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火灵圣母怒道:“你要他们到那里去?”

      金铁口耸耸肩道:“少说也得退到十丈以外去……”火灵圣母怒道:“你有多少本领,只管使来,没有人会偷学你的。”

      挥手一掌,迎面直劈过去。

      金铁口这回不再躲闪,依样葫芦,右手抬处。挥手发掌,迎面劈来,一面说道:“老大姐,你好好说话,别光火好不?”

      火灵圣母明明发掌在先,但不知怎的,自己掌势未出,对方一只枯瘦的手掌,已经抢在前面,压到面前,迫得自己竟然无法出掌。

      金铁口逼住了她的掌势,接着说道:“其实小老儿这也是为你老大姐好,你是崆峒派的副掌门人,成名多年,威望久著,如果……嘻嘻,万一给小老儿的麻衣手法所败,给你手下的老管家们看在眼里,老大姐岂不没有面子火灵圣母听得怒不可遏、沉喝一声:“匹夫,你有多大能耐,敢口发狂言?”

      右掌一收即发,平胸推出,左手同时化掌。斜切而下,双掌齐发,出手快逾电闪。

      金铁口道:“不敢,不敢,小老儿就只有这点能耐。”同样双手齐出,右掌平推,左掌斜切,完全和火灵圣母的招式,一般无二,但他依然抢在火灵圣母之前,等火灵圣母双掌甫发,已被他抢了先机,就像出路被人堵住一般,掌势再也劈不出去。

      火灵圣母愤怒的喝道:“你是什么手法?”

      金铁口耸耸肩,得意的嘻了一声,才道:“这就是‘麻衣手法’,老大姐,你可别小觑了它,真要给它劈上,你子孙准得披麻戴孝呢!”

      火灵圣母怒笑一声道:“很好。”

      突然欺身扑上,双手扬处,接连劈出了九掌。

      崆峒“九凝掌”,以掌法奇幻,令人滋疑而出名。“九凝掌”掌法展开,除了挨打,你休想封架,因为这一套掌法,似实而虚,似虚而实,每一掌都可实可虚,你根本无从法封架。

      火灵圣母就是因为方才接连两掌,都被金铁口抢了先机,逼住掌势,故而使出崆峒派独门秘技“九凝掌”来!

      这下果然不同凡响,但见她出手掌势忽拍忽切,忽推忽戮,不但变化精妙,抑且动作奇快,令人目之为眩。

      金铁口口中“啊”了一声,脚下往后连退了两步。

      火灵圣母看得暗暗冷笑:“就算你退上百步,也休想逃得出老身的手掌。”

      就在她心念转动之际,只听金铁口叫道:“老大姐,小老儿那就只好还手了。”

      双手跟着递出,但听接连响起一阵“啪、啪”轻响,和火灵圣母连对了八掌,掌掌接个正着!

      原来他在火灵圣母第一掌递出之时,脚下后退了两步,这两步后退,正好避开了第一掌。

      这人怪也就怪在这里,他自己好像从没学过什么招式,完全靠临时学样,跟对手来个依样葫芦,摹仿人家的出手招数。

      这回火灵圣母使出“九凝掌”、来,掌势奇幻、奇快,他学不像了,故而在第一招上,被逼得后退了两步。

      不,他这后退两步;就是为了要看清楚对方的手势,好加以摹仿,因此等火灵圣母第二招出手,他就依样葫芦,使出第一招来。

      这就是说火灵圣母掌法使得太快,他只好落后一招,以你的第一招,对付你的第二招,以你的第二招,对付你的第三招,这样依次学样,直到最后以你的第八招,对付你的第九招。

      “九凝掌”,一共只有九招,接下第九招,掌法也已经使完了。

      这八掌,记记接实,发出八声“啪”“啪”轻震,两人居然功力悉敌,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三步。

      这下看得火灵圣母心头大为凛骇!

      这个瞧不起眼的猥琐老头,一身功力,居然还不在自己之下!

      当然更使他惊异的是对方以“九凝掌法”,接下了“九凝掌法”。她浸淫这套掌法,已有数十年之久,可以说熟得不能再熟,据她所知,第一招绝不可能用来接第二招。

      申言之,第二招也绝不可能用来接第三招,第三招也绝不可能接第四招,第四招不能接第五招,第五招不能接第六招,第六招不能接第七招,第七招不能接第八招,第八招不能接第九招,但他都接了下去。

      他竟然把不可能封架的招式,用以封架了自己的快速奇幻的招式,岂非奇迹?火灵圣母心头虽然感到无比的凛骇,但“九凝掌法”并不是她压箱子的本领,尤其试出对方内功,最多和自己不相上下,也未必高出自己,心中依然有恃无恐,冷冷的道:“看不出你还有点门道。”

      金铁口耸耸肩,嘻嘻一笑道:“老大姐夸奖了,咱们谁也没有输给谁,那就不用比了吧?”

