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京津陷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今次四年合账,业绩出人意料地好。京号戴膺老帮已得到太谷老号的嘉许:可以提前歇假,回家过年,东家要特别招待。受此嘉许的,还有汉号的陈亦卿老帮。在天成元中,戴膺和陈亦卿的地位本来就举足轻重,这次身股又加到九厘,仅次于孙大掌柜,所以康笏南就想将这两位大将召回来,隆重嘉奖一番。

      戴膺当然很想回去过年,接受东家的嘉奖。他离家也快三年了,要到夏天才能下班回晋歇假。老号准许提前下班,那当然叫他高兴。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太谷过年了。但年前听到朝中的许多消息,令人对时局忧虑不堪,他哪敢轻易离京?

      所以,他回复总号,只说京津两号的生意,开局关系重大,年前年后实在不便离开,只能遥谢东家和老号的厚爱了。后来知道,汉号的陈老帮也没有提前回去。汉口局势虽不像北边这样吃紧,陈亦卿也想为新一届账期,张罗一个好的开局。相比之下,戴膺所企盼的,只能是一个平安的开局而已。

      在许多令人生忧的消息中,山东的义和拳已成燎原之势,最叫人不安。

      鲁省巡抚毓贤,几年来对拳民软硬兼施,又剿又抚,结果还是局面大坏。义和团非但没有遏制住,反倒野火般壮大,连许多州县也落到拳团手中了。各地洋人教堂被烧无数,教士信徒死伤多多。列强各国对这位毓贤大人愤恨之极,美国公使康格已经再次出面,要求朝廷将他罢免。到去冬十一月,朝廷还真将毓贤免了,调了袁世凯出任鲁抚。

      听说朝廷派袁世凯去山东,原是指望他收拢义和拳,将其安抚为效忠朝廷的乡间团练,以遏制洋人势力。可这位袁项城,带了七千武卫右军入鲁后,竟毅然改变宗旨,取了护洋人,剿拳民的立场。初到任,就有“必将义和团匪类尽行剿绝”之言。不日,即发出布告,禁止义和拳,凡违禁作乱者,杀无赦。

      戴膺和西帮的一班京号老帮,起初对义和拳还有几分好感的。义和拳在山东起事,仇教杀洋,专和洋教洋人过不去,那也是因为朝廷太一味纵容洋人了。听说西洋的天主教、基督教,几乎遍及鲁省城乡。乡间的土民,哪有几个能晓得天主和基督是什么神仙,洋教教义又有什么高妙?一窝风跟了入洋教,还不是看着人家的教堂教士,官家不敢惹吗?所以入了洋教的教民,就觉有了不得了的靠山,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夺人田产,什么坏事都敢做。一般乡民,本来过日子就艰难,忽然又多了这样一种祸害,官府也不给做主,那民怨日积月累,能不出事?一般乡民气急了,谁管你列强不列强?朝廷不能反,西洋鬼子还不能反?

      乡民受洋人洋教欺负,揭竿啸聚,出口恶气,实在也没有什么不可。谁叫朝廷不能给子民做主呢!就说那些西洋银行吧,步步紧逼,欺负西帮,朝廷哪里管过?

      只是,拳民敬奉的那一套左道邪术,实在愚之又愚。他们扬言天神附体,刀枪不能入。可信奉的天神,大都采自稗官小说中的人物,穿凿附会,荒诞不经得很。戴膺多次请教过武界镖局的高人,凡深谙武功的人,对义和拳都不屑得很。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叫人觉得十分可怕:愚民而自视为神兵,必是无法无天,什么都不顾忌!

      教民依仗洋教,横行乡里,逼出一个义和拳;拳民更倚仗了神功,无法无天。一边是横行乡里,一边是无法无天,两相作对,还不天下大乱啊?

      可叹朝廷官府,对义和拳也是一样无能,令其壮大,成了燎原野火。现在袁世凯忽然如此大肆镇压,真能顶事吗?当年的太平天国,就是越剿越大,以至丢失了半壁江山。

      西帮以天下为生意场,最怕乱起天下了。看今日义和团情形,还没有洪、杨那样的领袖人物。但这次生乱,将西洋列强拖了进来,实在也是大麻烦。朝廷既惹不起西洋列强,又管不住义和拳民,这才是真正叫戴膺他们忧虑不堪的!

