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千白发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齐追城退走后,杜四收起那张帛画,眼望小店四周,逡巡良久,脸现坚毅之色,痛饮下几口烧,竟是一掌化为四,推向小店四角的柱上,烟尘弥漫中,小店轰然崩塌。

      几人掠出小店外,杜四从废墟残瓦中拾捡起雕刻了一半的那根树枝,一脸怅然之色,似是略有些不舍。

      见到许漠洋与杨霜儿脸上均有不解之色,杜四沉思片刻后徐徐对许杨二人道:许小兄已是明将军必杀之人,此二人无功而返,却已泄露了许小兄的形藏,将军大兵一会必到,我们这就往笑望山庄去见杨霜儿欲言又止,又慈爱地加上一句,你林叔叔不欲与将军的人照面,刚才已传音与我会在半路上与我们相会。

      许漠洋百念俱生,刚要说些感激的话,却被杜四以目止住,像是知道他心意般地说道,巧拙与我相交几十年,区区小事许小兄不必过份拘礼。

      许漠洋借机道,巧拙大师临去前吩咐我去笑望山庄找兵甲传人,想不到竟然在此碰见了前辈。

      杜四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随我来吧。当先往沙漠中行去。许、杨二人对望一眼,只得跟上。

      迷茫的月色下,杜四带着许漠洋与杨霜儿展开身法,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上朝北疾走,渐渐已深入沙漠的腹地,抬眼望去,已可见得数里外越来越近的一座山脉起伏的轮廓。

      许漠洋见杜四一路上不发一语,料想他必是心伤好友巧拙大师的身死,虽是心中有百般疑问,也不敢出口相询。

      沙漠中的夜晚虽是没有白日毒辣的阳光,却是从地底蒸腾起一股暑气,令人烦闷难耐。

      三人行了几里,杨霜儿虽为女流,但身出名门,从小武功基础扎得坚实,倒也不觉什么。而许漠洋被暑气一蒸,浑身旧伤发作,虽是苦苦强忍,终不免慢了下来。

      杜四虽是不望二人一眼,却似有所感应,放慢了身形,落在许漠洋旁边,一只手轻轻扶住他的肩头,稍做提携。

      许漠洋心中感激,偷眼望去,但见杜四浏目前路,一脸坚忍。此时那还有半分初见时衰老佝偻的形态。

      适才见杜老汉一掌将小店击毁,毫不拖泥带水,做事决断果敢,知道此人必然不凡,从前想也是叱咤江湖的一个人物,再回忆起与巧拙大师相处七年来的种种时光,亦是黯然神伤。几次想开声说话,一时心中百感交集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杨霜儿虽是从小娇宠惯了,却也知情知趣,默默跟在二人身后,不发一语。

      杜四先开口向许漠洋问道,许小兄可曾听说过干将莫邪的故事吗?

      许漠洋稍稍呆了一下,他虽是自小生于塞外,却是汉族血统,对中原文化颇多研读,自然知道干将莫邪为楚王炼剑的故事,只是对这个时刻杜四提起此事却有些不解。知道对方是武林前辈,言语必是大有深意,当下恭谨称是。

      杜四点点头,干将莫邪夫妇为楚王作剑,三年方成,剑分雌雄。干将知楚王必不放自己回山再铸良剑,赴宫前已知必死,好在莫邪已有身孕,于是干将只献一剑于楚王,留言莫邪嘱其子报仇杜四厚实的声音在空旷的沙漠中就像是从洪荒深处传来,缓缓讲述着千年前的一段旧事。

      虽然许漠洋与杨霜儿都知道这段千古传奇式的典故,但此时此景下重新听来,依然是心血澎湃。

      杨霜儿忍不住接着道,楚王后来果然杀了干将,但莫邪之子名为赤,长大后想行刺楚王却苦于没有机会,后来有个人说可以帮他报仇,但却需要他的头,于是赤就毫不犹豫地拔剑自刎了。那个人果然献头于楚王,获得了楚王的信任,然后让楚王以汤镬煮赤之头,称其不备割下了楚王的脑袋,自己也自刎了

      杜四再道,而且三人的首级都掉在锅中,全煮得稀烂,再不可辨。楚臣只好分以葬之。血仇终于得报,但那份以死赴义的豪情壮烈却传诵世间,后人闻之无不扼腕叹息

      许漠洋心有所思,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他不虞让别人看出自己空负报仇之志,怅然道:干将莫邪千古神器,谁料想其间却有如此血泪之篇!

