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秋迁院落浑非昨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不知她说的封“老前辈”是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

      玄衣女子接着道:“贱妾听说岳少侠是从马迹山来?”岳少俊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从马迹山来。”

      玄衣女子一双秋波望着岳少俊,问道:“岳少侠见到宋老爷子了么?”

      岳少俊心中一动,暗自一忖道:“莫非要自己捎信的涂姓汉子,就是她们一夥的人,不然,她怎知自己去见宋老爷子的呢?”一面抬目说道:“见到了,只见宋老爷子中了贼人的暗算……”

      他故意拖长语气,没往下说。

      玄衣女子奇道:“宋老爷子中了贼人暗算?我怎么会没有听人说起呢?”

      岳少俊心中暗暗冷笑,说道:“宋老爷子只是一时不察,中了奇毒,但他有唐门专解天下奇毒的’八宝解毒丹’,自然不足为害,外面的人,如何会知道?”

      玄衣女子举手掠掠鬓发,淡淡说道:“贱妾只是随便回问罢了,不过我倒想跟岳少侠打听一个人。”

      岳少俊问道:“仲姑娘要问的是谁?”

      玄衣女子道:“是宋老爷子的外甥女,淮扬大侠恽钦尧的独生女儿恽慧君姑娘。”

      岳少俊道:“在下和这位恽姑娘不熟。”

      玄衣女子道:“岳少侠在天华山庄中,可曾听说恽姑娘得到剑的事么?”

      岳少俊故作不解,愕然问道:“在下未曾听他们说起,不知姑娘所说得剑的事,又是什么事呢?”

      玄衣女子笑了笑道:“恽慧君得的自然是贞姑剑了,难道岳少侠还不知道么?”

      岳少俊道:“在下真的不知道。”

      玄衣女子格的一声娇笑,说道:“真人面前,不用说假,岳少侠难道不是为贞姑剑来的?”

      她两只似笑非笑的眼睛,盯着岳少俊,续道:“岳少侠前晚搭乘恽慧君的船渡江,听说她对你不错,难道连她半点口风,都没探得出来?”

      岳少俊听了暗暗一怔,说道:“仲姑娘对在下倒似知道的多!”

      玄衣女子道:“我也是适逢其会,知道一点罢了。”

      岳少俊道:“在下也想请教仲姑娘一件事。”

      “请教不敢。”

      玄衣女子续道:“岳少侠只管请说。”

      岳少俊目光一抬,问道:“只不知姑娘后……”

      玄衣女子不待他说下去,嫣然一笑道:“岳少侠难道还看不出来什么?”

      “噢!”岳少俊低噢了一声。

      这声轻噢。在他来看,只是感到惊异而已,听玄衣女子口气,好像自己应该看得出来!

      不错,她方才曾说自己是封老前辈门下,敢情是认错了人,自己没有否认,只是不想和她多说而已。

      但这声轻“噢”,听到玄衣女子的耳中,可会错了意,她还以为岳少俊知道她的来历了,彼此心照不宣。“

      因此她盈盈站起,说道:“我们一向尊重贵派,岳少侠既然没有听到贞姑剑的下落,贱妾就不好多问了,岳少侠请用茶,贱妾好教人送岳少侠出去。”

      岳少俊站起身道:“不用了,在下这就告辞。”

      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岳少侠请喝了茶再走不迟。”

      她一再说出“喝茶”的话来,顿使岳少俊心中一动,暗道:“对了,昨晚我就是喝了白发老妪的茶,才会昏昏欲睡、一定是那茶中放了蒙汗药了,那么……”心念转动,说道:

      “仲姑娘不用客气,在下不打扰了。”

      说罢,正待举步往外行去。

      玄衣女子道:“岳少侠请留步,你已经知道贱妾来历,就该知道咱们行动,一向极为隐秘,不能让人知道,岳少侠不喝这盅茶,贱妾如何送你出去?”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岳少俊道:“仲姑娘之意,是要把在下迷翻了再送出去了?”

      玄衣女子歉然道:“岳少侠是明白人,贱妾行踪,目前还不欲人知,只好出此下策,贵我双方合作有日,还望岳少侠谅解才好。”

      岳少俊道:“这……”

      玄衣女子没待他说下去,抬手一指,点了过来,她出手如电。岳少俊没有躲闪。应指往后便倒。

      这好像做了一场春梦!

      不!春梦了无痕,袒这场梦却有迹可求!

      岳少俊只觉脸上一阵清凉,人随着清醒过来,他依然和身躺在床上,衣服未解,鞋袜未脱,一眼就看到床上挂着蓝白花讽帐子,不是依然在自发老妪胡大娘家东厢么?”

