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瓦朗蒂娜_基督山伯爵

  •   我们很容易推测到莫雷尔所说的事情以及他将要去见的人。离开基督山伯爵以后,他慢慢地向维尔福的家里走去;我们说“慢慢地”,因为他有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去走五百多步路,但他刚才之所以急于要离开基督山,是因为他希望要独自思索一会儿。他对于自己的时间知道得很清楚,——现在正是瓦朗蒂娜伺候诺瓦蒂埃用早餐的时候,而这种孝顺的行为当然不愿被人打扰的。诺瓦蒂埃和瓦朗蒂娜允许他每星期去两次,他现在正是利用那份权利。他到了,瓦朗蒂娜正在等着他。她不安地,几乎狂乱地抓住他的手,领他去见她的祖父。
      这种几乎近于狂乱的不安是由马尔塞夫事件引起的;歌剧院里的那件事大家都已知道。维尔福家里的人谁都不会怀疑那件事情将引起一场决斗。瓦朗蒂娜凭着她那女性的直觉,猜到莫雷尔将做基督山的陪证人;而由于那青年的勇敢和他对伯爵的友谊,她恐怕他不会当个证人,袖手旁观。我们很容易想象得到,瓦朗蒂娜如何急切地问决斗的详细情形以及莫雷尔如何向她解释那一切,当瓦朗蒂娜知道这件事情得到这样一个意外可喜的结果时,莫雷尔从他爱人的眼睛里看一种无法形容的欢喜。
      “现在,”瓦朗蒂娜示意请莫雷尔坐在她祖父的旁边,她自己也在祖父面前的小矮凳上坐下来,说,——“现在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吧。你知道,马西米兰,爷爷有一阵了,曾经打算离开这座房子,与维尔福先生分开住。”
      “是的,”马西米兰说,“我记得那个计划,而且当时非常赞同那个计划。”
      “嗯,”瓦朗蒂娜说,“你现在又可以赞成了,因为爷爷又想到那个计划啦。”
      “好得很!”马西米兰说。
      “你可知道爷爷要离开这座房子的理由吗?”瓦朗蒂娜说。
      诺瓦蒂埃望着瓦朗蒂娜,意思是叫她不要说出来,但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的表情,她的眼光,她的微笑,一切都为了莫雷尔。
      “噢!不论诺瓦蒂埃先生是什么原因搬出去,”莫雷尔答道,“我相信一定是很有道理的。”
      “非常有道理!”瓦朗蒂娜说。“他的理由是圣·奥诺路的空气对我很适宜。”
      “说实话!”莫雷尔说,“那一点,诺瓦蒂埃先生或应该是对的,我发现两个星期以来你的身体变坏了。”
      “对,有点不好,这是真的,”瓦朗蒂娜说。“爷爷现在已成了我的私人医生了,我非常信任他,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那末你真的病了?”莫雷尔关心地问。
      “哦,那不能说是病,我只是觉得周身不舒服。我没有食欲,我的胃象是在翻腾,象要消化什么食物似的。”
      诺瓦蒂埃对瓦朗蒂娜所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漏过。
      “你用什么方法来治疗这种怪病呢?”
      “非常简单,”瓦朗蒂娜说,“我每天早晨吃一匙羹给我祖父吃的那种药。我说一匙羹,——是说我开始的时候吃一匙羹,现在我吃四匙羹了。爷爷说那是一种万灵药。”瓦朗蒂娜微笑了一下,但她显然很忧郁和痛苦。
      沉醉在爱情中的马西米兰默默地注视着她。她非常美丽,但她往常苍白的脸色现在更苍白了;她的眼睛比以前更明亮,而她的双手,本来象珍珠那样白的,现在则象陈年的白蜡那样有点泛黄了。马西米兰把眼光从瓦朗蒂娜移到诺瓦蒂埃身上。他正带着一种非常关切的神色望着他的青年女郎,他也象莫雷尔一样看出了这种病态的证状,这种病症虽然非常轻微,但却逃不过祖父和爱人的眼睛。
      “但是,”莫雷尔说,“我想这种药,就是你现在吃四匙羹的那种药,本来是开给诺瓦蒂埃先生服用的吧?”
