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对他的训斥:

      “你懂个屁。”

      刚开始我和弟弟一样无知地认为,水牛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可是我看到了它的眼泪,当它四脚被绑住以后,我就看到了它的眼泪,掉落在水泥地上时,像雷阵雨的雨点。生命在面对消亡时,展现了对往昔的无限依恋。水牛的神态已不仅仅是悲哀,确切地说我看到的是一种绝望。还有什么能比绝望更震动人心呢?后来我听到哥哥对别的孩子说,水牛被绑住时眼睛就红了。我在此后的岁月里,会战栗地去回想水牛死前的情景,他对自己生命的谦让,不作任何反抗地死去,使我眼前出现了令人不安的破碎图景。

      长久以来,祖父的死对于我始终像是一个谜语,他的死混杂着神秘的气息和现实的实在性,从而让我无从得知他的真正死因。正如乐极生悲一样,我祖父在那个雨水飞扬的上午,对着天空发出极其勇敢的吼叫以后,立刻掉落进胆怯的深渊,让我看到了他不知所措后的目瞪口呆。孙有元在张嘴吼叫的那一刻,吃惊地感到体内有一样什么东西脱口而出,那东西似乎像鸟一样有着美妙的翅膀的拍动。然后他惊慌地转过身去,哀哀地叫唤着:

      “我的魂呵,我的魂飞走了。”

      祖父的灵魂像小鸟一样从张开的嘴飞了出去,这对十三岁的我来说是一件离奇同时又可怕的事。

      那天下午,我看到了祖父脸上出现了水牛死前的神态。那时候雨过天晴,正当村里众多的老人惊诧孙有元的预言得到实现时,我的祖父已经没有心情来享受荣耀,他一味地沉浸在失去灵魂的悲哀之中。孙有元眼泪汪汪地坐在门槛上,面对逐渐来到的阳光,他裂开的嘴里发出十分伤心的哼哼声。他是在我父母下田以后,开始自己伤心的流泪,他的眼泪直到我父母从田里回来,依然畅流不止。我从未见过一个人能那么长时间地流泪。

      我父亲从田里回来看到了孙有元的眼泪,孙广才自作多情地感到他的眼泪是冲着自己来的,我父亲嘀咕着:

      “我还没死,就为我哭丧了。”

      后来我祖父从门槛旁站起来,哭泣着从我们身旁走过,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我们坐在一起吃饭,而是走进了堆放杂物的房间,在他自己床上躺了下来。可是没过多久孙有元就用惊人的嗓音喊叫起了他的儿子:

      “孙广才。”

      我父亲没理他,对我母亲说:

      “这老东西摆架子了,要我把饭送进去。”

      祖父继续喊叫:

      “孙广才,我的魂丢了,我要死啦。”

      我父亲这时才走到祖父门前,对他说:

      “要死了还那么大的嗓门。”

      我祖父大声哭起来,在哭声里他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

      “儿子啊,你爹要死啦。爹不知道死是怎么会事,爹有点怕呵。”

      孙广才很不耐烦地提醒他:

      “你不活得好好的吗?”

      孙有元也许是得到儿子的对话,他精神抖擞越发起劲地喊叫了:

      “儿子啊,爹不能不死,爹活一天你就穷一天。”

      祖父响亮的声音使我父亲颇感不安,孙广才恼火地说:

      “你轻一点好不好,让人家听到了好像我在迫害你。”

      孙有元对自己死去的预知和安排,在我少年的心里有着不可言传的惊讶和惧怕。现在想来,祖父在那一瞬间觉得灵魂飞走的生理感受,对他来说是真实可靠的,我想他在面对自己死亡时是不会弄虚作假的。也许孙有元摔坏腰后,就有可能设计起自己的末日来了。从而让他对着天空吼叫时得到的纯属一般的生理感受,上升为灵魂飞走的死亡预兆。那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孙有元流泪不止时,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判决。这个垂暮的老人,在即将与亡妻相遇、和彻底诀别尘土飞扬的人世之间曾经无从选择。他整整九年时间犹豫不决。

