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丁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药汁,没有回过头去,只是随口道:

      “他叫徐少华。”

      “徐少华”,丁凤仙暗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一面说道:

      “爷爷,你该歇一回了,还是孙女来吧!”

      丁药师道:

      “已经煎好了,要趁热敷,你去给爷爷做个帮手吧!”

      丁凤仙口中哦了一声,问道:

      “爷爷,他伤势快好了,要不要替他熬一锅稀饭呢?”

      丁药师道:

      “不用,他内伤虽然好了三分之一,总是还未痊好,可以喝水,不能进食。”

      说话之时,伸手取起瓦罐,举步朝前面行去。

      丁凤仙在火炉中放好一壶水,急忙跟在爷爷身后走出。

      丁药师推门走入厢房,叫醒徐少华,说道:

      “徐少侠,你胸口这个掌印,伤及肌肉筋骨,不是光凭眼药可以痊愈,老朽熬了一罐药汁,要趁热给你敷伤,你躺着不可动,也要忍耐一些。”

      徐少华道:

      “麻烦丁老人家,在下会忍的。”

      丁药师没有多说,揭开棉被,再翻起他的胸前衣衫,然后揭开罐盖,用一条新面中蘸着热气腾腾的药什,回过身来,说道:

      “药汁很烫,少侠务请忍耐。”

      话声甫出,右手蘸了药汁的面中,朝徐少华胸口乌黑的印掌上按落。

      徐少华胸口伤势,本已疼痛欲裂,再加面中上蘸着滚烫的药汁,丁药师按落之后,就按着不动。

      这一下根本分不清是伤口疼痛,还是被药汁烫痛?反正两者都有,他几乎大叫出来;但因有丁药师嘱咐在前,不好大叫,但也轻啊了一声。

      丁药师手掌一直按着不动,而且缓缓闭上了眼睛,看情形正在默运功力,催动真气,从掌心透入伤处。

      徐少华胸口如同火烧,全身发烫,连一张俊脸都胀得通红,额上绽出一粒粒黄豆大的汗水,愈来愈密!

      丁凤仙不待爷爷吩咐,早已用清水绞了一把面中,替徐少华轻轻拭着汗水。

      徐少华咬紧牙关忍受着疼痛,连想跟姑娘家说声“谢谢”都迸不出来。

      丁药师按了一回,就收回手去,面中再向罐瓦中蘸了药汁,又乘热按上。

      徐少华这回有了准备,但还是轻“哼”了一声。

      这乘热敷伤,不但徐少华汗出如淋,就是丁药师额头也见了汗水。

      丁凤仙手里拿着面中,不停的替徐少华拭着汗水。她知道爷爷正在运功疗伤,不能给他拭汗的,是以并未替爷爷脸上拭汗。

      这样足足敷了一顿饭的工夫,丁药师才收起面中,舒了口气道:

      “好了,现在可以稍事休息,就该服药了。”

      徐少华如释重负,也吁着气,声音微弱的道:

      “多谢老人家,多谢丁姑娘。”

      丁药师道:

      “少侠此时不宜说话。”

      回头道:

      “风仙,咱们出去,让徐少侠休息一回。”

      丁风仙一双清澈的眼中流露出关切之色,看了他一眼,才随着爷爷退出房去。

      徐少华看她脉脉含情的凝注自己,心头不觉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情意,恨不得她留下来,好和自己说话,有她和自己说话,好像可以解除疼痛一般。他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就显得十分岑寂了。

      好在过没多久,丁凤仙翩然推门而入。

      徐少华急忙叫道:

      “丁姑娘。”

      丁凤仙口中嗯了一声,抬起一双清澈大眼,问道:

      “徐少侠可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徐少华脸上一红,嗫嚅道:

      “在下只是问你用过午饭了没有?”

      “还没有。”

      丁凤仙冰雪聪明,自然看得出徐少华看到自己推门走人,他脸上喜孜孜的模样,脱口叫了出声来。

      这不是他盼望着自己进来吗?

