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位退休的面包师_基督山伯爵

  •   就在马尔塞夫伯爵受了腾格拉尔的冷遇、含羞带怒地离开银行家的府邸的那天晚上,安德烈·卡瓦尔康蒂先生带着鬈曲的头发、式样美观的胡须以及松紧合宜的白手套,走进了安顿大马路腾格拉尔爵府的前庭。他在客厅里坐了还不到十分钟,就把腾格拉尔拉到一边,拖他到了一个凸出的窗口前面。他先说了一篇机巧的序言,说自从他那高贵的父亲离开以后,他是多么的想念和挂虑他;然后他就向那位银行家道谢,说他一家人待他真是太好了,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侄子一样看待;然后,他承认地的热情已找到了一个归宿,而那个归宿点便是腾格拉尔小姐。腾格拉尔极其注意地倾听着,最近这几天来,他一直期待着这一番表白,现在终于听到了,他的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和听马尔塞夫讲话时那种低头沉思的神气成了鲜明的对比。但他还不愿意立刻就答应那个青年的要求,表面上略微犹像了一下。“您现在考虑结婚不是太年轻一点儿了吗,安德烈先生。”
      “不,的确不,阁下,”卡瓦尔康蒂先生答道,“在意大利,贵族一般都很早就结婚。这是一种很合理的风俗。人生是这样易于变幻,当快乐来到我们前面的时候,我们应该及时地抓住它。”
      “嗯,阁下,”腾格拉尔说,“您的建议使我很感光荣,假如我太太和女儿也同意的话,那些初步的手续由谁来办理呢?我想,这样重要的一次商谈,应该由双方的父亲出面才好。”
      “阁下,家父是一个极有先见之明和非常审慎的人。他正想到我或许愿意在法国成家立业,所以在他离开的时候,把那些证明我身分的文件都留交给了我,并且还留下一封信,说假如我的选择符合他的心愿,就答应从我结婚的那天起,可以让我每年有十五万里弗的收入。这笔款子,我估计,约占家父每年收入的四分之一。”
      “我,”腾格拉尔说,“我早已准备给我的女儿五十万法郎作嫁妆,而且,她还是我的独生女儿。”
      “嗯,”安德烈说,“您看,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假如腾格拉尔男爵夫人和欧热妮小姐不拒绝我的求婚的话。我们每年就可以有十七万五千里弗任意支配。要是我能劝动侯爵把我的本金给我,这当然不见得能实现,但还是可能的,我们就把这两三百万交给您,而这两三百万一旦到了一个老手的手里,至少可以赚到一个一分利。”
      “我给别人的利息从不超过四厘,普通的只有三厘半,但对我的女婿,我可以给五厘,我们大家可以分享赢利。”
      “好极了,岳父大人,”卡瓦尔康蒂说,这句话暴露了他那下贱的本性,他虽极力想巧用贵族的派头掩饰那种本性,但有时却仍不免要流露出来。他立刻校正自己说道,“原谅我,阁下。您看,单是希望就已使我快要发疯了,假如希望真的实现了,我还不知要成什么样了呢!”
      “但是,”腾格拉尔说,他并没发觉这番最初毫不涉及金钱的谈话,变成了一场商业谈判,“在你的财产当中,有一部分令尊无疑是不能拒绝您的罗?”
      “哪一笔?”青年问。
      “就是您从令堂那儿继承来的那一笔。”
      “是的,的确。我从家母奥丽伐·高塞奈黎那儿继承了一笔财产。
      “那笔财产有多少?”
      “说老实话,阁下,”安德烈说,“我向您保证,我从没去想过,但据我猜测,那笔财产至少肯定有两百万。”
      腾格拉尔喜不自胜,犹如守财奴找到了一笔失踪的财宝,或沉船的海员在精疲力尽的时候忽然感觉脚踏到实地了一样。
      “嗯,阁下,”安德烈说,毕恭毕敬地向银行家鞠了一躬,“我可以希望吗?”
      “安德烈先生,”腾格拉尔说,“您不但可以希望,而且或许可以认为这件事情已是确定无疑的了,假如您这方面没什么阻碍的话。只是,”他若有所思地又加上了一句话,“您的保护人基督山先生这次怎么不来代您提亲呢?”
      安德烈略微涨红了脸。“我刚从伯爵那儿来,阁下,”他说,“他无疑是个很风趣的人,但他有些念头却古怪得难以想象。他对我估计得很高,他甚至告诉我说,他绝对相信家父不会仅仅让我收用利息,而会把那笔本金也给我的。他答应为我设法办到这一点。但他又说,他从不代人提亲,将来也决不做这种事。但是,我必须为他说句公道话,他说道,假如他生平对自己的这种态度曾表示过遗憾的话,那么就是这一次了,因为他认为这桩婚姻将来一定会很美满的。而且,他还告诉我,尽管他不公开出面,但假如您有什么问题去问他,他一定会答复您的。”
      “啊!好极了!”
