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任务-鬼故事-故事大全


  •   此时此刻,我希望有盗墓贼前来,掘开这个坟墓。因为我被困在坟墓里。

      我的手脚和嘴巴,被贴上了胶带。我的身边,躺着我的新郎——一具不知哪年死去的白骨。

      棺材里一片漆黑,我的手背碰到了一个锋利的硬物,那是白骨的牙齿。我伸出双手,横在那冰冷的牙齿上,一下,两下……终于磨断了缠在手腕处的胶带。

      我撕开嘴上的胶带,从鞋底抽出了两根比牙签略粗略长的钢针。棺木年久,有些疏松,我在棺材的壁上开了一个小孔,凑上去吸了几口带着土腥味的空气。

      外面突然传来细碎的声音,难道,真的有盗墓贼来了?

      渐渐的,我刚才钻开的小孔,有微弱的亮光照了进来。棺材外的土堆,已经被人挖开了。

      我躺了下来,装死。

      要想活,装死是一个好办法。我被人骗到这个边境山村,又活活地被人配了阴亲。在被埋进棺材之前,我翻了翻白眼,晕了过去。当时要是不晕,这帮野蛮人,会不会在我后脑勺上来一下子?

      外面的人开始撬棺材,棺材盖被掀到了一边,一片月光洒了下来。一条胳膊伸了下来,我一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手中的钢针抵在了他脖子上:“不许动!”我低低地喝道。来人双腿打战:“别、别杀我。”

      这人年纪不大,二十七八的样子,长发,高高瘦瘦的,一身休闲装。

      我问:“为什么要挖坟?是不是盗墓的?”

      来人说:“傍晚的时候,我路过这里,看到那些人活埋你。当时想救你,但是我又不敢阻拦,只好等他们走了,才开始救你。我叫董家豪,你叫什么?一个外地姑娘,怎么到了这边境山林?”

      “一言难尽。”我摇摇头。其实一言难尽是假的,我的任务必须保密。董家豪说:“我带着你一起走出去吧。”

      我说:“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我朝西北方走去,董家豪跟了上来。“跟着我干吗?”我问。

      “我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想跟你一起走。”

      我沉吟了一下:“随你吧。反正天亮以后,就各走各的。”

      走了一两个小时,来到一处山洼。我朝四周看了看方位,走到一棵银杏树下。这里,有我预先埋下的应急物品和工具。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问。“当然。”董家豪凑近来说。我一掌劈在董家豪脖子上,他哼都没哼,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我又抽掉他的鞋带,将他反绑住双手。

      不要轻信任何人,这是我们的准则。

      我的目标,还在西北三里之处的一个山洞里。我的执行对象,就躲在那里,我要把她带出大山。如果顺利完成任务,我会有五十万的收入。

      三天前,我扮成游客来到这里,一个憨厚的大叔要做我的向导,把我带到了山脚下的村庄。我正在庆幸自己遇到好人的时候,却糊里糊涂地被绑了起来,嫁给了那具白骨。

      我觉得那大叔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大叔与毒贩苗伟一定有勾结。其实,我是私家侦探,来解救老板宋成国的女儿宋晓倩。一周前,宋晓倩被苗伟挟持到了这个边境山林。前两天游玩的时候,我已经查清楚了,苗伟和宋晓倩,就住在这个山洞里。苗伟几天出来一次,去山下的小村购买生活用品。

      今夜是动手的好机会。他们刚把我埋在棺材里,绝对想不到我会诈尸。山洞是南北贯穿的,两头都有出口。南方是大门,北方是后门,隐藏在乱草丛中。

      我一路疾奔,来到山洞的南门前,移开了挡在洞口的木板,走了进去。转过几道弯,前面出现了一片亮光。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年轻的女子,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地坐在床沿上。她正是宋晓倩。她的身后,被子鼓鼓囊囊的。看来,毒贩在睡觉。

