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同心剑法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南宫珏早已奔上大厅,一下扑入狄夫人怀中,口中叫道:“老祖宗:小珏儿差点被坏人掳去了。”

      狄夫人搂着南宫珏,柔声道:“乖孙子,你没事吧?唉,想不到张寒生他三代都在我家做事,还会勾结匪人,暗算咱们小珏儿,真是人心不古!”

      姑射仙子跨进大厅,立即神色恭敬,剑社下拜,口中说道:“未学孙梅仙率同岳小龙、凌杏仙叩见两位老神仙。”

      岳小龙、凌杏仙也跟着拜了下去。

      南宫修抬了抬手,呵呵笑道:“仙子不可多礼,小曾孙多蒙援手,老夫妇还未向你道谢呢。”

      他这一抬手作势,相距还有八九尺之遥,拜下去的三人已被一阵柔风,托了起来。

      狄夫人接着柔声道:“你们快请坐下。”

      姑射仙子站起身,领着岳、凌两人,在下首石椅上坐下。

      两名云裳使女立即手捧玉磐,走到三人面前,嫣然说道:“三位请用茶。”

      那茶碗也俱是用玉根雕琢而成,形式奇古,茶色浅壁,清香扑鼻。

      凌杏仙心中暗暗忖道:“看这会仙府,简直就像富贵人家一般,那里还是什么修道之士?”

      南宫珏道:“老祖宗,龙叔叔,凌姑姑都是好人,小珏儿被铜沙岛的坏人关在快刀门地窖中,也是龙叔叔,凌姑姑救出来的,把我送回家去。小珏儿原要跟龙叔叔,凌姑姑学本领,我娘不肯,才由纪大叔把我送上山来,又不准我见两位老祖宗。今晚纪大叔带我去看紫芝仙子种仙草,却忽然点了我穴道,把我交给铜沙岛的坏人。”

      狄夫人气愤的道:“铜沙岛真也胆大妄为,居然找到咱们头上来了。”

      “岳小龙心中暗道:“老神仙也生气了。”

      南宫修目注岳小龙,含笑道:“此事经过如何,小哥能否为老夫说的详细一些?”

      凌杏仙暗暗哼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要自己两人上会仙府来,还不是为了问问清楚?”

      岳小龙这就把自己两人在太原遇上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姑射仙子乘机说道:“齐天宸自从铜沙岛开山以来,就蓄意消除异己,实是江湖从未有过的一场杀劫,它波及的范围之广,为害武林,已非一般正邪之争或是一二门派夙怨起衅,所可比拟。晚辈的二师姐和不少武林同道,为了阻遏这场杀劫,已经赶上铜沙岛去,但铜沙岛气候已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怕晚辈二师姐等人,不但无法能够劝得齐天宸放下屠刀,只怕已经陷身岛上了。”

      她口气一顿,接着说道:“这次和晚辈二师姐同去铜沙岛的,都是武林中素负盛名之士,也是数十年来,江湖上仅存的精英,若这批人有去无回,武林中已再也没有能和铜沙岛势力相抗的人了。换句话说,铜沙岛可以在江湖上顺生逆死,大开屠刀,再也不须有丝毫顾忌,看来这场杀劫,只有两位老神仙出山,才能挽狂澜于未倒呢!”

      南宫修双眉微微一拢,说道:“老夫之意,本来想要张寒生先去看看情形,再作道理,不想张寒生居然已经早和铜沙岛有了勾结……”

      他两道清朗眼神,缓缓转到了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上,点点头,续道:“令师姐出身旁门,能以武林安危为已任,实是难得,在她出发之前,要他们两人来找老夫,用心确也良苦……”

      姑射仙子欠身道:“还望老神仙成全他们才好。”

      南宫修望了狄夫人一眼,含笑道:“愚夫妇隐迹恒山,数十年来,从未收过门徒……”

      凌杏仙口中暗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这句老话,不收门徒,你叫我们来作甚?”

      只听南宫修接着说道:“老夫答应传他们剑法,只是和老夫并无师徒之名……”

      姑射仙子听的大喜,忙道:“府主已经答应传你们剑法了,还不快去叩头?”

      岳小龙、凌杏仙听说肯传两人剑法,不觉喜出望外,连忙双双跪拜下去,叩头道:“多谢老神仙成全之德。”

      南宫修含笑道:“你们起来。”

      两人站起身子,南宫修又道:“老夫虽不收你们为徒,但传你们剑法,总有传艺之实,老夫并没有门规,只要不仗以为恶,不背法理人情就好,这些你们已在江湖走动的人,自然都已知道,不用老夫多说了。”

      岳小龙恭敬的道:“弟子知道。”

      南宫修道:“剑乃凶器,纵然是行侠仗仪,诛凶伐恶,也不可咨意杀戮,宜存上天好生之德,与人为善之心。”

      岳小龙凛然道:“弟子自当谨记。”

      南宫修道:“很好,拙荆昨晚已经传了你们练功口诀,从现在起,可去后洞勤加修练,等内功稍有根基,老夫再传你们剑法。”

      南宫珏听的大喜说道:“老祖宗,你答应传龙叔叔,凌姑姑剑法,也传给小珏儿好不好?”