      杨霜儿想得却是另外的事,是啊,干将一死,赤也以身赴难,那铸剑之术只怕也失传了。

      杜四大笑,小侄女错了,赤虽为父报仇自刎,却尚留有一子,交与莫邪抚养成人。莫邪眼见丈夫儿子均遭横祸,不想再传铸剑之术于后人,改传铸甲之术。不料赤却还留下了一本铸剑之书,其后人兵甲共铸,那便是我兵甲派的开山祖师云歧子!

      许漠洋与杨霜儿恍然大悟,原来杜四是借此对二人讲说兵甲派的由来,兵甲传人日夜浸淫兵甲之中,对兵器的熟悉远非他人所能比拟。怪不得齐追城的炙雷剑虽是奇门兵刃,一旦碰上了杜四这样的兵器祖师,短短一瞬间便分解成了一堆碎片

      杨霜儿若有所思,低声道,我曾听父亲谈及过兵甲派,他说这是江北流马河边一个相当神秘的门派,每代只有两个传人,一人炼兵一人铸甲,每个门人一生最多只铸三件兵器,但所铸之物无不为名动一时的神兵宝甲。

      杜四仰天长叹,其实也不尽然,真正的神兵宝甲一生若能铸成一件便已是本门教徒最大的自豪了。何况若是无有战事,甲胄全然无用,是以兵甲派亦终分为两派,一派全意铸兵一派尽力铸甲,数代来纷争不下,弄得本门式微。我当初也就为了一块昆仑千年神铁与师弟斗千金争一时意气,这才远赴塞外,寻找炼甲之神器。唉,良匠易得,神品难求,想我兵甲派已有近十代未能炼成一件真正的神兵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想是为了师门没落而黯然神伤。

      许漠洋与杨霜儿这才明白兵甲派中竟有这许多的枝节,而杜四想来是铸甲一派。而要制成神兵利甲自然首先需要的是上好的材料,就若玉匠要雕琢传世名宝先亦要有了一块质地无暇的美玉,而杜四所说的千年神铁既属铁类,自是不适合铸成甲胄,难怪他争不过一意炼兵器的师弟。

      许漠洋眼见杜四眉头紧锁,想劝劝这个老人,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心中忽有明悟,脱口而出,其实铸兵甲亦同天下许多事理,因材施行方为最善。若是不顾物品的属类而强意雕琢,只怕过犹不及,反为不美。

      杜四惊讶地望向许漠洋,眼中精光一闪,似有所思。

      杨霜儿更是少女心性,说话毫无顾忌,管它是铸兵还是铸甲,杜伯伯最好能找到些好材料偏偏铸成一件千古难遇的兵器,气死那个斗千金忽想到那个斗千金毕竟也是杜四师弟自己的长辈,这般直呼其名大是不敬,不由吐吐舌头。

      杜四却是毫不在意杨霜儿话中的越礼,便像是呆住了一般思索着,蓦然拍头大叫一声,眼中老泪横流,巧拙啊巧拙,我终于明白你的苦心了!

      许漠洋与杨霜儿对望一眼,心中都不由自主想到那一把画帛上充满杀气的弓!

