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在阴世秀才公孙庆“五阴手”下?

      “五阴手”!对!他中的就是五阴手!难怪方才于文娴临行时还问“此人怎么办”?公孙庆只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他还走得了?”这分明说他即使被人救走,也难活命。

      自己前几天还听慧妹妹说起过这五阴截脉,乃是刑中之刑,一经点中,连一张软纸拂在身上,都犹如万刀碎割,痛澈心肺,人却丝毫不能动弹。如果几个时辰之内,不得解救,就会五脏齐裂,口喷黑血而死。

      这就难怪自己方才抱着他一路走来,他就会痛得全身痉挛,昏厥过去。唉!不想五阴手,竟如此歹毒?

      他一阵沉思,忽发奇想,五阴手既然号称“截脉”,无非把他全身经脉截住罢了,自己虽不知其然但如果以本身真气,打通他十二经络,和奇经八脉,脉更何截之有?

      想到这里,只觉精神一振,立刻把他身体扶起,背倚石壁坐定。

      自己也在他对面地上,盘膝坐下,左掌当胸直竖,右臂外围,默默运起“般若神功”,右掌逐渐前伸,迅速按上对方三焦俞穴,掌心中一股滚滚热流,立时冲入,循着手三阴经脉,直攻内脏。

      五阴截脉虽然厉害,但那能和佛门“般若神功”相抗,热流过处,第一条手太阴经,即告打通。

      梅三公子出手即生奇效,精神大振,一股真气,源源不绝的续向手三阴经攻去。何消片刻,手足三阴三阳十二经路,业已打通了一半。姓祝的青年,脸色也逐渐好转,这一会工夫。

      梅三公子已觉自己鬓间发角,隐隐现出涔涔汗意,但他此时正在聚精会神的替青年疗伤,那有时间拭擦。

      正当此际,忽然通到石室来的岔道上,远远传来一阵轻微而急促的脚步声,在这脚步声后面,另有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似在他身后掩来。

      前面一个,当然并非庸手,发觉有人跟踪。立即向石壁上一闪,旋过身来,反手就是一招“倒打金钟”向身后劈出。

      后面那人不防前面的人,会突起袭击,而且洞中又十分黑暗,相距较远,瞧不清对方举动,等到掌风拂面,发觉来势十分劲急,一股暗劲,已直击过来。心头不禁大惊,但他乃是久经大敌之人,应变反应,极是迅速。不待身子站稳,双掌护胸,急起迎拒,终究迟了一步,掌风相接,当场就被震得后退了三四步。

      前面一个一招得手,岂肯错过机会,辨得风声,双掌如轮,紧接着疾拍而出。这一出手,更是迅疾无比,但后面那人,第一招上吃了暗亏,忿怒已极,此时不退反进。嘿然冷笑,“激浪撞礁”,双掌骤然前推。

      这下两下里都用上了全力,两股强猛掌风,接个正着。只听蓬然一声大震,后面那人固然被震得踉跄后退,前面一个却好在背靠石壁,虽然没有震退,但听得他发出的闷哼,似乎并不好受。

      两人在黑暗之中,接了两掌之后,各人心头都着实凛异,对方的内功掌力,和自己并无多让。一时又沉默了下来,敢情全震得气血浮动,正在调息。

      梅三公子替姓祝的青年疗伤正在紧要关头,“般若神功”,缓缓的逼攻奇经八脉,虽然听来十分清晰,但这还在隧道和岔道分歧之处,距离石室,还有一大段路。听发出的掌声,功力也似在伯仲之间,两个对上了手,一时之间,就不可能分出胜败,也决不会再闯进来。

      这一短时间的沉寂,正是两人凝聚全神,蓄势运功,谁都心头紧张!

      “嘿嘿!好雄浑的掌力!想来不是无名之辈,偷偷的钻到九道弯秘洞中来!当真想不要命了吗?”

      后面那人,声音冷漠,已在发话。

      “阿弥陀佛,你来得,难道贫衲就来不得?”

      前面一个,竟然宣称佛号,还是出家人?

      后面那人道:“哈哈哈哈!这是老夫的大门,怎能算是偷来?”

      前面那人道:“你是岩寨先生!”

      后面那人道:“不错!你呢?”

