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点巧计,但出去就得堂堂皇皇的走,所以兄弟早就准备在你铁拐下讨教几招了。”

      铁拐黄衫点头道:“如此甚好,你琵琶仙有本领只管施展,只要你冲出谷口,黎某决不追截。”铁拐一扬,沉喝道:“快亮你铁琵琶,老黎要出手了。”

      喝声出口,铁拐“分云取月”挟着一股劲风,直点过来。

      冰儿气道:“这人坏死了,口中叫人家亮铁琵琶,自己却抢先出手了。”

      谢少安拉了他一把,一起后退数尺。

      琵琶仙看他说动手就动手,心头不禁大怒,双足一点,使了一个“鹞子钻天”全身腾空直上。半空中右手往肩头一探,已把铁琵琶取到手中,飘身落地。

      铁拐黄杉不待琵琶仙还手,铁拐二次进招,直点琵琶仙心窝。

      琵琶仙一声长笑,左手五指勾曲,打出一记“琵琶手”,右手铁琶琶反击过去。

      铁拐黄衫眼看琵琶仙“琵琶手”和铁琵琶两招齐出,同时打来,他铁琵琶硬砸自己铁拐,“琵琶手”掌吐内劲,却是趁机硬接方的,“劈空掌”力。

      他们居然弃兵器,比起真力来了。这一下两人都是运足了内家真力发出,只听两股潜力,呼啸成风,在两人中间交接!

      但听蓬然大震,起如焦雷,强风激荡,直刮得岩石上碎石像雨点般飞洒。

      铁拐黄衫只觉身上浮动,再也站不住椿,铁拐支持着身子,“笃,笃”的连退了三步。

      琵琶仙更是两眼发黑,全身血气一阵翻腾,当堂退出去四五步远。

      铁拐黄衫黎大弼鬓发如戟,一件半长黄衫,拂拂自动。略一定神,铁拐“笃”的一声,全身腾空飞起。肋挟铁拐,扑攫而下,左掌直劈,右掌横打,两股劈空掌力,犹如泰山压顶而来。

      琵琶仙一生好强,自是不肯示弱,口中洪喝一声:“来得好!”

      劲贯两臂,挥掌硬接。

      但听“拍”“拍”两声,四掌接实,铁拐黄衫潜空飞击,一个身子震得直弹起一丈多高!

      在半空中连翻了两个跟斗,落到地方,一支铁拐,“笃”的一声,插入山石之中,几乎有数寸之多,才算稳住身子。

      琵琶仙也被震得闷哼一声,连退六七步之多,衣衫飘飞,喘了几口大气,立即闭目调息。

      连续两招硬拼硬打,两人脸上全都变了颜色,谁都感到有一些真气不继,血翻气浮。彼此心中有数,再像这样硬打下去,非落个两敷俱伤不可,但武林中人,争的就是口气。

      铁拐黄衫铁拐拄地,定住身形,长长吸了口气,嗔目喝道:“琵琶仙,你还能接我几掌?”

      铁拐一点,人随声起,疾冲而上,插手又是一掌,当胸劈去。

      琵琶仙听到风声,又双目乍睁,他白知已无再战之能,但眼看铁拐黄衫冲了过来,不禁激出心头怒火,咬紧牙关,运起全身力道,猛地吐气开声,右掌尽力推出。

      “拍”!两双手掌,整个正着!

      琵琶仙接下这一掌,口中闷哼一声,耳鸣眼黑,喉头一甜,腾、腾、腾,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铁拐黄衫因有铁拐拄地,上身摇晃,并末后退,但也双目四睁,脸色惨白,头上汗水,一颗颗从面颊上滚落。看到琵琶仙跌坐下去,不由的狂笑的一声,道:“原来你也不过如此,禁不起黎某三招……”

      琵琶仙听的大怒,猛地挺身纵起,怒喝道:“我怎么样?”

      他实在伤的不轻,话声出口,身子又摇播欲倒!

