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走到老化子身边,俯下身去问道:

      “老丈,你可是负了伤吗?”

      那老化子两眼神光已失,只是张口喘气,但听了徐少华的话,双眼眨动,忽然间有了神光。

      他盯着徐少华只看了一眼,凝聚的一点眼神又渐渐散去,张了张口,似乎要想说话!

      徐少华俯着他耳朵问道:

      “老丈,你伤在哪里?”

      老化子吃力的抬起右手,颤巍巍指了指他胸口,口中用力迸出:“拜托……”

      底下的话,已经模糊不清,几乎气若游丝!

      徐少华不知他“拜托”自己什么?他既然指着胸口,可能伤在胸口了,这就迅快的解开他大褂。

      这一瞧,不由看得徐少华目皆欲裂!

      原来这老化子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胸口,赫然印着一个色呈紫黑的手掌!

      这掌印几乎和害死爹的掌印极为相似!

      “黑沙掌”!

      他心头不禁一阵激动,暗道:

      “难道杀害这位老化子的人,竟会和杀害爹的是同一个凶手不成?”

      就在他一楞之际,猛然看到从老化子怀中跌落一片手掌大的牛皮夹子,里面夹了一页对折发黄的纸张,随手取出,打了开来,纸上画有一个一手举天,一手平推的人形,写着“擎天第三式”五个楷书,和十几行小字,字行之间,还有绳头大的朱字,好象是一式掌谱。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徐少华把纸张依旧折好,放入皮夹之中,心想“他拜托自己,莫非是这个皮夹了?”心念一转,又俯下头去,问道:

      “老丈,你托在下……”

      话未说完,目光一注,发现老化子双目已阖,脸如死灰,敢情已经咽气了!心中不由一阵犹豫:“他拜托自己,当然不会是要自己看他伤势,他指的一定是怀中这个牛皮夹子了,因为里面记载的是一式武功。那么他拜托自己应该是把这个夹子送给什么人,但他只说了。

      拜托,两个字,底下的话,就没有说得出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但继而一想:“老化子不顾重伤将死,拼着最后一口气,拜托自己,可见这一式武功,必是秘传绝技无疑,自己受他重托,不如先收下了,慢慢再查访他有没有后人,再作道理。”

      当下就把牛皮夹子收入怀中,心想:“他已经咽了气,自己要不要替他掩埋呢?”

      “不,自己若是给他掩埋了,就再也不知道他是谁了,不如让他躺卧在这里,只要有人认识他,自会传说开去,什么人中了‘黑沙掌’,自己就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这么一想,索性连大褂也不再替他掩上,好让过路的人看到他胸口掌印,就会很快的传开去了。

      当下朝老化子抱抱拳道:

      “老丈,在下不知你是谁?只好把你遗骸留在这里,让大家看了传开去,只有这个办法可行,清老丈在天之灵,恕我不能替你老埋葬,至于你老的仇人,只要和爹是一个凶手,在下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说完,就回身上马,疾驰而去。

      这天,他急着赶路,好在从碾庄往骆马湖是一条大路,可以纵马急驰,只有中午在路旁打了个尖,傍晚时分,就赶到骆马湖了。

      骆马湖杜家,可是大族。

      太极名宿杜浩然在江湖上名头极响,年逾八旬,红脸银髯,因他髯长垂胸,大家都称他杜髯翁。

      徐少华的姑母已经去世多年,孙子、玄孙、四代同堂,各有事业。

      杜髯翁不愿意在家纳福,当老大爷,却在骆马湖起了一座别庄,门前遍植杨柳,号为“烟柳小筑”除了伺候他的老管家杜福,还有几个门人,以传授太极拳剑为乐。

      烟柳小筑,徐少华自然很熟,他驰到湖边,就沿着石板路,在绿杨浓阴中一直到得门口。

      在石板路上骑马而行,得得蹄声,就特别显得响亮,因此他刚到门口,杜福早已听到马蹄声。

      两扇漆得可以鉴人的黑漆大门呀然开启,杜福就迎了出来。他原是杜髯翁的书童,如今也七十开外的人了。他一生跟着主人练拳,看起来腰骨挺得笔直,一点没有老态,差不多只有五十出头。

      徐少华看到杜福,连忙一跃下马,拱拱手道:

      “福老爹,你好。”

      杜福目光炯炯的看着徐少华,问道:

      “徐少爷,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太累了,快到里面休息。”

      徐少华问道:

      “姑爹是不是在书房里静坐?”

