼里,什么最美?

      沈北雄一怔,沉吟了片刻,然后指着亭外那浩浩荡荡的江面,感慨道:生命如流水,转瞬既逝,人这一生,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短短一瞬,就这短短人生,是如这江水一般默默流逝,还是如流星一般留下万丈光芒,这是平常人与大英雄的区别。说到这沈北雄顿了顿,然后定定地望向公子襄,在我眼里,流星最美。

      白衣公子一怔,微微颔首道:你倒有几分像我。说着他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然后幽幽一叹:收手吧,流星虽美,可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更何况流星对旁人来说,还是一种巨大的灾难。

      沈北雄哈哈一笑,傲然道:既然公子知道我跟你是同一类人,就不该劝我,更不该请我。不知道你这是托大还是失策?

      白衣公子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你是不给在下面子了?

      沈北雄深吸一口气,肃然道:能做公子襄的对手,北雄深以为幸!

      对手?白衣公子哑然失笑,这个世上即便有云襄的对手,也绝对不是你。沈北雄面色立时涨得通红,但却没有反驳,心中想起关于公子襄的种种神奇传说,沈北雄心知,对方完全有资格说这话。不过这不但没有吓倒沈北雄,反而激起了他心中天生的狂傲之气,暗暗在心中发誓:公子襄!你迟早要为今天这话后悔!

      就在沈北雄暗下决心的时候,亭外瞽目老者已划弦收声,如泣如诉的琴声戛然而止。白衣公子端起茶杯对他示意道:你可以走了,从现在起,你要时时睁大双眼过日子,千万不要犯一丁点错误。

      沈北雄心中恼怒异常,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居然自始至终都处于下风,而对方却并没有显露出过人的气势和能力,居然就凭他那名字也能令自己在气势上输了一筹。沈北雄心中陡然生出孤注一掷的念头,心有所想,内息便隐隐而动,衣衫顿时无风而鼓。就在这时,只听一旁陡然传来一声突兀的琴音,如银瓶乍破,又如锐箭穿空,惊魂夺魄,令沈北雄浑身不由一个激灵,本能地闪开一步,提掌护胸暗自戒备。

      却见一旁那瞽目老者神色如常,正手抚琴弦,引而不发。沈北雄警惕地打量着那瞽目老者,冷冷道:想不到公子襄身边竟有如此高手,北雄差点儿看走了眼呢。

      瞽目老者神情漠然地淡淡道:小老儿不过是为贵客助兴的卖艺人,公子出得起价钱,小老儿便为贵客献上一曲,仅此而已。

      卖艺人?沈北雄心中一惊,陡然想起一人,不由脱口惊呼道:夺魂琴!影杀堂排名第二的顶级杀手!

      惭愧!瞽目老者淡然一笑,这次小老儿只为贵客助兴,只要沈老板心无恶念,小老儿手中这琴,就只是一具弹奏高山流水的乐器。

      沈北雄脸色阴晴不定,他心中权衡再三,终于强压下争强斗狠的冲动,转头对白衣公子一拱手:公子有夺魂琴护身,难怪敢孤身请客。今日感谢公子款待,他日北雄再还请公子。

      随时奉陪!白衣公子仪态萧索地点点头,对沈北雄言语中的威胁浑不在意。沈北雄见状转身就走,出了望江亭便照原路而回,紧跟着他的白总管见主人面色阴沉,也不敢多问。直到走出一箭之地沈北雄才对一个随从低声吩咐:英牧,你带人在望江亭四周布下眼线,如果能发现公子襄的行踪,那便是大功一件!

