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不站起身来。

      这老妪两鬓花白,双颧突出,鹰鼻尖腮,加以一双闪着恶毒眼光的三角眼,活像一只猫头鹰。

      徐少华心中暗道:“只要看她生相,就不像是个善类,无怪二弟要吃她的亏了!”

      一面目光一抬,抱抱拳道:“这位大概就是阎护法了?”

      阎九婆一双三角眼只是打量着徐少华,过了半晌,才尖声道:“你就是云龙山号称江淮大侠徐天华的儿子徐少华?”

      这话问得很没有礼貌,而且口气之中,似有不屑之意,尤其她声若夜果,听来更是尖锐刺耳!

      徐少华看她如此托大,心头已是不快,闻声不觉脸色微沉,说道:“正是在下。”

      阎九婆又道:“你爹是怎么死的?”

      徐少华原是心高气做的人,看她问得如此无礼,不禁作色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什么人?”

      “你对老婆子这样说话?”阎九婆冷然道:“老婆子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在下这话有什么不对?”徐少华做然道:“徐某因为不知你是什么人,才向你请问的。”

      阎九婆尖声道:“老婆子就是这里的左护法。”

      “这么说,你就是阎九婆了。”徐少华道:“你请徐某进来,有什么事?”

      阎九婆霎着一双凶睛,尖厉的道:“我阎九婆也是你叫的?”

      徐少华道:“你先直呼先父名讳,在下叫你阎九婆又有何不可?”

      阎九婆怒声道:“好小子,你以为淮扬派很了不起?”

      徐少华大笑道:“淮扬派并没什么了不起,我看你倒是自以为很了不起,在下虽是江湖未学后进,但总是贵谷主邀约在下来的,所谓远来是客,你却如此盛气凌人,这是待客之道吗?”

      阎九婆呷呷厉笑道:“远来是客,你触怒了老婆子,老婆子就叫你作阶下囚,你信不信?”

      徐少华微哂道:“这就是你们千毒谷待客之道了?”

      阎九婆也从没遇上过敢这样顶撞她的人,虎的从椅上站起,右手也缓缓举起,喝道:

      “小子你……”

      徐少华凛然而立,目光一凝,微哂道:“在下尊你是千毒谷的左护法,你这声小子最好收回去。”

      阎九婆当真气疯了心,江湖上从没有人敢对她如此顶撞的,头上白发飘动,一只手掌,登时乌黑如墨,粗大了一倍!

      口中呷呷怒笑,喝道:“老婆子就劈了你……”

      “黑煞掌”骤然朝前劈来!

      徐少华少年气盛,看她居然使出“黑煞掌”来,心头不禁大怒,同样右手一探,五指如钧,朝前一转,一把朝她右腕拿去。

      使的正是“云龙第十九式”,矮小老头教他的一记怪招。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阎九婆手掌劈出之际,只听一个苍劲声音急急喝道:“阎护法快请住手!”

      一个人影随着闪了进来,这人正是右护法祖东权。

      但双方出手何等快迅?阎九婆“黑煞掌”堪堪出手,但觉脉门一紧,已被徐少华五指扣个正着。

      这一记不但手法怪异,而且一经被扣,全身功力再也使不出来,哪里还有挣扎的余地。

      徐少华眼看祖东权闪身走入,口中微哂道:“阎九婆,徐某远来是客,不想伤人,你可以收手了。”

      手腕轻抬,五指一松,把阎九婆震得后退了两步。

      他占便宜的是阎九婆右腕被扣,使不出力道来,才会被他抬腕之际,震退了两步,如论内力,阎九婆数十年修为,实是胜过他甚多。

      这下连祖东权也看得大为惊异,他对九毒寡妇阎九婆的武功,自然知之甚谂!

      千毒谷练成“黑煞掌”的一共只有七人,以阎九婆的功力最为深厚,可说是七人中最厉害的一个。

      如今他亲眼目睹,徐少华居然一下就拿住她的脉门,连自己都没看得清他使的是什么手法。

      而且在五指一松之际,还把她震退了两步,只此一手,已可看出这少年人一身武功,岂不还在阎九婆之上?

