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故弄玄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因为临死之际,拚着最后一口气,在沙滩上留下字迹。而且第一个就是“梅”字,当然他想定梅三公子,但因自知真气将竭,时间无多,无法多写,所以写了一个“梅”字之后,就立即改变“黑森林”。但写到“森”字,实在无力再往下写,于是连“林”字都没写出,又改写“速”字。

      那么铁拐仙、天一大师、玄清真人等业已去了黑森林,他是专等自己,要自己尽速赶去?

      梅三公子想到这里,不由热血沸腾,嗔目说道:“道兄英灵不远,梅君璧此去黑森林,定当替你手诛仇人。”

      话声未落,陡听七八丈外,传来一声极其阴森的冷笑!

      梅三公子剑眉如掣电,对方冷笑未歇,梅三公子业已飘落。

      果然在芦苇之中,发现鬼魅似的站着一个九幽门装束的黑衣怪人!

      他似乎没料到梅三公子会来得如此快法,心头一惊,右手拘魂铁牌,向前一挡,身形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梅三公子瞧着他这身装束,认出是十大游魂中人,当下舌绽春雷的喝道:“尔是何人,梅君璧面前,还不报名受死?”

      黑衣怪人似乎瞧清梅三公子年纪甚轻,不由胆子一壮,不屑的道:“太爷摄魂使者便是。”

      梅三公子嘿了一声,又道:“武当门下的微尘子,可是被你所害?”

      摄魂使者发出一声阴森低笑,点头道:“不错!九幽门下,见者丧……”

      “好!”梅三公子目光如电,突然打断他话头,右手微抬,精光暴卷。摄魂使者运转个念头的时间都来不及,身子已被裹入一片寒锋之中,只听一声比鬼号还要难听的惨叫起处,血雨飞洒。一个高大身子,眨眼之间,被剑光绞作数断!

      温如风闻声赶来,梅三公子早已返剑入匣,这可真把闻香教主瞧得凛骇不已!

      暗想自己和他只不过数月不见,剑术分明又精进甚多。不!简直入了化境!心中不由更是暗暗高兴,但他脸上却并没表露,只是瞧了地上被截成几段的尸体,问道:“梅兄,此人可是九幽教下?”

      梅三公子冷哼道:“他是九幽门下十大游魂的摄魂使者。”

      “摄魂使者?”温如风听得心头又是一惊,九幽门下十大游魂,精通“勾魂鬼眼”,武功诡异,已得九幽教主真传,在梅三公子手下,居然还走不出一招?自己和他同行,倒真得小心留意,不能丝毫露出破绽才好。

      两人默默无语回到原处,梅三公子拔出昆吾剑,挖了一个土坑,把微尘子尸体埋好,一面回头道:“温兄,我们此时就得立时赶赴大洪山去!”

      温如风因方才并没瞧到微尘子所留字迹,不由迟疑了一下,问道:“梅兄难道另有发现?”

      梅三公子点头道:“据小弟猜想,这微尘子可能是奉命等候小弟来的,铁拐仙老前辈此时敢情已进入黑森林去。”

      温如风眼珠一转,瘦削脸上闪过一丝狞笑,立时应了一声:“好!”

      两人走出芦苇,从蓝儿手上,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往大洪山奔去。

      初更时候,便已赶到山麓。此处已是一片荒凉,四无人烟?迎面群峰隐隐,全是黑压压的参天林木,连入山途径都没有。

      两人下马之后,把马匹交给蓝儿,吩咐他在山下等候。

      梅三公子瞧着这一片森林,不由心头一愕,问道:“温兄,这就是著名的黑森林吗?”

      温如风笑道:“早呢!大洪山方圆数百里,都是原始森林,不过黑森林却要打这里进去,过了鹰愁涧,才算开始,那是大洪山的心脏地带。入林愈深,林木愈密,虽在大白天里,也恍如黑夜,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地上落叶堆积,连流出来的涧水,都其黑如墨,又是毒蛊毒物,潜伏的好所在,千百年来,可说从无人迹。”

      梅三公子听得剑眉微微一皱,道:“温兄既知道得如此详尽,谅必对黑森林极为熟悉?”

