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是情是恨困红妆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琼仙停下脚步,回身笑道:“到啦!”

      说话间,伸手在壁角上轻轻一按,但听一阵轧轧轻震,壁间忽然裂现一道暗门,眼前突然一亮!

      只见门内又是一条甬道,宽敞光亮,两边石壁光滑如镜,甬道上点着一排宫灯。

      自己是从甬道右侧石壁中走出,前面不远,是一个圆洞门,两扇朱漆大门,配着白铜兽环,中间只开了仅容一人进出的门缝。

      赵南珩跨出石壁暗门,不期瞧得一怔,眼前情形,自己已是十分熟悉,这不是上次到过的地底石室,木香主的书房吗?

      自己明明只在地面上走动,几时走到地底下来了?

      琼仙瞧他站着出神,不禁嫣然笑道:“赵少侠,你不是来过吗,怎么不记得了?”

      赵南珩点点头道:“是了,这大概就是木香主住的地方了,只是咱们这一路行来,并没走下地底,怎会到了这里了?”

      琼仙低声道:“少侠可是觉得奇怪吗?其实,你们停身的六角大厅,只要按动机关,六道门户一闭,整座大厅,就跟着下沉,只是你们没注意罢了。”

      赵南珩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琼仙偷偷朝里面望了一眼,轻声催道:“小宫主就在里面,快走吧!”

      说到这里,脸颊微微一红,欲言又止,终于幽幽的道:“待会不可拂逆了她……”

      说毕,朝圆洞门走去。

      赵南珩明知她是一番好意,但听得还是甚感气愤,恨不得掉头而去,但想到自己来此,可能会有四位掌门人的消息,只好接着胸头气愤,举步跟去。

      走近圆洞门,赵南珩已经瞧到那张紫檀雕花书案面前,端坐一个红衣少女,一手支颐,低着头正在看书。

      虽然她背着身子,银烛掩映,那件熟悉的银红衫子,纤小背影,赵南珩一眼就可看出她正是在罗髻山后园和自己拼得两败俱伤的小宫主!

      赵南珩及门而止,琼仙抢前几步,俏生生走近红衣少女旁边,低声道:“小宫主,赵少侠来了。”

      红衣少女连头也没抬,冷冷的道:“他来了,不会自己进来?”

      琼仙转过身子,向赵南珩使了个眼色,娇声道:“赵少侠,小宫主有请。”

      赵南珩瞧得心头大是气愤,暗想:此女好大的架子!一面举步跨进书房。

      红衣少女虽然听到赵南珩的脚步声,依然并没回过身来,口中冷冷的道:“琼仙,这里不用你侍候了。”

      琼仙应了声“是”,低头朝赵南行回眸一笑,转身朝门外走去。

      “喀!”圆洞门中两扇石门,随着琼他跨出,同时阖上!

      赵南流瞧得暗暗冷笑,付道:难道自己还怕你不成?心中想着,当下重重咳了一声,说道:“姑娘约在下前来,不知有什么事吗?”

      红衣少女缓缓抬起头来,说道:“是啊,我急着赶来,就是为了……”

      她声音忽然间变得十分温柔,目光始处,下面的话,还没出口,忽的脸色一板,冷哼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我又没勉强你来,那你为什么要来?”

      她说话之时,狠力的把书本掷到地上,星目之中,已隐蕴泪光,使性别过身去。

      赵南珩听得不禁一怔,说:“姑娘此话怎说?在下如果不愿和你相见,怎会应约而来?”

      红衣少女道:“你不是不愿意见我,为什么要戴着这副鬼面罩进来?”

      赵南珩往脸上一摸,不由恍然大悟,原来她当自己不愿意见她,故意戴着面罩进来,这就笑道:“姑娘误会了,四大门派掌门人失踪,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差不多都改装易容,不是在下一人如此。”

      红衣少女转过身子,嘴角间泛着微微笑意,歉然道:“那是我错怪你了……嗯……你把易容药物洗去了好吗?让我瞧瞧你……”

      说到最后几个字,晕生双颊,声音轻得只有她自己方能听到!