      姑娘家脸颊微微一热,扭头道:

      “爷爷正在做呢,现在已是午刻了,你该服药了。”

      接着轻哦一声,含笑着:“你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想必肚子饿了,爷爷说的,你内伤还未全好,只能喝水,不能进食,这样伤会好得快些,你只好忍着些了。

      徐少华道:

      “在下不饿。”

      丁凤仙取起一颗药九,纳入他口中,要他嚼碎了,然后端起小半碗陈酒,侧身用汤匙喂着他把药吞下。

      徐少华躺着的人,只是睁着眼睛,一霎不霎的看着她。

      丁凤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啐了一声,站起身,又从桌上取过一包药粉,用开水调开,又端着侧身坐下,娇嗅道:

      “你闭上眼睛,我才喂你服药。”

      徐少华轻声道:

      “姑娘连看都不让在下看吗?”

      丁凤仙开始喂他服药,晕红了脸道:

      “哪有像你这样看人的?”

      徐少华道:

      “在下发现伤势好得这样快法,一定和姑娘有关。”

      丁凤仙眨眨眼,问道:

      “怎会和我有关呢?”

      徐少华望着她道:

      “因为姑娘像是仙女,有仙女喂药,在下伤势自然好得快了。”

      丁风仙很快喂他服下药汁,抿抿嘴,笑道:

      “下次我要爷爷喂你,你好得一定更快,因为爷爷是伤科圣手咯!”

      说完拿起碗,像一阵风般闪了出去。

      一连三天,徐少华在丁药师祖孙的悉心照顾之下,伤势好得很快,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这三天之中,他和丁凤仙的感情,爱苗也在暗暗滋长。

      那时候的青年男女,都比较含蓄,见了面,谁也不敢从口里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来;但心有灵犀一点通,唯一的一点,就是从两人的神情之间,可以体会得出来。

      风仙姑娘早已从他口中,知道了关于他的情形,他是江淮大侠徐天华的独子,拜在他师叔闻天声的门下学艺。

      闻天声和徐天华是同门师兄弟,他们同是淮扬派的名宿。古人易子而教,所以闻天声是他师叔,也是师傅。

      闻天声淡泊名利,隐居马陵山,人称马陵先生。

      徐少华母亲过世已有三年,这次他从马陵山赶回家去,因为十月十六日是爹六十大庆,给爹拜寿去的。

      徐少华也从风仙姑娘口中,得知她双亲早故,从小就跟着她爷爷,祖孙两个人相依为命。丁药师一向行走江湖,飘泊无定,直到五年前才在柳泉定居下来。

      三天来,丁药师也发现了!

      他是老江湖,小孙女自从徐少华来了,就显得活泼起来,不时像穿花蝴蝶般从右厢进进出出,对这少年人特别关切,他怎么看不出来?

