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瓦朗蒂娜_基督山伯爵

  •   我们很容易推测到莫雷尔所说的事情以及他将要去见的人。离开基督山伯爵以后,他慢慢地向维尔福的家里走去;我们说“慢慢地”,因为他有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去走五百多步路,但他刚才之所以急于要离开基督山,是因为他希望要独自思索一会儿。他对于自己的时间知道得很清楚,——现在正是瓦朗蒂娜伺候诺瓦蒂埃用早餐的时候,而这种孝顺的行为当然不愿被人打扰的。诺瓦蒂埃和瓦朗蒂娜允许他每星期去两次,他现在正是利用那份权利。他到了,瓦朗蒂娜正在等着他。她不安地,几乎狂乱地抓住他的手,领他去见她的祖父。
      这种几乎近于狂乱的不安是由马尔塞夫事件引起的;歌剧院里的那件事大家都已知道。维尔福家里的人谁都不会怀疑那件事情将引起一场决斗。瓦朗蒂娜凭着她那女性的直觉,猜到莫雷尔将做基督山的陪证人;而由于那青年的勇敢和他对伯爵的友谊,她恐怕他不会当个证人,袖手旁观。我们很容易想象得到,瓦朗蒂娜如何急切地问决斗的详细情形以及莫雷尔如何向她解释那一切,当瓦朗蒂娜知道这件事情得到这样一个意外可喜的结果时,莫雷尔从他爱人的眼睛里看一种无法形容的欢喜。
      “现在,”瓦朗蒂娜示意请莫雷尔坐在她祖父的旁边,她自己也在祖父面前的小矮凳上坐下来,说,——“现在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吧。你知道,马西米兰,爷爷有一阵了,曾经打算离开这座房子,与维尔福先生分开住。”
      “是的,”马西米兰说,“我记得那个计划,而且当时非常赞同那个计划。”
      “嗯,”瓦朗蒂娜说,“你现在又可以赞成了,因为爷爷又想到那个计划啦。”
      “好得很!”马西米兰说。
      “你可知道爷爷要离开这座房子的理由吗?”瓦朗蒂娜说。
      诺瓦蒂埃望着瓦朗蒂娜,意思是叫她不要说出来,但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的表情,她的眼光,她的微笑,一切都为了莫雷尔。
      “噢!不论诺瓦蒂埃先生是什么原因搬出去,”莫雷尔答道,“我相信一定是很有道理的。”
      “非常有道理!”瓦朗蒂娜说。“他的理由是圣·奥诺路的空气对我很适宜。”
      “说实话!”莫雷尔说,“那一点,诺瓦蒂埃先生或应该是对的,我发现两个星期以来你的身体变坏了。”
      “对,有点不好,这是真的,”瓦朗蒂娜说。“爷爷现在已成了我的私人医生了,我非常信任他,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那末你真的病了?”莫雷尔关心地问。
      “哦,那不能说是病,我只是觉得周身不舒服。我没有食欲,我的胃象是在翻腾,象要消化什么食物似的。”
      诺瓦蒂埃对瓦朗蒂娜所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漏过。
      “你用什么方法来治疗这种怪病呢?”
      “非常简单,”瓦朗蒂娜说,“我每天早晨吃一匙羹给我祖父吃的那种药。我说一匙羹,——是说我开始的时候吃一匙羹,现在我吃四匙羹了。爷爷说那是一种万灵药。”瓦朗蒂娜微笑了一下,但她显然很忧郁和痛苦。
      沉醉在爱情中的马西米兰默默地注视着她。她非常美丽,但她往常苍白的脸色现在更苍白了;她的眼睛比以前更明亮,而她的双手,本来象珍珠那样白的,现在则象陈年的白蜡那样有点泛黄了。马西米兰把眼光从瓦朗蒂娜移到诺瓦蒂埃身上。他正带着一种非常关切的神色望着他的青年女郎,他也象莫雷尔一样看出了这种病态的证状,这种病症虽然非常轻微,但却逃不过祖父和爱人的眼睛。
      “但是,”莫雷尔说,“我想这种药,就是你现在吃四匙羹的那种药,本来是开给诺瓦蒂埃先生服用的吧?”
      “我知道它非常苦,”瓦朗蒂娜说,“苦得我以后不论喝什么东西似乎都带有这种苦涩。”诺瓦蒂埃疑问地望着他的孙女儿。“是的,爷爷,”瓦朗蒂娜说,“的确是这样。刚才,在我到你这来以前,我喝了一杯糖水,我只喝了一半,因为它似乎太苦了。”
      诺瓦蒂埃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示意他想说话。瓦朗蒂娜站起来去拿字典。诺瓦蒂埃带着显而易见的神色注视着她。
      的确,血冲到那青年女郎的头部来了;她的两颊开始发红。
      “噢!”她喊道,但还是很高兴,“这就怪了!一道亮光!是太阳照到我的眼睛了吗?”她靠在窗口。
      “没有太阳。”莫雷尔说,诺瓦蒂埃的表情要比瓦朗蒂娜的身体不舒服更使他更惊慌。他向她奔过去。
      瓦朗蒂娜那青年女郎微笑了一下。“放心吧!”她对诺瓦蒂埃说。“别惊慌,马西米兰,没有什么,已经过去了。听!