      温如风摇头道:“兄弟也只听人说起,里面虽然只有数十里方圆,但天险重重,极难通过。”

      梅三公子沉吟一下道:“那么温兄可知鹰愁涧的方向?”

      温如风道:“鹰愁涧乃是两座山峰对峙中的一道绝涧,终年水势洪洪,如在春初雪融之际,山洪暴发,可说高与峰齐,大洪山之名,即由此而得。鹰愁涧两边峰头宽达三十余丈,山下樵夫猎户,都到此为止,莫想再进,这么宽的绝涧,即使武功最高,也无法能够飞渡。”

      梅三公子听得顿感踌躇,照他如此说法,别说黑森林,就是鹰愁涧都难以飞越了。

      温如风却微微一笑,道:“梅兄不必耽心,以兄弟推想,铁拐老化子既然柬邀九大门派中人,齐集安陆,在九幽教主约定日期之前,突采行动,对飞渡鹰愁涧之策,定已早有筹划,咱们赶到地头,自然知道。”

      梅三公子经他一说,不由连连点头,喜道:“温兄说得有理,小弟真是多虑了。”

      温如风只笑了笑,并没答话,便向山上走去。

      梅三公子见他一路奔驰纵跃,心中不但毫不起疑,反而大喜过望,当下也不再问,先后一路疾跃而去。

      两人翻山越岭,差不多奔了一个更次。

      梅三公子只觉山势越来越险,穿林越壑,根本早已无路可循,不由问道:“温兄,鹰愁涧距此还有多少路程?”

      温如风一面奔行,一面笑道:“快了,再过两个山头,就到了。”

      说话之间,又已穿入一处林中。

      梅三公子目能夜视,跟随温如风身后,但觉地势逐渐往上,树木也更形深密,而且附近丛草之间,还有多处践踏偃倒的痕迹。不由心中一动,暗想也许就是铁拐仙等人,打这里经过时所留下。

      不多一会,已然随着山势起伏,翻过两重山岭,温如风突然脚步加快,穿林而出,往前面一座突起的山峰,攀跃而上,一面回头笑道:“梅兄,鹰愁涧就在前面了。”

      说着人已向山腰走去。绕过前山,梅三公子耳中,已隐隐听到洪水水声。

      原来这座山峰后面,已是千丈悬崖的一道绝壑,对岸高峰如削,云气迷蒙,根本看不清远处景物。

      鹰愁涧,当真和温如风口中所说,完全相同,双峰对峙,下临绝壑,恁宽的山涧,除非是飞鸟,任谁也无法飞越过去,鹰愁之名,倒确也名符其实!

      半轮银月,斜横天空,繁星簇簇,银河如洗,本来富有诗意的月夜,在这阴气森森的山腰绝壑边上,却有点黯淡无光之感!

      梅三公子神目如电,四处一阵打量,忽然发现左边数丈开外的一株巨树之上,磷火闪烁,高挑眷—幅白布长幡,运目瞧去,上面写道:“特架便桥,请放心通过。”

      梅三公子心中一怔,低声轻呼:“九幽妖人,居然已知我等行径?”

      温如风似亦神色一变,徐徐的道:“既有便侨,想必就在附近,我们何不过去找一找?”

