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火灵圣母怒道:“你要他们到那里去?”

      金铁口耸耸肩道:“少说也得退到十丈以外去……”火灵圣母怒道:“你有多少本领,只管使来,没有人会偷学你的。”

      挥手一掌,迎面直劈过去。

      金铁口这回不再躲闪,依样葫芦,右手抬处。挥手发掌,迎面劈来,一面说道:“老大姐,你好好说话,别光火好不?”

      火灵圣母明明发掌在先,但不知怎的,自己掌势未出,对方一只枯瘦的手掌,已经抢在前面,压到面前,迫得自己竟然无法出掌。

      金铁口逼住了她的掌势,接着说道:“其实小老儿这也是为你老大姐好,你是崆峒派的副掌门人,成名多年,威望久著,如果……嘻嘻,万一给小老儿的麻衣手法所败,给你手下的老管家们看在眼里,老大姐岂不没有面子火灵圣母听得怒不可遏、沉喝一声:“匹夫,你有多大能耐,敢口发狂言?”

      右掌一收即发,平胸推出,左手同时化掌。斜切而下,双掌齐发,出手快逾电闪。

      金铁口道:“不敢,不敢,小老儿就只有这点能耐。”同样双手齐出,右掌平推,左掌斜切,完全和火灵圣母的招式,一般无二,但他依然抢在火灵圣母之前,等火灵圣母双掌甫发,已被他抢了先机,就像出路被人堵住一般,掌势再也劈不出去。

      火灵圣母愤怒的喝道:“你是什么手法?”

      金铁口耸耸肩,得意的嘻了一声,才道:“这就是‘麻衣手法’,老大姐,你可别小觑了它,真要给它劈上,你子孙准得披麻戴孝呢!”

      火灵圣母怒笑一声道:“很好。”

      突然欺身扑上,双手扬处,接连劈出了九掌。

      崆峒“九凝掌”,以掌法奇幻,令人滋疑而出名。“九凝掌”掌法展开,除了挨打,你休想封架,因为这一套掌法,似实而虚,似虚而实,每一掌都可实可虚,你根本无从法封架。

      火灵圣母就是因为方才接连两掌,都被金铁口抢了先机,逼住掌势,故而使出崆峒派独门秘技“九凝掌”来!

      这下果然不同凡响,但见她出手掌势忽拍忽切,忽推忽戮,不但变化精妙,抑且动作奇快,令人目之为眩。

      金铁口口中“啊”了一声,脚下往后连退了两步。

      火灵圣母看得暗暗冷笑:“就算你退上百步,也休想逃得出老身的手掌。”

      就在她心念转动之际,只听金铁口叫道:“老大姐,小老儿那就只好还手了。”

      双手跟着递出,但听接连响起一阵“啪、啪”轻响,和火灵圣母连对了八掌,掌掌接个正着!

      原来他在火灵圣母第一掌递出之时,脚下后退了两步,这两步后退,正好避开了第一掌。

      这人怪也就怪在这里,他自己好像从没学过什么招式,完全靠临时学样,跟对手来个依样葫芦,摹仿人家的出手招数。

      这回火灵圣母使出“九凝掌”、来,掌势奇幻、奇快,他学不像了,故而在第一招上,被逼得后退了两步。

      不,他这后退两步;就是为了要看清楚对方的手势,好加以摹仿,因此等火灵圣母第二招出手,他就依样葫芦,使出第一招来。

      这就是说火灵圣母掌法使得太快,他只好落后一招,以你的第一招,对付你的第二招,以你的第二招,对付你的第三招,这样依次学样,直到最后以你的第八招,对付你的第九招。

      “九凝掌”,一共只有九招,接下第九招,掌法也已经使完了。

      这八掌,记记接实,发出八声“啪”“啪”轻震,两人居然功力悉敌,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三步。

      这下看得火灵圣母心头大为凛骇!

      这个瞧不起眼的猥琐老头,一身功力,居然还不在自己之下!

      当然更使他惊异的是对方以“九凝掌法”,接下了“九凝掌法”。她浸淫这套掌法,已有数十年之久,可以说熟得不能再熟,据她所知,第一招绝不可能用来接第二招。

      申言之,第二招也绝不可能用来接第三招,第三招也绝不可能接第四招,第四招不能接第五招,第五招不能接第六招,第六招不能接第七招,第七招不能接第八招,第八招不能接第九招,但他都接了下去。

      他竟然把不可能封架的招式,用以封架了自己的快速奇幻的招式,岂非奇迹?火灵圣母心头虽然感到无比的凛骇,但“九凝掌法”并不是她压箱子的本领,尤其试出对方内功,最多和自己不相上下,也未必高出自己,心中依然有恃无恐,冷冷的道:“看不出你还有点门道。”

      金铁口耸耸肩,嘻嘻一笑道:“老大姐夸奖了,咱们谁也没有输给谁,那就不用比了吧?”

