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误中暗算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路旁一片草地上,一共站着六个人,谢少安骑在马上,自然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

      那是六合门的段斗枢、八卦门高德辉、三元会霍长泰、长江帮于显、洞里赤练贺锦肪,和河海客,一共六个人。

      他们这几个人站在路旁,又有什么事呢?但他还未驰到近前,已然发觉情形有些不对。

      因为这六个人全都带着兵刃。

      洞里赤练贺锦舫—下越众而出,抱拳道:“谢大侠二位请留步,在下等人,听说大侠回去,特地在此恭候侠驾,替二位送行。”

      在他说话之时,其余五人居然散了开来,好像生怕谢少安和冰儿会趁机逃走一般,而且还有人手摸剑柄的。

      谢少安就是江湖经验不足,这情形,自然也看得出来,但他仍作不知,含笑拱拱手道:

      “诸泣盛情,谢某如何敢当?”

      说着,便自跨下马来,冰儿看他下马,也跟着下来。

      洞里赤练贺锦舫一脸阴笑,说道:“谢大侠走的这般匆忙,不知有什么急事?”

      谢少安一手牵着马,脸色散现不悦,说道:“谢某回去料理一点私事。”

      青煞霍长泰道:“有人看到谢大侠把喝下去的酒,偷偷的吐掉,可有此事?”

      谢少安脸色一沉道:“在下把酒吐掉,于你何干?”

      他说话之时,目中射出两道慑人精光,直看得霍长泰心头一寒,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洞里赤练贺锦舫接口道:“那就不能走了。”

      冰儿道:“大哥,他们这些人是来拦截我们的么?”

      贺锦舫阴阴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冰儿气道:“你们凭什么拦截我们?”

      霍长泰厉笑道:“咱们是来替两位送行的。”

      冰儿心地纯洁,披披嘴道:“谁稀罕你们送行?”一偏头笑道:“大哥,不用理他们,我们走。”

      洞里赤练贺锦舫只当冰儿这话,是准备硬闯,立即一挥手道:“大家截住他们,不得放走一个。”

      他只不过是七煞剑神的一个师侄,居然指挥这些掌门人、帮主,连倔傲得目空四海的河海客,也俯首听命,听凭调遣。

      贺锦肪挥手之间,其余五人,立即随着他手势,散了开去,但听一阵铿锵剑鸣,全都撤出了兵器。一下就把谢少安、冰儿两人,围在中间。

      谢少安剑眉陡轩,喝道:“你们要待如何?”

      洞里赤练贺锦舫阴恻恻说道:“咱们送你上路。”

      谢少安啊了一声道:“你们是想杀我灭口么?”

      贺锦舫阴笑道:“谢大侠果然极顶聪明的人,但有时就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譬如你只要不吐出那杯酒,又何至丢掉性命?”

      冰儿道:“你们想要动手?”

      贺锦舫瞧了冰儿一眼,说道:“小姑娘,你要是肯跟我回去,就快快走开,花不溜丢的姑娘,陪着被乱剑分尸,实在划不来。”

      冰儿粉脸一绷,怒形于色道:“你们要把谁乱剑分尸?你才乱剑分尸!”

      小姑娘气他无理,身形朝前飞扑,挥手一掌掴了过去。

      洞里赤练贺锦舫成名多年,说话之时,和谢少安、冰儿两人,保持着丈许距离,就是怕他两人突起发难。

      哪知冰儿飞身扑来,他连闪都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玉掌掴来,左颊拍的一声,打的他眼前金星乱冒。

      等他定睛看去,冰儿已回到原处,拍着手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叫洞里赤练,是个很坏很坏的人,所以要打你一个耳光。”

      贺锦舫脸上火辣辣的,又惊又怒,双手一挥,厉声喝道:“剁了他们。”

      这一声下令,六人合围而上,冷风骤起,六件兵刃,一齐出手。

      洞里赤贺锦舫、河海客、段斗枢三人使的是剑,商德辉使八卦刀,于显使一柄铁掌,霍长泰使一对护手钩,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独门武功,独特的造诣。

      这一连手,果然声势非同小可,但见一片光幕,从四面朝两人卷来。

      谢少安真有些不敢相信,这几位掌门人、帮主、会主,居然不顾身份,不顾江湖规矩,联起手来对付自己两人。

      谢少安要冰儿和自己背对背贴着,右手抬处,响起呛然龙吟,掣出一柄精光四射的寒螭剑,口中朗声喝道:“诸位欺人太甚,那就怪不得谢某了。”长剑一挥,划起一道亮银寒光,横扫出去,冰儿气道:“大哥,对村这些坏人,还和他们多说则甚?”

      她和谢少安背贴着背,话声未落,一双玉手已经朝迎面攻来的霍长泰、贺锦舫两入,凌空劈去。

      谢少安一剑横扫,逼退了当前段斗枢、高德辉两件兵刃。

      冰儿练的“紫气神功”,这两掌,看去不带璧毫风声,但两股似柔突刚的内家劲气,应手而生,朝两人涌去。

      洞里赤练贺锦舫见多识广,发觉冰儿掌风轻柔,便已警觉不对,身形一闪,避了开去。

      霍长泰身为三元会会主,总究是草莽人物,一见冰儿挥掌拍来,口中大笑一声:“女娃儿,你有多大功夫?”

