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天木樨香如故-小故事大人生

  •   简樨是在高二刚开学时学校组织的大型活动“书院行”期间第一次见到肖恩的。正值初秋,天朗气清,来自北方的冷空气裹挟着青草香,吹拂着正要结伴去旅行的少年们的额头。
      
      走访的白鹭洲书院离豫章大约五个小时的车程。走访小分队都是从各个班级里挑选出来的,彼此并不熟悉。带队的王老师为了提升气氛,拿着话筒在大巴车的最前面喊:“肖恩,你出来给大家唱首歌吧。”
      
      大约是话筒杂音有些刺耳,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靠着窗正要睡过去的简樨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恰好看见少年拿着吉他,从容地走到大巴车的最前方,安然地在众人的目光下拨开弦来。
      
      旁边的女生们都红了脸颊,男生们都站起来起哄,而他眼神却自始至终没有投给众人一个,独自安静地低着头唱歌。
      
      至今,简樨甚至还能记得那个声音温柔地唱:“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当天晚饭过后,餐后游戏斗地主的时候,肖恩一共输了三顿麦当劳加上身上所有的零食给简樨。女生撇撇嘴:“呀,你都没有什么可以输了,我不玩儿了,多没意思。”
      
      肖恩洗着牌说:“最后一局,最后一局。”
      
      周围观战的人都迟迟不肯走,有人在简樨身边笑道:“你真是赌神啊。”
      
      不负众望地,肖恩依然输了,他拿起身边笔,在纸条上写了什么,递给对面笑成一朵盛开的向日葵的少女:“我的电话号码输给你。”
      
      少年澄澈的目光落在简樨的眼睛里,她被看得脸红心跳,耳朵根部染上了朝霞的颜色。倒是旁边起哄的人群炸开了锅:“哦,肖恩呀。”
      
      青春期的少年们总是那样热热闹闹,次日游览坐落在白鹭洲中学里的白鹭洲书院时,同学们半开玩笑地把简樨和肖恩远远地甩在了队伍的最后。
      
      简樨开始还有点尴尬,玩儿着自己的手指甲问:“这是不赌不相识吗?”
      
      旁边的肖恩“扑哧”笑出声来,一瞬间,像是有什么融化开的声音。
      
      莫名地,他们就成了好朋友。
      
      拿到的电话号码,简樨一次也没有打过,但是每次相遇攀谈的过程都出乎意料地舒畅。
      
      高二下学期,简樨常在市立图书馆碰见肖恩,自习室低着一排排的脑袋放眼望去有些惨烈。偶尔肖恩会教她解不出来的数学题,他总是把步骤写得十分详尽,连简樨不记得的推论都会将推理过程标明清晰。简樨则会在每次小假期要结束的时候帮手忙脚乱的肖恩写两篇英语作文,结尾处标上两个小字:加油。
      
      高三的运动会,简樨在100米起点处的草地上遇见刚刚结束比赛的肖恩,少年把包扔在地上,席地坐在了她身边,笑着问:“你想什么呢?”属于少年的馨香擦着她的鼻尖蔓延开来。
      
      那是他们第一次谈起梦想。
      
      肖恩目光灼灼:“我们约定,一起考去北京好吗?”
      
      北京的秋天木樨香如故
      
      后来,高三第一次期中考试以惨烈鲜红的分数画上了分号,简樨看过文科班的排名表之后又跑下二楼去看理科班的排名表,那个从未跌出前二十的名字让她暗暗咬着嘴唇,还执着地数了数自己和那个名字的排名差。
      
      接下来的日子里,简樨的桌角贴上了一张小小的便利贴,上面用红笔写着一个数字,路过她课桌旁的同学看到便条总问她,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她摇着头笑而不答。但是细心的同桌发现,那个数字随着每次考试,都在慢慢变小。
      
      那一年的初冬,简樨从班主任的办公室拿回了人民大学的自主招生报名表,两个月后,不负众望地接到了人民大学发来的面试通知。
      
      启程去北京前,正是高三第一次摸底考试的前一天,简樨把桌子里所有的书和笔记本装进书包里,冬季天黑得格外早,走廊里昏黄的路灯次第亮起,简樨在楼梯口看到了肖恩。
      
      少年拿着拖把,气息不稳,好像是从楼下跑上来的样子,女生黑色的长发侧梳在胸前,抱着一大摞书,灯光下微笑着的白净的脸让他想起那天在白鹭洲书院的下午,她指着书阁前面星星点点开着白花的桂花树说:“桂花也称木樨,因为我生在秋天,冷空气里的桂花香更加馨暖,所以取名‘樨’。”
      
