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从林芬芳家里出来,仿佛是从澡堂里出来似的身上没有了力气,他在夏日的阳光里满头大汗地走完了一条大街,正要拐进一条街时,看到有两个戴着草帽挑着空担子的乡下人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他们就站在街道的对面,他们问许三观:

      “你是不是许三观?”

      许三观说:“我是许三观。”

      然后,许三观认出了他们,认出他们是从他已经死去的爷爷的那个村庄里来的,他伸出手掐过去,指着他们叫道:

      “我知道你们是谁?你是阿方,你是根龙。我知道你们进城来干什么,你们是来卖血的。我看到你们腰里都系着一只白瓷杯子,以前你们是口袋里放一只碗,现在你们换成白瓷杯子了,你们喝了有多少水啦?”

      “我们喝了有多少水了?”根龙间阿方。

      根龙和阿方从街对面走过来,阿方说:

      “我们也不知道喝了有多少水了。”

      许三观这时想起了十多年前李血头的话,他对他们说:

      “你们还记得吗?李血头说你们的尿肚子,他是说膀恍,你们的膀胱比女人怀孩子的子宫还要大。你们叫尿肚子,李血头叫膀眺,这膀眺是尿肚子的学名……”

      接下去他们三个人站在大街上哈哈笑了一阵,许三观自从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卖血以后,这十来年里只见过他们两次,两次都是他口到村里去奔丧,第一次是他爷爷死了,第二次是他四叔死了;“阿方说:”许三观,你有七、八年没有回来了。“

      许三观说:”我爷爷死了,我四叔也死了,两个和我最亲的人都死了,我也就死了回村里的心了。“

      七、八年时间没有见过他们,许三观觉得阿方老了,头发也花白了,阿方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涌来涌去的,像是一块石头扔进水里、一石击起千层浪。许三观对阿方说:”阿方,你老了。“

      阿方点着头说:”我都四十五岁了。“

      根龙说:”我们乡下人显老,要是城里人,四十五岁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多岁。“

      许三观去看根龙,根龙比过去结实了很多,他穿着背心,胸膛上胳膊上全是一块一块的肌肉,许三观对根龙说:”根龙,你越长越结实了,你看你身上的肌肉,你一动就像小松鼠那样窜来窜去的。你娶到桂花了吗?那个屁股很大的桂飞,我国叔死的时候你还没娶她。“

      根龙说:”她都给我生了两个儿子了。“

      阿方问许三观:”你女人给你生了几个儿子?“

      许三观本来是要说生了三个儿子,可转念一想一乐是何小勇的儿子。他就说:”和根龙的女人一样,也生了两个儿子。“

      许三观在心里想:要是两个月以前阿方这么间我,我就会说生了三个儿子。他们不知道我许三观做了九年的乌龟,他们不知道我就不说了。

      然后许三观对阿方和根龙说毛”我看到你们要去卖血,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的血也痒起来了。“

      阿方和根龙就说:”你身上的血痒起来了,就是说你身上的血大多了,这身上的血广多也难受,全身都会发胀,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卖血吧。“

      许三观想了想,就和他们一起往医院定去。他走去的时候心里想着林芬芳,他觉得林芬芳对他真是好,他去摸她的脚,她让他摸了,他去摸她的大腿根。她让他摸了,他跳起来捏住她的两个奶予,她也让他捏了,他想干什么,她都让他干成了。林芬芳都摔断了腿,还让他干那种事,他把她的断腿碰疼了,她也只是哼哼哈哈叫了几声。许三观心想应该给她送十斤肉骨头,送五斤黄豆。医院里的医生经常对骨头断

      光送些肉骨头和黄豆还不够,还得送几斤绿豆,绿豆是清火的,林芬芳天大躺在床上,天气又热,绿豆吃了能让她凉快一些。除了绿豆,再送一斤菊花,泡在水里喝了也是清火的,他跟着阿方和根龙去卖血,卖血挣来的钱就可以给林芬芳买肉骨头,买黄豆、绿豆和菊花,这样也就报答林芬芳了。

      他卖血能挣三十五块钱,给林芬芳买了东西后还有三十来块钱,这三十来块钱他要藏起来,要花在他启己身上,花在二乐和三乐身上也行,有时候也可以花到许玉兰身上,就是不能花到一乐身上。

      许三观跟着阿方和根龙来到医院前、他们没有马上走进医院,因为许三观还没有喝水,他们来到医院近旁的一口井前,根龙提起井多的木桶,扔进井里打上来一桶水,阿方解下腰里的白瓷杯子递给许三观。许三观拿着阿方的杯子;蹲在井旁喝了一杯又一杯,阿方在边上数着,数到第六杯时,许三观说喝不下去了、根龙说最少也得喝十来杯,阿方说根龙说得对可许三观就喝起了第七杯,他喝几口,就要喘一会儿粗气,第九杯没有喝完,许三观站起来,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出人命了,而且他的腿也蹲麻了。阿方说腿蹲麻了就站着喝,根龙说再喝一杯,许三观连连摇头,说他一口也不能喝了,他说他身上的血本来已经在发胀了;水喝多了就胀得更难受了。阿方说那就去医院吧,于是他们三个人走进了医院。

