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观?”

      许三观说:“我是许三观。”

      然后,许三观认出了他们,认出他们是从他已经死去的爷爷的那个村庄里来的,他伸出手掐过去,指着他们叫道:

      “我知道你们是谁?你是阿方,你是根龙。我知道你们进城来干什么,你们是来卖血的。我看到你们腰里都系着一只白瓷杯子,以前你们是口袋里放一只碗,现在你们换成白瓷杯子了,你们喝了有多少水啦?”

      “我们喝了有多少水了?”根龙间阿方。

      根龙和阿方从街对面走过来,阿方说:

      “我们也不知道喝了有多少水了。”

      许三观这时想起了十多年前李血头的话,他对他们说:

      “你们还记得吗?李血头说你们的尿肚子,他是说膀恍,你们的膀胱比女人怀孩子的子宫还要大。你们叫尿肚子,李血头叫膀眺,这膀眺是尿肚子的学名……”

      接下去他们三个人站在大街上哈哈笑了一阵,许三观自从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卖血以后,这十来年里只见过他们两次,两次都是他口到村里去奔丧,第一次是他爷爷死了,第二次是他四叔死了;“阿方说:”许三观,你有七、八年没有回来了。“

      许三观说:”我爷爷死了,我四叔也死了,两个和我最亲的人都死了,我也就死了回村里的心了。“

      七、八年时间没有见过他们,许三观觉得阿方老了,头发也花白了,阿方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涌来涌去的,像是一块石头扔进水里、一石击起千层浪。许三观对阿方说:”阿方,你老了。“

      阿方点着头说:”我都四十五岁了。“

      根龙说:”我们乡下人显老,要是城里人,四十五岁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岁。“

      许三观去看根龙,根龙比过去结实了很多,他穿着背心,胸膛上胳膊上全是一块一块的肌肉,许三观对根龙说:”根龙,你越长越结实了,你看你身上的肌肉,你一动就像小松鼠那样窜来窜去的。你娶到桂花了吗?那个屁股很大的桂飞,我国叔死的时候你还没娶她。“

      根龙说:”她都给我生了两个儿子了。“

      阿方问许三观:”你女人给你生了几个儿子?“

      许三观本来是要说生了三个儿子,可转念一想一乐是何小勇的儿子。他就说:”和根龙的女人一样,也生了两个儿子。“

      许三观在心里想:要是两个月以前阿方这么间我,我就会说生了三个儿子。他们不知道我许三观做了九年的乌龟,他们不知道我就不说了。

      然后许三观对阿方和根龙说毛”我看到你们要去卖血,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的血也痒起来了。“

      阿方和根龙就说:”你身上的血痒起来了,就是说你身上的血大多了,这身上的血广多也难受,全身都会发胀,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卖血吧。“

      许三观想了想,就和他们一起往医院定去。他走去的时候心里想着林芬芳,他觉得林芬芳对他真是好,他去摸她的脚,她让他摸了,他去摸她的大腿根。她让他摸了,他跳起来捏住她的两个奶予,她也让他捏了,他想干什么,她都让他干成了。林芬芳都摔断了腿,还让他干那种事,他把她的断腿碰疼了,她也只是哼哼哈哈叫了几声。许三观心想应该给她送十斤肉骨头,送五斤黄豆。医院里的医生经常对骨头断

      光送些肉骨头和黄豆还不够,还得送几斤绿豆,绿豆是清火的,林芬芳天大躺在床上,天气又热,绿豆吃了能让她凉快一些。除了绿豆,再送一斤菊花,泡在水里喝了也是清火的,他跟着阿方和根龙去卖血,卖血挣来的钱就可以给林芬芳买肉骨头,买黄豆、绿豆和菊花,这样也就报答林芬芳了。

      他卖血能挣三十五块钱,给林芬芳买了东西后还有三十来块钱,这三十来块钱他要藏起来,要花在他启己身上,花在二乐和三乐身上也行,有时候也可以花到许玉兰身上,就是不能花到一乐身上。

      许三观跟着阿方和根龙来到医院前、他们没有马上走进医院,因为许三观还没有喝水,他们来到医院近旁的一口井前,根龙提起井多的木桶,扔进井里打上来一桶水,阿方解下腰里的白瓷杯子递给许三观。许三观拿着阿方的杯子;蹲在井旁喝了一杯又一杯,阿方在边上数着,数到第六杯时,许三观说喝不下去了、根龙说最少也得喝十来杯,阿方说根龙说得对可许三观就喝起了第七杯,他喝几口,就要喘一会儿粗气,第九杯没有喝完,许三观站起来,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出人命了,而且他的腿也蹲麻了。阿方说腿蹲麻了就站着喝,根龙说再喝一杯,许三观连连摇头,说他一口也不能喝了,他说他身上的血本来已经在发胀了;水喝多了就胀得更难受了。阿方说那就去医院吧,于是他们三个人走进了医院。

      他们把身上的血卖给了李血头,从李血头手里拿过来钱以后,就来到了胜利饭店,三个人在靠窗的桌旁一坐下,许三观抢在阿方和根龙前面拍起了桌子,对着跑堂喊道:”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给我温一温。“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看着阿方和根龙也和他一样地拍起了桌子,阿方和根龙先后对跑堂说:”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