      杜福道:

      “老主人到云龙山庄去,还没有回来,前天着人捎来口信……”

      徐少华没待他说下去,急着问道:

      “姑爹去了哪里?”

      “徐少爷有什么急事吗?”杜福打量着他,接下去道:

      “老主人是凤尾帮的黑面龙王贺帮主坚邀他到洪泽湖作客去了。”

      徐少华站停下来道:

      “那我就不打扰了。”

      杜福问道:

      “徐少爷到底有什么急事,天都快黑了……”

      徐少华黯然道:

      “爹死了……”

      杜福猛地一楞,急急问道:

      “徐少爷,你说什么?”

      徐少华道:

      “我爹死在仇人‘黑沙掌’下,连庄院都被毁于火,我才赶来找姑爹的。”

      杜福呆住了,江淮大侠死在仇人‘黑沙掌’下,连云龙山庄都被人放火烧了,江湖上会有这样胆大妄为的人?一面问道: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少华道:

      “就是前晚的事。”

      杜福道:

      “徐少爷,就是身遭大故,也要节哀顺变,今晚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就在这里住宿一宵再走不迟,”

      徐少华心道:

      “今晚赶了路,明天中午也是要找宿头的?不如就在这里住宿,明日一早再赶路的好。

      这就点头道:

      “如此也好,只是太麻烦福老爹了。”

      杜福笑道:

      “徐少爷这话就不对了,你和老主人是至亲,还客气什么?快到里面坐,马匹就拴在这里好了,我会叫人照料的。”

      他引着徐少华来至杜髯翁的书房,回出身去,打了一盆脸水送上,说道:

      “徐少爷先洗把脸。”

      徐少华洗过脸。

      杜福就沏了盏茶送上,含笑道:

      “我已经关照厨房,给徐少爷做几个拿手的菜送来。”

      徐少华知道姑爹平日精干饮食,烟柳小筑厨子手艺,是极有名的,当下说道:

      “福老爹,要他们不用费事,随便的家常便饭就好。”

      杜福道:

      “徐少爷,这你不用管,他们会做的,哦,舅老爷过世,你是不是还要赶去扬州,找宋掌门人?”

      徐少华道:

      “我因姑爹住在骆马湖,较为近便,所以先到这里来,再去扬州。”

      杜福含笑道:

      “这么说,徐少爷只要去一趟洪泽湖,就不用再赶到扬州去了?”

      徐少华道:

      “怎么?宋师伯也在洪泽湖吗?”

      “正是。”杜福连连点头道:

      “是给老主人捎信来的人说的,好像还有几个掌门人,都被邀上洪泽湖去了。”

      徐少华忖道:

      “那是形意、六合、武功三派的掌门人了。”

      说话之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

      杜福点上了灯,过没多久,两名小厮提着食盒走入,在书房外面的起居室中摆好碗筷,端出莱看来。

      杜福忙道:

      “徐少爷请用饭了。”

      菜肴虽然只有五式,也都是家常饭菜,但却十分精致可口,徐少华一连吃了三碗饭。

      杜福还要给他再添,徐少华连忙摇手道:

      “福老爹,够了,我已经吃饱了。”

      杜福笑道:

      “徐少爷,你是武林世家出身,还是斯文了些,我在你的年纪,哈,每餐最少也得吃上五六碗。有一次,我和邻居的王大虎比吃饭,他一口气吃了十三碗,我吃到十一碗半,就再也装不下去,王大虎现在也抖起来了,就在洪泽湖凤尾帮当上了副总管,比老汉有出息得多了!”