      这时花布帐子已被人撩起,正有一个苗条人影低声叫道:“岳相公,你快醒一醒。”

      岳少俊还在想着方才和玄衣女子的一番谈话,历历如在目前,橱中不觉“噢”了一声,立即翻身坐起,问道:“你是谁?”

      此刻远处隐隐传来鸡鸣,敢情己是五更天了,但室内却一片黝黑。

      只听那苗条人影轻声说道:“小婢是小翠,特地救你来的。”

      原来刚才一盅冷水,就是她泼的。

      岳少俊奇道:“你是小翠姑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随着话声,跨下木床。

      小翠退后,低声说道:“霍总管料定贼党不会放过岳相公,因此要宋武暗中跟着岳相公下来,小姐就叫小婢也跟着同来。贼党把岳相公掳去,小婢和宋武一直跟到戚墅堰,宋武赶回去报信,小婢隐身附近,不敢妄动。后来他们不知怎的把岳相公送回来了,小婢才进来用冷水泼醒相公,这里的胡婆子是贼人一党,你快随小婢出去。”

      说罢,很快转过身去,这一转身,口中忽然轻“咦”了一声说道:“小婢进来之时,窗户明明开着的,这是什么人把它关起了呢?”

      只听有人在房门口压低声音,说道:“岳相公刚起床,开了窗户,会着凉,自然是老婆子关起来的了。”

      房门呀然推开、白发老妪胡大娘咧着嘴,当门而立,笑得好不深沉。

      小翠惊“啊”一声,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右手抬处“锵”然掣出了短剑。

      胡大娘干笑道:“小姑娘,别怕,老婆子不妨告诉你,咱们发现岳相公是自己人,才把他送回来的;至于霍总管派来的宋武,已在半途里叫咱们截着了,现在只有你一个,还是乖乖的放下兵刃,老婆子看在岳相公份上,绝不难为于你……”

      小翠回身望望岳少俊,惊疑的道:“岳相公……”

      岳少俊愤然作色道:“老婆婆,你胡说什么?谁是你们自己人?”

      胡大娘阴笑道:“岳相公,这小丫头放她不得,她走不了。”

      小翠不待她说完,口中一声清叱,短剑挥处,冲了过去。

      胡大娘嘿然道:“来得好!”

      身形一侧,避过她剑势,伸手朝小翠右腕关节抓来。

      小翠右腕一缩,短剑挑起,反削胡大娘手爪。

      这间厢房,地方本来不大,两人堵在房门口动手,岳少俊就无法出去,口中急忙叫道:

      “小翠姑娘,你退下来。”

      他话声甫出,胡大娘已经在探手之间,一把扣住了小翠脉门,干笑道:“小姑娘,你再挣动一下,老婆子就扭断你一条粉嫩的胳臂。”

      敢情她在说话之时,手把突然加重,痛得小翠口中“啊”了一声。

      岳少俊道:“老婆婆,快放开她。”

      胡婆子还没说话,她身后忽然传出格的一声轻笑,说道:“胡婆子,岳相公叫你放开她,你再不放的话,我只要掌力一吐,就会震断你又老又黑的心脏。”

      胡大娘背后果然被一只软绵绵的手掌给抵住了。

      胡大娘大吃一惊,扭头问道:“你是谁?”

      岳少俊被胡大娘和小翠二人挡在门口,看不到来人,但他一听声音,不由大喜,忙道:

      “是竺姑娘……”

      就在他说话之时,门外(房门外乃是客堂中也)响起一声嘶然轻啸,紧接着是竺秋兰的娇叱,和几声“叮”“叮”铁器落地之声。

      胡大娘突然大笑了声,拖着小翠往门外退去。

      胡大娘和小翠一退,岳少俊也跟着朝房门外掠去。

      客堂前面,两扇木门敞开,透进了稀微的晨曦!

