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湖君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大师言重,兄弟确是奉敝主人之命,替诸位送信而来………”

      说话声中,果然从大袖中、取出一个大红封套,分给了无住大师(少林)、飞虹羽士陆飞鸿(终南),甘玄通(八卦门)、秃顶神雕孟达仁(六合门)、游龙剑客史傅鼎(武当)

      和未文俊等六人。

      无住大师接到手中,首先从封套抽出一张正楷请柬,上书:“来宾少林寺无住大师,请于腊月初八驾临黄山掷钵禅院。”

      下面并无具名,只盖了一个金色小印,赫然是:“武林盟主之铃”六个篆文、这印章,无住大师自然认识,庄是昔年八大门派共铸的盟主金印,用的盟主信物之章,但已有多年不曾使用了。”

      无住大师目光一抬,问道:“赵老施主分给老衲这份请柬,不知腊月初八,在掷钵禅院举行的是什么集会?”

      他这句话,正是大家想问之事。

      黑虎神道:“大师见询,兄弟只是替诸位送信,至于什么集会,请柬上既未明说,兄弟抱歉得很,这就不知这了。”

      说完,略一抱拳,说道:“兄弟信已送达,那就告辞了。”一面回头道:“索兄似乎也该走了。”

      狼山一狈索毅夫连连点头道:“是,是,兄弟也该走了;兄弟那也告辞了……”

      “慢点!”

      宋文俊喝道:“姓索的,你们劫持家父,现在何处?”

      黑虎神拱手道:“少庄主放心,床老爷子现在敝主人处作客,腊八掷钵禅院之会,令尊自会与会,届时少庄主不就可和令尊见面了么?”

      宋文俊道:“我要你们立即领我前去。”

      黑虎神道:“这个敝主人没有交代,兄弟作不了主。”

      宋文俊道:“那就连你一起留下。”

      黑虎神洪笑一声道:“就凭少庄主,只怕未必留得住兄弟。”

      狼山一狈道,“兄弟那就要先走一步了。”

      说完,耸耸双肩,正待开溜。

      霍万清大喝一声:“走得了么?”

      霍地跨上一步,五指箕张,朝索毅夫肩头抓去。

      他是鹰爪门高手,这一抓之势,自然使出他从未轻施的独门绝技“鹰爪擒龙”,一招之间,隐含九个变化,无论你如何闪躲,如何破解,都难以逃得出他钢钩般的五指之下。

      那知就在他五指堪堪抓落之际,突然闷哼一声,一个高大身躯,砰然往地上跌坐下去。

      史傅鼎站立之处,就离门口不远,睹状来不及拔剑。右手一圈,挥手拍出一掌,向索毅夫迎面击去。

      索毅夫苦笑道:“史大侠怎么也难为起兄弟来了?”举手轻轻一格,架开了史傅鼎的一掌,回头道:“赵兄,你先请吧!”

      黑虎神洪笑一笑道:“好,好,索兄是怕兄弟和他们冲突了。”

      说罢,果然从容举步,往门外行去。

      宋文俊剑眉一剔,正待闪身截住。

      索毅夫忙道:“少庄主有话慢慢好说。”

      伸出两个指头,一下夹住了宋文俊的剑尖。

      秃顶神雕和史傅鼎立得最近,眼看史傅鼎一剑挥出,就站立不动,心中觉得奇怪,轻声叫道:“史道兄,你怎么了?”

      史傅鼎依然凛立如故,一动不动,也没有作声。

      索毅夫忽然阴森一笑道:“回孟大侠,史大侠只怕是被兄弟不小心,碰在穴道上了。”

      秃顶神雕冷哼一声,伸手之间,拍出两掌。但见史傅鼎瞪眼望着自己,不但依然无法开口说话,也不能转动身躯,而且脸上似乎隐有痛苦之色!

      心下不由得一怔,回头看去,跌坐下去的金甲神霍万清,也没有站起来,宋文俊正在替他推宫过穴,似乎毫无效果。

      无住大师走了过去,说道:“少庄主快请住手,霍老施主只怕是中了拂穴手法,不是推宫过穴所能解得开的。”

      宋文俊抬目道:“不知大师是否能解?”

      无住大师微微摇头道:“老朽也只是猜想而已,拂穴手法,独门奇技,老朽如何能解?”

      飞虹羽士、甘玄通二人,同时朝狼山一狈逼近过去。

      索毅夫后退一步,说道:“大师说对了,兄弟使的正是拂穴手法。”

      飞虹羽士冷声道:“你以为拂穴手法,就无人能解么?”

      索毅夫道:“拂穴截脉,技虽小道,但各有独门之秘,兄弟学的,旁人只怕无法解。”

      飞虹羽士道:“贫道点你五阴绝脉,看你如何?”

      索毅夫深沉一笑道:“那就只好拿兄弟一命,换他们两条命。”

      无庄大师道:“索施主之意,替他们解开穴道,是有条件的了?”

