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爱“鬼主意”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9岁,一见钟情。

      上大学以后好几个月,我都很自闭,不和同学来往。老觉得自己是偏远地区来的,和大城市的孩子们玩儿不到一块去。 

      周末我都去中央美院学画画,晚上就住在协和医院后面的小平房里,学生宿舍。

      去美院得坐公交车。经常是这样,我在马路这边等车的时候,就看见我们班一帮男生女生在马路对面,也等车,结伴出去玩儿。我们播音系只有一个专业,一个班级,学生人数39,据说是建院以来最多,男女生一半一半。但我只对其中一个女生感兴趣,她就是哈文。

      在阶梯教室上课,哈文恰好坐在我右侧,我们俩中间隔着楼梯。我用右眼瞄她,侧脸轮廓很美,就这么一眼,我

      对她“一见钟情”。

      上课时,我常常骚扰她。我从本上撕纸,用铅笔给她画像,速写,画完以后用圆珠笔细细涂,慢慢磨,弄出立体感来。

      涂磨好了,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我伸胳膊去捅她。“哎,哎!”我嘴里叼着笔,斜眼觑着老师,夹起那张纸递过去。

      “讨厌!”她白我一眼,“嚓”地把画抽走,一脸不屑。

      我完全不知趣地一笑,再撕张纸,接着画,画完又递给她。

      “你上不上课?”她又白我一眼,嘴角却忍不住向上挑一下。我知道,有戏了!

      开学后不久,快到圣诞节了。我们班同学聚在一起包饺子。哈文是穆斯林,大家就她的饮食习惯,专门买了清真羊肉馅。

      吃完饺子,大家一块儿跳舞。我搂着哈文三步两步乱转,正值青春期,心想此时不表白,何时表白?

      “哈文,你心目中的男朋友什么样?”我心怀叵测地问。

      “至少一米八吧!”

      一句话把我噎住了。这不明显冲着我来吗?但人家话已经说到这儿了,绕也绕不开。我只好多问了一句:“底线呢?”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怎么也得一米七五吧。”

      这么说我就有自信了。我底气十足地告诉她:“上礼拜体检,我一米七五五!”

      “那事儿我爸不同意”

      表白之后,哪想麻烦了,她不理我了。

      过了些日子,看我没头苍蝇似的,她估计也不落忍,约我到了个地方,很委婉地说:“那事儿,我爸不同意。我爸说,现在还年轻,以学习为重。”她很听父亲的话。

      “咱俩除了一块儿吃饭就是一块儿学习,没干别的啊!俩人学不比一人学好吗?”我摆事实讲道理,挑战她爸的权威。谈恋爱就耽误学习?偏见。

      见她有点儿答不上来,我乘胜追击:“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的。”

      “那不就完了吗?你觉得我好,我也觉得你好,还有比这更合适的吗?你再考虑考虑,啊?”我巴不得她马上表态。

      “我……再想想吧。”最后她犹犹豫豫地来了一句。

      一朝没搞定,我开始装颓废,整天闭门不出,不见人,不刮胡子。本来就瘦,一蓄了胡子,更显得憔悴、沧桑。我鼓捣班里男生把这阵风儿吹到哈文那儿去:瞧瞧李咏,为了你,都成什么样了?

      另一方面,当我遇到哈文的时候,表现得十分清高,根本不带侧目的,让她也尝尝啥叫失落。怪了,我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啊,可是恋爱面前,这些小心眼儿、鬼主意,想都不用想就来。

      一次,我帮同学排话剧,当导演。刚好哈文也来看。我远远地看见她来了,激动啊,心脏“通通通”猛跳。但我假装特酷特投入:“那谁,你这个地方动作可以再大点儿!”“你,语气再强烈点儿!”

      我知道她看我呢,所以表演得格外卖力。一会儿她走了,我特想回头看她一眼,还是忍住了,告诉自己:“别回头,万一被她发现了呢?”但我知道,她对我的好感肯定多了一层。

      平时上小课,我的声音条件很好,老师猛表扬。我知道女生们私下里也少不了议论:“咱们班李咏声音多好听啊!”男生议论女生,女生议论男生,是学校里最让人提神的事儿。她们一议论,我自我感觉倍儿良好,心说:哈文要是不动心,才叫怪呢!

