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厅,立即神色恭敬,剑社下拜,口中说道:“未学孙梅仙率同岳小龙、凌杏仙叩见两位老神仙。”

      岳小龙、凌杏仙也跟着拜了下去。

      南宫修抬了抬手,呵呵笑道:“仙子不可多礼,小曾孙多蒙援手,老夫妇还未向你道谢呢。”

      他这一抬手作势,相距还有八九尺之遥,拜下去的三人已被一阵柔风,托了起来。

      狄夫人接着柔声道:“你们快请坐下。”

      姑射仙子站起身,领着岳、凌两人,在下首石椅上坐下。

      两名云裳使女立即手捧玉磐,走到三人面前,嫣然说道:“三位请用茶。”

      那茶碗也俱是用玉根雕琢而成,形式奇古,茶色浅壁,清香扑鼻。

      凌杏仙心中暗暗忖道:“看这会仙府,简直就像富贵人家一般,那里还是什么修道之士?”

      南宫珏道:“老祖宗,龙叔叔,凌姑姑都是好人,小珏儿被铜沙岛的坏人关在快刀门地窖中,也是龙叔叔,凌姑姑救出来的,把我送回家去。小珏儿原要跟龙叔叔,凌姑姑学本领,我娘不肯,才由纪大叔把我送上山来,又不准我见两位老祖宗。今晚纪大叔带我去看紫芝仙子种仙草,却忽然点了我穴道,把我交给铜沙岛的坏人。”

      狄夫人气愤的道:“铜沙岛真也胆大妄为,居然找到咱们头上来了。”

      “岳小龙心中暗道:“老神仙也生气了。”

      南宫修目注岳小龙,含笑道:“此事经过如何,小哥能否为老夫说的详细一些?”

      凌杏仙暗暗哼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要自己两人上会仙府来,还不是为了问问清楚?”

      岳小龙这就把自己两人在太原遇上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姑射仙子乘机说道:“齐天宸自从铜沙岛开山以来,就蓄意消除异己,实是江湖从未有过的一场杀劫,它波及的范围之广,为害武林,已非一般正邪之争或是一二门派夙怨起衅,所可比拟。晚辈的二师姐和不少武林同道,为了阻遏这场杀劫,已经赶上铜沙岛去,但铜沙岛气候已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怕晚辈二师姐等人,不但无法能够劝得齐天宸放下屠刀,只怕已经陷身岛上了。”

      她口气一顿,接着说道:“这次和晚辈二师姐同去铜沙岛的,都是武林中素负盛名之士,也是数十年来,江湖上仅存的精英,若这批人有去无回,武林中已再也没有能和铜沙岛势力相抗的人了。换句话说,铜沙岛可以在江湖上顺生逆死,大开屠刀,再也不须有丝毫顾忌,看来这场杀劫,只有两位老神仙出山,才能挽狂澜于未倒呢!”

      南宫修双眉微微一拢,说道:“老夫之意,本来想要张寒生先去看看情形,再作道理,不想张寒生居然已经早和铜沙岛有了勾结……”

      他两道清朗眼神,缓缓转到了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上,点点头,续道:“令师姐出身旁门,能以武林安危为已任,实是难得,在她出发之前,要他们两人来找老夫,用心确也良苦……”

      姑射仙子欠身道:“还望老神仙成全他们才好。”

      南宫修望了狄夫人一眼,含笑道:“愚夫妇隐迹恒山,数十年来,从未收过门徒……”

      凌杏仙口中暗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这句老话,不收门徒,你叫我们来作甚?”

      只听南宫修接着说道:“老夫答应传他们剑法,只是和老夫并无师徒之名……”

      姑射仙子听的大喜,忙道:“府主已经答应传你们剑法了,还不快去叩头?”

