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不错,在下赶来此地,正要向姑娘请教,家母究竟在那里?”

      凌云凤眼波流盼,娇柔的道:“走,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

      白少辉道:“姑娘要带在下到那里去?”

      凌云凤的笑道:“你可是怕我以令堂为饵,诱你入伏么?”

      白少辉朗笑道:“纵是千军万马,在下也未必怕了。”

      凌云凤微叹了口气,抬目道:“薛少侠口气果然豪壮,只是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设下埋伏害你,就说相信我凌云凤,岂不动听的多了?”

      白少辉道:“姑娘既然答应带在下去,那就走吧。”

      凌云凤道:“好。”话声出口,举起玉掌,轻轻拍了两下。

      但见岸边缓缓移动,摇出一条小船,原来那小船上插着许多柳条停泊在柳阴之下,是以白少辉并没看的出来。

      凌云凤道:“咱们上船去。”

      白少辉脚下略现迟疑,问道:“你要我到君山分宫去么?”

      凌云凤娇笑道:“不管到那里去,都有我呢!”

      白少辉道:“好,在下相信姑娘。”

      凌云凤嗤的笑道:“你早该相信我了。”

      说着,回身抬抬手道:“薛少侠请啊!”

      突听身后有人喝道:“且慢!”

      刷的一声,一条人影从身后树上,飞掠而下!

      凌云凤娇叱道:“什么人?”

      突然转过身去,玉手扬处,一点寒芒,脱手打出。

      白少辉听出是范殊的声音,一时情急,屈指轻弹,嗤的一声,一缕指风,直向那寒芒射去,把凌云风打出的暗器,击落开去,一面说道:“他是在下义弟。”

      范殊飘身落地,说道:“大哥,这妖女鬼计多端,信她不得。”

      凌云凤冷冷的道:“谁要你相信了广

      范殊冷道:“你当我不知道、你一计不成又来一计,想把我大哥骗到君山去。”

      白少辉暗暗皱了下眉,忙道:“殊弟,凌姑娘……”

      范殊没待他说完,跺跺脚道:“大哥,你是被这妖女迷住了!”突然朝凌云凤身前欺了过去,喝道:“凌云风,你取下面具给我瞧瞧。”

      凌云风目中寒芒一闪,怒笑道:“好个浅薄少年,我要不是瞧在薛少侠份上,今晚管教你横尸江岸。”

      范殊冷笑道:“只怕未必,哼,你自己不取下来,我就不会把它揭下来么?”

      白少辉急忙喝道:“殊弟,不可鲁莽。”

      范殊道:“我偏要看。”

      身形倏进,左手快疾无伦的朝凌云凤脸上抓去。

      凌云凤怒叱道:“你想死!”

      右手一扬,呼的一掌,劈了过来。

      范殊左手不变,依然朝她脸上抓去,右手紧随着左手指去。

      凌云凤冷笑一声,左手抬处,幻起一片指影,分袭范殊身前几处要穴。范殊身形一闪,躲开一片指影,双手屈指连弹,一连弹出几缕指风,反向凌云凤袭去。

      凌云凤娇躯一转,身如飞花,一下闪到范殊身后,一指朝范殊笑腰穴上点到,她这一闪,身法奇快,轻灵巧妙,使人为之目眩!

      白少辉暗暗叫道:“飘花身法!”

      那知目光注处,范殊不知如何一来?又和凌云凤对了面,口中喝道:“你接我一掌试试。”举手一掌,拍了过去。

      白少辉心中不觉一怔,暗道:“殊弟这是什么身法,自己居然会没看清楚?”一面急忙叫道:“殊弟快快住手。”

      范殊从来都是很听大哥的话,这回却负了气,回头道:“你为什么不叫她住手?”手掌一送,直向凌云凤当胸拍去。

      凌云凤怒哼一声,右手扬起硬接范殊一掌。

      两人这一掌上,谁都用上了全力,双掌接实,但听“拍”的一声,人影倏分,各自被震的后退了三、四步。显然双方内力,也在伯仲之间!

      白少辉掠到两人中间,摇手道:“好了,好了,不用再打了。”

      范殊玉脸通红,突然从身边撤下长剑,气愤的道:“大哥,你走开,我要领教领教她的剑法。”

      白少辉看的一呆,暗道:“殊弟怎的犯了小性?”