      赵南珩心头一凛,只听她继续幽幽说道:“那是……因为……你和辛香兰生得很像,所以我想瞧瞧……”

      这显然是她掩饰之辞,两道目光之中,含着羞涩、幽怨,而又流露出希冀之色!

      赵南珩释然道:“不错,在下没见过辛香主,但可能和他生得极像。”

      红衣少女眨眨眼睛,道:“你是不是很想见见他?”

      赵南珩摇摇头,正色道:“姑娘要在下来此,究竟有何见教?”

      红衣少女俏皮的笑道:“只要你洗去易容药物,我马上就告诉你了,你们找上东华山庄来,不是为了四大门派的掌门人吗?”

      赵南珩心头略地一跳,抬头道:“姑娘这算是交换条件了?”

      红衣少女被披嘴道:“那也随便你,哼,谁希罕你非洗去易容药物不可……”接着瞧了赵南珩一眼,嗤的笑道:“我又无求于你,也好,就算是条件吧!”

      赵南珩只觉这位姑娘,童心未退,当真刁蛮得紧,但想到她也许真的知道四大门派掌门人的下落,这就从身边取出易容药物,说道:“在下遵命。”

      红衣少女脸上有了喜容,轻声道:“不敢当!”

      赵南珩把易容药物,涂到掌心,在脸上抹了一转,登时恢复了他原来英俊的脸孔!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红衣少女一双盈盈秋水,盯在他脸上,流露出异样光彩!

      赵南珩和他目光乍接,只觉她晕生双颊,含情脉脉,好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骤然相逢,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惊喜成份,同时也看清红衣少女似乎和在罗髻山初见之时,消瘦了许多,脸色显得略带苍白!

      赵南珩快快避开目光,脸上还热烘烘的,轻咳一声,拱手道:“在下尚有人在厅上等候,姑娘有什么见教,就请告赐。”

      红衣少女忽然幽幽一叹,侧过脸去。

      赵南珩依稀瞧到她那双灵活的大眼睛中,隐含泪光,不由呆了一呆。

      暗想:此女怎的和在罗髻山初见之时,好像变了许多?在自己印象之中,她是个冷漠倔傲的人,如今却好像满怀委曲,不胜幽怨!

      红衣少女低低的道:“是的,我应该告诉你了!我也不怕你见笑,我就是为了你,才赶来的!”

      赵南珩心头又是“咚”的一跳,但没有作声。

      红衣少女续道:“这是半月以前,我听西宁山的报告,说峨嵋派不知怎的,突然有几批和尚,易装下山,而且下山的人中,居然还有伏虎寺长老在内。师傅听得很是生气,说你们宣布封山,乃是两派约定之事,何以又自毁信诺?立时要老令公查明真相。”

      赵南珩听得剑眉微微一轩,但又忍了下去。

      只听红衣少女说道:“我和姥姥刚赶到山边,就接到二师姐的飞鸽传书,说在江陵附近,一条船中,发现一人,极像峨嵋方丈大觉大师……”

      赵南珩不待她说完,急着问道:“你二师姐可曾看到船上还有什么人?”

      红衣少女摇摇头道:“不知道,二师姐只说那条船好像是朝南去的,后来忽然失去踪影。”前天……哦,你不是在巴东见到过他……木香主吗?我是听他说的。”

      赵南珩暗暗“哦”了一声,木宇真果然就是东华庄的木香主!