      “不比可以。”火灵圣母白发飘飞,厉笑道:“你只要把命留下来就好。”

      金铁口吃惊道:“老大姐,你……认真了?”

      火灵圣母冷然道:“你以为老身是和你玩的?”

      金铁口摸摸酒糟鼻,呵呵笑道:“这么说,小老儿这趟给你带信来,变成玩命来的了?”

      火灵圣母目射凶光,点点头道:“不错。”

      金铁口望望火灵圣母趑趄的道:“那么老大姐要怎样才放小老儿走呢?”

      火灵圣母道:“很简单,只要你能接下老身一掌,老身就任你离去。”

      金铁口抓抓头皮,说道:“看来你老大姐这一掌,一定比前面几掌还要厉害了,你前面几掌,已经把小老儿看得眼花撩乱,差点接不下来,这一掌,你出手可要慢一点才行。”

      “好!”火灵圣母答应了声“好”,但她笑容后面,却隐藏了无限杀机,随着右手上拍,右掌缓缓举了起来。

      这一瞬间,但见她整只右掌,呈现出一片火红之色,登时热焰炙人!

      “火焰刀!”

      金铁口耸耸肩膀,同样右手一抬,右掌缓缓举出、口中嘻的笑道:“火克金,小老儿正好姓金,但真金不怕火,你来试试!”

      他虽然依样葫芦,学着火灵圣母的手势,但伸出来的手掌,还是黄中透白,并没变成赤红!

      他自然没练过“火焰刀”因为“火焰刀”载在“祝融经”,原来是衡山派的独门绝学。

      人灵圣母冷笑一声道:“找死!”

      这回她放心了,金铁口装腔作势,摹仿着她的手势,“火焰刀”又岂是你摹仿所能学得像的?正因方才试出金铁口内力不在她之下,故而这次使出来的“火焰刀”,没有上次对付岳少俊那样快速,右掌直立如刀,去势相当缓慢!

      去势缓慢,正是运起了十成功力。

      金铁口还是和先前一样,他虽然学着火灵圣母的姿势,但出手较快,右掌一立,就笔直朝前推出,一面说道:“既然出手了,那就干脆一点,这样缓吞吞的,连蚂蚁都打不着……”

      火灵圣母怒恼已极,口中沉哼一声,掌势如刀,突然加快!

      金铁口的手掌,早已伸着在等,眼看双方手掌快要接触!

      火灵圣母忽然发觉自己满布“离火真气”的手掌,竟似被一层无形气体阻拦住了,再也推不出去,一时心头为之一凛,暗道:“此人居然练成了先天气功?”

