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毒君闻人休连忙一摆手道:“顾兄莫要忘了,咱们来的时候,盟主一再交待,莫要伤了两家和气。”

      一面朝铁舟老人家抱拳道:“杜兄,请听兄弟一言……”

      话声未落,只见谢少安急匆的的从里面走出,说道:“师父,冷夫人和冰儿已遭人劫持,不在房中,石姥也着了人家的道,昏迷不省人事。”

      铁舟老人听的心头一震,嗔目喝道:“闻人休,你们把冷夫人母女,弄到那里去了?”

      毒君闻人休冷笑了一声道:“杜兄此话怎说?兄弟刚才才来,乃是奉盟主之命,跟二位有事奉商。”

      铁舟老人道:“冷夫人母女,不是你们劫持去了,还会是谁?”

      毒君闻人休微晒道:“这不是笑话,你们不见了人,该问你们自己,怎么赖到兄弟头上来了,再说兄弟一生言出如山,杜兄把兄弟看成什么人了。”

      葛维朴看他说话的神情,确是不像劫持了冷夫人母女,心中更觉事有蹊跷,双眉微皱说道:“闻天君要闻人兄前来,究有何事?就请闻人兄明示。”

      毒君闻人休呵呵一笑道:“葛兄见询,兄弟不得不据实奉告,盟主统率武林盟,亲自赶来九连,志在取得宝藏,但金凤钩落在令徒谢少安的手中,因此要兄弟前来,和葛兄打个商量。”

      葛维朴道:“谷主请说。”

      毒君闻人休诡然一笑道:“这也算是交换条件。”

      葛维朴平静的道;“你但说无妨。”

      闻人休道:“这有两种方法,任由葛兄选择。”

      葛维朴只“唔”了一声,并未说话。

      闻人体解释着道;“事情是这样,盟主井非一定要金凤钩,他认为咱们最好的办法,是合作取宝,金凤钩可由你们几位保管,如果用得着金凤钩之处,就由你们几位出手,得到宝藏,和诸位均分……”

      铁舟老人目光凝视,问道:“咱们为什么要和贵盟合作呢?”

      闻人休嘿然笑道:“诸位自然非合作不可。”

      铁舟老人道:“闻人休,你可是在咱们几人身上下了毒么?”

      闻人体突然哈哈大笑道:“杜老哥想到的已经晚了一步。”

      铁舟老人哼道:“你下了什么毒?”

      闻人休缓缓说道:“兄弟下的是散功之毒,就算大罗金仙,只要沾上一点,一样管叫你功力尽失。”

      铁舟老人道:“老夫从不信邪。”

      葛维朴道:“谷主方才只说了第一个条件,还有第二个呢?”

      闻人休道:“诸位若是不肯和敝盟合作,那只有二条路可走,葛兄命令高徒交出金凤钩来,兄弟奉上解药。”

      葛维朴微微一笑道:“你这是想以毒药来威胁咱们了?”

      闻人体道:“不敢,这是交换。”

      葛维朴冷哂道:“大概闻人谷主认为兄弟等人,已经中了你的散功之毒了?”

      闻人休阴笑道:“兄弟使毒数十年,从未失手,葛兄、杜兄,内功精湛,毒性发作也许稍慢,但一身功力,此刻应该是已经在逐渐消失中了。”

      口气一顿,说道:“至多在黎明之前,三位功力即将尽失,和普通人无异,要从普通人手中,取一柄金凤钩,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但葛兄只要点个头,答应和敝盟合作,不必交出金凤钩,兄弟也一样可以奉上解药。”

      葛维朴依然负手而立,淡然笑道:“解药就在谷主身上么?”

      闻人休道:“不错,葛兄点个头,兄弟即可奉上。”

      葛维朴道:“有这么便宜的事么?”

      闻人休笑道:“葛大先生言出不二,兄弟自然相信得过。”

      葛维朴道:“兄弟不用点头,也可取到解药。”

      闻人休道:“葛兄认为兄弟虚言恐吓么?”

      葛维朴道:“相信,兄弟纵然中了谷主散功之毒,但只要解药在谷主身上,兄弟自问,还不难取到。”

      闻人休虽然没和天山剑神动过手,但知道他剑术通神,自己只怕未必能敌,心头暗暗吃惊。脚下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说道:“葛兄要和兄弟动手么?”

