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冷面冰心见死不救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见到白衣少年,像似遇到了救星,脸露喜容,娇声叫道:

      “哥哥,你没有来迟,他们是‘红花门’的人。”

      她手指着红衣丽人和高云岳。白衣少年一眼瞥见到黄秋尘,轻声问道:

      “妹妹,他是谁?是不是跟妹妹一道前来‘小野柳居’镇的人。”

      冷月兰微微一笑,道:

      “他姓黄名秋尘。黄相公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大哥。”

      黄秋尘目见白衣少年,英年弱冠,身负绝技,心中感到极是震惊,本来黄秋尘以为“煞星手”冷白,是个中年人或是三十岁左右,想不到竟是一位跟自己年纪相似的少年,这时他听冷月兰一叫,赶忙站起身子,拱手抱拳说道:

      “久仰久仰。”

      白衣少年闻听黄秋尘之名,乃是位默默不见经传的人,心中微感惊奇,但他这时却拱手抱拳,朗声笑道:

      “家妹承蒙黄兄一路关照,兄弟冷白于此致谢。”

      红衣丽人和高云岳在冷白解开冷月兰穴道后,二人都无动静的站立一旁,这时只听红衣丽人娇声笑道:

      “‘煞星手’冷白之名果不虚传,出手间竟然辣手伤了本门五位弟子。”

      黄秋尘听得暗惊,忖道:“在刚才一刹那瞬间,难道那五个红衣大汉会尽丧命在冷白手下吗?”他转首向厅外一望。只见楼梯口那个大汉,躯体僵硬横竖地板上,一动也不动,显然皆遭了毒手。

      “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道:

      “客气客气,若我晚来一步,家姊也要魂归西天了。”

      红衣丽人道:

      “你来了难道就能够保得她安全?……”

      语音中,红衣丽人右手轻撩长裙,举步一跨,疾欺了过来,左手指尘一招,“挥尘清谈”斜斜指击冷白面前。

      这一招,施展真有如在挥扫地上灰尘一般,毫不见半功力,尘尾软绵绵的,但“煞星手”冷白,却脸色骤变。

      蓦在此时,突见红衣丽人左腕一沉,那柔细的马尾,倏地暴散了开来,根根竖立如针,戳刺冷白的胸间十数个要穴。

      好个“熬星手”冷白,早就看出这一招的厉害,尘尾曲缓变疾的刹那,他身躯有如行云流水的左闪了出去。

      红衣丽人在这一招落空,右手五指疾如电闪,横里抓出。

      “煞星手”冷白目见她莹玉闪光的五指抓到,倏地一跌食、中二指,点向红衣丽人右手脉门。

      红衣丽人轻叹一声,掌势倏沉,由抓变成点击,反向冷白右腕脉门要穴点下。

      这一式变化突然,两人的动作,又都快得异乎寻常,‘煞星手’冷白微惊之下,只得由指变掌,横向红衣丽人手腕猛切。

      但见两人掌指翻转,忽升忽沉,倏息间已对拆了五招。

      这五招变化迅速,招招间不容发,攻拒之间,各尽奇奥。

      激斗中,实听黄秋尘急声叫道;

      “冷兄,注意她‘锁魂腿’!。

      语音刚落,突见红衣而人一腿踢出。

      玉腿破裙踢出,势如闪电,肌肤莹光,玉腿裸程,跃目生花,这一腿奇奥至极,事先都无发腿的迹象。

      要知武林中人交手,无论武功多高,若要变势发招,在事先都有一点迹象露出,譬如一个人要发拳,首先肩部便要动,发腿,腰部则沉,所以敌方才能临机闪避,若是招式能够在毫无迹象显示中击出,那么对方纵是事后发觉但已经太慢了。

      煞星手冷白在黄秋尘喝声:“注意!”之时,他心头一震人已左旋了出去!

