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祖先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一位满脸白癜风癍的货郎,摇着拨浪鼓向我们村走来。我们村庄周围的山林在初秋的阳光里闪闪发亮。没有尘土的树叶,如同玻璃纸一样清澈透明。这是有关过去的记忆,那个时代和水一起流走了。我们的父辈们生活在这里,就像是生活在井底,呈现给他们的天空显得的狭窄和弯曲,四周的山林使他们无法看到远处。距离对他们而言成了简单的吆喝,谁也不用走到谁的跟前说话,声音能使村庄缩小成一个家庭。如今这一切早已不复存在,就像一位秃顶老人的荒凉,昔日散发着蓬勃绿色的山村和鸟鸣一起销声匿迹了,粗糙的泥土,在阳光下闪耀着粗糙的光芒,天空倒是宽阔起来,一望无际的远处让我的父辈们看得心里发虚。

      那天,摇着拨浪鼓的货郎向我们走来时,我正睡在父亲汗味十足的棉袄里,那件脏得发亮的棉袄包住了我,或者说我被稻草捆住了。一个我异常熟悉的女人把我放在田埂上,她向我俯下身来时头发刺在了我的脸上,我发出了青蛙般的叫声。我的母亲就直起了身体。她对她长子的叫声得意洋洋,而在田里耕作的父亲对我表达生命的叫唤似乎充耳不闻,他用柳枝抽打着牛屁股,像是一个爬山的人前倾着身体。我母亲用力撕下了头巾,让风把头发吹得重又整齐后,又使劲扎上了头巾。这一组有些夸张的动作,展示了我母亲内心的不满。我父亲对他长子的麻木,让我母亲对他夜晚的欢快举动疑惑不解。这位在水田里兢兢业业的男人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目的的人,对他来说,让我母亲怀孕与他将种子播入田里没什么两样,他不知道哪件事更值得高兴。我母亲对他喊:

      “喂,你听到了吗?”我父亲将一只脚从烂泥里拔了出来,扭着身体看我母亲。这时候谁都听到了白癜风货郎的拨浪鼓,鼓声旋转着从那些树叶的缝隙中远远飘来。我看到了什么?青草在我眼睛上面摇晃,每一根都在放射着光芒,明亮的天空里生长出了无数闪闪发亮的圆圈,向我飞奔而来,声音却是那么遥远。我以为向我飞来的圆圈是用声音组成的。

      在我父亲黝黑的耳中,白癜风货郎的鼓声替代了我刚才的叫唤,他脸上出现了总算明白的笑容。我父亲的憨笑是为我母亲浮现的,那个脸上白癍里透出粉红颜色的货郎,常为女人带来喜悦。我忠诚的父亲对远远来临的鼓声所表达的欢乐,其实是我母亲的欢乐。在鼓声里,我母亲看到了色彩古怪的花朵,丧失了绿叶和枝桠后,直接在底色不同的布料上开放。

      这种时候母亲当然忘记了我。渐渐接近的拨浪鼓声使我父亲免除了责备,虽然他对此一无所知。我母亲重又撕下了头巾,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向鼓声传来的树林走去。她扭动着的身体,使我父亲的目光越来越明亮。

      一群一群栖息的鸟,从树林里像喷泉一样飞向空中,在光芒里四散开去。我可能听到了树梢抖动后的哗哗声。我那无法承受阳光而紧闭的眼睛里,一片声音在跳跃闪烁。那些在田里的男人双手抱住他们的锄头,看着村里的女人拥向鼓声传来的地方。她们抬起胳膊梳理着头发,或者低头拍打裤管上的泥土,仅仅是因为白癜风货郎的来到,使她们如此匆忙地整理自己。拨浪鼓的响声在树林上方反复旋转。遮住了天空的树林传来阵阵微妙的风声,仿佛是很多老人喑哑的嗓音在诉说,清晰的鼓声漂浮其上,沿着山坡滑了过来。我母亲伸直了脖子,像是仰望天空一样望着伸手可及的树林。她和村里的女人在一起便要叽叽喳喳,女人尖厉的声音刺激了我张开的耳朵,为什么女人的声音要和针一样锋利,在明亮的空中一道一道闪烁,如同我眼睛上面的青草,摇摇晃晃刺向了天空。

      那个货郎总是偏离方向,我母亲她们听到鼓声渐渐斜过去,不由焦虑万分,可她们缄口不言。她们伸长了脖子,犹如树巢里的麻雀。如果她们齐声呼喊的话,将有助于货郎找到我们村庄。在这些女人的费解的沉默里,货郎似乎意识到了判断上的误差,于是鼓声令人欣喜地斜了回来。问题是他又逐渐斜向了另一端。满脸白癜风癍的货郎踩着松软的枯叶,在枝桠的缝隙里弯弯曲曲地走来。终于让她们听到了扁担吱呀吱呀的响声,隐藏在旋转的鼓声里,微弱无力,却是激动人心的。货郎拨开最后一根阻挡他的树枝,被担子压弯了的腰向我们村庄倾斜过来。他看到众多女人的眼睛为他闪闪发光时,便露齿一笑。他的一口白牙顿时使脸上的白癍黯淡无色。