      “现在,”安德烈带着他那种最可爱的微笑说道,“我跟岳父谈过了,我必须还得跟银行家来谈一谈。”
      “您有什么事要跟他谈?”腾格拉尔也微笑着说道。
      “就是后天我就可以从您这儿提取四千法郎了。伯爵怕我的经常收入不够下个月的开支,给了我一张两万法郎的支票。您看,这上面有他的签字,您可以接受吗?”
      “这样的支票,”腾格拉尔说,“就是一百万票面的我也很乐于接受,”他把那张支票塞进了口袋里。“您定个时间吧,明天什么时候要,我的出纳将带着一张两万四千法郎的支票来拜访您。”
      “那么,十点钟吧,假如您方便的话。我希望能早一点,因为明天我要到乡下去。”
      “很好,十点钟。您还住在太子旅馆吗?”
      “是的。”
      那位银行家的确很守时,第二天早晨,正当那个年轻人要出门的时候,那两万四千法郎就交到了他的手里,于是他就出门去了,留下了两百法郎给卡德鲁斯。他这次出门主要是为躲避这个危险的敌人的,所以尽可能地在外逗留到很晚才回来。但他刚从马车里跨出来,门房就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来见他了。“先生,”他说,“那个人已经来过了。”
      “什么人?”安德烈态度很随便地说,表面上似乎已经把他时刻害怕着的那个人给忘了。
      “就是大人给了他那一小笔养老金的那个人。”
      “哦!”安德烈说,“我父亲的老乡。嗯,你把我留给他的那两百法郎交给他了吧?”
      “是的,大人。”安德烈曾表示过希望人家这样称呼他,“但是,”门房继续说道,“他不肯拿。”
      安德烈的脸色顿时变白了;由于天黑,所以别人没注意到那一点。“什么!他不肯拿?”他用一种略带焦急的口吻问道。
      “不,他想见见大人,我告诉他说您出门去了。他坚持说要见您,但最后似乎相信了我的话,就交了这封信给我,这封信是他随身带来的,本来已经封好口的了。”
      “给我,”安德烈说。于是他借着车灯的光拆开了那封信:“你知道我住的地方。明天早晨九点钟,我等你来。”
      安德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那封信,看是否曾被人拆开过,是否被人偷看过里面的内容:但这封信的封口非常缜密,假如有人想偷看,则必须撕破封口,可封口却原封未动。“好极了,”他说,“可怜!他真是一个老好人。”他丢下门房,让他去细细地咀嚼这几句话,后者被弄得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这主仆二人究竟哪一个更值得钦佩。“赶快卸马,上来见我,”安德烈对他的马夫说。这个青年几步跳进了他的房间,立刻烧掉了卡德鲁斯的信。刚一完事,仆人就进来了。“你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庇利。”他说。
      “我很荣幸,大人。”
      “你昨天做了一套新制服?”
      “是的,大人。”
      “我今晚上要跟一位漂亮的小姐约会,我不想让人知道。把你那套制服借给我用一下,你的证件也拿来,假如需要的话,我就可以在一家客栈里过夜了。”庇利遵命照办。五分钟之后,安德烈就全身化装妥当,离开了旅馆,叫了一辆双轮马车,吩咐车夫驶往洛基旅馆。第二天早晨,他象离开太子旅馆那样毫不引人注意地离开了那家小客栈,穿过圣·安多尼路,顺着林荫大道走到密尼蒙旦街,在左边第三座房子门口停了下来,当时门房正巧不在,他四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49&f_id=656 - 2014-08-04
  • 第八十一篇 解精微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在明堂,雷公请曰:臣授业传之,行教以经论,从容形法,阴阳刺灸,汤液所滋,行治有贤不肖,未必能十全。若先言悲哀喜怒,燥湿寒暑,阴阳妇女, 请问其所以然者。卑贱富贵,人之形体所从,群下通使,临事以适道术,谨闻命矣。请问有(... - 2017-12-31
  • 第八十一回 燕青月夜遇道君 戴宗定计出乐和_水浒传_小说
  •     话说梁山泊好汉,水战三败高俅,尽被擒捉上山。宋公明不肯杀害,尽数放还。高太尉许多人马回京,就带萧让,乐和前往京师,听候招安一事,却留下参谋闻焕章在梁山泊里。那高俅在梁山泊时,亲口说道:“我回到... - 2017-12-31
  • 第八十一章 向雅各的神发声欢乐_圣经
  • 81:1你们当向神、我们的力量大声欢呼,向雅各的神发声欢乐。81:2唱起诗歌,打手鼓,弹美琴与瑟。81:3当在月朔并月望、我们过节的日期吹角,81:4因这是为以色列定的律例,是雅各神的典章。81:5他去攻击埃及地的时候,在约瑟中间立此为证。... - 2017-08-23