      前面那人道:“幸会!幸会!贫衲五台山灯心和尚。”

      岩寨先生轻轻一哼,道:“哦,你大和尚到九道弯来,有何贵干?”

      灯心和尚道:“实不相瞒,贫衲乃是追踪一个姓梅的小子来此,误入贵地,并非有心相犯。”

      “姓梅的小子,早已中了金线桃花神蛊……”

      岩寨先生说到一半,突然问道:“什么?你说姓梅的小子,也躲到隧道中来了?这敢情好。嘿嘿!瓮中捉鳖。唔,大和尚,你追踪远来,又是为了何事?”

      灯心和尚阴笑道:“这个恕难奉告。”

      岩寨先生突然脸色一沉,怒道:“你不肯据实相告,难道还活着出去?”

      灯心和尚暗暗吃惊问道:“怎么,你在隧道之中做了手脚?”

      岩寨先生突然仰脸一阵呵呵大笑,道:“这隧道之中,老夫遍洒剧毒,无论人畜,沾上一点,就得毒发身死。”

      他这话虽不尽然,却也有几分属实,因为刚才洞中发现了姓祝的青年之后。五阴手金老二,瞧到这青年武功并无出奇,断不会一人前来,可能还有余党潜伏,主张立即搜索全洞。

      岩寨先生深知这条隧道,全长三里有奇,如果逐—搜查过去,潜伏的人,早已偷跑,因此他自告奋勇,迅速赶到前山入口之处,用大石堵住。然后又在石上涂上剧毒,如果有人妄想逃走,必须搬开大石,就得中毒身死。

      他说隧道中遍洒剧毒,只不过恐吓之词罢了,不过此话出之于岩寨先生之口,灯心和尚自然深信不疑,对方乃是苗疆毒妇的后夫,对各种毒物,豢养施放,由苗疆毒妇死后,已不作第二人想。是以闻言之后,不禁心头一震,但灯心和尚乃是个狡猾之人,尽管心头吃惊,形式上可是丝毫没有表露,黑暗之中,只听他轻轻的说了声:“可惜呀可惜!”

      岩寨先生冷笑道:“这样说来,你大和尚对扰攘红尘,竟还舍不得离开?”

      灯心和尚却口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出家人衲衣芒鞋,往生极乐,何惜之有?贫衲是可惜两件武林异宝,千百年来出土未久,从此又要淹没无闻了。”

      他说的不徐不疾,并无愠怒之意。

      岩寨先生道:“你说什么?”

      灯心和尚道:“洞中之洞,天外浮云!”

      这两句话发生了奇大效果,岩寨先生呆了一呆,道:“什么?青莲经上所载的宝物,已为你所得?”

      灯心和尚微微一笑,低声说道:“也差不多,贫衲已知其下落!”

      岩寨先生简直不知是惊是喜,急急问道:“此活当真?”

      灯心和尚一见对方已堕入自己计中,心头暗喜,一面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岩寨先生又道:“那么现在何处,大师父倘肯实言相告,老夫当为你解去所中剧毒。”

      “这倒不必忙在一时。”

      灯心和尚欲擒故纵,慢吞吞的说道:“这两件至宝,当然你我两人,见者有份,各得其一。不过,先须把那姓梅的小子找到,他杀了贫衲两位至友,须得交由贫衲处理……”

      岩寨先生一听可分得一件至宝,忙道:“这个容易,他既在洞中,还惧他逃上天去?”

      “还有……”灯心和尚拖长语气,凑过头去,低声的道:“今日隧道中,恐怕还不止你我两人,可是宝物只有两件。”

      “这……”这会岩寨先生作难了,他微微沉吟,然后说道:“不错,这隧道之中,还有五阴手金老二、阴世秀才公孙庆,和六绍二娇。”

      灯心和尚微笑道:“贫衲早已知道,不过我是想问问,老施主如何打算?”