      谢少安慌忙一把把他扶住,一颗药丸塞入他口中,说道:“老哥哥快调息一阵。”

      就在铁拐黄衫话声未落,眼前青影一晃,冰儿已经抢到他面前,哼道:“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师父只是被山石绊了一跤,你也接我一掌。”

      她话声清脆,说得又急又快,手下更是不慢,挥手一掌,朝铁拐黄衫黎大弼肩头拍来。

      这是谢少安一再告诫她的;因为她练的是“紫气神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凶徒,出手不可打人家胸口。

      铁拐黄衫黎大弼和琵琶仙三掌硬拼,虽感内力不继,胸跳耳鸣,但他总究身具数十年修为,功力深厚,耳目极敏。

      他明明看到冰儿和谢少安两人,并肩站在三丈开外,根本没见她施展如何身法,竟然一下欺到了自己身前,心头已是一凛!但听她口气,却是琵琶仙的门人,而且又是一个年轻女子,哪会放在心上?右手协下拄着铁拐,手掌朝外一格,沉笑道:“去吧!”

      他这一掌,并未十分用力,只不过使了三成力道,如以普通一个练武的女子,这三成力道,实是足够把来人震飞出去,但他估计错误了!

      这真是说时迟,来时快,黎大弼手掌格出,自然也碰上冰儿的手腕,这一碰,陡然发觉不对!

      因为他根本没碰上冰儿的手腕,掌离冰儿手腕还有寸许光景,就遇上一层无形潜力,再也格不过去。不但没有格开冰儿的手腕,他格出的手掌,反而被震了回来。

      没有格得开,自然被拍上了!

      铁拐黄衫手腕被震,心头惊兆方生,“拍”!肩头不偏不倚,被冰儿的手掌,击个正着!

      这一掌,冰儿拍的不重,但铁拐黄衫的感受,这一掌竟是重逾山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但觉两眼发黑,五脏六腑,几乎都要从口腔直涌出来,拄地铁拐,再也承受不住,“笃”

      “笃”,连退了三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他迅速用衣袖抹了抹血迹,双目瞪注着冰儿,神情可怕,色厉内荏,喝道:“你……你使的是……是‘紫煞手’……”

      冰儿咭的笑道:“我是老哥哥的徒弟。”

      琵琶仙服下了谢少安喂下的药丸,再经过一阵休息,伤势已经好了大半,笑道:“黎大弼如不服气,只管打我好了!”

      铁拐黄衫自知伤势极重,口中浓哼当声,拄着铁拐,回进石屋而去。

      琵琶仙望望谢少安、冰儿两人,说道:“咱们走。”

      当先朝石门外走去。谢少安、冰儿跟在他身后,走出石门。

      谢少安道:“老哥哥,你的伤不轻,最好坐息一回再走。”

      琵琶仙道:“这点伤,还不碍事。”

      三人随着峡谷弯度,朝外走去。

      琵琶仙走了一段路,忽然笑道:“这里本来就是出名的螺丝孔,这老魔头把它改称不匮谷,真是不伦不类,这里有什么不匮?”

      谢少安道:“老哥哥,这是诗经上的两句诗:‘孝子不匮,永锡两尖’,意思是说孝子之心,没有穷乏的时候,能永远推己之孝,以及于人。”

      琵琶仙道:“这个老哥哥就不懂了。”接着说道:“姓闻的作恶多端,有什么孝子不匮?”

      谢少安道:“他把这座山谷,改名不匾,也许是纪念他的父母。”

      琵琶仙道:“噢!老弟还没把怎会没中令狐大娘的毒,说给老哥哥听吧!”

      冰儿瞧了谢少安一眼,咭地笑道:“老哥哥,这件事,还是我来说吧!”

      谢少安俊脸不禁红得一红。

      这时虽是黑夜,但琵琶仙功力深厚,自然看的出来,立时想到今狐大娘孙女令狐芳身上,一面呵呵笑道:“小妹子,那就你来说吧!”

