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妙术回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姜兆祥望着她后影,忍不住问道:“谢兄,咱们如果再来,你是不是还认识边条路?”

      谢少安笑道:“她虽蒙了兄弟眼睛,但只要走过一次,已经差不多了,何况来回走了两次?”

      姜兆祥由衷的赞道:“谢兄真了不起,兄弟也一样走了两次,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谢少安笑道:“那是姜兄未能静下心来,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眼睛虽然蒙上,但只要静下心,就能从思虑中辨别方向了。”

      姜兆祥道:“谢兄说的是儒家功夫。”

      谢少安道:“儒家功夫,和上乘武功,都着眼于一个静字,道理是一个的。”

      两人边说边走,不大工夫,已经赶回赵府。

      如今离好好先生寿辰,只有两天,各地送礼拜寿的人,络绎不绝,赵府门前,更是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两人刚跨进大门,只见恶狗陈康和就负手站在二门前,看到两人慌忙迎了上来,随笑说道:“谢少侠二位回来了,方才兄弟一来怕两位不认识路途,二来那信上并未具名,怕是歹人故弄玄虚,才派敝府一名护院,暗中跟去。兄弟原意,万一二位有什么事故,他可赶回来报讯,没想到兄弟派去的人,被对方识破行藏,遭两个丫头擒住,毁去双目,刚才由山下居民抬了回来,兄弟觉得事有蹊跷,才进去给杨大侠送信,正巧二位已经回来了。”

      刚说到这里,只见金笛解元和冰儿两人,匆匆朝外走来。

      冰儿欣喜的叫了一声,道:“大哥。”

      突然一掠而至,到了谢少安面前,目光深注,关切的道:“你们没事吧?”

      谢少安笑道:“冰儿,你和文兄,打算来接应我们么?”

      冰儿闪动一双大眼,说道:“是啊,我们听陈总管说,他派去的一个人,被对方两个丫头擒住,还挖了眼珠,据说那两个丫头武功极高,管大姐听的大急,才要文大哥和我来找陈总管,叫人带路,赶上凤冈去。”

      金笛解元接着说道:“谢兄,你们看到姓秦的妖妇了么?”

      谢少安摇摇头道:“此人好像不是姓秦的妖妇。”

      恶狗陈康和站在边上,虽没开口,但一双狗眼,只是转来转去的盯着他们,听的十分注意。

      金笛解元江湖经验相当不错,他听谢少安说出:好像不是姓秦的妖妇,不觉微微一怔道:

      “谢兄没见到人么?”

      谢少安道:“咱们看到的只是神龛里的一尊神像,那老婆子就象女巫一般,口口声声称那神像是她的主人。”

      冰儿好奇的问道:“那神像会说话么?”

      金笛解元笑道:“那不过是江湖下五门骗骗愚夫愚妇的玩意,装神扮鬼,故作神秘而已,神像哪会说话?”

      恶狗陈康和道:“谢大侠也没看出她们来历么?”

      谢少安道:“方才如果是文兄去,也许可以看出来了,兄弟初出江湖,哪能看得出端倪来?”

      恶狗陈康和又道:“那么她约谢大侠二位前去,究竟有何目的呢?”

      他主要就是为了这句话。

      谢少安道:“那老婆子只说要和我们谈一笔交易,而且必须杨兄和在下两人同去,她才肯说,此人口风很紧,一句话也休想从她口中探听出来。”

      金笛解元道:“谢兄二位,既然回来了,还是快些进去吧,免得大家耽心。”

      这句话是示意他不用和恶狗陈康和罗嗦。

      谢少安点头道:“文兄说的是。”

      接着朝恶狗陈康和拱拱手,四人相继朝里行去。

      东园宾合中,青鹤杨继功经过半日休息,已能下床行走,只是精神稍见憔悴,绝情仙子和李玫陪着他,正在花径上散步。

      李玫看到谢少安等四人朝园中走来,口中啊道:“大师兄,谢大哥他们回来了。”

      杨继功、绝情仙子双双回过身去。

      谢少安已经快步迎了过来,笑道:“杨兄起来了么?”

      杨继功道:“再躺下去,真要把兄弟蹩死了。”

      接着注目问道:“谢兄见到秦映红了么?”

      谢少安摇摇头道:“可能不是秦映虹的人,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我们还是到里面再说吧!”