      徐少华少年英俊,人品好,家世好,真是打着灯笼走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

      只是自己是个江湖走方郎中,徐少华的父亲虽然也是江湖人,但人家却是大名鼎鼎的江淮大侠,云龙山庄,在江湖上更是声名显赫的武林世家,论身世,双方简直有天壤之别。

      他身为祖父,当然希望小孙女有个好的归宿,徐少华当然最理想也没有了,但使他担心的是双方地位悬殊,自己孙女实在高攀不上。

      这话他当然无法跟孙女明说,眼看两人谈得投缘,小孙女又鲜蹦活跳,一团高兴,老药师心里可是一半儿喜,一半儿忧,暗自替小孙女担心。

      这是第四天的傍晚时分,冬天日子较短,这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

      小客厅里早已点起灯盏,一张八仙桌上。也放好了三付碗筷,凤仙姑娘正在厨下忙碌着。

      因为徐少华明天一早,就要走了,这一餐是丁药师祖孙替他饯行。

      徐少华伤势虽然好了,体力尚未复元,他急着要走,那是因为明天已是十月十四日,离爹寿辰,只有两天了,他自然非赶回去不可。

      丁风仙心里虽然放不下,不原意他去,但这是无法挽留的事。她在厨下忙着做菜,今晚当然要让他好好吃吃自己做的菜,自然也要精心烹任。

      但另一个原因,她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乃是一双本来明亮清澈的眼睛,为了他要走,偷偷哭过,眼泡还红肿着,如何能见人?只有等天黑了,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942-946.html - 2018-03-13
  • 第二十二章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佛堂,中间一张供桌上,放了一个两尺高的神龛,不知供奉的是什么神像?  神龛前面,放着一对烛台和一个香炉,两边各有一排桌椅,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身穿黑布棉袄裤的老妪,就大马金刀般坐在左上首一把椅上,看到徐少华掀帘走入,也... - 2018-03-15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二十章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一张桌上落坐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又有两人走上楼梯,前面一个是扁脸老者,头戴毡帽,身穿古铜色大褂,扎脚棉裤,手上拿一根二尺长竹节旱烟管。后面一个是尖瘦脸汉子,穿着青布棉袍,约莫四旬左右。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右首前方一张桌上落坐。  那尖瘦脸汉子坐下之后,有意... - 2018-03-14
  • 第二十三章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黑袍老者依言坐了上首。徐少华、祖东权就在左右两边的椅上落坐。  小红捧银壶给三人面前斟上了酒。  徐少华拱手道:“谷主原谅,在下不善饮酒。”  黑袍老者含笑道:“老夫也不善饮,咱们就以此一杯为限,慢慢的喝。”  一面回首朝祖东权道:“祖... - 2018-03-15
  • 第二十四章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 - 2018-03-15
  • 第二十九章 贾老二一闪身就不见了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 - 2018-03-15
  • 第二十八章 独眼龙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 2018-03-15
  • 第二十五章 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少谷主”!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  蓝如风、史琬正在和张、任二长老动手,这时不约而同的喝道:  “千毒谷的九毒寡妇来了,还不快住手?”  张、任二长老自然看到了,果然依言收手,双方各自跃开。  这时,大路上另有六六条人影,飞掠而... - 2018-03-15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二章 琉璃堡在酒泉以西的大漠里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而琉璃堡还在酒泉以西,玉门关外人迹罕至的大漠里。在中原人的心目中,那是一个出产珍奇罕见的琉璃精品的传奇般的所在。中原的琉璃炼制工艺平庸,那些被王公大臣们抢着收藏、进献到宫里去的惊世杰作,全部来自关外那个神秘的琉璃... - 2018-12-12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从此独自一人,那些日子李兰早出晚归,她所在的丝厂已经停产闹革命了,宋凡平留给她一个地主婆的身份,她每天都要去工厂接受批斗。李光头没有了宋钢,也就没有了伙伴,他整日游荡在大街小巷,像是河面... - 2018-02-01
  • 第二章 剑扇争辉_龙孙_故事大全
  •   祝祥瘦削脸微微一沉,说道:“郝老那是真的不肯回去了?”  郝寿臣耸着肩,苦笑道:“老朽方才已经说过,去了也无能为力。”  祝祥森然一笑道:“郝老总该知道七星堡的威名,家师令出如山……”  郝寿巨道:“这个老朽知道。”  祝祥道:“家师要... - 2018-01-31
  • 第二章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宋钢悄悄热爱上了文学,他对五金厂的供销科长刘作家十分尊敬。刘作家的办公桌上堆了一叠文学杂志,说起话来虚无缥缈。刘作家喜欢高谈阔论地说文学,在厂里抓住一个人就会滔滔不绝,可惜五金厂的工人们听不懂他的话,只能满脸傻笑地看着刘作家,私底下议论... - 2018-02-02
  • 第二十二章 居心险诈_龙孙_故事大全