      岳小龙、凌杏仙听说肯传两人剑法,不觉喜出望外,连忙双双跪拜下去,叩头道:“多谢老神仙成全之德。”

      南宫修含笑道:“你们起来。”

      两人站起身子,南宫修又道:“老夫虽不收你们为徒,但传你们剑法,总有传艺之实,老夫并没有门规,只要不仗以为恶,不背法理人情就好,这些你们已在江湖走动的人,自然都已知道,不用老夫多说了。”

      岳小龙恭敬的道:“弟子知道。”

      南宫修道:“剑乃凶器,纵然是行侠仗仪,诛凶伐恶,也不可咨意杀戮,宜存上天好生之德,与人为善之心。”

      岳小龙凛然道:“弟子自当谨记。”

      南宫修道:“很好,拙荆昨晚已经传了你们练功口诀,从现在起,可去后洞勤加修练,等内功稍有根基,老夫再传你们剑法。”

      南宫珏听的大喜说道:“老祖宗,你答应传龙叔叔,凌姑姑剑法,也传给小珏儿好不好?”

      南宫修微笑道:“老夫从前不愿你练武,乃是不愿咱们南宫家的人,涉足江湖,直到今晚,老夫才觉得这想法确有修正的必要。咱们两老,得亨通龄,但总有一天,会与世长辞,老夫在日,尚且还有贼子千方百计找上咱们小孙子,一旦老夫死了,南宫修的子孙,岂不是连保家卫身的本领,都一点没有?”

      南宫珏听不懂老祖宗说的什么?睁大一双小眼,望着老祖宗,失望的道:“老祖宗那是不肯教小珏儿了。”

      狄夫人笑道:“小珏儿,你老祖宗答应了。”

      南宫珏喜的跳了起来,道:“老祖宗,你真好。”

      姑射仙子眼看心愿已了,起身道:“两位老神仙如果别无吩咐,晚辈告辞了。”

      狄夫人含笑道:“我们请你来此,实有一件事,想和孙道友商量。”

      姑射仙子道:“夫人这般说法,晚辈如何敢当?不知夫人有何差遣?但请吩咐。”

      狄夫人道:“张寒生在咱们这里,担任总管之初,府主早已看出他心术不正,只因他父祖两代都在会仙府当总管,府主顾念旧情,觉得咱们应该诱导他走上正途,才要他继承了乃父之职。这十多年来,倒也还算尽职,不料他恶根未混,居然勾结外人,心存叵则,如今已然畏罪潜逃。府主方才和我商量,咱们这里,总管一职,不能久悬,但又没有适当人选,可以继任。因此想到孙道友为人温婉,在集仙洞人缘素佳,如能担任咱们这里总管,实是最佳人选,不知道友肯不肯屈就?”

      姑射仙子惶恐的道:“晚辈力薄能鲜,如何担当得起?”

      南宫修道:“孙道友太谦了,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从现在起,孙道友就是本府总管。”

      姑射仙子俯首道:“只怕晚辈做不好,有负两位老神仙的厚望。”

      狄夫人含笑道:“孙道友不是外人,那也不用客气了。”

      岳小龙,凌杏仙听两位老神仙要姑射仙子担任会仙府总管,心中自是高兴,一齐躬身道:“恭喜仙子,荣鹰总管。”

      狄夫人向身后使女吩咐道:“时间已晚,你们还不替孙总管去收拾一间静室?”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躬身退去。

      南宫修道:“行云,你领他们两人到后洞静室去。”

      另一名使女躬身领命。

      南宫修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说道:“你们可随她到后洞去,一日三餐,孙道友自会着人送去,你们两人内功已有基础,但在这一月之内,务必勤加修练,等到可以传授剑术的时候,老夫自会传给你们的。”

      岳小龙,凌杏仙恭敬的应了声“是”便自随着云裳使女退出大厅,往后行去。

      会仙府虽是山腹石窟,但当初开辟这座洞府的人,当真匠心独运,厅房廊舍,院落重重,简直就是一所巨宅,那里还有什么仙洞?

      云裳使女引着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走到一间石室门口,脚下一停,伸手推开一道门户,云裳道:“到了,两位请进吧?”

