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看天色,说道:

      “此时快近五鼓,垩子可能还在谷外觅食,牲鼻上有钩,能嗅到一二里内的东西,咱们不能打草惊蛇,让它发现。”

      申公豹侯延炳也走了上来,问道:“那么咱们何时才能入谷?”

      点头华佗笑了笑道:“今天是五月初五,日头最烈,各种蛇虫,一见日出,就会躲避,差不多要到黄昏时分,才会出动,咱们最好等太阳升高些进谷去,就万无一失。”

      侯延炳道:

      “咱们行止,悉听唐兄安排。”说完,就在一方大石上坐了下来。

      点头华佗朝祁尧夫干笑道:

      “时光还早,祁兄和小琪琪都可以好好休息一回,早知只有侯老哥一行,咱们就该等天亮了再动身也不迟。”

      侯延炳奇道:

      “唐兄认为来的不止兄弟一拨么?”

      点头华佗道:

      “这个兄弟也不清楚。”

      祁尧夫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目注申公豹,说道:

      “兄弟有一件事,要向侯老哥请教。”

      申公豹歪着头,笑道:

      “不敢,祁老哥有话只管请说。”

      祁尧夫面色沉郁,缓缓道:

      “兄弟养了一头老虎,平日守护谷口,不准闲人入谷,今晚突然遭人用重手法击毙,不知可是侯老哥的杰作?”

      侯延炳愕然道;

      “兄弟并不知情。”

      祁尧夫知道申公豹为人虽是奸诈,但他一口否认,倒似不像有假,不觉冷冷一笑,道:

      “那是贵府几位高手干的了。”

      侯延炳回过头去,朝“四辅”问道:

      “你们是谁杀了祁老哥的守谷老虎?”

      “四辅”为首一个黑袍人躬身答道:

      “属下入谷之时,并未见到守谷老虎。”

      祁琪气鼓鼓的道:

      “那一定是你姓金的干儿子杀了大黄。”

      侯延炳微笑道:

      “不瞒祁老哥说,四辅原是和玉棠一起来的,玉棠向二位以礼求见,他们四人却先行来此恭候,他既末见到守谷老虎,自然也不是玉棠杀死的了。”

      祁琪披披嘴道:

      “这话有谁相信?”

      侯延炳手拂花白长髯,呵呵一笑道:

      “几年来,江湖上认识申某的人,不在少数,但老夫却从未说过一句谎言,小姑娘若是不信,不妨问问你爷爷。”

      祁琪还待再说,祁尧夫拦道:

      “小孩儿家,不许多嘴。”

      点头华佗道:

      “这就奇了!”

      侯延炳目中精光一闪,嘿然道:

      “如此说来,倒是真有高人,已经潜入此谷来了。”

      方璧君拉着大哥,坐在较远的—块大石上。方壁君低低的说道:

      “大哥,我看点头华佗和申公豹可能有了默契。”

      范君瑶道:

      “何以见得?”

      方璧君道:

      “方才申公豹扣住点头华佗脉门之时,我看两人嘴皮徽动,似乎在交谈什么。”

      范君瑶道:

      “他们都是为垩子身上的宝物来的,咱们又不想得什么宝物,管他们呢!”

      方璧君道:

      “但我们和他们一路,凡事总得提防一些的好。”

      范君瑶道:

      “这要如何提防?”

      方璧君道:

      “这两人心里都有鬼,我们进入死谷,就得处处小心,别为他们所乘。”

      天色已经大亮,朝曦渐升,照得山林间,好像铺上了一层金黄色彩。

      五月的骄阳,委实厉害,你只要看上它一眼,心里就会有焕热之感。

      红日渐渐升高,如今该说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点头华佗蹶然而起,说道:

      “现在可以进去了。”说到这里,已经打开药箱,取出两包药末,—面说道:

      “来,来,大家把这药末铺在靴底里,可以预防地上遗留的毒,大家快些铺好了,好赶着上路。”

      众人各自取了一大把药末,撤在靴内,然后穿好靴子。

      点头华佗又道:

      “谷外就是垩子遗留的毒气,大家取出三颗避毒药丸,含在口中,方可进去。

      这一行人,因点头华佗熟悉垩子的行动,又是当代良医,自然以他为首,依言各自取出三颗药丸,含在口中。

      点头华佗自己也取了三丸,纳入口中,当先往山谷中行去。祁尧夫祖孙,范君瑶、方璧君紧随他身后而行。

      申公豹侯延炳回头朝“八弼”摆了摆手道:

      “你们可守在此地,不用进去了。”

      “八弼”躬身领命。侯延炳率领“四辅”,相继入谷。

      这一路山势迂回,两边都是崇山峻岭,所经之处乱石累累,敢情是一条干涸已久的山涧。

      众人只是随着山势,盘曲而行,走了三四里路,渐渐发现草木枯萎,落叶萧萧—片深秋肃杀之景。

      点头华佗走在前面,脚下忽然一停,转头道:

      “快要到了,前面不远,已是死谷了,这东西也许还在谷外逗留,大家从此刻起,不可说话,免得惊动了它。”

      话声一落手持药锄,腰背微弯,双目不住的朝左右搜索,缓缓行进。

      大家听了点头华佗的话,也各自严神戒备,小心翼翼的随着他行去,每个人心头,都有说不出的紧张。

      点头华佗一面用药锄拨动枯草,一面又俯下身去,凝视着地上砂石。这一里来路,足足走了顿饭工夫,山势至此,忽然一束,形成一道谷口。

      点头华佗直到谷口,才直起腰来,口中轻“咦”了一声道:

      “奇怪!”

