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京师六绝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的磨性斋中,小弦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鸣佩峰中听到愚大师所说、自己与四大家族少主明将军乃是命中宿敌的一番话后,小弦尚未放在心上,权当戏言。但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奇遇:先是追捕王在汶河小城强行将他带走;然后宫涤尘领他去将军府见到了明将军,之后鬼失惊又奉命保护自己,再加上吴戏言对自己的蹊跷态度,更有林青在生死关头说出的那句话这一切,已然令小弦半信半疑。

      此刻看到那一段乍现即隐的天命谶语,小弦的心里涌起滔天巨浪,一种世情难料、天机难测的感觉浮上心头,仿佛自己一生的命运早早就被某个看不见的神掌握在手中,全然不由自主。

      勋业可成,破碎山河!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蕴藏着无法表述的意义。小弦呆呆想着:所谓勋业,自然应该指非同一般的成就,似乎绝非拜相授官那么简单,而是隐含着刀兵之意,莫非自己日后也会成为叱咤天下的大将军?他再思及那一句破碎山河,仿佛眼前已见到尸骨横陈、烽火连天的血腥战场,那些从来只存在于书文与戏台中的情景俨然将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一时既觉荒唐,又觉可怖,另外还隐隐有一分天降大任的惶惑与自豪

      小弦呆怔良久,甩甩头,努力挥去心头那份迷茫。当苦慧大师留下遗言时,明将军还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根本谈不上名满天下,而自己还未出生,连许惊弦这个名字都不存在,就算苦慧大师有预测未来的本事,也断不可能明确无误地算定自己与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明将军是对头,莫非他所指的另有其人?可愚大师、景成像等人却偏偏说自己就是明将军的命中宿敌,这又是什么缘故?只可惜刚才恍惚一刻,未看清另外几句话,或许其中还预示着更多的意思。

      小弦发现乱云公子就是御泠堂青霜令使这个大秘密后,本来还想在书架上挑些重要的书籍一并烧毁,也好给自己出一口恶气,但此时乍逢惊变,已全没了这念头,打定主意先不要表现出怀疑,等宫涤尘回来、或是见到林青后再作打算。他又想到以青霜令使在离望崖前不惜让手下自尽的狠辣凶性,一旦发现身份败露,必会杀了自己灭口,可不能在言谈中留下什么破绽。自己身死事小,若还让这个外表谦恭、内心毒恶的大坏蛋逍遥法外,那才真是糟糕透顶。

      小弦渐渐从震惊中清醒,缓缓收拾好火盆等物,《天命宝典》的封面已烧去,仅留下金属的网状物,色呈青白。那网织得极密,虽不过薄薄数层,却极有弹性,仿如千丝万缕缠绕而成,怎么也无法撕断,只得收于怀中。

      此刻时已将至傍晚,他估摸乱云公子过一会儿就会来磨性斋中,小弦强收杂念,仍是抱起一本书坐在书桌前翻看,眼中虽看不进一个字,脑海里更是一片紊乱,但那份苦读经书的模样却做了个十足。

      不知过了多久,磨性斋房门一响,正是乱云公子走了进来,他看到小弦端坐读书,微微一笑:小弦真乖,肚子饿了么,要不要吃碗燕窝粥?

      乱云公子立时怔住,幸好小弦低着头看不见他脸上惊讶的神情。《金鼎要诀》与什么公羊先生自然都是他杜撰出来的,他何曾想小弦记忆极好,竟然将他随口而言记得清清楚楚。

      当下,乱云公子缓缓道: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杂学,不看也无妨。小弦心中冷笑,他既猜出乱云公子借向自己发问之机得悉《天命宝典》的用心,当然知道乱云公子无法找出来这些子虚乌有的书籍,明知如此说必会引起乱云公子的疑心,但若不对他做些警告,心头那口恶气实在难消下去!他料想乱云公子的身份掩饰得极好,只要自己不直接拆穿他的诡计,疑神疑鬼下他绝对不敢轻易反目,口中振振有词道:其实比起那些安身立命的书来说,我更喜欢看这些杂学。我瞧公子藏书中琴棋书画皆全,想必亦并不是一个死读圣典之人。他几乎脱口想问,乱云是否敢与自己手谈一局,话到嘴边,总算强行忍住,唯恐惹他生疑,目光只停在手中的书本上。

      一时气氛十分微妙。乱云公子面色阴晴不定,良久方才嗄声道:十年前我亦如你一样喜欢看些杂书,如今却早无那份闲情逸致。有些书放在何处,我也找不到了。小弦也不敢将乱云公子迫急了,万一他恼羞成怒却也不妙,随口轻声道:却不知十年前的公子是什么模样?

