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房脊上掠了过来,正待翻身落下,蓦然发现了余收言,身形一震,含势待发。

      余收言嘴角含笑,轻声道,花兄别来无恙!

      来人正是花溅泪,饶是夜行,仍是换了一身白衣,果是艺高人胆大。

      花溅泪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此碰见余收言,不由一愣,余兄在此做什么?

      余收言嘿嘿一笑,我来等两个人。

      你知道我要来?

      呵呵,更深夜寒,正是为谁风露立中宵的好时候,虽然不过一面之缘,我对花兄却是知之甚多了。

      花溅泪轻抚双掌,余兄知我甚深,不枉我与余兄一见投缘。

      余收言一拍身边的房瓦,相见不若偶遇,如此月朗星稠之良宵,花兄可否迟赴佳人之约,陪我说几句话?

      花溅泪潇洒地坐在余收言的旁边,浑无防备,气度令人心折,何来佳人之约,只是溅泪情不自已,做一个护花不速之客罢了!

      哈哈,好一个护花不速之客!二人心无芥蒂,毫不在意别人发现自己的行藏,竟然是在花楼上放声谈笑。

      花溅泪却以指嘘唇,余兄小声点,我可不欲让临云知道我长长叹了一声,唉!家父自命风流天下,四海留情,脂粉丛中闻芳即走,沾香即退,我只道自己也是有了真传,却不料一见临云,虽是风尘女子,却是芳俗绝代,让我情孽深种,不能自拨,让余兄见笑了!

      余收言正色道,花兄正是性情中人,志向高洁,何敢见笑。临云姑娘虽是流落风尘,但观其艺业才识,又是那个名门闺秀可比?

      花溅泪感激得一把握住余收言的手,余兄此言甚得我心,我自幼立志三愿,识遍天下英雄,画尽山水美景,观尽人间绝色,今日聆临云仙籁之琴,绘临云风姿之态,得余兄相知之友哈哈,真是精彩!

      余收言一耸肩头,神态自若,呵呵,我算得什么英雄!偶得花兄眷顾,还要多谢你请我来此品茶听琴呢。言锋一转,不知花兄今日还留意到什么特别的人物吗?

      花溅泪眼望余收言,知其意有所指,你是说那鲁秋道?

      不错,你怎么看他?

      花溅泪沉思一下,传言中鲁秋道虽是文采飞扬,却是一趋炎附势之徒,然而今天所见其气势大度,更是隐有绝世武功,委实与传言不符。你既然这么问,可是有什么蹊跷么?

      此人其实乃是水知寒!

      花溅泪大惊,一水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余收言含笑颌首。

      花溅泪奇道,水知寒为何要装做鲁秋道?岂不是自贬身份?

      余收言见花溅泪语出自然,不似作伪,这才确信他不是虫大师派来的人,你不知虫大师悬名五味崖三月之内必杀鲁秋道的事吗?

      原来如此!花溅泪闭目想了一下,已想通其原委,早闻水知寒的寒浸掌妙绝天下,倒真想找机会见识一下。

      余收言大笑,花兄闻水知寒之名毫无惧色,小弟已猜到了你的来历了!

      花溅泪一惊,然后笑道,那就不要说出来,因为我对你的来历也很是好奇呢!

      余收言肃容道,你只要知道我是一个可交的朋友,如此够了么?

      足够了!

      花兄当知此等情况下水知寒对你更有猜忌,务请小心!

      多谢余兄提醒,不过我看水知寒对临云似乎也有疑虑。哼,我还想找他麻烦呢!