      葛维朴淡淡的道:“不错,兄弟只要搏杀谷主,还愁取不到解药么?”

      闻人休忽然大笑道:“葛兄体内散功之毒,已在发作,趁兄弟不备,突起发难,容或可以重创兄弟,至于搏杀兄弟,那不是一两招之间,就可以解决这事,只怕葛兄晕已倒下去了。”

      葛维朴并未理会,回头朝谢少安道:“徒儿,你把金凤钩取出来。”

      谢少安答应一声,取出金凤钩,随手解去了缠在钩上的布条,月光之下,但见一钩金光,灿然耀目。

      金凤钩,一点不假。

      葛维朴伸手一指道:“你放到一丈远的地上去。”

      谢少安依言把金凤钩放到一丈外的草坪之上,然后依然退到师父身边。

      葛维朴目光一抬,望了毒君闻人休一眼,含笑道:“金凤钩就放在这里,谷主大概也看到了,你们谁有能耐,只管把它取走,兄弟也不要解药,否则谷主就得留下解药,给我退出此谷。”

      树的影儿,人的名儿,天山剑神究是武林中领袖群伦的人物,说出来的话,自有他的份量。

      毒君闻人休虽是江湖上第一个用毒的高手,但此刻面对着葛大先生,竟使他对自己用毒之能,发生了怀疑!

      究竟他们三人是否中毒?何以他们连一点中毒的迹象也看不出来呢?

      天狼叟眼看对方已经取出金凤钩,副盟主反而越趄不前的模样,心里觉得奇怪,忍不往低声问道:“副座,葛老儿他们,究竟是否中毒?”

      闻人休皱着浓眉,说道:“照说他们应该毒发多时了。”

      铁骨师阴森一笑道:“既已毒发多时,还怕他们何来?”

      闻人休道:“不然,葛大先生一生处事谨慎,此举可能有诈……”

      铁舟老人瞧着他们窃窃私语,忍不住喝道:“闻人休,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铁骨师忽然沉笑一声道:“副座,属下加盟以来,寸功未立,且让属下去把金凤钩取来。”

      话声出口,人已振臂而起,疾如鹰隼攫物,朝金凤钩扑出。

      铁舟老人朗笑一声道:“来的好,老夫正在等候着你。”

      没待他扑近,挥手一掌,凌空拍出。

      要知他十八年来,秉承八手金童华春风之嘱,扶养冰儿,传授“紫气抻功”,他虽然并未练习,但“紫气神功”的口诀,均由她只授解释,传给冰儿,每一句深奥的运功秘诀,都在他脑中流过,这印象何等深刻?以他的修为,纵然并未练习,但无形之中,在他修习内功之余,自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此时一掌出手,一股如山暗劲,无声无息,排空而发,不带丝毫掌风,正是“紫气神功”

      的罡力,旁人虽然无法看出,但身在半途,首当其冲的铁骨师,却立感到不对。

      他纵身掠起,金凤钩就在眼前,已是抄手可得;但觉一阵潜力像潮水般涌来,刹那之间,令人气为之窒。

      这真是电光石火般事,几乎连转个念头的时间都来不及,飞掠出去的人,忽然问闷哼一声,就一个筋斗,倒撞出去一丈来远,砰然坠地。

      天狼叟见状大惊,急忙跟了过去,问道:“铁兄伤的如何?”

      铁骨师交撑着从地上爬起,张了张口,还未说话,就喷出一口鲜血,立即紧闭嘴唇,在地上坐定,纳气调息。

      只要看他情形,就伤的不轻。

      铁骨师以一双铁爪驰誉江湖,能在飞天神魔闻于天手下,当上白虎堂堂主,一身武功,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那知竟然连人家一掌都接不上来,身负重伤,这是何等骇人之事?但毒君闻人休不但毫无耸然动容之色,反而仰首向天发出豺狼般的大笑!

      葛维朴道:“谷主何故大笑?”