      当他最后感到死亡已经无法回避地来到时,他的眼泪表达了对艰难尘世是如何依依不舍。他唯一的要求是让孙广才答应给他做一口棺材,以及敲锣和吹唢呐。

      “唢呐吹得响一点,好给你娘报个信。”

      祖父躺在床上马上就要死去,这个事实使我惊愕不已。那一刻祖父在我心中的形象出现了彻底的变化,不再是一个老人坐在角落里独自回想过去的形象,我的祖父和死亡已经紧密相连。对我来说,祖父变得异常遥远,和我记忆不多的祖母合二为一了。

      我弟弟对祖父即将死去,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整整一个下午,他都站在门旁,从门缝里窥视祖父。而且时时跑出去向我哥哥报信:

      “还没有死。”

      他向孙光平解释:

      “爷爷的肚皮还在动。”

      孙有元对死的决心,在我父亲看来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孙广才那天下午扛着锄头走出家门以后,心怀不满地认为孙有元是变一个法子来折腾他。可到了傍晚我们吃过饭后,祖父仍然没有从屋里出来,我的母亲端着一碗饭走进去时,我们听到了祖父嗡嗡的声音:

      “我要死啦,我不吃饭啦。”

      这时候我父亲才真正重视祖父死的决心,当我父亲惊奇地走入祖父的房间后,这两个冤家竟然像一对亲密兄弟那样交谈起来。孙广才坐在孙有元的床上,我从没有听到过父亲如此温厚地和祖父说话。孙广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后,他已经相信父亲不久之后就会离世而去,喜形于色的孙广才毫不掩饰自己的愉快心情,他对自己是不是孝子根本就不在乎。孙有元准备死去的消息正是他向外传播的,我在屋里都能听到他在远处的大嗓门:

      “一个人不吃饭还能活多久?”

      在期待里躺了一夜的孙有元,翌日清晨看到孙广才走进来时,敏捷地撑起身体问他的儿子:

      “棺材呢?”

      这使我父亲吃了一惊,他没有看到设想中奄奄一息的孙有元。他从房间里出来后显得有些失望,孙广才摇晃着脑袋说:

      “看来还得熬两天,他还能记得棺材。”

      我父亲可能是担心孙有元在吃午饭时,突然谦卑地走出来坐在我们中间。孙广才觉得这并不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必须重视祖父心目中的棺材。于是在那个上午,我父亲手提两根木条像个小偷似的走了进来,用可笑的神秘向我弟弟下达命令,让他敲打木件。一惯大大咧咧的父亲突然贼头贼脑地出现,使我感到十分意外。随后他挺直了身体,推开祖父的屋门,用孝子的声音说:

      “爹,木匠请来了。”

      从半开的门里,我看到了祖父微微欠起身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时我游手好闲的弟弟已经获得了短暂的职业,孙光明将木条满屋挥舞,让剑和刀自相残杀。我弟弟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不会让自己长时间地接受房屋的限制。孙光明极为迅速地投入到真正的战争之中,他像一个古代将领那样汗流浃背地杀出了房屋。这时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职业,而沉浸到撕杀的快乐之中。我弟弟气喘吁吁的呐喊声,在那个上午的阳光里逐渐远去,谁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直到晚饭前他才回来,那时他两手空空。当我父亲追问他木条扔哪去时,孙光明一脸的糊涂,支支吾吾地解释了半晌,那神态仿佛是他从未碰过木条似的。

      在我弟弟远去以后,我听到了躺在灰暗屋中祖父不安的喊叫:

      “棺材。”