      那随从应诺而去,沈北雄目送着他走远,脸上渐渐浮出一丝冷笑,转头对身后的白总管低声道:你派人连夜传讯给柳爷,就说目标已出现,猎狐计划可以开始了。

      白总管脸上闪过一阵兴奋:好!等了这么些年,总算到了对付他的时候,柳爷一定早已经等不及了。

      你错了,沈北雄眼神复杂地勒马回望暮色四合的望江亭方向,柳爷追踪了他七八年,却连他一根毫毛都没摸到过,却反而被他戏耍了无数次,柳爷的性子早就磨没了。这已经是柳爷今生最后一个心结,他一定不会着急,一定会非常耐心。

      难怪这次柳爷下了这样大的本钱。白总管恍然大悟。

      你又错了,柳爷可没这么雄厚的本钱。沈北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见白总管眼里露出探询之色,他却别开头,一磕马腹加快步伐,走吧,公子襄近年已经很少亲自出手了,这一次他既然来了金陵,咱们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能有丝毫大意。咱们的陷阱虽然天衣无缝,不过公子襄可是天底下最最狡猾的狐狸啊!

      一行人回到金陵没多久,负责监视公子襄行踪的英牧就匆匆带人回来,向沈北雄禀报道:老大,公子襄真是狡猾如狐,我带兄弟们还傻呆呆地在望江亭四周设暗哨守望,他却沿着早已在悬崖边备下的绳索下到望江亭下的江面,那里有他备下的水手和小舟,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顺江而遁。

      沈北雄嗯了一声,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公子襄若轻易就让人盯上,那肯定就不是公子襄了。他正要安慰英牧两句,却见英牧咧嘴一笑说:咱们虽然没盯住公子襄,不过却有点儿意外的发现。见沈北雄眼里露出探询之色,英牧忙道,咱们的眼线发现除了我们,还有人也在跟踪公子襄。

      哦?沈北雄顿时来了兴趣,是谁?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底细。英牧脸上露出自得的神色,不过我已让最擅长跟踪的兄弟盯住了他,只知道他是个落泊潦倒的书生,并且现在也在金陵城中。