      两人从幡下过去,走了半箭多路,果然发现一条粗绳软桥,横过千丈绝壑,直通对岸。

      梅三公子探首向深涧望了一眼,心中暗想,九幽妖人,已知道九大门派中人,在会期之前,突采行动,想必早有准备。他们故示大方,架桥迎客,如果等大家渡过之前,他只消把便桥折断,来此之人,谁也插翅难飞。

      正想之间,人还没有走过吊桥,忽见树林之中,突然闪出八个手执禅杖的灰衣僧人,一字排开,拦住去路。其中一个单掌打讯,问道:“两位何方高人?请暂留贵步。”

      梅三公子微微一笑,暗想这敢情是少林门下,奉命留下守护吊桥之人,原来自己想到的,他们也早已有了准备。当下迎上一步,抱拳道:“诸位想是少林寺的师父,小生梅君璧,奉铁拐仙老前辈之邀,特地赶来。”

      天台梅三公子这几个字,在江湖上,已是名动遐迩,无人不知。八个灰衣僧人,一听对方自报名号,果然树的影儿,人的名儿,立时肃然动移,分两边站开,合十道:“贫僧等奉命护桥,两位快请。”

      梅三公子连连还礼,一面回头道:“温兄,这桥只有一人可行,小弟有潜!”