      我听到前院里有马车的声音。”她打开诺瓦蒂埃的房门,走到走廊的窗口前,又急忙转回来。“是的,”她说,“是腾格拉尔夫人和她的女儿,她们来拜访我们了。告别了!我必须赶快去,因为她们会派人到这儿来找我的,我不要说,再见。陪着爷爷,马西米兰,我答应你,不去留她们。”
      莫雷尔目送她离开房间,他听她走上那座通到维尔福夫人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去的小楼梯。她一走,诺瓦蒂埃便向莫雷尔作了一个要那本字典的表示。莫雷尔遵命,他在瓦朗蒂娜的指导之下,已很快地学会如何懂得那老人的意思。他虽然已经熟练,但因为要背诵字母,要把每一个字从字典里找来,所以花了十分钟才把老人的思想译成这几个字:“把瓦朗蒂娜房间里的那杯水和玻璃瓶拿来给我看一看。”
      莫雷尔立刻按铃招呼进那个接替巴罗斯的仆人,按照诺瓦蒂埃的意思作了那个吩咐。仆人不久就回来了。玻璃瓶和玻璃杯都已完全空了。诺瓦蒂埃表示他想说话。“玻璃杯和玻璃瓶怎么会空?”他问,“瓦朗蒂娜说她只喝了一半。”这个新问题的翻译又花了五分钟。
      “我不知道,”仆人说,“但婢女在瓦朗蒂娜小姐的房间里。或许是她倒空的。”
      “去问她。”莫雷尔说,这一次,他从诺瓦蒂埃的眼光读懂了他的思想了。
      仆人出去,但几乎马上就回来。“瓦朗蒂娜小姐到维尔福夫人那儿去的时候经过卧房,”他说,“经过的时候,因为口渴,她喝干了那杯糖水。至于玻璃瓶,爱德华先生把它倒给他的鸭子做池塘了。”诺瓦蒂埃抬头望天,象是一个赌徒在孤注一掷时的表情一样。从那时起,老人的眼睛便始终盯住门口,不再移动。
      瓦朗蒂娜所接见的的确是腾格拉尔夫人和她的女儿;她们已被领进维尔福夫人的房间里,因为维尔福夫人说要在那儿接见她们。那就是瓦朗蒂娜为什么会经过她房间的缘故。她的房间和她继母的房间同在一排上,中间就隔着爱德华的房间。腾格拉尔夫人母女进入客厅的时候,脸上带着要报告一个正式消息的那种神气。在上流社会中,察颜观色是每一个人的本领,维尔福夫人便也用庄严的神色来接待。这个时候,瓦朗蒂娜进来了,那种庄严的仪式便又扮演了一遍。
      “我亲爱的朋友,”当那两位青年姑娘在握手的时候,男爵夫人说,“我带欧热妮来向你宣布一个消息:我的女儿与卡瓦尔康蒂王子的婚期快要到了。”
      腾格拉尔保持着“王子”的衔头。那位平民化的银行家觉得这个衔头比“子爵”更顺口。
      “允许我先衷心地祝贺你,”维尔福夫人答道。“卡瓦尔康蒂王子阁下看来是一个性情高雅的青年人。”
      “听着,”男爵夫人微笑着说,“从朋友的立场来讲,我就要说,这位王子在外表上似乎还看不出他的未来。他带有一点外国人的风度,法国人一见就认得出他是意大利或德国贵族。但是,他的本性非常仁厚,资质十分敏慧,腾格拉尔先生曾向我说过,他的财产真是‘壮观’——那可是他的话。”
      “那末,”欧热妮一面翻看维尔福夫人的纪念册,一面说,“再加一句吧,妈,说你对那个青年人存着很大的希望。”
      “不用我问,”维尔福夫人说,“你不是也抱有同样的希望吗?”
