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宣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郊望江亭,如孤鹰般耸立在江岸悬崖峭壁之上,直面着浩渺东去的江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好的一个风雅去处。当沈北雄率十多个随从赶到亭外时,只见西边江面上,血红夕阳将落未落,映照得江面殷红一片,也映照得亭内霞光漫漫。就在这满亭霞光中,一白衣公子负手临江孑然而立,孤傲而单薄的背影,在漫天晚霞映照下,有说不出的冷寂萧索。凉亭一旁的石几上,尚有一瞽目老者独自盘膝抚琴,徐缓幽咽的琴声,隐然与江水的波涛遥相应和,直让人分不清何为琴音,何为水声。

      沈北雄在亭外示意随从们四下戒备后,才遥遥冲白衣公子的背影抱拳高声道:沈北雄应邀前来,希望没误了公子观日之约。

      白衣公子缓缓回过身来,沈北雄不禁惊诧于他的年轻,只见他不过二十七八年纪,身材相貌并不特别出众,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雍容气质,白皙温婉的脸上,有一种未经风霜的贵族子弟特有的容光,使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曾经叱咤风云的公子襄。尤其那恹恹的眼神,像经历过太多磨难的风烛老人,似乎对身外的一切都已失去了兴趣,就是在打量沈北雄的时候,也只是一种例行公事的目光。

      敢问阁下就是公子襄?沈北雄皱起眉。白衣公子没有直接回答,却抬手示意道:素昧平生,本不该冒昧相邀,不过幸好在下还有一壶清茶与满江晚霞待客,倒也可聊以赔罪。

      沈北雄听到这话眉头皱得更深,对方这话居然就是方才自己宴请那些商贾时客气话的翻版,甚至连语气中那调侃的味道都有些相似。沈北雄心中不由暗惊,对方果然是有备而来?想到这他立刻恭恭敬敬地抱拳道:公子客气了,接到千门公子襄的请柬,北雄岂敢不来?

      坐!白衣公子指了指亭中石桌旁的石凳,沈北雄忙依言坐下。只见对方拿起桌上那壶茶徐徐斟上两杯,然后抬手向沈北雄示意。沈北雄小心翼翼地端起一杯,稍稍凑到鼻端一闻,眼里便闪出一丝惊异:公子这壶清茶,下的工夫只怕不比在下那花草宴席少啊!

      白衣公子眼望西天,却不搭理沈北雄,只萧索地喃喃自语道:骄阳终于要沉下去了,日落的时候,大概也是天地间最美的时候吧?

      沈北雄扫了一眼西方那只剩一半的红日,不以为意地淡淡道:日出日落,原本再自然不过,也没什么稀奇。

      白衣公子无声一笑,转向沈北雄问道:在色鬼眼里,女人最美;在酒徒眼里,烈酒最美;在赌棍眼里,骰子最美;在财迷眼里,银子最美。不知在沈老板眼里,什么最美?

      沈北雄一怔,沉吟了片刻,然后指着亭外那浩浩荡荡的江面,感慨道:生命如流水,转瞬既逝,人这一生,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短短一瞬,就这短短人生,是如这江水一般默默流逝,还是如流星一般留下万丈光芒,这是平常人与大英雄的区别。说到这沈北雄顿了顿,然后定定地望向公子襄,在我眼里,流星最美。

      白衣公子一怔,微微颔首道:你倒有几分像我。说着他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然后幽幽一叹:收手吧,流星虽美,可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更何况流星对旁人来说,还是一种巨大的灾难。

      沈北雄哈哈一笑,傲然道:既然公子知道我跟你是同一类人,就不该劝我,更不该请我。不知道你这是托大还是失策?

      白衣公子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你是不给在下面子了?

      沈北雄深吸一口气,肃然道:能做公子襄的对手,北雄深以为幸!

      对手?白衣公子哑然失笑,这个世上即便有云襄的对手,也绝对不是你。沈北雄面色立时涨得通红,但却没有反驳,心中想起关于公子襄的种种神奇传说,沈北雄心知,对方完全有资格说这话。不过这不但没有吓倒沈北雄,反而激起了他心中天生的狂傲之气,暗暗在心中发誓:公子襄!你迟早要为今天这话后悔!