      南宫修微笑道:“老夫从前不愿你练武,乃是不愿咱们南宫家的人,涉足江湖,直到今晚,老夫才觉得这想法确有修正的必要。咱们两老,得亨通龄,但总有一天,会与世长辞,老夫在日,尚且还有贼子千方百计找上咱们小孙子,一旦老夫死了,南宫修的子孙,岂不是连保家卫身的本领,都一点没有?”

      南宫珏听不懂老祖宗说的什么?睁大一双小眼,望着老祖宗,失望的道:“老祖宗那是不肯教小珏儿了。”

      狄夫人笑道:“小珏儿,你老祖宗答应了。”

      南宫珏喜的跳了起来,道:“老祖宗,你真好。”

      姑射仙子眼看心愿已了,起身道:“两位老神仙如果别无吩咐,晚辈告辞了。”

      狄夫人含笑道:“我们请你来此,实有一件事,想和孙道友商量。”

      姑射仙子道:“夫人这般说法,晚辈如何敢当?不知夫人有何差遣?但请吩咐。”

      狄夫人道:“张寒生在咱们这里,担任总管之初,府主早已看出他心术不正,只因他父祖两代都在会仙府当总管,府主顾念旧情,觉得咱们应该诱导他走上正途,才要他继承了乃父之职。这十多年来,倒也还算尽职,不料他恶根未混,居然勾结外人,心存叵则,如今已然畏罪潜逃。府主方才和我商量,咱们这里,总管一职,不能久悬,但又没有适当人选,可以继任。因此想到孙道友为人温婉,在集仙洞人缘素佳,如能担任咱们这里总管,实是最佳人选,不知道友肯不肯屈就?”

      姑射仙子惶恐的道:“晚辈力薄能鲜,如何担当得起?”

      南宫修道:“孙道友太谦了,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从现在起,孙道友就是本府总管。”

      姑射仙子俯首道:“只怕晚辈做不好,有负两位老神仙的厚望。”

      狄夫人含笑道:“孙道友不是外人,那也不用客气了。”

      岳小龙,凌杏仙听两位老神仙要姑射仙子担任会仙府总管,心中自是高兴,一齐躬身道:“恭喜仙子,荣鹰总管。”

      狄夫人向身后使女吩咐道:“时间已晚,你们还不替孙总管去收拾一间静室?”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躬身退去。

      南宫修道:“行云,你领他们两人到后洞静室去。”

      另一名使女躬身领命。

      南宫修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说道:“你们可随她到后洞去,一日三餐,孙道友自会着人送去,你们两人内功已有基础,但在这一月之内,务必勤加修练,等到可以传授剑术的时候,老夫自会传给你们的。”

      岳小龙,凌杏仙恭敬的应了声“是”便自随着云裳使女退出大厅,往后行去。

      会仙府虽是山腹石窟,但当初开辟这座洞府的人,当真匠心独运,厅房廊舍,院落重重,简直就是一所巨宅,那里还有什么仙洞?

      云裳使女引着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走到一间石室门口,脚下一停,伸手推开一道门户,云裳道:“到了,两位请进吧?”

      她手上托着一颗明珠,珠光之下,已可看到这间石室地方并不大,总共只有丈许见方。

      四面石壁光滑如镜,但石色却黑的如墨,室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会仙府是一座仙洞府,惟有这间石室,才是真正的山窟石室。