      肖恩原地看了许久,终于开口:“你面试加油。”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句鼓励来得恰到好处,简樨成了全校唯一一个通过人大自主招生面试享受高考降三十分优惠政策的学生。
      
      六月,最终在千呼万唤中到来,高考结束的那天校门口人流攒动,远看甚至有些庆典的氛围。简樨在人群中踮着脚搜寻许久都没有看见肖恩的身影,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只好离开了学校。
      
      她却没有想到,自此夏天,肖恩就突然断了联系。
      
      无论是他的好朋友还是老师还是同班同学都联系不上他,直到志愿填完,放榜之后,简樨如愿去了人大,她才从肖恩班主任的嘴里听说,肖恩以几分之差和人大失之交臂。
      
      简樨回家之后从手机里翻出她存了两年却没拨过一次的电话,踌躇再三,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好多遍安慰的话,才敢拨过去。而此时肖恩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办理复读的手续。母亲再三劝他,他只是去不了最想去的那所学校,但还是有其他不错的选择的。
      
      肖恩正把自己心爱的吉他装箱,放进书橱顶端的柜子里,手机在沙发上响过3声,他盯着屏幕上一次也没有亮起过的“樨”字,怔忪着,在铃声断掉又再次响起时挂断了电话。
      
      八月末,简樨在机场换登机牌准备踏上北上的飞机时,肖恩就站在电梯旁,他既没有叫住推着行李箱的女生,也没有发信息给她,就那么远远地看着那个瘦削的背影背着书包消失在安检处。
      
      高中过后的大学生活是那么满满当当,多姿多彩,尤其对热气腾腾还冒着新鲜劲儿的新生来说,更是如此。简樨自然而然也被吸引着,申请学生会,加入社团,周末和室友逛街、唱歌,像每个平凡的大学女生一样,充实忙碌着。
      
      只不过每次路过中关村的新中关门前看到地铁站附近的流浪歌手时,她一定会停下脚步,听他唱完一整首《那些花儿》。
      
      北方北,她再未在人群中遇见一个哪怕和他相似的背影。
      
      室友时而好奇,一直追问,简樨有那么多追求者,为什么却连约会都不曾有过一个呢?简樨坦然地回答:“我不知道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心境,就是有这样一个人,假如你不能和他在一起,也不会有别人。”
      
      北方的秋天只有吹乱枝丫的大风和冷空气,不曾有过木樨香。
      
      大二开学的初秋的某个傍晚,简樨的室友下课后火急火燎地冲回寝室换衣服化妆。原来听说燕园今年的新生组了一支乐队,晚上要来学校小操场演出。
      
      简樨随着人潮,也打算去看个热闹。
      
      主持人简单的开场介绍之后,乐队的成员分别登台,主唱拿着麦,话筒的杂音和三年前大巴车上的话筒杂音一样刺耳,少年试了试音,他说:“我没有在演出之前废话的习惯,但是今天很特殊,简樨,树下穿白衬衫的姑娘,你还没有给我接风洗尘呢。”
      
      人群窃窃私语,然后是大范围的骚动,人们的目光纷纷朝简樨的方向投过来,肖恩在人声鼎沸中依然那样从容不迫地拨着吉他弦唱:“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简樨在沸反盈天的议论声中,肖恩依然温柔的歌声中,汹涌地哭了出来。
      
