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雪夜君相侃大政 养心殿学士诉民瘼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北京的头场雪历来下不大,但这次却反常。每年头场雪,都是先下一阵子冷雨,接着便下砂糖一样的雪粒子,随下随化,到后半夜都冻凝了,雪也就停了。清晨起来,家家户户老老少少一齐出动,一阵锤砸锨铲,立时收拾尽净。但这次却是慢上劲儿,一开头就是蝴蝶雪,大如巴掌的雪片慢悠悠地在半空中盘旋,像亿万只白蝴蝶在空中飞翔,并不急于落地。第二天上午突然一改风范,先是停了风,那雪片落得又急又快,顷刻之间所有的店肆亭阁、龙楼凤阙还有密如蛛网的大街小巷都披上了银妆。天空云色变得愈发浓重,云层像要压到五凤楼的歇山翘翅上,密集的雪,已经不是“片”,它们在空中结成了“团”,像有无数个顽童站在高天之上游戏人间,把松软的雪球抛落下来……这样的天气是没有生意的。几乎所有的店铺又重新打烊。已经出摊儿的小贩们又纷纷收拾家伙往回赶。北京城成了雪的寂静世界。

      傅恒因早晨睡过了宿头,没有吃饭就赶到了军机处,见几间房都空落落的,只有看守太监和几个军机章京在忙着整理文卷,见他进来忙都垂手请安。傅恒问道:“讷亲中堂呢?怎么今天连外官也没有?”

      “回大人话,”一个军机章京微笑道:“今儿是冬至,原先就有旨意,京中二品以下官员到国子监,听张照讲《易》经,张衡臣讲《中庸》,万岁爷也亲自去了。这种天气,各衙门都歇衙了,没有禀报处置的事,外官自然就少了。”傅恒问道:“皇上现在还在国子监?”那章京道:“回来有小半个时辰了,讷中堂进去时候说,六爷要来得早,也请进去……”他没说完,傅恒已转身出了军机处。

      从军机处到养心殿只有咫尺之地,傅恒赶到养心殿垂花门外时,已是浑身雪白。太监王信见他进来,满面堆笑迎过来打千儿,一边忙着拂去傅恒身上的雪,一边笑说:“好我的爷哩!奴婢正要去传旨,雪下大了,主子说傅恒就不必进来了。既然已经来了,奴才这就回报主子……”说着猫手猫脚踏着脚跑了进去。傅恒因门洞里穿堂风像刀子似的,素伦、海望几个侍卫直挺挺站着,正要答讪寒暄几句,王信已经跑回来,呵着手道:“六爷,叫进呢!主子在东暖阁……”傅恒只略向两个侍卫点头致意,忙着跟了进来,在丹墀上脱掉大氅交给王信,便听里头乾隆的声气:

      “傅恒么?进来吧!”

      “是!”傅恒忙高声答应了一声。一个小苏拉太监早已挑起又厚又重的棉帘,他一步跨进去,在外殿御座前略定了定神,趋步进了东暖阁,伏地叩头道:“奴才该死,睡过头了……给主子请安!”说罢,抬起头来,只见乾隆盘膝坐在大炕里边靠墙处,面前炕桌上堆得都是奏折,旁边还放着朱砂笔砚。讷亲、庆复、阿桂还有几个低品外省官员都在,除了讷亲、庆复斜签着坐在小木杌子上,其余的都跪在地上。

      “傅恒起来,挨着庆复坐下。”乾隆偏着脸看着院中乱羽纷飞的雪片,看也没看傅恒,出了好一阵子神,才转过脸,问庆复道:“这么说,‘一技花’他们,并没有在武安白草坪集结?”此时乾隆正和傅恒打照面,傅恒细看时,乾隆面带倦容,十分俊秀的瓜子脸泛着苍白,眼圈周匝发暗,一手握起朱笔,却又停住了,仿佛有点吃力似的睁着一双眼睛,目光游移不定地扫视殿内,傅恒只看了一眼便忙低下头去,庆复说道:“是!上次接旨,奴才即命刑部派员从桑桥查到邯郸,又到武安,会同邯郸知府,武安县令布了眼线厂为侦讯,‘一枝花’他们一伙匪贼似乎内里起讧,到了武安和当地盘踞在恶虎崖的匪徒还打了一仗,没能占据山头,后来就不知去向了。倒是山西长治县令报来,说有人见‘一枝花’一行七八人在女蜗娘娘庙传道,官府去捉拿,不知怎的失了风,贼人先行逃匿……眼下知道的也就是这些。”

      乾隆哼了一声,地下跪着的几个地方官身子都是一缩,又听乾隆问道:“谁是邯郸知府?”