      “不比可以。”火灵圣母白发飘飞,厉笑道:“你只要把命留下来就好。”

      金铁口吃惊道:“老大姐,你……认真了?”

      火灵圣母冷然道:“你以为老身是和你玩的?”

      金铁口摸摸酒糟鼻,呵呵笑道:“这么说,小老儿这趟给你带信来,变成玩命来的了?”

      火灵圣母目射凶光,点点头道:“不错。”

      金铁口望望火灵圣母趑趄的道:“那么老大姐要怎样才放小老儿走呢?”

      火灵圣母道:“很简单,只要你能接下老身一掌,老身就任你离去。”

      金铁口抓抓头皮,说道:“看来你老大姐这一掌,一定比前面几掌还要厉害了,你前面几掌,已经把小老儿看得眼花撩乱,差点接不下来,这一掌,你出手可要慢一点才行。”

      “好!”火灵圣母答应了声“好”,但她笑容后面,却隐藏了无限杀机,随着右手上拍,右掌缓缓举了起来。

      这一瞬间,但见她整只右掌,呈现出一片火红之色,登时热焰炙人!

      “火焰刀!”

      金铁口耸耸肩膀,同样右手一抬,右掌缓缓举出、口中嘻的笑道:“火克金,小老儿正好姓金,但真金不怕火,你来试试!”

      他虽然依样葫芦,学着火灵圣母的手势,但伸出来的手掌,还是黄中透白,并没变成赤红!

      他自然没练过“火焰刀”因为“火焰刀”载在“祝融经”,原来是衡山派的独门绝学。

      人灵圣母冷笑一声道:“找死!”

      这回她放心了,金铁口装腔作势,摹仿着她的手势,“火焰刀”又岂是你摹仿所能学得像的?正因方才试出金铁口内力不在她之下,故而这次使出来的“火焰刀”,没有上次对付岳少俊那样快速,右掌直立如刀,去势相当缓慢!

      去势缓慢,正是运起了十成功力。

      金铁口还是和先前一样,他虽然学着火灵圣母的姿势,但出手较快,右掌一立,就笔直朝前推出,一面说道:“既然出手了,那就干脆一点,这样缓吞吞的,连蚂蚁都打不着……”

      火灵圣母怒恼已极,口中沉哼一声,掌势如刀,突然加快!

      金铁口的手掌,早已伸着在等,眼看双方手掌快要接触!

      火灵圣母忽然发觉自己满布“离火真气”的手掌,竟似被一层无形气体阻拦住了,再也推不出去,一时心头为之一凛,暗道:“此人居然练成了先天气功?”

