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往事_基督山伯爵

  •   伯爵心情悲伤地离开那座他和美塞苔丝分手的小屋,或许他永远也见不到她了。自从小爱德华去世以来,基督山的心情发生了大变化。当他经过一条艰苦漫长的道路达到复仇的高峰以后,他在高峰的那一边看到了怀疑的深谷。尤其是,他与美塞苔丝刚才的那一番谈话在他心里唤醒了的许多许多的回忆,他觉得他有必要与那些回忆搏斗。象伯爵这样性格刚毅的人是不会长期沉浸在这种抑郁状态里的。那种抑郁状态或许可以刺激普通的头脑,促使它们产生一些新思想,但对于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是有害的。他想,既然他现在几乎到了责备自己的地步,那么他以前的策划一定有错误了。
      “我不能这样自欺,”他说,“我没有把以前看清楚,为什么!”他继续说,“难道在过去的十年内,我走的道路是错误的吗?难道我预计的竟是一个错误的结果?难道一小时的时间就足以向一位建筑师证明:他那寄托着全部希望的工程,即使不是不可能,至少却是违反上帝旨意的吗?我不能接受这种想法,它会使我发疯的。我现在之所以不满意,是因为我对于往事没有一个清楚的了解。象我们所经过的地方一样,我们走得愈远,它便愈模糊。我的情况象是一个在梦里受伤的人,虽然感觉到受了伤,但却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受的伤。那么,来吧,你这个获得再生的人,你这个豪侈的阔佬,你这个醒来的梦游者,你这个万能的幻想家,你这个无敌的百万富翁!再来回忆一下你过去那种饥饿痛苦的生活吧。再去访问一下那逼迫你、或不幸引导你、或绝望接受人的地方吧。在现在这面基督山想认出唐太斯的镜子里,看到的是钻石、黄金和华丽的服饰。藏起你的钻石,埋掉你的黄金,遮住你华丽的服饰,变富为穷,自由人变为罪犯,由一个重生的人变回到尸体上吧!”
      基督山一面这样沉思默想,一面顺着凯塞立街走。二十四年以前,他在夜里被一言不发的宪兵押走的时候,也是走的这条街。那些房子,今天虽充满欢乐富有生气,那天晚上却黑乎乎、静悄悄的,门户紧闭着。”可是,它们还是以前的那些房子,”基督山对自己说,“只是现在不是黑夜而是大白天,是太阳照亮了这个地方,让它看来使人这样高兴。”
      他顺着圣·洛朗街向码头走过去,走到灯塔那儿,这是他登船的地方。一艘装着条纹布篷的游艇正巧经过这里。基督山向船老板招呼了一下,船老板便立刻带着一个船夫和希望做一笔好生意时那种急切的心情向他划拢来。
      天气好极了,正宜于出游。鲜红的、光芒四射的太阳正在向水里沉下去,渐渐被水吞没。海面光滑得象玻璃一样,只是偶尔被一条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跳出海面来寻求安全的鱼暂时扰乱了它的宁静;从地平线远望,那些船象海鸥一样白,那样姿态优美,可以看见回到马地古去的渔艇和开赴科西嘉或西班牙的商船。
      但虽然睛朗的天气有美丽的船只,和那笼罩着一切的金色的光芒,紧裹在大氅里的基督山却只想到那次可怕的航程。
      过去的一切都一一在他的记忆里复活了。迦太兰村那盏孤独的灯光;初见伊夫堡猛然觉悟到他们要带他到那儿去时的那种感觉,当他想逃走时与宪兵的那一场挣扎;马枪枪口触到他额头时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这一切都在他眼前成了生动而可怕的现实。象那些被夏天的炎热所蒸干、但在多雨的秋天又渐渐贮积起流水的小溪一样,伯爵也觉得他的心里渐渐地充满了以前几乎压毁爱德蒙·唐太斯的那种痛苦。他再也看不见那晴朗的天空,那美丽的船只,那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迷人的景色:天空中似乎布满乌云,庞大的伊夫堡象是一个死鬼的幽灵。当他们抵岸的时候,伯爵不由自主地退到船尾,船夫不得不用迫切催促的口气说:“先生,我们到岸啦。”
      基督山记得:就在这个地方,就在这块礁石上,他曾被士兵凶暴地拖上去,用刺刀顶着他的腰走上那个斜坡。当初唐太斯眼前漫长的路程;现在基督山却觉得它非常短。每一桨都唤醒了许多记忆,往事象海的泡沫一样浮升了起来。
      自从七月革命以来,伊夫堡里便不再关犯人。这儿现在只住着一队缉私队。一个看守在门口站着,等待引导访客去参观这个恐怖的遗迹。伯爵虽然知道这些事实,但当他走进那个拱形的门廊,走上那座黑洞洞的楼梯,向导应他的要求领他到黑牢里去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是变成了惨白色,他的心里在一阵阵发冷。他问旧时的狱卒还有没有留下来的;但他们不是退休,就是转业去做另外的行当了。带他参观的那个向导是一八三○年来的。向导把他带到了当年他自己的那间黑牢。他又看见了那从那狭窗口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线。他又看见了当年放床的那个地方。但那张床早已搬走了,床后的墙脚下有几块新的石头,这是以前法利亚长老所掘的那条地道的出口,基督山感到他的四肢发抖,他拉过一个木凳坐了下来。
      “除了毒死米拉波[米拉波伯爵(一七四九—一七九一),法国大革命时代的政治家,在伊夫堡被他的政敌用毒药毒死。——译注]的故事以外,在这座监狱里还发生过什么故事没有啊?”伯爵问道,“这些阴森可怕的地方竟关押过我们的同类,简直不可思议,关于这些房间可有什么传说吗?”