      我正准备摸上去,忽然听到身后有动静。来不及细想,我猛地向前一扑,就势打了一个滚,再跃起来转回身,握紧匕首指向前方。

      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去死吧!”毒贩苗伟一脸的杀气,两只眼,秃鹫一般凶狠。

      苗伟枪口一沉在我的脚前开了一枪,本能之中,我不由自主地向右侧斜跨了两步。

      脚下一空,我知道完了,踩上陷阱了。下坠的瞬间我不再犹豫,奋力地将手里的匕首对着苗伟掷了过去。

      看来匕首刺中了苗伟,我落地时听到了他愤怒的号叫和一声枪响。

      我刚一落下,洞口的翻板啪的一声又翻转了过去,死死地盖住了洞口。我正要取电筒查看地洞,地面上又传来两声枪响,接着是一片慌乱的脚步声,旋即恢复了平静。

      打开电筒,我贴着墙壁抬头查看。铁翻板微微晃动,难道苗伟想揭开翻板杀了我?我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烟幕弹攥在手中。

      “哐当”一声响,翻板被撬开了。我拉开引线,将烟幕弹扔了上去。“别扔烟幕弹!是我,咳咳。”竟然是董家豪的声音。

      一根腰带伸了下来,我抓住腰带手脚并用爬出了地洞:“你怎么来了?那一男一女哪去了?”

      董家豪捂着鼻子,把烟幕弹踢进地洞里关上了翻板:“你还真以为两根鞋带就能绑住我?我是宋老板派来协助你的。”

      “协助我?你是来监视我的吧?”我哼了一声,“他们跑哪去了?”“苗伟受了伤,跑不远的。你的飞刀还挺准的啊,扎在他肚子上。而且他的胳膊,也受了我的枪伤。追吧。”

      顺着血迹,我们一左一右摸进了岔洞,拐了一道弯。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我头顶射在石壁上,火花四射。我们赶紧蹲了下来。

      董家豪拔枪就要反击,我制止住了他,“别开枪,当心误伤人质。我的匕首有毒,他撑不了多久的!”话音未落,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

      “难道他杀了人质?”我和董家豪对视一眼,扔了一颗烟幕弹。借着烟幕的掩护,我们冲进了洞里。

      苗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里攥着枪,太阳穴上一个血窟窿还在冒血。宋晓倩在一边咳得地动山摇。原来,苗伟也知道自己中毒已深,又被我们堵在洞里,求生无望,只好了结了自己。

      岔洞里太呛人了。我弯腰拾起苗伟的手枪,一手拖着宋晓倩撤到几丈之外。董家豪检查了一下苗伟的尸体,随即跟了上来。

      退到了岔洞口处,空气好了许多。我用手电照着宋晓倩的脸:“你没事吧,宋小姐?现在安全了,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