      他居然把右手的护手钩交到左手,身形倏地欺上前去,挥掌朝冰儿玉掌迎击过奉。

      贺锦舫急喝道:“霍兄小心,不可和她硬接。”

      迟了,霍长泰迎上去的右掌还未和冰儿手掌接触,陡觉一股轻柔潜力,已经涌到身前。

      这股潜力,初上身时,似是毫无力道。但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陡生震力,自己一个身子,就像撞在一团坚逾金石的钢墙之上。

      连转个念头的时间都江有,砰然一声,一个人像稻草人一般,被震的直跌出去,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双目紧闭,昏死过去。

      霍长泰一身武功,在江湖上也算得顶尖儿的人物,竟然连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掌也接不下来,自然看得其他五人凛然失色。

      因此,他们更是提高警觉,加紧出手,这是同样的想法:“两个人中,只要制住一个,剩下一个就好对付了。”

      这虽是官道大路,但此刻却投有一辆车马,静寂无人,只有从六件兵刃中发出的啸啸剑风。

      双方白刃交接,攻拒虽急,剑光流动,如雷霆闪电,剑式变化,如鱼龙曼衍,却听不到一点剑刃击撞之声。

      谢少安明知他们全因喝下了那杯酒,失去理智,不愿出手伤人,但其余六人,每个人都使出了他的压箱本领,全副精神都贯注在他的兵刃上,惟恐谢少安不死。

      谢少安面对这样一个局面,既不能放手施为,那就只有紧守门户,坚守门户就是挨打。

      不到盏茶工夫,他已经屡经险招,有两次对方森寒的剑锋,已是贴着他身子擦过。

      但冰儿可不管这些,她一掌击退霍长泰,不觉精神一振,咭的笑道:“原来你们都是些没用的东西,居然敢来纠众拦截,哼,不给你们一些厉害,你们还不知道进退呢!”

      小姑娘嘴上说着,手上丝毫可没停,本来还和谢少安背贴着背,这回却突然抢了出去,挥手掌朝铁掌水上飘于显拍去。

      于显方才目睹她一掌震伤霍长泰,至今还坐在地上,似是伤的不轻,心知她武功极高,不敢硬接,手中铁掌起处,使了一招“排风荡云”,人却迅快侧闪而出。

      他外号水上飘,轻功自然极佳。哪知他身形才动,冰儿来势,比他还快,已经欺到面前。

      洞里赤绦贺锦舫原是心机阴险的人,一见冰儿朝于显欺去,小姑娘对敌经验不足,此时有机可乘,右手长剑一收,左手骈指如戟,朝冰儿身后“灵台穴”上点去。

      这一下,三方出手都快,于显一招“排云荡风”,原是朝冰儿拍来的掌势封出,人才侧闪而出。

      如今冰儿一下欺到面前,他人自然还没闪出,但铁掌却已封出,就在他眼前一花,冰儿已到面前。陡觉右手被人一股大力一震,三尺铁掌,再也掌握不住,呼了一声,脱手飞出,同时胸头似是被人推了一把,脚下站立不稳,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四五步。