      虽然冷白这反应极恰恰,但红衣丽人这招“锁魂腿”,乃是‘红花门’唯有的绝腿。

      煞星手冷白只感右肩骨节一阵火辣剧痛,整个人被红衣丽人‘锁魂腿’踢得巅出四五步,“碰”的一声,身撞墙壁之上。

      好在冷白内功深厚,所中肩部又不是要害,锁魂一腿便没锁了他的命,但是冷白站稳身子时,冷汗已经夹背直流,如果不是黄秋尘事先警告,闪避稍慢这一腿被踢中咽喉,或胸部那一个要害,自己纵有十条命,也要尽丧她这一腿之下。

      想到此处,冷自蓦然忆起黄秋尘如何会事先知道红衣丽人要发这一腿?

      红衣丽人也是为着黄秋尘叫破她武功招式,感到惊骇万分,媚眸呆呆望着黄秋尘,所以没有乘追胜击冷白。

      高云岳和冷月兰,也为黄秋尘一语,感到惊愕!

      客厅中一时鸦雀无声,静得金针落地,都可耳闻。

      黄秋尘这时被红衣丽人那双媚眸,看得心中暗自嘀咕道:“如果她转向自己攻击,我一招也接不住。……”

      突然红衣而人长长凄叹了一声,自言自语说道:

      “万没想到朱师姊,竟会将本门绝技传授他人。……高师兄,咱们走吧,我现在有件要事跟你商量。”

      蓝衣中年大汉高云岳,自从走上阁楼,他始终凝立在旁,这时听了红衣丽人的话,转首望了黄秋尘一眼,欲言又止,转身和红衣丽人双双离去。

      冷月兰本要拦截二人,但听冷白低声说道:

      “妹妹,让他们去吧!”

      冷月兰心中感到非常奇怪,她素知哥哥在江湖武林中,以很辣著名,今日如何甘愿让敌人轻易离去,于是问道:

      “哥哥,你受伤了吗?”

      冷白哈哈一笑,道:

      “这一点伤算得什么。……”突然他脸色一沉,庄严的说道:

      “其实,今日若非黄兄出言指破那一腿,我真要丧命腿下,本来我对于‘红花门’的武功,心存怀疑,当今年看来‘红花门’真不可忽视。……”

      黄秋尘看着红衣丽人离去,心中感到极是迷惑,他不知二人如何会这般轻易放过自己,难道红衣而人为自己一言二语惊?……

      不错,红衣丽人确实为黄秋尘点破那上招腿法所震惊,因为黄秋尘指破那招腿法,是在红衣丽人尚未发出之前指破,这种能耐,证明了黄秋尘对于‘红花门’武学造诣颇深,所以红衣而人误以为黄秋尘是她师姊得意传徒。要知冷面娘朱娇凤在‘红花门’中,是唯一的杰出高手,当年红衣丽人的武学,大部份是冷面娘代师传授,所以红衣丽人自忖,以自己武功大概无法制服黄秋尘,因此自身引退。

      其实红衣丽人那里知道黄秋尘当今功夫全失,纵然他拥有‘红花门’的武学绝技,但也无法挡拒红衣丽人轻然一击。

      黄秋尘听了冷白的话.沉然说道:

      “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功,精奥博大,不下于中原九大门派正宗源流武学,而且奇诡之处,更有独步天下‘武林奥妙。”

      “煞星手”冷白听得微微动容,说道:

      “黄兄指正的是,但根据武林传说,自从红花鬼母一脉武功,在百年前分裂为‘红花门’在江湖武林上一厥不振……”

      黄秋尘闻言暗忖道:“关于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功渊源,自己知道得很少,今日若和他谈论这些事,定会演出洋相。”

      煞星手冷白,看黄秋尘沉默不语,不禁呵呵一笑,道:“到现在兄弟还没请教黄兄师门,单看黄兄英怀若谷,敛技不露,尊师定是武林先贤。”

      黄秋尘苦答道:“在下恩师之名,说出来定然使冷冕失望,不说也罢。本来在下刚才要拜辞令妹,巧遇‘红花门’的人前来,现在贵兄妹久未唔面,定有要事相商,在下只好于此告辞了。”

      煞星手冷白听黄秋尘说是要走,似感一怔道:“黄兄不是已经下榻此地吗?”