      “有的,先生,狱卒安多尼对我讲过一个关于这间黑牢的故事。”
      基督山打了一个哆嗦,安多尼就是看管他的狱卒。他几乎已经忘掉他的名和长相了,但一听到他的名字,他便想起了他,——他那满是络腮胡子的脸,棕色的短褂和钥匙串。伯爵似乎现在还能听到那种玎玲当啷的响声,他回过头去,在那条被火把映得更显阴森的地道里,他好象又见到了那个狱卒。
      “您想听那个故事吗,先生?”
      “是的,讲吧。”基督山说,用把手压在胸膛上,按着怦怦直跳的心,他觉得怕听自己的往事。
      “这间黑牢,”向导说,“以前曾住过一个非常可怕的犯人,可怕的是因为他富于心计。当时堡里还关着另外一个人;但那个人并不坏,他只是一个可怜的疯长老。”
      “啊,真的?是疯子吗?”基督山说,“他为什么会疯?”
      “他老是说,谁放他出去,他就给谁几百万块钱。”
      基督山抬头向上望,但看不见天空,在他和苍穹之间,隔着一道石墙。他想,在得到法利亚的宝藏的那些人的眼睛和宝库之间,也有一道厚厚的墙啊。
      “犯人可以互相见面的吗?”他问道。
      “噢,不,先生,这是被明文禁止的,但他们逃过了看守的监视,在两个黑牢之间挖一条地道。”
      “这条地道是谁挖的呢?”
      “噢,那一定是那个年轻人干的,当然罗,他身体强壮,而长老则已年老衰弱。而且,他疯疯癫癫的,决想不出这个办法。”
      “睁眼的瞎子!”伯爵低声说道。
      “但是,不管它吧,那个年轻人挖了一条地道,至于如何挖的,用什么工具挖的,谁都不知道,但他总算是挖成了,那边还有新砌的石头为证明。您看见了吗?”
      “啊,是的,我看见了。”伯爵说,他的声音因激动而变嘶哑了。
      “结果是:两个人相互可以来往了,他们来往了多久,谁都不知道。有一天,那长老生病死了。您猜那年轻人怎么做的?”
      “怎么做的?”
      “他搬走那具尸体,把它放在自己的床上,使它面向墙壁;然后他走进长老的黑牢里,把进口塞住,钻进装尸体的那只布袋里。您想到过这样的计策吗?”
