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在江湖上露面。

      究竟他们忙些什么呢?这是一个闷葫芦,五派一帮的人,守口如瓶,讳莫如深,外人当然谁也弄不清楚。

      二年时光,虽然并不太长,可也不算短了,如果有什么变故的话,早该爆出来了,但江湖上依然平静如昔,时间冲淡了一切,先前所引起的猜测,也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淡忘。

      这是三年后的初秋的晚上,银河如洗,新月如刀!

      古灵山、太乙崖上,十几棵疏朗朗的参天古松之间,正有四个人或倚怪石,或傍松根而坐。

      奇怪的是这四个人,只是默默的坐着,谁也没有开口,如果说他们互不相识,怎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会?

      如果说他们是相约而来,又怎会一句话也不说?当然也可以说他们是为了某种原因,不愿多说。其实,这四个人,在武林中,却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譬如那个斜倚古松而立,头簪朝天髻,身穿青色道袍,脸如古月,颏下留一把花白长髯的,就是武当派掌门人冲虚子。

      瞑目枯坐,白眉垂低,齿牙已脱的灰袍老僧,是峨嵋伏虎寺方丈白眉上人。

      踞坐石上,一身青布衣裤,青布包头,鸡皮鹤发,右手已残,双目精光如电的老妪,是华山独臂婆婆。

      箕踞崖前,腰背微驼,独自吸着旱烟管的灰袍老者,是昆仑一鹤陆狷夫。

      这四个人,在武林中,可说都是举足轻重的一派掌门之尊,他们选择在太乙崖集会,自非偶然!

      但他们除了见面时互相打了个招呼之外,谁也没有多说,三年来,为了保持一派帮誉,大家都守口如瓶,此时自然也无话可说。

      不,就是要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因为直到此刻,他们连今晚约会的主人,到底是谁?还不得而知,甚至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怕谁也没见过,大家只是应约而来。

      ——三年前一个没有署名的神秘人物留下的约会——

      地点是古灵山太乙崖,时间是七月初三新月初上。

      就是这时候了!

      试想以眼前四位在武林中举足轻重堂堂一派掌门人,岂会糊里糊涂的赴一个不知姓名,不详来历的人的约会?

      就凭这一点,当知其中必有原因,虽然大家谁都没有说话,其实各人心头,早已有数!

      太乙崖上,空气显得异常沉闷,峨嵋白眉上人,参的是上乘枯禅功夫,此时瞑目入定,已入佛家无我相,无人相的境界,生似忘了到太乙崖是赴约来的。

      武当冲虚子,清瘦脸上微露笑意,但他笑得并不自然,显然心中有事,只是故作镇定。

      昆仑一鹤陆狷夫,箕踞崖前,目光只是注视着山腰下面的云层深处,口中猛吸旱烟,喷出一口又一口的白烟。

      只有坐在怪石上的华山独臂婆婆,睁着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不住向四外扫射,此老性如烈火,敢情已经撇不住气,几次要想开口,但瞧到其他三人,那种不理不睬的神情,不禁沉嘿一声,强自按捺下来!

      心中暗想:“哼,今晚赴约之人,又不是我老婆子一个,我倒要看看你们,待会点子露面之后,还沉得住气不?”

      啊,不对!江湖上五派一帮,并重于世,目前已经到了武当、峨嵋、昆仑、华山四派掌门,如果以此推测,还有一派一帮,势必也会在三年前发生同样的事故,也同样会有三年后的约会,准此,那么少林方丈和丐帮帮主,必然也会来无疑?

      此人在三年前上门挑衅,又留下三年后太乙崖之约,难道不衡量衡量他自己的武功,能胜得过与会的六个掌门人吗?否则,此人必然另有阴谋……

      “唔!一灯大师也赶来了!”

      昆仑一鹤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能够透视云层,看出来是少林方丈一灯大师,这份目光,大是惊人!

      独臂婆婆心头暗自惊异,泰山一会,相隔不到十年,看来陆老儿在武功修为上,又精进了许多!

      正想之间,只听山腰下响起一声宏亮佛号!

      “阿弥陀佛,说话是陆老施主吗?‘天视通’神目如电,无远弗届,老衲心折之至!”

      一灯大师口诵佛号之时,当在山腰之间,但说到最后一个字,声音已到面前,崖顶上登时多了一个慈眉善目,年约七旬以上的黄衣老僧!