  • 第八十九章 夜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先生按照他往常的习惯,一直等到本普里兹唱完了他那曲最有名的《随我来》,才起身离开。莫雷尔在门口等他与他告别,并再一次向他保证,说第二天早晨七点钟一定和艾曼纽一同来。于是伯爵面带着微笑稳步地跨进车厢,五分钟以后回到家里。一进家门,他... - 2014-08-04
  • 第八十一回 临危不乱 从容闯关_江湖奇英
  •   宋岳芥子神功立刻从周身渗出,左掌一阵狂扫,星眸中暴射出一股令人悚栗的煞气,一声冷酷大喝:“高僧亦看看在下这一招!”  一团剑花,闪烁而起,接着剑气一沉,那喇嘛僧口中响起一声惨嚎,身形跄踉而退,长剑硬生生从他肩上直划到腰部,三尺长的一条血... - 2017-11-13
  • 老子·道德经 第八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信言①不美,美言不信。善者②不辩③,辩者不善。知者不博④,博者不知。圣人不积⑤,既以为人己愈有⑥,既以与人己愈多⑦。天之道,利而不害⑧。圣人之道⑨,为而不争。[译文]真实可信的话不漂亮,漂亮的话不真实。善良的人不巧说,巧说的人不善良... - 2018-01-01
  • 第八十八章 侮辱_基督山伯爵
  •   在那位银行家的门口,波尚让马尔塞夫停一下。“听着,”他说,“刚才我已对你说过,你必须要求基督山先生解释清楚。”  “总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等一等,马尔塞夫,在见他以前,你必须先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考虑这么做的严... - 2014-08-04
  • 第八十五章 旅行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看见那两个青年人一同走来,便发出一声欣喜的喊叫。“呀,呀”他说,“我希望一切都已过去,都已澄清,妥当了结了吧。”  “是的,”波尚说,“那种荒谬的报导已经不存在了。要是再有那种消息,我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谈它吧。... - 2014-08-04
  • 第八十七章 挑衅_基督山伯爵
  •   “这时,”波尚继续说,“我趁着沉静和黑暗离开会议厅,因此没人看见我。那个放我进来的听差在房门口等我,他领我穿过走廊,到达一个通凡琪拉路的暗门。我是带着一种悲喜交加的情绪离开的。原谅我,阿尔贝,悲是为了你,喜是喜那个高贵的姑娘竟能这样为她... - 2014-08-04
  • 第八十六章 审问_基督山伯爵
  •   早晨八点钟,阿尔贝象一个霹雳似的落到波尚的门前。仆人早已受到吩咐,领他到他主人的寝室里,主人正在洗澡。  “怎么样?”阿尔贝说。  “怎么样?我可怜的朋友,?波尚答道,“我正在等待你。”  “我一到就过来了。不用告诉我,波尚,我相信你是... - 2014-08-04
  • 第八十一章 泄露行藏语未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原来南世候和翟天成打到五六十招以上,施展“七星身法”配合“千佛指”,连续抢攻之下,试出对方不但不会“迥龙身法”,而且连“千佛指”也不如自己远甚,心中顿前杀机。  他武功原要胜过翟天成甚多:虽然他不肯食言,使的仍是“千佛指法”,但这一放手... - 2018-05-14
  • 第八十四章 波尚_基督山伯爵
  •   歹徒潜入伯爵府企图行窃这回事,是在此后的两星期内成了全巴黎的谈话中心。那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曾签署了一份自白书,指控暗杀他的人是贝尼代托。警察局曾下令严紧搜查凶手。指控德罗斯的小刀、隐显灯、钥匙串和衣服都保藏在档案库里,只有他的背心找不到,... - 2014-08-04
  • 第八十三章 上帝的手_基督山伯爵
  •   卡德鲁斯继续悲惨地喊道:“神甫阁下,救命呀!救命呀!”  “怎么一回事呀?”基督山问道。  “救命呀!”卡德鲁斯喊道,“我被人害死啦!”  “我们在这儿,勇敢一点!”  “呀,完啦!你们来得太迟喽,你们是来给我送终罢了。刺得多厉害呀!好... - 2014-08-04
  • 第八十章 控诉_基督山伯爵
  •   没有多久阿夫里尼先生就让那个法官苏醒了过来,他看上去好象是那回屋里的第二具尸体。  “噢,死神已来到我的家里了!”维尔福喊道。  “还是说罪神吧!”医生答道。  “阿夫里尼先生,”维尔福喊道,“我无法跟您说我此时的各种感触——恐怖、忧愁... - 2014-08-04
  • 第八十二章 夜盗_基督山伯爵