      凌云凤冷声道:“薛少侠,你只管站开去,凌云凤手下极有分寸,不伤他性命就是了。”

      范殊清笑道:“你胜得了我么?”

      凌云凤翻腕抽出长剑,冷声道,“不信你试试就知道了。”

      白少辉眼看两人都取出兵刃,心头大急,叫道,“殊弟……”

      范殊冷笑道:“大哥不用替她担心,小弟不伤你心上人就是了。”话声出口,突然喝道:“凌云凤,你小心了!”

      长剑一挥,三点寒芒,迎面刺去。

      凌云凤左手剑诀一领,身随剑走,使了一招“莲台起驾”,巧妙的游过范殊剑锋,一朵剑花,朝范殊右臂“内关穴”刺来。

      范殊曲臂沉时,身形半旋,倏地手腕一长,长剑疾扫而出,一片剑光,带起了一股啸空之声!

      凌云凤没想到对方剑上造诣,竟有这般深厚,不觉被逼的后退了一步。

      范殊冷冷一笑,欺身直上,挥手又是一剑,直点过去。

      凌云凤又退后了一步,剑势一变,奇招突出,但见她玉腕一抖,刹那间飞起了朵朵银花,宛如怒海汹涌,反向范殊席卷过去!

      白少辉瞧的大惊,暗叫一声:“百花剑法!”

      急忙从身边取出竹箫,正待纵身掠去。

      只听范殊清笑道:“好剑法!”

      突然连人带剑,一跃而起,一支长剑寒芒飞洒,北作千百缕银线,直向朵朵银花激射过去,一时但听嘶嘶轻啸,和轻微的金铁交鸣,叮叮不绝!

      两条人影,全都陷入了一片冷芒寒雨,剑杰银花之中!

      这原是快得如同电光石火一般,金铁交鸣之声乍起,势如狂涛的汹涌银花,倏然尽灭,交错的人影,也突然分开,两人各自持剑而立,四目相注,肃立原地,未再出手,但凌云凤手上,却已只剩了半截断剑。

      白少辉看出两人正在凝神运功,这一下不发则已,一发必然尽力一搏,也许闹个两败俱伤!心头一急,赶忙一挥手中竹箫,拦在范殊面前,沉声道:“殊弟,不许再打了!”

      范殊忽然以剑投地,眼围一红,道,“大哥,我知道你怕我伤了她……”

      说完,转身欲走!

      白少辉弄不懂这位结义兄弟,今晚不知怎的老是使着小性,急忙闪身一拦,说道:“殊弟,你听我说。”

      范殊气道:“不要拦我,我看得出来,你处处都在保护着她。”

      白少辉正容道:“殊弟,你总该知道,薛夫人就是家母,如今尚在君山,我不能坐视不救,凌姑娘答应带我前去,你怎的尽说这些不相干的话?”

      范殊脸上一红,问道:“大哥,薛夫人真是伯母?小弟怎的从没听你说过?”

      白少辉道:“此事说来话长,慢慢再告诉你。”

      说完从地上拾起长剑,送到范殊手上,拍拍他肩头,柔声道:“好了,别再孩子气了,你先回去吧。”

      范殊双颊发赤,收过宝剑,抬目道:“小弟和大哥一起去。”

      白少辉看了凌云风一眼,迟疑的道:“这个……不知凌姑娘是否同意?”

      凌云凤问道:“他就是范殊么?”

      范殊道:“在下正是范殊。”

      凌云凤冷冷说道:“范少侠剑术果然高明,普天之下,能破解百花剑法的人,凌云凤还是第一次遇上,”

      范殊微微一笑道:“过奖了。”

      凌云凤接道:“范少侠要同去自然可以,只是必须听我安排,你愿是不愿?”

      范殊道:“如何听你安排?”

      凌云凤道:“到时候,我自会告诉你的、但你先得回答我,愿不愿遵守我的约束?”