      索毅夫道:“大师言重,兄弟解开二人穴道,并无条件,只要有大师一言就好。”

      无住大师道:“施主要贫衲说一句什么话呢?”

      索毅夫道:“方才赵光斗替主人送来的请柬,诸位都收到了。”

      无住大师道:“自然收到了。”

      索毅夫道:“不知诸位是否前去赴会?”

      无住大师约作沉吟,说道:“请柬上印了盟主金印,不论真假,八大门派既然收到这份请束,自然要前去赴会的了。”

      索毅夫长长吁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了,宋老爷子是敝主人请去的,自然也会在掷钵禅院,和诸位见面,兄弟假扮宋老爷子,只是奉命行事,诸位似乎没有留难兄弟的必要了。”

      秃顶神雕冷哼声道:“你想大师答应放你?”

      索毅夫道:“不错,无住大师佛门高僧,一言九鼎,只要大师答应一声,兄弟立即先替史大侠,霍总管解开穴道。”

      无住大师望望众人,说道:“诸位道兄。意下如何?”

      索毅夫道:“史大侠、霍总管二位身中拂穴手法,全身营卫,均已停止运行,如果十二个时辰不解,就会血脉僵曲,终身残废……”

      竺秋兰低低的道:“岳大哥,咱们没有掷钵禅院的请柬,向他要两份才好。”

      岳少俊道:“那请柬只有八大门派的人才有,咱们又不是八大门派中人。”

      竺秋兰道:“你没听狼山一狈说么?宋老爷子也会与会。你自然要去,才能和他见面呀!”

      说到这里,不待岳少俊口答,叫道:“喂,索毅夫,我们没有掷钵禅院的请柬,你给我们弄两份来,好不好?”

      索毅夫道:“请柬是敝主人按照拟定的名单发出来的,而且你们也看到了,是由黑虎神赵光斗亲自送来,二位不在敝主人名单之中,兄弟也无能为力。”

      竺秋兰道:“那我们就不同意放你了。”

      索毅夫深沉一哂道:?兄弟捏着史大侠、霍总管两条性命,你不同意,兄弟并不在乎。”

      竺秋兰气道:“你当我们不能把你拿下么?”

      一面口头叫道:“岳大哥,你过去让他见识见识,一招就把他拿下了,待会等他解开了霍总管二人的穴道之后,咱们就到门口等着他。”

      岳少俊还有些犹豫。

      竺秋兰道,“岳大哥,快去呀!”

      索毅夫看了岳少俊一眼,说道:“岳少侠要一招拿下兄弟,兄弟倒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自然不相信,连鹰爪门高手金甲神霍万清的擒拿手,他都不在乎,何在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

      竺秋兰道:“岳大哥要是用第二招,就算咱们输了,咱们立对就走。”

      索毅夫淡淡一笑道:“岳少侠真能在一招之下,把兄弟拿住,兄弟就答应给你们设法。”

      竺秋兰咕的笑道:“你说话要算话。”

      索毅夫道:“兄弟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竺秋兰叫道:“岳大哥快去呀!”

      岳少俊朝前走了上去,说道:“在下只要第一招,抓住你就算了?”

      索毅夫道:“不错。”

      岳少俊道:“你准备好了?”

      索毅夫道:“岳少侠但请出手。”

      岳少俊右手一探,一把抓住了索毅夫的右腕脉门.说道:“在下这不是抓住你了么?”

      索毅夫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毫无防范之下,被岳少俊轻易的一把抓住,心头一怔,左手正待拂出。