      “臣,邯郸知府纪国祥!”

      “据直隶巡抚孙嘉淦上次报来的匪情折子,恶虎崖匪徒只有三十几人,怎么能打败‘一技花’这伙悍匪?他们大动干戈,你居然一无所知,你这个知府当得有趣!这群匪徒败落奔逃,府县为何不乘势捉拿,竟然一错再错?果真他们全部都逃离了你们邯郸境,还是原本你们就不拿朝廷命令当一回事?”

      纪国祥和身边跪着的武安县令吓得连连叩头。纪国祥颤声回奏:“恶虎崖贼寇火并,武安县和奴才都是事后才知道,刑部派员来查,才晓得是‘一枝花’从山东流窜到奴才境内。当时奴才已知罪大,即令本府六县会剿、梳篦子似地清查三遍……万岁!‘一枝花’匪众确实已经逃出。恶虎崖匪首罗小弟落网,供称‘一技花’攻山正急,突然自己人厮杀起来,他们乘势呐喊,敌人也就退了。奴才奉职无状,自干天律,走失元恶巨凶,罪无可道,求皇上重重治罪!”山西来的长治县令见乾隆目视自己,忙伏身顿首,结结巴巴说道:“奴才县里一向安宁,听说有几个男女在浮山女蜗庙传布邪教,奴才即命巡捕房去拿,途中遇雨山洪暴发阻了路径,因此失机误事。虽说事出有因,奴才没有亲临浮山,这就是罪,求主子重重惩罚!”

      “刑部和都察院已有弹劾你们的折子。”乾隆轻咳一声,“孙嘉淦倒有份折子保邯郸知府和武安县令,说你们都到任不足两个月,原任时官声还好,朕为此还从吏部调阅了你们四个人的考功档案,山西长治知府县令也是‘卓异’,朕意功过不可两泯,批给吏部,不再为这事纠缠,但要革职留任以观后效。”他说着,放下笔,张着眼在一叠奏章中抽出两份递给傅恒,笑道:“你转给吏部存档照办好了,清官要作养不能作践,出了点事情就整治,正好趁了一班龌龊京官的心。”此时四个外官已是一片唏嘘之声,伏地连连叩头颂圣。

      傅恒接过来看时,果然是两份弹劾邯郸、长治两府知府县令的折子,上面的朱批鲜红如血:

      奏情均悉。邯郸知府、武安县令、长治知府、县令俱有其应得罪处,所奏是也。然此系过境匪徒,猝然来去,一时不及查拿,情亦有可谅之处。且据闻四人平日操守尚好。其一技花匪众不能在其境盘踞造乱即可见一斑。国家设州牧之令为爱养百姓,绥靖一方,有此一长朕即不忍轻弃。即着吏部记档,纪国祥等四人着革职留任,戴罪办差,秋日考成观其后效,着吏部专折奏进朕看。钦此!

      傅恒小心翼翼将折子塞进袖子里,在杌于上一呵腰笑道:“皇上仁爱百姓,作养清官,圣德如天!奴才的见识,这份批语实不局限于四人,应刊于邸报使天下周知。”

      “唔?”乾隆听傅恒前面颂圣俗套,莞尔一笑,转而沉思,说道:“你似乎还有别的话?”

