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恩怨与君细讨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却端坐如故,晶莹如玉的脸上,不见丝毫诧异之色,好像对赵南市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只有两道清澈如水的目光,轻轻瞥了赵南珩腰间长剑一眼,笑靥依然,额首道:“你是峨嵋门下?”

      声音娇柔,听来和婉已极,当真使人不敢相信,她会是名震江湖的一代魔女!

      赵南珩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峨嵋门下。”

      罗髻夫人目光微抬,缓缓问道:“我门下的辛舒平,想来落在峨嵋派手里了?”

      赵南珩和她目光一接,只觉对方两道清澈眼神,精光内蕴,寒若冷电,心头不期一惊,暗想:这妖妇好精湛的内功,一面朗笑道:“峨嵋名门正派,岂会劫持你手下香主,何况在下原先也并无冒充姓辛的打算,只是在滁县附近,被你手下之人认错了人,在下正要找你,才将错就错,根本不知姓辛是何等样人?”

      说到这里,探手入怀取出紫金符令,向罗髻夫人递去,一面又道:“这面金牌,是石老令公交给在下的,请夫人收了。”

      金牌由一名使女收过。

      罗髻夫人见他侃侃而言,不像有假,秀眉微微皱了一下,点头道:“峨嵋派宣布封山了,你是奉大觉和尚之命来的?”

      赵南珩听到“封山”两字,不禁气往上冲,剑眉一轩,大声道:“峨嵋封山,就是因为你罗髻派,在下此来,就是要向你评个道理,江湖乃天下人之江湖,为什么为了你罗髻开派,峨嵋派就非退出江湖不可?”

      方才赵南珩的突然由辛香主变成峨嵋门人,罗髻夫人并没丝毫流露惊讶,但这会她听到赵南珩的话,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奇道:“你不是奉尊师之命来的?”

      赵南珩俊脸一热,冷笑道:“在下身为峨嵋弟子,为了本门荣辱,有权向夫人讨个公道,是不是奉命来的,似乎无关重要。”

      罗髻夫人微微一笑,抬手道:“自然有关,少侠先请坐了好说。”

      赵南珩傲然在椅上坐下,说道:“愿闻其详!”

      罗髻夫人笑道:“我先前瞧你身佩倚天剑,只当是大觉和尚叫你来的,因为倚天剑是当年开谛大师随身之物,也算得你们峨嵋派传了两代的宝剑,不是嫡传弟子,不是奉大觉和尚之命,何况又在贵派已经封山之后,不会在江湖出现,也决不会佩在少侠身上,但……”

      赵南珩听她又提到“封山”,这“封山”两字,在赵南珩听来,最为刺耳,不禁截着她话头,愤然作色道:“夫人何用尽说些不相干的话?”

      罗髻夫人丝毫不以为什,继续说道:“但我听了你方才一番话,才知你并不是大觉和尚叫你来的……”

      赵南珩敞笑道:“在下方才说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在下已经说过,只要是峨嵋门人,为了本门荣辱,谁都有权向夫人讨公道。”

      罗髻夫人点头道:“少侠说的自是有理,但身为弟子的人,总该格遵掌门师尊,甚至上代师祖的遗训,尊师宣布封山,少侠却擅自寻上罗髻山来,已经有背峨嵋门规。少侠怎不先向师尊问问清楚?却口口声声要为峨嵋争荣辱,来责问老身,岂非不明事理?”

      赵南珩被她说得一怔,想起自己离开峨嵋之日,老师傅和监寺大师,当真一再叮嘱,不准自己再提峨嵋两字,严禁再使峨嵋武功,而且还不承认自己是峨嵋门下。

      难道自己这样做,真是有违师训?有背门规?他脸上一热,手心也微微沁出冷汗!

      峨嵋派为什么要封山呢?难道这封山二十年,和罗髻开派无关?江湖上何以又有“罗髻开,峨嵋闭”之言。

      他面对着罗髻夫人,当真感到无限困惑,一面却倔强的冷笑一声道:“在下就算有违峨嵋门规,那是峨嵋派的事,在下宁愿回山领罪,也要向夫人问个究竟。”

      “有志气!”

