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群魔同授首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经毒郎中提起师门旧恨,虽知是毒郎中故意挑拨,但也不禁被地说中了心事,回头看去。

      原来这一阵工夫,天杀星翁得奎、寿星寿比南、天机星陆机等三人连遇险把,被颀长蒙面人(石东华)一支长剑逼得团团乱转。

      中等身材蒙面人一柄长剑矫若神龙、雷公雷成章。开路神窦锋、丧门神欧阳琥三人本来不是他的对手,等到万少泉挥剑加入,他剑势和中等身材蒙面人,原是一个路子,(中等身材蒙面人即是万镇河)两人剑势开阀,可以互相配合,自然更加把三人逼落了下风。

      接着矮胖蒙面人(觉慧上人)扑到,他劈出来的记记都是少林内家重手法“金刚掌”,掌势如巨浪拍岸,巨斧开山,第一掌出手,就把他鼠隗七一人震飞出去。

      门神沙老三、山魈竹老四以掌功擅长,但他们旁门来技,在江湖上固可称雄一时,一旦遇上了觉慧上人连续劈出的佛门金刚掌,就小巫遇见了大巫,不堪一击。

      他鼠隗七只是以轻功见长,遇上这等势如雷霆的掌势,他的武功就一点不管用了,只是仗着轻功东闪西躲,根本没有一记还得上手。

      司马纶眼看着九人已呈不支之象,他自然不好再出手了,但就在这一瞬间,突觉一阵头晕,眼前人影忽然模糊,天旋地转起来,心中明白,自己是受了毒郎中之愚,身中之毒,根本未解,人已砰然跌坐下去。

      毒郎中微微一笑,挥手道:“把他们全都拿下了。”

      他左手一挥,通臂猿侯椿年、琵琶手鄢茂元、申一绝、慕容新四人率同八名黑衣独臂大汉一齐冲了上去。

      那以天机星为首的九个十二煞神早已呈现败象,再加上这些人加入战团,自然很快就手到擒来。

      通臂猿侯椿年左手一探,就抓住了寿比南后心,往地上一摔,他身后两个黑衣汉子立即一把撒在地上,迅快把一粒药丸塞在口中。

      他们虽然只剩下一条左手,动作异常敏捷,尤其塞入药丸之际,身子微侧,遮住了众人视线,没有人会想到独臂帮的手下帮勇,会在此时给擒住的人眼下毒药。

      琵琶手鄢茂元也在此时擒下了雷公雷成章、申一绝、慕容新二人也一连擒住了地鼠隗七、开路神窦锋。

      四个煞神一被拿下,其余五人情形支绌,天杀星翁得奎一支铁笔被颀长蒙面人一剑震飞,琵琶手鄢茂元和申一绝双双扑上,鄢茂元一记“琵琶手”击中右肩,申一绝五指箕张一把抓住了他左手,很快把他制住。

      天机星睹状大惊,要待救援!

      通臂猿侯椿年左臂轻舒,一把抓住他后领,右足膝盖猛地撞在他腰上,也擒了过去。矮胖蒙面人呼吁劈出两掌,门神沙老三赶快往右躲避。

      申一绝阴笑一声道:“这是你凑上来的了。”

      鬼爪如风,一下点了他左肋穴道,有足轻轻一勾,门神一个高大身躯,登时砰然倒了下去,被两个独臂帮帮勇伸手按住。

      接着山魈竹老四也被万少泉剑尖点上咽喉,慕容新趁机一指制住了穴道。

      剩下一个丧门神欧阳琥,有如丧家之犬,挥舞丧门剑,要想突围冲出,被中等身材蒙面人飞起一脚踢中有腕,阔剑“当”一声,跌落地上。

      琵琶手鄢茂元一跃而上,左臂伸出,一下夹住他头颈,两个帮勇迅忙外上,把他制住。

      不过盏茶工夫,九个煞神悉被拿下。

      万少泉长剑横购,朝毒郎中走去,道:“现在十二煞神业已全被你手下制住了,你既是一帮之主,就该言而有信,交出解药来了。”

      “万少在主说得极是。”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不过万少庄主总该知道在下率众进入古墓来的目的吧?”