      许三观看到他们忘了说”黄酒温一温“这句话,就向离开的跑堂招招手,然后指着阿方和很龙对跑堂说:”他们的黄酒温一温。“

      跑堂说:”我活到四十三岁了,没见过大热夭还要温黄酒的。“

      许三观听了这话,就去看阿方和根龙,看到他们两个人都嘻嘻笑了,他知道自己丢丑了,也跟着阿方和根龙嘻嘻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阿方对许三观说:”你要记住了,你卖了血以后,十天不能和你女人干事。“

      许三观问:”这是为什么?“

      阿方说:”吃一碗饭才只能生出几滴血来,而一碗血只能变成几颗种子,我们乡下人叫种子,李血头叫精子……“

      许三观这时候心都提起来了,他想到自己刚才还和林芬芳一起干事了,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都要瘫痪了,他问阿方:”要是先和女人干了事,再会卖血呢?“

      阿方说:”那就是不要命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52-933.html - 2018-02-07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十五篇 虚伪的作品_内心之死_故事大全
  •   一  现在我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白自己为何写作,我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更加接近真实。因此在一九八六年底写完《十八岁出门远行》后的兴奋,不是没有道理。那时候我感到这篇小说十分真实,同时我也意识到其形式的虚伪。所谓的虚伪,是针对人们被日常生... - 2018-02-16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领略京城大师风范_商道_故事大全
  •   作为一个思想家,翁方纲当时非常注重修炼正道。譬如诗道,即以杜甫、苏东坡为正统,只有到了他们那种境界,方能称得上修成了正道。翁方纲主张,诗道的价值在于文字香与书卷气。  “文字香”与“书卷气”,这就是翁方纲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换言之,他认为... - 2018-01-12
  • 第十五章 权且护花_珍珠令
  •   玉蕊冷声道:“我一定要回答你么?”,蓝衣公子道“本公子问你的话,不论你愿不愿意回答,都得回答。”  玉蕊追“为什么?”  蓝衣公子道:“就凭本公子。”  寥花在旁道:“公子,你是读书之人,犯不着和他们逞强,他问你什么,你就好好回答他,不... - 2017-12-24
  • 第十五章 杳去黄鹤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恽夫人凛然道:“客随主便,你划出什么道来,老身绝不推辞,不过我要在这里先了断一件事……”说到这里,突然回过头去,沉喝道:“王四,你说,你收受了什么人的贿赂,胆敢出卖小姐?”  王四虽然穴道受制,但因当着火灵圣母和右护法的面,四周又都是崆...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幽谷隐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回工夫,就已出了西门。  范君瑶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这是到哪里去?”  方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又忘了,我现在是你兄弟。”接着笑道:“你不用多问,到了你自会知道。”  范君瑶问道:“远不远?”  方壁君“咭”的笑道:“不远,...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怪异之室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揭开玉盘,里面放着一册薄薄的书卷。封面色作古铜,像是一种特殊绢布制成,十分柔韧,上面题着“公孙氏笔录”五个正指。  陆翰飞自幼得简大先生熏陶,除了练武之外,对经书诗史,无不涉猎,此时看到这卷册子,心知是一代奇人公孙乔的见闻札记无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丁天仁心头蓦然一惊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就在他思忖之际,只听楼梯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首先下楼的是九寡十八迷温九姑,接着是她的徒弟红儿,两人后面紧跟着金少泉。白少云,一脸恭敬之色,亦步亦趋的往门外行去。  丁天仁心头蓦然一惊,暗自忖道:糟糕,看这情形,金白二人分明已经着了温... - 2018-01-09
  • 第十五章 群魔乱舞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只听长眉上人和唐宗尧等三人一阵寒喧之后接着,呵呵笑道:“申大侠早就来了,现在方丈室中待茶,老衲这就和三位引介。”  说完,回头向元觉大师吩咐道:“你去请申大侠出来。”  元觉大师答应一声,合掌当胸,往里行去。  莫延年心中暗道:“他说的... - 2018-01-05
  • 第十五章 玉人无恙结同心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管秋霜道:“那么老夫子说的不痛不痒的人呢?那会是谁呢?”  欧—峰笑道:“姜老人家语含玄机,那就更不容易猜得着了。”  正说之间,沈若华、毕秋云、田玉燕三人练得满脸通红,一身香汗淋漓的走了进来,看到凌干青、管秋霜两人,不觉同声噫道:“凌... - 2018-01-05
  • 第十五章 疾风劲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青衣使女回入之时,她身后紧随一个长发披肩的黑衣少女战战兢兢的低着头走入,就扑的跪倒地上,说道:“属下叩见教主。”  冷雪芬认得出,这人眉目如画,年约二十二三,正是黎佛婆手下十二金钗之首。  白衣中年人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那黑... - 2018-01-04
