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远涉铜沙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舱中一片漆黑,瞧不到外面的景色,但觉水声哗哗,迎风鼓波,驶行极快。

      凌杏仙瞥着一肚子闷气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只有我们两人?”

      岳小龙道:“不知道,也许有的人已经先走了。”

      话声未落,只听一个苍老声音接口道:“谁说只有你们两个,难道老汉不是人?”

      凌杏仙吃了一惊,急忙回过头去,但因舱中实在太黑了,瞧不清说话的人,不觉问道:

      “你是什么人?”

      那苍老声音发急道:“小姑娘莫嚷,老汉是黄鱼。”

      岳小龙循声望去,隐约看到船舱角落上蹲着一团黑影。

      凌杏仙道:“黄老丈也是到铜沙岛去的?”

      苍老声音道:“正是,正是,咱们这叫做萍水相逢,老汉不姓黄。”

      凌杏仙奇道:“老丈方才自己说姓黄,怎么又不姓黄了?”

      苍老的声音低笑道:“错了,黄鱼只是偷偷躲在船上的,不算正式客人,可不是老汉的姓名。”

      凌杏仙听的好玩,咕的笑道:“原来这样叫做黄鱼,我还当你姓黄呢!”

      岳小龙心中一动,拱手道:“请问老丈如何称呼?”

      苍老声音道:“老汉已有许久不用姓名了,你们就叫我黄鱼老头也好,这名字倒蛮新鲜的。”

      凌杏仙道:“老丈也是应邀观礼去的?”

      苍老声音道:“他们那会邀我糟老头去观礼,老汉是自己去的,所以才要偷偷的躲在船上,两位千万莫要声张。”

      岳小龙心中暗想:“那黑袍堂主班远,心机深沉,为人多疑,莫非故意支使他躲在船上,试探自己两人来的?”一念及此,即以“传音入密”朝凌杏仙说道:“杏仙,此人来历可疑,你不要和他多说。”

      凌杏仙听的一怔,果然不再开口。

      那苍老声音低声道:“小哥可是怀疑老汉来历么?”

      岳小龙暗暗一惊,忙道:“老丈多心了,在下并无此意。”

      苍老声音嘻的笑道:“难道老汉说的不对,我明明看你嘴唇微动,叫小姑娘不要和我多说。”

      岳小龙心头猛然一凛,船中一片漆黑,可说伸手不见五指,自己连他面貌身材,都看不清楚,他却连自己嘴唇微动,都看到了。不但如此,他连自己和凌杏仙以“传音入密”说的话,竟然能从嘴唇微动中看了出来,一时不禁脸上一红,嚅嚅道:“老丈说笑了,在下……”

      苍老声音道:“别说了,前面就要到了。”

      凌杏仙奇道:“这么快就到铜沙岛了?”

      苍老声音道:“铜沙岛还远着呢。”

      凌杏仙听他一面说前面就要到了,一面又说铜沙岛还远着呢,说话颠三倒四,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忽然发觉船行果然缓了下来,船身打横,好像就要靠岸一般,但四面风浪击船,似是仍在宽阔的江面上。

      就在此时,但觉有一道明亮的灯光,射了过来,接着有人喝道:“风平浪静。”

      后梢黑衣汉子的声音立即应道:“海不扬波。”

      灯光倏然灭去,只听“嗒”的一声,敢情有人用带钩长篙钩住了船头。

      舱篷开处,繁星满天,原来江心停泊了一艘三桅巨船,自己乘来的小船,已经傍着巨船边上,停了下来。

      黑衣汉子站在舱口,欠欠身道:“纪少侠两位请上船了。”

      巨船上已经有人放下软梯,岳小龙、凌杏仙相继缘梯而上,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汉子迎了过来,说道:“两位请出示朝天金钱。”

      岳小龙、凌杏仙各自把佩在腰间的朝天金钱取下,随手递过。

      青衫汉子接到手上,看的十分仔细,然后递还两人,朝舱中抬抬手道:“两位请到舱中休息。”

      岳小龙、凌杏仙佩好金钱,随着他指点,朝前面走去。

      原来这艘巨船,前后共有三个大舱,那青衫汉子指的却是前舱。

      两人走了几步,凌杏仙四顾无人,不由低低的问道:“大哥,那黄老丈没上来?”