      按说公子襄要不是自己露面,从来就没有人能找到他,更不该被人盯上啊。沈北雄皱起了眉头,想想又释然地点点头,这次公子襄邀我赴约,先请苏老爷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20-970.html - 2018-06-13
  • 第三章 三千白发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齐追城退走后,杜四收起那张帛画,眼望小店四周,逡巡良久,脸现坚毅之色,痛饮下几口烧,竟是一掌化为四,推向小店四角的柱上,烟尘弥漫中,小店轰然崩塌。  几人掠出小店外,杜四从废墟残瓦中拾捡起雕刻了一半的那根树枝,一脸怅然之色,似是略有些不... - 2018-07-10
  • 第三章 劫富济贫_绝顶_故事大全
  •   就见那信下面并无落款,只画着一只大大的鞋。  小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想不到我们刚刚输了一场豪赌,就有人送来银子救急了。林青却是一脸凝重,轻轻叹道:他终于找到我了。  小弦问道:他是谁?是林叔叔的好朋友么?  林青淡然一笑:不过是旧相识,... - 2018-06-30
  • 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 - 2018-07-11
  • 破浪锥 楔子 公子姓魏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黄昏时分,郭直怀里揣着赢来的银票,踏进了今天的第四个赌场。  从早上到现在,郭直已经赢了八百七十万两银子,让三家赌场就此关门。  回肠荡气阁。  这就是魏公子在洛阳城中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间赌场了。  郭直本是... - 2018-06-27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章 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带着隐隐的草木芬芳,象是一滴晨露落在冯宗客耳中,唤醒了他的耳朵。  呜呜冯大叔,大叔他受伤了!知安抽抽噎噎着说。冯宗客心中暗骂一句:你小子,居然又哭起来!  小女子是冲州人氏,姓霍。前日往泷丘投亲,不在路遇匪人,幸得这... - 2018-07-15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章 穷途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一声惨叫从暗夜的大漠中远远传开,走在最前面的沙盗应声中箭,手抚咽喉,倒撞落地,羽箭透身而过,余劲不衰,再从行在后面的第二名沙盗的右肩上穿过,血雨飞爆而起,就着星光下,就若开了一朵凄艳的红花。  只一箭,沙盗便是一死一伤。  酷烈王子骑在... - 2018-06-20
  • 第三章 雪夜追袭风云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物换星移,光阴若箭,转眼已是十三年后。  洛阳南郊三十里的秦家集。申时末。  已是隆冬时分,旷野沉黯,暮云铅重,冷风如刀,凛冽逼人。  看起来又是一场大风雪了!秦周老汉倚在自家小酒店的门口,眯起一双老眼望着满天厚重低沉、暗黄色的浊云,喃... - 2018-06-17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三章 解连环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奈重门静院,光景如昨。尽做它、别有留心,便不念当时,雨意初著。  一、*指:孤指敢将夸针巧*  三个骰子静静摆在桌上,散万金用手一指,请叶大侠检查。  叶风不敢怠慢,虽是明知散万金自不会使出在骰子中灌铅灌水银等下乘手法,但他也需要熟悉骰... - 2018-06-21
  • 第三章 星星漫天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封冰静静地看着楚天涯的剑。  那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随便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许多把。然而就是这柄平平无奇的剑却在一招之下让商晴风送了命。  你在看什么?  你的剑。  你看出了什么吗?  能杀人的剑总是锋利的。  能杀人的剑也不是... - 2018-06-27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三章 杀人之不二法门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九宫山腰,树影青翠,和风袭人。  一瀑飞流直下,水花四溅,水声隆隆。间中却仍隐有一线琴音袅袅传来,和着草香水汽,正是一卷如画仙境。  二人安坐于瀑边亭台,悠闲品茹,纹枰对奕。  要知下棋最重静心,这二人竟然对如雷的水声充耳不闻,这份定力... - 2018-06-23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四章 神兵传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几日间长虹门加紧搜索,只是孟式鹏却龟缩起来,不露半点风声。陈家诸奴陆续到了京师,陈默在第六日上,去接应最后来的陈顺。然而在约定的京郊海子处等了许久,直等得焦躁,也不见他来。直至午时,他不经意时一抬首,却发觉昏黄的日头上抹着几缕灰烟,残痕... - 2018-07-11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五章 胤血之术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那一年,她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女孩,却异常顽劣。这一日,她手里掂着一枝缀满深红色桑椹果的长枝,攀过墙头,一瞬间却看到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站在墙下,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她手一伸,将手中的桑椹枝越过碧瓦,友好地递过去。  男孩挠着头不知如何办才好。... - 2018-07-11
  • 第二章 绸缎庄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放开我,放开我!骤然传来的吵闹声,引得陈默转过头去。他看到方才那个秦掌柜,让两三个长虹门弟子拦住了,正在扭打之中。  关胜刀突然道:等等,这不是秦掌柜么?秦掌柜身上衣衫零落,早有几处血迹,有些显然是与这些长虹门弟子撕打间弄出来的。他面孔... - 2018-07-11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七章 七级浮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这一路来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 2018-07-10
  • 第七章 灵魄逆髓功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好大的风  煌英身上很冷,小坨也僵着两条腿,迈不开步子,只有彼此紧缠在一起的手指上,还能隐约传来些温意。  在山洞里也就大半个时辰,山峦却都披银裹素,脚踩到地上,滑溜溜得浑不着力,风骤急时,身子竟是不自由地往崖下倾去。此处唤做青龙背,是... - 2018-07-11
  • 第八章 八方名动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待见得明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运功助其疗伤,关切地问道,不妨事吧!  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半点不见敌意,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除了林青和... - 2018-07-10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一章 孟氏孤儿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傍晚时分,有风自西北而来,将京师的通衢街巷裹在一团混沌之中。申时未至,天色却已昏暗,歌女调弦之声伴着无数朝野轶闻,催动了棋盘街上两檐灯火次第升起。  街东丰乐巷里,朝兴酒楼的一楼围栏外,站了个少年人,手捏一枚乌黑的泥丸,正和七八名顽童玩...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