      他们把身上的血卖给了李血头,从李血头手里拿过来钱以后,就来到了胜利饭店,三个人在靠窗的桌旁一坐下,许三观抢在阿方和根龙前面拍起了桌子,对着跑堂喊道:”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给我温一温。“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看着阿方和根龙也和他一样地拍起了桌子,阿方和根龙先后对跑堂说:”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

      许三观看到他们忘了说”黄酒温一温“这句话,就向离开的跑堂招招手,然后指着阿方和很龙对跑堂说:”他们的黄酒温一温。“

      跑堂说:”我活到四十三岁了,没见过大热夭还要温黄酒的。“

      许三观听了这话,就去看阿方和根龙,看到他们两个人都嘻嘻笑了,他知道自己丢丑了,也跟着阿方和根龙嘻嘻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阿方对许三观说:”你要记住了,你卖了血以后,十天不能和你女人干事。“

      许三观问:”这是为什么?“

      阿方说:”吃一碗饭才只能生出几滴血来,而一碗血只能变成几颗种子,我们乡下人叫种子,李血头叫精子……“

      许三观这时候心都提起来了,他想到自己刚才还和林芬芳一起干事了,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都要瘫痪了,他问阿方:”要是先和女人干了事,再会卖血呢?“

      阿方说:”那就是不要命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352-933.html - 2018-02-07
  • 第二十五章 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 - 2018-02-08
  • 第十五章 奇案难明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薛天游和皮刀孟不假、东海双雄(乐氏兄弟)、智善大师,宋仰高等人均是旧识,一一拱手为礼,一面说道:“盟主,二位乐兄,宋兄来得正好,盟主高徒楚少侠……”  裴元钧没待他说下去,一摆手道:“薛兄,孽徒早经兄弟逐出门墙,并经通告各大门派。  裴... - 2018-05-17
  • 第十五章 杳去黄鹤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恽夫人凛然道:“客随主便,你划出什么道来,老身绝不推辞,不过我要在这里先了断一件事……”说到这里,突然回过头去,沉喝道:“王四,你说,你收受了什么人的贿赂,胆敢出卖小姐?”  王四虽然穴道受制,但因当着火灵圣母和右护法的面,四周又都是崆...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九龙王尊这一番话,已经说出今后武林中,‘正’与‘邪’两大势力,惨烈权威之争,这一争夺不知要使武林变成怎样混乱局面,造成怎样恐怖命运,当然为人所难料。  九龙王尊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自从九龙王府在二十余年前组成之后,兄弟不时感到九龙... - 2018-03-19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 - 2018-03-14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领略京城大师风范_商道_故事大全
  •   作为一个思想家,翁方纲当时非常注重修炼正道。譬如诗道,即以杜甫、苏东坡为正统,只有到了他们那种境界,方能称得上修成了正道。翁方纲主张,诗道的价值在于文字香与书卷气。  “文字香”与“书卷气”,这就是翁方纲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换言之,他认为... - 2018-01-12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五章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缪千里这一计原是想试试对方内力如何?但听“当”的一声,耿南华剑尖刺在太极牌上,居然平分秋色,各自震得后退了一步。  这一下虽然谁也没有胜过谁,但太极牌乃是重兵刃,剑尖戮上铁牌,所占的地方,比米粒还细,一下给顶得住,就必须有精纯的内力不可... - 2018-05-03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五章 尼庵与雅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爷跟前,头大的是个女千金。这位女公子叫汝梅,十六岁了,两年前就与榆次大户常家订了亲。她虽为女子,却似乎接续了乃父的血性,极喜欢出游远行,尤其向往父亲常去 的口外。她从父亲身上看到,口外是家族的圣地,可就是没人带她去。 ... - 2018-01-20
  • 第十五章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写作大部头的书。  “瞧!来了一位探险家。”老先生看到小王子时,叫了起来。  小王子在桌旁坐下,有点气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从哪里来的呀?”老先生问小王子。  “这一大本是什么书?... - 2018-03-21
  • 第十五章 两者之间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随着紫鹃走进大厅,只见葬花夫人脸色铁青,坐在一张交椅之上。  她左右两旁,坐着两个老人,正是一指乾坤蓝通和八面玲珑手唐守乾,白少辉并不认识他们。  地上坐着紫燕,神色萎顿,看去伤势不轻。  葬花夫人目光一抬,点点头道:“惊动白少侠... - 2018-03-09
  • 第十五章 仆童真相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第五曦已知只要出了这座厅门,就可无事,就一言不发,挥手一掌,朝老夫人劈了过去,掌势甫发,人已转身往厅门冲去。敢情它也已发现自己功力正在逐渐减退,是以不想在厅上多耽。  要知第五曦名列南山十戾第二,在昔年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一掌含愤出手,... - 2018-01-29