      岳小龙道:“小妹,莫要多说。”

      说话之间,已经走近前舱,只见舱中黑黝黝的好像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那里,只因没有灯光,看不清人数,也没听到有人交谈。大家只是默默的坐着,也有人躺了下来,打着鼾声。

      岳小龙心中暗暗一怔,忖道:“这些人自然全是到铜沙岛去的了。”心念方动,瞥见舱中入影一闪,钻出一个人影,迎着笑道:“小哥两位怎么才来?”

      岳小龙听他声音,正是方才小船上那个自称黄鱼的人,不觉怔的一怔,暗想:“自己上船之后,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上船来,小船就转掉而去,他是什么时候上来的呢?”一面连忙拱手道:“老丈请了。”

      随着话声,举目朝那老头瞧去。

      只见他生得又矮又胖,头上戴一顶毡帽,笑嘻嘻的望着自己两人。

      凌杏仙喜道:“黄老丈,你怎么上来的?”

      矮胖老人嘘了一声,道:“老汉是跟着你们上来的,不过我先溜到这里来了。”

      岳小龙早就料到这矮胖老头是一个风尘异人,只不知他到铜沙岛去,是为了什么?

      矮胖老人语气一顿,接着说道:“老汉已经替小哥两位看好了舱位,坐海船,不管你武功多高,要晕船的人,只要船一晃动就会呕吐。舱里人多气杂,待会再一呕吐,闻了恶心,不晕船也给带着晕了,咱们就坐在舱门口,通风的地方最好。”

      说着,领了两人跨进舱门,朝舱口一指,低笑道:“快坐下来,就要开船了。”

      岳小龙,凌杏仙依言坐下,果然没多一会,船上起了辘轳之声,扬帆起锚,船身一阵晃动,缓缓往江面移动:

      矮胖老人低声道:“他们把中舱当作贵宾室,接待有些名望的人,其实中舱有什么好,又不通风,又闷气,那有这里舒服?”

      岳小龙因自己两人乔装而来,志在搭救母亲,这矮胖老人不请自来,意图不明,万一惹出事来,自己两人,岂不招了嫌疑?一时不敢和他多说,还暗暗碰了凌杏仙手肘,示意莫要开口。

      矮胖老人倒也知趣,在两人对面,倚着船篷坐下,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一会工夫,就呼呼睡去。

      这时已快近子夜,江风渐劲,三道布帆吃足了风力,船身斜倾,破浪如风,驶行极炔。

      一阵又一阵的浪花,打在船篷上,洒洒有声。

      大半个晚上,就在海浪颠簸中过去。东方渐吐鱼白,接着一轮红日,从大海中升起,水天一色,金蛇荡漾,蔚为奇观!

      岳小龙吐了口气,转头望去。

      只见自己这一舱,一共有十四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年轻道士,蓝袍佩剑,一望就知是武当门下。另外三个劲装大汉,身边放着雪亮的钢叉,正是恶鬼车敖的徒弟。

      其余的人,有的身着劲装,有的穿着长袍,岳小龙虽不认识,但可以猜想的到,都是江湖上各门派的人了。由此看来,矮胖老人口中的贵宾室——中舱,坐着的可能是恶鬼车敖,和江湖上身份比较高的人。

      水手们已在船尾淘米做饭,一阵阵的饭香,从后舱送到了每个人的鼻孔,在船上颠簸了一晚,谁都感到腹中饥饿。

      过了一会,只见两名青衣短衣汉子,抬着一大桶白饭进来,放到中间,又进去端出六大盘菜肴,一盆汤水,十几付碗筷,一起放到板上。

      接着走出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汉子,朝大家拱手作揖,高声说道:“诸位来宾,咱们这趟航程,少说也得有两天三晚时光,才能到达、船上准备简陋,待慢之处,望诸位多多原谅,现在请大家用饭了。”

      说完,又拱了拱手,便自退去。

      矮胖老人一跃而起,嘻的笑道:“小哥,别客气,快去吃饭了呀!”