      十年前的我乱云公子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声,语气恢复平日的悠然,呵呵,你若不提,我都快忘了那个鲜衣怒马、志得意满,却又不识轻重的浊世少年了。这句话颇有自傲之意,似乎有一腔蛰伏多年的雄志从埋藏最深的胸膛中迸发而出。

      小弦沉默。心想乱云公子出身于江湖人十分敬重的清秋院,其父雨化清秋郭雨阳侠名传遍武林,与那神秘的御泠堂可谓没有丝毫关系。乱云公子加入御泠堂,想必也是这近十余年间的事情,好端端的世家子弟不做,却要投身于御泠堂中做什么青霜令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小弦脱口道:比起十年前,公子现在想必过得更快乐。这句话本是有些讥讽之意,但讲出口来,却完全变了意思。

      乱云公子浓眉微皱,似乎在回想往事,显然未听出小弦的言外之意,轻轻一叹:小弦你可知道么,其实叔叔十分羡慕你。小弦奇道: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乱云公子柔声道:你可想过十年后的你,会是什么样子?小弦一愣,不由想到吴戏言所提及那二十年后的契约,摇摇头:我怎么知道?不过我一定会努力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就像、就像林叔叔一样。

      这些话本是他心底从不诉之于人的想法,此刻在知道了乱云公子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不由十分紧张,不知不觉脱口而出,一言即出又觉赧然,比起名动江湖的暗器王林青来说,自己何止差之千里。

      乱云公子并没有笑话小弦:有这样的志气就好,只要现在努力学好本事,叔叔相信你必会成功。

      小弦听乱云公子语出诚心,抬头望向他那张清俊的面容,颇有些迷惑。他心目中的青霜令使乃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险狠毒的大坏蛋,可如今面对乱云公子,却实在难以从他的相貌上瞧出半分端倪。难道这世间之人都可以把自己掩藏得如此之深么?他一念至此,大觉悚然。

      乱云公子坦然面对小弦探察的目光,继续道:对于你来说,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未来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我就不同了,其实在十年前,我就已经可以想象得出,现在会是什么样的生活。他苦苦一笑:所以,我真的很羡慕你。

      小弦呆呆道:难道你能未卜先知?能猜出十年后的自己

      乱云公子摇摇头:无须未卜先知的本领,我也知道十年后的自己仍会守着清秋院,做一个不问诸事、空挂虚名的世家公子。

      小弦笑道:听起来公子好像并不喜欢现在的情形,却不知方才公子说的,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生活。若是我天天能喝燕窝粥,又有人小心伺候,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乱云公子叹道:像我这样的世家子弟,只须守成,无须创业,纵然有再大的成就,旁人也只会说是秉承父业。无论是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碌碌无为的平凡人、或是被人鄙屑的奸恶小人,说起来都是清秋院的事,全与自己无关,有时我甚至想他说到这里,似是自知失言,住口不语。

      这一刹那,乱云公子神情阴郁,再不复平日挥洒自如的模样。

      小弦一震,几乎想替乱云公子讲出他未说完的话:或许正因他身处清秋院的庇护之下,做任何事都无法得到他人的承认,所以才宁可投入御泠堂中,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像自己,不正是源于这种心理方才不愿让林青插手平山小镇中的劫富济贫,宁可凭自己的力量,独自面对朱员外