      冰儿想了想道:“昨天中午,那毒老太婆和江南二鼠起了争执,她祖孙两人都被人家金针制住穴道,但江南二鼠也中了毒。是大哥救了毒老太婆,再劝她交出解药,双方才算没事。”

      说到这里,忽然气鼓鼓的道:“那知这毒老太婆并没安着好心,大哥昨天救了她,她却暗下散功之毒,今天中午,又在路旁等着我们,说她在我们身上下的毒,要在今天中午才生效,那就是一身功力,全消失了,我问她大哥救了她祖孙,她为什么要恩将仇报,你道她怎么说?她说道:她原来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40-949.html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七章 霍山会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夏子清陪笑道:“那姓石的小子,已经死在高掌门人掌下,总算替副座出了一口恶气。”  何月凤道:“要不是当时我手脚麻木,急于调气行动,真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方泄我心头之气。”  夏子清苦笑道:“副座还算好呢,属下受他的委屈可大啦,这小子一再... - 2018-11-30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一章 又是诡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 - 2018-11-30
  • 第二十五章 阴谋败露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新秋七月淡月繁星,夜色虽浓,面对面,决可看得清对方人面。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的同时发出一声轻“咦”!  这倒好,两个人居然一般高矮!  不,来的那人,也是一个小老头,两人正好一对。  不,这两个小老头,竟然一模一样,敢情还是孪生兄弟。... - 2018-11-30
  • 第二十三章 度厄金针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处处阴谋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孟双双甜甜一笑道:“石哥哥,你怕我应付不了?”  石中英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入谷之后,你不可离我太远。”  孟双双点点头道:“我知道。”  石中英话声一落,立即举步朝狭谷中走去。  孟双双不敢怠慢,从身边抽出长剑,双脚轻点,紧随石... - 2018-11-30
  • 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 - 2018-03-04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谈棋艺康熙施恩威 论时局堂主议行止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带着魏东亭和周培公,要去找吴应熊。魏东亭见劝阻不下,只好依从。不过在走出乾清门时,又带上了狼谭,还叫了几十名侍卫,换了便衣远远地跟着保护,这才回来备马。一行四骑自西华门出了紫禁城,放马直趋宣武门。时值深冬,天情气寒,枯树插天,马...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智纪昀明哲劝良将 贤傅恒倥偬理民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人默不言声。  “过江渡船上,纪昀给朕背了一段《陋室铭》。”乾隆一哂说道:“好嘛,如今的官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职不在长,有银则灵。’‘谈笑有商场,往来皆灶丁’!无锡县令在他衙门前写了‘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有好事... - 2019-01-22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后,首先想到了宋钢。李光头觉得自己修成正果了,觉得这时候应该把宋钢拉进来了,兄弟两人携手并进共创伟业。李光头翻箱倒柜,找出当年初任厂长时,宋钢为他织的毛衣,第二天一早穿在身上,敞开了他的破烂上衣,露出里面毛...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二十六章 峨峨云髻现金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青衣妇人欣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三位香主,早已去了一会啦,辛香主请随小婢到里面更衣!”  她忽然自称“小婢”,而且话声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甚是娇脆,完全像一个少女的声音,话声一落,扭身朝里走去。  赵南珩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这青衣妇... - 2018-05-06
  • 第二十六章 大获全胜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一个飞身扑下,一个虽没站起,双掌已经往上迎击,两人四只手掌自然很快就接触了。  但听“啪”的一声,四掌接实,楚玉祥才把运集在掌心的功力透掌而出。  就因为他飞扑下击之时,并没把凝蕴在掌心的内力发出,是以击下的双掌丝毫不带风声,也没有强劲... - 2018-06-02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巧获断虹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银箫客闵汝贤一下摘下悬挂腰间的亮银洞箫,喝道:“闵某还没听到过江湖上有修罗书生这号人物,小子,你亮剑吧!”  修罗书生没等他说完,冷嘿一声:“少爷还用不着使剑!”  身影突然欺近,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出!  银箫客闵汝贤,成名多年... - 2018-05-29
  • 第二十六章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在刘源长掠出茅棚之际,也跟着走了。他是要去柯家庄找柯金芝的,那知前面的刘源长一路飞掠,也是朝柯家庄奔行。  丁少秋心中暗暗一哦道:“方才曾听他说过,柯长老名叫大成,是柯大发的胞兄,可见中午自己离开柯家庄之后,丐帮长老柯大成就赶到了... - 2018-05-03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牛肝马肺峡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四人沿着山径,往东急走,一会工夫,已到了山脚。江青岚想起前晚多亏酒楼的老头洪福,指点路径。那时他还瞧着自己腕上的“辟雷镯”,问起江南大侠,说他也是找千里孤行客来的,而且还被废了武功。  后来又说什么他老主人和千里孤行客交谊非浅,又说自己... - 2018-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