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一道白色的影子从房脊上掠了过来,正待翻身落下,蓦然发现了余收言,身形一震,含势待发。

      余收言嘴角含笑,轻声道,花兄别来无恙!

      来人正是花溅泪,饶是夜行,仍是换了一身白衣,果是艺高人胆大。

      花溅泪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此碰见余收言,不由一愣,余兄在此做什么?

      余收言嘿嘿一笑,我来等两个人。

      你知道我要来?

      呵呵,更深夜寒,正是为谁风露立中宵的好时候,虽然不过一面之缘,我对花兄却是知之甚多了。

      花溅泪轻抚双掌,余兄知我甚深,不枉我与余兄一见投缘。

      余收言一拍身边的房瓦,相见不若偶遇,如此月朗星稠之良宵,花兄可否迟赴佳人之约,陪我说几句话?

      花溅泪潇洒地坐在余收言的旁边,浑无防备,气度令人心折,何来佳人之约,只是溅泪情不自已,做一个护花不速之客罢了!

      哈哈,好一个护花不速之客!二人心无芥蒂,毫不在意别人发现自己的行藏,竟然是在花楼上放声谈笑。

      花溅泪却以指嘘唇,余兄小声点,我可不欲让临云知道我长长叹了一声,唉!家父自命风流天下,四海留情,脂粉丛中闻芳即走,沾香即退,我只道自己也是有了真传,却不料一见临云,虽是风尘女子,却是芳俗绝代,让我情孽深种,不能自拨,让余兄见笑了!

      余收言正色道,花兄正是性情中人,志向高洁,何敢见笑。临云姑娘虽是流落风尘,但观其艺业才识,又是那个名门闺秀可比?

      花溅泪感激得一把握住余收言的手,余兄此言甚得我心,我自幼立志三愿,识遍天下英雄,画尽山水美景,观尽人间绝色,今日聆临云仙籁之琴,绘临云风姿之态,得余兄相知之友哈哈,真是精彩!

      余收言一耸肩头,神态自若,呵呵,我算得什么英雄!偶得花兄眷顾,还要多谢你请我来此品茶听琴呢。言锋一转,不知花兄今日还留意到什么特别的人物吗?

      花溅泪眼望余收言,知其意有所指,你是说那鲁秋道?

      不错,你怎么看他?

      花溅泪沉思一下,传言中鲁秋道虽是文采飞扬,却是一趋炎附势之徒,然而今天所见其气势大度,更是隐有绝世武功,委实与传言不符。你既然这么问,可是有什么蹊跷么?

      此人其实乃是水知寒!

      花溅泪大惊,一水寒?将军府的大总管?

      余收言含笑颌首。

      花溅泪奇道,水知寒为何要装做鲁秋道?岂不是自贬身份?

      余收言见花溅泪语出自然,不似作伪,这才确信他不是虫大师派来的人,你不知虫大师悬名五味崖三月之内必杀鲁秋道的事吗?

      原来如此!花溅泪闭目想了一下,已想通其原委,早闻水知寒的寒浸掌妙绝天下,倒真想找机会见识一下。

      余收言大笑,花兄闻水知寒之名毫无惧色,小弟已猜到了你的来历了!

      花溅泪一惊,然后笑道,那就不要说出来,因为我对你的来历也很是好奇呢!

      余收言肃容道,你只要知道我是一个可交的朋友,如此够了么?

      足够了!

      花兄当知此等情况下水知寒对你更有猜忌,务请小心!

      多谢余兄提醒,不过我看水知寒对临云似乎也有疑虑。哼,我还想找他麻烦呢!

      水知寒成名数载,绝非侥幸,花兄多多保重,我亦言尽于此。余收言拱手一笑,我还要等一个人,花兄请便。

      花溅泪哈哈大笑,看来今天竟是有两个痴情的人了,好!反正我日后总会跟着临云,今天此处便让与你了。悄声在余收言的耳边道,宁公主应该是懂武之人,想来早就见了你我,只是等我离开吧!言罢拍拍余收言的肩膀,哈哈大笑离去。

      余收言微微一笑,目送花溅泪远去,心中却犹感受着花溅泪真挚的友谊,如此传说中的神秘人物,今日却成了莫逆之交,世事之奇,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发了一会呆,仰望月上中天,口中喃喃道,我等的第二个人还不出来吗?

