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犯错_沙海

  •   我说明了我的计划之后告辞回去休息,其实我希望的还是去当年发生车祸的路上看看,林其中当年还是个小鬼,他的观察力和我无法相比,我能看出一些比较巧妙的掩饰。但是我没有提出这个要求,原来我觉得林其中才是我需要去了解的人,老太太未必能找到那个地方。二来,我有些感觉,这件事情现在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我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疑团,一直没有表达出来,这个疑团我压下,在听老太太说话的时候没有思考。等我出门来到楼下,看到我同学和林其中在楼下的小卖部门口抽烟。

      我走过去,看到了林其中看着我的眼神,那个疑团就更加的明显了。

      这是通过文字无法传达的一种感觉,是大量的细节,他的眼神和肢体,他的情绪状态,还有老太太的肢体和眼神,老太太的状态,无数的细节让我有一种异样。

      走了之后,我同学在车上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就问他道:“你没有感觉,这个林其中,和他老妈,他们之间的那种气氛和眼眉间的细节,不像一对母子。”

      我同学听了我这话,脸色都有点发白,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同学转过头去,努力的开始回忆我说的气氛和眼眉间的细节。

      他是一个严谨细腻的人,我看到他缓缓的开始明白我的意思。然后僵硬的转过头问我:“你是说,他们两个之间的这种状态,更像一对夫妻,而不是母子?”

      他们之间的所有的表现已经很像一对母子了,但是如果他们在一个屋子里相处,你会感觉到那种感情和压抑,双方对彼此的厌恶和恨意,是对等的。母子之间不会有对等的恨意,母亲对儿子的恨和儿子对母亲的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但是他们两个人,那种压抑是对两个人的惩罚,是对等的。更像是感情已经消亡的夫妻。

      这不是说他们乱伦,而是真实的夫妻关系。

      这种感觉在我在小卖部前看到林其中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老太太和我讲的事情,大约应该是真实可信的,我太能分辨说谎了,现在能在我面前说谎的人需要极端高超的谎言技巧,还需要一点人格上畸形,因为人在说谎时候的很多硬性指标是不会变化的,只有人格上畸形,自己都无法察觉自己在说谎的人,才能瞒过我。

      但是和林其中的关系上,她没有提及,这种摆明的事情如果提及会更让人怀疑,我无法参透其中的奥秘,因为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太远。也不知道这样畸形的状态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本质上有关系。

      我抽了根烟,估摸的算了一下时间,昨天老太太和我说的那些事情,结合我自己的推断,还是有相当的契合点,对于时间一直是人类最容易忽视的弱点,所有的我们说智慧类的犯罪,破绽几乎都会发生在时间上。因为人对于无法凭借肉眼来判断尺度的东西天生薄弱。

      奻奻发生车祸的时候,是13年前,他现在应该是34岁左右,当年应该已经有21岁了。他和老太太确实是母子关系的话,21岁和4岁中年有17年的时间差。假设老太太最早17岁生的林其中,那么34岁生的奻奻,勉强合理。在农村里也很正常。

      似乎毫无破绽。

      老太太非常苍老,无法判断她的年纪,从50~120都有可能,但是如果他们两个不是母子,而是夫妻的话。21岁的林其中就算娶了一个老女人,有30多岁,整个事情也是合理的。往前四年是17岁,符合当年农村结婚生子的年纪。

      17岁就娶了个27、8的老婆,听上去活色生香,人间美事。但是这种年龄差逐渐就会形成悲剧的。人性是不可靠的,即使是女方,在年龄的强压下,也容易出现病态的情绪。

      继续假设他们是夫妻,现在是13年后,林其中34岁,老太太应该将近50岁,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老太太这段时间衰老的非常迅速。这是一种病态的衰老。很可能和情绪有关,也有可能有我们不理解的因素。

      那林其中和奻奻,就有可能是父女关系,这也可以解释我从故事中感觉到的另一个违和感。就是捡煤渣这种事情,在农村里都是8岁以下的小鬼做的事情。农村的孩子长到十岁左右完全可以干农活了,或者给其他家做工去了。不管林其中当时给设定的是几岁,都肯定比奻奻大很多,在农村里都不应该去干捡煤渣这种没有效率的事情。

