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道上来了一乘软轿,轿廉低垂,轿后紧随着四个灰衲和尚,手持镔铁禅杖,步履矫捷!

      在软轿快要抵达寺前之际,广福寺山门大开,迎出十几名身穿青衲的和尚,在山门前一字排开。当前一个是年逾六旬的老僧,正是广福寺方丈法胜和尚。稍后一名灰衲老僧,则是少林寺罗汉堂住持智通大师。在智通大师身后,另有四个灰袖僧人,手拄禅杖,腰挂戒刀,岸然而立。

      他们和广福寺僧人不同之处,不单是僧袍颜色有别,就是体格上也大相悬殊。

      这一比较,就显出少林僧侣一个个身材魁梧,精神饱满,太阳穴高高的隆起,一望而知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他们鹊立寺前,远远望到软轿,全都双手合十,神色恭敬,广福寺方丈法胜和尚更不自觉的迎前了一步。

      软轿在寺前停了下来。智通大师立即走上前去,打开轿廉,只见从轿中走出一个身穿灰衲,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来。那老和尚看去当在六十以上,生得方面大耳,主相庄严,看他一眼,就会使人肃然起敬!

      法胜和尚慌忙迎了上去,合掌躬身道:“大师佛驾位临,寒山同增光泽,小僧无任欢迎。”

      他这一躬身,寺前十几名青衲僧人全都双手合十,躬身下去。

      智通大师在旁边道:“启禀大师兄,这位师兄就是广福寺住持法胜大师。”

      原来下轿来的老和尚,竟是少林方丈大通大师!

      大通大师连忙合十还礼道:“师兄请了,老衲打扰宝刹,心实不安。”

      法胜大师恭敬的道:“大师佛法高深,领袖群伦,平日连请也请不到,卓锡寒山,实是敝寺无上光宠,大师远道而来,快请寺内奉茶。”

      大通大师连说不敢,当下由法胜和尚陪同步入广福寺,在大雄宝殿、关圣殿、观音殿、师祖殿等处上香礼拜之后,才一同进入方丈室休息。

      少林寺方丈,不但在武林中被推为泰山北斗,就是在全国佛教中也是同样具有崇高地位。

      广福寺住持法胜和尚早已把方丈室左首五间精舍,打扫干净,作为大通大师和随行人员的临时卓锡之所。

      这时正当午刻,方丈室外布置精雅的大客厅上,已经摆上三席素斋,替少林方丈接风。

      这一席酒筵,虽是素斋,但精细丰盛,却不输大酒店的满汉全席,直吃到未牌时光,才行散席。

      大通大师连连合十称谢,仍由法胜和尚,智通大师二人陪同,进入禅房。

      法胜和尚坐了一阵,方始辞出。

      这五间精舍,业已划为寺中禁地,由少林寺八名僧侣轮流守护,除了广福寺住持之外,未奉准许,任何人都不得擅入。

      未申之交,广福寺外的山道上,出现了两条人影,飘然行来!

      这两人左边一个道家装束,身材矮小,肩负一柄阔剑。右边是一个架着李公拐的紫脸虬髯老者。两人一路边谈边走,看去缓慢,实则来的极快,眨眼之间,已到寺前。

      这两人连袂而行,若不是那穿青袍道人生得太过矮小,倒真有些像八仙中的吕洞宾和铁拐李!但你也切莫小觑了他们,这一道一俗,纵非八洞神仙,却也是当今江糊九大门派中的两位掌门人!

      原来那矮小道人正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跛脚老者则是八卦门掌门人跛侠欧阳磐石。

      两人到得寺前,但见山门紧闭,寺中一片静寂,不闻钟鼓之声,跛侠欧阳磐石望了谢无量一眼,洪声笑道:“少林掌教果然已经到了。”

      谢无量洪声道:“晚辈上去叩门。”

      欧阳磐石低声道:“老弟,你怎的又忘了?”

      谢无量不由的低“啊”了一声。

      欧阳磐石接道:“你等着,还是我去。”

      铁拐一点,跨上石阶,举手在门上擂了三下。

      过了一会,但听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山门开启一名青衲僧人当门而立,打量了两人一眼,合掌道:“两位当临,小僧失迎,近日敝寺住持,在祖师殿为全寺僧侣讲经,十天之内,谢绝随喜,务请两位多多原谅。”

      说完,正待返身进去。

      欧阳磐石微微一笑道:“大师你且慢。”

      那青衲僧人只好停了下来,含笑道:“老施主有什么见教?”

      欧阳磐石道:“老朽和谢观主是拜会少林方丈来随,”

      青衲僧人怔的一怔道:“敝寺……”

      欧阳磐石没待他说完,接道:“有劳大师父进去通报,就说崂山通天观主和八卦门欧阳磐石求见。”崂山通天观主和跛侠欧阳磐石,在江湖上声名久著,那青衲和尚自然听人说过,不由的吃了一惊,慌忙躬身道:“两位请稍待,小僧这就进去通报。”

      说完,转身匆匆往里走去。

      欧阳磐石朝谢无量点点头,举步跟了进去。

      跨上大殿,偌大一座寺院,果然不见一个僧侣,心中暗想:“方才那僧人说的敢情不假,广福寺住持大概怕寺中僧侣,无意之间,泄漏了少林方丈的行藏,才把大家集中祖师殿讲经,便放管束。”

      两人在殿上浏览之际,只见智通大师匆匆赶了出来,一眼瞧到两人,慌忙合十躬身道:

      “谢观主、欧阳大侠驾临,贫袖恭近来迟。”

      谢无量打了个稽首道:“大师请了。”

      欧阳磐石也拱拱手道:“贵方丈已经到了么?”