      但此时自己运集了十成功力的手掌,已然推出,也就是双方已经较上了劲,对方如果不收手,她也无法把掌力收回。

      因为这是较量内劲,两只手掌上凝聚的是两人的内气真气,只要一方攻力较差,或是稍作退让,对方立可挟排山倒海的威力,乘势追袭,那是非死即伤。

      金铁口手掌直竖,盯着两颗斗鸡眼,一霎不霎。

      火灵圣母更是满脸戾色,一头自发,不住的拂拂自动。

      两人手掌虽然并未接触,中间还有一尺距离,但明眼人一望而知他们正在各自鼓动真气,全力以赴。

      火灵圣母身后站着的人,一个个屏息凝神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85-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变生意外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死寂之谷,万籁俱寂,这一声娇呼,听来就分外清晰!  因为它划破了原来的沉寂!  那是个年轻女子发出来的惊呼!  范君瑶心头猛然一怔,他只觉这声惊呼,传入耳际,声音极熟!  惊呼当然不像说话,无法分辨出这人是谁!  方璧君自然也听到了,螓...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郁四办生日庆寿宴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了沂园,坐上轿子,陈世龙吩咐了一个地名,是胡雪岩所不曾听说过的,只觉得曲曲折折,穿过好儿子长巷,到了一处已近城脚,相当冷僻的地方,下轿一看,是一座很整齐的石库房子,黑漆双扉洞开,一直望到大厅...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登顶“天下第一商”_商道_故事大全
  •   北京商人们被林尚沃要把人参这天下名贵药材付之一炬的做法激怒了。  “怎么敢这样,居然敢烧人参!人参是可以救活人命的神药,怎么可以烧成灰烬?”  但北京商人们的愤怒,旋即为一种迫切的危机感所代替。他们已不能只是袖手旁观,责骂林尚沃焚烧与自... - 2018-01-12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勾心斗角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璧君站在暗陬,悄悄睁开了一线眼缝,往外望去!  只见当前一人正是歪头申公豹侯延炳,他一脸俱是得意之色,已在洞口三丈外停住,两道炯炯眼神,直向洞内瞧来。  他身后紧随着义子金玉棠,一身天蓝色长衫,腰悬长剑,虽然生得剑眉星目,英俊之中,显...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怪异之室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揭开玉盘,里面放着一册薄薄的书卷。封面色作古铜,像是一种特殊绢布制成,十分柔韧,上面题着“公孙氏笔录”五个正指。  陆翰飞自幼得简大先生熏陶,除了练武之外,对经书诗史,无不涉猎,此时看到这卷册子,心知是一代奇人公孙乔的见闻札记无疑...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赤发仙子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晨曦初上,薄雾未消。  山林之间,披着一层浓霜。  一座插山高峰的右侧,一个小山凹上,两间竹屋,站着两个黑衣老人,一个鸩面老妪,和三个年轻少女。  这些人,已经在凛冽的寒风中,整整熬了一个晚上。  因为竹屋里的主人,是当年出名难惹的赤发...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环尺逞威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十六章 点头华陀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祁琪听到爷爷的喝声,呼的站起,正待朝门外跃去!  方璧君一把拉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小妹子,你不可出去。”  祁琪被她握住了手,不禁羞的小脸一红,轻轻一挣,想缩回手去,这一挣,方壁君也已察觉自己穿了一身男装,这样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难怪...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八章 丁少侠朝路侧一片树林中闪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约莫奔行了五六十里路程,前面领路的青衣汉子忽然脚下一停,回过身来,悄声道:  “丁少侠,前面就是神女峰了,从现在起,千万不可出声了。”  说完,轻快的朝路侧一片树林中闪入。  丁天仁三人跟着闪入林中。林中当然更为黝黑,青衣汉子似是对这片... - 2018-01-09
  • 第十八章 风云变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再说那另一个毒人,迎着萧不二,萧不二豆眼一转,便已看出情势不对,申惜娇指挥毒人迎战,她自己和一干贼党,却已退到了右侧松林之前,袖手旁观,这情形分明是利用迷失心神的毒人,来打头阵。  时间稍长,自己这边人手有限,纵然不畏剧毒,也非打得精疲... - 2018-01-08
  • 第十八章 五女破五行阵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何真真朝她笑笑,说道:“方才我听她们说,住在这里的是一位凌相公,一位姓毕,我猜到就是毕姑娘了,没想到你们全来了。”接着又笑道:“朴树湾一举一动,仙女庙都了如指掌,只是碍着姜太公,没采取行动而已,凌少侠和小妹子的婚礼,我自然知道了。”  ... - 2018-01-05
  • 第十八章 玄衣圣母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话声未落,突觉身后微微风一飒,一点指风,朝“凤眼穴”袭来,急忙施展移形换位,朝旁移开,回目看去,从门口掠进来的竟然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小孩,生得眉清目秀,腰问还插着一柄短剑,但这一记指风,居然十分劲急,不觉哼道:“你是小娃儿一党?”  这进... - 2018-01-04
  • 第十一章 一切难依旧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七月,老太爷传回过一次话来,说赶八月中秋前后,可能返晋到家。   听到这个消息,三喜明显紧张起来。杜筠青见了,便冷笑他:“你说了多少回了,什么也不怕,还没有怎么呢,就怕成这样!”  三喜说:“我不是怕。”  “那是什么?... - 2018-01-20
  • 第十二章 过年流水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晋地商号过年,循老例都是到年根底才清门收市,早一日,晚一日,都有,不一定都熬到除夕。但正月开市,却约定在十一日。开市吉日,各商号自然要张灯结彩,燃放烟火, 于是满街喜庆,倾城华彩,过年的热闹气氛似乎才真正蒸发出来。跟着,... - 2018-01-20
  • 第十八章 金轮剑影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黑衣妇人疑惑的道:“你们两人不是一起的么?”  林家祥笑道:“咱们根本素不相以、”  黑衣妇人冷一道“你们究是何人门下,老身一试便知。”  林家祥道:“你要如何试法?”  黑衣妇人冷声道:“合你们两人之力,接我一招。”  林家样回头望望... - 2018-01-05
  • 第八章 京号老帮们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既以金融汇兑为主业,各码头庄口之间的信函传递,就成了其商务的最重要依托。客户在甲地将需要汇兑的银钱,交付票号,票号写具一纸收银票据。然后将票据对折撕为两半,一半交客户,一半封入信函,寄往乙地分号。客户到乙地后,持那一半票据...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柳暗花明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红衣老僧脚步沉重,走得极慢,每举一步,山石爆裂,“劈啪”作响,堪堪走近茅屋,两扇木门忽然无风自开!  茅屋中一片漆黑,灯火已熄,敢情祖孙两人全已入睡。  红衣老僧连头也不回,举步朝门里跨去,口中沉声说道:“两位大掌门人既然跟随老衲而来,...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再覆全军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令狐宣的对手是点苍双剑的老大谢明辉,这人已有五十来岁,身形颀长,貌相清癯。  点苍双剑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点苍双剑在江湖上却颇有盛名,因为点苍派一向很少和中原各大门派来往,也不在各大门派之中,可是在云贯一带,点苍剑派的名头却是十分响亮的...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