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木偶艳阵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这分明是在练一种蚀骨销魂的阵法?瞧她们步履手法,无不在勾魂摄魄之中,暗含高深武学。一念及此,不由恍然大悟,你们歌乐山庄所以要选掳资质较佳的少女,其目的就是为了训练这种阵法,准备将来扩展势力,称霸江湖。

      照如此看来,这个秘密邪教,确实十分厉害,如果让他们训练成功,倒真是不可收拾呢!

      唔,上官小妹被他们掳来,准是强迫着她学习这种阵法,自己还是先救人要紧!这就逐一瞧去,觉得这第一间石室十六名少女,对这种阵法,已是相当纯熟,上官小妹乍到初来,决不会在这里。

      他顺着走廊,一连找了七八间石室,全是淫乐艳舞,依然没有上官燕下落。

      这排石室,已到了尽头,前面还迂迥着一条人工凿成的尺许宽山道,曲折而下,通往崖下!

      梅三公子双脚一点,便往崖下窄小得几乎成缝的山洞中窜了进去,躬身入内只听一阵机轮转动的辘轳之声,轧轧不绝!

      这又是什么花样?他循着声音,向洞里找去,入洞渐深,辘轳之声,却渐走渐小。

      再走了一段,却被一阵起自洞底的悠扬音乐,掩盖过去。

      辘轳之声也好,悠扬音乐也好,反正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了百十来级石阶,地势逐渐平坦,前面是一条甬道,甬道尽头,紧闭着两扇黑漆大门。

      那靡靡乐音,正是从门内传出!

      这会看来非得硬闯不可了,心念一动,方待扬手劈出,那知脚下才一举动,猛听一阵清脆铃声,啷啷连响,起自身后。接着又是一声“砰”然巨震,洞中尘灰,被震得纷纷下落!

      梅三公子心中一惊,只见身后甬道,已被一块大铁板,闸断去路!

      这洞中原来还设有埋伏,但区区铁板,焉能困得住我梅君壁?他傲然冷哼一声,噫!悠扬乐音,似乎比方才响亮得多了,他再次回头,不由又惊异得目瞪口呆!

      原来方才紧闭着的两扇黑漆大门,这时竟徐徐的自动向两边石壁中缩去,眼前陡然一亮。

      大门之内,是一间广达十丈,通体浑成,无门无户的大石室,灯烛辉煌,照耀着石壁上裸体美女的五彩壁画。舞姿美妙,栩栩如生!

      室中正有二十几个一丝不挂的少女,赤裸着全身,也随着音乐,像穿花蝴蝶般进退盘旋,婆娑起舞!

      梅三公子已经看了不少,这时已是司空见惯,毫不稀奇。

      倒是那室中少女,一眼瞧到门外卓然而立的梅三公子,不由都胀红着脸,羞赧难当。

      但她们却依然举手投足,似乎特别臃肿,一举一动,都显得十分生硬,极为勉强,而有不得不舞的痛苦,但行动却又整齐规律,不像初学。

      噫!她们哭泣!不是吗?有人脸上一行行的珠泪,从粉颊上直淌下来,但没人用手去擦一擦,还是随着韵律,款摆轻扭!

      那不是崔姑娘吗?她怎么也在这里?

      噫!她痛苦的望了自己一眼,依然旋过身去?

      他们追踪武老英雄,不是比自己先动身吗?敢情是追上歌乐山庄来,被擒住的,那么崔兄呢?难道已遭毒手?

      梅三公子心中一阵愤慨,连忙一个箭步,窜进大厅,口中喊道:“崔姑娘!”

      可是崔慧并没有理他,早已杂在众香之中,旋转过去。

      在这同时,自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不由已,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向地上瞧去。原来这间石室的地板,整块在不停的旋转。

      正当微一低头之际,蓦觉自己身子,忽然旋入了众香国里,左右前后,呈在眼前的,竟是一条条美丽的胴体,把自己围了起来!

      不只如此,她们尽管泪痕点点,还随着蚀骨柔音,手撩足拨,乳峰轻颤,腰肢款摆的迎着自己而来。

      “小妹子!”

      他瞥见上官燕也在其中,又叫了一声。只是二十几个人,你去我来,人影迷离.乐声高扬,难道她们两人都没有听到?

      方要纵身过去,突觉靡靡乐音,越来越快,地板的转动,也随着加速。

      少女们的身法舞步,突然改变,一双双白玉似的皓腕轻舒,翘着尖尖纤指,上下乱舞,像穿花蝴蝶般向自己拂来,姿势柔软,手法轻盈!

      什么?在这销魂艳舞中所使手法,竟然全是兰花拂穴手?不是吗?她们纤指、皓腕、手肘、香肩,一摩一拂,一伸一缩,所取部位,分明全是周身大穴?取穴之准,手法之妙,渗杂得天衣无缝,好像纯出自然,如非拂穴老手,曷克臻此?但点拂到自己身上,却一点劲也没有。

      梅三公子定眼细看一瞧,原来这二十几个少女,手足腰肢,都被紧缚在一个半边人形的木偶之上,是以远望过来,身躯就特别显得臃肿。木偶里面,敢情装着消息,只要一经开动,地板旋转,木偶的头手腰脚,就会带着人自动伸屈起舞。