      岩寨先生突然好似下了决心,毅然说道:“这个由老夫负责。”

      灯心和尚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岩寨先生话才说完,右手小指,急的向前轻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20-920.html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岩寨先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嘘——厉之声,随风飘忽,时远时近,初听倒也并不觉得怎么。但连续的几声入耳之后,梅三公子还好。崔慧、上官燕和琴剑两小,只觉心头一阵烦恶,往上直泛,头脑也立时昏胀起来!  崔慧心中一惊,赶紧从怀中掏出爷爷秘制的解毒丸,倾了五粒,要大家纳入口... - 2018-01-13
  • 第二十六章 绝处逢生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无耻老偷儿!你胆敢向老规行诈?今日让你逃出九道弯,我就不叫岩寨先生!”  岩寨先生怒吼这声,好像近在眼前。  其实他人最少也在一两里外,“千里传音”,能像这样凝而不散,岩寨先生的内功火候,端也不可轻视。  “啊!呵!不好!追贼的来啦!...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金线桃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出道以来,连败无数高手,可以说从没像今晚这样窘得进退维谷过。“铮!”  昆吾剑刚刚出匣,紫衣少女被他一连躲开几剑,早巳气得大眼睛圆睁,长长的睫毛中射出愤怒之光。青霓剑一挥,使出“三才剑法”的奇招。三三进九,滔滔不绝,霎眼工夫,刺...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迷仙岩之旅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尤其他左手那柄白玉拂尘,乃是万年寒玉所制,不但坚逾精钢,挥动之际,就会发出寒气,普通练武之人只怕连他一拂都受不了。此时配合剑势,白玉拂尘也随着源源出手。  要知他此时早已运起全身功力,“阴极真气”贯注到拂尘之上,更助长了万年寒玉逾玄冰的...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黑色小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上官燕也叫了声:“崔姐姐,我来帮你!”紧随着挥剑而出!  阴世秀才公孙庆不防三小姐会突然插手,向追风剑客迎出。对方这一招“彩虹横空”,何等厉害不由心中大急。  他适才接了灯心和尚偷袭自己的一颗精钢念珠,此时尚在手中,连忙扣入中指,对准追...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八章 破天毒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董崇仁接住了佟仲和,立即问道:  “佟兄伤在哪里?”  佟仲和全身直抖,从齿缝中进出活声道:  “他说解药已放在兄弟怀中,董兄摸摸兄弟怀里,是否真有解药?”  董崇仁探手一摸,果然取出一颗药丸,奇道:  “妖道这是什么意思?”  佟仲和... - 2018-01-18
  • 第二十八章 戳破阴谋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山,在河南桐柏县西南,与湖北随县,枣隍接界处,横亘三百里,称为桐柏山脉。  书禹贡:“导淮自桐柏。”  桐析山北麓的广福寺,乃是有名的古刹,寺前一条里许长的山道,两边古柏参天,均有数百年以上,古松盘空,势若拿云。  这天午牌时光,山... - 2018-01-13
  • 第七十八章 盂兰大会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他忽然双目注意着地下,沉思道:“照孙老哥说来,似乎这蒙面道人的师傅,还在暗中为盂兰之会,奔走策划,但听口气,似乎此人还和阴山三魔、勾魂律令,都有关连,不知此人到底是谁?从前和老偷儿最知己的,就算孙老哥的令师兄知机子,但他早已仙游多时了!... - 2018-01-14
  • 第十八章 两件奇珍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阴世秀才定睛一瞧,原来发掌的正是灯心大师,不由冷笑着道:“大师傅,人家方才可并没有领你的情,再说这两个妞儿,是从歌乐山庄逃出来的。兄弟势非把她们擒回去不可,咱们玄女教和五台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何必插手挡横?”  灯心大师呵呵笑道:“公...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重出龙潭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回头看看方如苹,又看了丁剑南一眼,才道:“当时你们怎么没和我说明呢?欺瞒师尊,弄不好,你们两条命都没有了。”  丁剑南道:“当时因和薛兄二人说出她是我表弟,后来就不好改口了,表妹是怕谷主见责,不肯收录,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薛慕... - 2018-01-18
  • 第三十八章 心魔交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望了两人一眼,笑道:“慧妹、燕妹,我这里用不着护法,你们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崔慧、上官燕两人,那里肯听,齐声说道:“不要紧,你尽管对付她,用不着照顾我们。”  梅三公子见她们不肯退去,暗想玄女教一干人,对自己三人,恨之入骨,... - 2018-01-13
