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平步青云 楔子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在清朝咸丰七年,英商麦加利银行设分行于上海以前,全国金融事业,为两个集团所掌握,商业上的术语称为“帮”,北方是山西帮,南方地宁绍帮,所业虽同,其名则异,大致前者称为“票号”,后者称是“钱庄”。

      山西帮又分为祁、太,平三帮,祁县、太谷、平遥,而始创票号者,为平遥人雷履泰。他最初受雇于同县李姓,在天津主持一定颜料铺,招牌叫做“日升昌”,其时大约在乾隆末年。日升昌在雷履泰的悉心照料之下,营业日盛,声誉日起,连四川都知道这块“金字招牌”,因为雷履泰经常入川采购铜绿等等颜料,信用极好。

      四川与他省的交通最不便,出川入川携带大批现金,不但麻烦,而且有风险。于是雷履泰创行汇兑法,由日升昌收银出票,凭票到指走地点的联号兑取现银。当然,汇兑要收汇费,名为“汇水”。汇水并无定额,是根据三个因素计算出来的:第一,路途的远近,远则贵,近则廉。第二,银根的松紧,大致由小地方汇到大地方来得便宜,由大地方汇到小地方来得贵,因为地方大则银根松,地方小则银根紧,如某处缺乏现金,而有待兑的汇票,则此时有客户交汇,正好济急,反有倒过来贴补客户汇费的。

      最后是计算银锭的成色,银锭的大小,通常分为三种,最大的五十两,为了便于双手携捧,做成两头翘起的马蹄式,即所谓“元宝”,而出于各省藩库的,称为“官宝”,其次是中锭,重十两,有元宝形的,称为“小元宝”,但通常都做成秤锤式,最小的或三两,或五两,通称“银锞”。再就是碎银,轻重不等。此外各省有其特殊的形制,如江浙称为“元丝”,底凹上凸,以便叠置。但不管任何形状、大小,银子的成色,各地不同,需要在交汇时核算扣足。

      由于汇兑凭票兑银,所以叫做“票号”。早先运送现银的方法,如果不是随身携带,就得交镖局保送,费用大,麻烦多,走得慢,而且还有风险,万一被动或者出了其他意外,镖局虽然照赔,但总是件不愉快的事,所以票号一出,请教走镖英雄好汉的人就少了。

      早期的票号,多为大商号兼营的副业,到咸丰初年,始有大量专营的票号出现。但票号的势力不得越长江而南,因为江南的钱庄,为保护本身的利益,一方面仿照票号的成例,开办汇兑业务,一方面力拒票号的侵入。至于票号除汇兑以外,以后亦经营存款及放款,所以票号与钱庄的业务,由于彼此仿效的结果,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在规模上,钱庄逊于票号而已。