      智通大师合十道:“敝师兄中午刚到。”

      欧阳磐石又道:“其他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有人来过了么?”

      智通大师道:“两位来的最早,其他门派的人,还未曾来过。”

      欧阳磐石目光一动,呵呵笑道:“大师可还记得?二十年前那场黄山大会?贵寺方丈卓锡祥符寺,兄弟赶去祥符寺,也就是这般光景,迎出来的知客,正好是大师。那时大师还未认识兄弟,第一句话竟是“施主留步”,岁月不饶人,一晃眼就是二十年,大师和兄弟却都已老了。“

      智通大师微微一怔,接着合掌陪笑道:“欧阳大侠好记性,唉,二十年往事,历历在目,贫僧还记得那时欧阳大侠还未使用铁拐呢。”

      欧阳磐石一条右脚,伤在十五年前,那时当然还未使李公拐“跛侠”之名,是在最近十五年才叫出来的,江湖上谁都知道。

      欧阳磐石目中神光一闪,仰天大笑道:“大师记性倒也不错。”

      要知二十年前黄山大会,少林方丈卓锡文殊院,根本不在祥符寺。何况欧阳磐石二十四岁就当上八封门掌门人,九大门派中人,有谁不识?智通大师当年身为少林寺知客,见了欧阳磐石,更不可能说出“施主留步”的话来。

      这是欧阳磐石听了彩带仙子之言,各大门派奉派参加铜沙岛开山大典之人,全已身陷岛上,他心中犹未深信,才故意拿话相试。

      这一下,果然证实眼前的智通大师,当真是个假冒之人,心头不禁暗暗一凛,但脸上却是丝毫不露。随着笑声,不容智通大师开口,接着拱拱手问道:“贵寺方丈飞简相召,不知有何见效。

      那智通大师还不知道自己方才已经露了破绽,他怕话说多了,难免露出马脚,慌忙陪笑道:“敝师兄就在后院恭候大驾,贫僧替两位带路。”

      说完,合掌一礼,领先往里走去。

      欧阳磐石干咳一声,朝谢无量抬手道:“谢兄请。”

      两人随着智通身后,穿过大殿,沿着长廊折入第三进院落,到了精舍前面,只见二名灰衲僧人,手持禅杖,分立两边,看到智通大师引客走来,立即合掌施礼。

      欧阳磐石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暗暗忖道:“少林方丈在此,无怪天龙护法都跟来了。”