      此间少年,终于等到你。
  • http://gs.eywedu.com/Article/HTML/32163.html - 2016-02-25
  • 北京的秋天
  • 秋天,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无论什么地方的秋天,都是很美很美的。但是北京的秋天却是清清的,静静的,很悲凉的来。从很多年来都是在南方,到北京这些日子,第一次亲身体验了这故都的秋天。 在四季如春的南边,秋天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零是几乎没有的,天空... - 2015-07-10
  • 多姿多彩的人生_六年级作文_故事大全
  •   路有许多种,有平坦的,有崎岖的,有蜿蜒的……人生的道路亦是如此。  在千姿百态的道路中,你会选择哪一条呢?“我会选择一条崎岖、蜿蜒的道路。”这是我心底最深的感受。我喜欢刺激、喜欢挑战。崎岖、蜿蜒的道路可以给人新鲜与刺激、磨炼和挑战。诸如... - 2018-06-16
  • 人生的变数_高三作文_故事大全
  •   人生充满机会,有些人抓住了,有些人抓不住;有些人发现了,有些却茫然不知;有些人在不断地创造机会,有些人却在苦苦地等待机会。前者的人生都注定是辉煌鲜明的,而后者却黯然无光。  一群天鹅,在突然骤变的气温变得不知所措。其实湖面并没有被完全冰... - 2018-06-16
  • 品格对于人生而言_高三作文_故事大全
  •   天才总是受人崇拜的,但品格却能赢得人们的尊重。前者是智力超群的硕果,而后者则是高尚灵魂的结晶。  初中的自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喜欢抢第一,为爱情而吃醋,为前十而担忧。当然,一个人站的越高,摔得就越惨。运动会的时候,未... - 2018-06-16
  • 倒数八秒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金鱼是不属于大海的,可是这条金鱼就是每天大咧咧地睡在海洋里。  “嗨!天哪,你是金鱼!你怎么会在大海里!你应该生活在人类的鱼缸里!”一只小海龟发现了他。  金鱼说,“你好,小海龟,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儿的。”大概他被人类主人遗弃了... - 2018-06-12
  • 第十二章 夺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三天后的黄昏,云襄正在后院逗弄阿布,就见叶晓匆匆进来。这段时间二人已成酒肉朋友,关系早已密切得勿需通报。二人不及寒暄,叶晓就抹着汗急急地道:“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回事?”云襄忙问。  “高昌的事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市... - 2018-06-12
  • 星光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北极,是地球上冬天星星最耀(yào)眼的地方。这里住着一只北极熊,他最爱在冬天看星星。  北极熊一动不动地趴在雪原上看着天空,好像要融入雪里。他很想有一颗星星。假如我们想要一样东西却得不到,我们会觉得伤心,北极熊也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星星... - 2018-06-12
  • 第十一章 演戏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回到芙蓉别院,云襄先让下人将阿布抬下去小心照顾,然后令人去请顾老板。不一会儿顾老板赶到,二人客套寒暄后,云襄立刻开门见山:“听说唐功德到了成都,顾老板可否安排我见上一见?”  顾老板满面惊讶:“公子消息真是灵通,我也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 - 2018-06-12
  • 聪明的猎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座草木茂盛的大山脚下,住着一个猎人,他的枪法很准 ,每次进山打猎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从不空手。山里的飞禽走兽们都很怕他,因为谁要是被他盯上了,一准儿没命。  这个猎人不但枪法很准,而且还特别聪明,总能想出一些出人意料的妙招... - 2018-06-12
  • 第九章 同行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 - 2018-06-12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五章 新生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死牢里暗无天日,但骆文佳却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亮堂。这三天之中他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思考着云爷提出的问题,当云爷再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心中理出了头绪。  “智慧的作用是审时度势,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优办法。”骆文佳迎着云爷的目光侃侃而谈,“人与... - 2018-06-12
  • 第七章 刀客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打量着应声倒下的年轻人,金十两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只见他仰天倒在地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似乎并不在意,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金十两记得并没有点他的哑穴,但他却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呼救。金十两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 2018-06-12
  • 第八章 魔门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老子从今往后不再是金十两!”金十两狠狠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发誓一般大声道,“老子大名金彪,黄金的金,彪悍的彪。”  这是甘州一处大酒楼,云襄被金十两强拉到这儿来庆功,柯梦兰正好也追来,三人便在这酒楼中叫上一桌酒菜,为方才的胜利开怀畅饮。... - 2018-06-12