  •   在我们所叙述的那一场谈话发生后的第二天,基督山伯爵带着阿里和几个随从到欧特伊去,他还带了几匹马同去,想到那儿去确定它们的品质。他这次出门安德烈事先并不知道,甚至伯爵自己在前一天也不曾想到;他这次到欧特伊去是贝尔图乔促成的,因为他刚从诺曼... - 2014-08-04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2)_降魔金刚杵
  •   片刻,环佩叮当,只见一前一后两位顶着头帕的丽人,分别由四名丫环搀扶,款款下楼而来。直看得秦玉雄心旌摇动,想入非非。心想自己真是无福,两个大美人却不得消受,除非废了她们武功,请相爷恩准……  他双目不眨,直盯着两位穿大红衣裙的姑娘,艳丽得... - 2017-11-21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1)_降魔金刚杵
  •   郁香楼楼上的客室里,万松婆婆满面怒容,金花银花站在她身后两侧,凌晓玉、宣如玉站立着,正在答话。  凌晓玉道:“属下的确不知,听说今日是一个叫张彦礼的人所为……”  万松婆婆冷笑道:“光凭皮怀志师徒俩,就能抢走了聘礼么?分明是你唆使东野焜... - 2017-11-21
  • 第十一章 贵为公子_紫星红梅
  •   陈志鸣道:“伏兄这个主意好,不然实在难以招人,不施出狠辣手段,难以服人。有了金龙令,沿途的黑道帮派也好,白道的成名人物也好,见令必须服从,我们可从中挑选些高手来京师。若是不服从,就下手除掉,或是杀一儆百,杀鸡吓猴,既扬金龙令之名,也扬风... - 2017-11-20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怪事_血字真经
  •   徐海峰讲完所知之事,大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就连饱经世故的何恩佑老儿,也眯起两眼,陷入沉思。  原来,麒麟镖局镖师徐友林、王开胜走镖回洛阳,途经登封县城时,正好碰上几位少林僧人,其中有少林寺维那普昌大师。  徐友林、王开胜遂上前相见,询问...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暗杀阴云_血字真经
  •   苍震宇一早就来到了白马寺。  他想以香客身份入寺,好约见济明和尚。  未料才来到寺前山门,便被五个和尚阻住,道:“施主留步,本寺暂封寺一年,请到别的庙里上香吧。”  闻听此语,苍振宇才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香客。  他故作惊诧道...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炼丹秘室_酒狂逍遥生
  •   临暮,夕阳西垂,归鸟还山,古坟山林,一片凄凉。  猎猎晚风,摇曳着蔓草枝叶,哗哗声使人悚惧心寒。  老秀才等一行人,站在林边静听,俄顷便鱼贯入林。  除了老秀才、肖劲秋、宁月娥镇静如常,余人皆心惊胆战。  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武林豪客,而... - 2017-11-25
  • 第三十一章 左府怪人_血字真经
  •   吴善谦的家冷落了半年之久,现在又热闹了起来。  蓝人俊、郑志刚等一行七人回到洛阳后,便住吴家大院。  吴善谦又将老母亲从乡下接来,并引郑兰珠拜见了婆婆。  老母亲见兰珠美丽活泼,自是十分喜爱,兰珠便天天去陪着婆婆。  蓝人俊等在郑家时就...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_紫衣玉箫
  •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焦一闵... - 2017-11-29
  • 第二十一章 威镇长安_梵林血珠
  •   一  陈野有两天晚上没到飞鸿庄去。  他以为惩善禅师等人还一时不会来到。  第三天夜间,他叫三个老儿跟着,来到飞鸿庄。  哪知他们已经来迟,五怪中二怪已横尸场上,老太婆正发雌威。  他便飘身下树,与公冶亚君大打出手。  第一次对掌,他在... - 2017-12-08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故剑情殷_北山惊龙
  •   江边停着的那艘大船,隐约露出灯光!  中舱一张锦榻上,直挺挺躺着一人,那不是在客店中被人掳走的点苍流。云剑客沐苍澜还有谁来?  但奇怪的榻前站着一个头梳宫髻的女人,她身形朝里,只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正在替流云剑客运功逼毒!  但就在三人堪... - 2017-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