      果然是被强迫着学舞,难怪举止行动,十分生硬!自己该先把崔姑娘和上官小妹放下来再说,心念一动,赴紧向人丛中找去。

      正好崔慧又轻挪款摆,袅袅而来,梅三公子连忙闪近她身边,还没开口,崔慧的娇躯,又向左边旋去。

      这会梅三公子跟着旋进,使出轻功,如影随形,紧贴在木偶边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崔姑娘,你且忍耐一下,此时救人要紧,只好从权了。”

      崔慧自从发现梅三公子在门外现身,她是又羞又急,又惊又喜!羞急的是自己这样出乖露丑,今后如何做人?惊喜的是自己被擒之后,知道这魔窟中人,武功精深,非像梅三公子这等武功的人,才能把自己救出,是以一直就盼望着他,现在终于来了。

      她涨红了粉脸,紧闭着眼睛,一直不敢再张,这时听梅三公子在自己耳边低低说话,心头小鹿,一阵乱撞。立时从长长的睫毛中,滚出一颗晶莹泪珠,沿着粉颊,直流下来。

      梅三公子为了争取时间,无暇多说,就低头向她身上瞧去。他原意是想找出缚住她的绳索,那知这近身一瞧,只觉一个晶莹如玉,丰盈胜雪的胴体,悉呈眼底。一张俊脸也骤然热烘烘的红上了脖子。

      任你武功多高,定力多强,但这是天性,一个年近弱冠,情窦已开的少年,那能受得住这上帝杰作的诱惑?

      梅三公子蓦觉心中一荡,赶紧收慑心神,强自镇定,仔细一瞧,原来崔慧的娇躯,有一半合在半边人形的木偶之上,手足腰肢,每一环节之间,都紧缚着一道牛筋软索,深陷肉内。

      看来既不能用剑去割,只好以内功把所有软索一道道掐断,才能把人放下。但这困难的是她人还是随着音乐,摇摆游移,并没有静止,要一下掐断软索,可也煞非易事!

      他功运右腕,劲集指头,战战兢兢,从她圆润腻得像雪藕似的皓腕开始,一节节往上移去,把环束着的三道软索,一齐掐断。

      光是左右两条玉臂,已使梅三公子汗流夹背。

      “这……这……”他心中正在迟疑,忽听崔慧口中,轻“唔”了一声。

      声音是那么不自然!

      敢情她口中还被塞着东西?这批贼人,真是无恶不作,他心中一动,就低声问道:“崔姑娘,你口中被他们塞着东西?”

      崔慧微微的点了点头,梅三公子连忙一手轻轻托起她的香颏,用手指从樱唇中掏出一大团棉花来。

      她吸了口气,娇喘着幽幽的道:“梅……梅公子,你不用顾虑,快替我扭断了罢,我,我……”

      她满脸泪痕,再说不出话来,凉冰冰的泪珠,像断线似的,滴到梅三公子手背之上。

      “崔姑娘……”

      梅三公子敢情是被她泪珠滴乱了心,只叫了声“崔姑娘”,他要想安慰她几句,一时间却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心中一急,赶紧别过头去,状着胆子,伸手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03-920.html - 2018-01-13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章 那一锥破了前生往世的恩怨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峨眉金顶,雾气迷漫,劲流横逸。  魏公子立于山顶,看着山道上缓缓向上行来的楚天涯,山风吹得衣襟猎猎作响。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必胜,却还是忍不住有一点惋惜。  纵横二十年来,这是唯一的一次与朋友为敌。  不错,他一直当楚天涯是自己的朋友。... - 2018-06-27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 - 2018-06-30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难过的狐狸婆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狐狸婆婆独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淌眼泪。墙头上的小麻雀见了,忙问:"狐狸婆婆,您怎么啦?"狐狸婆婆叹了口气说:"唉!我的孩子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看我啦!我多想念它们呀!"小麻雀听了,说:"婆婆,您别难过... - 2018-07-16
  • 艺人的自满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位做泥娃娃的手艺人。他做的泥人十分漂亮,在市场上很好卖,所以他的日子过得挺自在。  艺人的儿子长大了。艺人见儿子的手挺灵巧,就教他做泥人。后来,他们父子俩就开始一起做泥人。  儿子的手比父亲的还巧,加上他年轻力壮,干... - 2018-07-16
  • 小鹿感冒了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鹿感冒了,喷嚏打个不停。河马医生嘱咐它在家好好休息,可是小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找好朋友们玩儿。它找到了小猪,小猪捂着鼻子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回家了啊!"小鹿难过的回到家,它问妈妈:"妈妈。今天我去找小猪...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帮助熊奶奶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奶奶家的房顶破了个大洞,雨漏个不停。于是它请来小猪、小猴子帮它修修屋顶。小猪悄悄抱怨道:"我还想去玩儿呢!"小猴子拽了拽它的衣角,说:"别说啦!熊奶奶年纪大了,我们不帮它谁帮它呢?"小猪只好跟着小猴子来... - 2018-07-16
  • 我和橘皮的往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多少年过去了,那张清瘦而严厉的,戴600度黑边近视镜的女人的脸,仍时时浮现在我眼前,她就是我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想起她,也就使我想起了一些关于橘皮的往事……  其实,校办工厂并非是今天的新事物。当年我的小学母校就有校办工厂,不过规模... - 2018-07-15
  • 五千桶井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帮人提水,是她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初二那年的一天,当她看到年迈的庹奶奶拎只瓦罐,挪着一双脚去井旁打水的时候,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庹奶奶是村里的空巢老人,儿子媳妇都在城里打工,孩子也接走了,只剩下她一人艰难度日。要命的是,她家离水井远,... - 2018-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