      听说朝中一班王公大臣,尤其军机处的几位重臣,很主张借用义和拳民的神功,压一压洋人跋扈的气焰。这不是糊涂吗?朝廷倾举国之力,尚且屡屡败在西洋列强手下,赔款割地不迭,靠乡间愚民的那点邪术,哪能顶事?袁项城他是不糊涂,手握重兵也不去惹洋人,倒是对拳民的神功不放在眼里,剿杀无情。

      袁世凯能不能灭了义和拳这股燎原野火,一半在他的本事,一半还在朝廷的态度。朝廷当然怕义和拳壮大作乱,但又想引这股野火,去烧一烧洋人的屁股。自慈禧太后灭了戊戌新政,重又当朝后,西洋各国就很不给她面子,所以太后对洋人正有气呢。义和拳驱教灭洋,太后心里本来就高兴。她能赞同袁世凯一味这样护洋人、灭拳民?

      去年腊月,太后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隽为皇子,俗称大阿哥。列强各国公使都拒绝入宫庆贺,以抗议太后图谋逼迫当今皇上退位。这一来,太后对洋人更是气恨之极了。得势的端王载漪,还有巴结他的一班王公大臣,更乘机大赞义和拳,说那既是义民,又确有神功。太后对义和拳也就越发暧昧,给袁世凯发去的上谕,仍是叫他按“自卫身家”的团练,对待拳民,不要误听谣言,当做会匪,株连滥杀。

      袁项城会不会听朝廷上谕,谁也不知道。但就在庚子年大正月,京师就盛传:在袁项城的无情剿杀下,山东的义和团已纷纷进入直隶境内,设坛授拳。直隶的大名、河间及深州、冀州,本来早有义和拳势力,现在山东拳势大举汇入,这股燎原野火竟在京畿侧畔,冲天烧起来了。当年洪杨的太平军,就是从广西给剿杀出来,一路移师,一路壮大,一直攻占了江宁,定都立国。义和团看来比太平军要简捷,逃出山东,就直逼京畿了。

      山东直隶两省的义和团汇成一股后,更公开打出了“扶清灭洋”的旗号,讨好朝廷,避免被剿杀。这一来,局面就越发难加卜测。

      到二月,已盛传京南保定至新城一带,义和团势力日盛一日,各州县村镇,拳坛林立,指不胜屈。东面的静海、天津,也一样拳众蜂起。在独流镇,还出了个“天下第一团”,聚众数千。

      不出几天,戴膺又听手下一位伙友说:在东单牌楼西表褙胡同的于谦祠堂,义和团已设了京中第一个坛口。那伙友是去东单跑生意,听说了此事,就专门弯进西表褙胡同。一看,真还不是谣言!祠堂里满是红布卦符旗旌,进出人众也都在腰间系了红巾。他只远远站着,望了片刻,就有一系红巾者过来,塞给他一张揭帖。揭帖,就是现在所说的传单吧。

      义和团这股野火,已经烧进京师了?

      戴膺接过伙友带回的义和团揭帖,看时,是编得很蹩足的诗句:

      庚子三春,日照重阴,

      君非桀纣,奈有匪人。

      最恨和约一误,致皆党鬼殃民。

      上行下效兮奸究道生。

      中原忍绝兮羽翼洋人。

      趋炎附势兮四畜同群。

      逢天坛怒兮假手良民。

      红灯暗照兮民不迷经。

      义和明教兮不约同心。

      金鼠漂洋孽,时逢本命年,

      待到重阳日,剪草自除根。

      ——刘伯温伏碑记

      这揭帖上传达的是什么意旨,虽也不大明了,但这揭帖是拳会所印发,却没什么疑问。看来,义和团真是进了京师了!现在虽只是听说于谦祠堂有这第一坛口,可拳会蔓延神速,说不定十天半月,京中也会香坛林立的。

      义和拳进京,会不会生出大乱?朝廷容忍拳势入京,西洋列强会坐视不管吗?京中既有洋教礼堂,更有各国公使馆,拳民要往这些地界发功降神,京中不就大乱了?

