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湖君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大师言重,兄弟确是奉敝主人之命,替诸位送信而来………”

      说话声中,果然从大袖中、取出一个大红封套,分给了无住大师(少林)、飞虹羽士陆飞鸿(终南),甘玄通(八卦门)、秃顶神雕孟达仁(六合门)、游龙剑客史傅鼎(武当)

      和未文俊等六人。

      无住大师接到手中,首先从封套抽出一张正楷请柬,上书:“来宾少林寺无住大师,请于腊月初八驾临黄山掷钵禅院。”

      下面并无具名,只盖了一个金色小印,赫然是:“武林盟主之铃”六个篆文、这印章,无住大师自然认识,庄是昔年八大门派共铸的盟主金印,用的盟主信物之章,但已有多年不曾使用了。”

      无住大师目光一抬,问道:“赵老施主分给老衲这份请柬,不知腊月初八,在掷钵禅院举行的是什么集会?”

      他这句话,正是大家想问之事。

      黑虎神道:“大师见询,兄弟只是替诸位送信,至于什么集会,请柬上既未明说,兄弟抱歉得很,这就不知这了。”

      说完,略一抱拳,说道:“兄弟信已送达,那就告辞了。”一面回头道:“索兄似乎也该走了。”

      狼山一狈索毅夫连连点头道:“是,是,兄弟也该走了;兄弟那也告辞了……”

      “慢点!”

      宋文俊喝道:“姓索的,你们劫持家父,现在何处?”

      黑虎神拱手道:“少庄主放心,床老爷子现在敝主人处作客,腊八掷钵禅院之会,令尊自会与会,届时少庄主不就可和令尊见面了么?”

      宋文俊道:“我要你们立即领我前去。”

      黑虎神道:“这个敝主人没有交代,兄弟作不了主。”

      宋文俊道:“那就连你一起留下。”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就凭少庄主,只怕未必留得住兄弟。”

      狼山一狈道,“兄弟那就要先走一步了。”

      说完,耸耸双肩,正待开溜。

      霍万清大喝一声:“走得了么?”

      霍地跨上一步,五指箕张,朝索毅夫肩头抓去。

      他是鹰爪门高手,这一抓之势,自然使出他从未轻施的独门绝技“鹰爪擒龙”,一招之间,隐含九个变化,无论你如何闪躲,如何破解,都难以逃得出他钢钩般的五指之下。

      那知就在他五指堪堪抓落之际,突然闷哼一声,一个高大身躯,砰然往地上跌坐下去。

      史傅鼎站立之处,就离门口不远,睹状来不及拔剑。右手一圈,挥手拍出一掌,向索毅夫迎面击去。

      索毅夫苦笑道:“史大侠怎么也难为起兄弟来了?”举手轻轻一格,架开了史傅鼎的一掌,回头道:“赵兄,你先请吧!”

      黑虎神洪笑一笑道:“好,好,索兄是怕兄弟和他们冲突了。”

      说罢,果然从容举步,往门外行去。

      宋文俊剑眉一剔,正待闪身截住。

      索毅夫忙道:“少庄主有话慢慢好说。”

      伸出两个指头,一下夹住了宋文俊的剑尖。

      秃顶神雕和史傅鼎立得最近,眼看史傅鼎一剑挥出,就站立不动,心中觉得奇怪,轻声叫道:“史道兄,你怎么了?”

      史傅鼎依然凛立如故,一动不动,也没有作声。

      索毅夫忽然阴森一笑道:“回孟大侠,史大侠只怕是被兄弟不小心,碰在穴道上了。”

      秃顶神雕冷哼一声,伸手之间,拍出两掌。但见史傅鼎瞪眼望着自己,不但依然无法开口说话,也不能转动身躯,而且脸上似乎隐有痛苦之色!

      心下不由得一怔,回头看去,跌坐下去的金甲神霍万清,也没有站起来,宋文俊正在替他推宫过穴,似乎毫无效果。

      无住大师走了过去,说道:“少庄主快请住手,霍老施主只怕是中了拂穴手法,不是推宫过穴所能解得开的。”

      宋文俊抬目道:“不知大师是否能解?”

      无住大师微微摇头道:“老朽也只是猜想而已,拂穴手法,独门奇技,老朽如何能解?”

      飞虹羽士、甘玄通二人,同时朝狼山一狈逼近过去。

      索毅夫后退一步,说道:“大师说对了,兄弟使的正是拂穴手法。”

      飞虹羽士冷声道:“你以为拂穴手法,就无人能解么?”

      索毅夫道:“拂穴截脉,技虽小道,但各有独门之秘,兄弟学的,旁人只怕无法解。”

      飞虹羽士道:“贫道点你五阴绝脉,看你如何?”

      索毅夫深沉一笑道:“那就只好拿兄弟一命,换他们两条命。”

      无庄大师道:“索施主之意,替他们解开穴道,是有条件的了?”

      索毅夫道:“大师言重,兄弟解开二人穴道,并无条件,只要有大师一言就好。”

      无住大师道:“施主要贫衲说一句什么话呢?”