      罗髻夫人缓缓点头,说道:“少侠方才不是说过,江湖乃天下人之江湖,为什么罗髻开派,峨嵋就非封山不可吗?我们罗髻一派,每六十年下山一次,到如今共历十二个甲子了,但你们峨嵋派,因罗髻下山,而宣市封山,还只有两次……”

      赵南珩暗哦一声,峨嵋封山,果然和罗髻派有关,那么自己找来,就没有错了,心中想着,不禁唤目追:“两次还不够吗?”

      罗髻夫人平静的道:“老身此话,就证明罗髻派以前十次开派,并没逼迫峨嵋非封山不可。”

      赵南珩怒声道:“罗髻开,峨嵋闭,至少峨嵋派已经受了你们两次胁迫。”

      罗髻夫人淡淡一笑,道:“罗髻开,峨嵋闭,只不过是使两派弟子,如参与商,不再在江湖上狭路相逢而已。其实六十年中,罗髻派闭关四十年,峨嵋派封山却只有二十年,也谈不上胁迫,至于这两句话,少侠可弄清楚究竟是谁规定的吗?”

      赵南珩觉得她说的,也果然不错,人家六十年当中,闭关四十年,峨嵋派只有二十年。

      但继而一想,又觉不对,罗髻派六十年下山一次,乃是她们自己之事,为什么其他门派不封山,独有峨嵋派要在她们下山之日起,宣布封山?

      想到这里,不禁冷笑道:“难道会出于峨嵋派规定的?”

      罗髻夫人微笑道:“少侠猜对了,‘罗髻开、峨嵋闭’,正是当年令师祖开谛大师亲口承诺的誓言,还在泸山开元寺立下石碑,以昭后世,要峨嵋后人,恪遵毋违。”

      “会是师祖?”

      赵南珩心头猛一震,他想起开元寺见到的石碑,原来那就是师祖笔迹!

      这就无怪掌门老师傅明知封山之后,峨嵋派声誉,就会在江湖上一落千丈也,只好忍着悲痛,毅然宣布退出江湖。

      啊,不对!师祖当年既然立下石碑,昭示后人,为什么要在石碑之中,暗藏机关,并且还把倚天剑封在里面。

      这明明就是暗示后代门人,如果眼看峨嵋派濒临覆亡,立志要为本门奋斗,把“罗髻开、峨嵋闭”改为“罗髻闭、峨嵋开”,才能得到他老人家封存的倚天剑,峨嵋派才有生存兴复之一日。

      一念及此,顿觉豪情勃发,剑眉一副,朗朗笑道:“照夫人说来,峨嵋派的门人,就永远不能找上罗髻山来了?”

      罗髻夫人和声道:“那也不尽然,如果少侠是奉了峨嵋掌教大觉和尚之命,代表峨嵋一派而来,那就不同了,但你并不是奉命来的。”

      赵南珩听了好生奇怪,奉命而来,和不奉命而来,又有什么分别?抬头问道:

      “夫人能否说得明白一点?”

      罗髻夫人笑了笑道:“当年令师祖曾在慈圣宫前,立下誓言,峨嵋封山期中,门下弟子,如有人再在江湖走动,任凭罗髻派处置。”

      但有一天峨嵋派如果自信能破去罗髻派三招剑法,峨嵋封山之约,就可废止,那自然须有峨嵋掌教之命,代表峨嵋派而来,老身也不和你后辈计较,你就下山去吧!”