  • 老虎兄弟学种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伐木工一抡斧头,动物们就失去一片家园;猎人一扣扳机,老虎就少了一顿美餐。老虎兄弟面临着家园的日趋缩小和食物的严重缺乏,处境一天不如一天。  严冬来临,老虎兄弟沿着雪地上的脚印,捕获到最后一顿美餐—山林里的最后一只兔子。面对这最后一顿美餐... - 2018-06-12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小老鼠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老鼠米米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它拖着一条残肢艰难地爬行着,这时,一只肥硕的老鼠大大从它的身旁经过,大大问米米怎么了,米米说,昨天,它偷油的时候不小心从油缸上摔下来,跌伤了。大大递给米米一把稻谷说,这两天你就安心地养伤罢,我会经常来看你... - 2018-06-12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七章 对弈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城西的雅风棋道馆一向清幽雅静,不仅是文人墨客烹茶手谈的所在,也是名声在外的茶楼,尤其他天井中央那一口千年古井,水质甘洌,寒暑不涸,以其烹茶茶香醇正,因此不少文人雅士也多爱在这儿品茗小憩或以棋会友,相反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豪客或巨商富贾来过... - 2018-06-13
  • 千门公子 尾声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数月后,还是那处雅致的小竹楼中,公子襄半闭着眼躺在逍遥椅上,身子随着逍遥椅的摇动而微微摇晃着。风尘仆仆的筱伯像往常一样把一叠帖子放到桌上,然后搓着手说:公子,上次那位尹姑娘想见见你,亲自向你道谢。  不必了。公子襄懒懒地应着,依然没有睁... - 2018-06-13
  • 音符小鬼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音符小鬼不像别的小鬼那样,有自己的家。她们呢,今天住这里,明天住那里,只要是有好听音乐的地方,就有音符小鬼的影子。  当然啦,不爱听音乐的人,是看不见音符小鬼的,看不见她们透明的小裙子和她们在空气里跳舞的样子。  有这样一个人,他一生见... - 2018-06-13
  • 喜欢听闲话的国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国王喜欢声音,每天都要人陪他说闲话;国王又不喜欢声音,所有的音乐家都被他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乐器一律没收,歌喉全都封起。  总之,这是个爱听闲话不爱听音乐的国王,他说:“我最讨厌那些钢琴、小提琴、小号、长号、网号的声音……”  音乐家被抓... - 2018-06-13
  • 深夜里游走的路灯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早起的清洁车发现,美人路上北边的第15个路灯挪了位置。清洁车是个细心的家伙,他知道每条街上每个路灯的确切位置,就连窨井的位置也了解得很清楚。  “北15号距离斑马线只有3.3米,可现在,他离斑马线足足有4米。”清洁车在心里嘀咕着,同时他... - 2018-06-13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五章 商战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突如其来的躁动很快就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一个北佬大肆收购金陵商铺,手笔之大前所未有。虽然他出的价钱足以令人动心,但不少商贾还是不愿出让祖传产业,任牙行掮客说破了嘴也枉然。在僵持了近一个月之后,那些坚守祖业的小商贾渐渐感受到... - 2018-06-13
  • 鼹鼠的珍珠项链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鼹鼠卡米尔家的门铃响了—  “亲爱的卡米尔,我要去远行了。”  兔子伯蒂哽咽地说道。  “你真的要走了吗,伯蒂?”  卡米尔垂下眼角,有些难过地问。  “是的,明天一早就走。”  “可是—可是—”  卡米尔有些说不出话,她的嗓子很紧,也... - 2018-06-12
  • 童话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动物开发区的童话街就要开业了,张灯结彩,热闹得很。  上货的、写门联的、抓紧最后时间清洁地面的……业主们忙得不亦乐乎。动手早的,已经开始试营业了。  童话街经营的商品新奇独特——商铺建筑也是千奇百怪,白蚁商厦,把非洲大草原上的白蚁... - 2018-06-12
  • 第一章 示警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齐小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追猎的狼,虽然早已精疲力竭,却还是得拼命地奔逃。这一路上他像狐狸一样设下了七八处迷魂阵,但追踪他的都是些顶尖的猎人,他们轻易就识破了齐小山的伎俩,逐渐逼近,离他不足半里之遥,这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距离。  快了快... - 2018-06-13
  • 第二章 请客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九月的金陵城依旧像个巨大的蒸笼,潮湿闷热得令人意乱心烦,四下里除了喧嚣单调的蝉鸣,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正值烈日当空,除了蝉虫,所有活物都自然而然地躲到树阴里避暑,这样的天气本不是请客的好时候,但沈北雄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请客。  沈北雄喜欢... - 2018-06-13
  • 第四章 百业堂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朝醉夜复醒,对月长天歌。一弯银钩似酒壶,嫦娥何不共我酌?  金陵的夜少了白日的热闹喧嚣,却多了些丝竹管弦和狂曲醉歌。一个书生模样的醉鬼倚在太白楼的窗棂上,对着窗外高挂夜空的明月高声吟哦着,仪态颇为狂放。只可惜他衣着实在寒酸,面目也太过肮... -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