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是老夫告诉你,如果你没将武功练到自信能杀害我之前,绝对不要再被我遇上,如果再被我遇上之时,我不会像这二次一般,让你轻易逃生。……”

      说过话,他转首对岳凤飞叫道:

      “走!我带你去见虬龙公主。”

      转身向庭院东面房屋小道走去!

      岳凤飞左手一招,屋脊上无声无息的跃落神箭八雄,他们九个人紧随着鬼矶土秦风背影消逝在转弯的屋角。

      他们一离去之后,那盘膝跌坐不动的煞星手冷白,突然站起身来对黄秋尘说道:

      “黄兄你还能走动吗?”

      黄秋尘这时盘膝跌坐地上调息,闻言答道:

      “休息片刻大概可以冷兄有什么要事?”

      冷白突然说道:

      “咱们若在这里呆留半刻,可能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高云岳大惊急道:

      “黄少侠,那么我背着你走。

      黄秋尘摇头苦笑道:

      “不行!我现在五脏六腑好像都离了位,如果再稍一动,便要身罗残疾,变成残废!冷兄是不是说他不会放过机会,重新返回来杀害我?”

      黄秋尘所说的“他”当然是指鬼矶土秦风而言。

      冷白点头道:

      “不错,我看那人绝不会放过黄兄,以及和黄兄有接触的人。”

      黄秋尘道:

      “嗯!他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为了保全实力……高大侠和冷兄,你们赶快走吧!”

      高云岳道:

      黄少侠伤重无人照护,若真的敌人前来,岂不束手待毙。

      煞星手冷白突然凄凉的长叹一声,道:

      “黄兄义薄云天,对待朋友至情至理,现在你伤势垂危,咱们如果这样离去,心何能安,唉!如果敌人万一真的前来,兄弟倒愿和黄兄陪葬于此。”

      黄秋尘见两人执意不肯离去的情形,极是感动,呐呐道:

      “两位这般相护之情,叫我日后如何能报答隆情盛恩。

      高云岳急道:

      黄老弟,你不要误了时刻,赶紧闭目调息疗伤,我暂时当你的护法。

      黄秋尘闻言立刻敛聚心神,缓缓运起吐纳术来。

      煞星手冷白就跌坐黄秋尘的左侧,闭目调息。

      夜寂静得使人骤起一种恐怖,阴森之感。

      高云岳战战兢兢的举剑站在黄秋尘六七尺之侧,虎目不时张望着四周绵绵屋脊院落,他心中真怕鬼矶土秦风再度前来时。

      大约有一盏热茶工夫,由黄秋尘体内的突然响起一阵“嘟嘟……”的声响!

      高云岳心头一震,转首望去。双眉不禁皱了起来。

      原来黄秋尘头顶”百汇”穴上,竟然缓缓升起一缕烟雾,他的脸部红光换发,气息若有若无,显然已进入神游六虚无我之界。

      黄秋生这种奇异的武功成就,使高云岳震惊不已。

      那盘膝跌坐黄秋尘身侧的冷白,也睁开眼睛看得呆了一呆.心中暗中付道:“他内功怎么这般绝高……如果再让他练上十年,江湖武林中那一位是他的敌手……。”

      蓦然,冷白眸中迅快的掠过一线凶光,他缓缓的站起身来。

      就在此时,黄秋尘口中发出一声“啊”的呼叫,那盘膝跌坐的身子,缓缓的向前倒了下去。

      冷白惊呼道。

      “黄兄,你怎么啦!”

      猛地一欺身,右手疾速向黄秋尘身躯拂去:

      高云岳看得大惊,喝道:

      “不要动他”

      他因生怕冷白右手抓动黄秋尘身子,心中一急,竟然出剑截击冷白的右手腕脉。

      江湖间,波诡云谲,变化莫测,实在令人难料,冷白这一拂乃是暗含内劲,欲伤害黄秋尘,想不到高云岳这一剑,竟然救了黄秋尘的命,要知高云岳根本就没想到冷白包藏祸心。

      冷白为求自保腕脉,只得疾速收回右手,右脚疾如电闪踢向高云岳腹部要害,口中喝道:

      “高大侠,你出剑伤我是什么意思?”

