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远涉铜沙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舱中一片漆黑,瞧不到外面的景色,但觉水声哗哗,迎风鼓波,驶行极快。

      凌杏仙瞥着一肚子闷气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只有我们两人?”

      岳小龙道:“不知道,也许有的人已经先走了。”

      话声未落,只听一个苍老声音接口道:“谁说只有你们两个,难道老汉不是人?”

      凌杏仙吃了一惊,急忙回过头去,但因舱中实在太黑了,瞧不清说话的人,不觉问道:

      “你是什么人?”

      那苍老声音发急道:“小姑娘莫嚷,老汉是黄鱼。”

      岳小龙循声望去,隐约看到船舱角落上蹲着一团黑影。

      凌杏仙道:“黄老丈也是到铜沙岛去的?”

      苍老声音道:“正是,正是,咱们这叫做萍水相逢,老汉不姓黄。”

      凌杏仙奇道:“老丈方才自己说姓黄,怎么又不姓黄了?”

      苍老的声音低笑道:“错了,黄鱼只是偷偷躲在船上的,不算正式客人,可不是老汉的姓名。”

      凌杏仙听的好玩,咕的笑道:“原来这样叫做黄鱼,我还当你姓黄呢!”

      岳小龙心中一动,拱手道:“请问老丈如何称呼?”

      苍老声音道:“老汉已有许久不用姓名了,你们就叫我黄鱼老头也好,这名字倒蛮新鲜的。”

      凌杏仙道:“老丈也是应邀观礼去的?”

      苍老声音道:“他们那会邀我糟老头去观礼,老汉是自己去的,所以才要偷偷的躲在船上,两位千万莫要声张。”

      岳小龙心中暗想:“那黑袍堂主班远,心机深沉,为人多疑,莫非故意支使他躲在船上,试探自己两人来的?”一念及此,即以“传音入密”朝凌杏仙说道:“杏仙,此人来历可疑,你不要和他多说。”

      凌杏仙听的一怔,果然不再开口。

      那苍老声音低声道:“小哥可是怀疑老汉来历么?”

      岳小龙暗暗一惊,忙道:“老丈多心了,在下并无此意。”

      苍老声音嘻的笑道:“难道老汉说的不对,我明明看你嘴唇微动,叫小姑娘不要和我多说。”

      岳小龙心头猛然一凛,船中一片漆黑,可说伸手不见五指,自己连他面貌身材,都看不清楚,他却连自己嘴唇微动,都看到了。不但如此,他连自己和凌杏仙以“传音入密”说的话,竟然能从嘴唇微动中看了出来,一时不禁脸上一红,嚅嚅道:“老丈说笑了,在下……”

      苍老声音道:“别说了,前面就要到了。”

      凌杏仙奇道:“这么快就到铜沙岛了?”

      苍老声音道:“铜沙岛还远着呢。”

      凌杏仙听他一面说前面就要到了,一面又说铜沙岛还远着呢,说话颠三倒四,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忽然发觉船行果然缓了下来,船身打横,好像就要靠岸一般,但四面风浪击船,似是仍在宽阔的江面上。

      就在此时,但觉有一道明亮的灯光,射了过来,接着有人喝道:“风平浪静。”

      后梢黑衣汉子的声音立即应道:“海不扬波。”

      灯光倏然灭去,只听“嗒”的一声,敢情有人用带钩长篙钩住了船头。

      舱篷开处,繁星满天,原来江心停泊了一艘三桅巨船,自己乘来的小船,已经傍着巨船边上,停了下来。

      黑衣汉子站在舱口,欠欠身道:“纪少侠两位请上船了。”

      巨船上已经有人放下软梯,岳小龙、凌杏仙相继缘梯而上,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汉子迎了过来,说道:“两位请出示朝天金钱。”

      岳小龙、凌杏仙各自把佩在腰间的朝天金钱取下,随手递过。

      青衫汉子接到手上,看的十分仔细,然后递还两人,朝舱中抬抬手道:“两位请到舱中休息。”

      岳小龙、凌杏仙佩好金钱,随着他指点,朝前面走去。

      原来这艘巨船,前后共有三个大舱,那青衫汉子指的却是前舱。

      两人走了几步,凌杏仙四顾无人,不由低低的问道:“大哥,那黄老丈没上来?”