      贺锦舫一指点在冰儿背上,他乃西崆峒第三高手,出手自然极准,哪知明明点在冰儿“灵台穴”上。两个指头竟似戳在一层气体之上,并未点中她穴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37-949.html - 2018-03-31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旅程上强敌环伺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萧道成嘴角间,不期流露出一丝冷笑,正待跨步,突听身后树林发出一阵断折的异响,来势奇快,声音入耳,已经到了头顶之上,眼前顿觉青光一闪,枝叶断柯纷落如雨!  萧道成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人影随着泻落身前,那正是和崆峒岛主在动手的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二十三章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花见羞、花信风脸上,都蒙着黑纱,这是一件非常别扭的事情!  脸上蒙着黑纱,对视线并无多大影响,说话当然也不会有多大妨碍,但戴着面纱,喝酒吃菜,就大大的不方便了。  每喝一口酒,都得左手先轻轻的掀起面纱一角,每吃一筷菜,左手也得配合着掀起... - 2018-04-30
  • 第二十三章 丁少秋吃过午饭就上床睡觉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吃过午饭,漱了口,就上床睡觉,直到上灯时分,耳中听到有人走近门口才醒来。  只听伙计在门口叩了两下,说道:“客官,该用晚餐了,你老睡醒了没有?”  丁少秋起来打开房门,举步跨出,含笑道:“我出去吃,不用麻烦你了。”  伙计连连哈腰... - 2018-05-03
  • 第二十三章 踏雪上青峰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台山,古名郁州,又名苍梧,山海经上,称它郁山,本来是东海中一座岛屿,和陆地相连,还只是三四百年前的事。  山分前后两山,周围九十余里,幽深峭拔,气势雄壮。前山最高峰,叫做青峰顶,常常被云雾笼罩,云山荡漾,云海苍茫,当地人们,流传着许多... - 2018-05-29
  • 第二十三章 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车中,戴着假发的圆通完全一副商贾打扮,伸头看看方向,他往北一指:“北京!”  “去北京干什么?”赶车的汉子有些惊讶。话音刚落又吃了一记爆栗,就听圆通骂道:“只管干活,不许提问。”说完,圆通轻轻叹了口气,自语道,“有些事,无论如何得亲自跑... - 2018-06-10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杭州的西子湖畔的雅风楼,是江南屈指可数的名楼。它地处西子湖畔景色最美的地段,楼高三重,外表古朴端庄,内部极尽奢华,是达官贵人,豪绅巨贾最爱下榻的百年老店。云襄与明珠以前都在此住过,再次回到这里,二人都感到很亲切。  一行人刚住下不久,就... - 2018-06-08
  • 第二十三章 掌废毒母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邵若飞道:“我正要找你交出火烧玄女宫的人……”  石母一摆手道:“若飞,事情一件一件的来。”  接着朝楚王祥道:“年轻人,老身可以告诉你,邵若飞是老身门下大弟子,老身派她主持茅山玄女宫。从未和江湖人有过过节,老身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2018-06-02
  • 第二十三章 劈天掌法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天尖顶总共不到一二十丈方圆,此时被两股内家真气所汇成的狂飙,像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崔文蔚,红绡两人,功力有限,那里禁得住这份横卷之势,两个身子,立被震撞得往后飞出!  “啊!”红绡惊呼之声,刚刚发出,楼一怪也突然惊觉,暗叫一声:“不好!... - 2018-04-26
  • 第二十三章 双绝城主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云靖见穆印逼着要与自己对掌一分强弱,沉思刹那,面现刚毅之色,严肃的说道:  “既是施主必欲相抵一掌始罢,贫道为此之首,愿与施主一试!”  穆印颔首不再开口,云靖稽首却不先攻,穆印无奈,警告云靖小心,欺身而上扬掌劈下,云靖及色精宫中一流高... - 2018-05-27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敌友难辨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青衫飘忽,静立如故!  独角赤练任长苗,登登连退了两步,“哨”的一声,钢叉堕地,一条右臂,再也举不起来了!  “大哥胜了!”  艾如瑗心头狂喜,还没来的及开口!  只听南振岳冷冷的道:“废你右臂,略示薄惩,你赶快走吧!”  任长苗... - 2018-02-28
  • 第二十三章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
  •   两年以后的有一天,何小勇走在街上时,被一辆从上海来的卡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门上,把那扇关着的门都撞开了,然后何小勇就躺在了这户人家屋里的地上。  何小勇被卡车撞倒的消息传到许三观那里,许三观高兴了一天。在夏天的这个傍晚,许三观光着膀子,穿... - 2018-02-08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二十三章 磨刀献策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祁长泰脸色微变,冷然道:“云兄这话就不对了,咱们投效聚英楼,幸蒙收录,一切行动,自以听副总座差遣,纵然赴汤蹈火,亦当唯命是从,岂可妄加意见?”  君箫道:“祁老哥误会了,兄弟之意……”  祁长泰截然道:“云兄不用说了,兄弟只知奉命行事,... - 2018-01-29
  • 第二十三章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刘镇的大街上越来越混乱,几乎每天都有革命群众在斗殴。李光头不明白这些同样戴着红袖章,同样挥着红旗的人为什么互相打起来了?他们用拳头、用旗杆、用木棍打成一团时,像是一群豺狼虎豹。有一次李光头看见... - 2018-02-01
  • 第二十三章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商人说道。  这是一位贩卖能够止渴的精制药丸的商人。每周吞服一丸就不会感觉口渴。  “你为什么卖这玩艺儿?”小王子说。  “这就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商人说,“专家们计算过,这样,每周可以节约五十三分钟。... - 2018-03-26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防兵变行宫下严旨 废太子雪地责阿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朔风劲吹,雪花飞扬,戒得居大院内的雪地上,一拉溜跪着十几个皇子阿哥。人人心头都像有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难以安宁;个个又都被这漫天的风雪冻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他们在这儿难受,那位在房子里烤着炭火、坐在暖炕上的皇上,也并不轻松。几十... - 2019-01-02
  • 第二十三章 李云娘心系伍次友 张姥姥情连衍圣公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姥姥赶走了孔令培之后,一天没有露面。伍次友和李云娘心中惦记,忐忑不安。直到掌灯时分。这个神秘的张姥姥才带着一个郎中来给二人看病,又命人抓药,给云娘另外安排住房。待汤饭用过,一切妥贴,这才到西厢房坐了:“二位,我原说去去就来的,谁想闹了... - 2018-12-27
  • 第二十三章 刑部院钱度沽清名 宰相邸西林斥门阀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在杨府并没有多耽搁,他是去李卫家听到那里探病的同僚说,杨名时已经谢世,门神已经糊了。他自调刑部衙门,曾经跟着刘统勋到杨家来过两次,现在人既死了,不能没有杯水之情。原想这里必定已经车水马龙,还不定怎么热闹呢,及到了才知道,杨名时的死讯... - 2019-01-04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