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厅,立即神色恭敬,剑社下拜,口中说道:“未学孙梅仙率同岳小龙、凌杏仙叩见两位老神仙。”

      岳小龙、凌杏仙也跟着拜了下去。

      南宫修抬了抬手,呵呵笑道:“仙子不可多礼,小曾孙多蒙援手,老夫妇还未向你道谢呢。”

      他这一抬手作势,相距还有八九尺之遥,拜下去的三人已被一阵柔风,托了起来。

      狄夫人接着柔声道:“你们快请坐下。”

      姑射仙子站起身,领着岳、凌两人,在下首石椅上坐下。

      两名云裳使女立即手捧玉磐,走到三人面前,嫣然说道:“三位请用茶。”

      那茶碗也俱是用玉根雕琢而成,形式奇古,茶色浅壁,清香扑鼻。

      凌杏仙心中暗暗忖道:“看这会仙府,简直就像富贵人家一般,那里还是什么修道之士?”

      南宫珏道:“老祖宗,龙叔叔,凌姑姑都是好人,小珏儿被铜沙岛的坏人关在快刀门地窖中,也是龙叔叔,凌姑姑救出来的,把我送回家去。小珏儿原要跟龙叔叔,凌姑姑学本领,我娘不肯,才由纪大叔把我送上山来,又不准我见两位老祖宗。今晚纪大叔带我去看紫芝仙子种仙草,却忽然点了我穴道,把我交给铜沙岛的坏人。”

      狄夫人气愤的道:“铜沙岛真也胆大妄为,居然找到咱们头上来了。”

      “岳小龙心中暗道:“老神仙也生气了。”

      南宫修目注岳小龙,含笑道:“此事经过如何,小哥能否为老夫说的详细一些?”

      凌杏仙暗暗哼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要自己两人上会仙府来,还不是为了问问清楚?”

      岳小龙这就把自己两人在太原遇上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姑射仙子乘机说道:“齐天宸自从铜沙岛开山以来,就蓄意消除异己,实是江湖从未有过的一场杀劫,它波及的范围之广,为害武林,已非一般正邪之争或是一二门派夙怨起衅,所可比拟。晚辈的二师姐和不少武林同道,为了阻遏这场杀劫,已经赶上铜沙岛去,但铜沙岛气候已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怕晚辈二师姐等人,不但无法能够劝得齐天宸放下屠刀,只怕已经陷身岛上了。”

      她口气一顿,接着说道:“这次和晚辈二师姐同去铜沙岛的,都是武林中素负盛名之士,也是数十年来,江湖上仅存的精英,若这批人有去无回,武林中已再也没有能和铜沙岛势力相抗的人了。换句话说,铜沙岛可以在江湖上顺生逆死,大开屠刀,再也不须有丝毫顾忌,看来这场杀劫,只有两位老神仙出山,才能挽狂澜于未倒呢!”

      南宫修双眉微微一拢,说道:“老夫之意,本来想要张寒生先去看看情形,再作道理,不想张寒生居然已经早和铜沙岛有了勾结……”

      他两道清朗眼神,缓缓转到了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上,点点头,续道:“令师姐出身旁门,能以武林安危为已任,实是难得,在她出发之前,要他们两人来找老夫,用心确也良苦……”

      姑射仙子欠身道:“还望老神仙成全他们才好。”

      南宫修望了狄夫人一眼,含笑道:“愚夫妇隐迹恒山,数十年来,从未收过门徒……”

      凌杏仙口中暗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这句老话,不收门徒,你叫我们来作甚?”

      只听南宫修接着说道:“老夫答应传他们剑法,只是和老夫并无师徒之名……”

      姑射仙子听的大喜,忙道:“府主已经答应传你们剑法了,还不快去叩头?”

      岳小龙、凌杏仙听说肯传两人剑法,不觉喜出望外,连忙双双跪拜下去,叩头道:“多谢老神仙成全之德。”

      南宫修含笑道:“你们起来。”

      两人站起身子,南宫修又道:“老夫虽不收你们为徒,但传你们剑法,总有传艺之实,老夫并没有门规,只要不仗以为恶,不背法理人情就好,这些你们已在江湖走动的人,自然都已知道,不用老夫多说了。”

      岳小龙恭敬的道:“弟子知道。”

      南宫修道:“剑乃凶器,纵然是行侠仗仪,诛凶伐恶,也不可咨意杀戮,宜存上天好生之德,与人为善之心。”

      岳小龙凛然道:“弟子自当谨记。”

      南宫修道:“很好,拙荆昨晚已经传了你们练功口诀,从现在起,可去后洞勤加修练,等内功稍有根基,老夫再传你们剑法。”

      南宫珏听的大喜说道:“老祖宗,你答应传龙叔叔,凌姑姑剑法,也传给小珏儿好不好?”

