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起话来却是老气横秋,丝毫不在意罗彻敏的横眉竖目。

      罗彻敏伤口上药本来正痛着,又连带着听这些教训,须得时时忍住挥拳而向的冲动。他的眼光只好不去看那俞大夫,直挺挺向前。前方鄂夺玉窝在褥子上面,紧抿着嘴似笑非笑。他方才定然己经听过一遍,这时瞧着罗彻敏的眼中,不免有两三分兴灾乐祸。

      就在罗彻敏的牙关咬得格格作响的那一刻,俞大夫终于包扎停当,便对罗彻敏再无兴致,收拾药箱去也。忽突间一阵风紧雨骤,帐帘被吹得一飘,便有喝杀声声,随风雨潜入。

      罗彻敏一惊,飞身而出,天地混暗,尚不见人,那马嘶声却格醒耳,岂不正是白涛么?想起乌霞之死,不由得心头一痛。

      杜二郎回来了!鄂夺玉在他身后道:他去找宋录了。

      蹄声听起来有些杂乱,马嘶也显得格外凄厉。罗彻敏觉出不详,赶紧向辕门上跑去,辕门上几盏气死风灯,在厚厚的油布下孤零零晃荡着,雨丝细细绵绵,现出几道昏昧的光柱。他正喝道:开门,让我出去!身边却有一道风声吹过,有只手在他肩上按了一下。他正一惊,反手去拧那只手腕,就听到何飞贴在他耳边道:别出去!

      别去!鄂夺玉也拉住了他,腰间长刀已经出鞘,哗啦一下,己经在雨中挥挡开。

      罗彻敏突然明白过来,注目于辕门之外黑沉沉的夜色,想到二十三冷漠之极的眼神,不由微微寒战。他侧耳倾听,没过多久,何飞的半声惊呼传入他耳中。

      不好!他正往前迈出半步,却又收了回来。外面似乎半无打斗之声,却听得白涛不住地呜咽,似乎满怀委屈。然而蹄声却变得规则起来,不一会,何飞牵着马便出现在罗彻敏的视线当中。那马上软软地伏着一个人,罗彻敏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快叫俞大夫来,看看他怎样了!何飞远远地嚷嚷道。

      罗彻敏扑到他跟前,突然发现那人一部络腮胡子堆在颌下,十分扎眼。他本来以为定是杜乐英出事无疑,然而这时却一下子怔住了。鄂夺玉愕然道:是宋指挥使?

      宋录嘴中酒气浓浓,熏人欲呕。俞太夫只瞅了他一眼就皱眉道:他又没病,唤我来作甚?便拂袖而走。

      喂!他这样子怎么办?罗彻敏冲他背影唤道。

      刀割水浸,悉听君便!他遥遥得答了一句。

      罗彻敏跺了一下脚,只得让人提了一大桶水来当头淋下,又狠狠儿扇了宋录几个耳光。好在他本就对宋录一肚皮气,这几耳朵扇得格外利落劲道。如此折腾一番,宋录终于有了动静。只是眼皮尚未睁开,嘴里己经胡天胡地地骂起来:龟孙子王八蛋敢打老子?看老子不把你剁成十七二十八段啊!我不喝了!

      围着的人正觉好笑,那最后一声惨嚎分外凄厉,竟让他们齐齐一怔。鄂夺玉趴下去,给他按压了一会他的百会穴,良久才让他平静下来。

      你们宋录终于睁开了眼,迷迷登登地道:你们全都下来了?

      什么下来了!罗彻敏踢了他一下,道:你看你,醉成什么样了?快给我滚进来!

      有影子他死命地揉了一通眼睛,终于整个人打弹儿跳起来嚷道:原来我还活着!

      他欣喜若狂的神情绝非伪装,罗彻敏喝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乐英呢?你怎么骑着白涛?

      白涛?宋录莫名其妙地盯着他们。

      何飞赶紧道:你是说你没有见过杜家二郎?

      没见。

      你的部下现在何处?罗彻敏终于忍不住吼起来。

      宋录现出茫然的神态,似乎在努力追思着什么,鄂夺玉突然问道:你是被二十三抓到的,是吗?

      宋录的脸色顿时灰败,眼神变得极是躲闪。似乎是被逼想起了一直在回避着的东西,他的肩头竟瑟缩起来,整个人慢慢地窝回到地上,素来的蛮横狂暴,在这一刻全然消失,竟如同一个可怜巴巴的孩子。

      我想大约是他!宋录突然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涌了回来,他左手抱着一坛新开的美酒,右手搂着那家尖叫不止的小娘子,正志得意满哈哈大笑。兄弟们向他恭维道:指挥使真是神通广大,没成想这荒成一片了的地里,还能让指挥使翻出宝贝来!

      他妈的这些天骨头都长了霉,大伙尽情地喝!他在小娘子的脸蛋上再亲了一口,笑道:我且逍遥去也!

