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遇青衣帮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金祥生陪笑道:“尹少兄请放心,艾姑娘现在后院,她是敝庄的贵宾,老朽自然待若上宾的了。”

      尹剑青道:“我可以去看她吗?”

      金祥生脸上略有为难之色,陪着笑道:“尹少兄但请宽心,只是尹少见最好等午后见过那位要见你的人之后,再去看艾姑娘不迟。”

      尹剑青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这个要见自己的人没来之前,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去看艾青青的。

      只要有他这句话就好了,艾青青住在他们后院,他们一定会待如上宾,这只要看自己受到的优待,就可以想得到艾青青的待遇了。

      他心中想着,不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金祥生却陪着笑道:“尹公子请多担待,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柔柔好了,老朽就失陪了,等那人来了,老朽自会着人来访。”

      说完,连连拱手,举步往外行去。

      尹剑青也没相送,心中只是想着他口中的“那人”,不知是谁?但从他口气听来,此人的身份,似乎比金庄主还高!

      “比金庄主身份还高的人?”

      突然他想起那天看到的那卷纸卷上,不是有“属金”二字吗?那信鸽自然是庄主发的了,他自称“属”,那一定是对“上司”写的信,“上司”的身份,当然比金庄主高了。

      对了,那天金家总管陆连奎对欧阳晓、窦锋二人,神色极为恭敬,方才金祥生又说十二煞神不是他的属下,只是他的朋友,温化龙把自己擒来,只是假地金家庄“待客”。

      由此推想,那要见自己的那人,一定是金庄主的“上司”无疑,十二煞神和金庄主身份相等,自然也是那人的“属下”了。

      总结起来,就是他们“上司”要见自己,金庄主没办法把自己请来,只好由十二煞神出手了。

      这“上司”会是谁呢?

      他又为什么要见自己呢?这自然又和那卷纸卷上的“搜索二人”有关了。

      “二人”?莫非就是传自己两套剑法的那位老人家?和他口中那位朋友?

      他们(金庄主等人)因为一直没找到这两个人,就怀疑到自己身上,所以非把自己“请”来不可,他们“上司”也非见见自己不可了。

      尹剑青是个极顶聪明的人,他师傅教他念了不少书,也时常讲过不少武林掌故,他这一冷静下来,把前因后果,零零星星的事情,拼凑起来,也大概可以猜测到几分了。

      柔柔送走庄主,回入房中,倒了一杯热茶,轻盈的走到尹剑育身边,一双嫩嫩尖尖的柔美,捧着茶碗,轻启樱唇,卖声道:“尹公子,请用茶。”

      尹剑青只“哦”了一声,并没伸手去接。

      柔柔飘了他一眼,道:“尹公子,你在想什么呢?”

      尹剑青道:“没什么。”

      柔柔道:“尹公子那就喝茶呀!”

      她把茶碗送到他面前,一双粉嫩的玉手,就展示在尹剑青的眼前,她略带羞涩的等着他来接过去。

      就在此时,房门砰然开启,一个身穿红衣衫的少女,像一阵风般冲了进来,口中娇叱一声:“好个不要股的贱婢,你居然敢用狐媚手段,向尹公子献媚。”

      玉掌挥处,“啪”的一个耳光,打在柔柔的粉颊上。

      柔柔无缘无故挨了一耳光,她手中捧着的茶碗也“撒嘟”一声,落在地上,定睛看去,这个打自己耳光的竟是小姐,不觉目蓄珠泪,慌忙躬下身去,说道:“小婢叩见小姐。”

      小姐,自然是金步娇了。

      “去!去!”金步娇铁青着脸,哼道:“是谁叫你到这里来诱惑尹公子的?”

      柔柔受了委曲,依然低垂着首,答道:“小婢是奉总管之命,来伺候公子的。”

      “你伺候得很好!”金步娇哼了一声,挥着手道:“你还不给我出去?还站在这里作甚?”

      柔柔应了声“是”,含着泪退将出去。

      尹剑青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冷冷的道:“大小姐,好威风呀!”

      金步娇听得一呆,忽然粉脸一沉,哼道:“我打了她一个耳光,你心痛了?”