      崖上四位掌门人也同时站起身来,峨嵋白眉上人打讯道:“阿弥陀佛,大师也会亲自赶来,实出老衲意外!”

      独臂婆婆暗哼一声,心想:出家人原来也是势利眼,咱们都赶来了,难道少林方丈就来不得?

      一灯大师乍见四派掌门,全都到齐了,心头微感一楞,连忙合十还礼道:“四位掌教,原来全在这里!”

      独臂婆婆接口道:“连大师都会亲自赶来,咱们自然全到了。”

      一灯大师道:“老施主泰山一别,也快十年了,真想不到咱们会在此地遇上!”

      独臂婆婆愤然道:“老婆子是受人胁逼,不得不来!”

      她说话之时,目光一瞥,意思是说,老婆子用不着装点门面,实话实说,是受人要胁,哼,你们又何尝不是?

      昆仑一鹤目光一射,干咳一声,道:“五大门派的人,目前已经全到齐了,照说,正主也该来了。”

      冲虚子抬头望望一弯眉月,点头道:“不错,七月初三,新月初上,该是时候了!”

      独臂婆婆冷笑道:“只怕还有一位呢!”

      昆仑一鹤先是一怔,继而点点头道:“婆婆是说……”

      猛听山下响起一声长啸,啸声铿锵有物,只震得群山鸣响……

      独臂婆婆脸一仰,冷冷的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一灯大师讶道:“李帮主?”

      啸声穿云霄,回绕空隙,久久不绝,群山所发的回声,来去冲击,越来越响!

      啸声忽然而住,一条高大黑影,快速无伦,穿上山崖!

      此人身穿一件长仅及膝的黄衫,左手挂着一只黄布袋,右手握一根通体碧绿的打狗棒,浓眉环眼,脸如重枣,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如戟!

      他,正是大名鼎鼎的丐帮帮主——李剑髯!

      只见他身形乍停,环眼之中,光芒四射,立即双拳一抱,宏声大笑道:“哈哈,五位掌门人请了,有意思,老化子猜的没错,果然大家都有一份!”

      白眉上人低喧佛号,徐徐的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华山老施主说得不错,咱们都是受人胁逼来的!”

      李剑髯一捋短胡,叹了口气道:“真想不到咱们堂堂五派一帮,竟会栽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手下……”

      他这句话,听得五派掌门人全都猛地一震!

      昆仑一鹤急急问道:“什么?李帮主见到过她?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

      李剑髯愕然道:“难道诸位不是应她之约来的……”

      话声未落,只听身后,有人朗声说道:“诸位既然都到齐了,就请进来吧!”

      这声音是由崖后石洞中传出,五派一帮六位掌门人全都听得脸色一紧,迅速转过身去。

      武当冲虚子不禁瞧了昆仑一鹤陆捐夫一眼,暗暗叫了声“惭愧”!

      众人之中,是自己和他到得最早,而且也搜索过崖后石窟,凭自己两人,连石窟中隐藏着人,都没有发觉,即此一点,如果传出江湖,武当昆仑两派,就已经栽到了家!

      不!方才石窟中,绝不可能有人,但此后自己就一直留心四周动静,也不可能有人偷偷的进去。

      昆仑一鹤和他对望了一眼,耸耸肩,脸色讪讪的显然有些不大自然!

      冲虚子修眉一掀,双目精光闪动,朝石窟朗朗笑道:“贫道和五位掌门人,都是应施主之约而来,施主指明约会地点是在太乙崖上,并没说在石窟中,施主何不请到外面一晤?”