      赵南珩恍然大悟,原来这中间还有如此曲折,不由俊目放光,朗声道:“在下不自量力,颇想瞻仰贵派三招剑法。”

      罗髻夫人摇手道:“少侠没有尊师之命,不足代表峨嵋。”

      赵南珩霍然起立,一手按着剑柄,大声道:“在下既然来了,夫人就是不屑指教?也得指教了。”

      罗髻夫人端坐如故,微笑道:“老身不是这个意思,少侠如系代表峨嵋派来的,老身立时陪你前去,但这一点,只限峨嵋派代表,才能享受优待,少侠没有身份,只能按本宫一般规定办理。”

      赵南珩道:“你们一般规定,又是如何?”

      罗髻夫人道:“闯宫之人,接住老身三招,允他全身而退,否则就留在宫中,终身为奴;但少侠既是峨嵋门人,老身可破例优客。”

      “你只要接得住老身三招,老身就承认你有代表峨嵋派的资格,接不住老身三招,也按峨嵋代表之例,允你下山。”

      赵南珩暗想自己武功纵然不是罗髻夫人对手,但料想在全力施为之下,要捱过她三招,谅来还可勉强办到,这就点头道:”咱们一言为定,拳掌兵刃,在下无不奉陪。”

      罗髻夫人摆手道:“哪里真的须要动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611-955.html - 2018-05-08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报主恩巴特尔刺熊 全圣颜纪晓岚落马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眼皮陡地一颤:小巴特尔又犯了罪,太出意外了。随着牛车越驶越近,他也看清了,确是巴特尔,穿的还是一身太监穿的蓝袍子,仰着脸看天,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乾隆沉吟片刻,己是稳住了神,微笑着侧身用蒙语问科尔沁王:  “这是你的奴隶?”  “这... - 2019-01-13
  • 第三十六章 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封信,傍晚时分才抵达相国寺,知本大师才派罗汉堂十八护法弟子夤夜赶来接应。  (知本大师为了对付一统门,早已把少林寺罗汉堂精锐调来开封,事详前文)  驼龙和常慧离开相国寺之时,还不知道少林寺此一决定,闻言不觉大喜,笑道:“慈根大师来得正... - 2018-01-06
  • 第三十六章 仇深似海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座小山,并不太高,四人几个起落,便已跃登山顶,原来十分平坦,往南是一个下坡,地势逐渐往下,山石全作赭色,绕山四周,是一片密压压的椰林,把小山团团围住,只有正北方山势连绵,其中一座黑黝黝的高峰,排云直上,那正是自己来路,被吸去兵刃的磁石... - 2018-04-27
  • 第三十六章 叛贼授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 - 2018-01-09
  • 第三十六章 驰帆樯三军敢用命 拔矢箭大将勇啖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六月夏季入暑的第三天清晨,施琅按老习惯骑马出城,登高遥望海面。但见茫茫海平线上灰蒙蒙的云团之中涌出一轮血红的朝阳,将南边一带峥嵘的海面镀上了一层紫红的颜色。排空峙立的浪涛泛着白沫,裹着海藻,喧嚣着、奔涌着,一次比一次更有力地撞击礁石,推... - 2018-12-29
  • 第三十六章 胁耍毒君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葛维扑道:“闻天君有什么事?要闻人兄前来说项?”  铁舟老人沉哼一声道:“顾景星,可是你出的什么花样?昨晚容你逃走,你还敢来滋事?  老夫先毙了你。”  天狼叟发出狼嚎般的一声长笑道:“姓杜的,你莫要大言不惭,老夫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 - 2018-04-10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护短贪功骄帅陷功臣 承颜孝母皇帝说梦事_乾隆皇帝_故事
  •   四月初八浴佛节,军机处接到傅恒自山西发来红旗报捷奏章,同时又收到四川总督张广泗弹劾傅恒为贪图战功,擅诛统军主将的奏章。讷亲接到这两份文书,有点不知所措,忙命小路子去西华门外请张廷玉,商量一下入奏办法。小路子去了没一刻工夫就折转回来,说张... - 2019-01-05