      尹剑青道:“她是你家的丫鬟,你是大小姐,你爱打爱骂,都和我无关,但你当着我便性子,这不是给我难堪么。”

      金步娇又气又急,顿顿足道:“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不是为你好,还不来呢?”

      尹剑青心中不觉一动,问道:“姑娘这话,我听不懂。”

      金步娇娇喷的白了他一眼,撇撇樱唇,说道:“你当我爱管闲事?”

      尹剑青望着她,问道:“那么姑娘……”

      金步娇道:“你住在这里,不是自己愿意来的吧?”

      尹剑青道:“不错,在下是被你们‘请’来的。”

      金步娇忽然噗妹一笑道:“你不要用‘你们’这两个字好不!”

      尹剑青道:“你要我怎么说呢?”

      金步娇压低声音问道:“是爹要他们把你‘请’来的?”

      尹剑青微微摇头道:“我不知道。”

      金步娇道:“你连什么人把你‘请’来的,都不知道?”

      尹剑青道:“这我自然知道,是十二煞神中的温化龙。”

      金步娇问道:“你打不过他?”

      尹剑青愤然道:“如果动手,在下未必败在他手下。”

      “我知道了。”金步娇道:“是温叔叔用药把你迷翻了。”

      尹剑青心中暗道:“她称温化龙叔叔,由此可见,十二煞神和她爹果然身份相等的了。”一面苦笑道:“直到现在这迷药还没解呢!”

      “所以我要来看你咯!”

      金步娇忽然粉脸一红,低声道:“我听到你在我们庄上,温叔叔也来了,我就想到你一定是被温叔叔‘请’来的了,他是出了名的瘟神。”

      尹剑青道:“谢谢姑娘。”

      “我是为你一句谢谢才来的么?”

      金步娇双颊卫红,声音压得更低,幽幽的道:“我会设法弄到解药的,不过只怕要待今晚才行。”

      尹剑青想不到她会答应给自己设法盗取解药,一时望着她不知如何说才好?

      金步娇看他只是望着自己,粉脸更红,羞涩一笑道:“我要想想办法,才能弄到,你不能性急。”

      尹剑青道:“在下真要谢谢姑娘。”

      “又是谢谢。”金步娇轻咳道:“你难道除了谢谢,就不会说别的话了?”

      尹剑青低“哦”一声道:“金姑娘,我那妹子好像被关在你们后院……”

      金步娇道:“你说那丑丫头是你妹子?”

      尹剑青道:“她真是在下妹子。”

      “鬼才相信?”金步娇撇撇嘴道:“你姓尹,她姓艾,从哪里排来的妹子的?”

      “是真的。”尹剑青正容道:“我一直把她当小妹子看待。”

      金步娇关切的问道:“真的没有别的?”

      尹剑青道:“什么别的?”

      金步娇看了他一眼,微微侧了下身,胀红着脸道:“你们……没好……过……”

      尹封青听懂了,他俊脸也蓦地红了起来,正容遣:“在下和她只是兄妹之情。”

      “我相信你。”金步娇心头暗暗一喜,欣然转过身来,问道:“她中了温叔叔的迷药?”

      “是的。”尹剑青点点头道:“我们同时着了道。”

      “我知道。”金步娇温柔的道:“我会想办法的,我要走了。”

      她转身欲走,忽然又压低声音道:“方才我只是来看你的,所以一时气愤,看不惯她的狐媚样子,才打了她一个耳光……”

      尹剑青道:“姑娘不用说了。”

      “不!你不懂我的意思。”金步娇低低的道:“现在我要设法救你出去,为了不使爹起疑,所以还是要柔柔来伺候的好。”

      尹剑青点头道:“姑娘说的是。”

      金步矫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才伸手拉开房门,只见柔柔就站在门外,心头暗自一怔,付道:“不知自己和他说的话,有没有被她听去?”一面脸色一沉,冷哼道:“你还站在这里?”