      “是的,我们会把你送回家的!”董家豪笑盈盈地走上来,手里的枪指在宋晓倩的额头上。

      “你疯了?她是我们要解救的人

     
  • http://www.telnote.cn/gushi/30/29979.htm - 2014-10-21
  • 第三次相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地球是圆的,如果有缘分,哪怕对方在天涯海角,我们都会找到对方”这是他在婚礼上向大家说的一句话,说完揽着她亲了一下。  她和他从小就是同学,他转学过来比较晚,老师把他安排跟她同桌,等老师走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截粉笔,从课桌的一多半处画了一... - 2018-05-18
  • 玻璃窗上的哈气恋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忆柳特别喜欢冬天呆在有暖气的房间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站在玻璃窗前,在不经意间会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写写画画,写一块用手抹一块,直至玻璃窗全部让她涂抹过来,有时外孙也会和忆柳一起涂抹,一边涂抹着一边缠着她讲故事,被孩子缠的没办法了,忆柳... - 2018-05-18
  • 桂余丢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桂余归家,唤浑家曰:“快与我把毕业证书请将出来,下午晋职须用也!”浑家忙入密室寻之,久之,不出。桂余急,遂入,见浑家挥汗疾寻,桂余大怒:“真乃无用,这般时间仍不得,须休之!”浑家汪然出涕曰:“冤矣,冤矣,并非奴家弄懒,只是这毕业证书实不... - 2018-05-18
  • 升学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中午的时候,封校长到县教育局开会回来,要求实事求是统计中考升学情况,尤其是中职招生,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招生任务。  封校长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还没有回自己的家里,风尘仆仆就来到学校,找来教务处的黄安老师,他说,黄老师,我这里有张表,教育... - 2018-05-18
  • 那磁性的嗓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时候,特别爱听收音机,小小的收音机,里面装着好多奇妙的世界。  女主持人,声音总是甜甜脆脆;男主持人呢,清凉磁性的嗓音,抑扬顿挫的节奏,缓缓的描述着外面的世界,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当然,最爱听的,还是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歌曲,跟着收... - 2018-05-18
  • 特殊岁月“特殊”人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时候,自从呱呱坠地到上幼儿园,再到高中毕业。凭心而论,因这享福的时候多,那受罪的时候自然便少了。  那个时候,父母亲都是革命干部,按月拿工资,我们作为其儿女,也就自然不会缺衣少吃。  我从一出生,父亲就预先请了一位好保姆,我管她叫“婆... - 2018-05-18
  • 冬冬的生日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冬冬的外婆每天早上给他三元钱,一元钱买早点,另二元钱是早上中午和下午往返的车费,他每天早上吃上一张五角的油盐饼或糖饼,另外五角喝一碗豆汁或豆腐脑,这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也不算少。外婆的身子骨不好,靠吃药顶着,每月二百多元的低保金得算计... - 2018-05-18
  • 带血的钻戒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学的时候伊诺有过两个愿望,一个是想考医学院,她如愿考到了天津医科大学,上了没两天就改了专业,小乔问她,怎么了,伊诺说她怕闻来苏水的味道  她们学校不远处有一个部队,那里经常传出激昂的喊声1、2、 3、 4,曾经有一... - 2018-05-18
  • 珍珠贝小姐与贪婪的渔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贫苦的渔夫每天都会下海去捕鱼,以维持自己的生计,这天一如往常的渔夫又要下海去捕鱼了,海上的巨浪卷起,渔夫收网时见没什么收获,泄气地打算回家。  正在船舶掉头时,不远处渔夫发现闪光点,那光芒像太阳一样明亮,渔夫以为是什么宝贝,可到那一看,... - 2018-05-18
  • 流浪儿丑小鸭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养鸭场新来了一只小鸭,绒毛乱糟糟的,又脏又丑。  “哎哟哟,好难看呀,从哪儿流浪来的?”几只小鸭嚷起来。  年轻的母鸭说:“离我的孩子远点儿,你这丑东西!”  “闭嘴!你们这群无知的笨蛋,”一只很有声望的老母鸭站。  出来吼道,“我敢肯... - 2018-05-18
  • 鼹鼠的玉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鼹鼠和妈妈走在草地上,他发现一粒玉米: “妈妈,这是什么?”  “玉米。”  “玉米有什么用呢?  “能爆玉米花,摊玉米饼子,做玉米糖,煮玉米粥……”  “我要吃——”小鼹鼠开心得跳起来。  “只要你有耐心,什么都能吃得到。... - 2018-05-18
  • 收藏阳光的小老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当花瓣离开花朵“当花瓣离开花朵/暗香/残留。”莫道情痴出人间,鼠辈亦有痴心种。  对,就是那只令人难以忘怀的小田鼠——暂且叫它弗雷克,当其他伙伴都忙着准备过冬的干粮时,它却“不食鼠间烟火”似的,只收藏阳光、颜色和单词。  不容置疑,这些... - 2018-05-18
  • 只有傻子才会在爱情路上比输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紫苏一直觉得自己能赢得左放,就像拔河,紫苏始终占着上风,左放一直往回拉,紫苏却纹丝不动,最终等左放只好放弃,而紫苏赢的,除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可长大后的我们为什么迷失在爱情里。  紫苏和左放上高中... - 2018-05-18