      万少泉道:“你有何目的,与我并无关系。”

      “话不是这样说。”

      毒郎中徐徐说道:“敝帮崛起江湖,为时尚浅,不但与各大门派无法抗衡,就是和她们青衣帮也是众寡不敌,自然很难在江湖,开帮立派,第一个就需要金钱,就是开门七件事,莫非银钱不可,在下领他们进入古墓,不想独吞,至少也要分个几成。

      目前,喏,喏,少庄主请看,这里除了九华、少林。武当、茅山、和少庄主的黄山各派高人之外,另外还有全师进入古墓的青衣帮这许多高手在场,敝帮论武功、人数、都不足和诸位为敌,在下当日把令尊、石大先生、觉慧大师、冷道长、沈老英雄五位请来,在下并无丝毫不敬之处,只是想仰仗五位虎威,助我一臂。现在是否可请万少庄主再稍待片刻,且等出了古墓,在下定奉上解药,把今尊等五位交与诸位,咱们各走各的,总可以吧?”

      他说的虽然强词夺理,却也有他的理由。

      在古墓中若是交出解药,让石大先生、万镇河、觉慧上人等五人清醒过来,他独臂帮这点人手,当真一个也莫想活着出去了。

      万少泉怒声道:“这么说,阁下是不肯放人,不肯交出解药了?”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交出解药,放了这五位,敝帮的人莫说入宝山空手而回,只怕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古墓,这一点万少在主也一定想得到,在下说过出了古墓放人决不食言。”

      万少泉道:“你说的话,有谁能信?”

      毒郎中阴沉一笑道:“万少庄主不信也只好信我一回了。”

      万少泉怒声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毒郎中阴哼道:“在这古墓之中,万少在主不答应,那也由不得你了。”

      万少泉右手一抬,长剑朝指,道:“你我相去不过三尺,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先要你饮剑而亡。”

      毒郎中右手一抬,大笑道:“你倒试试看。”

      万少泉怒极,喝了声:“好!”

      嘶的一声,长剑朝前刺出。

      他剑才刺到一半,只见中等身材蒙面人从旁闪出,“当”的一声架开了他的剑势,还把他一支长剑震得直荡开去。

      万少泉眼看爹忽然出手,心头一惊,急忙后退了一步。

      “阿弥陀佛。”

      大通禅师眼见师叔被迷住了心神,投鼠忌器,只得口喧佛号,走上一步,合十道:“万少施主,阎施主说的是实情,咱们原是救人来的,既然阎施主答应出了古墓,交药救人,急也不在一时,咱们就等他出了古墓放人吧。”

      毒郎中阴森一笑道:“大师说得极是,敝帮既要在江湖立足,自然不敢开罪各大门派,再说万少庄主认为在下说的不足信,那更简单,待会出了古墓,在下若再不放人,凭在下这些人,能是大师诸位的对手么?”

      茅山葛清玄道:“但愿你言而有信。”

      毒郎中苦笑道:“在下若是言而无信,今后还能在江湖立足么?”

      况公权道:“好,咱们就相信你一次。”

      ***

      尹剑青冲进石门,脚下不由自主打了一个踉跄!艾青青回过身来关切的问道:“大哥,要不要我扶着你走?”

      尹剑育道:“不用,我自己会走的。”

      艾青青道:“那就快些走吧,里面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呢!”

      尹剑青道:“是什么人?”

      艾青青道:“自然也是你的妹子了。”

      尹剑育道:“你说是金步娇!”

      艾青青道:“你心里本来就只有金步娇一个妹子了。”

      她这话说得自然有点酸溜溜!

      尹剑青答道:“我不是为了你会到古墓里来么?金步娇是怕你不肯相信,替我来做证人的。”

      艾青青道:“她不是心里只有你这个大哥,肯冒生命危险来跟你作证么?”

      说话之时,已经走了七八大远近,艾青青脚下一停,转身朝右首石壁轻按了两下,再伸手一推,石壁间立时被推启了一道门户。

      只见一个人影疾快的扑了上来,口中叫道:“大哥!”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金步娇了!

      艾青青比她还快,抬手一格,拦住了金步桥扑来的身于,撇撇嘴道:“大哥已经来了,你还急什么呢?”

      金步娇被拦得一怔,望着她队随:“艾妹妹,你生气了?”