      柔柔胆怯的道:“回小姐,小婢是泰总管之命,来伺候尹公子的,小婢如果走开了,总管会责怪小婢的。”

      金步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90-957.html - 2018-05-15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五章 半支曲、一幅画、二天约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众人举杯,气氛渐缓。  铮然一声,琴声悠然响起。  初时如珠玉跳跃,鸣泉飞溅  转折间履险若夷,举重若轻  音境如朝露暗润,晓风低拂  琴意若泣若诉,令人思绪纷扬,冥想飘荡。  众人正听得血脉贲张,蓦然间琴音半曲骤止,余音袅袅,挥之不散... - 2018-06-23
  • 第五章 成王败寇_山河_故事大全
  •   童颜对鹤发的一席话似懂非懂,听到此言方才缓过神来,惊讶道:“师父为何不肯收他为徒?”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鹤发缓缓道,“欲为人师,便须知自己可以给对方带来什么样的指引。比如我第一眼见到你,除了你本身的武学天赋外,我更看到了你远超常... - 2018-06-14
  • 第五章 商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突如其来的躁动很快就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一个北佬大肆收购金陵商铺,手笔之大前所未有。虽然他出的价钱足以令人动心,但不少商贾还是不愿出让祖传产业,任牙行掮客说破了嘴也枉然。在僵持了近一个月之后,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贾渐渐感受到... - 2018-06-13
  • 第五章 比死更冷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八月十七,血雨门掌门大会。  血雨门人材辈出,再加上京师全力扶持,这几年已隐然成为江湖之首,江湖黑白各道成名不成名的人物都来拜贺,一时血雨门大厅间无比热闹,甚至许多经年不出山的前辈名宿也来一现风采。  万古愁漫不经心地各方应酬着,一双精... - 2018-06-16
  • 第五章 舞月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柯都割下几大块狼肉,割下荆棘引火烤好。狼肉虽是粗糙韧涩,三人却只觉得天下美味莫过于此。  三人饱餐一顿,养足精神,毅然往东行去。经历了这一夜半天,死亡似乎已然不足为惧,再也没有初踏入流沙沼泽中那种赌命一博的心情了。  果然奔出几里后,双... - 2018-06-20
  • 第五章 满坐宾朋寒剑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在洛阳城锦官街的移风馆二楼,洛阳大才子罗清才醉眼惺忪地半卧在酒桌上,望一眼窗外欲晓的天光,才知道不觉已昏睡了一夜。他宿醉方醒,头疼欲裂,张嘴喊道:齐掌柜,再给赊一壶酒。等了半晌,却不见移风馆大掌柜齐通如往日一样笑呵呵地迎上来。  罗清才... - 2018-06-17
  • 第五章 定风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把酒花前欲问公,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  第一节剑之决断在于利  夜,更深了。  晚星斜落,山风晃枝,草虫微吟,鸟音渐静。  正是江南多雨季节,天气变换无常。但见远处一朵厚重的乌云慢悠悠地飘近着,势缓且沉... - 2018-06-21
  • 第五章 劫匪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在山峦峰岳、旷野古道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  在人迹稀疏的官道上,一小队衣甲鲜明的骑手拱卫着一辆窗门紧闭的马车,正顺着官道徐徐向东而行。  行进中翠绿窗帘突然被撩起,露出一张秀气丰美、有如明珠乍... - 2018-06-04
  • 第五章 倭患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当齐小山宏宇赶回杂货铺的租屋,就见家门紧闭,鸦雀无声。他推门一看,只见妻子一人在房中饮泣。  你看我拿回了什么?爹和娘呢?齐小山兴奋地拿出赢回的房契地契,正想向妻子表功,陡然发现妻子穿着孝服,他心中一凉,你、你为啥穿着孝服?  妻子猛然... - 2018-06-06
  • 第五章 武魂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听说你接到了藤原秀泽的挑战书?”  “不错!”  “你可知道这是福王设下的一个局?”  “那又如何?”  云襄轻轻叹了口气:“自从你与藤原决斗的消息传出后,各地赌坊突然出现大宗赌注连买你胜,数目惊人,你知道为什么?”  苏鸣玉神情木然... - 2018-06-05