  • 穷人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冬天的早晨真冷,简直把人冻成白条鸡。李兴水一出家门就傻眼了,借着楼外那半死不活的灯光,他发现今天老天爷又跟他过不去了,雨加雪。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骑上他那辆新买的自行车,小心翼翼的上路了。  没骑两步呢,他已是牙根发颤,冷气从各处缝隙... - 2018-05-18
  • 一抹阳光,我姓黄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是有彩色中最亮的,属性温暖,是快乐的颜色。我这姓黄的老师也是与人为善、积极向上的乐天派,但走进幼教班课堂的所见、所闻时常让我郁闷丛生,乐不起来。  上一次课,学生大多没带书,我只得即兴把上学期内容复习一遍,然后再在黑板上画了三幅画,... - 2018-05-18
  • 第二十四章 飞蛇身法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道:“大家腹中想必早已饥饿,那就不用客气了。”  大家各自端过竹椅,围着方桌坐下,青衣书童替各人装了一碗稀饭。  铜脚道人回头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荀少施主这位尊价,大概身手也不弱吧?”  荀兰荪道:“道长夸奖了,他叫小奇,... - 2018-05-18
  • 第二十五章 天狼飞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晃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了三十几个回合,楚秋帆终于渐渐领悟出道理来了!老狼主扑攻快捷,只是取法于狼,并无特异之处,他最厉害的则是指爪如剑,爪犹未至,爪风已然笼罩敌人全身,这是他“天狼九爪”的精髓所在,这一点,他现在也豁然贯通了,精要所在正是... - 2018-05-18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十二章 有意择婿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麻天凤仰起脸,幽幽的道:“你离开这里之后,能不能不管少林寺的事,不和我兄妹正面发生冲突?”  “这个……”楚秋帆看了她一眼,无法作答。  麻天凤:“你不答应?”  “不是。”楚秋帆道:“从那天起,是姑娘先劫持了二位道长和宋秋云,并非在下...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新校长上任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假,红星的新上任校长就在学校点了好多把火。这位新校长王志原是县一中的副校长,到红星中学任校长,这是县委书记钦点的将。送走了组织部和教育局的领导,王志给每位教职工发了个“利是”,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天天换校长就好... - 2018-05-18
  • 戴卡风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教师大会上,李校长宣布:“为加强学校的日常管理,下周开始,全体师生一律佩戴校卡进校园,只要在校园都必须佩戴。各年级部加强人手检查佩戴情况,一旦发现不按要求佩戴一律严肃处理。”会后,老师们议论纷纷。“这个美其名曰‘持证上岗’。”“这可是... - 2018-05-18
  • 媚上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吉圆圆今年高中本省理科状元,并被清华大学录取。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转眼传遍了吉家庄周围的村村寨寨。从吉家庄到风华县城,再从风华县城到蓝丰市都沸腾了。  吉圆圆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首先是亲戚朋友的欢声笑语接连不断,接... - 2018-05-18
  • 同学之间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老飙和老金同是我的同窗好友。老飙名叫岳宏飙,老金名叫金永年。大学毕业后,他俩先后进入渭阳建筑设计院工作。所不同的是,老金在短短十多年内,由副科、正科、副处,一路走来,最近又升为正处,坐上了单位的第一把交椅。其职称也由助工、工程师晋升为高... - 2018-05-18
  • 第二十八章 快意恩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禅杖突然向空一挥,喝道:“八部天龙,十八护法听着,这二人假冒本寺慈善、苦善二位长老,连手中持的法牒,也是假的。他们就是魔教余孽乔装而来,大家不可上当,还不列阵把他们拿下?”  他这一着颠倒黑白,果然高明得很,在场之人,自是全都... - 2018-05-18
  • 大魔法师劳拉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星期天,我和大魔法师劳拉先生一块儿下棋。  “你饿了!”他说,“你看你走的棋,兵啊马的,都东倒西歪了!”  我想笑。我饿了,我的兵和马就东倒西歪啦?  “是啊。”我说,“我早上没吃好,我不喜欢吃妈妈做的挂面汤。”  “小孩子都这样。”他... - 2018-05-18
  • 画里的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是一只四处流浪的猫,瞎了一只眼睛,剩下的那只右眼终日闪动着冷冷的光;走路的样子也有些怪,全身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没人喜欢它,看见它过来,都会大喝一声:“快走开,你这只死猫!”  它也不喜欢人。很久以前,一个男孩用木棍将它的... - 2018-05-18
  • 第八章 不测风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一片辽阔的山野。  一条荒凉的古道。  此刻显然还只是申牌时光,但云气四合,天色逐渐乌黑。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荒野,隐隐雷声,从云端传来。  古道上,正有三个老和尚,飘然而行,急着赶路。  他们正是刚从九里关参与无名宴之后,急于赶回山... -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