      杜四再度长叹一声,巧拙与我二十年前相识,成为生死知交。九年前他终与昊空门弃徒明将军决裂,远走天涯,我都几乎不知其踪迹。六年前他却找到了我,说是已隐隐有了对付将军的计划,他一生少有相求于人,却是要我守在此处,等待一个拿着他信物的人

      许漠洋大讶,莫非六年前巧拙大师就已知道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荒谬的念头,好象命运的发生虽然并不受人控制,却清楚地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一时茫然若失,再也说不下去。

      杜四望着许漠洋,从你一进我的店门,我就认出了巧拙的那柄拂尘,只是事起匆忙,不得不慎重从事。想不到六年前与巧拙一别,言犹在耳,却已是天人永诀言罢不胜唏嘘。

      杨霜儿大感兴趣,杜伯伯你是说巧拙大师竟可以预知几年后的事吗?

      杜四神情不置可否,我虽对天命宝典一无所知,但却知道其既为昊空门二大神功之一,当中的奥妙精微之处远非他人所能想像。但天命难测,真要洞悉天机又是谈何容易。巧拙一生穷究玄机,其为人做事自难为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测度。

      许漠洋这才略有些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难怪此沙漠边缘有这么一家奇怪的酒店。杜四为友承诺在此荒漠孤岭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797-980.html - 2018-07-10
  • 第三章 离乱长街_庶人剑_故事大全
  •   东方欲曙,白云成列,一重重地自墨蓝的天际挣了出来,随之便有些微冷寂的霞光在云彩上渐渐扩开。残旗迎风招展,而那晨风却已有了些燥性。看来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城头上的典军们不由诅咒一声。兵刃在青石上打磨发出滋滋的声音,伤兵们捧着一碗水,万般不舍... - 2018-09-20
  • 第三章 秦灭燕后江北各地渐趋安定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自建元六年秦灭燕后,江北各地渐趋安定。却还有前凉张氏,仇池杨氏,及代地拓跋氏等尚未尽数降服。就在秦燕之战未完时,本已受封于秦的仇池公杨世卒,其子纂不再向秦称藩。只是杨纂偏居仇池一隅之地,也没胆量先犯秦境。转眼就是建元七年,秦与晋战于寿春... - 2018-09-25
  • 第三章 猎天鹰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跟来了!猎天鹰一面狂奔一面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他所受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沉重。方才混战中,他胡乱将乌冰蚕丝塞进怀中。此时那团乌丝隐隐泛着热力,将痛楚丝丝缕缕融开。  他方才咬裂舌尖,伪装受创极深,本是想在过招中骤然发难,只是... - 2018-09-22
  • 第三回 干杯,朋友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京都城内,安国公府。  承平堂上安国公沐郅闵正大发脾气,跪的下人们,双股战栗,颤颤兢兢的道:公爷,小的确实找不到二公子,通府上都找过了。另一名家人掰着手指头数道:小的找过了吹红楼,御凤台,梦莺轩,还有  够了,我要你把绮楚河上的下作地方... - 2018-09-25
  • 对牛弹琴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战国时代,有一个叫公明仪的音乐家,他能作曲也能演奏,七弦琴弹得非常好,弹的曲子优美动听,很多人都喜欢听他弹琴,人们很敬重他。     公明仪不但在室内弹琴,遇上好天气,还喜欢带琴到郊外弹奏。有一天,他来到郊外,春风徐徐地吹着,垂柳轻轻地动着... - 2018-09-24
  • 此地无银三百两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人叫张三,喜欢自作聪明。他积攒了三百两银子,心里很高兴,但是他也很苦恼,怕这么多钱被别人偷走,不知道存放在哪里才安全。带在身上吧,很不方便,容易让小偷察觉;放在抽屉里吧,觉得不妥当,也容易被小偷偷去,反正放在哪里都不方便。 他捧着银... - 2018-09-24
  • 气壮山河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南宋大臣赵鼎出身贫寒,四岁就失去父亲,在母亲抚养和教育下成长。他二十一岁考中进士,当官时敢于批评权贵,受到宰相吴敏赏识,被调到都城开封任职。  1125年冬,北方的金国出兵南侵。次年秋攻陷太原,严重地威胁到宋朝的安全。昏庸懦弱的宋钦宗惊慌失... - 2018-09-23