      1988年的元旦对于我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那天晚上,我买了两张票,请哈文看演出。当然,票是托一位女同学带给她的,我们俩座位不挨着,省得招她烦。还是这位女同学,演出结束后又帮我捎了句话:“李咏在西配楼后面的小花园等你。”

      她还真来了。站在一片核桃林旁边,我开门见山地说:“哈文,咱们俩别彼此折磨了。”

      “什么叫彼此折磨啊?”哈文把重音放在“彼此”二字上。

      “我知道,你也挺挂念我的。”

      “我挂念你?哼!”在她眼里,我分明就是个剃头挑子。

      殊不知,我可是有备而来,今天要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绝不罢休:“哈文,我是个很认真的人,你别老羁押着我。我爸说,让我上大学找个女朋友,我就看你挺好的,就愿意你当我女朋友。凭我这条件,你吃亏吗?要么你现在就宣判我死刑,我就再没这念想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要么你就……”

      本来我是打好腹稿的,说着说着就即兴发挥了,最后一弯腰,从地上拔起一朵野花,“你要是同意,就把这花接过去,不同意就别动。说吧,就这么点事儿,简单!”

      闷了好一阵儿,她都没说话。最后,她一伸手,把花拿走了。

      是谁说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大错特错!野花是有生命的,更是有使命的。一朵野花,就这么改变了李咏的一生。

      为她男扮女装

      寒假很快就到了,她回宁夏,我回新疆。对于刚刚陷入情网的两个年轻人,这一个月真是太漫长了。特别是春节,全家老小都在,可就是心里觉得难受。

      我每天都给她写一封信。信的内容无非是我今天做了什么,明天要做什么,无时无刻不想念你之类。最绝的是,为了讨她欢心,信封都是我自己做的。单做一个信封当然也没什么特别,关键是信封上的字都是我一个一个画上去的,任谁乍一看,也看不出和印刷上去的有何区别。

      细说画字的过程,那是相当麻烦。先拿铅笔轻轻打格,然后找份报纸,把要写的字挑出来,依样一个个“画”在信封上,标准的“印刷宋”。画字也有讲究,先用铅笔打底,再用钢笔描,横平竖直,字间距相等。最后,轻轻用橡皮把铅笔的痕迹擦掉。

      哈文说我,这哪儿是写信啊?纯属骗女孩呢!

      怎么能说骗呢?咱是饱含着真情实感的,要说“讨好”倒是不错。一大早起床就折信封,折完开始画,等画完了一抬头,外面天擦黑了。我容易吗我?哪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看见我这信封,不得疯了?

      我所有的信,哈文都留着,满满两大盒子,搬了几次家都没丢掉。我偶尔没事儿,拿出来欣赏欣赏,“小伙子太有才了!”

      不过常常招来哈文的控诉:“你写的信我都留着,我写那些信呢?就算我字不好,没保存价值,你的态度也太不端正了吧?”

      一番话说得我,无言以对。

      1988年4月13日,是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哈文第一个生日。

      正是感情突飞猛进的时候,哈文的室友和我一起策划了一场“宿舍PARTY”,想给她一个惊喜。大概只有在那个年龄才会如此,恋爱虽然是两个人的事,可很多时候更像是大家的事。

      女生宿舍楼男生不让进,男生宿舍楼女生随便进,这完全有悖于“男尊女卑”之中国传统思想,十分不合理!

      还是哈文的室友仗义,帮忙帮到底,免费为我提供服装道具。我穿上一件女士大衣,系一条大红色的围巾,再戴上帽子和宽边眼镜,镜子前一照,能上《大众电影》封面了,美!

      这么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簇拥着一个扭扭捏捏的“女生”来到了宿舍楼下。看门老大爷刚想仔细端详端详,就被姑娘们围住问长问短,有点儿招架不住。趁着乱,我一溜烟钻了进去。