      不知为何,明知乱云公子的所作所为决不可原谅,但看到此刻的乱云公子,小弦心里仍不由对他生出一丝同情之意.或许乱云公子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者的综合体:一个是困惑于家世、谦冲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98-978.html - 2018-06-30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一章 试问天下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穿着紧身蓝衣,背负偷天神弓,衬得那矫健的身体中充满了,一股随时弹跃而起的爆发力,再配合他微沉的剑眉、直刺人心的眼神,虽是面容如古井不波,肌肤里仍透着重伤初愈后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犹如捕食虎豹般的凌厉气势已不知不觉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形成...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五章 剥茧抽丝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路上跌跌撞撞,连摔了好几跤。衣衫被树枝划破,手掌与膝盖蹭出血迹,他却浑然不觉。这一刻,小弦只觉心中郁闷至极,却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宣泄,只能奋力奔跑,直跑到精疲力竭,方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一轮淡黄色的月亮,拼命喘息起来。他的... - 2018-07-01
  • 第十九章 卿本佳人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依照惯例,元宵节是圣上与民同乐的日子,皇城内宫前的几条大街旁早早站满了禁军。几声炮响,车辇鱼贯而出,领头者金盔金甲,手持丈二铁枪,胯下白马神骏非常,正是朝中大将军明宗越!四品以上的文武大臣按官职大小依次而行,随之...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 - 2018-06-30
  • 第三章 劫富济贫_绝顶_故事大全
  •   就见那信下面并无落款,只画着一只大大的鞋。  小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想不到我们刚刚输了一场豪赌,就有人送来银子救急了。林青却是一脸凝重,轻轻叹道:他终于找到我了。  小弦问道:他是谁?是林叔叔的好朋友么?  林青淡然一笑:不过是旧相识,... - 2018-06-30
  • 第一章 飞琼刺杀_绝顶_故事大全
  •   凝秀峰位于京师东南三里处,因是皇室禁地,寻常百姓皆不得入,所以虽有凝秀之名,却一向颇为冷清,难有人迹。但此刻的峰腰处却有数名带刀侍卫守住唯一通往峰顶的山道,显得极不寻常。  峰顶上有三人。两人于前,一人稍稍落后几步。前面的两人一位紫服华... - 2018-06-30
  • 第五章 凌霄之狂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一路快马加鞭,星夜兼程,沿路打听那戏班的下落。他原担心敌人隐匿形迹,甚至化整为零,追踪起来不免大费周折。谁知一路上竟有不少人都见过戏班出现。这戏班虽然经过各地时并不停下来演出,却是大张旗鼓,令围观者皆知。  林青心知敌人必然是故意如... - 2018-06-30
  • 第二章 相见不欢_绝顶_故事大全
  •   岳阳府洞庭湖边的一家酒楼上,一位三十余岁,面容英俊,气宇轩昂的青衣男子在酒桌边临窗而立,似在遥望洞庭秋色,又似在想着什么心事。最奇特的,是他身后一个长形包袱,略高过头顶。  荆楚大地,幅员千里,凌然万顷。洞庭湖近看碧波荡漾,鱼龙吹浪,湖... - 2018-06-30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八章 宿敌初逢_绝顶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并不高大,相貌亦比小弦想象中远为年轻,近五十的年纪瞧起来不过三十许人。最奇特的是他那头不见一丝杂质、极有金属质感的乌发,仿若绸缎;那透着莹玉神采的肌肤,被身后将军厅黑色的墙壁所衬,更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小弦略带好奇地望着明将... - 2018-06-30
  • 第九章 天机隐现_绝顶_故事大全
  •   听吴戏言说出如此奇怪的话,小弦怔了一下,心头暗暗算计:如果二十年后自己有一万两银子,也只须给他一两;如果发了大财,有一百万两银子,却要给他一百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既然有一百万两银子的财产,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吴戏言道:看起来... - 2018-06-30
  • 第七章 智斗捕王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一惊,只当黑二早早洗浴归来,仔细看去,来人身形瘦小,却不是黑二。  那人见到满屋石棺,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浑若无事地写字,饶是他久经风雨,看到这诡异至极的情景亦不由一愣。他的脸孔被隐约的光线罩上一层阴影,看不分明,唯有一双眼中却露出慑... - 2018-06-30
  • 第十章 他们看到了敌踪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然他们一路疾奔而来,可是这时侯果真看到了敌踪,却又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此刻他们的身后,只有区区三百多骑。  事先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大名鼎鼎的神刀都营房中,竟然没有什么军马。  宋录对于他们的惊讶颇为不屑,道:我们兄弟擅长的本就是近... - 2018-07-15
  • 第十章 十面楚歌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一时地道内烟雾弥漫,水汽和着灰尘蒸腾而起,更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不断从壁上脱落,有的更是激溅弹射而出。水流从开裂处汩汩涌出,初时尚缓,片刻便急湍若瀑,来路上地势较低的几处岩壁经不起地下暗泉强大的挤压之力,轰然坍塌,声势惊人,便若是地震一般。... - 2018-07-10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九章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冯宗客冲过去时,罗彻敏他们的眼光就向着鄂夺玉这边瞟来了。鄂夺玉草草地向他们挥了下手,不及交待什么,便要转身去追杜雪炽。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眼前猛地现出一道暗影,似乎是突然间发生了一场月蚀。  众人都一时无法视物,暗中只听得何飞极愤怒地叫声... - 2018-07-16
  • 2030年的神奇世界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童年,是一个金色的世界,更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好地方,要我说啊,它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神奇世界。  2030年的一个早晨,我坐着新型飞车去“优秀作家协会”上班,机器人珍妮向我问好:“会长您好!”我笑着说:“嗯,今天有什么安排进去再说。”  我... - 2018-08-11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一章 百折不屈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初晓的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阳光从他双足、膝盖、大腿、躯干一路延伸上去,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越拉... - 2018-07-10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