  • 为了尊严,你敢断指吗? - 幼儿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4天前,母亲怀疑乐乐偷了家中5角钱,为证明清白,乐乐拿起厨房的菜刀,将自己左手小拇指切下…… 要强女孩沉默寡言 昨日上午11时,重庆红岭手外科医院外二科病房,见有人来,乐乐用铺盖半遮着脸,露出一双清澈的大眼睛。... - 2018-09-24
  • 大材小用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南宋著名爱国词人辛弃疾,父亲在他童年就去世,由祖父抚养成人。辛弃疾曾拜当时著名的田园诗人刘瞻为师,并和党怀英两人是刘瞻最得意的学生。有一次,刘瞻问他们两人道:“孔子曾经要学生谈各人的志向,我也问问你们将来准备干什么?”党怀英回答说:“读书为... - 2018-09-24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八章 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窗口正对着古枫,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心头狂跳,她几乎能从脑海中描绘出李家子弟尽数在这一役中伤亡的场面。  她再不能犹豫,一掌击开面前的玻璃,抽出腰间长剑,纵身而出。  全给我住手!  她这一声清咤,满庭皆惊,李歆严身子一颤... - 2018-09-25
  • 鲁班造木鸢 - 中国民间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班是敦煌人。他小时候,双手就很灵巧,会糊各种各样漂亮的风筝。长大后,跟父亲学了一手好木匠活,修桥盖楼,建寺造塔,非常拿手,在河西一带很有名气。 这一年,他成婚不久,就被凉州(今武威)的一位高僧请去修造佛塔,两年后才完工。他人虽在凉州,... - 2018-09-23
  • 施放烟幕的小乌贼 - 儿童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蔚蓝的大海,风平浪静,正是水下公民们出游的好时光。乌贼妈妈带着小乌贼到姥姥家探亲。这是小乌贼第一次出远门,心里真快乐呀。他随妈妈漂呀,漂。哦,那披着好多块透明骨板,分成几节的,是美丽的小虾鱼;那身体扁平,头部突出的,是小海蛾……小乌贼一边游... - 2018-09-25
  • 唇亡齿寒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候,晋献公想要扩充自己的实力和地盘,就找借口说邻近的虢(guó)国经常侵犯晋国的边境,要派兵灭了虢国。可是在晋国和虢国之间隔着一个虞国,讨伐虢国必须经过虞地。“怎样才能顺利通过虞国呢?”晋献公问手下的大臣。大夫荀息说:“虞国国君是个目... - 2018-09-24
  • 第六章 洞中不辨时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洞中不辨时辰,他醒来时,发觉自己陷在一个柔软而发烫的东西上面,好一会后,他才一惊坐直,自己竟是躺在李歆慈怀中。  猎天鹰这一时竟不知所措,却见她依然沉睡,轻轻唤了一声:李。  他骤然发觉,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勉强道了声:李小姐。... - 2018-09-24
  • 山羊先生的微笑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山羊先生刚被评上特级教师。他培养了不少尖子生,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啊!山羊当了大半辈子的教书先生,却从来没遇到过像小猪崽这样难教的学生。刚读过三遍的生词一转身忘得光光,甚至连“小猪崽”的“猪崽”... - 2018-09-22
  • 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 - 2018-09-22
  • 胖胖兔减肥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胖胖兔从来不运动,长得越来越胖,走起路来都呼哧呼哧喘气。这一天,它要去篮球场运动运动。  袋鼠奇怪地问:“胖胖兔,你来干吗?”胖胖兔说:“打篮球呀!”  袋鼠说:“打篮球先要学会拍球。”  “啊,这么简单。”胖胖兔学着袋鼠的样子拍起篮球... - 2018-09-22
  • 第一章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场初秋时节惯有的霏霏细雨,洗得栖霞岭翠意稍减,山腰李家大宅被笼在一片氤氲的汽雾中。万千乌瓦簌簌地响着,轻润中透着惶急。  宅东嘉仪堂小书房里,大小姐李歆慈盯着案前跪着的人已有许久。以至于两侧垂手侍立的婢子和下首坐着的老少不一的男人们,... - 2018-09-21