      钱庄业多为宁绍帮所经营,而镇江帮有后来居上之势。但在同治到光绪初年,全国最大的一家钱庄,规模凌驾票号而上之,同时他的主人亦不属于宁绍帮,是为当时金融业中的一个特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7-919.html - 2018-01-13
  • 第一章 楔子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仅仅在一百年前,商家还挤不进中国的正史。明清晋商,则连野史也不着痕迹。因此,晋商吸引我的,不在他曾富可敌国,而在他从不曾形诸文字。  咸丰初年,眼瞅着太平天国坐大,清廷就是奈何不了。光是筹措繁浩的军饷,就叫朝廷窘迫之极。那时的中央财政,... - 2018-01-19
  • 第三章 仗义执言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杭州府知府吴云,一名吴世荣,到任才一个多月,对于杭州的情形还不十分熟悉。德馨邀他一起去为阜康纾困,觉得有几句话,必须先要交代。“世荣兄,”他说:“杭州人名为‘杭铁头’,吃软不吃硬,硬碰的话,会... - 2018-01-19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五章 回光返照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从第二天起,阜康照常开门,典当、药店、丝行,凡是胡雪岩的事业,无不风平浪静。大家都兴致勃勃地注视着初五那一天胡家的喜事,阜康的风潮为一片喜气所冲淡了。   &nb... - 2018-01-19
  •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是这样的,有一批米,要借重老大你的船;走海道,由海宁进鳖子门,入钱塘江,运到杭州。”尤五又说,“杭州城里的百姓,不但吃草根树皮,在吃人肉了;所以这件事务必要请老大你帮忙,越快越好。”  “尤五哥,你的事,一句话。不过,沙船帮的情形,瞒... - 2018-01-16
  • 第六章 探骊得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乌先生却还未睡,所以一请就到,他是第一次见德馨,在胡雪岩引见以后,少不得有一番客套,德馨又恭维他测字测得妙,接下来便要向他“请教”了。    “不敢当,... - 2018-01-19
  • 第二章 甲申之变(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枪价是小事,只要快。应春,你今天就去办。”    古应春依他的要求,奔走了两天,总算有了头绪,急于想要报告胡雪岩,哪知寻来寻去,到处扑空,但到得深夜,... - 2018-01-19
  • 第二章 变起不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螺蛳太太已经上床了,丫头红儿来报,中门上传话进来,说旱康的档手谢云青求见。    “这时候?”螺蛳太大的心蓦地里往下一落,莫非胡雪岩得了急病?她不敢再想... - 2018-01-19
  • 第七章 查封典铺(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杨书办惠了帐,带着马逢时穿过两条街,进入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在巷底有一家人家,双扉紧闭,但门旁有一盏油灯,微弱的光焰,照出一张退了色的梅红笺,上写“孙寓”二字。  &nbs... - 2018-01-19
  • 烟消云散 后记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写完《灯火楼台》最后一章,真有如释重负之感。《胡雪岩》、《红顶商人》等作自连载未几,即谬承读者奖饰有加;单行本出版后,行销遍及世界各地的华人社会;甚至还有许多外国读者,他们不识中文,特为请他们... - 2018-01-19
  •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讲的是一个掘藏的故事。凡是大乱以后,抚缉流亡,秩序渐定,往往有人突然之间,发了大财,十九是掘到了藏宝的缘故。    埋藏金银财定的不外两种人。一种... - 2018-01-19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七章 查封典铺(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周少棠不作声,他倒是想推辞,但找不出理由,最后只好这样说:“我要同我老婆去商量看。”    第二天一大早,周少棠还在床上,杨书办便来敲门了。起床迎接,周... - 2018-01-19
  • 第九章 少年绮梦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走过一家小饭馆,胡雪岩止住了脚,古应春亦跟着停了下来。那有饭馆的金字招牌,烟熏尘封,已看不清是何字号,进门炉灶,里面是一间大厅,摆着二三十张八仙桌,此时已将歇市,冷冷清清的,只有两桌客人,灯火... - 2018-01-19
  • 第二章 沙船经崇明岛南面入海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由济河出长江,经崇明岛南面入海;一共是十八号沙船,保护的洋兵——最后商量定规,一共是一百十二个人,一百士兵,大多是“吕宋人”;十二个官长,七个吕宋人,三个美国人,还有两个中国人算是联络官。分坐... - 2018-01-16
  • 第六章(1) 胡雪岩上了心事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一个多月以后,刘不才重回上海,他的本事很大,为胡雪岩接眷,居然成功。可是,全家将到上海,胡雪岩反倒上了心事,就为借了“小房子”住在一起的阿巧,身分不明,难以处置,只好求救七姑奶奶。 ... - 2018-01-17
  • 第二部 红顶商人 第一章 游天勇红曾国藩送信(1)_红顶商人胡雪岩
  •   “禀大帅,”戈什哈向正在“饭后一局棋”的曾国藩请个安说,“浙江的差官求见。请大帅的示:见是不见?”曾国藩正在打一个劫;这个劫关乎“东南半壁”的存亡,非打不可,然而他终于投子而起。  “没有不见之理。叫他进来好了。”  那名差官穿着一身破... - 2018-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