      就在沈北雄暗下决心的时候,亭外瞽目老者已划弦收声,如泣如诉的琴声戛然而止。白衣公子端起茶杯对他示意道:你可以走了,从现在起,你要时时睁大双眼过日子,千万不要犯一丁点错误。

      沈北雄心中恼怒异常,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居然自始至终都处于下风,而对方却并没有显露出过人的气势和能力,居然就凭他那名字也能令自己在气势上输了一筹。沈北雄心中陡然生出孤注一掷的念头,心有所想,内息便隐隐而动,衣衫顿时无风而鼓。就在这时,只听一旁陡然传来一声突兀的琴音,如银瓶乍破,又如锐箭穿空,惊魂夺魄,令沈北雄浑身不由一个激灵,本能地闪开一步,提掌护胸暗自戒备。

      却见一旁那瞽目老者神色如常,正手抚琴弦,引而不发。沈北雄警惕地打量着那瞽目老者,冷冷道:想不到公子襄身边竟有如此高手,北雄差点儿看走了眼呢。

      瞽目老者神情漠然地淡淡道:小老儿不过是为贵客助兴的卖艺人,公子出得起价钱,小老儿便为贵客献上一曲,仅此而已。

      卖艺人?沈北雄心中一惊,陡然想起一人,不由脱口惊呼道:夺魂琴!影杀堂排名第二的顶级杀手!

      惭愧!瞽目老者淡然一笑,这次小老儿只为贵客助兴,只要沈老板心无恶念,小老儿手中这琴,就只是一具弹奏高山流水的乐器。

      沈北雄脸色阴晴不定,他心中权衡再三,终于强压下争强斗狠的冲动,转头对白衣公子一拱手:公子有夺魂琴护身,难怪敢孤身请客。今日感谢公子款待,他日北雄再还请公子。

      随时奉陪!白衣公子仪态萧索地点点头,对沈北雄言语中的威胁浑不在意。沈北雄见状转身就走,出了望江亭便照原路而回,紧跟着他的白总管见主人面色阴沉,也不敢多问。直到走出一箭之地沈北雄才对一个随从低声吩咐:英牧,你带人在望江亭四周布下眼线,如果能发现公子襄的行踪,那便是大功一件!

      那随从应诺而去,沈北雄目送着他走远,脸上渐渐浮出一丝冷笑,转头对身后的白总管低声道:你派人连夜传讯给柳爷,就说目标已出现,猎狐计划可以开始了。

      白总管脸上闪过一阵兴奋:好!等了这么些年,总算到了对付他的时候,柳爷一定早已经等不及了。

      你错了,沈北雄眼神复杂地勒马回望暮色四合的望江亭方向,柳爷追踪了他七八年,却连他一根毫毛都没摸到过,却反而被他戏耍了无数次,柳爷的性子早就磨没了。这已经是柳爷今生最后一个心结,他一定不会着急,一定会非常耐心。

      难怪这次柳爷下了这样大的本钱。白总管恍然大悟。

      你又错了,柳爷可没这么雄厚的本钱。沈北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见白总管眼里露出探询之色,他却别开头,一磕马腹加快步伐,走吧,公子襄近年已经很少亲自出手了,这一次他既然来了金陵,咱们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能有丝毫大意。咱们的陷阱虽然天衣无缝,不过公子襄可是天底下最最狡猾的狐狸啊!

      一行人回到金陵没多久,负责监视公子襄行踪的英牧就匆匆带人回来,向沈北雄禀报道:老大,公子襄真是狡猾如狐,我带兄弟们还傻呆呆地在望江亭四周设暗哨守望,他却沿着早已在悬崖边备下的绳索下到望江亭下的江面,那里有他备下的水手和小舟,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顺江而遁。

      沈北雄嗯了一声,并没有感到太意外,公子襄若轻易就让人盯上,那肯定就不是公子襄了。他正要安慰英牧两句,却见英牧咧嘴一笑说:咱们虽然没盯住公子襄,不过却有点儿意外的发现。见沈北雄眼里露出探询之色,英牧忙道,咱们的眼线发现除了我们,还有人也在跟踪公子襄。

      哦?沈北雄顿时来了兴趣,是谁?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底细。英牧脸上露出自得的神色,不过我已让最擅长跟踪的兄弟盯住了他,只知道他是个落泊潦倒的书生,并且现在也在金陵城中。