      老太太有地,说明在村子里应该有几代人了,这种奇怪的关系,不可能中途变更,明明是情侣,强行变更成母子,村子里的人也不是傻瓜。关于这段关系,一定还有我所不知道的细节缺失。我有直觉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只要找人问问就行了。

      不过我在当时决定放手,不去过多的理会。

      如果是深究一切的态度,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内心总有一些秘密,总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探索人的阴暗面感觉上是不放过对方,事实上,更大的还是不放过自己。

      晚上我同学失眠了,一直在琢磨我的问题,我没心没肺的睡得死死的,啤酒和饱腹感还有强行把问题置之脑后的能力,让我最近的睡眠非常安定。因为喝了酒,我相信我打了巨大的呼噜。早上睡醒之后,发现自己的床上全是他从上铺丢下来的各种物品。

      我完刷牙在外面运动的时候,他才睡着,呼噜比我还响。我没有去理会他,站在他们宿舍外的悬崖边缘——他们的宿舍在高地上,外面有一个大概三米的悬崖,往下就是斜坡——眺望整个他们的工地。

      这个工程非常浩大,整个山体都被铲的千疮百孔,人类对于地貌的改变能力和几千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养了一会神,我便驱车往老太太的那个村子开去,她会在那儿与我汇合。

      我是一个人出发的,没有通知任何人,这是我犯的一个最大的错误。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0&f_id=759 - 2015-12-26
  • 第八章 人的智慧使他的脸发光_圣经
  • 8:1谁如智慧人呢?谁知道事情的解释呢?人的智慧使他的脸发光,并使他脸上的暴气改变。8:2我劝你遵守王的命令,既指神起誓,理当如此。8:3不要急躁离开王的面前,不要固执行恶,因为他凡事都随自己的心意而行。8:4王的话本有权力,谁敢问他说:你... - 2017-09-01
  • 第八章 聪明岂不发声_圣经
  • 8:1智慧岂不呼叫?聪明岂不发声?8:2她在道旁高处的顶上,在十字路口站立。8:3在城门旁,在城门口,在城门洞,大声说:8:4“众人哪,我呼叫你们,我向世人发声,8:5说:愚蒙人哪,你们要会悟灵明;愚昧人哪,你们当心里明白。8:6你们当听,... - 2017-08-30
  • 第八十八章 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_圣经
  • 88:1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88:2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88:3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88:4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无力”或作“没有帮助”)。88:5我被丢在死人中... - 2017-08-23
  • 第八章 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_圣经
  • 8:1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8:2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8:3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8:4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 - 2017-08-16
  • 第八章 巴不得你象我的兄弟_圣经
  • 8:1巴不得你象我的兄弟,象吃我母亲奶的兄弟!我在外头遇见你,就与你亲嘴,谁也不轻看我。8:2我必引导你,领你进我母亲的家,我可以领受教训,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酿的香酒。8:3他的左手必在我头下,他的右手必将我抱住。8:4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 - 2017-09-01
  • 第八章 写上玛黑珥色拉勒哈施罢斯_圣经
  • 8:1耶和华对我说:“你取一个大牌,拿人所用的笔(或作“人常用的字”),写上玛黑珥色拉勒哈施罢斯(就是“掳掠速临,抢夺快到”的意思)。8:2我要用诚实的见证人,祭司乌利亚和耶比利家的儿子撒迦利亚记录这事。”8:3我以赛亚与妻子(原文作“女先... - 2017-09-02
  • 第八章 敌人如鹰来攻打耶和华的家_圣经
  • 8:1“你用口吹角吧,敌人如鹰来攻打耶和华的家,因为这民违背我的约,干犯我的律法。8:2他们必呼叫我说:‘我的神啊,我们以色列认识你了。’8:3以色列丢弃良善(或作“福分”),仇敌必追逼他。8:4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 - 2017-09-22