      于是女人尖厉的声音像沸水一样跳跃起来,她们的欢乐听上去是那么的轻飘飘毫无掩饰之处。我已经能够分辨其中的那个声音,从我母亲张开的嘴飞翔而出,她滔滔不绝,就像是石片在水面上滑过去激起一连串的波浪,我意识到了母亲的遥远,她的嗓音里没有潮湿的气息喷在我脸上,我最初感受到了被遗弃的恐惧。过于明亮的天空使我的眼睛开始疼痛难忍,那些摇晃的草尖明确了我的孤独。我张开空洞的嘴,发出与我处境完全吻合的哭喊。

      谁会在意一个微小生命的呼叫?我显示自己存在的声音,说穿了只是一只离开树根爬到阳光底下的蚂蚁,谁也不会注意它的自我炫耀。我母亲彻底沉浸到对物质的渴求之中,她的眼睛因为饥饿而闪耀着贪婪的光芒,她的嘴在不停地翕动,可是她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事实上这并不重要,她翻动货郎担子里物品的手指有着比嘴里更急迫的语言。我的父亲、脸上布满难以洗尽的尘土的父亲,正虔诚注视着我母亲的激动。他听不到我的哭喊,他作为丈夫比作为父亲更值得信赖。我哇哇哭叫,全身开始抽搐,可是没有人理会我,哪怕是回过身来望我一眼的人也没有。父亲的破烂棉袄捆住了我,我无力的腿蹬不开这束缚,只有嘴是自由的。我的哭喊飘出了村庄,进入了四周的树林。如果真像村里上了年纪的人所说的那样,我当初的哭声穿越了许多陈旧的年代,唤醒了我们沉睡的祖先。我同时代的人对我的恐惧置之不理时,我的一位祖先走过漫长的时间来到了我的身旁。我感到一双毛茸茸的手托起了我,身体的上升使哭喊戛然而止,一切都变得令人安心和难以拒绝。一具宽阔的胸膛如同长满青草的田地,替我阻挡了阳光的刺激。我的脸上出现痒滋滋的感觉,我的嘴唇微微张开,发出呀呀的轻微声响,显然我接受了这仿佛是杂草丛生的胸膛。因我无人理睬的哭叫而走向我的那具宽大的身躯,听说长满了长长的黑毛。村里当初目睹此事的人都弄不清他头颅上生长的是和身上一样的毛,还是头发?他们无法判断哪种更长。他那两颗像鸡蛋一样滚圆的眼睛里有着明亮的目光,这一点谁都铭心刻骨。他的形象十分接近我们理解中的祖先,如果他真是我们的祖先,这位祖先显得过于粗心大意了。我的哭叫无意中成为一块放在陷阱上面涂抹了酱油的肉,引诱着他深入到现代人的敌意之中。

      他像货郎一样拨开了树枝,迈动着两条粗壮的短腿,摇晃着同样粗壮的胳膊,大模大样地走来了。那时候我的父亲依然抱着他的锄头痴笑地看着我母亲。我母亲和众多女人都俯身翻弄着货担里的物品。她们臀部结实的肉绷紧了裤子。货郎的手也伸进了担子里。女人的手在翻开货物时,他翻弄着女人的手。后来他注意到一双肤色异样的手,很难说它充满光泽,可是里面的肉正一鼓一鼓的试图涌出来,他就捏住了它。这只哺乳时期女人的手有着不可思议的松软。我母亲立刻抬起脸来,与货郎相视片刻后,两人都微微一笑。

      此刻,那位类似猩猩又像是猿人的家伙,已经走到我的身旁。他从田梗上走过来时很像是走钢丝的杂耍艺人,伸开两条粗短的胳膊,平衡着自己摇摆的身躯。宽大的长满黑毛的脚丫踩着青草走来,传来一种似苍蝇拍子拍打的响声,应该说他出现时显得颇为隆重,在村庄喧闹的白昼里,他的走来没有一丝隐蔽可言,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上了他。

