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已是晚生二十年来,未曾用过的美味了!

      罗彻敬与罗昭威对视一眼,都有些拿不定这是不是反话。常舒见他们的神色,赶紧加上一句道:晚生是越州人,离乡二十年,从未尝过风味如此纯正的家乡菜肴,真是多谢公爷与将军了!

      喔!罗彻敬放心地笑道:我家厨娘做得一手越州好菜,没想到竟投了先生的缘法。

      国公似是万朝人吧,也喜爱越州菜?常舒略有些吃惊地问道。

      家父十多年前在越州呆过,罗彻敬赶紧就这个扯起了关系,道:常常怀念那处山水人物,因此才

      先生在凌州的壮举,本公亦有所闻,他的话却被罗昭威打断了,他举杯道:若不是先生心怀大义,今日之泷丘,也不知会是何等残破景象。而老夫,就更不知是否能端坐此处了?且敬先生一杯!

      常舒却不举杯,微合目道:难道奉国公不觉得,晚生侍主不忠么?

      呵呵!罗彻敬提壶自斟上一杯,笑道:先生在张纾幕中数年,他竟不能识先生之材,也能算是先生主公么?合则留,不合则去,真名士之风范也!

      常舒眼神闪了一闪,罗彻敬有意不提他与张纾的争吵,反说是不合则去,这话说得何其堂皇,而又不失其实,可算得顾全他体面。他慢吞吞地举杯道:承公爷与将军谬赞,晚生愧不敢当。

      曾闻先生剖析厢州之战,万里之外,竟能洞悉其利弊,只是未闻其详,还请先生阐发高见!

      罗昭威看得出来他是喜欢炫耀的人,便提起此事。罗彻敬也随意附和,常舒只得将那日在凌州大堂上所言一一道来。罗昭威不由长吁道:先生所言固然不错,然而这些疑惑先王与杜司马也不是没有想到,他们过枢河后,并没有直驱黑摩岭,而是在厢州四处扫荡,确认已无敌迹才放心一搏。后来的宸军是从哪里冒出来地,直至今日,依然是未解之密呀!

      只怕是宸军对厢州地势熟悉的缘故吧!常舒笃定地道。

      不,罗彻敬道:据未将所知,厢州百姓对宸军恨之入骨,我军过河后,多得当地百姓襄助,宸军绝不会比我军更得地利人心。

      这常舒顿下茶盏,道:晚生对当时情形所知不多,就不敢乱下断语了。他多日来喝得烂醉,这时己觉精神不支,竟也不掩饰,就大大地打了个呵欠。

      罗彻敬见状便道:先生想也累了,不如休息去吧!改日再来请教!

      彼此客套了几句,便站起身来。出门时常舒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做今日小菜的厨子可是越州人氏?晚生久不见家乡音讯,颇愿听一听乡音。

      她好象不是越州人,罗昭威摇头道。

      喔?常舒有些失望,道:那便罢了!

      常舒被引到罗彻敬为他准备的住处,见陈设精洁,而不见奢华,甚惬心意。一夜好睡,醒来时,轩窗外已然透亮,原来是近午时分。守在帘外的小厮听到动静,道:先生醒了么?这边已经送了午饭过来。便有两个小丫环进来服侍他梳洗。

      收拾停当,他步到外间小厅,一眼就见到一名女子站在桌边忙碌着。她上身穿一件浅碧色竹布面夹袄,滚着葱黄缎边,下系一条素花百褶裙。皓光从窗外投下一弧,正在那裙上流动。她不时起俯的,裙子蓬松松地摇晃着,发出窸窸窣窣地微响。

      常舒怔了一会,才发觉那女子正在摆治桌上菜肴,这会子忙完了,提起食盒转过身来。她见到常舒悄没声息地跳在身后,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退去半步。

      常舒打量着她,见她大约二十三四的样子。面颊略圆,肤色白皙,眉眼清爽舒朗。虽算不得是美人,却也有几分温润风姿。此时她正垂首羞赧地一笑,骤地让常舒想起模糊记忆中的母亲,笑意也是这般宁静。