      索毅夫道:“方才赵光斗替主人送来的请柬,诸位都收到了。”

      无住大师道:“自然收到了。”

      索毅夫道:“不知诸位是否前去赴会?”

      无住大师约作沉吟,说道:“请柬上印了盟主金印,不论真假,八大门派既然收到这份请束,自然要前去赴会的了。”

      索毅夫长长吁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了,宋老爷子是敝主人请去的,自然也会在掷钵禅院,和诸位见面,兄弟假扮宋老爷子,只是奉命行事,诸位似乎没有留难兄弟的必要了。”

      秃顶神雕冷哼声道:“你想大师答应放你?”

      索毅夫道:“不错,无住大师佛门高僧,一言九鼎,只要大师答应一声,兄弟立即先替史大侠,霍总管解开穴道。”

      无住大师望望众人,说道:“诸位道兄。意下如何?”

      索毅夫道:“史大侠、霍总管二位身中拂穴手法,全身营卫,均已停止运行,如果十二个时辰不解,就会血脉僵曲,终身残废……”

      竺秋兰低低的道:“岳大哥,咱们没有掷钵禅院的请柬,向他要两份才好。”

      岳少俊道:“那请柬只有八大门派的人才有,咱们又不是八大门派中人。”

      竺秋兰道:“你没听狼山一狈说么?宋老爷子也会与会。你自然要去,才能和他见面呀!”

      说到这里,不待岳少俊口答,叫道:“喂,索毅夫,我们没有掷钵禅院的请柬,你给我们弄两份来,好不好?”

      索毅夫道:“请柬是敝主人按照拟定的名单发出来的,而且你们也看到了,是由黑虎神赵光斗亲自送来,二位不在敝主人名单之中,兄弟也无能为力。”

      竺秋兰道:“那我们就不同意放你了。”

      索毅夫深沉一哂道:?兄弟捏着史大侠、霍总管两条性命,你不同意,兄弟并不在乎。”

      竺秋兰气道:“你当我们不能把你拿下么?”

      一面口头叫道:“岳大哥,你过去让他见识见识,一招就把他拿下了,待会等他解开了霍总管二人的穴道之后,咱们就到门口等着他。”

      岳少俊还有些犹豫。

      竺秋兰道,“岳大哥,快去呀!”

      索毅夫看了岳少俊一眼,说道:“岳少侠要一招拿下兄弟,兄弟倒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自然不相信,连鹰爪门高手金甲神霍万清的擒拿手,他都不在乎,何在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

      竺秋兰道:“岳大哥要是用第二招,就算咱们输了,咱们立对就走。”

      索毅夫淡淡一笑道:“岳少侠真能在一招之下,把兄弟拿住,兄弟就答应给你们设法。”

      竺秋兰咕的笑道:“你说话要算话。”

      索毅夫道:“兄弟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竺秋兰叫道:“岳大哥快去呀!”

      岳少俊朝前走了上去,说道:“在下只要第一招,抓住你就算了?”

      索毅夫道:“不错。”

      岳少俊道:“你准备好了?”

      索毅夫道:“岳少侠但请出手。”

      岳少俊右手一探,一把抓住了索毅夫的右腕脉门.说道:“在下这不是抓住你了么?”

      索毅夫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毫无防范之下,被岳少俊轻易的一把抓住,心头一怔,左手正待拂出。