  • 第八章 先前所见的异象_圣经
  • 8:1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8:2我见了异象的时候,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城”或作“宫”),我见异象又如在乌莱河边。8:3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 - 2017-09-21
  • 第八章 犹大的众长老坐在我面前_圣经
  • 8:1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犹大的众长老坐在我面前,在那里主耶和华的灵(原文作“手”)降在我身上。8:2我观看,见有形像彷佛火的形状,从他腰以下的形状有火,从他腰以上有光辉的形状,彷佛光耀的精金。8:3他伸出彷佛一只手的样式,抓住我... - 2017-09-14
  • 第八章 他首领的骸骨_圣经
  • 8:1耶和华说:“到那时人必将犹大王的骸骨和他首领的骸骨、祭司的骸骨、先知的骸骨,并耶路撒冷居民的骸骨,都从坟墓中取出来,8:2抛散在日头、月亮和天上众星之下,就是他们从前所喜爱、所侍奉、所随从、所求问、所敬拜的。这些骸骨不再收殓,不再葬埋... - 2017-09-08
  • 第八章 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_圣经
  • 8:1书亚人比勒达回答说:8:2“这些话你要说到几时?口中的言语如狂风要到几时呢?8:3神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8:4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他,他使他们受报应。8:5你若殷勤地寻求神,向全能者恳求;8:6你若清洁正直,他必定为你起来... - 2017-08-13
  • 第八章 亚哈随鲁王把犹大人仇敌哈曼的家产赐给王后以斯帖_圣经
  • 8:1当日,亚哈随鲁王把犹大人仇敌哈曼的家产赐给王后以斯帖。末底改也来到王面前,因为以斯帖已经告诉王末底改是她的亲属。8:2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从哈曼追回的,给了末底改。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产。8:3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脚前,流泪哀告,... - 2017-08-11
  • 第八章 此后大卫攻打非利士人_圣经
  • 8:1此后大卫攻打非利士人,把他们治服,从他们手下夺取了京城的权柄(原文作“母城的嚼环”)。8:2又攻打摩押人,使他们躺卧在地上,用绳量一量,量二绳的杀了,量一绳的存留。摩押人就归服大卫,给他进贡。8:3琐巴王利合的儿子哈大底谢往大河去,要... - 2017-07-29
  • 第八章 撒母耳年纪老迈_圣经
  • 8:1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8:2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8:3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8:4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8:5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 - 2017-07-24
  • 第八章 你去与米甸人争战_圣经
  • 8:1以法莲人对基甸说:“你去与米甸人争战,没有招我们同去,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8:2基甸对他们说:“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8:3神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 - 2017-07-22
  • 第八章 率领一切兵丁上艾城去_圣经
  • 8:1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你起来,率领一切兵丁上艾城去,我已经把艾城的王和他的民、他的城并他的地,都交在你手里。8:2你怎样待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也当照样待艾城和艾城的王。只是城内所夺的财物和牲畜,你们可以取为自己的掠... - 2017-07-20
  • 第八章 所罗门将以色列的长老和各支派的首领_圣经
  • 8:1那时,所罗门将以色列的长老和各支派的首领,并以色列的族长,招聚到耶路撒冷,要把耶和华的约柜,从大卫城就是锡安运上来。8:2以他念月,就是七月,在节前,以色列人都聚集到所罗门王那里。8:3以色列长老来到,祭司便抬起约柜,8:4祭司和利未... - 2017-07-30
  • 第八章 耶和华命饥荒降在这地七年_圣经