      只听冷月兰娇声道:

      “黄相公,我看那红衣丽人和高云岳定然还没离开‘小野柳居’,你此去走极当危险,不知你要去那里?”

      黄秋尘这时已走到楼梯口,回头说道: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茫茫天涯,皆是我去处,冷姑娘今日相护之恩,黄某若有三寸气在,定当日报。”

      冷月兰和黄秋尘的答话,听得使冷白不明所以,他见黄尘当真要走,急步走到楼梯口,朗声说道:

      “黄兄若真要走,也不必急在一时,兄弟今日承蒙指点相助,浩海深思,还没报谢,怎能让黄兄这般离去。”

      黄秋尘道:

      “微薄小事,何足冷九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68-945.html - 2018-03-15
  • 第四十七章 瞒天过海 瞬息万变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鬼矶士秦风,身子微微一震,心神松驰了一下。  煞星手冷白那会放过这个机会,手腕一翻,一沉,挣脱被扣手肘左掌电速劈出,当胸击去。  几乎在同一刹那,岳凤飞剑化数点精芒,电刺鬼矶士秦风背后‘百汇’‘中宫”三焦’三大死穴……  黄秋尘眼看两人... - 2018-03-19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五十七章 恩怨难分 倩女伤神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那肯任他从容遣走,大喝一声,飞纵而起。  虬龙公主星目微转,开口叫道:  “秋尘哥,不要追赶,我们且料理修剑院的善后,秦风虽然逃走,凉他终难逃正义制裁!”  黄秋尘听到呼叫,翻身跳落院中。  袁丽姬吩咐秋尘把安道全捆绑起来,放置正...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七章 倩影绰约灯市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段虚寸星夜兼程,待赶到洛阳城时,正值元宵节。  据自古传下的风俗,元宵节期间帝王亦要与民同乐,擎风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一早就带人出府巡城。苏探晴虽是耽心顾凌云的安危,却也无法即时面见擎风侯,只得耐住性子,跟着段... - 2018-06-18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王子不骑白马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舒俞一直有点郁闷,因为高中生活并非想象中那般美好。宿舍里的女孩子似乎都有关系比较近的男生,这让舒俞有一点点嫉妒。她偷偷藏面镜子在书包里,趁老师不注意时偷偷照一照。但每照一次,心里的沮丧便多上几分。哎,真是自取烦恼,舒俞自言自语地冷... - 2018-09-18
  • 钝感力让我无惧当差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上高一和高二时,成绩很差,在班上排名倒数。  一次月考,我考到全班第二十一名。发成绩单时,我得到老师的称赞,无意中却听到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说:“如果考试输给苏有朋,真的丢脸死了,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  这句话在我心上深深划下一道痕,... - 2018-09-18
  • 别让比尔·盖茨们误了你一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辍学者中固然有成功的,但接受完整教育的人成功机会更大。  美国《时代》杂志不久前公布“美国十大最成功的大学辍学生”。  第一名自然非比尔•盖茨莫属,他从哈佛辍学,创办微软公司,成世界首富。苹果计算机执行长贾伯斯第二,他进入里... - 2018-09-18
  • 斯坦福学生的5美元+两小时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如果你只有5美元和两小时的时间,你打算如何用它们来赚钱呢?我也给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们布置了同样的作业。我把他们分成14组,发给每组一个信封,里面装着5美元的“创业资金”。在打开信封之前,他们可以用任意长的时间来筹划,不过,信封一旦被打... - 2018-09-18
  • 我的极品单相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 - 2018-09-18
  • 蝴蝶公主和蜜蜂王子2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深处有一个美丽的蝴蝶谷,那里有一个蝴蝶王国。蝴蝶国王的王后为蝴蝶国王生个了很美丽的女儿——蝴蝶公主,蝴蝶国王高兴的不得了,但蝴蝶公主出生不久就得了一种怪病,这下可把蝴蝶国王和蝴蝶王后给急坏了。很多太医纷纷前来,又一个... - 2018-09-18
