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九月九日这天江湖人俱来少林,观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九月九日这天,少室山上人山人海,天南海北的江湖人俱赶来少林观礼。祭典将从九月九日一直到九月十六日达摩圣寂日才结束。

      女扮男妆的舒亚男与明珠混在众多江湖豪杰中,进寺后直奔达摩堂,就见十八罗汉分列两旁,人人手执棍棒,虎视眈眈。达摩堂正中的供桌上,并排放着两个一尺见方的水晶匣子。左边匣子内是一个小玉碗,碗中有十几粒大小不一的白色石子,最大的有豌豆大,最小的则只有米粒大小;右边匣子内是一本半指厚的羊皮册子,册子从中翻开,上面是一些弯弯曲曲的梵文。不用僧人介绍,舒亚男也知道这就是她想要的那两件东西。

      “这就是《易筋经》和舍利子啊!”明珠小声嘟囔道,语音中隐约有些失望,“这《易筋经》全是蝌蚪文,完全看不懂;舍利子更是毫不起眼,还不如这水晶匣子好看。”

      二人说着正想走近些,陡见斜刺里伸过来一条长棍,无理地拦住了去路。一个武僧平端着少林棍,面无表情地道:“施主,请在红线外瞻仰圣物。”

      舒亚男低头一看,才发现面前拉着一根红绳,离供桌有五尺远。她只得在五尺外站定,望着那两件少林镇寺之宝,在心里发狠道:我一定要拿到它们!

      两旁的长桌上,还陈列着少林七十二房绝技的抄本。明珠早已对两件圣物失去了兴趣,便去看那些抄本,转了一圈过来对舒亚男小声道:“姐姐,咱们也买几本少林秘笈吧,没准可以学到点儿真功夫呢。”

      舒亚男过去一问价钱,最便宜的也要五十两银子!她不禁张口结舌,拉起明珠就走。被强拉出达摩堂,明珠本有些不乐意,一抬头见一个面带微笑的书生迎面走来,她不禁红着脸低下头,再迈不开步子。

      舒亚男也看到了那人,就听对方小声调侃道:“这么巧,咱们又见面了。踩过盘子后,不知舒姑娘心中可有妙策?”

      舒亚男嫣然一笑:“不劳云公子担心,本姑娘胸中自有成竹。”

      “哦?那咱们何不互通有无?”云襄恬着脸笑嘻嘻地凑过来,“咱们若联手,或许把握更大些。”

      这小骗子一定是束手无策了!舒亚男心中暗自高兴,她对云襄得意一笑:“你若想做本姑娘的跟班,本姑娘不妨给你个机会。”

      云襄嘻嘻笑道:“能追随两位姑娘左右是在下的福分,在下愿听从两位姑娘吩咐。”

      “很好!”舒亚男笑眯眯地指指脚下,“你若肯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会考虑。”说完,不再理会一脸气恼的云襄,拉起明珠大笑而去。

      “公子,这丑女人对你如此无礼,你竟忍得下来?”一旁的金彪大为不忿。却见云襄脸上的气恼转眼烟消云散,遥望舒亚男远去的背影,他悠然笑道:“我就是要让她小看,就是要让她得意,人在得意的时候,才能忘乎所以。”

      看到云襄脸上那熟悉的微笑,金彪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强而示之弱,能而示之不能,公子果然比我金彪高明一点点。”

      话音刚落,就见周围众人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在惊喜地相互转告:“圆通方丈出来了!”“与他一起的人是谁?”“听说是金陵苏家大公子苏鸣玉!”

      随着众人的窃窃私语,就见一个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僧,陪同一个白衣如雪的年轻公子来到了达摩堂。那老僧面如满月,髯长及胸,模样颇具威仪,不用问便知是少林方丈圆通大师;他身旁那白衣公子举止优雅,步伐从容,面色温润如玉,虽被人众星捧月般蜂拥着,眼中却依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寂寥和萧索。

      云襄一眼就认出,他正是昨夜一刀击败寇元杰,与自己一起酩酊大醉的那个酒鬼。

      “我有办法了!”离开少林时,明珠突然兴奋地一声高叫,把舒亚男吓了一跳。她连忙示意明珠别太嚣张,明珠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凑到舒亚男耳边悄声道:“我想到巧取《易筋经》和舍利子的办法了!咱们可以高价找个神偷,趁夜里守卫松懈的时候,悄悄盗出来。”

      舒亚男哑然失笑,忍不住在明珠脸蛋上捏了一把:“我的大郡主,我敢肯定,夜里的守卫会比白天更严,如果能盗出来,别人也不会来讨好咱们了。咱们先回客栈,看看风媒给咱们带来了什么样的消息。”