      能使他灵魂得到安宁的木头敲打声消失后,孙有元苍白无力的嗓音里,飘荡着饥渴的沙沙声。他生前最后的奢望,由于我弟弟的马虎,一下子变得虚无缥缈了。

      后来由我承担起了为祖父的精神制造棺材的敲打职业。

      我十五岁的哥哥对这已经不屑一顾了。孙广才一把逮住了我,他突然发现这个闷闷不乐的孩子有时也可以干点事。他将木条递过来时一脸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15-934.html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二章 抛弃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国庆在九岁的一个早晨醒来时,就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在离成年还十分遥远,还远没有到摆脱父亲控制的时候,他突然获得了独立。过早的自由使他像扛着沉重的行李一样,扛着自己的命运,在纷繁的街道上趄趄趔趔不知去向。  我可怜的同学那天上午是被一阵... - 2018-02-11
  • 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 2018-02-09
  • 第二章 婚礼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坐在池塘旁的那些岁月,冯玉青在村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走动,曾给过我连续不断的憧憬。这个年轻的女子经常是手提木桶走来,走到井台旁时,她的身体就会小心翼翼。她的谨慎便要引起我的担忧,担忧井旁的青苔会将她滑倒在地。  她将木桶放入井中弯腰时,... - 2018-02-09
  • 第三章 死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的弟弟,从哥哥脸上学会了骄傲的孙光明,在那个夏日中午走向河边去摸螺蛳。我重又看到了当初的情景,孙光明穿一条短裤衩,从屋角拿起他的割草篮子走了出去。屋外的阳光照射在他赤裸的脊背上,黝黑的脊背看上去很油腻。  现在眼前经常会出现模糊的幻觉... - 2018-02-09
  • 在细雨中呼喊 自序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作者的自序通常是一次约会,在漫漫记忆里去确定那些转瞬即逝的地点,与曾经出现过的叙述约会,或者说与自己的过去约会。本篇序言也不例外,于是它首先成为了时间的约会,是一九九八年与一九九一年的约会;然后,也是本书作者与书中人物的约会。我们看到,... - 2018-02-09
  • 第六章 战栗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十四岁的时候,在黑夜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举动,从而让我获得了奇妙的感受。那一瞬间激烈无比的快乐出现时,当初的颤抖使我十分惊讶。这是我最初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用恐惧的方式来表达欢乐。此后接触到战栗这个词时,我的理解显然和同龄的人不太一样了,... - 2018-02-11
  • 第九章 风烛残年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祖父摔坏腰以后,我的印象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叔叔。这个我完全陌生的人,似乎在一个小集镇上干着让人张开嘴巴,然后往里拔牙的事。据说他和一个屠夫,还有一个鞋匠占据了一条街道拐角的地方。我的叔叔继承了我祖父曾经有过的荒唐的行医生涯,但他能够长久地... - 2018-02-11
  • 第八章 遥远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说我祖父孙有元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家伙,那是我父亲的看法。孙广才是一个善于推卸责任的父亲,他热衷于对我进行粗野的教育,当我皮开肉绽,同时他也气喘吁吁的时候,他就开始塑造祖父的形象了,他说:  “要是我爹,早把你揍死啦。”  我的祖父已经死去... - 2018-02-11
  • 第七章 苏宇之死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一惯早起的苏宇,在那个上午因为脑血管破裂陷入了昏迷。残留的神智使他微微睁开眼睛,以极其软弱的目光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求救。  我的朋友用他生命最后的光亮,注视着他居住多年的房间,世界最后向他呈现的面貌是那么狭窄。他依稀感受到苏杭在床上沉... - 2018-02-11
  • 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 - 2018-02-09
  • 第五章 友情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苏家从南门搬走以后,我就很少能够见到苏宇和苏杭,直到升入中学,我们才开始再次相见。我惊讶地发现,这对在南门时情如手足的兄弟,在学校里显露出来的关系,竟有点像我和孙光平那样淡漠,而且他们是那样的不同。  那时的苏宇除了单薄外,已经很像一个... - 2018-02-09
  • 第十章 委钦差山东查巨案 听谣传侍尧畏"黑砖"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和珅推详物理人情可谓料事如神,轿子在和府大门口下马石旁一停,门洞里一窝蜂般涌出一群京官,有内务府的朋友,也有銮仪卫里的同事,还有上书房军机处的笔帖式、书、办、师爷甚至杂役,甚至杂役,这些人都在巴巴地等他下朝,拜贺他荣升军机外放钦差。刘全... - 2019-01-28