      但客堂上还是一片昏暗,胡大娘和小翠已经不见人影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5-918.html - 2018-01-13
  • 第四章 打通经脉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谷口之内,四面环山,地方好像很辽阔,但看去一片都是树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穿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都种着花木,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反正花气很浓郁。  七姑娘一直没有说话,踏上石板路,才回头道:“狄明扬,你怎么不说... - 2018-01-22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二十四章 情遗故都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三月初八这个日子,六爷最不能忘记了:去年因洋人陷京,朝廷将耽误了的恩科乡试,推延至今年的此日开考。  朝廷发此圣旨的时候,还正在山西北路逃难呢,就以为今年三月能雨过天晴?三月是到了,朝廷却依然在西安避难。议和受尽屈辱,还是迟迟议不... - 2018-01-21
  • 第四节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我来到了记忆之路的尽头,不管如何努力回想,在此之后没有任何情景,蛛丝马迹也没有。谭家鑫的眼睛瞪着我,以及随后的一声轰然巨响,这就是我能够寻找到的最后情景。   &... - 2018-01-22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四章 东厢迎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 - 2018-01-18
  • 第四章 千里寻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这是唐河一处渡头!  从南阳到唐河县,是一条大路.但唐河一衣带水,江面潦阔,那时候还没有这么长的桥,行人车马,都得靠渡船渡河。  这种渡船,是专门渡河的,船舱内容得下几辆马车,还可以载上三五十个人,两边对开,此来彼往,整天像穿梭般在江面... - 2018-01-18
  • 第四章 西帮腿长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六爷被驱鬼的锣声惊醒后,再也没有睡着。   母亲的灵魂不来看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奶妈说,母亲并非弃他而去,是升天转世了。但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他希望母亲来保佑他初试中举,金榜题名,分享他的荣耀。  神奇的是,他在心里... - 2018-01-19
  • 第四章 左宗棠接两江总督的任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在上海,一直等得到左宗棠的确实信息。左宗棠已于十月十八日出京,但不是由天津乘海轮南下,经上海转江宁去接两江总督的任,而是先回湖南扫墓,预计要到年底快封印时,才会到任,胡雪岩本打算在上海迎... - 2018-01-17
  • 第一章 我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_活着_故事大全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 2018-01-21
  • 第二章 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_活着_故事大全
  •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 - 2018-01-21
  • 活着 前言_活着_故事大全
  •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 - 2018-01-21
  • 第三章 浪子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_活着_故事大全
  •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 - 2018-01-21
  • 白银谷 后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写完最后的章节,如释重负,也有一点怅然若失。写这部长卷,比预想的要累人,却也比预想的要“迷人”。两年多时间,全身心陷在这“白银谷”中,几不知外间正“跨世纪”。除非不得已了,每日都要写两三千字,时有倦意,却也常有走笔生趣的愉快。如此旷日持... - 2018-01-21
  • 白银谷 尾声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六爷赴西安参加借闱乡试,延迟两年后,终于走进了贡院文场。  赴陕时,他要带了六娘同往,老太爷断然不允。只是召回了何老爷,陪六爷赴陕赶考 。新婚后,六爷一直厮守着孙氏,备考哪能十分专注得了?但进入考场,倒也真做... - 2018-01-21
  • 第二节 我刚刚搬进出租屋的时候_第七天_故事大全
  •     一年多前,我刚刚搬进出租屋的时候,隔壁住着一对头发花花绿绿的年轻恋人,他们每天早出晚归,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工作。他们的头发差不多每周都会变换一种颜色,绿的、黄的、红的、棕色... - 2018-01-24
  • 第八章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_活着_故事大全
  •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 - 2018-01-21
  • 第七章 有庆死了_活着_故事大全
  •     那天傍晚收工前,邻村的一个孩子,是有庆的同学,急冲冲跑过来,他一跑到我们跟前就扯着嗓子喊:    “哪个是徐有庆的爹?”  &nbs... - 2018-01-21
  • 第五章 有庆念了两年书_活着_故事大全
  •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家里日子算是好过一些了,那时凤霞也跟看我们一起下地干活,凤霞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家里还养了两头羊,全靠有庆割草去喂它们。每天蒙蒙亮时,家珍就把有庆叫醒,这孩子把... - 2018-01-21
  • 第三十章 谢绝官银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西帮票号重返京津复业,严守了“天大窟窿赔得起”的祖训,敞开老窖积蓄,源源调运巨银上柜,兑现旧票,赔偿损失,很快激活了银市。西帮的实力再次惊动天下商界,西帮 信誉更是陡涨,达到历史顶点。历劫遇险反能借势出奇,这本也是西帮的... - 2018-01-21
  • 第二十九章 走出阴阳界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津号开局稍见起色后,邱泰基也才给家中写去一信。   票号驻外人员的家信,一般都是寄回老号,老号再捎话给收信的家眷,叫他们来取。邱泰基这封信,自然是温雨田从城里的天成元老号取回来的。他见信是从天津发来,很有些奇怪。  显然... - 2018-01-21
  • 第二十二章 老夫人之死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自进入腊月,杜筠青就得了一种毛病:爱犯困,常嗜睡。大前晌后半晌的,不拘坐着站着,有事没事,动辄就犯起困来。挣扎了摇头眨眼,想扛住,哪成?没挣扎几下呢,已经歪 那儿迷糊着了。  杜筠青一再吩咐杜牧,见她迷糊着了,赶紧叫醒,... - 2018-01-21
  • 第二十三章 祖业祖训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老夫人出殡后没几天,就传来一个可怕的消息:晋省东天门已被德法洋寇攻破,官兵溃败而下,平定、盂县已遭逃兵洗劫。日前,乱兵已入寿阳,绅民蜂拥逃离,阖县惊惶。与 寿阳比邻的榆次也已人心惶惶,纷纷做逃难打算。  榆次紧挨太谷。彼... - 201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