      “是!”傅恒正襟危坐,一拱手从容说道:“自皇上从宽为政旨令明诏颁发天下,小大内外臣僚体仰圣德,轻聚敛、薄征赋、减徭役、清狱谳,百姓万业复苏,已可以与圣祖盛年相比,摊丁入亩、羡耗归公、厚薪养廉,官员差使苦乐不均情形也大非昔年可比,官不取公物,府库仓廪充盈,朝廷积银积粮,比之世宗盛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盛世治化防微杜渐,吏治最为切要,所以我世宗宪皇帝痛切整顿,惩贪除恶宵旰不懈。此时正是我大清立国以来治安最好、仓廪最实、库银最富、吏情最佳之时。这都上赖皇上昼夜勤政,圣德被化、下依百官体仰圣心,不贪不渎孜孜求治的结果。试看近年,如‘一技花’、飘高、王老五、韩小七啸聚山林与朝廷为敌者,纷纷败亡,无立足之处,也就为这个缘故。国家不以聚敛为事,官员不以贪渎自肥为事,民殷富足就是自然之理。衣食足而教化行,沽恶犯乱之徒就无所施其伎俩。皇上这份旨意,其实并不是只对此四个小臣,也不是说清官犯过可以不纠。皇上弃其小过,取其大端清廉,正为倡导廉风,为官场立个表率,不可以仅仅让吏部知道,而应该让所有官员都知道,这才合了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05-994.html - 2019-01-09
  • 第九章 说盐政钱度惊池鱼 思军务阿桂履薄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许久,纪昀才从惊怔中惊醒过来。到处闹灾,官员婪索,吏治上贪案迭出,宫闹中皇后欠安,嫔妃争宠,又连着病死两个固伦公主。乾隆本就窝着一肚皮的无名。金川之役原也想不过是“溃败”,现在竟是个全军覆没的光景,乾隆大发雷霆是毫不奇怪的。他立刻想到,... - 2019-01-17
  • 第九章 闻哭声乾隆查民情 住老店君臣遇异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安顿住了允禵,似乎去了一块心病,夜里在李卫书房里睡了香甜的一觉。他有早起习惯,第二天鸡叫二遍就起身,在书房前打了一会布库,自觉精神饱满,回身进书房在书架上寻书看,见都是些《三字经》、《朱子治家格言》、《千家诗》、《千字文》这类东西,... - 2019-01-04
  • 第四十九章 葛丰年率兵擒阿哥 乾隆帝谈笑清君侧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葛丰年退到店外,等了半晌也不见弘晓等人来。他是个急性人,便请守在门口的卜仁进去请旨,可否允他回营先行集合人马。不一时卜仁便出来。说道:“不用。待会儿,王大臣从丰台大营过,就便儿就办了。”葛丰年只好耐着性子在门外守候,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 - 2019-01-08
  • 第四十六章 乾隆君微行访太原 王县令风雪察民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卢鲁生一案在南京只过了一堂,鄂善和尹继善便将初审结果报到刑部,按鄂善的想法,刑部急如星火地让各省严加查拿,必定要江南省立即将人犯解往北京。不料刘统勋却按兵不动,几次催问,其答复都是“暂在南京拘押,勿使其死在狱中,听候刑部另行通知。”和尹... - 2019-01-07
  • 第十九章 越牢狱县令作人质 平暴乱阿桂巧用兵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允禄没想到会先征询到自己头上,低着头想了一阵,说道:“这没说的,让兵部派军镇压。拿住为首的剐了他!太平盛世出这样的事,真是不可思议。”讷亲见乾隆看自己,忙道:“奴才以为庄亲王说的断不可行!”  “为什么?”乾隆冷冷问道。  “朝廷一个知... - 2019-01-04
  • 第十九章 议破案李卫讲谋略 追往事遗臣献画图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甜甜地睡了一夜好觉,醒来时已是红日照窗,猛想起还有许多要务等着办,一个翻身跃了起来,慌慌忙忙地就披袍子。棠儿正在廊下指派丫头给鹦鹉调食儿,听见动静跨进来,见傅恒忙成一团,正翻枕头,找腰带寻袜子,不禁好笑,说道:“也没看看钟,还没打七... - 2019-01-11
  • 第二十九章 缴贡物棠儿入宫阙 探雪芹敦氏逢故人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隔了一日,棠儿便带着表进宫上缴皇后,她是三天两头进去给太后和皇后请安的人。傅恒如今已是炙手可热的天子第一信臣,她自然水涨船高,几乎没言声,左掖门的侍卫、太监便含笑躬身放行。一路进来,遇见所有的人莫不避道行礼,棠儿自是得意。待到隆宗门外,... - 2019-01-12
  • 第三十九章 十八皇姑行权使威 格格额驸入觐报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格格的五十寿诞被十八格格大闹了一场,搅乱了她的喜日子。经乾隆这一处置,竟是人人心里高兴。这些公主们自打生下来就受谙达太监和精奇嬷嬷们教导“规矩”,走路怎么走,落座怎么坐,一举一动都要“仪态万方”,吃饭汤匙磕响了碗碟,说话声音粗了,笑时... - 2019-01-06