  • 第六十八章 感应绝学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啊!”梅三公子简直闻所未闻,不由惊啊出声,肃然起敬的道:“前贤忠义为国,令人不胜敬仰,不知勾魂律令真实姓名,道长可能见告?”  老道人摇头道:“贫道和他相识之时,他已年逾花甲,不用姓名久矣。”  梅三公子心知老道人不愿透露勾魂律令真实... - 2018-01-14
  • 第四十八章 百里闻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事实上也不假,瘟煌道人,和红灯夫人,确实在同一晚上,在岳州露过相。  而且天理教青龙坛坛主翻天印党皓、玄武坛坛主夺魂扇李秋山,及扑天雕邵一飞三人,却千真万确的落脚在三义会里,和卓大奎称兄道弟!于是三义会在江湖上的牌子,立时响亮起来。 ... - 2018-01-14
  • 第二章 劈空剑诀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自幼得她爷爷宠爱,悉心教导,内外轻功,均己不弱。但今晚她急起直追“笃”  “笃”之声,可就差得远了。  人家“笃”的一声,少说也有一二十丈,直如御风飞行。自己竭尽所能,一个起落,才只五六丈。功力悬殊,如何追得上?  就因力追不上,姑...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胜字会主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勒住马头,在马上拱手还礼道:  “在下正是范君瑶,二位老丈……”  他说话之时,方璧君、修灵凤同时停了下马来。  只见两人面有喜色,前面一个道:  “果然是范公子。”一面神色恭谨的道:  “老朽祝士义。”又朝边上那人指了指道:  ... - 2018-01-18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一路奇兵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道:“那是我把你们引进去的了?”  丁剑南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是奉命到江南来的,当时也不知道迷仙岩的名称……”  薛慕兰道:“你说得详细一点——哦,你不叫丁南强吧?”  丁剑南道:“在下丁剑南。”  薛慕兰问道:“你是那一门派... - 2018-01-18
  • 第二十二章 慧心脱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金玉棠含笑道:  “在下义父开府石城,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辅佐义父,在江湖上开创一番事业,就因草创伊始,自然不容有其他门派和咱们并峙,但偏偏武当派、大洪帮,都在咱们境内,因此义父之意,先得收服了这一帮……”  方璧君冷哼道:“好大的口气...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章 仙缘遇合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揉揉眼睛,蓦地睁开眼来,只觉自己躺卧在一张石榻之上,身上还覆了一条浅绿薄被,心中不禁大奇!一下翻身坐了起来,举目打量,但见室中布置雅洁宜人,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更弄不清自己怎会躺在这张榻上?缓缓跨下石榻,正待朝右首垂着一道浅绿门帘的...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别树一帜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隐身暗处的夏侯律,听得不期悚然一惊,任他城府再深,总究是成了名的人物,虽觉对方诡秘莫测,极非易与,但此刻既然被人家喝破行藏,哪里还呆得下去?正待长身跃出!  骤听右厢屋上,响起一个苍老声音,冷冷喝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匿迹多年的白骨神君... - 2018-01-18
  • 第二十三章 一剑解围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晨光熹微,宿露未收!  十里河北首的一条小径上,正有一条人影疾奔而来!  那是一个头戴毡帽,身躯微胖,穿着一件蓝布大褂的老头,只要看他健步如飞,准是一位武林中人。  就当他快要奔近十里河的时候,这只有一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并肩走出两个... - 2018-01-18
  • 第二十四章 大显神威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只见寒玉掌慕容元微微一笑道:  “听说你一招之间,震飞了‘八弼’的兵器,老夫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然后把你生擒回去。”  范君瑶俊目之中,飞闪着晶莹异采,朗笑道:  “要试试在下斤两,阁下只管划道,至于要把在下生擒回去……”目光一掠寒玉掌... - 2018-01-18
  • 第二十七章 魔掌逞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闻公亮看到只有两人赶了回来,不觉问道:  “怎么?你们没遇上武当道兄么?”  佟仲和一跃下马,随手把点头华佗提下马背,说道:  “遇上了,来的是五虎宫天蟾子,南岩宫天玄子两位道兄,已由修兄(火眼灵猿修宗泽)  陪同,随后可到,属下和董老... - 2018-01-18
  • 第二十六章 闯关斩将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回到了长泰客栈,匆匆回房,刚一走到门下,正待伸手推门,脚下不觉停住了!  他“玄关”已通,耳目何等敏锐?这一瞬间,他已发觉房中有人!  这人当然不会是诸秋松,因为他被点睡穴,躺在床上。但房中确有两个人的呼吸,一个呼吸平静,另一个的...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