  •   瘦高老者身为五行门掌门,半生就在拳掌上消磨,经验何等丰富,不待方振玉袖子卷到,身子往后一仰,躲开了这一招。  但他那知方振玉这一记衣袖,使的乃是“天龙十八式’中的扇招,招中有招,他上身往后一仰之际,忽觉风声飒然,方振玉的一点衣袖,在他腰... -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 - 2018-02-04
  • 第二章 李光头偷看女人屁股后身败名裂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厕所里偷看女人屁股后身败名裂,我们刘镇的群众都认识这个十四岁的少年了。在大街上,年轻的姑娘们躲着他,没发育的小女孩和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也躲着他。李光头愤愤不平,心想自己在厕所里偷看了不到... - 2018-01-30
  • 第二章 空蒙插花庙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插花庙前面,有一片广场,那是一年一次赶集时用的,多年春天的一场庙会,称之为“插花庙市”附近数十里,甚至百里外的人都会赶起来,其是人山人海,允称盛况!  你想,要容纳数万人集会,加上各式各样的摊位,这片广场要有多大?  正因为广场甚为辽阔... - 2018-01-29
  • 第二章 瞎眼佛婆(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突听有人叫了声:“老前辈请留步。”  声音是从右首竹林中传出。  灰衣妇人脚下一停,回头问道:“是什么人?”  竹林中人影闪动,快步走出一个人来。老远就拱着手作揖道:“晚辈奉家师之命,专程拜蔼老前辈来的。”  这人正是下午在小酒店里向韩... - 2018-01-27
  • 第二十二章 起舞莲花剑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突听两人之间,响起了“啪”的一声,紧接着有人闷哼出声,两条人影就倏然分开。  性通双手合十,说了句:“小僧得罪了。”  飞天豹子佟禄山一张豹头环眼的黑脸,胀得色若猪肝,他左手紧紧按着右肩,咬牙切齿,强忍着疼痛,哼了一声,敢情他右肩骨已被... - 2018-01-25
  • 第二章 瞎眼佛婆(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花衣姑娘笑得更甜,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口中低“哦”一声,问道:“是了,我听爷爷说,你身边有一支铜箫,是很有名的,你师傅是谁?”  君箫道:“家师是全真道士,姓王,道号白山。”  花衣姑娘低低的念着,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爷爷没事的时候... - 2018-01-27
  • 第二十二章 随驾出巡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朝云如天点头为礼,含笑道:“云兄早。”  云如天只是冷傲地略为颔首,说了声:“早。”  君箫心中暗道:“好个冷傲的人。”  沈功甫忙道:“在下替两位带路。”  举步往楼下行去。  君箫、云如天两人,随着他身后而行,君箫因云如天生性孤... - 2018-01-29
  • 第二章 倒竖蜻蜒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就在此时,只听身后响起武老人家的声音,说道:  “明扬,你怎么了?”  这声音听到狄明扬的耳里,不知有多亲切,心头大喜过望,急忙转过身去,只见武大先生面含蔼笑,就站在亭中,这就大声说道:  “武老人家,你真的没死……”  武大先生一双炯... - 2018-01-22
  • 第二章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坐在瓜田里吃着西瓜,他的叔叔,也就是瓜田的主人站了起来,两只手伸到后面拍打着屁股,尘土就在许三观脑袋四周纷纷扬扬,也落到了西瓜上,许三观用嘴吹着尘土,继续吃着嫩红的瓜肉,他的叔叔拍完屁股后重新坐到田埂上,许三观问他:  “那边黄灿... - 2018-02-06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四十二章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二三十里路,很快就到达了。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一座六角形瓦覆盖的亭子,就矗立在山麓间,它是白骨门接待宾客的“迎宾亭”!  你别小觑月华峰山麓,这座小小的六角亭子!  自从白灵君选定以析城月华峰作为白骨门的场地之后,近八十年来,没... - 2018-03-18
  • 第二章 剑震群豪、老僧释怨因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经过这一阵剧斗,心中陡然感到一阵悲哀心想:他这次寻仇修剑院,满以为自己的武功,足可抵抗九大剑客联手围攻。  万没想到修剑院,只不过派出这三个乳臭来干的男女孩童,和自己搏斗了百余招,也没见到人家败了多少,何况那绿衣丽女,以及青城九大... - 2018-03-15
  • 第五十二章 盛世贤、贾老二两人刚跨进起居室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
  •   盛世贤、贾老二两人刚跨进起居室,只听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问道:  “外面是什么人?”  随着话声,里首右边一道棉帘启处,走出一个一身白色衣裙长发披肩的少女来,她竟然会是飞琼!  这把盛世贤、贾老二两人看得不期一怔!  飞琼看到两人也怔得一...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十二章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 -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