      岳少俊比他更快,手腕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1-918.html - 2018-01-13
  • 第九章 少年绮梦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过一家小饭馆,胡雪岩止住了脚,古应春亦跟着停了下来。那有饭馆的金字招牌,烟熏尘封,已看不清是何字号,进门炉灶,里面是一间大厅,摆着二三十张八仙桌,此时已将歇市,冷冷清清的,只有两桌客人,灯火... - 2018-01-19
  • 第九章 绑票津门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五爷五娘去天津时,戴膺极力劝阻过。天津卫码头,本来就不比京师,驳杂难测,眼下更是拳民生乱,洋人叫劲,市面不靖得很。偏在这种时候去游历,能游出什么兴致来?戴膺甚至都说了:万一出个意外,我们真不好向老太爷交待。哪能想到,竟不幸言中! ... - 2018-01-19
  • 第九章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_活着_故事大全
  •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侍候家珍,我轻松了很多。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就把凤霞赶走... - 2018-01-21
  • 第九章 借著代筹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目光注视他手中名帖,问道:  “是什么人?”  田绍五已把那张名帖朝他面前送了过来,问道:  “金刀会的韩世海,佟兄和他们有过梁子?”  佟仲和接过名帖,上面果然写着“韩世海拜”四个字,不觉呆得一呆,摇头道:  “没有,我和他们几... - 2018-01-18
  • 第九章(1) 曾国荃大功在即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局势的发展,实在出人意表。第一、常州在李鸿章部下郭松林、刘铭传、周盛波、张树声、李鸿章及常胜军戈登合力猛攻之下,于四月初六十复;接着久守镇江的冯子材进克丹阳。大家都以为这两支军队会师以后,一定... - 2018-01-17
  • 第十九章 洋画与遗像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立冬过后,康家请来一位画师。   杜筠青听管家老夏说,这是一位京城画师,技艺很高明,尤擅画人像。为避拳乱来到山西,大富人家争相聘了给尊者画像。  杜筠青就问:“你们请来,给谁画像?”  老夏说:“谁都想画呢,尤其三娘、四... - 2018-01-21
  • 第九章 一个唯一的心愿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十五号用手一指道:“我在这里。”  紫脸坛主举起火筒,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一个坐像,快找找看,还有没有?”  他举着火筒,看到和那座像相距不远的石凹处,果然又有一个坐像,不觉喜道:“这里又有一个了。”不多一回,两人在窟顶岩凹处,一共发...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九章 白衣崆峒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石鼓山,在衡阳以北,湘水之滨,原是衡山支脉,山势并不太高,但峰峦峻秀,岩山峥奇!  唐李宽曾建石鼓书院于此,朱熹还写了一篇“石鼓书院记”,石鼓山也因此出名。  这里原是一座石山,遍地俱是乱石,山上有一块巨大圆石,其形似鼓,大家才叫它石鼓... - 2018-01-18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 - 2018-01-14
  • 第十九章 险中求败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耳中及时响起薛慕兰焦急的声音说道:“你不可和他力拼!”  锦袍少年一眼看到丁剑南被他掌力震得后退,机不可失,突然欺身扑来,双手如钩,一抓右肩,一抓左肋。他这一记原是拿捏极准,那知丁剑南退了三步之后,已经施展九宫身法,及时游走开去,右手长...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二十九章 纷纷反正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滑嬷嬷先前还看不出来,时间稍长,于嬷嬷说话多了,就不对了。  于嬷嬷朝她深沉一笑,说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一指朝她心坎点下。  只见圆洞石门内,人影闪动,通玄老道探询道:“得手了吗?”  于嬷嬷呷呷笑道:“解决了。”  通玄老...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师仇如山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夏侯律喝声出口,倏然一掌,遥遥印去。  陆翰飞仇人对面,目眦欲裂,更不打话,右掌一拍,“先天真气”随掌而出,封住对方掌力。  两人所发的奇功真力,悬空一接,心头齐齐一震!  陆翰飞只觉对方掌力,与众不同,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向自己推... - 2018-01-18
  • 白银谷 尾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六爷赴西安参加借闱乡试,延迟两年后,终于走进了贡院文场。  赴陕时,他要带了六娘同往,老太爷断然不允。只是召回了何老爷,陪六爷赴陕赶考 。新婚后,六爷一直厮守着孙氏,备考哪能十分专注得了?但进入考场,倒也真做... - 2018-01-21
  • 白银谷 后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写完最后的章节,如释重负,也有一点怅然若失。写这部长卷,比预想的要累人,却也比预想的要“迷人”。两年多时间,全身心陷在这“白银谷”中,几不知外间正“跨世纪”。除非不得已了,每日都要写两三千字,时有倦意,却也常有走笔生趣的愉快。如此旷日持... - 2018-01-21
  • 小麻雀普吉克 - 俄罗斯童话小说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年老的雄雀和雌雀也像人一样总爱絮絮叨叨地说教,就像书里写的那样。而小麻雀却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有它自己的见解。有那么一只黄嘴小麻雀,名叫普吉克,住在浴室的窗顶上。它的窝是用麻屑、绒毛和其他柔软的东西絮成的,暖和极了。它还不会飞,可是它的小翅膀却... - 2018-01-21
  • 活着 前言_活着_故事大全
  •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二十七章 返京补天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太谷的知县徐大老爷,前脚送走公理会的文阿德,后脚就收到省上抚台岑大人的一份紧急公文:  接户部来文称:和局已定,列强撤兵,圣驾回銮在即,而京师市面萧条异常。市面流通,全视票号、炉房以资周转。珠宝市炉房二十六家,去年五月被火,现将修... - 2018-01-21
  • 第五章 有庆念了两年书_活着_故事大全
  •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家里日子算是好过一些了,那时凤霞也跟看我们一起下地干活,凤霞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家里还养了两头羊,全靠有庆割草去喂它们。每天蒙蒙亮时,家珍就把有庆叫醒,这孩子把... - 2018-01-21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第二章 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_活着_故事大全
  •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 - 2018-01-21
  • 第一章 我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_活着_故事大全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