      “我知道它非常苦,”瓦朗蒂娜说,“苦得我以后不论喝什么东西似乎都带有这种苦涩。”诺瓦蒂埃疑问地望着他的孙女儿。“是的,爷爷,”瓦朗蒂娜说,“的确是这样。刚才,在我到你这来以前,我喝了一杯糖水,我只喝了一半,因为它似乎太苦了。”
      诺瓦蒂埃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示意他想说话。瓦朗蒂娜站起来去拿字典。诺瓦蒂埃带着显而易见的神色注视着她。
      的确,血冲到那青年女郎的头部来了;她的两颊开始发红。
      “噢!”她喊道,但还是很高兴,“这就怪了!一道亮光!是太阳照到我的眼睛了吗?”她靠在窗口。
      “没有太阳。”莫雷尔说,诺瓦蒂埃的表情要比瓦朗蒂娜的身体不舒服更使他更惊慌。他向她奔过去。
      瓦朗蒂娜那青年女郎微笑了一下。“放心吧!”她对诺瓦蒂埃说。“别惊慌,马西米兰,没有什么,已经过去了。听!
      我听到前院里有马车的声音。”她打开诺瓦蒂埃的房门,走到走廊的窗口前,又急忙转回来。“是的,”她说,“是腾格拉尔夫人和她的女儿,她们来拜访我们了。告别了!我必须赶快去,因为她们会派人到这儿来找我的,我不要说,再见。陪着爷爷,马西米兰,我答应你,不去留她们。”
      莫雷尔目送她离开房间,他听她走上那座通到维尔福夫人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去的小楼梯。她一走,诺瓦蒂埃便向莫雷尔作了一个要那本字典的表示。莫雷尔遵命,他在瓦朗蒂娜的指导之下,已很快地学会如何懂得那老人的意思。他虽然已经熟练,但因为要背诵字母,要把每一个字从字典里找来,所以花了十分钟才把老人的思想译成这几个字:“把瓦朗蒂娜房间里的那杯水和玻璃瓶拿来给我看一看。”
      莫雷尔立刻按铃招呼进那个接替巴罗斯的仆人,按照诺瓦蒂埃的意思作了那个吩咐。仆人不久就回来了。玻璃瓶和玻璃杯都已完全空了。诺瓦蒂埃表示他想说话。“玻璃杯和玻璃瓶怎么会空?”他问,“瓦朗蒂娜说她只喝了一半。”这个新问题的翻译又花了五分钟。
      “我不知道,”仆人说,“但婢女在瓦朗蒂娜小姐的房间里。或许是她倒空的。”
      “去问她。”莫雷尔说,这一次,他从诺瓦蒂埃的眼光读懂了他的思想了。
      仆人出去,但几乎马上就回来。“瓦朗蒂娜小姐到维尔福夫人那儿去的时候经过卧房,”他说,“经过的时候,因为口渴,她喝干了那杯糖水。至于玻璃瓶,爱德华先生把它倒给他的鸭子做池塘了。”诺瓦蒂埃抬头望天,象是一个赌徒在孤注一掷时的表情一样。从那时起,老人的眼睛便始终盯住门口,不再移动。
      瓦朗蒂娜所接见的的确是腾格拉尔夫人和她的女儿;她们已被领进维尔福夫人的房间里,因为维尔福夫人说要在那儿接见她们。那就是瓦朗蒂娜为什么会经过她房间的缘故。她的房间和她继母的房间同在一排上,中间就隔着爱德华的房间。腾格拉尔夫人母女进入客厅的时候,脸上带着要报告一个正式消息的那种神气。在上流社会中,察颜观色是每一个人的本领,维尔福夫人便也用庄严的神色来接待。这个时候,瓦朗蒂娜进来了,那种庄严的仪式便又扮演了一遍。
      “我亲爱的朋友,”当那两位青年姑娘在握手的时候,男爵夫人说,“我带欧热妮来向你宣布一个消息:我的女儿与卡瓦尔康蒂王子的婚期快要到了。”
      腾格拉尔保持着“王子”的衔头。那位平民化的银行家觉得这个衔头比“子爵”更顺口。
      “允许我先衷心地祝贺你,”维尔福夫人答道。“卡瓦尔康蒂王子阁下看来是一个性情高雅的青年人。”
      “听着,”男爵夫人微笑着说,“从朋友的立场来讲,我就要说,这位王子在外表上似乎还看不出他的未来。他带有一点外国人的风度,法国人一见就认得出他是意大利或德国贵族。但是,他的本性非常仁厚,资质十分敏慧,腾格拉尔先生曾向我说过,他的财产真是‘壮观’——那可是他的话。”
      “那末,”欧热妮一面翻看维尔福夫人的纪念册,一面说,“再加一句吧,妈,说你对那个青年人存着很大的希望。”
      “不用我问,”维尔福夫人说,“你不是也抱有同样的希望吗?”