      戴膺越想越觉不安,就带了这份揭帖,赶往崇文门外草厂十条胡同,拜见日升昌的京号老帮梁怀文。在这种时候,戴膺最想见的,还是蔚丰厚的京号老帮李宏龄。李宏龄见识过人,又常有奇谋,尤其是临危不乱,越是危机时候,越有良策应对。可惜,李老帮下班归晋歇假,不在京中,所以才来见日升昌的梁老帮。

      梁怀文接过那份揭帖,草草看了一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07-925.html - 2018-01-20
  • 第十三篇 为什么没有音乐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我的朋友马儿在午餐或者晚餐来到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的:微张着嘴来到桌前,他的张嘴与笑容没有关系,弯腰在椅子里坐下,然后低下头去,将头低到与桌面平行的位置,他开始吃了,咀嚼的声音很小,可是将食物往嘴里送的速度很快,一直到吃完,他才会抬起头... - 2018-02-20
  • 第十三篇 最初的岁月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一九六0年四月三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的,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有空... - 2018-02-12
  • 第十三篇 影响我的10部短篇小说_内心之死_故事大全
  •   新世界出版社新近出版了由当前最具实力的四位小说家余华、莫言、王朔、苏童联手推出的“影响我的10部短篇小说”。四位作家以一流小说家的洞察力和领悟力,选出了他们苦读和苦练数十年对自己创作影响最大的小说。读者可从中看到作家与作家间的心有灵犀或... - 2018-02-16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利剑三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无住大师在四人被逼退的同时,已经左手待杖,右掌当胸,拦在巨石之后,面情显得异常凝重,低诵一声佛号,缓缓说道:“阿弥陀佛,祝施主苦苦相迈,老衲说不得只好出手了。”  祝天俊依然招扇轻摇,做然一笑道:“大师不妨出掌试试!”  无住大师道:“...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敉平叛乱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看得不觉大怒,戟指着面蒙黑纱的“帮主”沉喝道:  “尔是何人,胆敢到大洪山庄来扮神装鬼?”  蒙纱人两道熠熠眼神,透过蒙面黑纱,投射到佟仲和的脸上,徐徐说道:  “佟仲和,见了本帮主,还不行礼?”  佟仲和大笑道:  “阁下自封帮...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环尺逞威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九宫门人重出江湖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她话声未落,丁剑南已经把她拉到了面前,四目相对,方如苹涨红了脸,轻轻一挣,颤声道:“你快放手,这里不可如此,别要给人家瞧见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楼梯声传了上来,丁剑南急忙放开了手,方如苹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两人迅速的回到椅上下。  ...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初试昆吾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要知独臂天王李残这枝青竹蛇杖,中间原是空的,他豢养着一条其毒无比的“青鳞带”。  说起“青鳞带”,乃是云贵深山中的一种稀有毒蛇,最大的也只是拇指般粗,形状略带扁形,极像一条细带,色作淡青,浑身生有细鳞,土人把它叫作“青鳞带”。不但浑身蕴...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误入毒谷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由崤山西行,接连秦岭山脉,终南山还在秦岭之西。  这一路,都是崎岖的山径,萧不二、唐绳武抱着岳小龙,一路西奔,第三天中午时光,总算赶到终南山下。  萧不二脚下一停,长长吁了口气,道:“咱们总算赶到了。”  唐绳武道:“老丈不知葫芦谷还在... - 2018-01-08
  • 老子·道德经 第十三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宠辱若惊①,贵大患若身②。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③,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⑤。[译文]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 - 2017-12-31
  • 第十三章 丑女多情_引剑珠
  •   韦宗方做梦也没想到丁大哥会向自己下手,但觉两眼一黑,应指朝地上跌坐下去,颤声道:“丁大哥你……怎么……向小弟下手……”  丁之江迅速收起玉笔,目光阴森,脸露狞笑,缓缓举起手掌,正待朝韦宗方当头击落!  就在此时,只听窗外有人脆声笑道:“... - 2017-12-29
  • 第十三章 救命药得而复失 失招数误落贼手_白衣紫电
  •   石绵绵道:“大哥,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当然,今天要好好吃一顿,对哩!差点忘了这只蝙蝠……”他忽然发现笼子不见了。  这只蝙蝠也许真的是国内唯一的了,得而复失,这是多么令人绝望沮丧的事。唐耕心本是个很镇定的人,可是现在,他失去了那份... - 2017-12-27