  • 第五章 二人都已酩酊大醉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不知喝了多久,二人都已酩酊大醉。云襄看看窗外天色,估摸着已到四更,便拍拍昏昏欲睡的苏鸣玉,道:“天快亮了,咱们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要忘了以前的感情,做个好丈夫,也做好苏家大公子。”苏鸣玉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句,也不知听到没有。云襄见他醉... - 2018-06-07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蚂蚁报恩的故事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炎热的夏季里,有一只蚂蚁被风刮落到池塘里,命在旦夕,树上有只鸽子看到这情景。“好可怜噢!去帮他吧!”鸽子赶忙将叶子丢进池塘。蚂蚁爬上叶子,叶子在漂到池边,蚂蚁便得救了。“多亏鸽子的救助啊!”蚂蚁始终记得鸽子的救命之恩。过了很久,有... - 2018-06-14
  • 快乐的小红鞋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花狗买回一双小红鞋,红帮、红底、红丝带。朋友们都说,小花狗的红鞋真漂亮。  小花狗穿上小红鞋,抬起头,挺起胸,背过手,迈着方步走了起来。朋友们又说,小花狗,真神气。  突然,小花狗大踏步地走进了绿草地,他脚上的小红鞋踩倒了一片又一片青... - 2018-06-14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世界上最美的花朵 - 儿童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 在一个开满密密层层的花的地方,在那朵硕大无比的牡丹花里,住着一只非常非常小的小蝴蝶,小得只有你四个指甲盖那么大,于是认识它的昆虫都叫它小不点。小不点把它的家叫做牡丹屋,它的生活就是每天采花蜜、在花中跳舞玩耍。 有一天,小不点在花丛中...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仲由背米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周朝春秋时候,鲁国有一个孩子,名叫仲由。他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为了填饱肚子,他经常跟随父母到山上挖野菜、采野果充饥。  可是,他的父母亲身体多病,不能经常吃野菜,怎么办呢?  那时候,他的家离集市很远,想要买到米粮,需要走百里的路程。... - 2018-06-14
  • 最后的一天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我们一生的日子中最神圣的一天,是我们死去的那一天。这是最后的一天——神圣的、伟大的、转变的一天。你对于我们在世上的这个严肃、肯定和最后的一刻,认真地考虑过没有?  从前有一个人,他是一个所谓严格的信徒;上帝的话,对他说来简直就是法律;他... - 2018-06-14
  • 一本不说话的书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公路旁的一个树林里,有一个孤独的农庄。人们沿着公路可以一直走进这农家的大院子里去。太阳在这儿照着;所有的窗子都是开着的。房子里面是一起忙碌的声音;但在院子里,在一个开满了花的紫丁香组成的凉亭下,停着一口敞着的棺材。一个死人已经躺在里面... - 2018-06-14
  • 笔和墨水壶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在一个诗人的房间里,有人看到桌上的墨水壶,说:“一个墨水壶所能产生的东西真是了不起!下一步可能是什么呢?是,那一定是了不起的!”  “一点也不错,”墨水壶说。“那真是不可想象——我常常这样说!”它对那枝鹅毛笔和桌上其他能听见它的东西说。... - 2018-06-14
  • 甜的舍不得卖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吝啬鬼路过一个西瓜摊,卖瓜人想捉弄他一下,于是高喊:“卖瓜喽,大西瓜,甜得舍不得卖!”吝啬鬼一听,急忙挤到摊前挑来拣去:“多少钱一斤?”卖瓜人笑着说:“人家都卖五毛钱一斤,我这是自家地里种的,便宜你,就两毛钱一斤!”吝啬鬼听了,乐得合... - 2018-06-14
  • 小雨滴找妈妈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云妈妈下了一场大雨,好多小雨滴诞生了,她们出现在河边的树上,在树枝上玩滑滑梯。  有一个小雨滴抬头看看,看见天上的云妈妈,她好想云妈妈呀!  这时,一条小狗从树下路过,她就“哧溜——”滑下去,跳到小狗背上说:“小狗,带我去找妈妈吧!” ... - 2018-06-14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幸福的家庭_安徒生童话_故事大全
  •   这个国家里最大的绿叶子,无疑要算是牛蒡的叶子了。你拿一起放在你的肚皮上,那么它就像一条围裙。如果你把它放在头上,那么在雨天里它就可以当做一把伞用,因为它是出奇的宽大。牛蒡从来不单独地生长;不,凡是长着一棵牛蒡的地方,你一定可以找到好几棵... - 2018-06-14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