      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52-949.html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三十五章 铜椰阵中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形堪堪飞出,还没有落地,陡觉右侧,突然飞来一股奇大无匹的吸力,把自己前冲身子,往右侧带起!同时只觉右手蓦地一震,七星剑突然挣脱自己掌心,呛的一声,飞了出去。  不!自己怀中也有东西挣扎跳动了几下,刷刷刷,金光闪动,三粒“弹指金丸... - 2018-04-27
  • 第三十四章 知足常乐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心想:哎哟!不好!那天自己在长恨谷口,碰上的东海三仙,武功已是不弱,他们师傅铜椰老人,听迟楼两位老前辈的口风,武功之高,并不在他们两人之下,那么黑师兄一人赶去,万一说僵了,岂是人家对手?何况此事又由自己而起?他一念及此,心中不由大... - 2018-04-27
  • 第三十八章 掌外玄机不可参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难道会是剑法?赵南珩不禁疑信参半,再转过头,往右瞧去,他因有了这两处发现,是以特别注意。  果然石壁右首,也有了发现,那可并不是细纹了,石壁上,只有一簇细小的斑点,因为石壁光滑如镜,这些细碎点子,虽然小的只有芝麻大小,抬头望去,还可清... - 2018-05-08
  • 第三十八章 仗剑灵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铜椰老人和楼一怪同时一怔,自己两人分明功力相等,谁也没有赢谁,迟老残怎会说已经不用再比?  两人同时同声问道:“老残废,你说是谁赢了?”  迟老残呵呵笑道:“你们两个都输。”  楼一怪道:“那么谁赢了?”  迟老残道:“也是你们两个。”... - 2018-04-27
  • 第三十九章 正直无私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经这阵耽搁,已是未牌将末,洪氏向四周略一打量,原来前面已有一座插天高峰,排云直上,敢情就是崂山双恶口中的天回岭了。这就用手一指说道:“绿云,天回岭恐怕就在那边,咱们快走!”  说罢,一提身,连着几个纵跃,箭一般向前跑去。周绿云、柳琪... - 2018-04-27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
  • 第三十二章 除毒务尽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白玫娇躯一钻,就爬出洞去。那知才一转身,却见圆屋顶上,早已围了一二十个黑衣大汉,他们手上全握着一个黑黝黝的铁筒,各按方位,对准自己而立。  白玫一怔之间,江青岚、聂小红也相继纵出!蓦听一个破竹似的喉咙,打着哈哈道:  “三位当真了得,居... - 2018-04-27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三十九章 玉帛干戈凭取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被迫得向后连退了七八步,心头不禁大为震惊。他虽然不识得其他各派的掌法,但从她口气之中,已可听得出她这一轮掌法,包含着各派武功。因为其中有三招就是峨嵋的“伏虎掌”,在她参杂使来,愈觉正中蕴奇,变化比原来更为精奥。  暗想:敢情这套掌... - 2018-05-08
  • 第三十章 毒心毒阵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一看那桌上,虽然只有七八样菜肴,但虎脯、鹿腿、竹笋、青菜,都色彩鲜艳,香气扑鼻,这就不再客气。  大家入座之后,柳清河举杯道:“这是老朽山居无事,用前溪山泉,自制自酿,江少侠且品尝一杯,试试如何?”  江青岚浅尝了尝,祗觉清冽芳香... - 2018-04-26
  • 第三十一章 毒阵何惧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走到尽头,又必须再由左往右了,那是另外一条狭窄甬道。江青岚边走边想,这敢情就是唐天生壁上留字所说的九折思维之路了,他让入阵之人,在未入毒阵之前,不知不觉毫无戒备的嗅到花香,身中奇毒,使你心怀懔惧。  再在这里设上思维之路,以生命威胁... - 2018-04-27
  • 第三十章 石板路循着池塘绕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石板路是循着池塘绕去,来至一座土阜似的小山之下,山上修篁千竿,山下有一间茅屋,正好面对池塘,这时柴门深掩,不闻一点声息。  丁少秋心中暗道:“这地方倒是幽静得很!”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声音传了过来:“小施主既然来了,怎么不到屋里一... - 2018-05-03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三十二章 个中消息在梅花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见到师祖画像,不由肃然起敬,连忙又跪下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画像前面一张长案上,供着一盏琉璃灯,满注清油,就是自己从远处瞧到的灯火了,这油灯当然是那位留在寺里的老和尚点的。  