  • 第十三章 山林间经大雨的冲洗显得翠绿可爱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上,丽日初升,山林间经昨夜一场大雨的冲洗,更显得翠绿可爱。  丁建中,姬青别过杜大娘,相偕上路。  姬青换上一身蓝衫,当真出落得人品如玉,只是生得略嫌瘦小了些。他本是天涯寻母来的,昨晚听了丁建中的话,知道娘已在十八年前遇害,心头... - 2018-01-02
  • 第十三章 夜袭黑龙庄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没错,这回给你猜对了。”再不稀笑了笑又道:“那女娃儿真是不错,老哥哥会给你想办法的,哦,这么说,你明天中午还要去了?”  上官平点点头。  再不稀道:“明天很重要,你是非去不可,只是……唉,宋景阳三个(形意门宋景阳、八卦门许玄通、五行... - 2018-01-04
  • 第十三章 抗黑总令主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因为这是在石桥北首,隔着一道大江,就是后面有人跟踪,也不敢走得太近,自然并不知道先前的第二辆蓬车,早已去远,现在这第二辆蓬车,乃是早就停在小路等候,后来才加入行驰的。  这一切都是凤萧女交代冉嬷嬷,早已安排好的。  这种种情形,春申君等... - 2018-01-06
  • 第十三章 天坛使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这条狭谷,不但曲折,而且越走越狭,两面狭窄的峭壁,怪石嶙嶙,如同犬牙,好些地方,须得侧身而过。  头上偶然传来一两声夜鸟怪异的啼声,凄厉可怖,愈觉得此行凶险!  尹天骐,桑南施纵然新近学会了两套奇奥武学,但终究是初出江湖,到了此等险恶的... - 2018-01-05
  • 第十三章 夜战斗姆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管秋霜哼道:“装神弄鬼,也唬不倒我们。”  话声堪堪出口,突听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  两个红衣女子不禁神色微变!  毕秋云道:“二位姑娘请吧!”  两个红衣女子说了声:“小婢给四位引路。”手挑灯笼,转身并肩往里行去。  “斗姆阁”是仙女... - 2018-01-05
  • 第十三章 “天价”人参震四方_商道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林尚沃单独叫来了朴钟一,对他说:“昨天夜里,我想了整整一个通宵,决定把人参价格调一调,你把这个交给王造时,让他发布这个新价格。”  说着,林尚沃把一张新写的纸递给朴钟一。朴钟一接过去,看了看林尚沃的眼色,小心翼翼地问:“您是... - 2018-01-12
  • 第十三章 屋中响起一个沙哑的老妇声音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只听屋中及时响起一个沙哑的老妇声音问道:“红儿,外面是什么人?”  红儿(青衣少女)答道:“是三位相公……”  那沙哑老妇声音又问道:“三位相公?做什么来的?”  红几道:“我还没有问他们呢!”  那沙哑声音道:“你为什么不问... - 2018-01-09
  • 第十三章 脱出樊笼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佯作欢欣,嫣然笑道:“你这话是真的?”  方振玉道:“不过在下有一个要求。”  田七姑道:“你说!”  方振玉道:“在下真的没有练过‘无极玄功’,要慢慢默写,田姑娘给我转告贵堡主,可否给我三天期限,三天之后,定可默完。”  田七姑... - 2018-01-31
  • 第三十三章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刘作家风光了不到两个月,突然发现自己过时了,又像从前那样没人注意了,汇款单也不来了。刘作家愤愤不平,他一手缔造了家喻户晓的李光头,自己却被迅速地遗忘。来了那么多的记者,个个扑向李光头,没有一个记者关心他,甚至没有一个记者认真看过他一眼。... - 2018-02-05
  • 第二十三章 真伪莫辨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担心假扮他的贼人挟持孙月华离去,孙月华才会出声呼救。  其实那贼子真要挟持孙月华离去,也会用巧言哄骗,女人是经不起男人哄骗的,他怎会持强劫持?(何况孙月华早就被哄骗得死心塌地,认假作真,那里还会出声呼叫?这只是少不更事的方振玉才会... - 2018-02-03
  • 第二十三章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事业蒸蒸日上,一年以后他弄了一本护照,里面贴上了日本签证,竟然要出访日本,去和日本人做国际破烂业务了。李光头出国之前专门去找了童张关余王,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再次入股?  现在的李光头已经不缺钱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富成一艘万吨油轮... - 2018-02-04
  • 第三十三章 还我清白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只得说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一阵格格轻笑道:“好,小师妹,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我走啦!”  一个人像一阵风般往洞外飘飞出去。  田七姑含羞道:“小妹恭送大师姐。”她送走大师姐,才回过身来,双颊飞红,说道... - 2018-02-03
  • 第十三章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渴了他就去喝河里的水,饿了他只好吞着口水往家里走。那时候他的家已经象个砸破的罐子,柜子倒了,他和宋钢没有力气扶起来,地板上到处是衣物,两个孩子也懒得去捡起来。自从宋凡平被押进那个仓库以后,抄家的... -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