      红衣少女接着说道:“方才这里马管事发出紧急救援信号,说有强敌来犯,而且来人熟悉庄中布置,所有机关,都无法阻拦得住,姥姥因另有要事,一时无法分身,要我们随同西方教主先行赶来,这才知道来的是四大门派的人,你也来了。”

      赵南珩道:“我们得到消息,四位掌门人被安置在这里,才行赶来,不料我们事前,已经有人来了,使用‘玄阴掌’伤人的,并不是我们。”

      红衣少女点头道:“是啊,西方教主先前怀疑你们是一伙的,后来冯管事醒过来了,据她说,出手伤人的是一个白发老妪,另外还有几个人,她都没瞧清,才知道这是一场误会。”

      她眼角瞟了赵南珩一下,又道:“我请你来,是为了四大门派掌门人,不是罗髻派或西方教劫持的,这一点,西方教主特别的要我告诉你,转告四大门派。姥姥在天亮以前,也会赶到这里。西方教主因这里死伤了许多人,她也作不了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69-955.html - 2018-05-10
  •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整顿蝶蜂情,脱罗裳、恣情无限。留着帐前灯,时时看伊娇面。  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 - 2018-10-11
  • 第五十六章 因为人要把我吞了_圣经
  • 56:1神啊,求你怜悯我。因为人要把我吞了,终日攻击欺压我。56:2我的仇敌终日要把我吞了,因逞骄傲攻击我的人甚多。56:3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56:4我倚靠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56:5他们终日... - 2017-08-22
  • 第五十六章 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_东风传奇
  •   原来谷飞云奉金母之命,去见金鸾圣母,曾以“传音入密”说的话,就是要金鸾圣母在大会上就近监视玉杖彭祖,而且金母坐镇在广场左首的上首,也是为了接应金鸾圣母之故。  (左上首和金鸾圣母、玉杖彭祖相距也不远)  玉杖彭祖双目射出两道逼人金光,大... - 2017-12-20
  • 第五十六章 你花了多少心机弄到金缕甲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说得好听”  只听一个苍老而洪大的声音沉哼道:  “你花了多少心机才弄到金缕甲,又因金缕甲只有秋水寒可破,传令手下,务必查出秋水寒的下落,如果你真肯把金缕甲送给我徒儿,方才就不会出手夺我徒儿手中的秋水寒了。”  这人的话声,是从厅外传... - 2018-03-20
  • 老子·道德经 第五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知者不言,言者不知①。塞其兑,闭其门②;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③,是谓玄同④。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⑤;故为天下贵。[译文]聪明的智者不多说话,而到处说长论短的人就不是聪明的... - 2017-12-31
  • 第五十六章 禁地探秘_引剑珠
  •   龙香君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么?我们若要出去,还得坐船呢!”  韦宗方怕她起疑,没有再问。  龙香君见他没有作声,也怕他不高兴,偏着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好不?我回去要他们赶制一双,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做好。”  韦宗方道:“我只是说说罢... - 2017-12-30
  • 第五十六章 禁地探秘_引剑珠
  •   龙香君道:“你可是觉得奇怪么?我们若要出去,还得坐船呢!”  韦宗方怕她起疑,没有再问。  龙香君见他没有作声,也怕他不高兴,偏着头道:“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好不?我回去要他们赶制一双,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做好。”  韦宗方道:“我只是说说罢... - 2017-12-30
  • 第五十六章 我的公义将要显现_圣经
  • 56:1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守公平、行公义,因我的救恩临近,我的公义将要显现。56:2谨守安息日而不干犯,禁止己手而不作恶;如此行、如此持守的人便为有福。”56:3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必定将我从他民中分别出来。”太监也不要... - 2017-09-07
  • 第五十六章 矢志复仇 巨憨授首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柳雁红向黄秋尘瞟了一眼,含笑随袁丽姬缓步走开。  岳凤飞看见虬龙公主,犹若获得异宝,当时脸上泛现愉快笑容,大步走到马前。  只见他笑吟吟的微一抱拳,说道:  “公主陷身罗山,在下虽然几度深入,可是徒劳无功,并且伤了几名人手,今见公主平安... - 2018-03-19