      大家回转宾舍,进入谢少安的房中。

      绝情仙子朝姜兆祥呶呶嘴,意思要他站到房门口去,以防有人窃听。

      几人落坐之后,谢少安就把此行经过,一字不漏的详细说了一遍。

      杨继功脸色微变,说道:“谢兄,如此说来,咱们中的是蛊毒了?”

      绝情仙子掠掠鬓发,笑道:“恶心,呕吐,你当是中了什么毒?”

      李玫道:“谢大哥不知她们是什么路数吗?”

      谢少安道:“我们一共只看到三个人,也没动手,如何看得出她们路数来?但我可断言,她们不是秦映红一伙的人。”

      绝情仙子翠眉微蹙,说道:“不是秦映红一伙,那会是什么人呢?”她回头朝李玫问道:

      “玫妹,你把那块玉佩取出来给我瞧瞧。”

      李玫从身边取出一块圆形玉佩,递了过去,一面说道:“只要她们真能治好大师兄和谢大哥身中的蛊毒,就把玉佩给她们好了。”

      杨继功道:“她们坚要索取玉佩,作为报酬,这方玉佩必然是一件极珍贵的玉器了。”

      绝情仙子接过玉佩,但见这方玉佩,约有一寸见方,色呈淡青,一面刻的是一幅山水,敢情玉质坚硬,刻的极浅,只能模模糊糊看出它是山水而已。另一面,刻的是花纹,但这些花纹,也模模糊糊的,看不十分清楚。

      “地符?”

      绝情仙子道:“这块玉佩,玉质极差,大概比大理石也好不了多少,何以会叫它地符?

      还有人指名索取……”

      李玫道:“管大姐,上次飞天老魔找上青玉峡去,就是跟病叟古不稀索讨这块玉佩去的。”

      绝情仙子点点头道:“这么说,这玉佩准是有妙用……”

      金笛解元道:“那青衣婆子,莫要就是闻于天指使出来的,只有她知道玉佩在李姑娘身上。”

      绝情仙子道:“秦映红和飞天老魔是同一党的,李玫被秦映红擒去,达两天之久,她何以不把玉佩取下?”

      金笛解元道:“那只有一个理由,秦映红根本不知道这玉佩就是地符。”

      绝情仙子道:“我想连飞天老魔也未必知道。”

      金笛解元道:“仙子此话怎说?”

      绝情仙子道:“飞天老魔知道地符在病叟古不稀手中,才会派他的门人找上青玉峡去的,其实地符却在李玫身上,他派去的这个人,虽然知道了,但并没有回去,你叫闻于天如何知道?”

      金笛解元道:“这话没错,但有谁知道地符在李姑娘身上的呢?”

      绝情仙子道:“咱们目前没有时间研究什么人知道玉佩在玫妹身上,最主要先弄清楚这玉佩究竟有何用途,会引起闻于天和这神秘老婆子的觑觎?”

      杨继功连连点头:“仙子说的极是,这老婆子故作神秘,索取这方玉佩必有原因。”

      绝情仙子没有说话,只是双目凝注,仔细瞧着玉佩上刻的图画。

      李玫接口道:“小妹听铁舟老人的口气,好像这玉佩是古不稀送给爹的,但我们拿着玉佩去找他,他却坚决不肯认账……”

      绝情仙子忽然插口道:“我听称说过,后来你一气之下,把这玉佩朝地上摔去,古不稀又怕它掉坏,以极快身法,接了过去。还引起飞天老魔那个化身,出手抢夺,直到老魔那化身死后,古不稀才把玉佩还给你,并说过一句:‘莫要把它丢了’,对不?”

      李玫点点头。

      绝情仙子又道:“可惜古老头没有和你说明白,但我想这方玉佩,定然另有作用,只是我们一时看不出来罢了。”

      李玫道:“但谢大哥和大师兄身中蛊毒,对方指定要这方玉佩,若不给她,她自然不肯医治了。”

