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焚身供佛”烧人参_商道_故事大全

  •   阮元为即将启程回国的弟子金正喜设宴饯别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2日,正是林尚沃与北京商人之间的商战终于迎来生死一搏的决战之日。

      那天早晨,天一放亮林尚沃就命令手下的朴钟一等人做好准备,打点回国。下人们马备鞍、货入包,马上开始了行动。因为再过一天就是2月3日,就是陈奏使金鲁敬率领的出使队伍离开北京回国的日子。

      北京商人们虽然没有一个人露面,但私下里,他们一直在派人探听着林尚沃的一举一动。他们已经接到线报,称包括林尚沃在内的出使队伍明天就要离开北京。那么,他那五千多斤人参会怎么处理?难道会像来时那样原封不动地装上马车运回朝鲜?

      林尚沃的人参,如果不能在北京出手,到其他任何地方都是卖不掉的。这一点,北京商人们当然心知肚明。他们放出密探,监视着林尚沃的一举一动。

      等做好回国的一切准备,朴钟一察颜观色地问林尚沃:

      “大哥,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明明知道朴钟一在说什么,林尚沃却佯装不知。

      “人参呗,我说的是我们带来的五千多斤人参呀。”

      “哦,原来是说这个。”林尚沃拍了拍膝盖,好像直到现在才想起这档子事,“人参还原封未动地放着,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朴钟一看看林尚沃,想确定一下对方的精神是否还属正常,然后又问:

      “怎么办才好呢?难道要让他们把那一捆捆的人参再装回马车?”

      “人参既然运来了,当然不能原封不动地再运回去。”

      “那该怎么办?”

      “既然运来了,就放在北京吧。”

      朴钟一感到不可思议:

      “放在这里?没一个人来买,一斤也没卖出去……”

      “我说,”林尚沃对朴钟一的回答根本不加理睬,“让他们把人参都堆到院子里去。”

      朴钟一投宿的会同馆院子里,整整齐齐地堆起了五千多斤人参。见人参堆好,林尚沃又命令道:

      “在院里堆一堆劈柴。”

      “堆劈柴?”朴钟一满脸疑色。

      “叫你干你就干,问什么问?”

      林尚沃的脸上挂上了怒气。一般的事,林尚沃是不动声色的。但此时林尚沃的脸上还显现出一种毅然决然的意志。按照林尚沃的吩咐,院子里又堆起了一堆劈柴。

      “现在该做什么?”堆好劈柴,另外一个下人问林尚沃。

      “给劈柴点上火。”

      直到这时,朴钟一才明白林尚沃要做什么。他看了看林尚沃的脸色,见林尚沃还是一副不可动摇的神态,便既不敢搭话,又不敢参言。他只能像林尚沃一样,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按照林尚沃的吩咐,下人们在劈柴上点起了火。火遇干柴,立即升腾起熊熊火焰。北京最有名的客店前院大白天忽然点起劈柴,浓烟滚滚,火焰冲天。这场玩火的游戏可不是时候,马上引得人们云团般涌了过来。劈柴点着了,大火猛烈地燃烧起来,下人们又问林尚沃:

      “劈柴堆已经点着了,下面该做什么?”

      林尚沃脱口而出:“把人参扔到火里去!”

      “您说什么?”下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说把人参怎么着?”

      “我让你们把人参扔到火里烧掉。”

      下人迟疑了。这时,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朴钟一大声喊道:

      “你们耳朵难道聋了不成?吩咐你们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哪来那么多废话!大人是让你们把人参扔到火里烧掉。”

      朴钟一一马当先,抱起一捆人参扔进了火里。熊熊火焰开始吞噬被扔进去的人参。随即,人参也燃烧起来,和着呛人的烟气散发出人参特有的芳香。既然有人开了头,下人们也只好抱起一捆捆的人参朝火里扔去。前来观看的看客们顿时愣住了。等他们得知朝鲜商人往火里扔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正是人参的时候,他们个个都呆若木鸡。北京商人们派出的密探,夹杂在这些看客中。他们都是北京商人的掮客,一直在严密注视着林尚沃的一举一动。见到林尚沃这么做,他们连忙跑到自己的主人那里,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报告给药材商们。

      “朝鲜商人点起大火,正在烧人参呢!”