  • 第十五章 太白居四面红烛高烧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三人相偕走出院子,穿过长廊,登上楼梯,早有一名酒楼的伙计,迎着陪笑道:“三位公子爷请。”  太白居四面红烛高烧,但坐位上只是疏朗朗的,没有几个食客。伙计把三人领到靠窗口的一张桌上落坐,另一名伙计,立即送上三付杯筷,沏来了茗茶。  伙计躬... - 2018-01-02
  • 第十五章 一网打尽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不错。”任云秋道:“阁下呢?”  船家道:“独角蛟万里飘。”  任云秋笑了笑道:“好外号,好名字,独角蛟应该翻江倒海,不应该飘浮万里。”  飘浮万里,岂不成了死蛇?  独角蛟听得勃然大怒,洪喝道:“好小子,你大概还不知道老夫的厉害!”... - 2018-01-06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十五章 神医赠丹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谷灵子笑了笑道:“这东西也是方才那位向堂主的,葛老哥可知它的来历么?”  葛无求道:“老夫不知道。”  谷灵子道:“葛老哥昔年行走江湖,总听说过火神罗煊吧?”  葛无求神情一楞道:“你说这是火神罗煊的霹雳子?”  谷灵子大笑道:“葛老哥... - 2018-01-08
  • 老子·道德经 第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古之善为道者①,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不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②;豫兮③若冬涉川④;犹兮⑤若畏四邻⑥;俨兮⑦其若客⑧;涣兮其若凌释⑨;敦兮其若朴⑩;旷兮其若谷⑾;混兮其若浊⑿;孰能浊⒀以静之徐清?孰能安⒁以静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⒂... - 2017-12-31
  • 第十五章 萍水论交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笑道:“不用我们打入,我看她们都会自动把我们拉进去了。”  方如苹道:“不错,人家早已吐出口风来了。”  丁剑南道:“你又多心了。”  方如苹道:“我多心了,她不是对你很好吗?”  丁剑南一把搂着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有你对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洑水三回仇仇惊夜泊 风帆一叶巾帼收孤儿_纵鹤擒龙
  •   岳天敏听他们所说,勾稠格磔,一句也听不懂,敢情他们所讲的是什么地方的土话?看情形那为首一个听不懂自己的话,由瘦削脸在传译。  “嘿”,“嘿”!为首人意似忿极怒极,对着自己两人,大声喝骂了一句。身形微晃,两条黑影,同时落到船头,身法极快!... - 2017-12-28
  • 第十五章 仆童真相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第五曦已知只要出了这座厅门,就可无事,就一言不发,挥手一掌,朝老夫人劈了过去,掌势甫发,人已转身往厅门冲去。敢情它也已发现自己功力正在逐渐减退,是以不想在厅上多耽。  要知第五曦名列南山十戾第二,在昔年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一掌含愤出手,... - 2018-01-29
  • 第十五章 物归原主_龙孙_故事大全
  •   “真的?”瘦小个子狭长的脸上,有了喜色,举起手来摸摸酒糟鼻,问道:“你打算请我老人家喝个痛快,你可知道那要多少银子?”  别人双手只能朝面前弯,他一颗头转到背后,双手居然也能朝背后弯过来。  方振玉道:“晚辈既然请你老喝酒,自然让老前辈... - 2018-02-03
  • 第十五章 终身憾事_翠莲曲
  •   傅青圭哦了一声道:“原来昨晚老前辈喂方兄服下的就是‘琼玉丹’,奇怪,琼宫公主几时把‘琼玉丹’递给老前辈的,晚辈怎会没有瞧到?”  瓢浮子笑道:“琼宫公主一身武功,已入化境,出手之快,连老道也是握到掌心,才行发觉,傅老弟如何瞧得到?”  ... - 2017-12-20
  • 第十五章 火谷老剖尸解道 连莲女路遇知音_白衣紫电
  •   山寨中很静,可以听到寨外的兽吼和猿啼声。这儿从未如此静过,现在龙潜父子在孤灯下相对,有太多的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爹,我本来想到死,我这种人活看简直多余,但我自裁即为不孝,如果爹亲手杀了我,孩儿可以瞑目,且不会落个不孝之名!” ... - 2017-12-27
  • 第十五章 因刀成仇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万遇春道:“目前连君老弟都一点眉目也没有,咱们去了,反而会误了君老弟的事。”  万巧儿不满她爷爷了,披披嘴道:“这么说,君大哥的事,咱们就不管了?”  “傻孩子!”  万遇春一手拈须,笑道:“爷爷几时说不管了?君老弟的事,不就和咱们的事... - 2018-01-28
  • 第十五章 挽回大劫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霍地站起,说道:“且慢,狄相公双亲既然遇救,文成章施放毒针,业已受到报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君子以德报怨,似乎应该从轻发落,不可再结血仇了。”  公孙襄大笑道:“这些人应该处死,就是江南四大门派掌门人都同意了,萧老岛主似乎不该在此时... - 2018-01-25
  • 第十五章 妍丑之争_引剑珠
  •   韦宗方连天元子的影子都没见过,闻言连忙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快看下去,一灯大师后来如何了?”  陆绮果然不再说话,看完了第一页,再看第二页……  “南海门素以武功奇诡著称,门下弟子很少涉足江湖,武林中人,也只闻其名,从没去过南海。  “... - 2017-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