  • 第十五章 幽谷隐逸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回工夫,就已出了西门。  范君瑶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这是到哪里去?”  方璧君回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又忘了,我现在是你兄弟。”接着笑道:“你不用多问,到了你自会知道。”  范君瑶问道:“远不远?”  方壁君“咭”的笑道:“不远,...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因刀成仇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万遇春道:“目前连君老弟都一点眉目也没有,咱们去了,反而会误了君老弟的事。”  万巧儿不满她爷爷了,披披嘴道:“这么说,君大哥的事,咱们就不管了?”  “傻孩子!”  万遇春一手拈须,笑道:“爷爷几时说不管了?君老弟的事,不就和咱们的事... - 2018-01-28
  • 第十五章 挽回大劫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姥姥霍地站起,说道:“且慢,狄相公双亲既然遇救,文成章施放毒针,业已受到报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君子以德报怨,似乎应该从轻发落,不可再结血仇了。”  公孙襄大笑道:“这些人应该处死,就是江南四大门派掌门人都同意了,萧老岛主似乎不该在此时... - 2018-01-25
  • 第十五章 怪异之室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翰飞揭开玉盘,里面放着一册薄薄的书卷。封面色作古铜,像是一种特殊绢布制成,十分柔韧,上面题着“公孙氏笔录”五个正指。  陆翰飞自幼得简大先生熏陶,除了练武之外,对经书诗史,无不涉猎,此时看到这卷册子,心知是一代奇人公孙乔的见闻札记无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唬人一招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旧校场在城西偏西南隅,地势最为荒僻,一片旷地,草长没茎,平日里除了牧童放牛,很少有人经过。  南振岳、龙学文,和新缔交的易如冰,任如川,都是年轻好事的人,晚餐之后就悄悄的赶来。  校场西首,是一片榆树林,四人躲在林中,席地而坐,轻声交谈... - 2018-02-28
  • 第十五章 萍水论交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丁剑南笑道:“不用我们打入,我看她们都会自动把我们拉进去了。”  方如苹道:“不错,人家早已吐出口风来了。”  丁剑南道:“你又多心了。”  方如苹道:“我多心了,她不是对你很好吗?”  丁剑南一把搂着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有你对我... - 2018-01-18
  • 第十五章 物归原主_龙孙_故事大全
  •   “真的?”瘦小个子狭长的脸上,有了喜色,举起手来摸摸酒糟鼻,问道:“你打算请我老人家喝个痛快,你可知道那要多少银子?”  别人双手只能朝面前弯,他一颗头转到背后,双手居然也能朝背后弯过来。  方振玉道:“晚辈既然请你老喝酒,自然让老前辈... - 2018-02-03
  • 第十五章 丁天仁心头蓦然一惊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就在他思忖之际,只听楼梯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首先下楼的是九寡十八迷温九姑,接着是她的徒弟红儿,两人后面紧跟着金少泉。白少云,一脸恭敬之色,亦步亦趋的往门外行去。  丁天仁心头蓦然一惊,暗自忖道:糟糕,看这情形,金白二人分明已经着了温... - 2018-01-09
  • 第十五章 群侠贺寿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赣州府是个大地方,章、贡二水在此合流,而称赣江,水陆交通畅通,是古来军事重镇,也是赣南贸易的中心。  这几天,在赣州城里,忽然间,平空多了许许多多武林豪客。不论你走在大街上、茶楼、酒肄,和城里近二十家客店,到处可以看到身上背家伙的武林朋... - 2018-03-30
  • 第十五章 群魔乱舞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只听长眉上人和唐宗尧等三人一阵寒喧之后接着,呵呵笑道:“申大侠早就来了,现在方丈室中待茶,老衲这就和三位引介。”  说完,回头向元觉大师吩咐道:“你去请申大侠出来。”  元觉大师答应一声,合掌当胸,往里行去。  莫延年心中暗道:“他说的... - 2018-01-05
  • 第四十五章 风雨连宵客梦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说着,从几上取起画册,随手翻了几页,不由肃然起敬,抬目赞道:“画得真好,金枝铁骨,横斜淋漓,笔法苍劲,大有匹马单刀之壮,赵兄几时有暇,兄弟颇想奉乞一幅呢!”  赵南珩被他说得脸上一红,拱手道:“木兄谬赞,兄弟如何敢当?这本画册,是在一家... - 2018-05-09
  • 第十五章 暮春三月西湖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不待他说完,别过头道:“我不饿,我不要吃,哼,谁要你喂?臭男人!”  赵南珩暗自皱皱眉头,心想,你不吃就算,谁要喂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一面也就老实不客气,自顾自坐下,装了碗饭,自顾自吃喝起来,他狠吞虎咽的一连吃了三碗... - 2018-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