      石窟中那人低笑道:“难道这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69-959.html - 2018-05-18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一章 山野神庙会双龙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夏日的雷阵雨总是这般说来就来。本还是一片万里晴空,一阵狂风忽就吹来了几朵低沉的乌云。喷吐着热浪的炽阳刚刚才钻入几乎垂到头顶的云层中去,几滴雨水就似约好了一般落在干涸的土地上。  伴随着着隐隐的雷声,零零落落的雨水越来越多,慢慢织成了一张... - 2018-06-17
  • 第三十三章 月夜论道悟玄通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对曲临流说明了洛阳城目前的情况后,几人合议一番,料定擎风侯带领一批残兵败卒必然无力攻下洛阳,只有先退入金锁城中再作图谋。  摇陵堂兴起后,擎风侯集数万民工在洛阳城西北十里处靠山修建金锁城,乃是摇陵堂退守的最后一道防线,虽远远比不上... - 2018-06-19
  • 第三十四章 风云欲动雾霭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此刻已至二更,一轮皎月挂于中天,犹如珠玉在盘,泻下清澈的光波,朦胧的雾气将天穹染上一层淡淡的幕布,深碧湛青的云空点缀着漫天繁星。  金锁城位于洛阳城西北十里,背靠险山,滨临涧河。两人由洛阳西门出城,走出几里后来到一条长长的山谷中。林纯解... - 2018-06-19
  • 第三十二章 剑啸长空思何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第三日的傍晚,冀南定州府以西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脚下,在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骑如飞驰来。苏探晴满面风尘,神情憔悴,一袭白衫已被尘土染成灰色,只有那一双眼眸依然明亮,透出百折光芒。  告别敛眉夫人离开洛阳城后,苏探晴已不眠不休连续赶了三日两... - 2018-06-19
  • 第二十九章 浩气莫遣弹剑歌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宜秋楼内,苏探晴扶着郭宜秋渐渐冰冷的尸体,一时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突发局面。他虽本为刺杀郭宜秋而来,但昨夜才与郭宜秋在弄月庄中相见,极敬这位老人蔚然仁厚、心机缜密,却万万料不到如今竟已横尸于此,心中的震惊实难以用言语形容。  苏探晴心念... - 2018-06-19
  • 第二十八章 惊灭青灯宜秋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变生不测下,眼见苏探晴将要跌入水塘中。但他早有准备,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苏探晴在空中强提一口内气,腰腹用力翻个跟斗,变得头下脚上倒落而下。右手食指探出,正点那尚未沉入水中的断木桩上,这一下用力极大,木桩立时断为数截,凭此一点之力顿住下落之... - 2018-06-19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剑气侠虹附录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在我的心目中,《剑气侠虹》并不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而是当年山神庙中无意相识的两个孩童在江湖中一步步成长,走上了完全不同道路的过程。  江湖,并不仅仅充注着血气与豪勇,也存在着诡诈与欺骗。权与利之间、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折射出复杂的人... - 2018-06-19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三十八章 尾声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北征明军大胜蒙古铁骑,班师回朝的途中,明成祖朱棣突发恶疾,驾崩于塞外榆木川,终年六十五岁。遗诏传位皇太子朱高炽,是为明仁宗。仁宗即位后大赦天下,减租三年,擎风侯谋反之事因元凶已诛,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但曾雄踞洛阳的摇陵堂... - 2018-06-19
  •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情何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望着一地的尸首,剑圣慨然道:元凶伏诛,不必再滥杀无辜。凡金锁城与铁湔的手下,交出兵器便可离去,若再要反抗,赵擎风与铁湔就是你们的下场。金锁城与塞外高手战志全无,尽皆投降。  整理战场,双方交手各死伤二十余人。但擎风侯与铁湔皆战死当场,顾... - 2018-06-19
  • 第二十七章 箫管弄月竹摇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几经努力,总算将林纯体内紊乱的真气收住,解开她的穴道任她沉睡,自己亦大感疲惫,再运功调理一会,虽是精神恢复,但腹中却是饥饿难忍。算起来两人已被困近一日两夜,这里仅有清水并无食物,若不能尽快找到出路,等到体力耗尽后更无生望,如今只怕...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二十四章 愁情凝怨重围陷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身法极快,又是起步在前,等苏探晴追上林纯时,只看到铁湔的身影远远没入一片山麓中。林纯却仍不停步地奔出,苏探晴见她气息紊乱神色大异往常,连忙拉住看似发狂的林纯,叹道:铁湔武功高强,你追上他又有何用?  他们已来到一片山林边,却再也难寻... - 2018-06-19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二十五章 气慑千军杀手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听柳淡莲道出梅红袖下盅的隐情,苏探晴大觉震憾,二人各怀心事默然相对。柳淡莲低头沉思,不时长吁短叹,苏探晴失手被擒,还被种下了附骨难弃的凝怨盅,本是心生怨意,但见柳淡莲对梅红袖倒不失一片真情,不由对她为人略生好感,低声道:请柳谷主放心,无...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