      “我!”欧热妮仍以她往常那果断恣肆的口气答道。“噢,丝毫没有,夫人!我的天性不愿意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61&f_id=656 - 2014-08-04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九十三章 他以威严为衣穿上_圣经
  • 93:1耶和华作王,他以威严为衣穿上。耶和华以能力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坚定,不得动摇。93:2你的宝座从太初立定,你从亘古就有。93:3耶和华啊,大水扬起,大水发声,波浪澎湃。93:4耶和华在高处大有能力,胜过诸水的响声,洋海的大浪。9... - 2017-08-23
  • 第十三章 一个兽从海中上来_圣经
  • 13: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13: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13: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 - 2017-10-26
  • 第十三章 众侠女失踪_血染枫红
  •   钟吟在两个时辰后回到了六和塔。  和去时一样,守塔的人根本没发现他。  饿得发慌的众人吃了东西,可却没有水喝,渴得难受。  天气也实在热得很,正是七月当热的时候。钟吟来到下一层,把看守丐帮二老的三个家伙解了穴道,又给他们馒头,问他们如何...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_圣经
  • 13:1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13:2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13:3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13:4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 - 2017-10-22
  • 第二十三章 对联中的秘籍_血染枫红
  •   侠义会由丁浩率领回归金陵。  钟吟、方冕、丁香、罗银凤、汤文嫒、姚菊秋、蒋雪雁仍返八公山寻找崆峒秘籍。  孟珠由陈竹韵、田秀秀相伴,同归金陵。  由河南至安徽众人同路,一路谈谈说说,好不热闹。孟珠也渐渐去了生分的感觉,和大家有说有笑亲如...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_圣经
  • 13:1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13:2我从前说过,如今不在你们那里又说,正如我第二次见你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就是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13:3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 - 2017-10-19
  • 第十三章 掌权的都是神所命_圣经
  • 13: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13:2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13:3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 - 2017-10-13
  • 第十三章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_圣经
  • 13:1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13: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13:3我若将所有的... - 2017-10-16
  • 第十三章 镜花水月_血字真经
  •   左文星、苍氏一家、吴善谦、徐海峰等人在白马寺一住就是一整月,其间夜里受干扰不下十多次,但都因白马寺戒备森严、高手如云,夜来的不速之客只好知难而退。  最后十天,再无人来侵扰。  据徐海峰手下镖伙报告,来洛阳的武林人逐渐离去,对血经的下落... - 2017-11-11
  • 第二十三章 山洞激斗_血字真经
  •   晚上,众人在蓝人俊屋里商议。  蓝人俊把苍二爷临死前的话重述了一遍:“紫衣高极忙今。”  拼凑起来就这么几个字,叫人费解。  何老儿道:“紫衣高极,这几字好懂,苍二爷要想说的是紫衣武士武功高极,若不是这意思,别的意思就不合情理了。至于忙...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2)_紫星红梅
  •   众人因两位道长的来到欣喜万分,冯二狗、吴小东、牛安高高兴兴去城里买粮食,其余人则分散开,照看庄前庄后,但话题总离不了终南双剑。集贤庄十大高手已生还其四,这对金龙会实是很大的威胁。  饭前,又有一些武林人来到。终南双剑不避生人,当众扬言他... - 2017-11-20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1)_降魔金刚杵
  •   秦玉雄并未逃得太远,他躲在一家民房上,五更将至,他又回到雅庐,空荡荡不见人影,只有绿荷仍睡在楼上卧室。他又到福居去查看,发觉一些卫士仍在睡觉,便将他们喊了起来,全是总坛原来的那些人,王简的二十八宿一个也不见,当即命三十人搬到雅庐去住。 ...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初斗百毒精(1)_紫星红梅
  •   东野焜把人召到船上后,揭下面巾,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吓得众人忙问他伤势重不重,他摇摇头,道:“划船,离开此地。”  吴小东道:“咦,紫星红梅就在岛上,正好与她结识,怎么就不辞而别呢?”  侯三娘道:“这话不错,大家结识了才能同心协力对... - 2017-11-20
  • 第三十三章 芒砀魔窟_血字真经
  •   张子厚黄荣生到芒砀山之前就商议过,做两套紫衣,带上罗汉竹牌,到芒砀山后冒充紫衣人混进山中见机行事。  到了芒砀山,两人不禁楞了。  这里是刘邦当年斩蛇起义之地,西汉梁孝王刘武死后葬在此山之南岭山,以后各朝,建立了不少庙宇,还有不少古迹。... - 2017-11-11
  • 第二十三章 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_圣经
  • 23:1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23:2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23:3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 2017-10-10
  • 第十三章 大闹荔枝宴_酒狂逍遥生