      高云岳身子一侧.避开这招急快的腿法,忙道:

      “冷少侠,不要误会……”

      他语声没落,那知冷白欺身猛进,左右双手恍似雷奔电闪,追击高云岳,“将台”、“腹结”’,二处要害。

      他这两招暗含上乘的内家点穴法,招式出手,劲风飒飒。

      高云岳想不到冷白会向自己骤下辣手,一个闪身不及,高云岳的“腹结”穴,被冷白指风略微扫中,只感半身麻木。差点跪倒地上,幸他右剑文地,双肩晃一晃,仍然站着。

      但是冷白好像存心伤害高云岳,双掌一错,又欺身猛进过去。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黄秋尘的声音,叫道:

      “冷兄,你们怎么了?”

      煞星手冷白后面飘风声响,心头大惊,横侧跨出二步,回头一看,黄秋尘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满脸迷惑的望着自己和高云岳。

      冷白冷声一笑,说道:

      “黄兄,你醒来得正好,高大侠趁你运功之际,竟然施出凌厉剑招存心伤害你。

      黄秋尘闻言抬眼看向高云岳,只见高云岳这时面色铁青,气得混身颤抖,久久方才出声喝道:

      “冷白,你不要含血喷人。”

      煞星手冷白阴声寒笑,道:

      “哼!你说我血口喷人,你看我这右手衣袖是被谁的剑割破的。”

      原来刚才高云岳出手一剑,略微割破了冷白右手衣袖一个裂缝。

      黄秋尘看得眉头紧皱了起来,他当然不会相信高云岳存心要伤害自己,可能那是一种误会。

      高云岳本来心中对于煞星手冷白,没有存着丝毫疑怀,这时他忖想刚才情景……不禁心头一动,暗道:“冷白难道心存诡谋,欲加伤害黄秋尘……。”

      想到此处,高云岳暗暗综合冷白一些作为,他不禁澈然大悟。怒声喝道:

      “冷白,原来你是个这般阴险奸诈的人,我差点也被你蒙骗了,哈哈……如果你不指说我要暗害黄少侠,我一时真也想不出你刚才的心机歹毒……”

      黄秋尘根本不知经过情形,于是问道:

      “高大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高云岳闻言便将经过情形告诉黄秋尘……

      高云岳沉声接着说道:

      “黄少侠,你认为他刚才真的在白衣中年胖汉手下受创吗?据我现在猜想,冷白居心险恶,目的在使你缠斗白衣胖汉借刀杀人……”

      煞里手冷白闻言冷涩涩笑道:

      “高云岳,你已经说够了吗?”

      黄秋尘听完高云岳这番话,再联想到冷白对自己诉说:钟楼的坏话……骗自己说高云岳等人惨死的事……以及三翻两次的询问钟楼传授自己经文的事……”心中不禁对冷白的话,引起反感,暗暗忖道:

      “在刚才我看冷白真的没在鬼矶土一掌之下受重伤,当时冷白不是安然无恙的盘膝跌坐地上,如他伤势异常惨重,怎么会由三四丈被鬼矶土震飞,而还能悠悠闲闲的稳落地面,分明他心中另有诡谋。

      心念一转,黄秋尘心头忽生怒火,想道:“此人这等奸诈,阴心深沉,自己岂可和他称兄道弟论交……”

      但他转念一想,冷白对待自己一片情义,怎能为着这点事情闹僵,使他难堪,纵然他对自己存着什么歹毒心机,只要自家暗暗防他就是了,想到这时,不禁怒意顿消淡淡一笑,道:

      “高大侠,冷兄,这事都是两人出自误会,唉!如果你两人在刚才离去;便不会闹得面红耳赤,不过大家并非初相识的人,事情弄清楚了就好啦!”