      你便是府上做越州菜的厨娘?他问道。

      没见到先生出来,失礼了!女子赶紧蹲下行礼,常舒不自觉地就伸手去扶。他的手握到了女子腕上,方才觉得不妥。然而他握也握了,却并不打算放开,虽然听到身后传来的窃笑,却还是使了把力,将她搀了起来。

      女子急切地插回腕子,侧过面去,理着袖口。那腕子上嫣红一片,衬得一串石头链子,愈发莹白无暇。常舒不由得将手指放在鼻畔一嗅,幽香顿时如一脉脉细细绵绵永无断绝的长丝探到了肺腑深处。

      你,你戴着这鲮香石,你真不是越州人?他的叫声有些失态。

      女子将手背到身后,怯生生地道:奴家自幼由越州乳娘抚养,石链却是乳娘所赠,贴身而佩。

      是么?常舒咳了一声,镇定了神情,到桌前坐下,道:你叫什么名字?又道:坐下说话吧!

      奴家怎敢?女子连连摇手,然而已有小厮搬了胡椅过来,挤眉弄眼地笑着。女子垂眉低眼,窘得似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挤挤挨挨地,却还是坐下了。小女子是冲州人氏,姓翟。

      喔?常舒眉心微微皱起,似在尘埃般的思绪中清理出一些破碎的亮碴子,道:你乳娘戴着这鲮鱼石链,只怕非但是越州人,更是我离我家不远呢?我幼时乡中女眷腕上常常便戴着这么一串石头,可以避邪防暑我母亲便也有一串。

      或许是吧!崔女渐渐地也没了方才的拘谨,出神地道:我乳母常言,她所居的村子十里外,有青螺山,山上有香鲮溪,绕山而下,经七七四十九坎,收六六三十六泉,水质仿若冰玉。每岁三四月间,有香鲮鱼产籽于白石间,五月鱼苗出后,那石子便带着细细幽香,年深岁久,香愈纯冽

      是呀,幼时我阿姆代人洗衣,我便在溪中玩耍。常舒忍不住插话进来。

      我乳母常说,那里山川灵秀,还滋养出矫慧不群的人物。二十多年前,她邻村出了一位十三岁的神童,被刺史大人录为解元,送赴京中

      常舒的手指猛地一痉,扣在桌上,一声脆响在寂静的室中分外悠长,吓得崔女赶紧住了口。先生?怎么了?

      没,没什么?常舒的五指拢回袖中,抬起脸来,已是一片木然。接着说下去

      他话虽如此,然而方才絮絮如话家常的气氛却再也找不回来。崔女的脚尖支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道:说是考中了状元,然而让国舅爷给挤没了。他忍不得气,冲撞了万岁,被撵了出去他阿姆得到消息,整日倚门相望,整整三年便哭瞎了眼睛。然而日复一日,却再无消息,伤心而死。那时十里八乡的乡亲都来为她送葬,挽歌声飘十里状元郎,何不归乡?母忧目盲,儿心可伤?在下葬的一刻,却有人赶到,说是他儿子遣来的使者

      别说了!常舒猛地扭过头去,雪光煌明中,他项上青筋一根根暴起,竟如同纠结的伤痕,触目惊心。崔女似有所悟,手捂到了嘴边,吐出两个字来:你是

      常舒挥手蔽去她的目光,艰难地道:你去吧!我们改日再聊。

      常舒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个看宁静无比地冬雪晌午,听到了他母亲去世时的情形。这人世间总有些令人措手不及的遇合,在你毫无防备之时迎头袭来,不给你任何应对余地。这样的事情,便是幸福,也会让人觉得不堪忍受。

      他清楚得记得得知母亲过世消息那日,万朝城也如今日般飘着絮絮飞雪。恩相面上一滴老泪滚落入酒的热气中,似被那温热蒸融,便无痕迹。

      贤侄,你追随为叔多年,对为叔,对朝庭都有大功。然而今上为小人所蔽,再三斥责,为叔只好委屈你了。

      他其时忿愤满胸,昂天所见,只觉得四野茫茫,那雪似窒死人的泥团扑腾腾地将人埋下,竟没有留出一丝逃生的空隙。他腾然起身,带翻了盏中之酒。酒液漫过他的手背,映出他年少而孤凉的眼神。