      岳小龙志在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54-916.html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昭威走时动身绝早,罗彻敬送走他回来时,碎金似地阳光才刚刚撒到河边残雪之上。泷河河心,冰面己经呈现出深黛色泽,似乎是一条色彩斑阑的冻蟒,正挣扎着要舞动起来。他抚着略麻木的面孔,才突然意识到,昨日是正月十五,原来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怡然而...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七章 奇缘巧遇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心头暗暗付道:“这两人纵非神仙,也已练到飞行绝迹之境了!”  凌杏仙幽幽一叹,说道:“龙哥哥,我们要练到他们这样,那就好了。”  岳小龙感到十分失望,因为彩带仙子说过,自己两人,若是没学成剑术,就不能上铜沙岛去。他一想到母亲身陷岛...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先人遗泽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再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离开倒坐庙,取道西行,奔驰了十几里路,突听身后响起一阵急骤蹄声,但见两匹快马,一路急驰而来,分从路边越出自己马前。  马上两个青衣汉子回头望了岳小龙两入一眼,手挥长鞭,纵马疾驰而去。  大路上,经两匹马八蹄翻腾,...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快刀快剑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一一见礼。双方说了些久仰的话。  王师傅首先站起身子,把方才和凌杏仙、岳小龙动手经过,作了详细报告。  厅上众人,先前只是听了门下弟子的报告,五师弟连败两场,当然没有说的清楚,此时听王师傅亲自述说经过,几乎把眼前两个少年男... - 2018-01-13
  • 第三十三章 误犯陋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翌日继续上路,由汝州到洛阳渡黄河,再由孟县北行,抵达天井关,已是山西地界。他们这一路上,有杜景康开列的路程单按单打尖,自然不会有错过宿头之虑。  两人一路北行,这天赶到太原府,还只有申牌时光,但路程单上却注明了在太原落店。  太原,原是...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跨海平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惊奇的道:“福老怎么会在这里?”  丁守福笑道:“邋遢道士也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奉仙子之命,一路跟在你们身后来的。”  凌杏仙道:“福老和杜护法没随仙子去么?”  丁守福耸肩道:“仙子曾说,咱们跟去了,也是帮不上忙,她不放心的是你们...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三十一章 洛阳惊变天下动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随着白衣人出剑刺往苏探晴的后心,严寒亦是低喝一声,直朝苏探晴冲来。刹时苏探晴已落入腹背受敌的境况。何况那白衣人本是与他并肩作战,何曾想自己的战友竟会突然下此辣手?  好个苏探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对身后白衣人的出招不闪不避,反而直撞... - 2018-06-19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八章 身错献江荪羞惭 子不孝雨丝心伤_白衣紫电_故事_童话故
  •   小唐狂奔二、三十里,躺在路边喘气。  他脑中—片空白,偶尔会记起霍金和归乡,还有崔永泰,当然也有燕子飞。至于这些人和他发生了何事?他已记不清了。迷迷糊糊地小睡了片刻,忽然发现身边站着一个人。  这人分明是个美貌少女。  “唐大哥,你怎么... - 2017-12-31
  • 第三十八章 五行寓生克阵以匕破 一冠重道统令出法随_纵鹤擒龙
  •   通化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接住。就在月光之下,细细一瞧,不由脸色骤变。顺手往右边递去,口中沉声问道:“三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通霄道人脸上微微一红,躬身答道:“此事小弟昨日回转桐柏之后,因大师兄无暇,故尚未禀明内情。”  通化道人轻轻... - 2017-12-28
  • 第三十八章 一着失算_引剑珠
  •   此人声音飘忽,竟又换了一个方向,从左首传来,但却始终看不到他人影!  万剑会主淡淡说道:“江湖上谁也没见过毒沙峡主,焉知不是她乔装的?兄弟既然把她拿下,昭告天下武林,说万剑会生擒了毒沙峡主,有谁不信?”  那阴森声音道:“这倒确是妙着,... - 2017-12-30
  • 第八章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得去给他赔礼认错!  弘藏禅师的语气毫无转寰之处,罗彻敏紧抿着嘴,眼睛转来转去。  来之前王妃是怎么交待的?唐瑁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我罗彻敏刚说了一个字,就心虚得没了下文。  在明天到校场阅兵前,你一定得当着昨晚在场人的面,向... - 2018-07-15
  • 第三十八章 千钧一发_彩虹剑
  •   “这怎么成?”花双双一笑,又道:“我奉命而来,若是万老夫人和诸位不去的话,教我如何去向夏盟主覆命呢?”  花真真道:“那你就不用回去了。”  花双双看了她一眼,格格笑道:“听妹子的口气,好像要把我留在这里了?”  花真真冷峻的道:“我正... - 2017-12-25
  • 第三十八章 跨海平魔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正月初三,号称天庆节。  这天清晨,武林盟总坛大门敞开,武林十四门派掌门人,以及全体武林同道,一齐在大厅上集合。  武林盟总护法齐天高。手中执着一张名单,朝与会群雄拱拱手道:“各位武林同道,今天是咱们出海讨伐无名岛的日子,本盟已替诸位准... - 2018-01-09
  • 老子·道德经 第三十八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上德不德①,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②,是以无德③。上德无为而无以为④;下德无为而有以为⑤。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⑥。故失道而后德,失德面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⑦,而乱... - 2017-12-31
  • 第三十七章 贺破奴握紧长锤发出一声狂喝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啊!贺破奴握紧几乎脱手飞去的长锤,发出一声狂喝。他在惊跃的马上盯着那高伟污蔽之人,血水从那人右眼中淌下,将一缕头发紧紧地黏在他面孔上,然后又从发梢一滴一滴地,落在他手中所执的刀刃上。那刀是毓军中寻常兵丁配制的环首刀,然而此时烂灿透彻,仿... - 2018-07-16
  • 第三章 华岳豪门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厅里并无一个下人。  关胜刀袖刀割肉,往桌上翻花大滚的炭锅里扔去;而徐离枫亲手执了壶,在杯中斟酒;桌边还有三十六七岁的一位,正收拾着炭核儿。他腰后插了一双短戟,襟前绣着紫色兰花纹样,却是紫旗使章钊了。章钊面色泛着淤青色,右臂连胸口,鼓鼓... -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