  • 第三十六章 隔虚传力分秋色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黑袍老怪查元通笆斗大的脑袋上,却乱发如戟,铜铃般大眼,射出绿阴阴的凶焰,满脸戾色,狞笑道:“你要查元通尽消前仇,桀桀桀桀!再接老夫一爪。”  话落人到,右臂暴伸,巨灵掌五指如钩,急如闪电,劈面抓到!  这一下,他运足十成功力,抓上山石也... - 2018-05-30
  • 第三十六章 犟驴子舍命保帝师 铁罗汉雄风惊匪顽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翠姑说得一点不错,穆里玛以剿贼为名从绿营里调出一队兵勇,自己亲自押队,带着讷谟,歪虎,正将一座山沽店围得水泄不通。为防止走风,附近二里之内都戒了严。魏东亭虽在白云观等处布下了眼线,但他们却不知怎么回子事,又出不去,急得干瞪眼没办法。歪虎... - 2018-12-24
  • 第三十六章 四王爷得理且让人 智方苞君前说人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胤祯和胤祥巧设计谋,智擒了任伯安,把老八和老九搞得十分狼狈。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老四却说任伯安的案子要老九去审。老九可纳闷儿了,吭吭哧哧地说:“哎,四哥,你,你这是……”  胤祯微微一笑说:“哦,九弟,我想好了,这事,只有你出面最合适。... - 2019-01-03
  • 第三十六章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梅姑昏迷的人,口中不时发出梦呓般轻昵,身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间,丁少秋右掌缓缓收回,说道:  “你们扶着她躺下吧!”  两人依言扶着梅姑躺下,池秋凤忍不住问道:  “大哥,她还有救吗?”  丁少秋道:“她是... - 2018-05-04
  • 第三十六章 心迷五色和坤情贪 力尽社稷延清归天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领筵归来,家里已是热闹得翻了个儿。他是天子第一宣力大臣,以宰辅身份领兵在外钦差大臣、军机大臣,太子太保领侍卫内大臣,又新晋封的一等公爵,满城的门生故旧,谁不要赶热灶窝儿紧奉迎忙巴结?按规矩,钦差归京不能先回家,他在紫禁城赐筵召见,六... - 2019-01-28
  • 第三十六章 剑歼群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已被他们狠毒手段,气疯了心。大喝一声,放下上官燕,长剑又已平推而出。凄厉的刺耳惨叫,才只叫出半声,十几个大汉,跟着同时倒地!  这边峭壁上匣弩手,齐遭歼灭,但对崖弩箭,还是像雨点般射来!  “小妹子,你在这里稍等。”  梅三...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天下群雄会罗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 - 2018-03-19
  • 第三十六章 僵尸借道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们全赖前面那个道士领路,亦步亦趋。  南振岳背着身子,面向车篷,他一只手还和叶蕴如玉手紧紧的互握着,他可以感觉到叶蕴如的身子,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荒林,黑夜,遇上一列毫无生气,又能举步行走的活僵尸,谁都难免不油生怖意,毛骨悚然!  ... - 2018-03-07
  • 第三十六章 以阵对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大江心有漩涡,可以沉船,剑阵出现漩涡,就可以沉人!  剑阵逆转,嘶啸的剑风有如龙卷风一般,在外围游走流动的“七星剑阵”一十四名剑手,往中间一聚,各自劈出一剑之后,人影必然随着散开,就在他们刚刚散开之际,就有一名剑手遇上了五行剑阵的缺口。... - 2018-02-03
  • 第三十六章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吃小包子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享受了三天的吸管小包子,在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江湖骗子要亲自上阵了。趁着林红上班的时候,在宋钢家里,周游花了两个小时指导赵诗人和宋钢如何推销人造处女膜。周游对赵诗人没有结婚十分失望,问他有没有情人?赵... - 2018-02-05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心机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朝凌云凤拱拱手道:“姑娘约在下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凌云凤并没直接回答,含笑问道:“薛少侠回去之后,是否已把药丸给白发哑婆服下了。”  白少辉道:“已经给她服下了。”  凌云凤道:“现在你总相信了,我并没骗你。”  白少辉道:... - 2018-03-11