      “我!”欧热妮仍以她往常那果断恣肆的口气答道。“噢,丝毫没有,夫人!我的天性不愿意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61&f_id=656 - 2014-08-04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九十三章 他以威严为衣穿上_圣经
  • 93:1耶和华作王,他以威严为衣穿上。耶和华以能力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坚定,不得动摇。93:2你的宝座从太初立定,你从亘古就有。93:3耶和华啊,大水扬起,大水发声,波浪澎湃。93:4耶和华在高处大有能力,胜过诸水的响声,洋海的大浪。9... - 2017-08-23
  • 第十三章 千里求玉_北山惊龙
  •   辛文想了想,道:“这话说来很长,先要从这座七星岩说起,据说崖上七个小穴,以前原是七道极细的泉眼,师傅无意之中,发现泉下藏了一块稀世奇珍万年温玉……”  段珠儿见她一再提到万年温玉,好奇的道:“辛姐姐,什么叫万年温玉?”  辛文摇头道:“... - 2017-12-11
  • 第十三章 一决雌雄_酒狂逍遥生
  •   距少林寺二里外的旷地上,两军对垒,剑拔弩张,双方人数各有千余,一场拼杀不知鹿死谁手。那些闻讯而来的武林人,聚集在侧方不下数千之众,面对正邪决战,一个个忧心如焚,如坐针毡。一战定乾坤,也决定他们的命运。  少林、武当、飞马岛一方,由少林掌... - 2017-11-27
  • 第二十三章 方丈还魂_梵林血珠
  •   按武诸葛王耀祖的谋划,即日起到大兴寺探查。陈野知道惩善禅师他们的巢穴,也知道那儿隐藏着许多高手,但他又不好全说出来,说出来就得承认自己就是紫鹰。现在又来了一个紫鹰,他就更不能说了,就是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不过,王耀祖对此有足够的估... - 2017-12-08
  •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_北山惊龙
  •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 2017-12-12
  • 第十三章 结伙长安_梵林血珠
  •   镖车来到华阴县。  郑六子几次三番来劝说陈野和他师傅一块行走,不但可以学些功夫,还可以和皇甫姑娘多“亲近亲近”。  陈野固执地只愿当镖伙,说什么也不去。  第二天,郑六子一行人只少了个何剑雄,他早就追赶宝贝儿子何玉龙和黄烈去了,余人都上... - 2017-12-07
  • 第二十三章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_紫衣玉箫
  •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 - 2017-11-29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十三章 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_紫衣玉箫
  •   当江湖醉客和水小华正待起身离开之际,突听前面的啸声连起。  刹那间——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瞬即到了面前。  江湖醉客定睛一看,见为首一人,白须翲胸,身材伟岸,面色凝重,竟是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 - 2017-11-28
  • 第四十三章 移祸江东_北山惊龙
  •   “汝父囚禁茅山通天观”  这几个字映进毕玉麟眼帘,脸色不禁一变,想起茅山毒指伏景清,当日慨赐“毒龙丸”,医好母亲宿疾,而且还传过自己一招指法,在自己的心目中,一直把他视作恩人。  后来自己在落山庙身负重伤,据说也是一粒“毒龙丸”治好的,... - 2017-12-14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十三章 九嶷山下_翠莲曲
  •   “你想走?”  一个冷峻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抬目望去,那不是九阴夫人是谁?她面带冷笑,不知何时,已站在牌坊之下。  方玉琪这一惊,真非同小可,猛的他想起自己左手还握着一片不凋金枫,立即剑交左手,叶贴掌心,扬掌吐劲,往九阴夫人拍去。  他此... - 2017-12-20
  • 第二十三章 灭绝神砂_翠莲曲
  •   方玉琪奇道:“傅兄我们不回少林寺去了?”  博青圭笑了笑道:“方兄可知咱们此刻已在崤山之中,如果赶返少林,少说也有三四百里路程,兄弟动身之时,家师曾有交待,无论找到谷姑娘与否,三日之后,可到桐柏等候。”  方玉琪想起师叔临走时吩咐自己务... - 2017-12-20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十三章 大闹荔枝宴_酒狂逍遥生
  •   福州凤山因山形如飞凤落坡而得名,南梁时有仙人在此修道,唐时建“冲虚观”,后有高僧来此宣讲佛法,改名“清禅寺”,以后又称“长庆寺”,唐时四方都有禅寺,长庆寺位于城西,故俗称“西禅寺”。  这样古老而又著名的古刹,香火十分兴旺,各地挂单的游... - 2017-11-25
  • 第十三章 生死一战(1)_降魔金刚杵
  •   秦玉雄并未逃得太远,他躲在一家民房上,五更将至,他又回到雅庐,空荡荡不见人影,只有绿荷仍睡在楼上卧室。他又到福居去查看,发觉一些卫士仍在睡觉,便将他们喊了起来,全是总坛原来的那些人,王简的二十八宿一个也不见,当即命三十人搬到雅庐去住。 ... - 2017-11-21
  • 第十三章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_圣经
  • 13:1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13: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13:3我若将所有的... - 2017-10-16
  • 第十三章 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_圣经
  • 13:1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13:2我从前说过,如今不在你们那里又说,正如我第二次见你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就是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13:3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 - 2017-10-19
  • 第十三章 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_圣经
  • 13:1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13:2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13:3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13:4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 - 2017-10-22
  • 第十三章 掌权的都是神所命_圣经
  • 13: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13:2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13:3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 - 2017-10-13
  • 第二十三章 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_圣经
  • 23:1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23:2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23:3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 2017-10-10
  • 第二十三章 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_圣经
  • 23:1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23:2就告他说:“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凯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23:3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23:4彼拉多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这人... - 2017-10-04
  • 第十三章 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_圣经
  • 13:1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13:2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13:3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的,又要归到神那里... - 2017-10-07
  • 第十三章 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_圣经
  • 13:1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13:2他们侍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13:3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 - 2017-10-10
  • 第十三章 一个兽从海中上来_圣经
  • 13: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13: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13: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 - 2017-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