      基督山闭上眼睛,似乎又体验到冰冷的粗布碰到他面孔时的万种感触。那导游继续讲道:“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他以为他们是把死人埋在伊夫堡,认为他们不会给犯人买棺材,所以可以用他的肩胛顶开泥土。但不幸的是伊夫堡规定。他们从不埋葬死人,只是给死人脚上绑上一颗很重的铁球,然后把它抛到海里。结果是:那个年轻人从悬岩顶上被抛了下去。第二天,床上发现了长老的尸体,真相大白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81&f_id=656 - 2014-08-05
  • 第二十七章 回忆往事_基督山伯爵
  •   “首先,”卡德鲁斯说,“先生,我必须请求您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教士问道。  “就是我将把详细情形讲给您听,如果您将来有利用到它的时候,您可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讲出来的。因为我讲到的那些人,都有钱有势,他们只要在我身上动一... - 2014-08-03
  • 第二十三章 一枝花蜇居忆往事 红阳教闻风思造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一枝花”易瑛蜇居扬州已经三年,自从败走山东,邯郸截饷案发又逃离,山西立足不住,河南桐柏老地盘又被刘统勋派重兵逻察弹压,施银赈粮收束人心,眼见乡关难归,只好化整为零,从淮安潜入南京,不料却又被黄天霸一群紧紧追逼,几乎身陷囹圄。穷途末路惶... - 2019-01-21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三十三章 剑困太君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八个淡紫衣裙侍女身形还没扑到,就像整排树被砍倒一般,纷纷倒下。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喝道:“什么人敢到玉阙宫来撒野?”  话声堪堪传入大厅,正和楚玉祥,闻家珍激战的古维扬。公冶子二人同声喝道:“住手!”  长剑一收,霍地往... - 2018-06-03
  • 第十三章 诡计多端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他们暴退之际,另一条人影疾逾飞鸟从林梢飞落。  不,他是疾逾鹰隼朝削断三个汉子手中扑刀的入影当头扑落,人还未到,一道凌厉无匹的狂飚,已笼罩一二丈方圆,朝那人影当头罩落。  从三个持刀汉子品字形在裴畹兰身后出现,到扑刀被削,和另一道人... - 2018-06-01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坐在天上的主啊_圣经
  • 123:1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举目。123:2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他怜悯我们。123:3耶和华啊,求你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123:4我们... - 2017-08-26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凭你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_圣经
  • 143:1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恳求,凭你的信实和公义应允我。143:2求你不要审问仆人,因为在你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143:3原来仇敌逼迫我,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像死了许久的人一样。143:4所以我的... - 2017-08-29
  • 第十三章 结伙长安_梵林血珠
  •   镖车来到华阴县。  郑六子几次三番来劝说陈野和他师傅一块行走,不但可以学些功夫,还可以和皇甫姑娘多“亲近亲近”。  陈野固执地只愿当镖伙,说什么也不去。  第二天,郑六子一行人只少了个何剑雄,他早就追赶宝贝儿子何玉龙和黄烈去了,余人都上... - 2017-12-07
  • 第十三章 千里求玉_北山惊龙
  •   辛文想了想,道:“这话说来很长,先要从这座七星岩说起,据说崖上七个小穴,以前原是七道极细的泉眼,师傅无意之中,发现泉下藏了一块稀世奇珍万年温玉……”  段珠儿见她一再提到万年温玉,好奇的道:“辛姐姐,什么叫万年温玉?”  辛文摇头道:“... - 2017-12-11
  • 第二十三章 方丈还魂_梵林血珠
  •   按武诸葛王耀祖的谋划,即日起到大兴寺探查。陈野知道惩善禅师他们的巢穴,也知道那儿隐藏着许多高手,但他又不好全说出来,说出来就得承认自己就是紫鹰。现在又来了一个紫鹰,他就更不能说了,就是说出来只怕也无人相信。  不过,王耀祖对此有足够的估... - 2017-12-08
  •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_北山惊龙
  •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 2017-12-12
  • 第十三章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_东风传奇
  •   谷飞云知道珠儿武功很高,不虞有失,只得任由她们去了,一个人果然只是坐着喝茶。  心中却在忖道:“上次珠儿说过,东风是从东往西吹的,意思就是说要往西去找才是,现在珠儿说要领自己去找东风,那一定是往西去的了。”继而想道:“既然有珠儿领路,自... - 2017-12-16
  • 第四十三章 项中英摸摸身边长剑_东风传奇
  •   孙发耸耸肩,诌笑道:  “属下听公子口气,好像和那丫头片子有着过节,试想她傍晚时光还上酒楼来,自然打算在城里过夜,属下略谙追踪之术,稍为留意,竟然发现她出城而去,那只有一个理由,不敢再在城中落脚了,属下一直寻到七里外的三官堂,就没有她再... - 2017-12-18
  • 第五十三章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_东风传奇
  •   裴通笑道:  “即已动手过招,石老哥何须客气?”  三点管影突然合而为一,招化“长驱直入”,追击过来,依然直取“膻中”。  这下可把石大山看得不禁有气,心想:  “我是顾全双方友谊,才一再相让,岂是怕了你吗?”  一念及此,长剑迅即翻起... - 2017-12-20