      岳小龙道:“小妹,莫要多说。”

      说话之间,已经走近前舱,只见舱中黑黝黝的好像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那里,只因没有灯光,看不清人数,也没听到有人交谈。大家只是默默的坐着,也有人躺了下来,打着鼾声。

      岳小龙心中暗暗一怔,忖道:“这些人自然全是到铜沙岛去的了。”心念方动,瞥见舱中入影一闪,钻出一个人影,迎着笑道:“小哥两位怎么才来?”

      岳小龙听他声音,正是方才小船上那个自称黄鱼的人,不觉怔的一怔,暗想:“自己上船之后,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上船来,小船就转掉而去,他是什么时候上来的呢?”一面连忙拱手道:“老丈请了。”

      随着话声,举目朝那老头瞧去。

      只见他生得又矮又胖,头上戴一顶毡帽,笑嘻嘻的望着自己两人。

      凌杏仙喜道:“黄老丈,你怎么上来的?”

      矮胖老人嘘了一声,道:“老汉是跟着你们上来的,不过我先溜到这里来了。”

      岳小龙早就料到这矮胖老头是一个风尘异人,只不知他到铜沙岛去,是为了什么?

      矮胖老人语气一顿,接着说道:“老汉已经替小哥两位看好了舱位,坐海船,不管你武功多高,要晕船的人,只要船一晃动就会呕吐。舱里人多气杂,待会再一呕吐,闻了恶心,不晕船也给带着晕了,咱们就坐在舱门口,通风的地方最好。”

      说着,领了两人跨进舱门,朝舱口一指,低笑道:“快坐下来,就要开船了。”

      岳小龙,凌杏仙依言坐下,果然没多一会,船上起了辘轳之声,扬帆起锚,船身一阵晃动,缓缓往江面移动:

      矮胖老人低声道:“他们把中舱当作贵宾室,接待有些名望的人,其实中舱有什么好,又不通风,又闷气,那有这里舒服?”

      岳小龙因自己两人乔装而来,志在搭救母亲,这矮胖老人不请自来,意图不明,万一惹出事来,自己两人,岂不招了嫌疑?一时不敢和他多说,还暗暗碰了凌杏仙手肘,示意莫要开口。

      矮胖老人倒也知趣,在两人对面,倚着船篷坐下,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一会工夫,就呼呼睡去。

      这时已快近子夜,江风渐劲,三道布帆吃足了风力,船身斜倾,破浪如风,驶行极炔。

      一阵又一阵的浪花,打在船篷上,洒洒有声。

      大半个晚上,就在海浪颠簸中过去。东方渐吐鱼白,接着一轮红日,从大海中升起,水天一色,金蛇荡漾,蔚为奇观!

      岳小龙吐了口气,转头望去。

      只见自己这一舱,一共有十四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年轻道士,蓝袍佩剑,一望就知是武当门下。另外三个劲装大汉,身边放着雪亮的钢叉,正是恶鬼车敖的徒弟。

      其余的人,有的身着劲装,有的穿着长袍,岳小龙虽不认识,但可以猜想的到,都是江湖上各门派的人了。由此看来,矮胖老人口中的贵宾室——中舱,坐着的可能是恶鬼车敖,和江湖上身份比较高的人。

      水手们已在船尾淘米做饭,一阵阵的饭香,从后舱送到了每个人的鼻孔,在船上颠簸了一晚,谁都感到腹中饥饿。

      过了一会,只见两名青衣短衣汉子,抬着一大桶白饭进来,放到中间,又进去端出六大盘菜肴,一盆汤水,十几付碗筷,一起放到板上。

      接着走出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汉子,朝大家拱手作揖,高声说道:“诸位来宾,咱们这趟航程,少说也得有两天三晚时光,才能到达、船上准备简陋,待慢之处,望诸位多多原谅,现在请大家用饭了。”

      说完,又拱了拱手,便自退去。

      矮胖老人一跃而起,嘻的笑道:“小哥,别客气,快去吃饭了呀!”