      绝情仙子道:“蛊毒出自苗疆,除了养蛊之人,别无解药,只有修习‘三阳神功’的人,可以运行离火真气,把中蛊的人身上毒蛊,悉数烧成灰烬,此外还没听说有人能治,她能不能治愈杨兄、谢兄二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12-949.html - 2018-03-30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八章 侍汤药难掩女儿相 医故交回天道长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话说伍次友纵身跃入水中之后,灌了一肚子冰冷的河水,很快地就被冻僵了。  昏昏沉沉之中,他似乎觉得自己仍旧睡在船上,而且睡得暖和、舒适,船儿随着波浪在轻轻地摇摆,阵阵药香,从船头飘散过来。他,苏醒了!睁开了眼睛。  舱外,阳光灿烂,船头、... - 2018-12-26
  • 第十八章 谋统一将军赴前敌 图令名道台阻河工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辞别了慧真大师,高士奇兴奋地拉着武丹回宫缴旨。进了养心殿垂花门,就看见太监李德全正侍候在门口,调弄锁在大笼子里的一只海东青猎鹰。高士奇问道:“小李子,皇上这会子在见谁?”李德全抬起头来,见是他们两位,忙打了个千儿,笑道:“哟,是高爷、武... - 2018-12-28
  • 第十八章 皇恩重侍女明心志 友情厚铁丐逢圣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由太监张万强和侍卫孙殿臣护卫着回到养心殿,早有苏麻喇姑冒雨接了。想起方才情景,康熙有点后怕,又颇有点得意。紧张、兴奋、焦躁,激动,各种情绪在心中搅动,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俱全。苏麻喇姑为他除了冠服,只穿一件石青夹纱褂,上面缀着... - 2018-12-23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小王子穿过沙漠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小王子穿过沙漠。他只见过一朵花,一个有着三枚花瓣的花朵,一朵很不起眼的小花……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花说。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有礼貌地问道。  有一天,花曾看见一支骆驼商队走过:  “人吗?我想大约有六七个人,几... - 2018-03-22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八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  “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  “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 - 2018-03-19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十八章 五路长老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花大姑揭下人皮面具,依然是一张浓眉大眼,粗皮厚肉的焦黄凹脸,只是嘴唇比方才稍微薄了一些和戴着面具时完全一样。  白少辉心中暗暗忖道:“她生的这般丑陋,难怪要戴人皮面具了,尤其她戴在脸上的面具,似乎比一般精制的面具要厚,这是她故意使人一望... - 2018-03-09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戏斗辟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卖艺老头一双破袖,四面乱挥,大声叫道:“喏喏!诸位作个见证,往那石柱上瞧瞧,我糟老头依样葫芦,学得像也不像?”  他此话一出,众人虽未置信,但目光当真一齐往另一抱柱上投去。卖艺老头破袖挥风,一阵劲气,括上了石柱。石灰飞扬,石柱上赫然露出... - 2018-04-25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耍刁蛮鄂伦贷受责 选忠良老皇上运筹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朱天保请见皇上,陈述了他对“皇子干政”的看法。康熙没有生朱天保的气,相反,却对他的直率和坦诚感到高兴。康熙娓娓而谈,说到了前明亡国的教训,尤其是把皇子们分封各地为王,以致成为一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酒囊饭袋,一旦国家有事,连亲兄弟都指望不上... - 2019-01-02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十八章 丁少秋跟着她来至一座偏院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跟着她走出厨房,从小天井进入穿堂,再穿过一个小天井,来至一座偏院。  青衣少女脚下一停,回身道:“刘婆婆就在里面等你,你快进去吧!”  丁少秋点点头,举步跨入,目光一瞥,只见这间房屋十分宽敞,除了右首靠壁处放着一排兵器架,架上刀剑... - 2018-05-03
  • 第十八章 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三人各自说了年龄,这一叙,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杨少华二十一,路少朋十九最小。  这—来,由萍水相逢,变成了大哥、二哥、三弟,客套全免,自然更谈得投机。  堂倌撤去杯盘,又替三人沏上了香茗。  这时,高升楼上,酒客渐散,留下来的,还在品茗... - 2018-04-30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谈吏事钱度受皇恩 问病因乾隆查宗学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人从杨府出来,才知道外头已经下起大雪。乾隆见高无庸已伏身在车旁,一脚踏在他背上准备上车,却又停住,向史孙二人问道:“你们两个平素和杨名时交往多,知他那第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嘉淦和史贻直二人对望一眼,“逆”字从心里几乎同时划过,但... - 2019-01-04
  • 第四十八章 父子相认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在场群雄,对这两位“武林盟盟主”,亲自下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少林古刹偌大一片,铺着青石板的天井中,登时静得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  闻于天金剑斜指,说道:“闻兄请。”  庄梦道也说了声:“庄兄请。” ... - 2018-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