自己一路行来,并没见到老和尚的踪影,敢情地已入睡,自...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夜叩禅关无可语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急忙问道:“他……他已经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  店伙道:“那可早呢,天色刚亮不久,老客官就付了店账,一个人出门去了。”  赵南珩道:“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  店伙想了想,才道:“老客官说,他昨晚已经和你说好了的,他... - 2018-05-07
  • 第三十一章 丁少秋走没多远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棵大树上泻落一道人影,老远就认出是爹,这就点足迎了上去,叫道:  “爹,你也来了?”  丁季友等他掠近,才道:  “为父已经来了一会,闻汝贤虽然不是你亲手杀死的,但也是被你处死的,你这华山派掌门符令,到底是真... - 2018-05-04
  • 第三十四章 觉来春梦了无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冷冷的道:“夫人知道就好,在下找上宝山,就是要向夫人请教来的。”  贵妇人和蔼的道:“少侠请说!”  赵南珩道:“江湖上有两句话,叫做‘罗髻开,峨嵋闭’,夫人想必也听人说过?”  贵妇人淡淡一笑道:“这两句话,乃是川西俗语,流传已... - 2018-05-08
  • 第三十五章 振衣直上青螺顶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举目一瞧,只见路边不远,有两间草屋,屋外搭着松棚,棚下放了三两张桌椅,柱上挑出招子,正是兜揽路人息足,卖茶兼卖酒菜的山村小店,当下一带马头,朝棚边落马。  他这阵马蹄铃声,早已把店中的人惊动,慌慌张张的迎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瞧到... - 2018-05-08
  • 第三十章 马上弯弓射落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他来时虽然注意着路径,但因时在深夜,所看到的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山林,除了心中还有个大概印象,差堪辨别,根本就记不得路程。  他因病老人游老乞还在前面树林中等候,自己总不能弃他而去,是以略为辨认方向,就催马疾行,一路急赶。  所幸坐下马匹,... - 2018-05-07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三十二章 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丁少秋把荀吉挥出去的同时,史锦堂骈指若戟,笃的一声,不偏不倚戳上丁少秋背后“灵台穴”。  他这一指力透指尖,预期一击奏功,那知指力戳下,陡觉指尖微震,像通电般全身骤然一麻,整条右臂立即软软垂下,用不上一点力气!  丁少秋若无其事,缓... - 2018-05-04
  • 第三十八章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洞庭钓叟徐璜大笑道:  “你是渔父,我是钓叟,你应该和兄弟较量才是。”  无名渔父看了洞庭钓叟一眼,哼道:  “你就是徐璜?”  洞庭钓叟也望着他重重哼了一声道:  “你就是那个无名之辈。”  无名渔父大怒道:“老夫是不是无名之辈,你马... - 2018-05-04
  • 第三十四章 丁少秋缓缓掣剑在手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缓缓掣剑在手,作了个长揖,说道:  “前辈请多指教。”  话甫出口,身子一直,长剑已脱手飞出,长剑刚一脱手,就剑光暴涨,化作一道银虹,朝前刺空激射而去。  丁少敌对这招剑法虽已领悟,究竟并不熟练,不大放心,困此演练之际,凝聚功力,... - 2018-05-04
  • 第三十五章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左手倏地一抖,手中绳索一收,渔网立即收拢,网着两人离地飞起,朝他手中投去。  本来两名姑娘被渔网网住,只希望能把渔网刺破,因此一言不作只是全力在挥剑,但等到发现这幅渔网看去虽细,却是坚韧无比,连青萍剑都无法把它砍断,渔... - 2018-05-04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五十六章 是情是恨困红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琼仙停下脚步,回身笑道:“到啦!”  说话间,伸手在壁角上轻轻一按,但听一阵轧轧轻震,壁间忽然裂现一道暗门,眼前突然一亮!  只见门内又是一条甬道,宽敞光亮,两边石壁光滑如镜,甬道上点着一排宫灯。  自己是从甬道右侧石壁中走出,前面不远... - 2018-05-10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