  • 胭脂结 序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颤动的睫毛前一片火烧似的光,额角、腋下、背心、胸口,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汗滴,正一颗颗地渗透了衣裳,渗透了身下的被褥。似乎有个被汗水织成的罩子,如湿透的毛毯一般潮重,紧紧地自头捂到了脚,每一下呼吸,都沉重得仿佛会挣断肋骨。  多少时辰了?多... - 2018-09-21
  • 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 - 2018-09-22
  • 得意忘形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阮籍,陈留尉氏(今河南尉县)人,又名嗣宗,是魏晋时期的一位著名诗人。他从小失去父亲,家境贫寒。但他勤奋好学,后来终于成为当时著名的隐士。阮籍本来很有抱负,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他对执政的司马氏集团非常不满,又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见解和主... - 2018-09-22
  • 拔十失五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三国时的名士庞统年轻时,为人朴质,一直没有人赏识他。但他的叔父大名士庞德公对他却十分看重,认为他不同寻常。当时,颍川人司马徽有善于鉴别人品的名声,庞统慕名前往拜见。见面时,司马徽正在树上采桑,于是庞统就坐在树下,跟他谈起来。两人越谈越投机,... - 2018-09-23
  • 第九章 船队泊入了瓜洲渡口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由两艘三层大船和七八艘中小船只组成的船队,在八月十五日亥初时分,泊入了瓜洲渡口。次日一早,船队会从扬州转入运河北上。大船上结着极为显眼的陈、李二姓灯笼,点出这前面一艘是陈家迎娶的船只,后面的,是李家送亲的船只。另有各色喜庆花灯,挤挤挨挨... - 2018-09-25
  • 一只没功劳的田鼠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田野里,住着三只田鼠。   秋天到了,三只田鼠开始准备过冬的东西。   第一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粮食,准备冬天食用。   第二只田鼠每天都到田野上运野草,准备冬天取暖。   而第三只田鼠每天都跑出去游玩,对粮食和野草一点儿也不关... - 2018-09-22
  • 自相矛盾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楚国有个人在集市上既卖盾又卖矛,为了招徕顾客,使自己的商品尽快出手,他不惜夸大其辞、言过其实地高声炒卖。他首先举起了手中的盾,向着过往的行人大肆吹嘘:“列位看官,请瞧我手上的这块盾牌,这可是用上好的材料一次锻造而成的好盾呀,质地特别坚固,任... - 2018-09-23
  • 第五回 连绵的青山百里长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雪拥关到了。杰可丹摇了摇他满头耀眼的金发,喃喃的说道。这并不是一句询问,但他的亲兵显然误会了,答道:是,是雪拥关,三贝勒请看,那边就是通噍城的山口。杰可丹向那边望了良久。其实不消看得,这瞧城和雪拥关的地势早在他十多岁时就已看熟了,现在他... - 2018-09-25
  • 第一章 殿下走在邺都东西大街上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秋风掠过巍巍太行,卷起邺都东西大街上的残枝,哗啦啦响成一片。一枚黄叶不甘心地在枝头挣扎了数回,终于被生生扯脱,打在一双凤头履上。唉!着履之人长长叹息一声,偏过脚来,将叶子碾得粉碎。旁边的人道:已经很晚了,殿下还是回宫去吧!  被叫作殿下... - 2018-09-25
  • 尾声 风往北吹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骑马行于山道之上,突然听得一声大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进此山,留下买路财。  话音刚落,一群衣着破破烂烂的男孩子从林子里跑出来。杨放笑了,问道:你们是打劫的么?你们的头是那个?我们的寨主就在上面。头顶上传来一声清啸,杨放抬... - 2018-09-25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