  • 哈佛“新鲜人”的彪悍青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91年,我离开纽约的家,与所有的哈佛“新鲜人”一起展开了大学的生涯。那是多么好玩的日子!宿舍灯火辉煌,走廊里响着音乐,房门被椅子撑开,我们像蚂蚁似的四处跑,有太多青春荷尔蒙点燃的活力,睡眠成了次要的事。  当时听说有一个英国贵族子弟... - 2018-09-18
  • 淘气的小鼹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住着一只鼹鼠,很淘气,经常在地里钻来钻去。  这一天他正在土里钻来钻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洞穴四壁上的土莫名其妙往下落,他的床好像在颤抖。他立刻想到了这也许就是妈妈说的地震,那么地面上的伙伴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呀?  小鼹鼠急忙钻出了洞... - 2018-09-18
  • 湖底的城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夜幕降临,黑夜里的星星怀抱着那烟雾般的云,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微风轻轻地吹,像柔软的手指在弹奏钢琴一样轻抚着树林。  公园长椅上的小希安静地发呆,她背着灰色书包,一只飞鸟飞过仿佛惊醒了她,小希这才发现天黑了,动作缓慢地站了起来,抬头看天,... - 2018-09-18
  • 爱在心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1、遭遇危险  一只翠鸟停歇在浅水边的蒲草上,她的一个翅膀正流着血呢。刚刚去水里抓小鱼时只听得“砰”地一声响,突然就感觉一个翅膀失去了知觉,她拼命地振着另一个翅膀才飞到这蒲草上。想着家里还有几个即将出生的宝贝蛋,在心里暗暗地告诫自己决不... - 2018-09-18
  • 上课捣乱,只是因为暗恋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初中期间我暗恋过一个女老师,她二十多岁,白白净净,清汤挂面的垂顺长发,有时候也会扎成一条马尾巴,无论扎上去还是放下来,都清秀得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每次上她的课,我都会放下课外书很专心地捣乱,她被惹得真生了气,就会提高嗓门瞪着我喊一声“罗永... - 2018-09-18
  • 碰运气的工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工匠,以打制金属装饰品为业。这只是一门很普通的手艺活儿,挣的钱不多。工匠常常考虑:怎么样才能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赚很多很多的钱,不但可以养活家人,还可以很快发财呢?有一次,工匠出门去办点事,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地过来,... - 2018-09-20
  • 第一章 烈日衰城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伏在地上,青草扫上他面颊,有些微的麻痒。六月的骄阳似火,晒得他头皮发烫。而此时他心中的躁热,却似比那酷日还要灼烈几分。他直直盯着二百步远处的华城。华城如一个久历战乱的老将,满身的伤痕虽已补了又补,却终归留下累累瘿瘤。它轩昂坚毅如旧... - 2018-09-20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尾声 何以论剑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兄弟,风兄弟!风威冷抬了头,见郑七屠不知何时到来,握着他的肩头,满面关切的神色。风威冷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了一小会儿,就转到了他的身后,在那里,盔甲鲜明的扈从身后,高平晗着一袭光洁的战袍看着他。  风威冷突然将剑一挺,顶在了毫无防备的郑七... - 2018-09-20
  • 金元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年迈多病的老父亲相依为命。虽然生活的很贫穷,但父子俩感到很幸福。年轻人为了让年迈的老父亲每天都能吃到肉,补身子,经常去山林里捉一些野兔或野鸡之类的小动物,给父亲补养身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年轻人的老父亲的病... - 2018-09-18
  • 与雏鹰一起饱餐一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鹰与狐狸互相结为好友,为了彼此的友谊更加巩固,他们决定住在一起。于是鹰飞到一棵高树上面,筑起巢来孵育后代,狐狸则走进树下的灌木丛中间,生儿育女。   有一天,狐狸出去觅食,鹰也正好断了炊,他便飞入灌木丛中,把幼小的狐狸抢走,与雏鹰一起饱餐... - 2018-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