      煞星手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黄兄现在已经安然无恙睡转,兄弟这边事情已了,就于此别。”

      说罢,他拱手抱拳作礼,转头就走。

      黄秋尘见他要离去,急声道:

      “冷兄,你这般离去,是不是对于我的解释!……”

      冷白朗声笑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87-945.html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二十六章 石窟中计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 - 2018-11-30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子胤礽被废,朝局动荡不安,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窥测东宫之位,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举棋不定。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他摆脱开几个兄弟,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  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 - 2019-01-02
  • 第二十六章 独斗五毒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荆山毒叟怒笑道:“原来你是桃花女门下!”  宫如玉格格笑道:“是啊,家师久仰毒名,也请你去呢!”  荆山毒叟大笑道:“荆某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自问和桃花女并无过节,她居然派出门下弟子,手下爪牙,找上荆某来了!”  申公豹被他这句“... - 2018-03-04
  • 第二十六章 刘统勋莽闯庄王府 老太后设筵慈宁宫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刘统勋密陈完毕,心神不定地跟着乾隆到乾清宫与筵,他怕走漏风声刘康自尽,又思量着刘康是否已经启程去了山西,该在哪里堵截,担心人证拿不齐,案子拖得太久。直到庄亲王领旨宣布休筵。刘统勋才清醒过来,忙随众人出来,寻着尚书史贻直,笑道:“大司寇,... - 2019-01-04
  • 第二十六章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 - 2018-03-26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智纪昀明哲劝良将 贤傅恒倥偬理民政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三个人默不言声。  “过江渡船上,纪昀给朕背了一段《陋室铭》。”乾隆一哂说道:“好嘛,如今的官是‘官不在大,有权则名;职不在长,有银则灵。’‘谈笑有商场,往来皆灶丁’!无锡县令在他衙门前写了‘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妾——有好事... - 2019-01-22
  • 第二十六章 大肆毒手_龙孙_故事大全
  •   孙月华关切的道:“你和铁笔三郎有梁子?”  “没有。”方振玉道:“方才没有见到人,咱们走!”他举步走在前面,但他知道这座石窟之中,果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对自己真假难分,心头自然生出了极大戒心,双目凝注,只是向左右查看,这样走出四五丈远近... - 2018-02-03
  • 第二十六章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_金缕甲-秋
  •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 - 2018-03-15
  • 第二十六章 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 - 2018-02-09
  • 第二十六章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在垃圾西装上发了一笔大财后,首先想到了宋钢。李光头觉得自己修成正果了,觉得这时候应该把宋钢拉进来了,兄弟两人携手并进共创伟业。李光头翻箱倒柜,找出当年初任厂长时,宋钢为他织的毛衣,第二天一早穿在身上,敞开了他的破烂上衣,露出里面毛... - 2018-02-05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赐新婚秦本全照准 统战舰进军只欠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太皇太后传下懿旨,要带领皇上、太子、生过皇子的众嫔妃、三岁以上的皇子,还有苏麻喇姑、孔四贞等一大帮人,在二十六日那天高士奇新婚之时,到高府去看戏。这个旨意一下,高士奇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您想啊,太皇太后和皇上都来了,... - 2018-12-28
  • 第二十六章 谈棋艺康熙施恩威 论时局堂主议行止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皇帝带着魏东亭和周培公,要去找吴应熊。魏东亭见劝阻不下,只好依从。不过在走出乾清门时,又带上了狼谭,还叫了几十名侍卫,换了便衣远远地跟着保护,这才回来备马。一行四骑自西华门出了紫禁城,放马直趋宣武门。时值深冬,天情气寒,枯树插天,马... - 2018-12-27
  • 第二十六章 排郁闷乾隆巡鲁南 抚难民县令费心力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讷亲便奉旨回了北京。乾隆撤掉了济南行宫,在巡抚衙门里拉了十几匹马,驮了些药材、茶叶,算是作药茶生意的,带着纪昀出了济南城,径往鲁南重镇济宁而来。  乾隆因金川的战事余怒未消,一路显得郁闷寡欢。他脸色不好,侍卫们都不敢凑趣儿。有事... - 2019-01-12
  • 第二十六章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给宋凡平扫墓回来,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该办的事都办了,第二天她放心地住进了医院。正如李兰自己预感的那样,住院后她的病情逐渐加重,她确实出不来了。两个月以后,李兰只有借助导尿管才能排尿,而且高烧不退,她长时间的昏睡,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 2018-02-02
  • 第二十六章 峨峨云髻现金符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青衣妇人欣然道:“时间差不多了,三位香主,早已去了一会啦,辛香主请随小婢到里面更衣!”  她忽然自称“小婢”,而且话声也在这一瞬之间,变得甚是娇脆,完全像一个少女的声音,话声一落,扭身朝里走去。  赵南珩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这青衣妇... - 201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