      伸手拿起一只饭碗,装了碗饭,自顾吃了起来。

      大家也纷纷站起,各人取过碗筷,装好白饭,就围成一圈,蹲着吃喝,岳小龙、凌杏仙也不再客气,取碗装饭和大家挤在一起吃喝。六大盘菜肴,真还不错,有鱼有肉,十分丰盛,但轮到最后一人装饭,却少了一付碗筷。

      那人大声叫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6-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老虎嬷嬷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他大模大样的走来,大有目中无人之概!  灰衣人隐身树上,手足已经渗出冷汗,心头暗暗担忧:“看来今日之局,仅凭自己师兄妹三人和四名毒奴,只怕难以讨得便利,但这座废园,却是本门进窥中原的基地,势又无法弃之而去……”  心念转动,只见摄魂...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荒园喋血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  “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开山大典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凌杏仙堪堪坐下,只见一名青衫汉子缓缓走了进来,双拳一抱,大声说道:  “诸位来宾,兄弟夏缘楷,忝为玲珑仙馆总管,本日大会,预定已时开始,诸位用毕早餐,请勿随意走动,大家到前厅集合,由兄弟陪同诸位入场。”  说完,又拱了拱手,施施...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 - 2018-01-13
  • 第十章 无形之蛊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迴雁峰,乃衡山七十二峰之首,峰在衡阳县南,下有雁峰寺,因峰势如雁之回旋而名。  俗传雁飞至此,不过,遇春而回,人们常以此为故实。  高适“送李少府贬陕中王少府贬长沙”的一首诗中,曾有“衡阳归雁几封书”,脍炙人口的句子。范大成磣鸾录亦谓:... - 2018-01-18
  • 第十章 金不换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孙必显一抬手,前面两个劲装汉子就并肩举步当先走入,孙必显大模大样的走在两人身后,他身后又跟着三个劲装汉子,穿行花圃,来至竹屋前面。  走在前面的两个汉子立即左右分开,站在边上。孙必显身后的三个汉子也同时迅快向左右站了开去。  现在孙必显... - 2018-01-18
  • 第十章 勇挫贼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壁君回到房中,也换了一身衣衫,佩好短剑,她原想暗中随两人身后,去打个接应,但就在她一脚跨出房门,已经发觉不对。  原来客堂门口,一左一右,悄无声息的站着两个一身黑衣,面蒙黑布的汉子。  客堂上首,一把椅子上,同样坐着一个黑袍蒙面人,只... - 2018-01-18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章 圣地养元气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得到津号刘国藩自尽的消息,最受震动的,是孙北溟大掌柜。刘国藩是他偏爱的一位老帮,将其派往天津领庄,不但是重用,还有深一层的用意:为日后派其去上海领庄,做些铺垫。上海已成全国商贸总汇,但沪号一直没有太得力的老帮。  刘国藩的才具胆识... - 2018-01-19
  • 第二十章 力战群魔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萍水论交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笑道:“不用我们打入,我看她们都会自动把我们拉进去了。”  方如苹道:“不错,人家早已吐出口风来了。”  丁剑南道:“你又多心了。”  方如苹道:“我多心了,她不是对你很好吗?”  丁剑南一把搂着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有你对我... - 2018-01-18
  • 第十章 木偶艳阵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 2018-01-13
  • 第十章 铁菩提打高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竺秋兰道,“霍总管,小黑一路追踪至此,忽然遭人毒毙,这里又并无通路,事有可疑,咱们何不仔细搜搜看看有无蛛丝马迹可寻?”  霍总管点点头道:“竺姑娘说得是,小黑突然遭人毒毙,事出离奇,咱们先搜搜再说。”  广明站在一边,冷冷的道:“贫僧早...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
  • 第十章 胡雪岩悟出许多道理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半个月以后,陈世龙原船回湖州,没有把畹香带来,但一百两银票却已送了给畹香,因为她也听说王有龄放了湖州府,愿意到湖州来玩一趟,只是要晚些日子。陈世龙急于要回来复命,无法等她,“安家费”反正要送的...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二章 乌龙锁心和五行排云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不是。”青衣道姑和她并肩走入一间小客厅说道:“二师姐请坐。”  方如苹急着问道:“那是什么人挑了咱们分坛?”  青衣道姑道:“听冉文君的口气,是几个蒙面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其中一人,还擅于用毒,只有几个照面,咱们的人就死伤过半,冉文... - 2018-01-18
  • 第十九章 师仇如山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夏侯律喝声出口,倏然一掌,遥遥印去。  陆翰飞仇人对面,目眦欲裂,更不打话,右掌一拍,“先天真气”随掌而出,封住对方掌力。  两人所发的奇功真力,悬空一接,心头齐齐一震!  陆翰飞只觉对方掌力,与众不同,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向自己推... - 2018-01-18
  • 第十三章 环尺逞威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