  •   福州凤山因山形如飞凤落坡而得名,南梁时有仙人在此修道,唐时建“冲虚观”,后有高僧来此宣讲佛法,改名“清禅寺”,以后又称“长庆寺”,唐时四方都有禅寺,长庆寺位于城西,故俗称“西禅寺”。  这样古老而又著名的古刹,香火十分兴旺,各地挂单的游... - 2017-11-25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2)_降魔金刚杵
  •   这生死攸关的瞬间,众侠心胆俱裂。眼看凌晓玉危在旦夕,却束手无策,一个个情不自禁怒喝起来,宛如一头头被逼怒了虎豹,刹那间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秦玉雄等金龙会的高手,连忙抽出了兵刃,严阵以待。  忽然,一声大喝,起自东野焜口中。  他昂首...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_圣经
  • 13:1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13:2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13:3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的,又要归到神那里... - 2017-10-07
  • 第十三章 预言的先知_圣经
  • 13: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13:2“人子啊,你要说预言攻击以色列中说预言的先知,对那些本己心发预言的说:‘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13:3主耶和华如此说: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从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13:4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荒场中... - 2017-09-15
  • 第二十三章 在那里作处女的时候_圣经
  • 23: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23:2“人子啊,有两个女子,是一母所生,23:3她们在埃及行邪淫,在幼年时行邪淫。她们在那里作处女的时候,有人拥抱她们的怀,抚摸她们的乳。23:4她们的名字,姐姐名叫阿荷拉,妹妹名叫阿荷利巴。她们都归于我,生... - 2017-09-15
  • 第三十三章 我使刀剑临到哪一国_圣经
  • 33: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33:2“人子啊,你要告诉本国的子民说:我使刀剑临到哪一国,那一国的民从他们中间选立一人为守望的。33:3他见刀剑临到那地,若吹角警戒众民,33:4凡听见角声不受警戒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他的罪(原文作“血”)就... - 2017-09-17
  • 第四十三章 神差遣他去所说的一切话_圣经
  • 43:1耶利米向众百姓说完了耶和华他们神的一切话,就是耶和华他们神差遣他去所说的一切话。43:2何沙雅的儿子亚撒利雅和加利亚的儿子约哈难,并一切狂傲的人,就对耶利米说:“你说谎言!耶和华我们的神并没有差遣你来说:‘你们不可进入埃及在那里寄居... - 2017-09-13
  • 第三十三章 耶利米还囚在护卫兵的院内_圣经
  • 33:1耶利米还囚在护卫兵的院内,耶和华的话第二次临到他说:33:2“成就的是耶和华,造作为要建立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是他的名。他如此说:33:3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33:4论到这城中的房屋和犹大王的宫... - 2017-09-12
  • 第六十三章 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_圣经
  • 63:1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63:2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63:3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 - 2017-09-07
  • 第二十三章 赶散我草场之羊的牧人_圣经
  • 23:1耶和华说:“那些残害、赶散我草场之羊的牧人,有祸了!”23:2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斥责那些牧养他百姓的牧人如此说:“你们赶散我的羊群,并没有看顾他们,我必讨你们这行恶的罪。这是耶和华说的。23:3我要将我羊群中所余剩的,从我赶他们到的各... - 2017-09-11
  • 第四十三章 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_圣经
  • 43:1以后,他带我到一座门,就是朝东的门。43:2以色列神的荣光从东而来。他的声音如同多水的声音,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43:3其状如从前他来灭城的时候我所见的异象,那异象如我在迦巴鲁河边所见的异象,我就俯伏在地。43:4耶和华的荣光从朝东... - 2017-09-19
  • 第十三章 他在以色列中居处高位_圣经
  • 13:1从前以法莲说话,人都战兢,他在以色列中居处高位;但他在侍奉巴力的事上犯罪,就死了。13:2现今他们罪上加罪,用银子为自己铸造偶像,就是照自己的聪明制造,都是匠人的工作。有人论说,献祭的人可以向牛犊亲嘴。13:3因此,他们必如早晨的云... - 2017-09-22
  • 第十三章 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_圣经
  • 13:1正当那时,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13:2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13:3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13:4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 - 2017-10-04
  • 第二十三章 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_圣经
  • 23:1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23:2就告他说:“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凯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23:3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23:4彼拉多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这人... - 2017-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