  • 第三十六章 情天子火焚观枫搂 陕义女命终颂离歌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乾隆离开桃叶渡,没有再到别的地方悠游观览。踽踽回步向总督衙门踱着,心中犹自思潮翻涌,一时惆怅无奈,一时凄凉悲酸,一时又觉会心温馨……还夹着莫可名状的担心与希冀。满街光怪陆离的灯火人群,嘈杂热闹的叫卖呼喝,俱都充耳不闻,纪昀两次请示。“要... - 2019-01-23
  • 第三十六章 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天仁、宋青雯领金少泉、白少云、王小七、温九姑、易云英、金兰、叶青青、桂花庵主师徒,以及崆峒七矮由地道回到地面,依次从衣橱中走出。  小香一直守在出口处,看到丁天仁,目含幽怨,说道:“总管总算回来了,你还不知道这时候已经快近午刻了,你们... - 2018-01-12
  • 第三十六章 仙山求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中国的五岳,一般说来,以东岳最灵,西岳最秀,中岳最高,南岳如活泼少女,北岳则静得有如似老僧。  恒山又有“元岳”、“阴岳”,“紫岳”等别称,佛家则称为“青峰垂”。  岳小龙、凌杏仙由神池一路东行,第三天下午,到达浑源县,他们按照杜景康开... - 2018-01-13
  • 第三十六章 徐锦章给每人倒了一盅茶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 - 2018-03-17
  • 第三十六回 防事变调兵保皇位 争功劳不惜当屠夫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方苞确实是见事精明,他一句警言说出,把雍正和文觉全惊呆了。他们都痴痴地看着方苞,却听他冷冷地说道:“螳螂扑蝉,不知黄雀在后。前方战事虽已告终,年、岳之争也算不了什么大事,而北京才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现的地方啊!圣祖归天不满一年,太后又溘然... - 2018-12-17
  • 第三十六章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_东风传奇
  •   陈康和一记擒拿手法落了空,似是用力过猛,整个上身,身不由已的朝谷飞云侧身让开的左方扑了过去。  谷飞云左手一推,(使了纵鹤手)但推得极轻,一面说道:  “陈总管站好。”  陈康和上身忽然往后一仰,仰得几乎跌倒,但脚下好象来不及退后,口中... - 2017-12-18
  • 第三十六章 各尽所能_北山惊龙
  •   身形斜退半步,左手一对,右掌迎着上切,又是一招“两仪掌”中的“遥叩天阙”,朝上硬接!  要知“洞元记外篇”上所载武功,均是内家最上乘的武学,绝非一般手法,所能抗御。  蔡凤娇这一招使的正是“飞花落果”两式中的“飞花手”,五指舒展,宛如花... - 2017-12-14
  • 第九十六章 峨嵋山月喜重开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罗髻夫人道:“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郎道:“晚辈是华山门下虞平……”  云台老人目射xx精光,白髯拂动,沉嘿道:“果然是孽畜!”  右掌倏伸,正待朝新郎后背击去!  孟守干急忙拦道:“云台老哥造次不得!”  罗髻夫人脸色凝重,又... - 2018-05-14
  • 论语·卫灵公篇第三十六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译文:   孔子说:“面对着仁德,就是老师,也不同他谦让。” 评析:   孔子和儒家特别重视师生关系的和谐,强调师道尊严,学生不可违背老师。这是在一般情况下。但是,在仁... - 2018-01-01
  • 第三十六章 挥手出神功少侠排难 仰天作长笑老魇缔交_纵鹤擒龙
  •   岳天敏知道此时的一瓢子和一鸥子,虽然望上去只是凝神而立。其实正在气运丹田,把视之无物,听之无声的玄门绝学,罡气功夫,由全身慢慢的透掌而出,布成一堵气墙,横亘身前。心想不知白衣文士,又用何种功夫,向玄门罡气进攻?  “两位道友,谢某有僭!... - 2017-12-28