  • 第三十九章 机事不密易瑛漏网 军务疏失庸相误国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秋明突发疯癫,公然在街上吵叫出“两省齐发兵,剿灭‘一枝花’”的话,第二天不到中午刘统勋已经从尹继善处得知,顿时大吃一惊,又悔又怒,不合招惹一个疯子,弄得成局又乱。他一边下令由近及远分头行动,立即围剿各处香堂,又命立刻将张秋明锁拿总督衙... - 2019-01-13
  • 第二十九章 法外刑元凶受诛戮 势利情李卫遭窘辱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坐轿赶到西华门下来,看表时已是申未酉初,家人眼巴巴地守在门口,见他下轿,飞跑着送来了袍褂、冠带、朝珠,就轿旁套在外边,又喝了一碗参汤,这才进了大内,径至养心殿来见乾隆。只见养心殿外太监们个个屏息躬身小心侍立,似乎出了什么事似的,他... - 2019-01-04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
  • 第八章 行酒令曹雪芹展才 念旧情乾隆帝夜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众人看那银子,是两个头号直隶京锭,蜂窝细边上带着银霜,每个足有二十两,青莹莹的,在夕阳照射下放着诱人的异彩。傅恒出手这么阔绰,众人立时又把目光射向他。  “既有了彩头,就要立起规矩来。”钱度一心要夺魁,盯了一眼银子,正容说道,“就请阿桂... - 2019-01-04
  • 第十四章 议宽政孙国玺晤对 斗雀牌乾隆帝偷情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苗疆平叛改流成功,乾隆一颗心松了下来。这件事整整拖了七年之久,耗用国库上千万两银饷,累得雍正几次犯病都没有办成。乾隆登基不到一年就顺顺当当地办下来,心里这份高兴自不待言。普免全国钱粮之后,接踵报来两江大熟,湖广麦稻大熟,山东、山西棉麦丰... - 2019-01-04
  • 第四十二章 乾隆帝漫撒"规矩草" 高大庸巧献"黄粱膳"_乾隆皇帝_
  •   孙嘉淦、史贻直和鄂善都是深沉人,三个人在西配殿恭领圣筵,几乎没说一句话。几个太监十分殷勤,听见一声咳,就端漱盂、递毛巾;见端杯就执壶斟酒。对此他们也深感不安,小饮三杯共祝圣寿,捡着平素爱吃的菜用了几口,便退出西配殿。史贻直、鄂善二人还在... - 2019-01-07
  • 第二章 假傧相淫乱马家宅 真土匪借粮太平镇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马本善一怔,正要答话,责天霸在旁说道:“我们是从张家湾张大公家来的,给马亲家下婚书送聘礼的。”说着,从怀中抽出一封全红大喜帖送上来。马本善接过看时,上面写着:  忝眷张右臣谨启:右告者凭丁三官人为媒,承蒙亲家马讳本善金诺,敝小女阿秋与贵... - 2019-01-08
  • 第六章 杨名时获释赴京师 张广泗奉旨定苗疆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此时真是进退两难,只好点头道:“是……”“这还了得!”太后顿时捶床大怒,顺手扯过一条束在大迎枕上的黄丝绦带扔给秦媚媚:“去,给锦霞拿去,就说我的话,她的事我都知道了!”乾隆急急说道:“母亲!您别生气,我不是——我是……您听我说——”... - 2019-01-04
  • 第十八章 谈吏事钱度受皇恩 问病因乾隆查宗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人从杨府出来,才知道外头已经下起大雪。乾隆见高无庸已伏身在车旁,一脚踏在他背上准备上车,却又停住,向史孙二人问道:“你们两个平素和杨名时交往多,知他那第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嘉淦和史贻直二人对望一眼,“逆”字从心里几乎同时划过,但... - 2019-01-04
  • 第十一章 悯畸零英雄诛狱霸 矜令名学士诲老相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云丫头未及出大牢门,犯人们“嗷”地一声嚎叫,一窝蜂扑到篮子边,把何庚金的换洗衣服抓出来扔了一地,争着抓掏里边的食物。除了十几张杂合面饼子,还有几块老咸菜,两个煮熟了的咸鸡蛋。申三抓到了鸡蛋,却不敢吃,一手捏着饼子吃得喷喷有声,说“这浪妞... - 2019-01-17
  • 第九章 飘忽忽若即又若离 笑眯眯似真却似假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一惊,抬头看时,原来还是小道土李雨良。  魏东亭等人停止了进攻,要听这道士究竟想说什么。可是,那三个蒙面人却乘机呼哨一声,向康熙扑了过去。魏东亭等正要搭救,却听雨良道士怒骂一声:  “狗奴才,撒野!”随着这声喊,拂尘一摆,三枚透骨钉... - 2018-12-26
  • 第三章 胡印中仗义反大寨 “一枝花”事败出山东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来来来,高傧相,请这边上坐!”马骥遥见了高恒等三个人像孩子见了母亲,心里一宽,忙着迎了过来:“请这里坐!丁先生,您坐对面——骥远,先给二位傧相斟酒!”  高恒笑着接过酒,一仰脖子咽了,闪眼见那位年轻公子也坐在首桌,正和丁世雄挨着,不禁... - 2019-01-08