  • 第十三章 九嶷山下_翠莲曲
  •   “你想走?”  一个冷峻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抬目望去,那不是九阴夫人是谁?她面带冷笑,不知何时,已站在牌坊之下。  方玉琪这一惊,真非同小可,猛的他想起自己左手还握着一片不凋金枫,立即剑交左手,叶贴掌心,扬掌吐劲,往九阴夫人拍去。  他此... - 2017-12-20
  • 第二十三章 灭绝神砂_翠莲曲
  •   方玉琪奇道:“傅兄我们不回少林寺去了?”  博青圭笑了笑道:“方兄可知咱们此刻已在崤山之中,如果赶返少林,少说也有三四百里路程,兄弟动身之时,家师曾有交待,无论找到谷姑娘与否,三日之后,可到桐柏等候。”  方玉琪想起师叔临走时吩咐自己务... - 2017-12-20
  • 第三十三章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_东风传奇
  •   金鸾怒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  金母道:  “透骨阴指是崆峒武学,老身身为崆峒掌门,练成本派武功,何足为奇,但许兰芬决不是崆峒门下所伤。”  金鸾道:  “你这话有谁相信!”  金母道:  “老身说不是,就不是,用不着你相不相信。... - 2017-12-18
  • 第二十三章 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_东风传奇
  •   这时,前进屋面上,双方激战正殷。  秦老堡主门下首徒周子厚和四个师弟,截住五个蒙面人,各展所学,刀光剑影,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一声朗笑,从屋檐下飞起一道颀长人影这人身穿一袭长衫,手摇折扇,踏上屋面,神态从容。  他一双亮得像星星一般的... - 2017-12-17
  • 第四十三章 移祸江东_北山惊龙
  •   “汝父囚禁茅山通天观”  这几个字映进毕玉麟眼帘,脸色不禁一变,想起茅山毒指伏景清,当日慨赐“毒龙丸”,医好母亲宿疾,而且还传过自己一招指法,在自己的心目中,一直把他视作恩人。  后来自己在落山庙身负重伤,据说也是一粒“毒龙丸”治好的,... - 2017-12-14
  • 第二十三章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_紫衣玉箫
  •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 - 2017-11-29
  • 第十三章 帮会合一_须弥怪客
  •   太白剑派的人不肯干休。  东方镇雄对智圆大师道:“掌门大师,东方家与徐雨竹柳震的血仇难道就此算了?”  智圆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少林不便牵涉此事,就此告辞,望施主慎重处之。”  这话是提醒东方镇雄,徐雨竹的武功惊世骇俗,黑煞君尚且... - 2017-12-16
  •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_北山惊龙
  •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 - 2017-12-14
  • 第十三章 大闹荔枝宴_酒狂逍遥生
  •   福州凤山因山形如飞凤落坡而得名,南梁时有仙人在此修道,唐时建“冲虚观”,后有高僧来此宣讲佛法,改名“清禅寺”,以后又称“长庆寺”,唐时四方都有禅寺,长庆寺位于城西,故俗称“西禅寺”。  这样古老而又著名的古刹,香火十分兴旺,各地挂单的游... - 2017-11-25
  • 第十三章 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_圣经
  • 13:1你们务要常存弟兄相爱的心。13:2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13:3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内。13:4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 - 2017-10-22
  • 第十三章 一个兽从海中上来_圣经
  • 13: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13: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13: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 - 2017-10-26
  • 第十三章 众侠女失踪_血染枫红
  •   钟吟在两个时辰后回到了六和塔。  和去时一样,守塔的人根本没发现他。  饿得发慌的众人吃了东西,可却没有水喝,渴得难受。  天气也实在热得很,正是七月当热的时候。钟吟来到下一层,把看守丐帮二老的三个家伙解了穴道,又给他们馒头,问他们如何... - 2017-11-11
  • 第十三章 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_圣经
  • 13:1这是我第三次要到你们那里去。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13:2我从前说过,如今不在你们那里又说,正如我第二次见你们的时候所说的一样,就是对那犯了罪的和其余的人说:我若再来,必不宽容。13:3你们既然寻求基督在我里面说话的凭... - 2017-10-19
  • 第十三章 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_圣经
  • 13:1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13:2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13:3我若将所有的... - 2017-10-16
  • 第十三章 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_圣经
  • 13:1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13:2他们侍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13:3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 - 2017-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