  • 第十八章 十五王“学习”入军机 乾隆帝政暇戏寒温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沙漠瀚海道路难行,饶是用的“八百里加紧”,马廖胡三人的联名奏章也用了二十五天才递到北京,当日军机处是刘墉当值,一看火漆印封,立命“备轿,去圆明园”,恰新票拟的贵州学政刘保琪进来陛辞,二人便同乘一轿赶往双闸口递牌子。一头说闲话等候,便见太... - 2019-02-01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去过海底的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阿弟住在小溪边,每天清早,阿弟都去小溪边捉鱼。  有一天,阿弟做完早操,就准备捉鱼。  一条鱼从上游游了过来,看上去很大。  如果捉到他,我就请大家一起吃! 阿弟想。  大鱼游近了,他睁大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各种陷阱(xiàn&n... - 2019-02-06
  • 野猪和家猪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天,一只野猪不知怎的闯进了农民的猪圈。野猪看见猪圈里躺着的几只家猪,不禁诧异地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多么像我,你们都是猪吗?”一只家猪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回答说:“是啊,我们都是猪。这点还用怀疑吗?”野猪说:“你们怎么变得这样懒懒散散,没精... - 2019-02-06
  • 农夫与他的儿子们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个农夫快要辞别人世时,想要把自己耕作经验传给儿子,便叫他们来说:“孩子们,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你们都去寻找我埋藏在葡萄园里的东西,把它们统统都找出来吧!”儿子们以为那里埋藏了金银财宝。父亲去世之后,他们把那葡萄园... - 2019-02-04
  • 林中水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暑假到了,我要去大自然中尽情地玩耍!  绿森林中,正有一对好朋友在说悄悄话呢!咱们去听听……  小熊和小狐背靠背坐着,在林中的青草上,在光影斑驳的银杏树下。头顶上,无际的蓝天中点缀着变化无穷的白云,金丝雀从空中飞过,边飞边唱。  “小狐... - 2019-02-06
  • 玛雅森林里的故事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托马是一头会讲故事的大象,一到夜晚,森林里的居民们就会围坐在托马身边,边喝茶边听他讲故事。  忽然有一天,人们发现托马讲故事的语速变慢了,讲着讲着会忘记讲到哪儿,需要别人提示才能继续往下讲。原来,托马年纪大了,记忆渐渐跟不上了。“要是这...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逼上梁山 -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古典小说《水浒》描写了宋朝末年的一次农民起义。里面许多起义军头领都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才投奔梁山这个起义军根据地的。有个叫林冲的人,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原在官府任八十万禁军教头。但当权的大官高俅之子为了霸占他的妻子,三番几次陷害他,派人暗杀... - 2019-02-04
  • 旅行家多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松鼠多米到处旅行,有一天,他遇到了种子小籽(zǐ)。小籽请求说:“你旅行可以带上我吗?”  多米习惯一个人上路,如果带上一颗种子,会不适应。但他不忍心拒绝种子,就答应了。  多米带着种子小籽继续旅行。渐渐地,多米开始习惯了小籽的存在。... - 2019-02-06
  • 人生最大的暗礁就是“能”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不会相面,但通过人的言行,便能知道人的下场如何。  我不会算卦,但通过人的心地,便能知道人的命运怎样。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吹牛,每一次的事实总会给我作见证,因为从我9岁的时候,就发现人的一生都是磕磕碰碰,充满了坎坷,没有一个人是一帆风... - 2019-02-03
  • 第六节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因为近日码头迭连出事,台下看客稀稀落落,二层包厢也都空空如也。笙萧齐鸣中汤姆带着两个巡捕匆匆而入,径登旋梯上楼。坐客们无一例外地起身向这位新贵起身鞠躬致敬。汤姆只略一点头,匆匆登楼。楼上平台栏后,推门进去便是一座... - 2019-02-01
  • 第五节 在劫难逃_爝火五羊城_故事大全
  •   躲不过去的事是劫数,在劫难逃。进入四月,香港英军军舰已经集结了二百余艘,不时派巡逻艇在珠江口巡戈。洪秀全的太平军进湘南湘东连破七城,向荣带的绿营竟只是远远尾随“送行”。  四月初八是浴佛节,广州城上空万里无云,烈日的人炙肤。一身大汗的江... - 201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