      水知寒成名数载,绝非侥幸,花兄多多保重,我亦言尽于此。余收言拱手一笑,我还要等一个人,花兄请便。

      花溅泪哈哈大笑,看来今天竟是有两个痴情的人了,好!反正我日后总会跟着临云,今天此处便让与你了。悄声在余收言的耳边道,宁公主应该是懂武之人,想来早就见了你我,只是等我离开吧!言罢拍拍余收言的肩膀,哈哈大笑离去。

      余收言微微一笑,目送花溅泪远去,心中却犹感受着花溅泪真挚的友谊,如此传说中的神秘人物,今日却成了莫逆之交,世事之奇,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发了一会呆,仰望月上中天,口中喃喃道,我等的第二个人还不出来吗?

      余公子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位绿装女子从房间中施施然地走出,向余收言朗声发问,正是临云的小婢清儿。

      余收言悄无声息地滑下屋顶,落在清儿面前,呵呵,打扰了姑娘的休息,在下这便离去好吗?

      清儿也不说话,俏目望着余收言,似乎正是要看着他消失。

      余收言欲走还留,奇道,姑娘难道没有一点好奇心吗?

      清儿浅嗔,摇头,做人丫鬟的有什么好奇心,对主人的意图只需要懂而不是猜。

      余收言含笑问道,那么我说要等两个人,莫非你知道第二个人是谁?

      清儿嘴角一撇,梨涡乍现,神情煞是好看,我知道你等的是宁公主,她住东厢院里,你不妨到那碰碰运气。

      余收言大笑,错了错了,我等的两个人,一位是花溅泪,而另一位却绝不是宁诗舞。

      清儿面呈戒备,哦,你不会也是想见见小姐吧?

      呵呵,其实我此次来除了一见花溅泪,另外便只是还想请问清儿姑娘一句话!

      清儿神色微变,问我什么话?

      余收言袖手望定清儿的眼睛,用只有二人才听得到的语声淡淡问道,晚上席间若不是花公子的一口气和我的一声笑,那第二个骷子将会掷出的是五点还是六点?

      晚间清儿第一个骷子掷得是四点,如果第二个骷子掷得是五点,临云就应该是陪第九席化名鲁秋道的水知寒同席,如果是六点,临云就应该是陪第十席化名左清真正鲁秋道同席

      余收言此语一出,清儿神情毫无变化,掷的是几我怎么知道,你当我是未卜先知的神仙吗?

      余收言躬身一礼,在下的话已问完了,姑娘好好想想罢,就此告辞!言罢转身离去。

      清儿望着余收言珊珊而去的背影,良久后,方才回房。

      余收言直接大模大样出了宁公主,奇怪的是宁诗舞也并不出现,一时无处可去。做为一个捕快,扮什么就应该像什么,这一次他扮做一个潦倒浪子,囊中竟然不带寸金,住店也不行,只得往县知府走去,看来今天晚上只好找水知寒安排一下住宿了。

      他觉得很满意,刚才他突然询问清儿掷骷的事,清儿毫无变化的神情其实正好表露出她的不同寻常,他知道自己已经掌握到了某些关键之处。

      虽然他隐隐猜到了花溅泪的身份,但水知寒成名数年,武功岂是非同小可,花溅泪真有把握敌得住水知寒的寒浸掌吗?

      心中转着念头,不觉已来到了县知府门口,余收言也不找人通报,想了想,飞身翻墙中入府。

      他施展轻功,游身疾走,欲找到水知寒的住所。

      余收言突然停下了脚步。

      要知既然鲁秋道在此,晚间水知寒自然应该派重兵把守,防备虫大师的杀手来行刺,而如今整个县府内一片寂静,很不寻常。

      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涌上了余收言的心头,仿佛一股无形却有质的什么东西凝在空中,如烈火如寒冰

      那份感觉侵衣,侵肤,侵入骨中

      这是杀气!

      除了水知寒,还能有谁有如此凛冽的杀气?

      余收言不欲引起误会,朗声道,在下余收言对鲁大人一见心钦,特来再次拜见。

      水知寒的声音从左首传来,哈哈,余小弟去而复还,可是宁公主不留客吗?