      部属们起哄地笑着,他将那花容失色的女子打横抱起,急不可待地往后面厢房跑去。然而,就在他一脚踢开厢房大门的刹那,猛然看到一张面孔,象乌云层中扯过的一道闪电,在这乌眉灶眼的夜里令人心惊胆怯。

      好美的女子!宋录刚刚起了一点色心,马上就又消了下去,因为他己经认出这是谁来。

      魏九娘?他将身边女子推开了一点,向前走去,道:你怎么上这儿来

      啊?罗彻敏和鄂夺玉同时叫出声来,打断了他的讲述急问道:她怎样?

      宋录缓缓摇头,顿了一会又道:还好吧,脸色是差点,可也不象是有伤病。

      那就好,罗彻敏只觉得心头突突乱跳,道:后来呢?

      他从她眼中看到了极惊恐的光,惊觉不对往后转头,然后就挨了沉重的一下。后来迷迷糊糊之中,他觉得嘴巴上有人拿皮囊堵着,刚刚一开口就咽下一口烈酒。他欲叫喊,却又咽下一口,呛得死去活来。呛得吐回去,却又被紧逼着连他的吐物一起吞回回来。他几番想要反抗,然而手脚都毫无气力。他平生最好酒,可被这么硬灌,只觉得卑屈之极,难受得大把地掉下了眼泪。慢慢得酒劲发作起来,最后终于醉昏过去。

      冯宗客第一个打破了帐中的沉寂,他似乎颇有不忍地道:二十三他不应该是这样!他还想说,若是五夫人看到,定会伤心得很,却还是闷在了心里。

      这样阴毒而诡密的布局,不是二十三从前会做的事。

      罗彻敏呼地身,将宋录从地上拉起道:走!我们前去会他!

      罗彻敏喝令拨营,派出两批信使,一批去神秀关给杜乐俊下令,让他做好接应大军入关的准备;另一批去给罗彻同送信,如果救出了黄嘉,就向他这边靠拢,如果一时救不出来,那么便在原地坚守等侯,他会在明日过来。

      罗彻敏策骑飞奔,走在苍茫天际上无穷无尽扯落的雨丝中,眼睫毛上一会就儿积满了水,面前模糊一片。有人到了他身侧,默默地和他一起走着。他没有看,不过却知道是鄂夺玉无疑。

      自从秸风屯突围后,罗彻敏终于开了口,道:我就在想,宸军什么时侯会给我致命一击今夜,好象便是他们选定的时机了吧?

      鄂夺玉点头道:是呀,你们撤到距昃州城只有一日的地方,正是生出侥幸之心、又疲惫到极点之时,他们选这时侯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罗彻敏闷了很久才道:我一直怕得就是这个,可一路上也没想出好的应对之策来。

      宸军追你们而来,你们固然疲惫不堪,可他们也非容易。他们越追得远,补给越难,你们却更靠近自家地盘,也未必就是他们占了便宜。鄂夺玉言语一贯地不温不火,在如蚕蚁细噬般的春雨声中格外深沉。这一层罗彻敏自己未尝不曾想到过,然而听他在这个时侯说出来,就格外地入耳。