  • 8:1以利沙曾对所救活之子的那妇人说:“你和你的全家,要起身往你可住的地方去住,因为耶和华命饥荒降在这地七年。”8:2妇人就起身,照神人的话,带着全家往非利士地去,住了七年。8:3七年完了,那妇人从非利士地回来,就出去为自己的房屋田地哀告王... - 2017-08-01
  • 第八章 以色列人住在自己的城里_圣经
  • 8:1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自己的城里。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水门前的宽阔处,请文士以斯拉将耶和华藉摩西传给以色列人的律法书带来。8:2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将律法书带到听了能明白的男女会众面前。8:3在水门前的宽阔处,从清早到晌午,在众... - 2017-08-10
  • 第八章 当亚达薛西王年间_圣经
  • 8:1当亚达薛西王年间,同我从巴比伦上来的人,他们的族长和他们的家谱记在下面:8:2属非尼哈的子孙有革顺;属以他玛的子孙有但以理;属大卫的子孙有哈突;8:3属巴录的后裔,就是示迦尼的子孙有撒加利亚,同着他,按家谱计算,男丁一百五十人;8:4... - 2017-08-09
  • 第八章 所罗门建造耶和华殿和王宫_圣经
  • 8:1所罗门建造耶和华殿和王宫,二十年才完毕了。8:2以后,所罗门重新修筑希兰送给他的那些城邑,使以色列人住在那里。8:3所罗门往哈马琐巴去,攻取了那地方。8:4所罗门建造旷野里的达莫,又建造哈马所有的积货城,8:5又建造上伯和仑、下伯和仑... - 2017-08-06
  • 第八章 便雅悯的长子比拉_圣经
  • 8:1便雅悯的长子比拉、次子亚实别、三子亚哈拉、8:2四子挪哈、五子拉法。8:3比拉的儿子是亚大、基拉、亚比忽、8:4亚比书、乃幔、亚何亚、8:5基拉、示孚汛、户兰。8:6以忽的儿子作迦巴居民的族长,被掳到玛拿辖。8:7以忽的儿子乃幔、亚希... - 2017-08-03
  • 第八章 我看见一筐夏天的果子_圣经
  • 8:1主耶和华又指示我一件事:我看见一筐夏天的果子。8:2他说:“阿摩司啊,你看见什么?”我说:“看见一筐夏天的果子。”耶和华说:“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8:3主耶和华说:“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尸首在各处抛... - 2017-09-24
  • 第八章 锡安心里极其火热_圣经
  • 8:1万军之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8:2“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为锡安心里极其火热。我为她火热,向她的仇敌发烈怒。8:3耶和华如此说:我现在回到锡安,要住在耶路撒冷中。耶路撒冷必称为诚实的城,万军之耶和华的山必称为圣山。8:4万军之耶和华如此... - 2017-09-26
  • 第八章 血蝴蝶(2)_剑啸凤鸣
  •   万古雷心想,原来如此,皇上也不信赖自己的亲儿子,若非如此,锦衣卫也不敢招惹各王府,这姓贡的大概也没有说假话。锦衣卫既然受皇上之命行事,什么事做不出来,关在地牢中人,性命便捏在他们手里,还是早些把人救出来的好,其余事也不是自己能过问的。 ... - 2017-11-15
  • 第八章 血蝴蝶(1)_剑啸凤鸣
  •   曹罡噔蹬蹬几步跨上来,见公冶娇也在,脸上犹有泪痕,不禁一楞。万古雷请他坐下,道:“公冶小姐惦念柳姐姐他们,因而伤怀。”  曹罡叹了口气,道:“只要藏身隐密,不会出事的。”一顿,道:“俺来是告诉贤弟,俺要去找几个部下,打听史孟春的来历……... - 2017-11-15
  • 第八章 仗义援手_血字真经
  •   苍紫云和爹爹、二叔搬到了紧靠北门安喜门的丰财坊藏身,离北市隔有两个坊。  他们租赁了一个小四合院,十分僻静,不惹人注意。  苍浩和苍宇每日到西市茶楼酒肆探听消息,发现洛阳城呐,各方武林人越来越多。  除了“血字真经”上玄衣修罗郝杰的武功... - 2017-11-11
  • 第八章 姑奶奶_血染枫红
  •   会后,疯道爷要外出寻找魔踪,钟吟则要回莫干山世外别庄,禀告定亲大事及侠义会宗旨。当然,他没有说出莫干山之名,以免爷爷受到烦扰。方冕自然与他同行,只是不愿二女也去。但二女哪肯低头,坚持同往拜见爷爷,让爷爷“瞧瞧”她们,“配不配得上”他。 ... - 2017-11-11
  • 第八章 血染集贤庄_紫星红梅
  •   秦玉雄虽做了仁勇堂堂主,但手下只有金刚门的人,相爷要他扩充实力,他却不知该到何处去招兵买马,因而心急如焚,对赴宴也失去了兴趣,几次与周涛.等人商议,除了离开京师,到江湖上游荡兴许还能碰到上一些好手以外,别的却是无法可想。为此,他只好暂时... - 2017-11-18
  • 第八章 疾风知劲草(1)_降魔金刚杵
  •   夜未央,丞相府内,一片静谧。  巡逻的兵丁、护院,十个一队,穿梭般在偌大的府第园内搜巡,不下百余人。  相府内灯火全灭,人们早已进入梦乡。  只有书房内点着二十支烛火,将书房照得一片通明,胡相爷倚案沉思,有时站起来踱步。  他心事重重,... - 2017-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