      余收言苦笑道,鲁大人何苦不给小弟一点面子。其实小弟只是夜无所归,特来借宿一晚。

      哈哈,余小弟这边请。

      杀气攸然散去,四周再无异常,但余收言已经知道,在此小小有县府中,除了名震天下的将军府大总管水知寒,还有一个绝对绝对、可怕可怕的高手!

      第二日晚上,县府大堂上。

      一道屏风隔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26-976.html - 2018-06-23
  • 第六章 洞中不辨时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洞中不辨时辰,他醒来时,发觉自己陷在一个柔软而发烫的东西上面,好一会后,他才一惊坐直,自己竟是躺在李歆慈怀中。  猎天鹰这一时竟不知所措,却见她依然沉睡,轻轻唤了一声:李。  他骤然发觉,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勉强道了声:李小姐。... - 2018-09-24
  • 不是不想恋爱,而是不想随便的恋爱
  • 单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你一样可以关心你喜欢的人,这样可以让大众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恋爱中的人,关心别人则会引发醋意,从爱情观说也是对爱情不够忠诚,但不关心别人则又失去很多友谊,一旦你分手了,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现在单身,不是说你不向往... - 2015-09-11
  • 不是不想恋爱,而是,不想随便的恋爱!
  •      单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你一样可以关心你喜欢的人,这样可以让大众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恋爱中的人,关心别人则会引发醋意,从爱情观说也是对爱情不够忠诚,但不关心别人则又失去很多友谊,一旦你分手了,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现在... - 2015-07-23
  • 第六章(1) 胡雪岩上了心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一个多月以后,刘不才重回上海,他的本事很大,为胡雪岩接眷,居然成功。可是,全家将到上海,胡雪岩反倒上了心事,就为借了“小房子”住在一起的阿巧,身分不明,难以处置,只好求救七姑奶奶。 ... - 2018-01-17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章(1) 罗四姐接到了家信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十天以后,罗四姐接到了家信;罗大娘照她的话,是请乌先生代写的。这乌先生是关帝庙祝,为人热心,洞明世事,先看了罗四姐的来信,心头有个疑问,何以回信要指定他来写。再原罗大娘眉飞色舞地谈胡雪岩来看她... - 2018-01-18
  • 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 - 2018-01-13
  • 第六章 慨传绝艺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唐绳武、珠珠两人听了小老头的招呼正待后退,但觉眼前奇亮,耳中同时听到“铮”,“铮”两声轻响!  紧接着响起了齐天宸的声音笑道:“不用慌张,老夫岂会伤了你们……”  珠珠定睛瞧去,只见扣在齐天宸琵琶骨上的两个钢环,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业已寸... - 2018-01-08
  • 第六章 君子喻于义_商道_故事大全
  •   这些人都是来追逐名利的,要么是想捞取一官半职,要么是想挣些蝇头小利。所以,他们看上去是在对朴宗庆大加颂扬、奉承,骨子里想的却是要捞走一些利益。  书生重名,商人重利。文人如果贪图利益,当然就是要沽名钓誉;商人贪求利益,就是与权力野合形成... - 2018-01-12
  • 第六章 略现端倪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 - 2018-01-13
  • 第六章 怪招惊老豹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纵是江湖一流使剑名家,若论变化精微,也未必会胜过他多少。此刻对面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居然向他问出几招才能胜得了她的话来?  这岂非大小觑了天华山庄?  宋文俊脸色微微一变,做然道:“随便姑娘划道就好。”  秋霜道:“不,你要多少招,... - 2018-01-13