      余公子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位绿装女子从房间中施施然地走出,向余收言朗声发问,正是临云的小婢清儿。

      余收言悄无声息地滑下屋顶,落在清儿面前,呵呵,打扰了姑娘的休息,在下这便离去好吗?

      清儿也不说话,俏目望着余收言,似乎正是要看着他消失。

      余收言欲走还留,奇道,姑娘难道没有一点好奇心吗?

      清儿浅嗔,摇头,做人丫鬟的有什么好奇心,对主人的意图只需要懂而不是猜。

      余收言含笑问道,那么我说要等两个人,莫非你知道第二个人是谁?

      清儿嘴角一撇,梨涡乍现,神情煞是好看,我知道你等的是宁公主,她住东厢院里,你不妨到那碰碰运气。

      余收言大笑,错了错了,我等的两个人,一位是花溅泪,而另一位却绝不是宁诗舞。

      清儿面呈戒备,哦,你不会也是想见见小姐吧?

      呵呵,其实我此次来除了一见花溅泪,另外便只是还想请问清儿姑娘一句话!

      清儿神色微变,问我什么话?

      余收言袖手望定清儿的眼睛,用只有二人才听得到的语声淡淡问道,晚上席间若不是花公子的一口气和我的一声笑,那第二个骷子将会掷出的是五点还是六点?

      晚间清儿第一个骷子掷得是四点,如果第二个骷子掷得是五点,临云就应该是陪第九席化名鲁秋道的水知寒同席,如果是六点,临云就应该是陪第十席化名左清真正鲁秋道同席

      余收言此语一出,清儿神情毫无变化,掷的是几我怎么知道,你当我是未卜先知的神仙吗?

      余收言躬身一礼,在下的话已问完了,姑娘好好想想罢,就此告辞!言罢转身离去。

      清儿望着余收言珊珊而去的背影,良久后,方才回房。

      余收言直接大模大样出了宁公主,奇怪的是宁诗舞也并不出现,一时无处可去。做为一个捕快,扮什么就应该像什么,这一次他扮做一个潦倒浪子,囊中竟然不带寸金,住店也不行,只得往县知府走去,看来今天晚上只好找水知寒安排一下住宿了。

      他觉得很满意,刚才他突然询问清儿掷骷的事,清儿毫无变化的神情其实正好表露出她的不同寻常,他知道自己已经掌握到了某些关键之处。

      虽然他隐隐猜到了花溅泪的身份,但水知寒成名数年,武功岂是非同小可,花溅泪真有把握敌得住水知寒的寒浸掌吗?

      心中转着念头,不觉已来到了县知府门口,余收言也不找人通报,想了想,飞身翻墙中入府。

      他施展轻功,游身疾走,欲找到水知寒的住所。

      余收言突然停下了脚步。

      要知既然鲁秋道在此,晚间水知寒自然应该派重兵把守,防备虫大师的杀手来行刺,而如今整个县府内一片寂静,很不寻常。

      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涌上了余收言的心头,仿佛一股无形却有质的什么东西凝在空中,如烈火如寒冰

      那份感觉侵衣,侵肤,侵入骨中

      这是杀气!

      除了水知寒,还能有谁有如此凛冽的杀气?

      余收言不欲引起误会,朗声道,在下余收言对鲁大人一见心钦,特来再次拜见。

      水知寒的声音从左首传来,哈哈,余小弟去而复还,可是宁公主不留客吗?

      余收言苦笑道,鲁大人何苦不给小弟一点面子。其实小弟只是夜无所归,特来借宿一晚。

      哈哈,余小弟这边请。

      杀气攸然散去,四周再无异常,但余收言已经知道,在此小小有县府中,除了名震天下的将军府大总管水知寒,还有一个绝对绝对、可怕可怕的高手!