      但此时自己运集了十成功力的手掌,已然推出,也就是双方已经较上了劲,对方如果不收手,她也无法把掌力收回。

      因为这是较量内劲,两只手掌上凝聚的是两人的内气真气,只要一方攻力较差,或是稍作退让,对方立可挟排山倒海的威力,乘势追袭,那是非死即伤。

      金铁口手掌直竖,盯着两颗斗鸡眼,一霎不霎。

      火灵圣母更是满脸戾色,一头自发,不住的拂拂自动。

      两人手掌虽然并未接触,中间还有一尺距离,但明眼人一望而知他们正在各自鼓动真气,全力以赴。

      火灵圣母身后站着的人,一个个屏息凝神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5-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五路长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揭下人皮面具,依然是一张浓眉大眼,粗皮厚肉的焦黄凹脸,只是嘴唇比方才稍微薄了一些和戴着面具时完全一样。  白少辉心中暗暗忖道:“她生的这般丑陋,难怪要戴人皮面具了,尤其她戴在脸上的面具,似乎比一般精制的面具要厚,这是她故意使人一望... - 2018-03-09
  • 第十八章 李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凌晨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虽然宋凡平在信里说自己中午才能到上海,可是两个多月的分别让李兰的思念像浪涛一样汹涌澎湃,天没亮她就醒来了,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晨光的到来。一个手术后的病友因... - 2018-02-01
  • 第十八章 小王子穿过沙漠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穿过沙漠。他只见过一朵花,一个有着三枚花瓣的花朵,一朵很不起眼的小花……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花说。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有礼貌地问道。  有一天,花曾看见一支骆驼商队走过:  “人吗?我想大约有六七个人,几... - 2018-03-22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四十八章 父子相认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在场群雄,对这两位“武林盟盟主”,亲自下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少林古刹偌大一片,铺着青石板的天井中,登时静得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  闻于天金剑斜指,说道:“闻兄请。”  庄梦道也说了声:“庄兄请。” ... - 2018-04-11
  • 第十八章 妙术回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姜兆祥望着她后影,忍不住问道:“谢兄,咱们如果再来,你是不是还认识边条路?”  谢少安笑道:“她虽蒙了兄弟眼睛,但只要走过一次,已经差不多了,何况来回走了两次?”  姜兆祥由衷的赞道:“谢兄真了不起,兄弟也一样走了两次,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 2018-03-30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六章 姹女大阵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芙蓉城主满脸喜容,站起身道:“但凭前辈吩咐。”  谢长风大笑道:“到时老夫一定会来喝喜酒的。”  话声出口,人影已渺,大厅上这许多武林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看他是如何走的?  玄真子、紫云道长连忙急步趋至厅外,向空稽首道:“贫道恭送前辈。...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郁四办生日庆寿宴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了沂园,坐上轿子,陈世龙吩咐了一个地名,是胡雪岩所不曾听说过的,只觉得曲曲折折,穿过好儿子长巷,到了一处已近城脚,相当冷僻的地方,下轿一看,是一座很整齐的石库房子,黑漆双扉洞开,一直望到大厅...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登顶“天下第一商”_商道_故事大全
  •   北京商人们被林尚沃要把人参这天下名贵药材付之一炬的做法激怒了。  “怎么敢这样,居然敢烧人参!人参是可以救活人命的神药,怎么可以烧成灰烬?”  但北京商人们的愤怒,旋即为一种迫切的危机感所代替。他们已不能只是袖手旁观,责骂林尚沃焚烧与自... - 2018-01-12
  • 第十八章 丁少侠朝路侧一片树林中闪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约莫奔行了五六十里路程,前面领路的青衣汉子忽然脚下一停,回过身来,悄声道:  “丁少侠,前面就是神女峰了,从现在起,千万不可出声了。”  说完,轻快的朝路侧一片树林中闪入。  丁天仁三人跟着闪入林中。林中当然更为黝黑,青衣汉子似是对这片... - 2018-01-09
  • 第十八章 再覆全军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令狐宣的对手是点苍双剑的老大谢明辉,这人已有五十来岁,身形颀长,貌相清癯。  点苍双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点苍双剑在江湖上却颇有盛名,因为点苍派一向很少和中原各大门派来往,也不在各大门派之中,可是在云贯一带,点苍剑派的名头却是十分响亮的... - 2018-01-06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风云变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再说那另一个毒人,迎着萧不二,萧不二豆眼一转,便已看出情势不对,申惜娇指挥毒人迎战,她自己和一干贼党,却已退到了右侧松林之前,袖手旁观,这情形分明是利用迷失心神的毒人,来打头阵。  时间稍长,自己这边人手有限,纵然不畏剧毒,也非打得精疲... - 2018-01-08
  • 第十八章 五女破五行阵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何真真朝她笑笑,说道:“方才我听她们说,住在这里的是一位凌相公,一位姓毕,我猜到就是毕姑娘了,没想到你们全来了。”接着又笑道:“朴树湾一举一动,仙女庙都了如指掌,只是碍着姜太公,没采取行动而已,凌少侠和小妹子的婚礼,我自然知道了。”  ... - 2018-01-05
  • 第十八章 玄衣圣母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话声未落,突觉身后微微风一飒,一点指风,朝“凤眼穴”袭来,急忙施展移形换位,朝旁移开,回目看去,从门口掠进来的竟然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小孩,生得眉清目秀,腰问还插着一柄短剑,但这一记指风,居然十分劲急,不觉哼道:“你是小娃儿一党?”  这进... - 2018-01-04
  • 第十八章 偷袭过来的是插翅虎崔武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丁建中练的是昆仑“少清真气”,身形未转,即知偷袭过来的是插翅虎崔武,一时心头极怒,口中朗喝一声:“你们这些无耻歹徒,难道只知偷袭?”  长剑疾挥,使了一招“龙战于野”,但见寒光飞卷,响起三声金铁狂鸣,一下挡开三件兵刃,双足一错,左手施展... - 2018-01-02
  • 第十八章 金轮剑影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黑衣妇人疑惑的道:“你们两人不是一起的么?”  林家祥笑道:“咱们根本素不相以、”  黑衣妇人冷一道“你们究是何人门下,老身一试便知。”  林家祥道:“你要如何试法?”  黑衣妇人冷声道:“合你们两人之力,接我一招。”  林家样回头望望...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八章 李光头揍了赵诗人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李光头威风凛凛地揍了赵诗人,又让刘作家有惊无险了一场,他蹲在梧桐树下听着群众议论纷纷,吞着口水充饥时,听到永久牌自行车的铃声,李光头知道是宋钢来了,立刻站起来,理直气壮地喊叫了:&nbs... - 2018-02-04
  • 第十八章 一波又起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年的目光一转,很快就落到方振玉的身上。  这不用谁指点,都看得出来,因为孙氏三英手中各仗兵刃,品字形远远的围着方振玉,站在方振玉对面的是白塔寺住持木罗汉,只要看这位老和尚枯瘦的脸上,隐见汗水,分明刚才两人动过手,由此可见这唯一的敌... - 2018-02-03
  • 第十八章 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对许玉兰说:“今年是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还有什么?我爷爷,我四叔他们村里的田地都被收回去了,从今往后谁也没有自己的田地了,田地都归国家了,要种庄稼得向国家租田地,到了收成的时候要向国家交粮食,国家就像是从前的地... - 201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