  • 第六章 多事的扬州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店伙跟着他身后进房来的,看他只是一个老苍头,但却像会飞似的,一回穿窗而出,一回又飞了进来,心中更是吃惊,张口结舌的道:“叶公子果然不见了,小的这就去禀报掌柜……”三脚两步的奔下楼去。  住在客店里的两位公子半夜里让歹人绑了票,这还得了!... - 2018-01-18
  • 第六章 探骊得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乌先生却还未睡,所以一请就到,他是第一次见德馨,在胡雪岩引见以后,少不得有一番客套,德馨又恭维他测字测得妙,接下来便要向他“请教”了。    “不敢当,... - 2018-01-19
  • 第六章 绝处才出智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听说康老东家和孙大掌柜要在这样的大暑天南下汉口巡视生意,邱泰基是再也坐不住了。两位巨头,采取这样非常的举动,那实在是多年少见!这里面,分明有对他这类不良之徒的不满。  两位巨头都出动了,他还能安坐家中继续歇假吗?  所以,在两位老... - 2018-01-19
  • 第六章 埋恨谷(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李从义一手摸着黑须,蔼然笑道:“好,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你这话老朽一定会告诉如云,你川省回来,不必再去风云山庄,老朽会叫如云找你去的。”  君箫心头一阵感激,拱拱手道:“多谢前辈成全,在下告辞了。”  李从义叮嘱道:“老弟好走,江湖险恶... - 2018-01-27
  • 第六章 险蹈陷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听他说出“出手伤人”,不觉愕然相顾,拱拱手道:  “在下兄弟,是奉山主之召而来,并无出手伤人的事。”  闻公亮脸色一沉,冷哼道:“年轻人,老夫面前,还想抵赖么?”  范君瑶抬目道;“在下说的确是实情……”  左首瘦削汉子没待他说完... - 2018-01-18
  • 第六章 玫瑰剑令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蓝如玉和云飞白除了吃饭,都各自在房里运气练功,希望早些恢复功力,就可及早离开这里。  蓝如玉、云飞白的伤势,好得比预期还快,照说,春雨、秋霜两人应该高兴才对,但她们两个从今天早晨开始,就有些忧心仲仲的样子!  虽然她们在蓝如玉、... - 2018-01-29
  • 第六章 埋恨谷(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轻盈的脚步声走进榻前,脚下就微微一停,君箫可以感觉得到,她正在打量着自己,这就故意口中发出轻微的鼾声,表示自己正在熟睡之中。  那女子口中轻嗯一声,自言自语说道:“已经快己时啦,怎么还不醒来?”  说到这里,脚下又跨上了一下,叫道:“... - 2018-01-27
  • 第六章 丁天仁和易云英相继走出树林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和易云英相继走出树林,一路奔行下去。  这条路,本来也是丁天仁要去的路,一直通向嘉定,傍晚时光,就已赶到嘉定,始终没有看到两个蓝衣汉子的影子。  丁天仁的家是住在嘉定乡下,本来不用进城的,现在既然暂时不回家去,就要进城投店了。  ... - 2018-01-08
  • 第六章 移花接木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救人心切,伸手往布帐中揭去!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陡觉脉腕一紧,自己双手,已被鸟爪般两只枯黑手指,紧紧扣住!  “桀!桀!桀!桀!”怪声入耳,床上坐起一个满头白发,形如鬼魅的独自老妪!  陆翰飞心头大惊,双腕用劲,右手向外一夺,... - 2018-01-18
  • 第六章 东海高第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白发老婆婆气得白发飞扬,厉声道:“亏你还是大姐,这些话也说得出口来,二姐死了七十年,你还诬蔑她!武子陵是正人君子,我们清清白白,你也信口雌黄,你……良心何在………  “我早就不是你们的大姐了。”  缎袍老婆婆冷冷笑道:“你不是为了贪恋七... - 2018-01-22
  • 第六章 救人一命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上官平也跟着她放缓了脚步。老妇人抬头看看天色,说道:“天快亮了,我们要找个地方歇歇脚才行,这里是狗跑泉,再过去前面小山腰有一座没人的山神庙,我们到庙里去坐息一会,等天亮了再走。”  上官平当然没有意见,就由老妇人领路,转过山脚,朝一条山... -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