      按说公子襄要不是自己露面,从来就没有人能找到他,更不该被人盯上啊。沈北雄皱起了眉头,想想又释然地点点头,这次公子襄邀我赴约,先请苏老爷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420-970.html - 2018-06-13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第三章 猎天鹰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跟来了!猎天鹰一面狂奔一面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他所受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沉重。方才混战中,他胡乱将乌冰蚕丝塞进怀中。此时那团乌丝隐隐泛着热力,将痛楚丝丝缕缕融开。  他方才咬裂舌尖,伪装受创极深,本是想在过招中骤然发难,只是... - 2018-09-22
  • 第三回 干杯,朋友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京都城内,安国公府。  承平堂上安国公沐郅闵正大发脾气,跪的下人们,双股战栗,颤颤兢兢的道:公爷,小的确实找不到二公子,通府上都找过了。另一名家人掰着手指头数道:小的找过了吹红楼,御凤台,梦莺轩,还有  够了,我要你把绮楚河上的下作地方... - 2018-09-25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神兔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大河把两岸隔开,住在北岸的兔子们从来没有到过南岸。因为它们的前辈中,曾有不少想渡过南岸,而命丧水中。因此,它们吸取了长辈的教训,即使在河面结冰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从上面走过,以为它和没结冰时一样,走上去会被淹死。一只小兔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 - 2018-09-21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科学童话:小伞兵和小刺猬 - 益智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秋天,蒲公英妈妈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每人头上长着一撮蓬蓬松松的白绒毛,活像一群“小伞兵”。许多小伞兵紧紧地挤在一起,就成了个圆圆的白绒球!  小伞兵有许多好朋友,那就是隔壁苍耳妈妈的孩子——小苍耳。小苍耳长得真奇怪,身体小小的,像个枣核,... - 2018-09-21
  • 忍辱负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221年,蜀主刘备不顾将军赵云等人的反对,出兵攻打东吴,以夺回被东吴袭夺的战略要地荆州(今湖北江陵),并为大意失荆州而被杀的关羽报仇。东吴孙权派人求和,刘备拒绝。于是孙权任命年仅38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率领5万兵马前往迎敌。     次年... - 2018-09-21
  • 胖胖兔减肥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胖胖兔从来不运动,长得越来越胖,走起路来都呼哧呼哧喘气。这一天,它要去篮球场运动运动。  袋鼠奇怪地问:“胖胖兔,你来干吗?”胖胖兔说:“打篮球呀!”  袋鼠说:“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  “啊,这么简单。”胖胖兔学着袋鼠的样子拍起篮球... - 2018-09-22
  • 得意忘形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阮籍,陈留尉氏(今河南尉县)人,又名嗣宗,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诗人。他从小失去父亲,家境贫寒。但他勤奋好学,后来终于成为当时著名的隐士。阮籍本来很有抱负,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他对执政的司马氏集团非常不满,又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见解和主... - 2018-09-22
  • 山羊先生的微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羊先生刚被评上特级教师。他培养了不少尖子生,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啊!山羊当了大半辈子的教书先生,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小猪崽这样难教的学生。刚读过三遍的生词一转身忘得光光,甚至连“小猪崽”的“猪崽”... - 2018-09-22
  • 一只没功劳的田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田野里,住着三只田鼠。   秋天到了,三只田鼠开始准备过冬的东西。   第一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粮食,准备冬天食用。   第二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野草,准备冬天取暖。   而第三只田鼠每天都跑出去游玩,对粮食和野草一点儿也不关... - 2018-09-22
  • 朋友与熊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两个平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一道上路。途中,突然遇到一头大熊,其中的一个立即闪电般地抢先爬上了树,躲了起来,而另一个眼见逃生无望,便灵机一动马上躺倒在地上,紧紧地屏住呼吸,假装死了。据说,熊从来不吃死人。熊走到他跟前,用鼻子在他脸上嗅了嗅,转身就... - 2018-09-21
  • 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 - 2018-09-22