      刚一进门,把哈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091-956.html - 2018-09-13
  • 我的老师“大圣”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圣”是我在武汉理工大学读书时的一位老师,因姓孙,故而有好事的学生给他起外号名曰“大圣”。大圣背微驼,鼻梁上架一副老式花镜,给人一副老学究的印象。  大圣授课,总是提前5分钟进入教室,然后搬一把椅子放在讲台上,翘腿坐下,一边喝茶一边看... - 2018-11-01
  • 我的数学老师2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正经念的书,也就是“文革”前的二年初中。数学老师姓钟,现在想来,她一定不是学校里最好的老师,因为所有的光荣榜,所有的上台讲话,全没有她。钟老师瘦瘦的矮矮的,是个南方人。她对我们要求极严,而我的数学很差,所以总怕看她的眼睛。  开始我最... - 2018-11-06
  • 他托起我的手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和孩子经常在林间小路上散步,从前他总是抓住我的手一甩一甩,边走边跳的,而现在他常常把我的胳膊向上托,我奇怪地问:“妈妈很老了吗?”他笑嘻嘻地说:“没有啊,妈妈年轻得像小草一样呢!”“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用力扶我呢?”孩子没有解释,笑着跳着... - 2018-11-14
  • 我的名字就在‘等’里面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儿很少得到老师的表扬。一次学校搞花卉展,女儿兴冲冲地端去一盆月季。回来后,她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如何得到老师的表扬,还叮嘱母亲一定要参加下次学校开的家长会,特别要注意听老师表扬时喊她的名字。  开家长会那天,母亲满怀期待去参加,可始终没... - 2018-11-14
  • 偏爱我的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是任福珍老师,她身材苗条,面容清秀,讲起课来娓娓动听。不知是什么原因,任老师对家庭贫困的我特别青睐,上课的时候常常提问我,也常常当众表扬我,这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我家里穷,而且嘴又特别笨,又... - 2018-11-14
  • 我的阳光,你在哪里?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刚到一个班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因为你安静得如同一朵静静绽放的兰花,匆匆而过的人嗅不到你的清香,偶然的一瞥,我发现了清新脱俗、美丽安静的你。  我开始主动和你搭讪,努力去发展我们的关系。尽管你对这种冒失的人比较讨厌,我们还是渐渐成了... - 2018-11-14
  • 三次刻骨铭心地撒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人不是生来就会撒谎,该撒时,就撒了,很有些无师自通的味道,但多少总会有些原因。先承认,我曾无数次撒谎,大部分撒完就忘,不记心上,只有几次是刻骨铭心的。  上小学四年级,一日下午上学路上,秋风拂起些灰尘,远远地,我们看见柏油路上有一团白,... - 2018-12-01
  • 最重要的一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国际酒店业市场行销协会总裁、注册酒店高级职业经理人罗伯特·吉尔伯特博士将他的成功归结于一堂课对他的影响。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是在我刚进人大学的第一天的第一堂课的第一分钟中学到的。  我打开我的崭新的笔记本,翻开... - 2018-12-01
  • 插班生的秘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们往往自以为了解别人,可很多时候看到的只是表象。人的内心世界像一座迷宫,仅仅通过一件事去判断别人,有时会连迷宫的入口都无法找到……    大学毕业后,我又回到了母校县城中学,在那里当一名班主任。  开学不久,班上转来了一位从大西北来的... - 2018-12-01
  • 纸飞机飞不出城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她是暖色调的温暖  高中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演讲比赛。她是选手——脸色绯红有些紧张的女生,俏丽的短发,穿蓝白色的海军裙,裙上有长长的流苏,很美——而我是观众。  她虽然有些紧张,却非常流利顺畅地带着感情演讲完了。  我使劲鼓掌,骆驼也... - 2018-12-06
  • 站到椅子上,你敢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中时代的某一天,班主任从前的一个学生从美国留学归来看望昔日恩师,班主任心情激动,一时突发奇想,可能也想借机炫耀其教学水平一流、桃李满天下,愣是把自己的班会课时间交给了这位“海龟”,还指定要他以“过来人”的角度谈谈念书、升学、留学深造的... - 2018-12-06
  • 一颗柔软的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每周五的黄昏,总有敲门声在空旷的楼道里响起,“笃笃,笃笃”,仿佛怕敲碎什么似的,轻盈而小心。之后,办公室的门微微掀开一道缝,探进两个女孩的脑袋来,样子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轻声问:“老师,有废纸没有?”  这时候的办公室,总会有一个人在,我... - 2018-12-01
  • 妈妈祝贺我失恋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母亲叫直子,却给我起了一个非常时尚的名字叫安娜。我与母亲像朋友,她从不拿大人的气势来压我,总是对我说:“甜心,我们坐下来商量一下好不好?”她对我的烦恼总有办法。  可那一次,我真的觉得“没办法”了,因为我失恋了。  在我13岁的时候,... - 2018-12-06
  • 点石成金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时候,我特别淘气,父母为我操碎了心。我让那些痛心疾首的告诫左耳进右耳出。球场和足球对我的吸引力远胜于教室和书本。这样不知不觉就晃到了高三下学期,一个“伟大”的变化开始了:性意识萌动了,对女同学渐渐有了兴趣。  我喜欢我们班一个叫赵小纯... - 2018-12-01
  • 每一颗草都会开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乡下,跟母亲一起到地里去。惊奇地发现,一种叫牛耳朵的草,开了细小的黄花。那些小小的花,羞涩地藏在叶间,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我说,怎么草也开花?母亲笑着扫过一眼来,淡淡说,每一棵草,都会开花的。愣住,细想,还真是这样。蒲公英开花是众所周... - 2018-12-01
  • 黄小秋也要谈恋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黄小秋病了。  这个625宿舍的铁姑娘病了。1.65米的她,65公斤的她,躺在那张小床上显得人也局促起来。个子不低,却那么难看,胖而难看,脸上有生动的雀斑,一笑嘴有些歪。  上大学第一学期的歌咏比赛,后排多一个人,排练说,那个什么小秋你... - 2018-11-23