      南宫修微笑道:“老夫从前不愿你练武,乃是不愿咱们南宫家的人,涉足江湖,直到今晚,老夫才觉得这想法确有修正的必要。咱们两老,得亨通龄,但总有一天,会与世长辞,老夫在日,尚且还有贼子千方百计找上咱们小孙子,一旦老夫死了,南宫修的子孙,岂不是连保家卫身的本领,都一点没有?”

      南宫珏听不懂老祖宗说的什么?睁大一双小眼,望着老祖宗,失望的道:“老祖宗那是不肯教小珏儿了。”

      狄夫人笑道:“小珏儿,你老祖宗答应了。”

      南宫珏喜的跳了起来,道:“老祖宗,你真好。”

      姑射仙子眼看心愿已了,起身道:“两位老神仙如果别无吩咐,晚辈告辞了。”

      狄夫人含笑道:“我们请你来此,实有一件事,想和孙道友商量。”

      姑射仙子道:“夫人这般说法,晚辈如何敢当?不知夫人有何差遣?但请吩咐。”

      狄夫人道:“张寒生在咱们这里,担任总管之初,府主早已看出他心术不正,只因他父祖两代都在会仙府当总管,府主顾念旧情,觉得咱们应该诱导他走上正途,才要他继承了乃父之职。这十多年来,倒也还算尽职,不料他恶根未混,居然勾结外人,心存叵则,如今已然畏罪潜逃。府主方才和我商量,咱们这里,总管一职,不能久悬,但又没有适当人选,可以继任。因此想到孙道友为人温婉,在集仙洞人缘素佳,如能担任咱们这里总管,实是最佳人选,不知道友肯不肯屈就?”

      姑射仙子惶恐的道:“晚辈力薄能鲜,如何担当得起?”

      南宫修道:“孙道友太谦了,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从现在起,孙道友就是本府总管。”

      姑射仙子俯首道:“只怕晚辈做不好,有负两位老神仙的厚望。”

      狄夫人含笑道:“孙道友不是外人,那也不用客气了。”

      岳小龙,凌杏仙听两位老神仙要姑射仙子担任会仙府总管,心中自是高兴,一齐躬身道:“恭喜仙子,荣鹰总管。”

      狄夫人向身后使女吩咐道:“时间已晚,你们还不替孙总管去收拾一间静室?”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躬身退去。

      南宫修道:“行云,你领他们两人到后洞静室去。”

      另一名使女躬身领命。

      南宫修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说道:“你们可随她到后洞去,一日三餐,孙道友自会着人送去,你们两人内功已有基础,但在这一月之内,务必勤加修练,等到可以传授剑术的时候,老夫自会传给你们的。”

      岳小龙,凌杏仙恭敬的应了声“是”便自随着云裳使女退出大厅,往后行去。

      会仙府虽是山腹石窟,但当初开辟这座洞府的人,当真匠心独运,厅房廊舍,院落重重,简直就是一所巨宅,那里还有什么仙洞?

      云裳使女引着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走到一间石室门口,脚下一停,伸手推开一道门户,云裳道:“到了,两位请进吧?”

      她手上托着一颗明珠,珠光之下,已可看到这间石室地方并不大,总共只有丈许见方。

      四面石壁光滑如镜,但石色却黑的如墨,室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会仙府是一座仙洞府,惟有这间石室,才是真正的山窟石室。