      恩相何出此言?我常某命乖时背,仍是上天所定,岂敢有什么怨言?他大步推门而出。恩相跟出来的呼叫被朔风割得支离破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899-982.html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已经有六年了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他... - 2018-03-26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_金缕甲-秋水寒_
  •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 - 2018-03-15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 - 2018-02-03
  • 第二十七章 世情浇漓新茶旧茶 授受相疑太上今上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其后数年无事,日月星辰地角天涯无往不神驰,到乾隆六十年,禅让大礼的日程不得不提到朝野关心瞩目之下,这期间,福康安几次想缓缓退出政府,无奈天下已不同于乾隆四十年之前,不但多事且稍有动荡,动辄以倾朝之力扑灭,当年福康安赴武汉,十月安南内乱,... - 2019-02-01
  • 第二十七章 刘镇天翻地覆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天翻地覆了,大亨李光头和县长陶青一个鼻孔里出气,两个人声称要拆掉一个旧刘镇,创建一个新刘镇。群众说这两个人是官商勾结,陶青出红头文件,李光头出钱出力,从东到西一条街一条街地拆了过去,把我们古老的刘镇拆得面目全非。整整五年时间,我... - 2018-02-05
  • 第二十七章 一乐回到乡下觉得力气少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一乐回到乡下以后,觉得力气一天比一天少了,到后来连抬一下胳膊都要喘儿口气。与此同时一身体也越来越冷,他把能盖的都盖在身上,还是不觉得暖和,就穿上棉袄,再盖上棉被睡觉。就是这样,早晨醒来时两只脚仍然冰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一乐射... - 2018-02-09
  • 第二十七章 十招之约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艾如瑗躬身道:“晚辈今生今世,是不会回去的了。”  黑寡妇步多娇瞟了南振岳一眼,插口道:“师傅,人家五姑娘已经有了如意郎君,怎肯跟你老人家回去?”  司无忌同样瞧了南振岳一眼,嘿然道:“很好,老夫正好把他一并擒下。”  南振岳道:“只怕... - 2018-03-04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莽胤祥含冤养蜂道 四王爷深情慰兄弟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却说十三阿哥胤祥,因为那张调兵手谕的事,被皇上下旨责打了四十大板。这下胤祥可遭罪了。  内务府慎刑司里的太监打板子是最有讲究的。在这儿当差的,大部分是前明东西厂、锦衣卫和十三衙门的后代子孙,个个都有一套绝活。就说这打板子吧,是用绵纸包了... - 2019-01-02
  • 第二十七章 查民风微服观庙会 布教义乱刀诛恶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便是五月十三,关圣人的诞辰。天刚亮乾隆就起来,叫了纪昀要看庙会。素伦等侍卫早已知皇帝必有此行,连夜商议好了,都扮作看热闹的香客暗地跟随。  此时天刚平明,晓风拂树、晨炊袅袅,早夏凉爽的夜气尚未散尽。乾隆和纪昀联袂步行出城,已见街衢... - 2019-01-12
  • 第二十七章 凉风镇月夜逢刺客 牛皮帐老拳释仇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汉阳全局军务会议只开了一天,因为不是战局研讨,傅恒提出“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缓进重压以补地利”的金川之役方略,连岳钟麟也连声称赞。只是在会议上布置封锁金川粮道,盐道,药品,以及莎罗奔西逃上下瞻对,北逃青海南逃两广流亡的堵路事宜,还有需用兵... - 2019-01-22
  • 第二十七章 盛世元宵龙楼惊变 上九潜龙夜宿荒店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和皇太后就在迎门正中的暖幕中说笑,见他三人鱼贯而入,太后便笑了,说道:“办事人来了!叫他们免礼。里头暖和,只管坐着说话。”阿桂笑道:“奴才才打西边回来,只陪驾出城时见着老佛爷慈颜一面,无论如何要请个安的!”说着便行礼,于敏中、纪均便... - 2019-01-29