      伸手拿起一只饭碗,装了碗饭,自顾吃了起来。

      大家也纷纷站起,各人取过碗筷,装好白饭,就围成一圈,蹲着吃喝,岳小龙、凌杏仙也不再客气,取碗装饭和大家挤在一起吃喝。六大盘菜肴,真还不错,有鱼有肉,十分丰盛,但轮到最后一人装饭,却少了一付碗筷。

      那人大声叫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6-916.html - 2018-01-13
  • 树洞里的皇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帕(pà)瓦王国的城堡附近有一棵大树,树上生活着三只猴子,它们喜欢收集发光的东西。  一个炎热的夜晚,国王开着窗户睡觉。一只猴子发现国王卧室的窗户开着,就偷偷溜了进去。一进到卧室,猴子就发现了国王放在桌子上的皇冠。皇冠镶(xiāng)着... - 2018-10-11
  •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只老鼠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恼火,是的,吸尘器打扫房间很方便,可它确实有够不到的地方,这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怪谁?”她说着坐到我的对面,从她的爱美爱干净我已经断定她是位鼠小姐。“我受够了这种不卫生的环境。”  我“噗哧”就乐了:“你的地... - 2018-10-11
  • 巨人的花园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每天下午,孩子们放学后总喜欢到巨人的花园里去玩耍。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大花园,长满了绿茸茸的青草,美丽的鲜花随处可见,多得像天上的星星。草地上还长着十二棵桃树,一到春天就开放出粉扑扑的团团花朵,秋天里则结下累累果实。栖息在树枝上鸟儿唱着... - 2018-10-11
  • 美人鱼宝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泰伦热爱大海,但他不喜欢捕鱼。他的哥哥乔什却想利用大海发财,总幻想有一天能拉到一网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大鱼。  这就是乔什要坚持到这片危险的海域(yù)来捕鱼的原因。人们说,这里是属于美人鱼的水域,人类会被美人鱼的歌声引向死亡。但是乔... - 2018-10-11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比得兔菜园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这么四只小兔子,他们的名字是: 跳跳, 蹬蹬, 短尾巴,还有彼得。  他们和兔子妈妈一起,住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脚下的一个小土包后面。  “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一天早上,兔子妈妈说道,“现在你们可... - 2018-10-11
  • 蜻蜓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这个初秋的日子,我躺在我的吊床上。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原野,山林,还有远处的池塘。我的吊床在阴凉的屋檐下一个门框的左上角。我看到风从遥远的地平线奔跳而来,飞过池塘,带有池塘的泥腥味儿,飞过原野上的草丛,草又黄了一层,飞过树林,最先黄起来的... - 2018-10-11
  • 小松鼠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小松鼠在大树间快乐地来回穿梭。突然,狂风四起,乌云压顶,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唯恐妈妈担心,小松鼠赶快往家跑。  就在小松鼠跳下树的一刹那,突然有一个东西掉在了小松鼠的眼前,吓了小松鼠一跳。小松鼠定下神来仔细... - 2018-10-11
  • 土豆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隔壁土豆家故事可多了。每到天黑以后,大家吃过晚饭,土豆奶奶就搬根凳子,给大土豆小土豆讲他们土豆家族的故事。  很久以前,地球还象一个小孩,正稀里糊涂地睡大觉呢!忽然,轰隆隆,哗啦啦,地球感到肚子好痛啊!痛得她在宇宙中滚来滚去。忽然,地球... - 2018-10-11
  •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整顿蝶蜂情,脱罗裳、恣情无限。留着帐前灯,时时看伊娇面。  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 - 2018-10-11
  • 熊的秘密私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两位好朋友走在山路小道上,突然就在他们眼前出现一只大熊。其中一个敏捷的爬到树上,而另一个却没有这种功夫,赶紧倒在地上,假装死掉的样子。 熊走过来,拨弄一下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脸,然后就走了。因为熊对死的动物是不会侵犯的。 爬到树上的那个人放心... - 2018-10-11
  • 神奇的压水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山村里,住着一对夫妇。他们每天辛勤(qín)劳作。妇人每天都到山脚下的河边打水。  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去打水,看见路边躺着一只金龟子,挣扎着想翻过身。善良的妇人弯下身子,把它翻了过来。  这个小东西忽然发出了声音:“谢谢你救了我!... - 2018-10-12