      舒亚男和明珠说说笑笑往山下走去,在她们身后不远,两个男人正不紧不慢地跟着她们。

      “柳爷,你为何不让我立刻动手?”蔺东海遥望着二人的背影,有些不满。

      柳公权淡然一笑:“咱们既已追到这里,她们还能逃得出咱们的手心?虽然咱们随时可以逮捕那个女骗子,可以什么罪名让她坐牢?拐走郡主?显然郡主是自愿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胁迫的迹象。”

      “她不是还做下过不少诈骗案吗?”蔺东海质问道。

      “可惜那些案子做得十分高明,没留下任何证据。这次她显然是冲着舍利子和《易筋经》而来,老朽想在她作案的时候,当场将之抓获!”柳公权其实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干了一辈子的捕快,他对各种罪犯尤其是高明的罪犯,已经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感情。每次亲手逮捕这样的罪犯,能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他喜欢看着他们犯罪,然后再亲手将之逮捕。这种感觉有些像狩猎多年的猎犬,对猎物本身已经没有多大兴趣,只有在不断的追捕中,才能找到生活的乐趣。为了这种乐趣,他常常故意让猎物跑上一段,然后才倏然出击,以绝对的优势,让猎物在自己的尖牙利爪前簌簌发抖。

      蔺东海对抓捕那女骗子不感兴趣,他只关心郡主的安危。不过想到若强行将郡主带走,一来会让这刁蛮郡主忌恨,怕她在王爷面前告状;二来这机灵古怪的丫头要再耍什么花样,倒有些防不胜防。若能在暗中保护,也不失为两全其美的办法,只等那女骗子出手作案时,当场将之抓获,届时郡主没了这个朋友的照顾,就只能乖乖回到自己身边。想到这他拍拍手,一个假扮成小贩的侍卫立刻应声过来,蔺东海指指明珠的背影:“寸步不离地跟随保护郡主,别让她发现你们的存在。除了睡觉,别让她离开你们的视线!”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363-968.html - 2018-06-10
  •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_小学生必背古诗词
  •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 朗诵:陈铎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作者背景:   王维(701-760),唐代诗人。字摩诘,蒲州(今山西永济)人。他有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人... - 2014-03-05
  •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_小学生必背古诗词
  •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 朗诵:陈铎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作者背景:   王维(701-760),唐代诗人。字摩诘,蒲州(今山西永济)人。他有多方面的艺术成就,人... - 2017-12-30
  • 第十六章 “一技花”施计夺军饷 刘吴龙具折弹卢焯_乾隆皇帝_故事大
  •   那梁富云脸色煞白,恼得气都换不上来,半晌才把话说明白:  燕入云和皇甫水强带着梁富云出了老茂客栈。梁富云看天色时,尚在未申之交,街上卖菜的,打酱油灌醋的,来来往往,住店的客商熙熙攘攘,一派平静安宁。他们出店往西,又往北,拐了两个弯儿,皇... - 2019-01-11
  • 第十六章 考皇子康熙费心机 欺君父胤禩弄机巧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八阿哥胤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康熙皇上对他确实是有点不放心。这位康熙皇上,八岁登基,十五岁亲政,几十年里,内除权奸,外定边疆,修运河,减赋税,让全国百姓过上了安乐日子。可是,这几年,他逐渐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了。想让儿子们替朝廷办点事... - 2019-01-02
  • 第十六章 安宫闱乾隆慰母后 怵民变贵妇减租粮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东暖阁里只剩了太后和皇帝母子二人。乾隆见宫女们要收拾炕桌上的牌,起身笑道:“这里不用你们了,连太监都退到西配殿去!”说着,亲自取过茶具案上银瓶,给太后倒一杯凉茶双手捧了奉上,又慢慢整齐散乱在炕桌上的纸牌,一边笑说:“这牌都打毛了边儿,真... - 2019-01-20
  • 第十六章 血影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血影神魔到底要比玄衣女魔功高心细。已然料到芮九娘的企图,扬声说道:  芮九娘,你想要我们夫妇用什么来交换宝刀,说吧!”  芮九娘淡淡地哼了一声,道:  “我是你们的记名弟子,名份已定,这宝刀迟早会给你们,不过却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 - 2018-05-26