      阎九婆被徐少华莫明其妙的扣住脉门,还被震得后退了两步,不由愣得一愣,这是她练成“黑煞掌”以来,第一次受制于人!

      怎不教她心头狂怒,厉喝一声:“好小子,老婆子不把你劈了,我就不叫阎九婆……”

      右掌疾举,正待劈出!

      祖东权急忙伸手一拦,陪笑道:“阎护法歇怒,大家不可误会,谷主要兄弟来请徐少庄主的。”

      阎九婆怒气未消,但凝足了“黑煞掌”功的右手已缓缓垂了下去,厉声道:“祖护法,你总看到了,这小子好狂妄的口气。”

      徐少华微笑道:“在下是阎护法请我进来的,总该以礼相见,在下远来是客,若不是阎护法先出言不逊,在下总不至于一见面就顶撞你阎护法吧?”

      阎九婆道:“难道还是老婆子的不是?”

      “好了,好了!”祖东权笑道:“这是误会,大家少说一句不就没事了吗?”

      一面朝徐少华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不可再和阎九婆一般见识,一面含笑道:“谷主命老朽前来相请,徐少庄主快请随老朽进去,别让谷主久候了。”

      徐少华潇洒的抬抬手道:“祖老丈请。”

      祖东权说了声:“有僭。”

      领着徐少华退出。

      阎九婆重重的哼了一声。

      徐少华只作不闻,随着祖东权笔直朝长廊行去。

      不多一回,来至一幢精舍前面,祖东权脚下一停,抬手道:“徐少庄主请。”

      徐少华拱拱手道:“在下第一次拜见贵谷谷主,还要祖老丈引见,祖老丈不用客气,只管请先。”

      祖东权道:“徐少庄主如此客气,老朽那就给你带路。”

      说罢,就当先举步,跨上石阶,一名青衣使女赶忙掀起棉帘。

      两人相继跨入。

      徐少华举目看去,这是一问陈设简朴的小客厅,但却扫得纤尘不染,上首一张长案,挂着一幅山水,和一副泥金对联,两边各有一徘几椅。

      中间放一个火炉,炭火正红,炉上搁一把水壶,正在冒着热气,水已经开了,是以进入屋来,就有一股暖气。

      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就坐在炉旁取暖。

      这老人脸色微黑,浓眉大眼,蒜鼻狮口,一把连鬓白髯,看去貌相威武,敢情就是千毒谷主了。

      他身后伺立着一个青衣使女,正是方才领自己进来的小红。

      她看到徐少华走入,清澈的眼神不期而然投以一瞥,目光之中,隐含关切之情,却很快低下头去。

      徐少华心里有些明白,自己和阎九婆言语之间起了冲突,祖东权就很快赶去,很可能是她搬来的救兵了!

      祖东权走在前面,这时忽然身形一侧,朝那黑袍老者拱拱手道:“启禀谷主,徐少庄主来了。”

      接着又朝徐少华抬手道:“徐少庄主,这位就是谷主了。”

      黑袍老者站起身,打量着徐少华,点头道:“徐少庄主远来,老夫失迎。”

      “不敢。”徐少华连忙拱手道:“江湖未学徐少华见过谷主。”

      “徐少庄主不用客气。”黑袍老者抬抬手道:“快快请坐。”

      三人落坐之后,小红提起炉上水壶,沏了一盏茶,送到徐少华身边几上,说道:“徐少庄主请用茶。”

      徐少华欠身道:“多谢姑娘。”

      小红又给祖东权沏了茶。

      黑袍老者道:“老夫听祖护法说,徐少庄主令尊和贵庄四十余口,都丧在‘黑煞掌’下,徐少庄主认定凶手是千毒谷的人,老夫深感诧异,千毒谷一向抱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令尊既然无过节可言,决不会向令尊下手,此中也许别有缘故。