      祁尧夫低声道:

      “唐兄发现了什么?”

      点头华佗道:

      “这东西昨晚居然并未外出。”

      侯延炳道:

      “唐兄之意,那该怎么办?”

      点头华佗道:

      “它没有外出,那就在谷中,咱们进去就是。”说完,昂着头朝谷中走去。

      大家跟在他身后,举目望去,这道山谷,斜向右弯,两边山坡上,本来是浓密从林,但如今却成了一片枯木,色呈灰白,看来使人从心底油生怖意!

      这是死寂之谷!

      即使不知谷内出了一条最恶最毒的垩子,也台一望而知决非善地。

      一行人由点头华佗为首,深入数十丈,便已到了狭谷尽头,眼前豁然开朗,这是无数插天高峰四周围绕的一大片盆地。

      站在谷口,向下看去,少说也有十数里方圆,还有几处小山,起伏其间,偌大一片平地,果然寸草不生,遍地都是色呈灰白的枯树,实在触目惊心。

      天风徐来,隐隐可以闻到一股触鼻的腥秽之气,中人欲呕。

      点头华佗脚下一停,取出两颗药丸,塞好鼻孔,站在谷口,用手指点着谷中地形,说道:

      “垩子住的洞穴,就在北首一座高峰之下,但此时离午刻还有半个多时辰,它也许尚未回入洞穴。咱们现有人数,该分作三路,逐步搜索,一直到北首那座高峰下会合,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侯延炳道:

      “唐兄要如何分配?”

      点头华佗回头看看人数,略为沉吟了下,说道:

      “兄弟之意,侯老哥和‘四辅’—路,下谷之后,沿左首山脚绕去。二位范老弟和小琪琪一路,下谷之后,循右首山脚绕去。兄弟和祁兄搜索中间几座小山,咱们必须在午时抵达北首峰下……”

      侯延炳道:

      “咱们若是遇上了垩子呢?”

      点头华佗道:

      “据兄弟推测,它可能已经回入洞穴,而且它干日行走路线,也以中间这条路较多,因此左右两路,极少会遇上它。不管那一路,一经发现,即以长啸为号,其余两路,听到啸声,立即赶去会合。”接着笑了笑道:

      “侯兄若是怕我和祁兄见宝起意,不妨派二位贵属,随咱们走中间一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528-923.html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七章 菁儿极端的恐惧和刺激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那间屋子很暗,却没有想像中的蛛网尘封,看来他们两人时时进来的。地上有几个旧蒲团,绣工精致,看起来居然还是江南顾家的手工。北墙上垂着厚厚的白色帷幕,菁儿犹豫了一下,就把帘子拉开来。  啊  因为怕被发现,菁儿将那后面半声尖叫,硬生生吞回了... - 2018-12-12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七章 十二煞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笑声中,一个颀长人影,潇洒的走了过来。  祝琪芬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来作甚?”  假石中英含笑道:“我是特地来看看妹子的。”说道已经走到祝淇芬面前,嘻皮笑脸的往草地上坐了下去。  祝淇芬左手一收,身子坐正,冷峻的道:“谢谢... - 2018-11-29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为什么我没有尾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宝宝和妈妈去动物园里玩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小动物都有尾巴,就自己没有。于是,她和妈妈讨论起尾巴来:  宝宝:妈妈,为什么松鼠有尾巴,我没尾巴?  妈妈:你睡觉的时候有棉被盖。松鼠没有棉被,就用尾巴当棉被。  宝宝:妈妈,为... - 2018-12-10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装病的狗熊贝贝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狗熊贝贝啊,他跑了六十里的路,病倒了,可是谁也不同情他。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往下听吧!  狗熊贝贝是个又懒又馋的家伙,有一次贝贝得了感冒,好心的邻居们呢都买来了水果、蛋糕来看望他,还帮助他把家里的活都给干了。  晚上呢,狗熊贝贝他躺... - 2018-12-10
  • 两只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灰狼和褐狼都是草原狼,它们被猎人捉去,送进动物园,供人观赏。  灰狼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跑步,褐狼很不理解。  “整天瞎跑什么?歇着吧!”褐狼没好气地说。   “奔跑,是狼的捕猎本领啊,歇久了,就会失去奔跑能力,以后还怎么捕猎... - 2018-12-10
  • 不愿背而愿挑 - 印度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一个国王,一天。要到御花园里去散散心,对一个臣子说:“你背一把椅子,到花园里去吧,我要在那里坐一会儿,玩赏玩赏。”这个臣子,觉得替国王背一把椅子,可是羞耻的事体,就回奏国王说:“臣不能背,只愿意挑。”国王看他如此,就叫人拿三十六把倚子来,... - 2018-12-10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十一回 此钦差叩见彼钦差 有理人反成无理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山西巡抚诺敏的府衙里,今天晚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觥筹交错,十分热闹。花厅里,一拉溜摆开了十张八仙桌。桌上各种菜肴琳琅满目,时鲜瓜果堆积如山,汾酒、竹叶青溢出扑鼻的清香。几十名身份不同的客人纷纷来到这里,欢度元宵,共庆胜利。有的是翎顶辉... - 2018-12-16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