  • 收藏阳光的小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里,阳光热辣辣地照着,小动物们都躲在树荫下乘凉。  只有小熊一个人不怕阳光,他从家里搬出了一个个小缸,打开盖子在阳光下晾晒着,忙得满头大汗。  小豚(tún)鼠好奇地问:“小熊,你搬出这么多小缸干什么?”  小熊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 - 2018-10-12
  • 松树和太阳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广袤无边的草原,有一片松树林,里面长着参次不齐的树高耸地直立云霄。阳光洒在针尖般的松叶上,大地吐露着泥土的芬芳,蚯蚓从一头钻到另一头,所有的美好仿佛就此展开。  这里的松树大都是要移植的,有的被送到公园里成为一抹绿色的风景,有的被... - 2018-10-12
  • 温妮和魔法南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巫温妮爱吃各种蔬菜。不过,她最爱的还是南瓜。她的大黑猫威尔伯也喜欢掺了很多香浓奶油的南瓜汤。  于是,温妮决定自己种菜。  但这些蔬菜长得太慢了,温妮试着用魔法帮助它们生长。  每周六早上,温妮都会跳上飞天扫帚,威尔伯跳上她的肩膀,然... - 2018-10-12
  • 倒挂在眼睛里的泪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那个国家,长大了还哭,是很羞耻(xiū chǐ)的事情。国王甚至为此颁(bān)布了一道法令:“过了十二岁,一律不准哭。”王子魄(pò)自十二岁那年起,再也没有哭过。  这一年,皇宫要迁徙(qiān xǐ)到国度的... - 2018-10-12
  • 老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老猎狗年轻力壮时从未向森林中任何野兽屈服过,年老后,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一头野猪,他勇敢地扑上去咬住野猪的耳朵。由于他的牙齿老化无力,不能牢牢地咬住,野猪逃跑了。 主人跑过来后大失所望,痛骂他一顿。年老的猎狗抬起头来说:“主人... - 2018-10-12
  • 汗牛充栋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后世尊他为圣人,当时就有三千人跟随他学习。当时为了教学的需要,孔子曾经整理和修改过《春秋》等。孔子说“春秋以义”,也就是要用《春秋》来让人们明白“义”。但是孔子一生没有写什么自己的著作,只是“述而不作”。   《论语》中... - 2018-10-12
  • 小熊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真是太热了,热得小熊笨笨非常不舒服,他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去洗澡,我想上水里泡着,妈妈,你带我去洗澡好不好?”  熊妈妈哄着小熊笨笨说:“笨笨,好孩子,你先别闹,妈妈今天有事,不能带你去洗澡。老虎村长今天召开动物村环境保护会议,妈... - 2018-10-12
  • 梦中的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一就听妈妈说隔壁的国家住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王子,他会唱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会用各种乐器奏出令人开心的旋律。  小一十分崇拜他,很想去见他,为此,小一变得茶饭不思,脑子中都是关于这位王子的幻想。  小一问妈妈:“妈... - 2018-10-11
  • 阿拉丁神灯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相传在古时候,中国西部的某城市里,有一户家境贫寒、以缝纫为职业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穆司塔发,他与老伴相依为命,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阿拉丁。  阿拉丁生性贪玩,他游手好闲,从不学好,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淘气鬼。  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 - 2018-10-10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章 兵将们揉着发红的眼睛跳出帐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出了什么事!睡眼惺松的兵将们揉着发红的眼睛跳出帐外,眼前是一堆堆的火焰。锃亮的盔甲映出的残光,在夜空里化作千万散星,合着浮尘败叶扑面而来。是秦军突袭吗?  马!马!马全都跑过来了!蹄声动地,嗷嗷的长嘶扯破了燥热的风,马匹飞扬的鬃毛和起伏... - 2018-09-25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三十章 力镇狂涛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尹翔急的顿足道:“咱们上了他的当,他针筒之内,根本已经没有针了!”  劈手夺过针筒,果然已经没有一支毒针。  谢无量吁了口气道:“不错,要是他筒内还有毒针,早该射出来了。”  翻天雁柏长青蹲下身去,在葛飞白脸上仔细看了一阵,果然看不出丝... - 2018-01-13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