      因此老夫想亲自听听此事经过详情,才要祖护法把徐少庄主请来,你可否详细说一遍给老夫听听?”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73-946.html - 2018-03-15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夜入石母岭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道:  “裴兄弟,你们都回来了?  五人匆匆用过酒饭,会帐下楼,回转客店,东门奇和三手真人都己回房做功去了。  丁盛看到大家回来,含笑问... - 2018-06-02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二章 欧阳生久经大敌迅快刹住身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欧阳生久经大敌,没待对方扑到,迅快刹住身形,右手大袖业已朝前挥起,左手直竖,相继朝上拍去。  两人动作如电,但听“蓬”“蓬”两声大响,两丈方圆旋风迸发,砂飞石走,声势惊人,再看两人似乎功力悉敌,欧阳生站桩不动,对方也翩然落到地上,那是一... - 2018-01-11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十二章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马车在客栈外停了下来,明珠对云襄悄声道:“柳公权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客栈中就只有几个侍卫。我先去将他们支开,你悄悄上去,左手第二间房。”  云襄在马车上望着明珠将几个侍卫支走后,他才独自进入客栈,缓缓登楼而上。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光线... - 2018-06-10
  • 第二十二章 易 俘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枯佛嘉摩瞧了嘉擅尊者一眼,问道:“这么说来,教主已经擒了一名天龙寺的门人,不知是谁?”  温如玉冷嘿道:“贵教擒了在下什么人?在下也擒了贵教什么人,大家可称林两悉称,谁也没有吃亏。”  嘉檀尊者全身一震,变色道:“你是说红薇?你……敢对...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何香云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_护花剑_故
  •   何香云眼看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心中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是以并未开口。  闻九章听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他方才虽看到丁少秋的身手不凡,但不相信对方一个弱冠少年能胜过华山派两个门人,闻言嘿然道:“汝贤、汝清,你们... - 2018-05-03
  • 第二十二章 误会冰释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柯景星朝岳小龙一指.说道:“他是彩带门的岳少门主岳小龙。”  陆连生脸色微微一变.冷市道:“阁下原来就是岳少门主。”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乎对彩带门含有敌意.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三年前钟子期回转终南,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终南派的人,对本... - 2018-01-08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长途多变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托塔天王王公直哈哈一笑,抱拳作了个环揖,道:“诸位道兄,都是老朽久闻大名的人,今日能在此地遇上,倒是省了老朽许多力气。”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道:“数日之前,诸位道兄由湘西一路追踪而来,老朽适因另有一件急事,当时无暇和诸位说明,不料... - 2018-02-28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随驾出巡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朝云如天点头为礼,含笑道:“云兄早。”  云如天只是冷傲地略为颔首,说了声:“早。”  君箫心中暗道:“好个冷傲的人。”  沈功甫忙道:“在下替两位带路。”  举步往楼下行去。  君箫、云如天两人,随着他身后而行,君箫因云如天生性孤... - 2018-01-29
  • 第二十二章 崂山示警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一眼认出这年轻道士,正是谢无量的四弟子陆道清,曾在泰山见过,这就拱手道:“在下正是岳小龙,有重要之事,求见谢观主来的。”  陆清道问道:“岳施主有什么事,要见家师?”  岳小龙道:“在下千里赶来,此事极为重要,谢道兄代为通报。” ...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商道即人道_商道_故事大全
  •   消息很快又传遍了义州城,这次大家都说林尚沃第三次被那个二流子给蒙了。但10天以后,那个黄海道人回来了,而且令人惊讶的是,离开时空空的10辆牛车回来时已装满了人参,并且都是质量上乘的六年根参。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次轮到林尚沃大吃一... - 2018-01-12
  • 第二十二章 急转直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闲言表过,却说铁扇相公文紫宸见邛崃怪叟说出自己来历,不禁阴笑道:“庞大侠好说,咱们既然遇上了,区区就送个人情,替你招魂罢!”  他说话之时,一派斯文,但话声才落,人已向前一纵身,双掌闪电平推而去,一股极强大的潜力,直向邛崃怪叟胸前逼去!... - 2018-05-29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十二章 天山双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突然,青衫神叟睁开了双目,看也不看玉面煞神,将玉盘端放在膝前,以盘中双筷之一,将食物莱蔬分作两半,吃了起来,食毕将玉盘向原处一放,依然闭目跃坐如故。  玉面煞神不禁气结,怒声说道:“老二,你总不能不让我吃东西吧!”  青衫神叟依然毫不理... - 2018-05-27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