      我母亲松软的手遭受货郎的袭击之后,这位女人内心涌上了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649-941.html - 2018-02-22
  • 第二篇 蹦蹦跳跳的游戏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在街头的一家专卖食品和水果的小店里,有一张疲惫苍老的脸,长年累月和饼干、方便面、糖果。香烟、饮料们在一起,像是贴在墙上的陈旧的年历画,这张脸的下面有身体和四肢,还有一个叫林德顺的姓名。  现在,林德顺坐在轮椅里,透过前面打开的小小窗口,... - 2018-02-18
  • 妈妈的第二双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熊太太有份业余爱好就是喜欢烘焙,烤出各种糕点,那可是真是美味啊!可把一家人吃得欢心得不得了,就连熊太太身边的好友也是近水楼台啊,总是跟着享口福。可是做得多了,熊太太总觉的就一双手不够用啊,真希望能再生出一双手来的。可是我们又不是仙人,只... - 2019-03-19
  • 第二十一章 高大石崖上站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这因为两人边说边走,并未掩饰行藏,对方弄不清来人身份。是以并未把他们看作敌人。  祝文辉抬目看去,只见右首一方高大石崖上,站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衣袂在夜风中飘动,但却看不清对方面貌。  祝文辉同样不知对方来历,闻言略一抱拳,说道:“在下... - 2018-04-30
  • 第二十二章 桑飞燕根本不知道左将军齐天游来历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桑飞燕根本不知道左将军齐天游来历,一招得手,胆气陡壮,得理不让人,口中又是一声轻叱,飞身逼攻过去。她在这一刹间,手腕连振,把“降龙杖”三招十五个变化,连绵使出。  但见剑光点点,随人而上,有如火树银花,飞爆而出!  任你左将军齐天游武功... - 2018-04-30
  • 第二十三章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这是一件非常别扭的事情!  脸上蒙着黑纱,对视线并无多大影响,说话当然也不会有多大妨碍,但戴着面纱,喝酒吃菜,就大大的不方便了。  每喝一口酒,都得左手先轻轻的掀起面纱一角,每吃一筷菜,左手也得配合着掀起... - 2018-04-30
  • 唯美爱情的精选语录大全 - 5068儿童网
  •   真正的幸福是一点一点争取的,是一天一天积累的。下面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唯美爱情精选语录,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唯美爱情的精选语录大全  1. 同声自相应,同心自相知。  2.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3. 夫妇有恩矣,不诚则离。  ... - 2019-03-12
  • 第二十章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如果来不及封解他的掌势,就非弃剑不可。  花见羞手腕一缩,抽回长剑,身形忽然一个轻旋,避开对方撞来的掌劲,人已旋到独眼龙右侧,左手五指舒展如兰,反拂独眼龙右肘关节。  这轻轻一旋,不但化解了独眼龙的“锁龙劈角”,尤其身法轻快,拂出左手,... - 2018-04-30
  • 第二十九章 赠珠避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人离开巫山,就向剑门山出发,他们为了施展轻功,走的是荒无人烟的丛山小径,攀崖过岭,越涧渡溪,翻了几条绵百一山脉。  第三天下午,便已赶到剑门山附近,向山下居民问明去柳池沟的方向,继续往山中走去。  原来这柳池沟在剑合之西,群峰插天,山... - 2018-04-26
  • 第二十五章 传艺寄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听得十分奇怪,在这谷中,果然只有她一个人,而且身世如谜,那个教她念书练习的人,她居然从未见过?  难道那人就是方才袭击自己的千里孤行客?他忽然想起那座白色坟墓,同时联想到千里孤行客的两句口头禅,和山脚下开酒楼的老人洪福,说什么长恨... - 2018-04-26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八章 险中淫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只觉双眼一黑,天旋地转,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蓦地往酸枝圈椅上倒去!他失去知觉,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也许只是一会工夫,只觉自己躺在一张软绵绵的榻上,身边隐约听到一阵女子的笑嘘之声。  但自己头脑昏胀,眼皮沉重,连半点气力也没有,这真把江青岚... - 2018-04-26
  • 第二十五章 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前将军,后将军当然也不认识她。  后将军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哼道:  “辛兄,就算咱们追错了人,但至少证实了一件事,这老婆子的轻功,不在咱们之下。”  前将军沉嘿道:“不错,咱们果然看走眼了。”  黑衣老妇道:“老婆子并没说不会武呀。”... - 2018-04-30
  • 第二十章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位护法由大师姐何香云为首,走向左首,朝丁季友,护花门主两人说道:“丁三侠、门主,恭喜你们破镜重圆,夫妻父子团圆。”  丁季友、护花门主也连连还礼,接着总管丁仲谋、副总管刘婆婆以及四名教练也一起向两人致贺。再接下来是九名女弟子纷纷上前跟...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婆子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出头的蓝布衫的老婆子来,朝无尘师太躬躬身,问道:  “当家师太,素斋都做好了,不知要开在那里?”  无尘师太道:“就开到这里来好了。”  李佛婆答应一声,回身退出。  柳青青忙道:“娘,女儿帮李佛婆去。”翩然朝外走... - 2018-05-03