      岳少俊比他更快,手腕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1-918.html - 2018-01-13
  • 第九章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当即就往暗道里跳,却被阿夺玉给拉住了。  这里面的岔道太多了,他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法弄清楚他是从那一个地方钻出来的。  他随即说起这些地道的来历,原来一半是人为、一半是天力。晖河城这边,一天春秋冬三季都是大风,挖地穴储物藏身... - 2018-07-15
  • 第九章 李夫人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陈默一阵狂喜,却觉得路儿骤然间将他抓得生痛。他不由得惊了惊,低下头去看她。只对视片刻,却已知她心中所想,那阵狂喜,便不知不觉散了。  这百还无根水,拿去给章钊,也喂他同样分量,只要抢得一口气来,我便能治好他们。妇人将瓶随手递与骆明仑,骆... - 2018-07-11
  • 第九章 聆道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终于平安入蜀了。  一路行来,果然再无将军的追兵。  想及将军痛失毒来无恙,几人心中都是大快。要知明将军的雷霆手段天下谁人不服,剑阁一战竟然毁了名震江湖的将军的毒,正是魏公子与将军正面为敌以来将军所受的最大挫折。  魏公子天生性格达观洒... - 2018-06-27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九章 九转回肠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笑望山庄的引兵阁内,和风轻拂,浓雾渐起。定世宝鼎的火势已弱,在茫茫雾气中更是映照得双方面色闪烁不定。  林青面罩寒霜,与登萍王顾清风正面相对,物由心与容笑风缓缓向左右移动,已成合围之势。顾清风虽只是孤身一人,却是掌握着杜四的生死。林青心... - 2018-07-10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九章 破城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避雪城下,一片火海。  箭支如雨点般的在空中飞舞,浇上油点着火的滚木从城墙上抛下,压过几个攻城的士兵后,又重重撞在城外临时搭建起的箭塔上,巨大的石块从城内的掷石机中弹射向高空,砸落在城下黑压压的人群中  一个又一个士兵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 - 2018-06-20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矫龙破围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听宁徊风如此说,众人的眼光都不由落在那口古怪的箱子上。此厅本就不大,诸人座位相隔不远,中间又放上这么一口大箱子,颇显挤迫,更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诸人进厅时见到那箱子突兀地放于正中,便觉得其中定有文章,却委实想不透宁徊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2018-07-08
  • 想交朋友的小狐狸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森林里,来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很想交朋友,可是小动物们早就听说过狐狸家族的名声,都不愿意和它玩儿。过了不久,小动物们渐渐发现,不是这家的东西丢了,就是那家的东西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定是新搬来的狐狸偷的...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小恐龙交朋友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贝贝是一只可爱的小恐龙,可因为它是恐龙,大家都很害怕它,所以到现在为止,它一个朋友也没有。这天,它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它要去交朋友!于是他带上小饼干当做干粮,带上图画书当做路上解闷的工具,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高高兴兴出发了。走啊走,突然... - 2018-07-16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大熊和小象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大熊和小象彼此不服气,它们都说自己的力气大。一天,山羊老伯果园里的果子成熟了,正巧大熊路过,它拍拍胸脯说:"老伯,我来帮您把果子全部搬回家吧!"山羊老伯感激的点点头。  大熊抱起大筐里的苹果,一趟一趟的山羊老伯家走去。渐... - 2018-07-16
  • 小兔子想长大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兔子美美多么想快快长大呀!于是,它穿上了妈妈的花裙子,嗬!裙子太长,小兔子美美每走一步就会摔一跤,它只好脱掉了。然后,它又戴上了爸爸的大帽子,刚一戴上,整个帽子就把小兔子美美的头盖了个严严实实,连路也看不清了。  最后,它找来奶奶的老...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小猪卖帽子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猪兜兜在森林里开了一家帽子店。小老鼠来买帽子,它说:"小猪,请给我一顶帽子。"可是小猪兜兜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着适合小老鼠的帽子,因为它的帽子对于小老鼠来说都太大了。  小老鼠只好走了。小象来买帽子,它说:"小...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五千桶井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帮人提水,是她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初二那年的一天,当她看到年迈的庹奶奶拎只瓦罐,挪着一双脚去井旁打水的时候,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庹奶奶是村里的空巢老人,儿子媳妇都在城里打工,孩子也接走了,只剩下她一人艰难度日。要命的是,她家离水井远,... - 2018-07-15
  • 晶莹的泪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手里捏着一张休学申请书朝教务处走去。  我要求休学一年。  我敲响了教务处的门板。获准以后便推开了门,一位年轻的女先生正伏在米黄色的办公桌上,手里握着长杆蘸水笔在一厚本表册上填写着什么。“老师,给我开一张休学证书。”  她抬起头来,诧... - 2018-07-15
  • 那把戒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应该有二十年了,那时候学校里的老师,多半备有教鞭。教鞭一般长约一米,竹条做成,上课时放在黑板的下方,发现哪个学生犯错或做了小动作,教鞭就派上用场了。而我现在仍能记起王老师,是因为他那把戒尺。  王老师有所不同,他随身携带的是一块竹制的戒... - 2018-07-15
  • 梦里花落知多少(3)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很少人知道我当过中学语文教师,因为相对于二十来年的记者生涯,它太短了,仅一年。  可我经常怀念那一年。  1983年,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我,被分配在市里的一所中学教初一的语文,还兼班主任。  生性率直的我,感觉这个不苟言笑的职业太痛苦了。... - 2018-07-15
  • 荒野之鹰—与高中生共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台湾著名作家简媜告诉我们—每个人成长的困境不同,但仍然要相信,对生命热爱、对梦想追寻的这份毅力,会引领我们脱离困境。不要轻易认为今天就是末日,因为明天的太阳跟今天不一样。  “宁愿是荒野上饥饿的鹰,也不愿做肥硕的井蛙!”执是之故,我学会... - 2018-07-15
  • 做个眼神犀利的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眼神特别犀利的人,有他的思想,知道他的方向。  上研究生时,带我的导师就是眼神特别犀利的一位老师。毕业多年后,我和导师在校园里偶遇。他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了,身体不太好,行走不便,看起来不那么严厉了。  我跟老师说:“我现在好像不知道该往哪... - 2018-07-15
  • 若相惜,亦莫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  那时候,莫离的课桌抽屉里总时不时地泛着清浅的香。最初,莫离没放在心上。哪曾知,手伸进抽屉里拿课本时,却猛地触到柔软的一团。是一朵花,纯白,绵软,像她身上的衣裙。  莫离不认识那朵花的名字,但她想,它一定有个美丽的名字。  一夜之间... - 2018-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