      范殊双眉微微一扬,似想发作,却又忍了下去,淡淡一笑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29-944.html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剑劈四凶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大笑一声,凌空飞扑下来,说道:“不错,老夫正是东门奇。”  西门大娘跟着飞泻而下,呷呷尖笑道:“还有老娘。”  戚真人沉哼一声道:“很好,你们是到勾漏山去的了,本真人明日日落前,在龙江岭脚候教。”  东门奇大笑道:“慢点,你阁下是... - 2018-06-02
  • 第三十一章 禁地对峙峡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另一个人道:“你连山路都不会走了……啊……你怎么踩到我脚上来了?”  先前那人也啊了一声,怒声道:“我又没踩到你,是你踩到我踢痛的脚尖上了。”  另一个人又啊了一声道:“你还要踩我,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那人又啊了一声,说道:“明明是... - 2018-06-03
  • 第三十二章 玉阙宫群英会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为首那人听得脸色剧变,喝道:“小子,你真是找死来的了,大家把他拿下了。”  八人一阵锵锵剑鸣,撒出长剑。  楚玉祥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然道:“慢点,你们八人之中,那一个是去报信的?”  为首那人大笑道:“你小子有本领杀了七个,自然会有... - 2018-06-03
  • 第三十四章 一招胜山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太君冷然道:“你们拦截老身,可曾想到过后果吗?”  钟子奇道:“咱们负责监视太君,不知道什么后果。”  “很好。”  太君气愤已极,沉笑道:  “老身也不管你们什么五剑六剑,触怒老身的人,都得死!”  手中鸠头杖一昂,陡然如风雷迸发,朝... - 2018-06-03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三十六章 挥手出神功少侠排难 仰天作长笑老魇缔交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知道此时的一瓢子和一鸥子,虽然望上去只是凝神而立。其实正在气运丹田,把视之无物,听之无声的玄门绝学,罡气功夫,由全身慢慢的透掌而出,布成一堵气墙,横亘身前。心想不知白衣文士,又用何种功夫,向玄门罡气进攻?  “两位道友,谢某有僭!... - 2017-12-28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力战万花剑_珍珠令
  •   却说铁氏夫人听他口出污言,心头更是悲愤交集,切齿道:“姓韩的恶贼,我爹待你不薄,你居然数典忘祖,认贼作父,出卖黑龙会,甘心去做满虏的走狗,残杀忠贞志士。二十年前我立誓要亲手挖出你的心来,莫祭我爹、我丈夫在天之灵,替当年死在你手里的许多壮... - 2017-12-24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第三十六章 附骨毒疽_彩虹剑
  •   夏云峰目光四瞩,冷峻的道:“商家姐妹人在何处。”  商紫雯、商小雯各自往前站出一步,商紫雯道:“愚姐妹在此。”  夏云峰回头朝商翰飞问道:“商掌门人,这二位可是令嫒么?”  商翰飞道:“正是小女。”  夏云峰道:“商兄,嫂夫人是被‘阴极... - 2017-12-25
  • 第三十六章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身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间,丁少秋右掌缓缓收回,说道:  “你们扶着她躺下吧!”  两人依言扶着梅姑躺下,池秋凤忍不住问道:  “大哥,她还有救吗?”  丁少秋道:“她是... - 2018-05-04
  • 第三十六章 计中计_引剑珠
  •   时间快接近黄昏。  泌姆山土地公庙内,第一个昂首阔步,走出大门的是假扮黑穗总管秦大成的周大年。  跟在他身后走出的是一个肥胖和尚,一个秃发者者,这两人正是新任黑穗堂副总管的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接着是二十名背负黑穗长剑的劲装汉子—... - 2017-12-30
  • 第三十六章 辩善恶天仪倒戈 山顶洞仇人相见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谈天仪已经正式叛了“人间天上”,他希望能找到师父谭起凤。  他之所以没有在江欢有了叛意之后立刻表示态度,乃是希望多刺探一些该帮的动向和秘密。况且,江欢和他的师父关系密切,应不会变成敌人的。现在他已看清了江欢,那老贼六亲不认。  谈天仪遇... - 2017-12-31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歙之①,必固张之②;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③,必固与之④。是谓微明⑤,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⑥,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⑦。[译文]想要收敛它,必先扩张它,想要削弱它,必先加强它,想要废去它,必先抬举它,想... - 2017-12-31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