  • 第二十八章 大热天喝上一杯冰凉的花雕清神解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大热天,喝上这么一杯冰凉的花雕,愈觉味醇而香,清神解渴,李铁崖咂砸嘴唇,点头赞道:“好酒,又凉又醇的好酒!”  柯大发陪笑道:  “这家酒店开设已有几十年,卖的酒,都是附近乡村酿制的。”  李铁崖又喝了一口,说道:  “这是真正绍酒!”... - 2018-05-03
  • 第二十九章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听得不禁一怔,闻汝贤居然会在闻九章身上下毒,这真是出入意料之外!  闻汝贤道:“二叔放心,小侄还要你老人家的支持,自然不会下得太重,而且每半个月,小侄自会奉上一粒解药,决不会让你老人家毒性发作,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丁少秋暗暗... - 2018-05-03
  • 第二十五章 丁少秋出手之快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出手之快,从出手制住八个壮汉,到废去李今伯武功,再用马鞭圈住柯金芝项颈,说来费时,实则一气呵成,几乎只有眨了下眼的工夫!  柯金芝突觉颈上一凉,几乎窒息,一个人已被丁少秋马鞭套住,身不由己的拖了过去,连话也说不出来。  柯大发作梦... - 2018-05-03
  • 第二十四章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向北门出城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背起青布长囊,由大街折向北门出城,中午时分,赶到方城,正想找个地方打尖,瞥见前面正有一个矮胖人影,在街上躲躲闪闪的急步走着。  这人天生就像一个肉团,给人的印象深刻,丁少秋心中不觉一喜,暗道:  “这人不是花字门副总监矮财神拜天赐... - 2018-05-03
  • 第二十四章 白衣丽姝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快得宛如浮矢掠空,足不点地,逐渐看清楚了,果然是条人影!等崔文蔚红绡两人瞧清果是人影的时候,人家已到了二十丈外。  那是一个又瘦又高,脸蒙黑纱,身穿黑袍的人。他胁下果然还挟着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  就在他身形倏落,贴地前掠之际,一掌开... - 2018-04-26
  • 第二十一章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盛世民立即转身面向北首(护花门大门)高声喝道:“护花门、花字门两位门主,速来参谒圣母。”  丁仲谋也高声说道:“盛老哥,你还未回答在下问你的话,阁下口中这位圣母,究是何等样人?在下行走江湖,从未听人说过,要在下如何进去通报?敝门主设若问... - 2018-05-03
  • 第二十二章 何香云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_护花剑_故
  •   何香云眼看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心中也想看看那位老他长传了他什么神奇剑法,是以并未开口。  闻九章听丁仲谋只要丁少秋一人出手,他方才虽看到丁少秋的身手不凡,但不相信对方一个弱冠少年能胜过华山派两个门人,闻言嘿然道:“汝贤、汝清,你们... - 2018-05-03
  • 第二十三章 丁少秋吃过午饭就上床睡觉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吃过午饭,漱了口,就上床睡觉,直到上灯时分,耳中听到有人走近门口才醒来。  只听伙计在门口叩了两下,说道:“客官,该用晚餐了,你老睡醒了没有?”  丁少秋起来打开房门,举步跨出,含笑道:“我出去吃,不用麻烦你了。”  伙计连连哈腰...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缁衣老尼道:“高四麻子勾结倭寇,杀人掳掠,无所不为,可说是积案如山,罪恶滔天,但经令尊拘获之后,由乃妻高四奶奶贿赂和琳,获释之后,依然怙恶不悛,只是改名易姓,摇身一变,换了另外一个人,小施主哪里还能在江湖上找得到高四麻子?”  祝文辉听... - 2018-05-01
  • 第二十二章 蟾蜍施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种带着寒风的独门暗器,不但江青岚还是第一次碰上,就是中原武林,恐怕也无人知道详情。江青岚惊怒之余,身子在空中一个回翔,飘身落地。左手轻弹,三粒金丸,也已先后飞出,向红衣少女要穴上打去,口中怒声喝道:“小生和你无怨无仇,何故骤下毒手?”... - 2018-04-26
  • 第二十四章 毒君毒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冰儿两人刚跨进松棚,令狐大娘一阵呷呷尖笑,站起身来,招呼道:“谢少侠二位才来么?快到这边坐。”  青衣少女令狐芳看到谢少安,柳眉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忽然低下头去。  谢少安目光一掠,棚下已经没有坐位,人家既然跟自己先招呼,... - 2018-03-31
  • 第二十五章 飞天神魔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令狐大娘听得一怔,道:“秦夫人是给芳儿作媒?”  秦映红笑道:“是呀,毒君、毒后只有这么一个世子,令孙女一嫁过去,就是毒世子的妃子,毒君、毒后早就不问事了,把毒王宫交给世子掌管,令孙女就是毒王宫的女主人。”  令狐大娘望望毒君、毒后,说... - 2018-03-31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