      接到密探传报,北京商人们全部一口气赶来了。他们要察看林尚沃究竟是不是真的在烧人参。走北京的人参贩子们从老年代起就经常准备着假人参,也就是桔梗,为的是旅途中一旦遇到盗贼就让盗贼们把桔梗当作人参偷去。药材商们在留心察看,林尚沃是不是也在假装焚烧人参而实际焚烧的是桔梗。

      不是。

      被扔到火里的显然是人参,而且是几年来轻易不见的红参精品。人参的主要成分是皂角苷,中国药材商们管它叫配糖体。常年与人参打交道的药材商们清楚地知道,这种略带苦涩的香味正是人参特有的味道,也是人参中起药理作用的主要成分。人参如果燃烧起来,其皂角苷成分就会在火的作用下燃烧,散发出只有人参才会拥有的独特味道。于是,药材商们通过自己的眼晴,从翻腾的滚滚烟气的味道本能地断定,大火中焚烧的正是人参。

      这一来,北京的药材商们顿时被林尚沃这始料不及的狂气震住了。他们知道,林尚沃焚烧的不是人参而是自己的身体。

      北京商人们都明白,作为一个商人,首先会把人参视为自己的生命,而焚烧人参,正是一种烧掉自己的身体以供奉佛祖的“焚身供奉”式的行为。

      焚身供奉,就是自己投火赴死以供佛祖。林尚沃焚烧与自己的性命相若的人参,就如同在自己的身上点燃大火,以求焚身供奉。

      北京商人们先是被林尚沃做出的决断震住了。继而,他们又突然愤怒起来。因为,人参对于北京的药材商们而言,也是像生命一样的东西。人参,不光是朝鲜贸易商的生命,对于买进它们的北京药材商们来讲,人参也是生命,是神灵的药草。中国商人们把人参称作“活人草”,这可以救活人命的药草,岂能烧成一堆烟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00-917.html - 2018-01-12
  • 第七章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阳光重又照到李歆慈脸上时,她微微啊了一声,拿手背遮住了眼。  没什么异样。猎天鹰从洞口伸出手来,拉起了她的胳膊。  李歆慈湿淋淋地爬出来,临水一照,这些日子几番生死搏杀,衣裳早已破了多处,勉强系结着绑在身上,经水一浸,更是不堪蔽体。  ... - 2018-09-25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多事之冬_绝顶_故事大全
  •   两人一路走出暗道,回到流星堂紫微厅中,已是两个时辰后。房中那些工匠已全然不见,只有机关王白石坐在一张木椅上静候,神情颓然。  白兄是在等我,还是在等青霜令使?林青漠然道。他身为旁观者,对四大家族与御泠堂的恩怨并无太多成见,白石反出四大家...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
  • 第十六回 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倾城倾国莫相疑,巫水巫云梦亦痴。  红粉情多销骏骨,金兰谊薄惜蛾眉。  温柔乡里精神健,窈窕风前意态奇。  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话说当日西门庆出离院门,玳安跟马,迳到狮子街李瓶儿家,见大门关着,就知堂客轿子家去了。... - 2018-10-04
  •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整顿蝶蜂情,脱罗裳、恣情无限。留着帐前灯,时时看伊娇面。  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 - 2018-10-11
  • 熊的秘密私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两位好朋友走在山路小道上,突然就在他们眼前出现一只大熊。其中一个敏捷的爬到树上,而另一个却没有这种功夫,赶紧倒在地上,假装死掉的样子。 熊走过来,拨弄一下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脸,然后就走了。因为熊对死的动物是不会侵犯的。 爬到树上的那个人放心... - 2018-10-11
  • 汗牛充栋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后世尊他为圣人,当时就有三千人跟随他学习。当时为了教学的需要,孔子曾经整理和修改过《春秋》等。孔子说“春秋以义”,也就是要用《春秋》来让人们明白“义”。但是孔子一生没有写什么自己的著作,只是“述而不作”。   《论语》中... - 2018-10-12
  • 老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老猎狗年轻力壮时从未向森林中任何野兽屈服过,年老后,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一头野猪,他勇敢地扑上去咬住野猪的耳朵。由于他的牙齿老化无力,不能牢牢地咬住,野猪逃跑了。 主人跑过来后大失所望,痛骂他一顿。年老的猎狗抬起头来说:“主人... - 2018-10-12
  •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  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  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  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织金重绢衣服,写吴月娘... - 2018-10-04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  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扒伏在人家院里藏了。原来是行... - 2018-09-30
  •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 - 2018-10-01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