      是,我想过了,他们要是发动决战,第一步定然是包抄我军后方,堵住我们撤往神秀关的道路。罗彻敏道:第二步,将我与瞿赵两军分割开。

      所以你才会让黄指挥使深入寻找敌踪,我想他可能正是堵住了宸军包抄之路。鄂夺玉决然道。

      罗彻敏终于微微地笑了一下道:我想也是以黄嘉的老练,若不是他自己有意坚守,定然不会这么轻易被困住。鄂夺玉即然与他一样想法,罗彻敏便觉心头略略舒畅。

      二十三再如何强,他也不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908-982.html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三十六章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身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间,丁少秋右掌缓缓收回,说道:  “你们扶着她躺下吧!”  两人依言扶着梅姑躺下,池秋凤忍不住问道:  “大哥,她还有救吗?”  丁少秋道:“她是... - 2018-05-04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隔虚传力分秋色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黑袍老怪查元通笆斗大的脑袋上,却乱发如戟,铜铃般大眼,射出绿阴阴的凶焰,满脸戾色,狞笑道:“你要查元通尽消前仇,桀桀桀桀!再接老夫一爪。”  话落人到,右臂暴伸,巨灵掌五指如钩,急如闪电,劈面抓到!  这一下,他运足十成功力,抓上山石也... - 2018-05-30
  • 第三十六章 驰帆樯三军敢用命 拔矢箭大将勇啖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六月夏季入暑的第三天清晨,施琅按老习惯骑马出城,登高遥望海面。但见茫茫海平线上灰蒙蒙的云团之中涌出一轮血红的朝阳,将南边一带峥嵘的海面镀上了一层紫红的颜色。排空峙立的浪涛泛着白沫,裹着海藻,喧嚣着、奔涌着,一次比一次更有力地撞击礁石,推... - 2018-12-29
  • 第三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翠姑说得一点不错,穆里玛以剿贼为名从绿营里调出一队兵勇,自己亲自押队,带着讷谟,歪虎,正将一座山沽店围得水泄不通。为防止走风,附近二里之内都戒了严。魏东亭虽在白云观等处布下了眼线,但他们却不知怎么回子事,又出不去,急得干瞪眼没办法。歪虎... - 2018-12-24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三十六章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吃小包子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享受了三天的吸管小包子,在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江湖骗子要亲自上阵了。趁着林红上班的时候,在宋钢家里,周游花了两个小时指导赵诗人和宋钢如何推销人造处女膜。周游对赵诗人没有结婚十分失望,问他有没有情人?赵... - 2018-02-05
  • 第三十六章 辩善恶天仪倒戈 山顶洞仇人相见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谈天仪已经正式叛了“人间天上”,他希望能找到师父谭起凤。  他之所以没有在江欢有了叛意之后立刻表示态度,乃是希望多刺探一些该帮的动向和秘密。况且,江欢和他的师父关系密切,应不会变成敌人的。现在他已看清了江欢,那老贼六亲不认。  谈天仪遇... - 2017-12-31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歙之①,必固张之②;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③,必固与之④。是谓微明⑤,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⑥,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⑦。[译文]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 - 2017-12-31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
  • 第三十六章 四王爷得理且让人 智方苞君前说人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胤祯和胤祥巧设计谋,智擒了任伯安,把老八和老九搞得十分狼狈。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老四却说任伯安的案子要老九去审。老九可纳闷儿了,吭吭哧哧地说:“哎,四哥,你,你这是……”  胤祯微微一笑说:“哦,九弟,我想好了,这事,只有你出面最合适。... - 2019-01-03
  • 第三十六章 以阵对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大江心有漩涡,可以沉船,剑阵出现漩涡,就可以沉人!  剑阵逆转,嘶啸的剑风有如龙卷风一般,在外围游走流动的“七星剑阵”一十四名剑手,往中间一聚,各自劈出一剑之后,人影必然随着散开,就在他们刚刚散开之际,就有一名剑手遇上了五行剑阵的缺口。... - 2018-02-03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第三十六章 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封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知本大师才派罗汉堂十八护法弟子夤夜赶来接应。  (知本大师为了对付一统门,早已把少林寺罗汉堂精锐调来开封,事详前文)  驼龙和常慧离开相国寺之时,还不知道少林寺此一决定,闻言不觉大喜,笑道:“慈根大师来得正... - 2018-01-06
  • 第三十六章 护短贪功骄帅陷功臣 承颜孝母皇帝说梦事_乾隆皇帝_故事
  •   四月初八浴佛节,军机处接到傅恒自山西发来红旗报捷奏章,同时又收到四川总督张广泗弹劾傅恒为贪图战功,擅诛统军主将的奏章。讷亲接到这两份文书,有点不知所措,忙命小路子去西华门外请张廷玉,商量一下入奏办法。小路子去了没一刻工夫就折转回来,说张... - 2019-01-05
  • 第三十六章 报主恩巴特尔刺熊 全圣颜纪晓岚落马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眼皮陡地一颤:小巴特尔又犯了罪,太出意外了。随着牛车越驶越近,他也看清了,确是巴特尔,穿的还是一身太监穿的蓝袍子,仰着脸看天,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乾隆沉吟片刻,己是稳住了神,微笑着侧身用蒙语问科尔沁王:  “这是你的奴隶?”  “这... - 2019-01-13
  • 真诚的老牛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在草木茂盛四季如春的山头上坐镇了10多年。因年事已高,不宜留任。在一次大选中,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不再投他的票。年富力强的黑豹接替了他,狮子的失落感非常强烈。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豪华的洞府,蜗居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土洞之中。曾经为狮子吹喇叭抬... - 2019-01-10
  • 第三章 胡印中仗义反大寨 “一枝花”事败出山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来来,高傧相,请这边上坐!”马骥遥见了高恒等三个人像孩子见了母亲,心里一宽,忙着迎了过来:“请这里坐!丁先生,您坐对面——骥远,先给二位傧相斟酒!”  高恒笑着接过酒,一仰脖子咽了,闪眼见那位年轻公子也坐在首桌,正和丁世雄挨着,不禁... - 2019-01-08
  • 狮子和野驴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与野驴一起外出打猎,狮子力气大,野驴跑得快。他们抓获了许多野兽。狮子把猎物分开,堆成三份,说道:“这第一份,该我拿,因为我是王。第二份也该是我的,把它算作我和你一起合作的报酬。至于第三份呢?如果你不准备逃走,也许会对你有大害... - 2019-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