  • 第十六章 无人之境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一张淡金脸,依然一无表情,但两道冷电似的眼神,在黑夜之中,熠熠有光,盯着唐炎常,运起玄功,逼前两步,大声喝道:“唐炎常,你这柄吴钩剑,从何处得来的?”  毒叟唐炎常在江湖上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又以擅于用毒,名闻海内,各种阵仗,也见得... - 2018-05-28
  • 第十六章 破暗室英雄故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条过道并不长,(只有右首一排三间石室)走上几步,就到了尽头处,一堵石壁挡住了去路。  程明山目光一注,靠左边石壁角落下,果然有拳头大一颗卵石,突出地面,这就用脚尖踩了上去,停得一停,又连踩了两下。  过没多久,石壁间果然响起一阵沉重的... - 2018-05-22
  • 第十六章 又见风云起古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珙此瞧得甚是高兴,口中低吟道:“西湖瘦,湖上小金山,亭榭参差峰弄影,柳桃错杂水轻环,此处绝尘寰!”  赵南珩回头道:“姑娘诗才敏捷,吟得真好听。”  琪儿抿抿嘴,笑道:“这不是诗,是望江南词,我爹作的,所以我知道瘦西湖的名称。”  赵南... - 2018-05-06
  • 第十六章 全军尽覆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须知钱电在这对流星槌上,下过二三十年苦功,运用之妙,比他双手还要灵活,右槌受磕飞回,他趁着飞回之势,把铁链一收,手抡铁槌,人随槌进,猛向对方长剑磕去,左手流星槌却在此时突然暴长,从相反的方向横扫过去。  青衣人刚刚磕飞他右槌,突见他欺身... - 2018-06-01
  • 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 - 2018-05-17
  • 第十六章 风云欲动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林姓负弓男子正是名满江湖的暗器王林青!  六年前林青在塞外与明将军以偷天弓一箭为赌约,虽是表面上占了上风,却深悉明将军实是因多方顾忌而故意保存实力。他既公然放眼挑战明将军,已是将其作为自己攀越武道的一座高峰,这几年来殚精竭虑、苦心磨砺... - 2018-07-06
  • 第十六章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三人又走了四五里路,前面已有一个小集,地名桥岭,临近路边,有一座茅棚盖的酒家,一棵大柳树间,飘扬着酒帘,老远就看到棚下坐着不少人。  耿南华道:“我们也坐下来喝一碗酒,听他们说些什么?”  李飞虹道:“我不会喝酒咳!”  耿南华笑道:“... - 2018-05-03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花月青霜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尚是第一次去流星堂,一路上拉着小弦的手指点京师风物,浑如游历景色。他的神态虽然轻松,小弦却听骆清幽与何其狂说得郑重,心知流星堂中机关无数,绝非善地,纵然很想见识一下,却不明自林一青为何一定要带上自己随行,心里不断祈求,自己一定不要成... - 2018-07-01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十六章 明珠逃回卧房之后羞得不敢见人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第七章重逢  明珠逃回卧房之后,立刻蒙头盖上被子,羞得不敢见人。直到憋得实在受不了,才不得不撩起被子一角,却见舒亚男正坐在床沿神情复杂地望  着自己。明珠心情稍稍平静,故作镇定地质问:“你用这种眼光望着我干什么?”  舒亚男摸摸明珠额头... - 2018-06-08
  • 第十六章 徐少华动手之时详细说了一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就把动手之时,贾者二要自己使一招“神龙掉首”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他怎么说呢?”  徐少华又把贾老二说的话,和他说了。  蓝如风偏头想了想,说道:  “贾总管有时候说话噜噜嗦嗦,有时候又好像很精明,大哥是... - 2018-03-14
  • 第十六章 古桃花源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南振岳不敢再逗留下去,暗暗吸了一口真气,身随气升,一下往斜刺里飞射出去,脚尖一点墙头,飞出寺外。  立即展开轻功,一口气赶回客栈,侧身闪入房中,眼看龙兄弟依然侧着身子,睡的甚香!  当下也就悄无声息的和身在外床躺下。  果然就在自己睡下... - 2018-02-28
  • 第十六章 童张关余王说到做到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童张关余王说到做到,他们此后在大街上见到李光头一次,就出手揍他一次。写文章的是文如其人,揍人的是揍如其人,这五个人用五种风格揍李光头。童铁匠撞见李光头立刻扬起打铁的右手,一巴掌掮下去,掮得李光头跌跌撞撞的时候,童铁匠已经目不斜视地扬长而... - 2018-02-04
  • 第十六章 借刀杀人_龙孙_故事大全
  •   这样又赶了一、二十里路,到了牧马口,道旁有一片纵深的杂林,一边则是芋芋草地,相当广袤,方振玉策马而行,目光一掠,只见那片杂林中,好像隐藏着不少人影,心中方觉纳罕,突然间从左边林中闪出四个佩带兵刃的汉子,在路旁一字排开,拦住了马头去路。 ... - 201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