  • 考老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所重点中学教数学。因为学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所以很少有功课不好的,教起来得心应手,非常轻松。  但是,一天,我忽然发现班上一位同学上课时心不在焉,总是对着天花板发呆。期中考试,他的数学只考了25分,太奇怪啦!全班只... - 2018-12-01
  • 穷,真的没什么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一瓶普通的纯净水,一元钱;一瓶名牌的纯净水,三元钱。每逢体育课的时候,就有很多同学带着纯净水,以备在激烈的运动之后解渴。  她也有。她的纯净水是乐百氏的。每当母亲把乐百氏纯净水拿给她时,她总是有些不安。母亲早就下岗了,在街头卖布头。父亲... - 2018-12-01
  • 帷幕后的琴曲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布帘微微荡漾,犹如微风轻拂着的湖面,从布帘后面传出的琴声,就是这阵阵微风。  因着这琴声的吸引,杜明翰停下脚步,并且进去喝了一杯。  杜明翰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配合着琴声的旋律,心里不禁暗想这家酒吧的老板可真有创意,请来琴师却不让她露面... - 2018-12-06
  • 以后再对她表白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6年前,我还是县城一中的一名青涩、腼腆的男生。在别人看来,我肯定生活得很幸福,因为我成绩优异,学习勤奋,上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其实没有人知道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我来自全县最贫困的乡,每次学校的特困生名单中都有我的名字,而身边的同学都衣着... - 2018-12-01
  • 不可逃的爱情必修课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这一向,大家都觉得可以拿爱情来考我了,于是我老是被要求谈论爱情。我总是如临大敌,勤勤恳恳期期艾艾地像编“百度词条”一样下定义:“爱情,是一种化学元素,和肽有关。”“爱情,是种本能,要么一生下来就会,要么一辈子都不会。”“爱情,是每个人为... - 2018-12-01
  • 谢谢你曾经允许我不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星期一的早晨,我紧张而又兴奋,因为我的赛教课就要开始了。这是一次级别很高的竞赛,有各学校的领导做评委,还有许多教育界的专家到场。年轻的我,渴望掌声,渴望奖杯,渴望一切有光环的东西,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赢得这一切。  好心的教研组长特地... - 2018-12-07
  • 最美好的理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为了参加市里举行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我可是颇费了一番心机。这次评选活动要在全市的中小学生范围内评选出10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代表本市参加全区的阳光少年评选活动,而他们也将成为本市的形象代表,将在年底的艺术节上代表本市亮相。这不仅是评选上的... - 2018-12-07
  • 哥伦布发现“旧大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写作课的时候,语文老师问:“谁看见教室后墙黑板边贴着的那张小纸条了?”同学们一起回过头——黑板周围什么也没贴呀?  老师说:“这张小纸条是我前天早上贴的,上面写了字,就是今天的作文素材。因此,这张纸条非常重要。”  同学们很惊奇,难道... - 2018-12-07
  • 绽放的冰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心中突然有个念头,想看看冰冰的笑脸,在印象中,我还没见她笑过。我已观察她很久了,她总是少言寡欢的样子,满脸的苦大仇深,又像每个人都欠她二分钱似的。  我利用当数学课代表之便,悄悄地在她作业本上画了一张笑脸,发作业本时,偷偷地观察她的一举... - 2018-12-07
  • 梦想比条件重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我上高二那年开始,如果没有雨或者恶风,每天傍晚在我家单位的大院花园里,都会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草坪上练习拉小提琴,她那娴熟和富有表现的琴声就像一只只轻盈优美的蝴蝶,在花园的上空飞舞……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孩长得并不好看,一块黑色的... - 2018-12-09
  • 不必为勇敢道歉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为了迎接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学校举行了一次预选。预选赛上高手云集,他们慷慨激昂的发言使整个比赛精彩纷呈,高潮迭起。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参赛者都表现得光彩夺目,其中有一个男孩就出现了严重的错误。  可能是由于紧张,男孩上台时手有些发抖,他... - 2018-12-06
  • 太阳的花园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天我刚下课回到办公室,就有个女生慌慌张张地跑来叫我:“老师,老师快来呀,有人打架了!”我跑进教室,两个小学一年级的小男孩正扭打成一团。我赶紧上前把他们分开。严厉地责问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其中一个黑瘦男孩倔强地不发一言,另一个头发乱糟... - 2018-12-07
  • 我在北师大等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开学后不久,她又收到了他的短信,他说他在北师大附近的一个民办大学读书。  10月,他的学校举行新生运动会,借了北师大的操场。运动会结束后,他一个人坐在运动场空荡荡的台子上放声痛哭,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我觉得这个校园应该是我的。”从那... - 2018-12-07
  • 那封“情书”寄出后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些日子,他在英语课上总是不由自主地走神。梅子老师那张娃娃一般清纯的面孔,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的视线。梅子老师的声音很甜,犹如甘洌的泉水,在他心灵的每一寸土地上跳跃着。  他总是感觉45分钟的时间太短了,他真希望一整天都在教室里听梅子老师...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