  • 第五章 一只獐子从林间踱出来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一只獐子自得其乐地从林间踱出来,前方的小溪晶莹明澈,哗哗作响。它警觉地四下张望了后,轻盈地跃入水中。  猎天鹰瞄准,手指微微一动。  石丸嗖地飞出去,正中咽喉,然而那只獐子惊得跳了一下,石子轻易从皮毛间落下。它淌着血,惊慌失措地奔走了。... - 2018-09-22
  • 第五回 连绵的青山百里长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雪拥关到了。杰可丹摇了摇他满头耀眼的金发,喃喃的说道。这并不是一句询问,但他的亲兵显然误会了,答道:是,是雪拥关,三贝勒请看,那边就是通噍城的山口。杰可丹向那边望了良久。其实不消看得,这瞧城和雪拥关的地势早在他十多岁时就已看熟了,现在他... - 2018-09-25
  • 第五十六章 二十载师恩饮水思变 两三年奇耻挟杖寻仇_纵鹤擒龙
  •   晚餐之后,岳天敏并没露出半点形色,在涵真子静室,坐了一会,便告辞出来,回转房中,立时熄灯就寝。  昆仑下院的第十代弟子,对这位小师叔,全都奉若神明,本来一见岳天敏从师祖静室出来,大家还想到他房中拜见,多少也可得点好处。那知赶到岳天敏房外... - 2017-12-28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五章 符坚对王猛十分倚重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符坚虽然不从王猛所言黜逐异族,对他的倚重却丝毫不减。数日后,便任命他为丞相、中书监、尚书令、太子太傅、司隶校尉,持节、常侍、将军,依旧为清河郡侯,再加都督中外诸军事。  王猛三番两次上表不受,坚下诏:卿昔螭蟠布衣,朕龙潜弱冠,属世事纷纭... - 2018-09-25
  • 第五十六篇 皮部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本篇论述了三阴、三阳经脉在皮肤上的分布,所以篇名为“皮部论”。其内容有十二经脉在皮部分属的部位、名称,及如何从皮部络脉颜色的变化诊断疾病;外邪侵袭人体,由表向里传变的次序。原文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二卷。①  黄帝问曰:余闻皮... - 2017-12-31
  • 第五十六回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_西游记_小说
  •       诗曰:灵台无物谓之清,寂寂全无一念生。猿马牢收休放荡,精神谨慎莫峥嵘。除六贼,悟三乘,万缘都罢自分明。色邪永灭超真界,坐享西方极乐城。话说唐三藏咬钉嚼铁,以死命留得一个不坏之身,感蒙行者等... - 2017-12-3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四十六章 肯将朱雀换明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木宇真冷冷的道:“借与不借,权在主人,不过……如蒙赐借,兄弟必有以报……”  他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又道“兄弟说的这个‘报’字,诸老可别误会兄弟有什么酬劳,而是咱们两不吃亏而已!”  诸文齐目光深沉,特须道:“老朽倒想听听两不吃亏的... - 2018-05-09
  • 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 - 2018-05-08
  • 第十六章 又见风云起古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珙此瞧得甚是高兴,口中低吟道:“西湖瘦,湖上小金山,亭榭参差峰弄影,柳桃错杂水轻环,此处绝尘寰!”  赵南珩回头道:“姑娘诗才敏捷,吟得真好听。”  琪儿抿抿嘴,笑道:“这不是诗,是望江南词,我爹作的,所以我知道瘦西湖的名称。”  赵南... - 2018-05-06
  • 第七十六章 椿萱廿载得重逢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由芜湖东行,经宣城、广德,转入浙境,再由安吉、杭州,直奔乐清。  这一路都是官道,马行极速,第三天傍晚,就赶到雁荡北麓大荆,这是一个山下小村,山中住家,多半是供游客想足,和入山向导为业。  赵南珩在山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寄存马... - 2018-05-13
  • 第八十六章 举头飞鸽岂无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吊眼塌鼻青年目光落到小木盒上,突然一把夺过,大声道:“这是我的东西!”一面把姜黄色药丸,在掌心搓了援,就朝面上涂去。  贺老大见他动作熟练,心中暗暗奇怪。  吊眼塌鼻青年在这瞬息工夫,果然变成一个脸色姜黄的汉子,虽然脸型轮廓未改,但已经... -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