      第二日晚上,县府大堂上。

      一道屏风隔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26-976.html - 2018-06-23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 - 2018-06-27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妈妈,我不是完美小孩_六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天很冷,晚风中夹着几点雨,不时有一片片樱花瓣飘落下来。轻盈的,粉红的,带着忧伤轻轻地扶过我的脸颊,在我的心中留下一道寂寞、凄凉的影子。花瓣随风起舞,在一片寂影中飘荡着,摇曳着,施转着,正如我此时落漠的心情。  唉!又是一个“70”,我究... - 2018-06-26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从来都是不缺爱的孩子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现在是发试卷的时候。当班长安笛把试卷递给罗樱时,罗樱依旧一脸云淡风轻。她从书包里抓出口红,在试卷顶端那个数字——“10”后面,郑重地加了一个零,然后又把口红伸向了嘴唇。  顷刻间,安笛感到一阵急促的心惊肉跳,不是... - 2018-06-13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不是不想恋爱,而是,不想随便的恋爱!
  •      单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你一样可以关心你喜欢的人,这样可以让大众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恋爱中的人,关心别人则会引发醋意,从爱情观说也是对爱情不够忠诚,但不关心别人则又失去很多友谊,一旦你分手了,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现在... - 2015-07-23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不是不想恋爱,而是不想随便的恋爱
  • 单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你一样可以关心你喜欢的人,这样可以让大众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恋爱中的人,关心别人则会引发醋意,从爱情观说也是对爱情不够忠诚,但不关心别人则又失去很多友谊,一旦你分手了,就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现在单身,不是说你不向往... - 2015-09-11
  • 第六章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查总领班听得脸色大变,霍地站了起来,急急问道:“你是说,那蒙面刺客已经进入咱们府邸?”  陆福葆也微震身躯,问道:“贤侄一路跟她到西北角一带平房,就不见了?”  祝文辉道:“若非遇上冯大海,小侄还不知道已经到了和中堂的府邸呢!”  查总... - 2018-04-29
  • 第六章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是被人叫醒的。  他从未感到头脑如此昏胀过,连眼皮都几乎沉重得抬不起来,但明明有人在叫着自己名字!  他用手捏了几下太阳穴,再揉揉眼睛,朦朦胧胧的翻身坐起,跨下卧榻,但见室中一灯如豆,极为昏暗!  床前一张木椅上,坐着一个一身青衣... - 2018-05-02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章 假凤虚凰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 - 2018-05-15
  • 第六章 寒夜山庄客自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玫地回身朝赵南市伸伸舌头,接口道:“爹,玫儿只在庄外玩咯,这不是回来了么?”  说着招招手,轻声道:“喂,你跟我来咯!”  转身,一阵风似的在门里冲了进去,一面叫道:“爹,你瞧瞧,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呢!”  赵南珩略一踌躇,硬着头皮,跟... - 2018-05-05
  • 第六章 魔教复出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他外号活灵官,原是个火爆脾气的人,这一掌动了真怒,掌势出手,一道强劲的掌风,应掌而生,有如惊涛拍岸,卷撞而出,势道凌厉无匹!  梅红衫少女依然站立不动,披披嘴道:“依照江湖规矩,你第一招上,已经落败了,还好意思出手呢!”  她说话快得如... - 2018-04-12
  • 第六章 千草泽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冷月兰越想越觉自己的推忖不错,她乃是一个心机阴沉的女子,想到这里脸上神色渐渐缓和下来。  这匹“红血龙”驹,真是一匹天下独一无二的神驹,经过四个时辰的奔驰,已足足走了数百里路程。  月残星灭,这时三更天的现象,冷风轻指,黄秋尘耳际听到一... - 2018-03-15
  • 第六章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走到老化子身边,俯下身去问道:  “老丈,你可是负了伤吗?”  那老化子两眼神光已失,只是张口喘气,但听了徐少华的话,双眼眨动,忽然间有了神光。  他盯着徐少华只看了一眼,凝聚的一点眼神又渐渐散去,张了张口,似乎要想... - 2018-03-13
  • 第六章 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啊!小王子,就这样,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你唯一的乐趣就是观赏那夕阳西下的温柔晚景。这个新的细节,是我在第四天早晨知道的。你当时对我说道:  “我喜欢看日落。我们去看一回日落吧!”  “可是得等着……”  “等什... - 2018-03-21
  • 第六章 七姹断魂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默默地走了一段山路。  冰儿在他身后,低低的叫道:“谢大哥。”  谢少安脚下一停,回身问道:“姑娘有什么事吗?”  他这一回过身来,目光不期而然朝冰儿脸上望来。  这一对面,只觉冰儿一张粉脸,白里透... - 2018-03-29
  • 第六章 壮士断腕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和他交手几招之后,已是发觉对方功力深厚惊人,自己纵然仗着“九宫步法”,记记都避开他正面,还是被他逼得无法施展,心头这份震惊,更是非同小可!  本空和尚和他打过三招,已是掌不耐,口中阴森一笑道:“九宫掌门,也不过如此,你再接我三掌试... - 2018-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