  • 第二十七章 畸零客畸零西凉道 豪华主豪赌三唐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听了母亲的话只淡淡一笑,他自己也是“居士”,奉经随喜恬淡适性而已,万万不及母亲这般倚若性命的笃诚敬信,望着被艳阳照耀得明媚不可方物的田园垅亩,春风拂拭下绿波荡漾的烟柳荷塘,小心地架了母亲胳臂,笑道:“这是皇额娘的慈悲心菩提愿,儿子自... - 2019-01-27
  • 第二十七章 感忠良义释打虎将 蓄叛奴密遣下毒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夜半时分,康熙正和几位大臣议事,守在殿外的魏东亭突然发现,一条人影从房上跳下,悄然无声地落在雪地上,伏在那里一动不动。魏东亭大叫一声:“大胆狂徒,胆敢人宫行刺,来人,拿刺客!”  守在门外的侍卫们“唰”地一声,一齐拔出剑来。犟驴子一个箭... - 2018-12-27
  • 第二十七章 咸若馆棠儿诉衷肠 乾清宫国舅议朝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一出殿,便见老太监魏若迎了上来。这已是驾轻就熟的老套子了。乾隆略一点头便跟着魏若出了慈宁宫。高无庸在垂花门外接着,径入与慈宁门斜对面的咸若馆,这个地方是专为太后娘家至亲远道探亲用的栖息之地。也是宫殿,规制却小得多,南边还有个小花园叫... - 2019-01-04
  • 第二十七章 修罗书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那是三个紫瞠脸的老人!右手遥遥作势,托住五雷神剑的,却是中间一个褐袍老者,他左首一个,头戴毡帽,身穿黑袍,右首一个,身穿青袍。  卫天翔曾在成都无毒山庄见过,知道来的是千面教的紫面护法,自己虽不知道褐袍老者的来历,但那个头戴毡帽,身穿黑... - 2018-05-29
  • 第二十七章 题楹柱主仆思未来 报凶信兄妹忆儿时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回到养心殿,康熙歇午觉刚刚起来。见她进来,揉着眼笑道:“你今儿是怎么闹的,把伍先生也弄了去?”苏麻喇姑红着脸笑道:“这就是做奴才的难处了。他在索府,抵得上半个主子。他要去,我哪能劝阻得住。”康熙笑道:“也难为你应付下这场面来,一... - 2018-12-24
  • 第二十七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孙风也笑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俯身拾起几粒碎石,一面说道:“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发现。”  说话之中,手指连弹,把几粒碎石朝巡山四猛激射过去,一面拉了一把李云衣袖,说道:“咱们走开些。”  巡山四猛正在和六个鹰爪门弟子大打出手,被... - 2018-06-02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妈妈的第二双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太太有份业余爱好就是喜欢烘焙,烤出各种糕点,那可是真是美味啊!可把一家人吃得欢心得不得了,就连熊太太身边的好友也是近水楼台啊,总是跟着享口福。可是做得多了,熊太太总觉的就一双手不够用啊,真希望能再生出一双手来的。可是我们又不是仙人,只... - 2019-03-19
  • 第二十七回 空灵僧妖言托佛法 探花郎妙语邀君宠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在一般平民百姓的眼睛里,当皇帝可是件痛快事。他至高无上,尊崇无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上哪找乐子,也立刻会有人来巴结奉承。可是,要真地当上了皇帝,大概你就不会这样看了,因为皇上并不真正自由。你就说雍正皇上吧,他不是性情... - 2018-12-17
  • 第二十章 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生日的第二夭,许三观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就对自己说:我要去卖血了,我要让家里的人吃上一顿好饭菜。想:全城人的脸上都是灰颜色只有李血头的脸上还有红润:全城人脸上的肉都少了,只有了血头脸上的还和过去一样多;全城... - 201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