      忽然“哦”了一声,又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6-946.html - 2018-03-13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三章考验  镇江离金陵不远,有明珠留下的地址,云襄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和舒亚国。见到二人后,云襄开门见山地对舒亚道:“有一桩十拿九稳的买卖,你想请二位帮我一回。”  “什么买卖?”舒亚男语音中满是戒备,“为什么偏偏要咱们帮你?”  云襄笑... - 2018-06-08
  • 第六章 江南盟主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且慢!”  这喝声出之于万少骏之口,方才他长剑已经离鞘,就被楚玉祥接了过去,一直未曾还鞘,眼看楚玉祥两掌震退秃狼东门奇,母豹更是连他一招都没接得下,就连连后退,细看楚玉祥出手三招,也并无什么奇奥之处,心头自然不服。  西门大娘要走的人... - 2018-06-01
  • 第六章 领军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刀光如电,从带露珠的花瓣上一掠而过。花瓣微微一颤,如被和风轻轻拂过。一只停在花瓣上的绿头苍蝇受到惊吓,嗡一声飞起,却在半空中一裂两瓣,直直的落入草丛中。  江浙两省总兵俞重山缓缓用素巾擦去缅刀上的污秽,这才平心定气,还刀入鞘。每日这个时... - 2018-06-06
  • 第六章 神迹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师父,请用茶。”巴哲双手捧着新沏的普洱茶,恭恭敬敬递到孙妙玉面前。经过五年多的相处,他对这个师父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现在他就像任何一个恭敬孝顺的弟子,时时对师父小心伺候,刻意巴结。  孙妙玉接过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颔首道:“嗯,不... - 2018-06-05
  • 第六章 交换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朦朦胧胧不知过得多久,云襄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门外立刻传来武忠的小声禀报:“公子,你的办法起作用了!有百姓向咱们提供劫匪的下落!”  云襄立刻从迷糊混沌中彻底清醒,开门便问:“人在哪里?”  “公子先别着急,待... - 2018-06-04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_金缕甲-秋
  •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 - 2018-03-15
  • 第三十七章 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两人走出房门,回到甬道上,甬道中黝黑如墨,蓝如凤打着火简,跟在徐少华身后。  徐少华目能夜视,早已看到左首壁间,也有一道木门,这就说道:  “你随我来。”接着低哦道。  “对了,待回柳姐姐如果也被牛筋捆绑着,就要你替她解了。”  蓝如凤... - 2018-03-17
  • 第三十章 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 - 2018-03-15
  • 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 - 2018-03-13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十八章 徐少华不敢怠慢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 - 2018-03-14
  • 第六章 绝处才出智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听说康老东家和孙大掌柜要在这样的大暑天南下汉口巡视生意,邱泰基是再也坐不住了。两位巨头,采取这样非常的举动,那实在是多年少见!这里面,分明有对他这类不良之徒的不满。  两位巨头都出动了,他还能安坐家中继续歇假吗?  所以,在两位老... - 2018-01-19
  • 第六章 埋恨谷(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轻盈的脚步声走进榻前,脚下就微微一停,君箫可以感觉得到,她正在打量着自己,这就故意口中发出轻微的鼾声,表示自己正在熟睡之中。  那女子口中轻嗯一声,自言自语说道:“已经快己时啦,怎么还不醒来?”  说到这里,脚下又跨上了一下,叫道:“... - 2018-01-27
  • 第六章 埋恨谷(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李从义一手摸着黑须,蔼然笑道:“好,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你这话老朽一定会告诉如云,你川省回来,不必再去风云山庄,老朽会叫如云找你去的。”  君箫心头一阵感激,拱拱手道:“多谢前辈成全,在下告辞了。”  李从义叮嘱道:“老弟好走,江湖险恶... - 2018-01-27
  • 第六章 东海高第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白发老婆婆气得白发飞扬,厉声道:“亏你还是大姐,这些话也说得出口来,二姐死了七十年,你还诬蔑她!武子陵是正人君子,我们清清白白,你也信口雌黄,你……良心何在………  “我早就不是你们的大姐了。”  缎袍老婆婆冷冷笑道:“你不是为了贪恋七... - 2018-01-22
  • 第六章 多事的扬州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店伙跟着他身后进房来的,看他只是一个老苍头,但却像会飞似的,一回穿窗而出,一回又飞了进来,心中更是吃惊,张口结舌的道:“叶公子果然不见了,小的这就去禀报掌柜……”三脚两步的奔下楼去。  住在客店里的两位公子半夜里让歹人绑了票,这还得了!... - 2018-01-18
  • 第六章(1) 罗四姐接到了家信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十天以后,罗四姐接到了家信;罗大娘照她的话,是请乌先生代写的。这乌先生是关帝庙祝,为人热心,洞明世事,先看了罗四姐的来信,心头有个疑问,何以回信要指定他来写。再原罗大娘眉飞色舞地谈胡雪岩来看她... - 2018-01-18
  • 第六章 玫瑰剑令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这一天,蓝如玉和云飞白除了吃饭,都各自在房里运气练功,希望早些恢复功力,就可及早离开这里。  蓝如玉、云飞白的伤势,好得比预期还快,照说,春雨、秋霜两人应该高兴才对,但她们两个从今天早晨开始,就有些忧心仲仲的样子!  虽然她们在蓝如玉、... -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