      岳小龙志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4-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云中山城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却说范君瑶等一行四人,由汝南一路西行,路上何处打尖,何处投宿,都有祝士义安排。  有这样一个老江湖同行,自然少了很多麻烦。一路晓行夜宿,没有发生什么事故。  这天黄昏时分,赶到河津县,祝士义一马当先,领着三人在一家招安客店门前下马,关照... - 2018-01-18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三十章 毁琴救劫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看到常千里迎着过来,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哥哥,我是方仲平呀,你真的要和我动手吗?”  常千里听得一怔,口中发出一声洪笑,说道:“谷主要老夫把你拿下,你发剑吧!”  锵的一声掣剑在手。  方如苹道:“在下这柄剑削铁如泥,老丈... - 2018-01-18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凤舞鸾翔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大厅上,已经坐着一僧、一道。  僧是老僧,身穿黄衲僧袍,方面广颡,年在六旬以上。  道是老道,花白头发,绾一支白玉如意簪,身穿紫色道袍,貌相清癯,胸垂花白长髯。  两人虽然坐在上首客位上,但全都闭着双目,一动不动,就好像老僧人入定一般,...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 - 2018-01-21
  • 第二十八章 惊天动地“赔得起”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快进八月时,天成元老号的孙北溟大掌柜,接到西安何老爷亲笔写来的一道信报。  信报上说:前不久皇上、太后各下圣旨、懿旨一道,豁免回銮驻跸所经过的陕西、河南、直隶三省沿途州县的钱粮。太后还另降懿旨,赏给陕西人民十万两内帑。看来,朝廷择... - 2018-01-21
  • 第三十八章 劫后余波_血字真经
  •   蓝人俊躺在床上,象个重病已久的人。  陈青青端着一碗参汤,站在他床前。  苍紫云、郑兰珠、朱仙云、宋芝则坐在客室里,愁容满面。  已是十天过去,蓝人俊除了剩一口气,没有知觉没有睁开过眼。  朱云彪又率赵贤林、张士相上山采药去了,他们要为... - 2017-11-11
  • 第三十八章 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_圣经
  • 38: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38:2“人子啊,你要面向玛各地的歌革,就是罗施、米设、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38:3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罗施、米设、土巴的王歌革啊,我与你为敌。38:4我必用钩子钩住你的腮颊,调转你,将你和你的军兵、马匹、马兵带... - 2017-09-19
  • 第三十八章 指创儇薄_北山惊龙
  •   丁好礼连身也没回,长袖一抖,往身后拂去,冷冷的道:  “小生要来则来,要走就走,只怕凭你们几位,还拦不住我!”  话声未落,他拂出的衣袖,和段成业掌风乍接,只听“砰”然一声轻响,段成业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出一步。丁好礼也上身微微晃动,但他在... - 2017-12-14
  • 第三十八章 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_圣经
  • 38:1玛坦的儿子示法提雅、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玛基雅的儿子巴示户珥听见耶利米对众人所说的话,说:38:2“耶和华如此说:‘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就是以自己命为掠物的,必... - 2017-09-12
  • 第三十八章 深更探石道_珍珠令
  •   荣敬宗看了死在石壁角落上的汤金城一眼,心头突然一动,忖道:“汤金城已经逃到这里,何以不打开石门进去?却要用这姓叶的尸体,作为掩护?莫非这道石门之内,有着极厉害的埋伏不成?”一念及此,不觉一手捻着苍须,沉吟道:“老朽虽不知道此处安装了些什... - 2017-12-24
  • 第三十八章 五行寓生克阵以匕破 一冠重道统令出法随_纵鹤擒龙
  •   通化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接住。就在月光之下,细细一瞧,不由脸色骤变。顺手往右边递去,口中沉声问道:“三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通霄道人脸上微微一红,躬身答道:“此事小弟昨日回转桐柏之后,因大师兄无暇,故尚未禀明内情。”  通化道人轻轻... - 2017-12-28
  • 第三十八章 千钧一发_彩虹剑
  •   “这怎么成?”花双双一笑,又道:“我奉命而来,若是万老夫人和诸位不去的话,教我如何去向夏盟主覆命呢?”  花真真道:“那你就不用回去了。”  花双双看了她一眼,格格笑道:“听妹子的口气,好像要把我留在这里了?”  花真真冷峻的道:“我正... - 2017-12-25
  • 第三十八章 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_圣经
  • 38:1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38:2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38:3“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在你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你眼中... - 2017-09-05
  • 第三十八章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_东风传奇
  •   青雯立即把丝囊放在她左手掌心,轻声道:  “师祖握住了,就可以动功了。”  金母依言五指一拢,握住了丝囊,看她样子,果然在动功了。  青雯回头看了徐永锡一眼,朝他嫣然一笑。  徐永锡也报以一笑,心中暗道:  “今晚也只有宇文澜,才能随机... - 2017-12-18
  • 第三十八章 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_圣经
  • 38:1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不要在烈怒中惩罚我。38:2因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压住我。38:3因你的恼怒,我的肉无一完全;因我的罪过,我的骨头也不安宁。38:4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38:5因我的愚昧,我... - 2017-08-20
  • 第三章 铁背田驼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灰衣驼背老人道:“老汉不会害你,你这一路上最好少开口,到了地头,自会知道,你年纪轻轻,这一身功夫,着实使老汉佩服,老实说,二十多年来老汉还没遇上你小哥这样的对手,所以老汉要特别告诉你,此行只要少开口,遇事忍耐,老汉可以保你没事。”  狄... - 2018-01-22
  • 第三名是个旁听生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1992年5月,一位刚拿到律师资格证书的大学生很偶然地听说司法部正在北京举办中国首期证券资格律师培训班。他知道,证券市场在中国还是个新生事物,拥有证券从业资格的律师在中国还没有,如果能拿到这块“敲门砖”,意味着与成功近在咫尺。  第二天... - 2018-01-22
  • 第八章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_活着_故事大全
  •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