      她手上托着一颗明珠,珠光之下,已可看到这间石室地方并不大,总共只有丈许见方。

      四面石壁光滑如镜,但石色却黑的如墨,室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会仙府是一座仙洞府,惟有这间石室,才是真正的山窟石室。

      岳小龙志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4-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八章 以毒攻毒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机娘冷冷一笑道:“老婆子叫你们出来,你们不理不睬,以为就躲藏得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告诉你们,目前只不过双脚麻木,不能动弹,再过盏茶工夫,就会逐渐往上麻木,形同瘫痪。六个时辰,没有解药,全身麻痹而死,要命的,你就一个个爬出来。”  绝情... - 2018-04-10
  • 第三十八章 神僧话蛇岭 佛字帮出现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这句话,不但使黄秋尘惊奇万分,就是袁丽姬也从来没有闻听过自己的师父,在江湖武林上另外树立一个门派‘武林佛字帮’。  袁丽姬惊叹道:  “武林佛字帮,怎么姬儿从来没听大师父,以及修剑院的众师父说过。”  铁木僧轻轻叹息一声,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八章 仇人相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 - 2018-03-11
  • 第三十七章 九连寻宝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此处缺一页)  公子提拔,滥竿充数,算不了什么?”  冰儿道:“陈总管知不知道飞天神魔也成立了一个武林盟?”  陈康和不屑的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兄弟自然知道,嘿嘿,他们居然还跟盟主下了请贴,唉,其实只能说是一群邪魔外道而已!”  “... - 2018-04-10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四章 互拚内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石姥没待他说完,接口道:“你不认识老婆子没关系,但有一件东西,你见了一定认识的了。”  天狼叟道:“什么东西?”  石姥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口,伸手从门框摘下一件东西,冷冷说道:“东西就挂在门口,顾朋友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大概你投把它... - 2018-04-04
  • 第三十九章 恶狗遭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青鹤杨继功,和金笛书生文必正、姜兆祥等人,虽然已经服了解药,解除了“迷失散”之毒;但在此时,不得不奋身而出,要待冲上前去抢救!  赫连虎已把机娘交给了洞里赤练贺锦舫,一面朝后急急摆手道:“你们不可过来。”  琵琶仙、杨继功等人,... - 2018-04-10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船中定计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中暗道:“赛诸葛指出自己两人,那是为了他们不肯承认掌门人身份,想自己两人帮他证明了。”  邵元冲目光一转,望着两人间道:“两位如何称呼?”  白少辉连忙抱拳道:“在下白少辉,这是我义弟范殊。”  邵元冲又道:“不知两位如何发现老... - 2018-03-10
  • 第三十一章 两河口弃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四章 冒名顶替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五更方过,天色初透曦微晨光!  白少辉迅快的一跃下床,悄悄开出房门。  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长廊,一排约有十来间房间,面向着花圃。栏外栽植了许多花卉、和绿油油的草坪,这是君山分宫护法们住的地方。  分宫护法;地位不在堂主之下,只是堂主掌握实... - 2018-03-11
  • 第三十三章 重掌少林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大智大师见赛诸葛将“银剑”送一善大师前,忙躬身道:“大师伯垂察,“银剑”是衡山派掌门人的信物,本寺无人能识真假,那也算不得是证物了。”  赛诸葛微笑道:“在下说过,这不过是证物之一。”  大智大师道:“如此说来,你还有其他的证物了?” ... - 2018-03-11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易钗而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九道梁吹箫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月落参横露满天,同来人在屋中眠;烦君独上孤峰坐,九阙箫声到客船,”  范殊披披嘴道:“一首屁恃,我看不出有什么名堂来?”  白少辉笑了笑道:“他第一句指的自然是时间了,月落参横,满天繁露,那正是黎明之前,第二句是说你们到了这里,只管安... - 2018-03-11
  • 第三十七章 仙乐退鬼机朗笑现冷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九章 海棠花现 铁木枯腐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这几句话,使袁丽姬心惊不已,急问道:  “大师你受伤了吗?”  原来在刚才铁木僧被面黑衣女人右撑按中,袁丽姬和黄秋尘都没清楚看到。  铁木憎颤声道:  “……海棠花现,铁木枯腐……先师谒语,已经实现,老纳大概已将命枯向腐了……”  袁... - 2018-03-19
  • 第三十章 狼蛇二凶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天狼叟看的不禁一怔,曾金发是被自己门下独门手法所伤,怎么好的如此快法?除非有身具上乘内功之人,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十二经路。他心念转动,忍不住朝和曾金发一起走出的蓝衫少年,多看了一眼。  这一打量,只觉这蓝衫少年气度温文潇洒,另有一股*... -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