      原来少林寺八个天龙护法,乃是由僧侣中精选出来的一等高手,当上天龙护法之后,并可获准参练七十二艺中几种功夫,因为天龙护法,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44-916.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章 十月奇寒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这年冬天异常寒冷。六爷已无法在学馆苦读,就是在自家的书房,也很难久坐的。但他还是不肯虚度一日,坐不住,就捧了书卷,在屋里一边踱步,一边用功。  奶妈看着,就十分心疼。天下兵荒马乱的,也不见多大起色,到明年春三月,真就能开考呀?别再...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六章 奇耻大辱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老夫人发丧后,三爷就一直未出过远门。按孝道,孝子得守丧三年。杜老夫人无后,三爷倒想为她守丧,老太爷却也没有叮嘱。  这期间,他也就没断了到城里的字号转转。到天成元老号,不免留心翻翻西安的信报。这一向西号总是陈说,和局议定,朝廷预...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五章 雨地月地雪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杜筠青初到这处尼姑庵时,木木的,对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是什么地界,有些谁,待她如何,乃至她自己如何吃住起居,都木然失去审视意识。  在旁人看,她像灵魂出窍了,跟个活死人似的。  就这样过了月余光景,杜筠青才显出一些活气来,注意到这是... - 2018-01-21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昌戴庄依然矗立在百花洲上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南昌戴庄,依然矗立在百花洲上,一片苍郁的树林,一道雪白的粉墙,和高伟的门楼,气势如昔!  戴珍珠离开之时,把庄中事情,分别托付了两个人,一个是帐房田渭清,是个没考上秀才的读书人,为人忠厚,原是戴庄的一个小帐房,负责金钱收支事宜。  另一... - 2018-01-05
  • 第二十八章 当面许婚_彩虹剑
  •   “唔,这话有理!”  夏云峰摸着长须,频频点头,接着问道:“秋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邢夫人道:“你只管当你的盟主,这些人交给我就是了。”  夏云峰道:“好,好,老夫不管,只是我要问一句话,夫人需要多少时间,才可以把他们放回去了呢... - 2017-12-24
  • 第二十八章 余情袅袅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南离生和卓剑兰本是为了防范冷无双发动玄女门的人一齐扑攻,才来替大家掠阵,以防万一,但后来冷雪娥伤在钟大先生手下,冷无双抢了出去,形势才稍稍缓和下来。  这时眼看宋景阳等三位掌门人被阴谷三天的阴风掌逼落下风,罗浩天接住了巢天成,(这是方才... - 2018-01-04
  • 第二十八章 夜探幕阜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武当派在九大门派中,是领袖群伦的大派,掌门人亲自赶来,替盟主祝寿,柳家庄上,自有一番盛大的欢迎,不在话下。  初更时分,银拂道人喝得酩酊大醉,连脚下也有点虚飘飘的,回转宾舍。  但当他推门而入,跨进房中,醉态登时敛去!  迅快的掩上房门... - 2018-01-06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第二十七章 恶毒阴谋_彩虹剑
  •   四个花裙女郎口中惊“啊”一声,像花蝴蝶一般随着惊叫之声,翩然飞散,花衣花裙,被风吹得猎猎飞舞,她们每一个人身子轻得像风中舞蝶,上下飞翔!  老和尚拂出的袖风,纵然凌厉得漫天狂卷,她们好像懂得如何趋避,娇躯一侧一摆之间,就卸去了千钧压力,... - 2017-12-24
  • 第二十八章 旧事重提_梵林血珠
  •   一  牧逸生忽然间变了个人,起初大家都感到惊奇,后来便渐渐明白,这该归功于汤四姑.霓虹悄悄问过四姑,当着黄霞的面,四姑把大概情形说了.三女住一屋,晚间不顾疲劳,关起门说私房话。讲的人眉飞色舞,听的人津津有味.那日汤四姑把牧渔生带到了郊外... - 2017-12-09
  • 第二十八章 丁天仁三人登上茶楼吃茶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陆羽春是一幢两层楼三开间门面的临街房屋,楼下是大众茶座,价钱便宜,茶客以贩夫走卒较多,人声嘈杂,空气也恶浊得多;楼上雅座,价钱较贵,茶客自然也高贵得多,环境也幽静多了,天下茶楼,大抵如此。  丁天仁三人登上楼梯,茶博士就迎着欠欠身道:“... - 2018-01-11
  • 第二十八章 鬼蜮岂今始_北山惊龙
  •   毕玉麟瞧她笑容之中,隐隐流露黯然之色,心中也甚是感动,一边吃着,一边不住的夸好。  饭后,看看时光,已过午时,正待出门。  吟香跟在身侧,欲言又止,接着轻声的道:  “少爷,你要是见到老庄主,千万不可说起早晨小婢说过的话,这中间,每一句... - 2017-12-12
  • 第二十八章 华山派晚上自然派有值夜弟子_东风传奇
  •   谷飞云回到下院.从大门越墙进去。  这时已经快三更了,华山派晚上自然派有值夜弟子。他刚刚飞落中庭,就有两名青袍道人持剑跃出,口中喝道:  “什么人夜闯华山派?”  谷飞云忙道:  “二位道兄,在下是住在宾舍的谷飞云,不知贵派今晚是哪一位... - 2017-12-18
  • 第二十八章 诡异莫测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谷灵子缓步跨上石阶,朝墨石岛主含笑拱手道:“岛主请了。”  就在谷灵子跨进大殿,两条人影从檐前泻落,矮胖黑衣老人沉哼道:“好家伙,你是和老夫兄弟捉迷藏。”  但因谷灵子已经站在岛主面前,不好再行出手,只得退回原位。  黑石岛主对谷灵子的... - 2018-01-09
  • 第二十八章 展胴体燕雁多情 临夜半连莲遇鬼_白衣紫电
  •   严如霜有些激动,眼眶湿润。这些年来,虽然唐在龙的身边时间不长,但她可以感觉唐的心在她身上,只不过亲口说出这事,还是第一次。  “你呢?”十不全老人”道:“你一生中做过几次亏心事?’严如霜道:“一次!”  “什么事?”  “有个女人曾有过... - 2017-12-31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满盘皆输_珍珠令
  •   徐守成认得那拦住假冒自己贼人的两人,却是许廷臣船上的两个水手,心中正在暗暗惊异!  只见先前那个水手把银盒往怀中一揣,锵的一声从身边抽出一柄细长长剑,叫道:  “宋兄、张兄,咱们早已约定好了的,这人该由兄第对付……”身影一仆之势,已然飞... - 2017-12-24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其雄①,守其雌②,为天下溪③。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④。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⑤,为天下式,常德不忒⑥,复归于无极⑦。知其荣⑧,守其辱⑨,为天下谷⑩。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⑾。朴散则为器⑿,圣人用之,则为官长⒀,故... - 2017-12-31
  • 第二十八章 霹雳三剑_引剑珠
  •   青袍老人道:“敝上颇想和你韦少侠见面一晤,特命老朽在此候驾。”  韦宗方讶道:“贵上是谁,在下和他素不相识,怎会要老朽在此相候?”  青袍老人道:“也许敝上知道韦少侠,不然就不会要老朽前来迎接了。”  韦宗方心中暗想:“不知这青袍老人的... - 201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