      说着一提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99-920.html - 2018-01-14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亦友亦敌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嘻嘻!那么小施主就先打发我们回去罢!”  灯心和尚故意套上了追风剑客和十二金钱,还连带把阴世秀才也拖到了一条阵线之上。  梅三公子缺少江湖经验,自然上了他的鬼当,果然目扫全场,朗声说道:“这个自然!”  十二金钱任龙平日狂妄成性,自诩... - 2018-01-13
  • 第六章 菁儿第一次参观了琉璃堡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第二日,赤峰居然没上锁。菁儿推开门,小心翼翼溜了出去,冷不防看见老头儿,就在院子里劈柴。她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然而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小奕对他讲过了,不要再关她。菁儿的心里,悄悄地升起一丝暖意。  来了... - 2018-12-12
  • 第九章 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夜半凉初透,菁儿缓缓地支起身子,不觉触到了他的手臂。小奕睡得好沉呢!耳鬓厮磨之间,蒙住眼睛的带子早就不知落到何处了。可她还是没有什么印象。是他灭了灯,一切都在无尽的黑暗中进行。现在她慢慢地猜度着,他究竟是什么样子?就在身边躺着,像一个熟... - 2018-12-12
  • 第四十九章 恩仇变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温如风笑道:“郝兄快快请起,我们还要共议大事呢!这金钗符令,不过是兄弟去年路遇千手道友,她知道我闻香教创设伊始,需要人力财力,这才送了我这支符令。”  说着把金钗符令递了过来。郝于菟听得十分惊诧,暗想教主和海心山老前辈,原来还是朋友!自... - 2018-01-14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七十九章 互杀之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不!九幽教主阴笑起处,大家只觉眼前陡然一暗!  也不!大家眼前陡然一亮!  这到底是眼前一暗呢?还是眼前一亮呢?应该是两者相对。  原来九幽教主这声慑人心灵的阴森长笑响起,大家确实感到眼前一黑,但这一黑,只是刹那之事,紧接着眼前又忽然一... - 2018-01-14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发牒荐亡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胸中千种愁,挂在斜阳树。绿叶阴阴自得春,草满莺啼处。不见凌波步,空想如簧语。门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  话说西门庆陪吴大舅、应伯爵等饮酒中间,因问韩道国:“客伙中标船几时起身?咱好收拾打包。”韩道国道:“昨日有人来会,也... - 2018-10-20
  •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朔风天,琼瑶地。冻色连波,波上寒烟砌。山隐彤云云接水,衰草无情,想在彤云内。黯香魂,追苦意。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残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 - 2018-10-20
  • 第六十九回 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香烟袅,罗帏锦帐风光好。风光好,金钗斜[身单],凤颠鸾倒。  恍疑身在蓬莱岛,邂逅相逢缘不小。缘不小,最开怀处,蛾眉淡扫。  话说玳安同文嫂儿到家,平安说:“爹在对门房子里。”进去禀报。西门庆正在书房中和温秀才坐的,见玳安,随... - 2018-10-20
  •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受三章约 书童私挂一帆风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玉殒珠沉思悄然,明中流泪暗相怜。  常图蛱蝶花楼下,记效鸳鸯翠幕前。  只有梦魂能结雨,更无心绪学非烟。  朱颜皓齿归黄土,脉脉空寻再世缘。  话说众人散了,已有鸡唱时分,西门庆歇息去了。玳安拿了一大壶酒、几碟下饭,在铺子里还... - 2018-10-19
  • 第六十八回 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钟情太甚,到老也无休歇。月露烟云都是态,况与玉人明说。软语叮咛,柔情婉恋,熔尽肝肠铁。岐亭把盏,水流花谢时节。  话说西门庆与李瓶儿烧纸毕,归潘金莲房中歇了一夜。到次日,先是应伯爵家送喜面来。落后黄四领他小舅子孙文相,宰了一口... - 2018-10-20
  • 第六十九回 剑振雄风 身受掌伤_江湖奇英
  •   厉天啸及曹刚目光如电,睁睁地注视着百花谷主,煞气满脸。百花谷主心中一凛,暗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何必自找亏吃,胡乱指示一下,也让他们试试阵法厉害。”  他城府深沉,见机不对,思念至此,长须一动,不由呵呵笑道:“二位既欲手刃亲仇,老夫... - 2017-11-06
  • 第六章 一颗人头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梅三公子因夜晚睡眠较迟,到了日上三竿,才堪堪起身。盥洗甫毕,却见店伙引着一个人,在房外探头探脑,想是在找琴儿、剑儿,也未在意。  店伙身后那人,一眼瞥见梅三公子,早已急不及待,一闪身,越过店伙,窜入房中,扑的向梅三公子跟前,... - 2018-01-13
  • 第六十九篇 气交变大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本篇讨论自然环境对人和万物的影响。以阴阳和五运之气的消长胜负关系以及德、化、政、令等五运正常功能和逆常变化,结合星辰详细作了说明。【原文】黄帝问曰:五运更治,上应天朞,阴阳往复,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荡,五气倾移,... - 2017-12-31
  • 第六十回 李瓶儿病缠死孽 西门庆官作生涯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倦睡恹恹生怕起,如痴如醉如慵,半垂半卷旧帘栊。眼穿芳草绿,泪衬落花红。追忆当年魂梦断,为云为雨为风。凄凄楼上数归鸿。悲泪三两阵,哀绪万千重。  话说潘金莲见孩子没了,每日抖擞精神,百般称快,指着丫头骂道:“贼淫妇!我只说你日头... - 2018-10-19
  • 第六章 真假火龙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一颗心直往下沉,一个身子也起了一阵莫可抗拒的颤抖,急切问道:“老前辈;家父是否已经遇害了?”  蓝纯青道:“不知道;但据大家的推测,令尊未必被害石中英祈求的目光,望着蓝纯青,道:“老前辈,你一定知道此个经过,能否告诉晚辈?”  蓝... - 2018-11-29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六章 冰炭不容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钻天飞鼠并不怠慢,嗖的跃落,手中丝囊,向昏迷阵中的六绍三娇、崔氏姐妹、上官燕、琴剑两小鼻前,挨次闻去!  只听一阵喷嚏,昏迷的人,立时醒转,惊“啊”声中,大家纷纷跃起,像穿花蝴蝶似的,齐往梅三公子身前围来!  上官燕一眼瞧到钻天飞鼠,立... - 2018-01-14
  • 第六十七章 丹心大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衣罗刹贺龙珠、飘渺仙子聂玉娇、崔敏、崔慧、于文娴、上官燕、琴剑两小,长剑纷纷出鞘,正待纵身跃出。一瞬之间,当真够得上剑拔弩张,群情激愤。  但红灯夫人却纤手连摇,把大家一齐制止,娇声笑道:“这干什么?小兄弟那里用得着你们帮忙?”  话... - 2018-01-14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