  • 第九章 恃才高开罪老权相 赏名花喜交新翰林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在黄粱梦镇上驿馆里,靳辅、封志仁二人正和陈潢促膝交谈。不料,一言不合,陈潢起身就要离去。靳辅忙伸手把他拉住了道:  “天一兄,请留步,听我一言。今晚,你我初次见面,却情投意合,相见恨晚,自当推心置腹,无话不谈,所以我才把治河的难处说了出... - 2018-12-28
  • 第九章 八阿哥算命窥皇位 施世纶升官谈忱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在一怒之下命人责打了十阿哥胤禔我。别看上上下下都装得挺像那么回事,打的打了,挨的挨了,胤禔我呼天抢地号啕大哭,又是叫苦、叫疼,又是后悔认罪,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儿。行刑的宗人府太监全是老八的门下。不用老八交代,也不用花一个子儿,... - 2019-01-02
  • 第三章 李又玠奉调赴京师 张衡臣应变遮丑闻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心慌意乱,上前翻看衣服,并无异样便转脸看贺李氏,恰好贺李氏的目光也扫过来,忙掩饰着问道:“这是贺大人的衣服?”  “是……”贺李氏低头拭泪,说道:“这是申家老店派人送回去的,说已经官府验过……我当时昏昏沉沉,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家人都... - 2019-01-03
  • 第二章 钱师爷畏祸走山东 贺夫人鸣冤展罪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申老板两腿一软一屁股墩坐在炕沿上。郝二扭着身子定在当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翁动着嘴唇轻声问道:“你今夜是怎的了?你要吓死我们么?”小路子苦笑了一下,端起一杯凉茶咕咚咕咚喝了,长长透了一口气,把刚才在东院看到刘廉勾结三瑞谋杀贺露滢的情形,告... - 2019-01-03
  • 第四章 天生不测雍正归天 风华正茂乾隆御极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四位王爷和两位宰相赶到大内,天色已露晨曦。早朝进来到军机处和上书房排号回事和等候鄂尔泰、张廷玉接见的下属司官,还有外省进京述职的官员已经来了几十个人,都候在西华门外,呵着冷气看星星。张廷玉随众下马,因见李卫的官轿也在,便吩咐守门太监:“... - 2019-01-03
  • 第七章 杨太保奉诏主东宫 傅六爷风雅会名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杨名时赶到北京时已是三月下旬。一进房山县境,他便不肯再坐八人大轿。只叫驿站备一乘四人抬竹丝凉轿,三匹走骡,一匹驮行李,两匹让风儿和小路子骑着。飘飘逸逸走了一天,下晚住到潞河驿,胡乱歇息一夜。第二日鸡叫二遍便赶进内城,在西华门递牌子请见。... - 2019-01-04
  • 第四章 孝乾隆承颜钟粹宫 聪察君闻捷反惊心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在马上口说手比,一条一条向刘统勋譬说奏折讳败邀功的欺饰之处,如同亲历目睹。听得刘统勋心里一阵阵发焦。五月端阳毒日头将午时分照得大地一片腊白,暑气蒸蔚上来,更觉燥热难当,待到西华门首,两个人都已前襟后背湿透。一路进大内,命太监请乾隆接... - 2019-01-15
  • 第二章 计无成算讷相败阵 批亢捣虚莎帅逞豪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清兵费尽全力,调集两万人马用了将近四天。在松岗集结一天,海吃大嚼了几餐,马光祖率五千人向下寨西北运动,堵住通往甘孜道路,蔡英率八千人淌草地,截断大金川和下寨联络,迎击来援之敌。讷亲亲率七千余名中军正面攻击。三门无敌大将军炮对着土寨门不住... - 2019-01-15
  • 第四十章 乾隆帝丧子慰中宫 曹雪芹泪尽归离恨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北京的天冷极了,头场雪下过就起了冻,堆积在街两边的雪,中午只化一会儿,过晚就又冻成深褐色的凸凹不平的冰路,上面印满了人的脚印和马驴骡蹄子印迹,雪水将凝未凝时轧过的车轮沟儿,也都在夜风中被冻得硬如坚石,走起来难极。  钱度接连得到敦敏、敦... - 2019-01-13
  • 第六章 争名争利老相搁车 忧时忧事傅恒划筹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一进军机处,当值太监立即抱来尺来厚一摞奏折,又搬过四五个密折匣子。还有十几封密缄了的信。傅恒一边命“冲酽酽的茶来,越酽越好!”一边忙着先看密折匣子,又看奏折目录,都没有金辉、李侍尧和勒敏的。倒是有尹继善和金鉷各人一个黄封密折奏事匣子... - 2019-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