  • 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 - 2018-09-22
  • 神童的不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小孩叫方仲永,出生在一个农人家庭。他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种田人,没有一个文化人。他长到5岁了,还从未见过纸墨笔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有一天,方仲永突然哭着向家里人要纸墨笔砚,说想写诗。他父亲感到十分惊讶,马上从邻居那里借来笔墨纸砚,方仲永拿起... - 2018-09-21
  • 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   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 - 2018-09-19
  • 碰运气的工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这只是一门很普通的手艺活儿,挣的钱不多。工匠常常考虑:怎么样才能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赚很多很多的钱,不但可以养活家人,还可以很快发财呢?有一次,工匠出门去办点事,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来,... - 2018-09-20
  • 乌龟的奖牌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家知道,龟兔已有两次角逐:一次由于兔子轻敌睡大觉,让乌龟把奖杯捧跑;一次因为乌龟抱着老皇历不放,磨磨蹭蹭,慢慢吞吞,结果又把奖杯输掉。您知道不知道,在这两次较量之前,龟兔还有一次竞争更加激烈的赛跑?那是在老早老早的时候,乌龟的身体并没有被... - 2018-09-19
  • 老鼠的心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小老鼠被家猫追赶得走投无路,便钻出气窗,跳到地面,想逃到远房亲戚田鼠家避一避。刚窜进田里,一条大蛇一把将它缠住,蛇的身子渐渐收紧,小老鼠呼吸越来越困难,快要窒息时,正好大蛇被捕蛇人抓走,小老鼠侥幸脱险了。“地面的风险太多了!&r... - 2018-09-19
  • 要哈佛还是要钱,二选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新东方老师每天接触的学生粉丝实在太多,也许一两天还可以清醒地认识自己,但是时间长了以后,就真得以为自己非同凡响了。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离开。新东方有不少我的前辈在走出新东方的光环之后寻找到了自己新的舞台。最著名的一个就是钱永强。钱永... - 2018-09-18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连篇累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李愕;字士恢,隋文帝时任治书侍御史,很有辩才,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看到六朝以来的文章常常华而不实,决定上书给隋文帝,希望通过发布政令来改变当时文风。主意打定,他就着手去写。李愕的《请正文体书》终于写好了,他在上奏之前又看了一遍:书中从魏武帝、... - 2018-09-21
  • 拔十失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的名士庞统年轻时,为人朴质,一直没有人赏识他。但他的叔父大名士庞德公对他却十分看重,认为他不同寻常。当时,颍川人司马徽有善于鉴别人品的名声,庞统慕名前往拜见。见面时,司马徽正在树上采桑,于是庞统就坐在树下,跟他谈起来。两人越谈越投机,... - 2018-09-23
  • 寒鸦与乌鸦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只寒鸦身体格外强壮,比其他寒鸦大得多。于是,他就瞧不起自己的同伴,自以为是地跑到乌鸦那里,想与他们共同生活。乌鸦们很快从他的形状和声音中认出他是寒鸦,并一齐啄赶他,把他驱逐出来。被赶出来后,他又只好回到寒鸦那里。然而曾受到他的侮辱的寒鸦们... - 2018-09-20
  • 尾声 何以论剑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兄弟,风兄弟!风威冷抬了头,见郑七屠不知何时到来,握着他的肩头,满面关切的神色。风威冷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了一小会儿,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盔甲鲜明的扈从身后,高平晗着一袭光洁的战袍看着他。  风威冷突然将剑一挺,顶在了毫无防备的郑七... - 2018-09-20
  • 肥皂汽车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大灰狼开着他的肥皂汽车出门去。  你说什么?肥皂汽车?  没错,就是肥皂汽车!  有这么奇怪的汽车吗?  当然有,这是大灰狼的老爸,专门为他设计的,用肥皂做的。你瞧,很漂亮是不是?  肥皂汽车不冒黑烟,从它的屁股后面冒出来的是肥皂泡儿。五... - 2018-09-21
  • 鲁班造木鸢 - 中国民间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班是敦煌人。他小时候,双手就很灵巧,会糊各种各样漂亮的风筝。长大后,跟父亲学了一手好木匠活,修桥盖楼,建寺造塔,非常拿手,在河西一带很有名气。 这一年,他成婚不久,就被凉州(今武威)的一位高僧请去修造佛塔,两年后才完工。他人虽在凉州,... - 2018-09-23
  • 第四回 看苍天 四方云动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沐霖在六月十日渡过远江。踏上远禁城的那一刻,沐霖俯瞰滚滚不尽的江水,回望身后面色沉毅的将士,再远眺南方的故土,不由有些感慨,自已到底能不能把这些对自已忠心耿耿的南方兵士带归故国呢?  进了远禁城,城中的守将赵子飞十分爽快地办完了交接手续...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