      艾青青推上了石门,裂嘴一笑道:“姐姐这可是冤枉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797-957.html - 2018-05-15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 - 2018-10-01
  • 十二个懒汉-童话故事 -故事大全
  • 《十二个懒汉-童话故事》(https://www.unjs.com)。”   第七个说:“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的东家盯着我干活,只是他老不在家。我的速度不会有虫子快,要想让我往前走就得有四个壮汉来推我。我到一张床上睡觉,等我一倒下,他们再也... - 2018-10-17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四章 鬼魅十二煞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找我?”  尹剑青一怔,问道:“陆总管找在下有何贵干?”  陆连奎笑了笑道:“在下找寻尹少侠,已非一日,今天总算有幸,找到少侠了。”  尹剑青道:“陆总管找寻在下总不会没有事吧?”  “自然有,自然有……”陆连奎连声陪笑道:“因为敝上...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二章 宝剑木藏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风威冷来此之前在城外农家借宿,便欲往北边奔去。高平晗叫道:壮士走错了,这是往北去。风威冷道:没有错,我便住在那边。高平晗愕然道:难道壮士不随高某回营?这回轮到风威冷吃惊了,他道:为何我要跟你去?  高平晗道:壮士若将后头的追兵引到家中,... - 2018-09-20
  • 第二章 江湖一毒枭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渐渐的一支木剑由疏而密,由简而繁,居然使得周围三丈,剑风呼呼,月光之下,但见一片纵横剑影,早已消失了青年的影子。  紧接着但听一声轻啸,一道剑影有如腾故起风,向空直上,在半空中一抖,剑花飞洒,缤纷如风,青年已经飘然飞落原地,抱剑卓立。 ... - 2018-05-15
  • 第十章 财帛动人心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道:“据先师说金窖就在这座大殿之下,要移开石香炉,才能下去。”  地鼠隗七耸着肩道:“我的天,这座石香炉,怕不有上千斤重,凭咱们几个人还移不开呢!”  金财神道:“头儿,十一哥他们全在古墓外守护,要不去……”  “他们守护墓外,不... - 2018-05-15
  • 第十二章 飘飘欲仙_还珠格格_故事大全
  •   小燕子浑然不知,漱芳斋已经有变。她陶醉得不得了。   这个晚上,对她来说,实在太珍贵了!终于亲眼见到了紫薇,终于亲耳听到紫薇说不怪她,原谅她了。回宫的一路上,她一直飘飘欲仙。尔康、尔泰、紫薇都上了车,送她到宫门口。大家生怕回宫... - 2018-07-19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金玉楼是杭州有名的珠宝店,那里的掌柜、档手个个都是火眼金睛,虽然这种假东珠几可乱真,但赝品根本瞒不过他们。南宫豪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那两个伪造东珠的骗子,张敬之已气喘吁吁地回来,喘息道:“金玉楼的掌柜刚开始只愿出七十两银子,我几乎磨破了嘴... - 2018-06-10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断刃风波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清水镇位于蜀南与滇北交界处的叙永城南营盘山下。因此山多矮小,少见连绵,却又各自相邻,相隔间距不过数丈,营盘之名亦由此而来。  那清水镇地处偏僻山间,少有人来,民风纯朴,多以耕种为生,虽是山地贫瘠,但人少地多,却也不忧温饱。此处虽以镇名之... - 2018-07-06
  • 第十二章 战约双雄_绝顶_故事大全
  •   清秋院梅兰堂中,气氛忽变得极其凝重。  暗器王林青与明将军毫不退让地对视,神情复杂。其余人则各怀心事。有人巴不得两人早作决战,看场热闹,有人却想伺机从中渔利,亦有人深明在当前京师的形势下,此战必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欲要出言制止,却找不到开... - 2018-07-01
  • 第十二章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张纾按约定派了两百骑紧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尾随至凌冲二州交界之处。罗彻敏让唐瑁写了一封书函给张纾,全是些主人高义,某实感激之类言辞,竭力表示绝无恶意。然后与那封张纾通敌之信一起,放在右居屠王身上,交了出去。  起先还怕张纾再追来,然而数日... - 2018-07-15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倾城倾国莫相疑,巫水巫云梦亦痴。  红粉情多销骏骨,金兰谊薄惜蛾眉。  温柔乡里精神健,窈窕风前意态奇。  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话说当日西门庆出离院门,玳安跟马,迳到狮子街李瓶儿家,见大门关着,就知堂客轿子家去了。... - 2018-10-04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
  • 彩虹飞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奇妙的午睡饼干,美味的魔法梦幻汤,让王国里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喜欢上了奇古拉国王的女巫姨妈。  森林女巫做完了这两件事,要休息一下。她说:“我得驾着彩云摩托飞上天空,欣赏王国的美景。”  奇古拉国王高兴地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奇古... - 2018-10-11
  • 阿拉丁神灯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 - 2018-10-10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